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89 代价1790截胡

1789代价1790截胡

凯瑟琳和伊丽莎白在凤凰待了时间不长,也就是三天,同样的,陈太忠虽然能找个把时机偷偷鸡,却是从不肯做出留宿之类的荒唐事。

事实上,由于有女翻泽的存在,他连大被同眠都没机会,所以这三天,凯瑟琳和伊丽莎白都不是很满意。

她俩不满意?有人还更不满意呢,白市长和蒙校长之类的也就不用说了,第三天午,连唐亦董都抗议了,“太忠,你真的不要形象了吗?”

“我这是为了招商引资嘛”陈家人嘴上说得挺硬,心里却认真了,别人的意见他可以不在乎,但是小董董的意见”那是要认真考虑

说不得。第四天叉上,灰色林肯车载着一男三女驶向了素波,嫌我在凤凰碍眼?那成。我去素波总可以了吧?

女翻泽虽然没有目睹陈家人跟老板或者伊莎的肉搏场面,可大家都是成年人了。那点,事情谁还猜不到?尤其是陈家人能力持久强大,凯瑟琳和伊莎每次完事后,眼角眉梢的春意,真的是挡都挡不住。

甫到素波。凯瑟琳就要她先期返回公司,女翻泽对此早有心理准备,心说我也不挡你们的路,看了好几天,我也的找男朋友泄泄火去,少不得顺便请个假,说是想回家探看一下父?果不其然,情动时的女人都很好说话。做老板的很痛快地放了她一周的假。

上午八点。四人自凤凰出发,午吃完饭之后,女翻许就消失不见了,陈太忠终于得已肆无忌惮来一次老板保镖双飞,这一折腾,完事儿的时候就到了下午三点。

在韩忠的港湾大酒店,陈家人还真没什么可担心的,这总统套房他也不是第一次来了,不但舒坦自在,服务也不错。

三个人也不穿衣服,就那么赤着身从冰箱里拿了啤酒来喝,伊丽莎白不肯喝酒。抓了开心果、巧克力、果脯什么的胡乱地塞着。

刚才三人实在太疯了,到最后,肯尼边家的坏女孩儿都顶不住了,最后暴风骤雨三般的攻击,全是伊莎硬生生地扛下来的,所以她感觉有点吃不消。“不行,要补充一点体力了。”

三人歇息一阵。正待重整旗鼓再开张的时候,陈太忠的电话响了,来电话的是市委秘书长魏长江小陈,点半来市委小白楼一趟,尧东书记想跟你了解点事情。”

市委小白楼。就是尧东书记的固定用餐点,人称“白宫”的便是,陈太忠在那里吃过一回饭,还陪章书记打了一把台球,最后书记大人赢得很开心。

“可是”我现在在素波啊”陈太忠犹豫一下,终是有点舍不得身边的两具火热**,说不得硬着头皮回答,“怕是不能及时赶回去

呦喝,你小还牛上了?魏长江有点恼火了。素凤一级路通了很久了,眼下素凤高速路,也有部分无人看管的路段能通行了,对路况熟悉的人,就算开车稳重一点,三个小时也到了一除非是驾驶着那种时速八十公里就有开锅危险的破车。

凤凰市一把手的邀请,你都不听了?魏秘书长笑了一声,心里却越发地不是滋味了,“哦,素波那边有要紧事啊?”

“有点小事。关于招商引资的”对面电话的回答,让魏长江想暴走了,不就是陪着两个外国女娃娃玩吗?怎么什么事都能扯到招商引资上面呢?

说不得。他就要淡淡地回一句,话里没什么情绪,不过,那是暴风雨爆发前的平静,“哦,你跟普林斯公司谈合作,可以回凤凰谈嘛,也方便随时的到市里的支持,又不是谈投资落在素波的项目。”

“普林斯公司?”听得出来,陈家人很吃惊,然而下一刻,就轮到魏家人吃惊了。“秘书长,我说的招商引资,目标对象不是普林斯公司,我是在等罗纳普朗克公司的人。”

“罗纳普朗克?”魏长江讶异地重妾一遍,又沉默片刻,“哦,是那个法国公司,世界五百强的,对不对?”

“没错”陈太忠听得就是一声苦笑,“应该是明天就到了,不过他们先跟省里打了招呼,结果省里的意思”好像倾向于把投资留在素波。”

“嗯?”这次,魏长江沉默的时间格外长,好半天,他才轻叹一口气,“这是大事,嗯,我会向尧东书记帮你解释的”对了太忠,要注意工作方式。”

说出这话的同时,魏秘书长心里也不无庆幸。亏得我说话够谨慎,要是先入为主地咬定对方带了女人游山玩水,岂不是会很糟糕?

甚至眼下这样,也难免有点小尴尬,毕竟他说似乎正平和,但其实已经带了些许不满在里面了,希望小陈的心思没那么敏感吧?

还好,陈太忠不敏感,“我会注意工作方式的。不过关键时刻,也不能计较那么多,累一点不要紧,关键是要争取投资落在凤凰。

敢情,他直接就想歪了,这也难怪了,他身下枕着一个,身边还搂着一个,一手拿着电话,另一只手把玩着弹性惊人的肉球,那是以他的大手都无,法完全掌控的硕大”不累才怪。

你累不累关我什么事儿呢?魏长江听得又是一阵迷糊,他当然想不到陈家人说的某种累到底是什么,说不得又点一下,“我是说,兄弟城市之间竞争。要成为有序的、良性的竞争,不要把矛盾表面化了,要有大局观,”

这话含含糊糊的,不过陈太忠是听懂了,搁了电话之后,禁不住苦笑一声,站着说话不腰疼,你倒是真有大局观。

老魏说的是一点没错,但其实还是在撺掇自己跟素波争,不过要讲求点手段,目的是“不要把矛盾表面化”而已一?要不说领会领导的发言,那也是门学问呢?

其实这次罗纳普朗克来,真的是没考虑到素波的,怎奈国办事处那边不知道怎么回事,直接将总部来人即将到天南考察的消息通知了省招商办,结果素波招商办这边就动起来了,还派了专人去北京相请。

件是克劳妩一较敏感。发现来人是素波的而不是凤凰的,少不得就贩打个电话相询,陈主任这才知道,敢情素波这边又在搞小动作。

陈家人当然不会容忍这种现象,只是,还是那句话,他不想让外国人看了自家的笑话。虽然女巫是个很不错的朋友,他也不想令其知情。

反正考察团的行程,也不是区区的投资顾问能决定了的,打听到考察团明天下午到,陈太忠原本是打算明天上午从凤凰动身的,谁知道唐亦董居然也会抱怨。为了不让小董董生气,他只能将日程提拼了。

他正沉思呢,只觉的眼前人影一晃,凯瑟琳已经翻到了他身上,媚眼如丝地看着他,小手向下面探去。“快点,再来一次,咱们就去运河公园玩。”

“不用着急,运河公园的夜景,更好看”陈太忠轻笑一声,探手去捉眼前晃来晃去的那两团丰硕……

事实上,凯瑟琳在北京的公司虽然没什么业务,却总有这样那样的小事,也是走不开人的,原本只计划在凤凰呆三天,然后就从素波直飞北京了。

不过,陈太忠心里有设计,心说既然你们利用我了,我有这样的资源,那也是不用白不用。说不得就用陪两人在素波好好玩一玩来引诱,要她们等罗纳普朗克的人来,帮自己关说。

凯瑟琳在北京举办过家宴,招待罗纳普朗克的三巨头,而伊丽莎白又是法国人,双方见面之后,多少能有点人情分在里面吧?

事实上他这么做。也是无奈之举,据巴黎的捎客埃布尔先生讲,影响罗纳普朗克公司投资方向的因素有很多,其人情因素固然是一方面,但是所占的比例奇

在商言商。那是亘古不变的真理,虽然法国人在欧洲以天真烂漫而著称,但是涉及到公司发展方向,大部分人都不会感情用事的。

不管怎么说,从严格意义上讲,陈家人对这两位美女尽心尽力、床**下地招呼。确实是有招商引资的意图在里面的,是的,他为此做出了很大的牺牲。

当然。若是将这二位换做克劳迪娅,就算他视女巫为好友了,却也绝对不肯付出如此大的代价,虽然投资顾问的意见的影响力,要远大于这二位之和一至于说原因嘛,那就是大家都知道的了。

所幸的是。凯瑟琳虽然是成熟到不能再成熟了,却是初尝情爱滋味,纵然是性有点古灵精怪,可是家人愿意放下身段哄其开心的话,推迟几天回公司,倒也不是不能商量。

陈太忠需要付出的代价,就是尽量让这位一实则是两位开心,不过还好,对陈家人来说,这一点并不是很难做到,尤其是离开凤凰,在素波他就可以比较放肆了。

,肥章截胡

陈太忠原本是打算不通知素波的情人们,好好地陪凯瑟琳和伊莎玩一天的,遗憾的是。他现在的时间已经越来越不属于他自己了,而且他的诸多情人之间,也建立了诸多的联系,形成了卓有成效的信息覆盖网。

下午五点半的时候。雷蕾给他打来了电话,“太忠。来素波了也不通知一声。这是怕我打扰你和外国美女私会呢?”

她的消息来自丁小宁,不过不是丁总主动说的,而是雷记者自己问的,她本只是想问一问富瑞远,能不能接受一下省报的采访,谈一谈他对非公企业工会建设的看法。不成想丁小宁恰恰在宵总旁边。

狡猾的宵总在第一时间就将此事推到了堂姑妈身上,又由于丁小宁的集华酒店现在也在搞工会建设,两人叽叽喳喳说了半天之后,丁总才叹一口气,“你想见宵总很简单,想正式采访他,必须还的让太忠出面协调。”

雷记者顺口问一句陈太忠现在在忙什么,才知道那厮已经携着两个外国美女直奔素波了。

当然,仅仅是这个理由,并不足以促使雷蕾给陈太忠打电话,更关键的是,陈家人此次去省会是为了将一个世界五百强的公司拉到凤凰去投资。

在经济挂帅的年代。这样的事情,足以引起省报的关注了。雷记者打电话给陈家人,更多的是抱怨?太忠,有这样的素材,你多少跟我说一声嘛,就算不一定确保上报,我这儿也有个素材储备的问题不是?

这个抱怨是相当有道理的,陈太忠无话可说,说不得约了雷蕾在运河公园见面,不成想一到地方,他傻眼了,不止雷蕾在,田甜和张馨也在。

敢情,雷蕾得了罗纳普朗克公司要来天南考察的消息之后,犹豫半天,终于还是给田甜拨了一个电话,问她知道不知道这回事一大家是好姐妹,又都是搞媒体的,有了消息就该互通有无,否则的话,将来万一穿帮了,心里难免要留个疙瘩。

田甜当然知道此事,“那是世界五百强呢,台里都接到省里的指示了,要去现场拍摄。素波台的也去,不过,这只是个意向。没定下来,你们省党报怎么会操这个心?”

她这话,就涉及到另一个不成规则了,做为国家一级行政区的党报,对那些未确定价值的经济新闻,通常是不予关注的。

像罗纳普朗克公司的考察,既然没确定投资落在天南。天南日报就不会专门就此做出报导的。最多在某些章里顺势提一下。?公司、司曾在何时来省里考察过??省党报的权威性,是必须要维护的。

而二级行政区的媒体就不同了,素波日报就能播发这一新闻,层次不同,关注的东西就不同,罗纳普朗克来素波考察的消息,绝对能报导。

人本就是善于遗忘的动物,考察归考察,最初的轰动过后,投资到底是否能落地,那就不是大家要关注的事情了,对于那些从头到尾关注的主儿,自然也会知道投资为什么落不了地?或者为什么暂时落不了地。

换句话来说,那就是时素波市政府来说,能让一个世界五百强的公司来本市考察。本身就是一个很值得强调的成就,以至于结果倒不是那么重略,?读是个态度决定一切的年代。正是因为有了好的?卜心,种下梧桐树,才能引来凤凰的关注不是?

当然,若是凤凰能就此落窝。等待它的必然是连篇累犊、大书特书的报哥,事实上,只要人家能夸随口几句,诸如基础设施条件好或者官员素质搞的话,就值回这一番关注了。

至于说省台出面,那也没有什么太大的意义,对行家来说,电视报导的权威性,永远赶不上同级报纸报导的权威性,要不然有人说,电视新闻容易成为“错过的遗憾”呢?

报纸,大家可以攒起来。回头想看的时候就看;而电视,没人闲得无聊,放个录像机没事就录电视节目,而录像带不但占地方价格也不菲?所以,电视上有点小错。一般没人会叫真,这是媒体本身所倚仗的平台所决定的。

这就扯远了,总之,既然田甜知道陈太忠来了素波,说不得顺嘴问一句,“呀,不知道太忠跟张馨说了没有。”

事实上,田主持并不想通知张家人,她不太看得起那女人,然而,雷蕾却对张馨抱着相当程度的同情之心,同为已婚女人,她太知道婚姻生活异常带给女性的巨大压力了。

陈太忠不是一个好男人,更不可能成为一个好丈夫,但是对她俩而言,这是一个非常不错的情人。行事也肯负责,又有强大的实力”当然,他的身体素质也是很强大的,做为过来人,两人能非卑肯定地确认这一点。

再想一想,上次陈太忠去北京被通知张馨,居然搞得她有一点点被动,于是,雷记者决定出面打个招呼一?事实上,她都不能确认张馨是否已经知情,万一人家早就知道,这个招呼一打,也省下对方可能结下的疙瘩了。

一男五女,男的高大英挺什么的,也就不用说了,只说三个女人都是个顶个的明艳动人,再加上两个金发碧眼的异国美女,这一行人想不扎眼都难。

不得不说,凯瑟琳是个很另类的女人,或者,她从小见识过她那个老爸太多的事情了吧,爱德华肯尼迪本就以荒唐出名的一?甚至,他的政治生涯都是因为某个女人的丧生而断送的。

她对三位黄种女人的到来,居然持一和欢迎的态度,当然,她对张馨的认可程度是最高的,“哈,张馨,没想到能在这儿见到你”对了太忠,还有其他女人吗?”

她是真正的嫌人少不够热闹,不过这话听到雷蕾和田甜耳,难免就有点怪异了,陈太忠不以为意地摇一摇头,“嗯,不可能有了,除非把凤凰的也叫过来。”

“啧,有点少啊”凯瑟琳皱一皱眉,颇为遗憾地摇摇头,“不足以支持整整一个晚上,”

雷蕾和田甜听到这话,真的是要多吃惊有多吃惊了,张馨感念雷记者通知自己,说不得将嘴巴凑到她的耳边轻声解释,“她就是这样,人来疯,人越多越兴奋。

“那一会儿,怕是就不能去军分区了”雷蕾不无遗憾地看一眼田甜,田大主持哭笑不得地咧一咧嘴,想说点什么,似乎又感觉无从谈起,好久才长长地叹一口气,轻声嘀咕一句,“跟这家伙在一起,我觉得自己是越来越堕落了。”

她并不知道,曾几何时陈太忠也发出过这样的感叹,现在,不过是被堕落的男人在无意间。开始勾引自己身边的女人堕落”

享受着周围艳羡的目光,一群美女叽叽喳喳自顾自地说话,言谈满是对接下来的节目的期待。堕落之所以能成为堕落,那是因为它本身就对人有一种不可抗拒的吸引力一兴奋和刺激,足以使她们期待万分了。

陈太忠却是陷入了苦恼。刚刚得到的消息让他兴趣缺缺?真没想到素波摆出这么大的阵仗来,省台,市台和素波日报齐齐出动。真当这罗纳普朗克是你素波人请来的?

这口气,陈家人是断断咽不下去的,然而,这次素波摆出的阵仗有点大,这让受过众仙围攻的他。略略地有一点心理障碍,同时。他真的不想把这种竞争**裸地展示给罗纳普朗克。

这不仅仅涉及到“家丑不可外扬”这种面问题,更重要的是,素波和凤凰一旦摆明车马做竞争。从获利最大的,当是罗纳普朗克公司。

陈家人的小团体主义情结一向浓厚,坚持的是“兄弟阅于墙,外御其侮”的理念,他也喜欢坐山观虎斗,但是,他绝对不愿意成为打斗的两只老虎的其一只。

这真是一个令人郁闷的消息!

换个持有相同观念的普通干部来,绝对能郁闷到吐血,这种被人截胡的事情,在官场并不多见,但是一旦出现,被截胡的人一般就只能自认倒霉了?敢打这主意的,就不怕你被截胡的人抗议。

素波是天南的省会,只凭这一点,凤凰就矮了一截儿,没错,章尧东是很强势了,但是人家素波的市委书记伍海滨是省委常委?有本事你来素波展示一下你的强势?

这种事,陈太忠向章书记抱怨也没用,章书记不可能因此而出头,反倒是显得他陈家人能力不够,只会找组织告状,同时也有大局感不够的嫌疑。

至于其他省级领导,更不会为此出头露面了,素波和凤凰都是天南的,这投资落到卑里还不都是一样?

总算还好,陈家人不是普通人,他琢磨半天之后,终于做出了决定,既然你素波人欺人太甚,那就不要怪哥们儿做事不讲究了!

雷蕾隐约猜到了他神智恍惚的原因,直到见到他嘴角露出了一丝得意的微笑,才轻声发问了,“明天的事情,想好怎么安排了吗?”

“明天的事儿明天再说”陈太忠笑眯眯地扫一下眼前的五女,“呵呵,我现在期待的,是今天晚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