1787 传言1788迫在眉睫

第四千三百三十二章 难觅绝对公平

有必要提醒我一下?陈太忠看着昔具同学微红的面庞。?三藏中文一时间居然不知道该说点什么。

良久,他才叹一口气,苦笑着一摊手,“倩倩,你其实知道他打的什么主意,他的名声还用我多说吗?想当初”切,他还想给你补课呢

“这个不用你说。我也知道。”杨倩倩盯着他的眼睛。鼓起勇气发话了,“你现在就要正处了,也该收一收心,考虑一下个人问题了。”

“不是吧?”陈太忠见她纵是盯着自己,目光也有点游离,禁不住觉得有点好笑,纵然心里知道不该再撩拨她了,可禁不住还是要装傻充愣一下,“倩倩,咱俩才二十一。就算你到了结婚的年龄。我可还差一年呢,党员干部,要起带头作用。”

“我说你是该把人选确定下来了。要不会影响你的上进的”。杨倩倩眼神越发地游离,胡乱地答着他,“没有成家。就意味着没有定下性子,责任感欠缺

“哼。什么狗屁逻辑”。陈太忠不屑地哼一声,他知道她说的是真的,但是对这一点,他有本能的反感,“组织部那帮人,脑子里都是般糊

“好多干部倒是成家了,老婆有了,孩子也有了,都跑到外国定居去了,咱且不说他们定居的钱是哪儿来的,我就问一句,你觉得这样的人比我更可靠?更有责任感?。

“那是那些人瞒着组织部门”杨倩倩解释一句,却是有气无力的样子,不知不觉间。她的思路还是被带偏了。

“组织人事上的腐败。才是最大的腐败”。陈太忠哼一声,接着话题一转,笑吟吟地看着她,“谁说我快升正处了?你干爹吗?”

“你不知道?。杨倩倩讶异地看他一眼,“是正处待遇,实际上还是副处”当然,这个是可以变通的,昨天吃晚饭的时候,他还说呢,“从来就没听说过,地级市政府有驻欧办这么个机构

最后一句话,她是学的段市长的口气,虽然声音略微地尖细了一点,可是听起来也像那么回事。

,“你况”什么办?”陈太忠听清楚那三个字了,可是他总觉得自己耳朵出问题了,说不得就要讶异地问一声。

“驻欧办。凤凰市人民政府驻欧洲办事处”杨倩倩一字一句地回答他,眼中满是惊奇,“你真的不知道?”

“我当然不知道了”。陈太忠听得眉头就是一皱,“这是什么玩意儿嘛,把我打发到欧州,不是要边缘化我吗?”

,“我干爹说,倒未必是要边缘化你”杨倩倩跟市长干爹讨论过这个问题,所以略知一二,“驻欧办的性质都没定下来,分歧很大的。而且,想边缘化你,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说到这里。她的嘴角微微上翘。露出了一丝遮挡不住的微笑,,“他说只是章尧东有点头疼你。就想把你的注意力引到外面,还说一定跟你商量过的

敢情。段卫华听说了,“驻欧办。这三个字之后,也觉得有点匪夷所思。国内不是没有驻欧办,但大多是企业行业才有兴趣搞这个,政府搞这个的还真的不多。就算有。也是直辖市才会有类似的机构,驻日办驻美办什么的。

像扬州之类的地级市的驻欧办,目前根本就没有出现,所以段市长很明白地分析出了因果,并且借此断定,陈太忠必是同章尧东达成了什么条件,才导致出现这么一桩奇闻。

段卫华就算老于人情世故,却也想不到是许书记急于回报,才导致了这样的结果一凭良心说,像许绍辉这样恩怨分明并且带点书生意气的省级领导,并不是很多。

因为段市长有了这样的猜测,杨科长受到其干爹的影响,当然就以为自己的同学对此不但知情。而且是有了什么收获。

“这才是胡说陈太忠听得哭笑不得,“不就是一个小小的正处吗?别的不说,只说这莫名其妙的三个字,唉,传出去我还不够丢人的呢。”

这确实是他的肺腑之言,于是,接下来的一天里,他也没心思琢磨别的了,甚至,他都没兴趣陪着贝拉和葛瑞丝出去游玩。

于总在跟李健谈合作,苏秦馨、俩外国美女和其他几个人就想出去闲逛,按说,做为朋友,陈太忠陪着他们逛一逛凤凰也不需要特别忌讳,不过既然听到了这样的传闻,他一时兴趣大减,只是让古听派了一辆警车和三个警察。算是保护之意。

中午。李健设宴相请于总一行人,陈太忠则是借了这个机会,带着一肚子怨气。穿墙跑到了三十九导。

唐亦董已经习惯了他每天中午的到来,今天也不例外,甚至还给他做了几个小菜,凉拌菌蒿和金针炒肉,还有一锅小火炖了四个小时的排骨汤。

他进来的时候,唐亦董正系着围裙到汤呢,陈太忠见到往昔雍容高贵的小莹莹,居然纤纤素手做翼汤,心里登时生出了一股暖意,走上前去,轻轻一环她的腰肢,“呵呵,你也会做饭吼呃。是排骨汤?。

“哈哈”。唐亦壹听得就笑了起来,直笑得身子乱颤,她可是知道他为什么对排骨汤过敏,笑了好一阵才止住。“嗯。这锅排骨汤,比你喝过的那锅还要大,敢不敢喝?。

“敢。有什么不敢的?我打算喝一辈子…不,生生世世喝下去”陈太忠手上缓缓发力,声音也变得柔和了许多,“不过,我现在最想吃的。可不是饭。

“别胡闹。等吃完饭,乖啊”唐亦董懒洋洋地靠在他身上,身子轻轻地晃一晃。轻声笑着。”是你的,怎么都跑不掉的,先喝点酒,别让我觉得。你只喜欢跟我上床。”

女人就是这么矛盾。你要迷恋她的肉体,她会觉得你层次不够,可是只注重精神上的交流,她又未免觉得你不是全面地赏识她,以小董董的超凡脱俗也不能幸免。

陈太忠自然只有听命的份儿了,两人在餐桌上,一边吃喝一边聊天,说着说着,陈家人又想起了上午的腻歪事儿,少不得跟她倒一倒苦水。

你说这都是什么事儿嘛。这机构、这名字,简直是侮辱人嘛。我宁可不要这个正处待遇,也丢不起这个人笑,你还笑!”

“哈,这可未必是你想的那样”唐亦董继续轻笑,微微摇一摇螓首。陈家人身在局中看不清楚某些东西,她的地位比较超脱,当然就能体会到此事中的味道,“只是你太能折腾了。都快成为凤凰官场首要的不安分因素了,他们希望你到外面折腾去。”

“那安排我去驻京办也行嘛”陈太忠吃不得别人夸奖,尤其是自己相当宠爱的女人,听到这话。心气就平和了大半。

“驻京办不合适你”唐亦董淡淡地看他一眼。也不做解释。不过,想到从此这小冤家就要四处乱跑,这每天中午的幽会不能再持续下去,心中禁不住就生出了些怒意。

“不过,既然你觉得这带点侮辱性,那你就好好地拿这个做一做文章。想撵人可以”但是”说到这里,她细长白哲的手指伸出来,中指和拇指搓动一下,“没好处怎么能行呢?”

看着她晶莹如软玉嫩白似小葱的手指,居然做出了如此村俗的动作,陈太忠也禁不住笑一声,微微点头,“是哦,好主意。得给够我足够的好处,我才能勉为其难地答应。”

若是旁人听到,有人被升职时还要提条件,十有八九会认为此人疯了,不过。陈家人并非常人,这一点他自己知道,唐亦莹也知道,”嗯,你打算提些什么条件?”

陈太忠嘴巴一张,刚要发话,猛地发现她眼中隐隐有期待之色,眼珠一转就反应了过来,“首先是不能让我常驻欧洲,太不方便了,我要做的穿针引线、撮合各方的合作,不是呆在欧洲那儿死耗着,要不然,那不是很久都见不到你了?”

算你有良心!唐亦董微微一笑,一股柔情自心里悄悄地涌了上来,“确实不需要常驻,能时不时地回来看看,是最好的

饭毕,自然又有消食儿的活动小董董今天**澎湃;晚上丁总的办公室里恶战又起,两美女养精蓄锐之后,战意正酣”

所以,等他推开白市长的衣柜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点半了,说不得心里自责一下,最近哥们儿,有点荒唐啊。

吴言正跟钟韵秋埋头说着什么。见他过来,狠狠地瞪他一眼,“舍得回来啦?没被那俩美女模特勾了魂去?”

“啧,这个段卫民,太过分了吧?”陈太忠一听,这话都传到她的耳朵里了。心中就恼怒了起来。“他打人家的主意。我不答应,他就四处给我造谣?”

“段卫民?”一听这个名字,吴言的眉头就是一皱,等听完他的解释,沉吟一下,轻笑着摇头,“这传言可不是从他那儿传出来的,是有人说你。擅长跟外国人打交道。”

“说的是驻欧办吧?”陈太忠听得就是一声苦笑,“唉。都是什么破事儿,白市长,我去驻欧办不是不可以,但是有条件。”

,碗章迫在眉睫

吴言也等着跟陈太忠说此事呢。下午的时候。她知道了这个消息。本想打个电话问一问太忠,到底发生什么事了,怎奈手边事情实在太多,就耽搁了下来。

晚饭又是童山县的县长请客,吴市长念在老爹生病其间,人家跟着跑前跑后,又是派人陪护又是派车的,也实在不好意思拒绝一一在这些人眼里,她这个副市长的影响,比区委书记就有过之而无不及了,以前招呼得少一点不要幕,现在可是不能怠慢了。

“这个驻欧办,真的有点过分。也不知道政研室的老潘怎么想的”她轻哼一声,“明天我问问他,不过太忠”这是正处待遇啊。”

正处和正处待遇,有人要叫真的话,那是真的不一样。可是两者相差,也不过是一张纸的距离。倒是正处待遇和实职副处,差距却是天壤之别绷一只要不犯什么错误,去掉待遇俩字是迟早的事悄。

“不稀罕,爱谁去谁去。”陈太忠冷着脸一摆手,“要不是舍不得白你“嗯,还有韵秋,我早跟蒙艺走了,正处?切。改一改年龄和履历,三年之内,我敢琢磨正厅!”

“你舍不得的知“很多吧?”吴言论冷一哼。心里却是有点甜不滋滋的,这小混蛋的一张嘴,越来越会哄人了啊,“说说看,你都有些什么条件?”

这个。却是陈太忠在下午仔细琢磨过的。他首先是要钱。咱二,二立驻欧办不尴不梳名不正言不顺没错,挂个牌二,纹就算机构成立了一所谓的权把子,不就是那么小小的一个橡皮图章吗?

但是他不会因此满足,哥们儿这史无前例的驻欧办主任,有做小丑的嫌疑,让我去可以,但是政府要表示出足够的重视才行,证明我不是小丑,证明我是肩负了史无前例的使命!

所谓政府的重视那可不是嘴皮子上随便说说或者下个红头文件就能证明的,这年头,大家嘴上说的文件上写的。都是有水份甚至截然相反的,能充分证明政府重视程度的,并且能做为唯一衡量尺度的。只有两个字拨款。

拨款越多的机构,领导越重视,这简直就是颠扑不破的真理了,嘴上说重视可拨款迟迟落实不到的那定然是不合时宜的一一像党史研究工作,也是很重要的,但是运经费和办公条件上不去,久而久之就那个啥了。

欧州那边,开销可是很大的,咱也不多要,一年一百万欧元就行了,合下来不过八百多万人民币,比驻京办也多不了多少一一可是那是在国外啊。

要钱之后,那自然是要权了,“人员配置我说了算。少给我配什么乱七八糟这样那样的副职,做正经事的时候有人掣肘,要担责任的时候,一个一个地找不见,要行使权力的时候,就想起来自己是副主任了都是什么玩意儿嘛。”

“对”吴言点点头,对于这一点,她有深刻的体会。为什么外人都说她强势?那也是逼出来的。“有了功劳了,抢功的水平都不低,那不是白享受你的劳动成果?”

“可是,这种驻外机构,怎么可能不接受政府的监督?”钟韵秋怯生生地提出了自己的看法,“要坚定正确的政治方向。不受监管“…出了乱子算谁的?”

“摸着石头过河的事情,监管不监管都无所谓的,怕犯错误,怎么能找到正确的方向?”吴言不介意地摆一摆手,话都在人说。关键是看谁掌握了话语权,“他们想监管,换个人来做主任也正常吧?”

“要监管我绝对不答应”陈太忠也点点头,他知道自己这要求有点过分,不过这个职务本来就让他恼火不已,条件自然要提得高一些,“除非…”嗯,除非是小白监管我。”

“要死了你!”吴言瞪他一眼,脸上宜喜宜嗔的表情。却走出卖了心里的真正想法:似乎别人,也没谁有胆子监管他吧”

第二天,陈太忠终于有心情陪着贝拉和葛瑞丝一行人出去玩了,凤凰市好玩的地方并不是很多,要说风景区,自然首推童山的旅游风景区了。

陈太忠的灰色林肯,在童山有人识得。再加上身后的两辆奔驰车,下来的人又有金发碧眼个头高挑的异国美女,在风景区门口引发了不大不小的轰动。

管委会里也有消息灵通之辈。听说科委陈主任带了一帮男男女女前来游玩,不多时就有相关领导匆匆地赶了过来招呼,还带了挑工和导游,大家一路说说笑笑地游走,煞是自在。

什么是实力?这就是实力的体现,陈家人来了童山。根本不同别人打招呼,人家就认出了他来,并且主动贴上来侍奉。

葛瑞丝和贝拉也体会到了那些人对陈太忠的敬畏,心情越发地好了,缠着他叽叽喳喳地说个没完,大家见了也不以为意谁要陈主任英文说得好呢?那俩翻泽都有点自惭形秽。

逛了没多久,就中午了。大家选一处凉亭坐下,就有人开始生火做烧烤,管委会的副主任则是坐在陈太忠不远处,看着那俩外国美女喜笑宴宴地同陈主任交谈,心里羡慕无比。

只看那俩美女的眼神,就可以断定,她俩对陈主任有相当地好感,若是陈家人有什么想法,用上点手段趁热打铁的话,一亲芳泽倒也未必是不可能的事你说这人和人的差距,咋就这么大呢?

当然,他不知道。人家早就碍手了的。双飞三飞什么的都不稀罕了,眼下这二个已经很克制了,知道陈太忠在凤凰行事不便,她俩展现出的。也不过是较为普通的亲近一一你们政府不会连这种程度的接触都干涉吧?

说干涉,还真有人干涉了,管委会副主任好不容易跟陈主任搭上腔了,意思是说风景区开发,还缺有实力的投资商,陈主任您看能不能那啥,帮着介绍几个”就在此时,操太忠的电话响起。

来电话的是科委的纪检书记孙小金,风景区移动基站的信号覆盖网、网完成,信号不是很好,“太忠有人说,”外国女知…注意影响

“多事儿!”陈太忠悻悻地压了电话,“陪朋友出来转转也不行?都像这样,注意这个避讳那个禁忌,工作还要不要开展了?”

“是啊是啊”周围的人频频点头,当然,大家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那可就真不好说了。

然而,这么多人的附和,并不能改变某些人的惯性思维,在接下来的时间里,陈太忠又连接了几个电话,都是说此事的,一时间搞得他懊恼无比。

可是偏偏地,打电话来的。都是他的知己好友。人家也是为他着想的,比如说许纯良,又比如说景静砾,他想发火也无从发起。“以甲甚系传到了蒙晓艳的耳朵里,晚卜在育华苑。蒙校长言省心很不客气地发问了,“太忠,听说你跟两个外国模特”走得很近?”

“啊,是,很近。怎么啦?”陈太忠眉头一竖,狠狠地瞪她一眼,”我说你们还有完没完了?领导没找我谈心,纪检委没找我谈话。你们这不是咸吃萝卜淡操心吗?”

“吃枪药了你?问你一句,你就是这态度?”蒙校长一番好意,换来劈头盖脸一顿骂,登时也恼了,“我这还不是为了你好。关心你?”

亏得还有一个性子好的任娇在,居中调和了好一阵,才把这俩火爆性子劝开,不过,蒙晓艳也是霹雳火的脾气,火气出完就没事了,接下来又是一室皆春。

保持**频率,有助于促进双方感情,完事儿之后,陈太忠正躺在**,琢磨着这是从哪儿看到的呢,就听到伏在他身上的蒙校长又发话了。“太忠,我觉得,你迟早有一天会离开我们”跟外国美女在一起感觉很好,是不是?”

“瞎琢磨什么呢?”陈太忠笑嘻嘻地轻抚一下她的脸蛋。“天欣的人,明天就要走了,不要妄自菲薄。在我心里,你永远是别人无法代替的。”

别人无法代替一这般无耻的话,也就是他能说出来。可是偏偏地,蒙晓艳还就认这话。听到这里。禁不住破涕为笑,“你这张嘴,是越来越会哄人了。”

第二天。天欣集团一行人果然走了,他们要去素波玩两天然后回京苏文馨这次大张旗鼓地带人过来,商业谈判只是目标之一,游山玩水是另一个目标,苏总的公司,最不缺的就是休闲时间。

但是,这一拨人才走,又一拨人来了,其中又有两个外国美女一细凯瑟琳和伊丽莎白。她们此来,是去青旺到临铝办事的,回程之际,范如霜建议他们来凤凰找陈太忠盘桓几日。

就算没有范董的建议,凯瑟琳都有这样的心思,伊丽莎白更是不在话下了,跟她俩随行的是一个才毕业不久的女硕士生,负责翻泽工作。

这次,连市委秘书长魏长江都有点忍不住了,那凯瑟琳可算是绝代尤物了,身边的女保镖比她差一点却也不多,偏偏地,这二位还没什么觉悟,直接住进了市委的凤凰宾馆。

陈太忠跟这俩女人的接触。也不瞒着外界,这不是他烧包,而是说通过凯瑟琳的转述。他有点明白范如霜的想法了。

蒙艺在的时候。天南的人看他,那就是铁杆的蒙系,可是这次临铝的电解铝项目,范董和何保华的压力来自京城,对京城那帮人来说,他陈家人算是脑门刻字的黄家人马。

这就是范如霜转嫁注意力的方式之一,同时也是一种明白的暗示:普林斯公司插手临铝的事务,可不是你们想的那么简单,京城里有什么说法姑且不论,但是你们看到没有?人家去凤凰找陈太忠玩去了啊。

这个暗示。能起到多大的作用实在不好说,不过,陈家人既然拿走了人家藏了二十四只的宝贝,自然要尽力帮其完成这一单知道,凯瑟琳可是宁可得罪了某个副部,都没有在压力下屈服的。

所以,他就是很高调地陪着这三位四处转悠了。搞得魏长江特地把张智慧喊去话”你搞什么飞机嘛,这种人”怎么也能让她们住进政府接待宾馆呢?”

“我也不想啊”张总哭丧着脸解释,“可是小陈说了,人家是外资企业的老板,手里资源很充足,他要招商引资,当然耍尽力配合了。”

看着他如丧考批的样子,魏秘书长心里冷笑,他太清楚老张装神弄鬼的水平了,说不得冷哼一声,“他说是就走了?这三个,女人哪个公司的?我知道你侄儿陪着陈太忠呢。”

“北京的什么公司吧”张智慧依旧苦着脸,“好像在跟临铝谈什么合作,对了,那个老板,好像是跟美国的肯尼迫家有什么关系。”

“美国的…”肯尼迫?”魏长江听得禁不住挠一挠头这种动作出现在五十多岁的市委秘书长身上,实在太少见了,“你说的,是那个被暗杀的总统?”

“那个总统。好像还有几个兄弟。”张智慧也不知道肯尼迫家在美国是怎样的呼风唤雨,迟疑着回答,“听我侄儿说,好像在美国鼻响力挺大的。”

“啧。”魏秘书长嘬一下牙花子,终于再没有说话,而是低下头默默地看桌上的报纸,好久之后才抬起头,冲张智慧一摆手。“行了,我知道了,你去吧。”

见张总离开之后,魏长江才轻叹一口气,人向大班椅上重重一靠,呆了五秒钟之后,才坐直身子拿起电话,“章书记,我有个情况。想向您汇报一本”

十分钟后,章尧东看着面前的市委大管家,也是眉头紧皱,“这还没完了?啧”再不把这家伙撵走,怕是想撵都撵不动了。”

照这么发展下去。驻欧办都不用设了,人家欧州、美国的朋友都要跑到凤凰来设驻华办了。这压力真的是迫在眉睫了”

官仙相关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