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93章 求援1794章援兵

第四千三百三十二章 难觅绝对公平

陈太忠的突然出现,不止是打了素波市政府一个冷不防,在场的众多媒体记者也大开了眼界。?三藏中文大家纷纷相互打问,不多时就知道了,敢情凤凰人来素波抢单子了。带头的还是大名鼎鼎的招商办副主任陈太忠。

什么?你说没听说过陈太忠这个人?不可能吧,在天南不知道陈太忠,那根本就不好意思说自己是干媒体的,,哦,你知道科委副主任陈太忠?没错没错,这俩就是一个人!

来者不善善者不来啊,记者们很快就噢出了味道,撇开陈主任对着卑市长时,那副不卑不亢的样子不提,只说陈太忠和罗纳普朗克的共同朋友。那俩美艳的外国女人,看起来也是很不含糊的样子。

是的,凤凰人是有精心准备的,所有的媒体记者都能确定这一点,遗憾的是,大家都在素波讨生活,就算有人知道这里面有文章可做,却也没那么大的胆子,直接去问陈太忠到底发生了什么一做媒体的,也要讲个政治敏感度。

不过,这些界上总是有不怕死的,《天南商报》的刘晓莉便是其中之一。原本商报是没接了这消息一民办报纸的资格要差一点,招商办没兴趣通知它,而罗纳普朗克考察素波虽不算小事,但没有到了惊动宣教部。让各个媒体同时出声的地步。

总之,在场的有知道刘记者跟陈太忠关系相近的,少不得一个电话打了过去,不多时,刘晓莉就出现在了天南宾馆,扯着陈太忠发问。

有人带头,自然就有人跟随,法国人正在往房间搬东西,适应各种设施,众记者除了将镜头对准了卑市长,也有几个人围着陈太忠和凯瑟琳、伊丽莎白问东问西的。

大家尤为感兴趣的,是凯瑟琳和伊丽莎白的身份,此刻能凑在陈太忠身边的,都是一些跳脱之辈,当然也就不怕问一些跳脱的问题。

“普林斯是个什么样的公司,凯瑟琳女士为什么会出现在天南?。居然有问出了这样的问题。直接将罗纳普朗克考察的事情丢在了一边。

采访的记者,有人会结结巴巴的英文,不过这位却是问的不但是汉语,语速还奇快,凯瑟琳和伊丽莎白都没听明白,说不得侧头看一眼陈太忠。

这个问题,让年轻的副主任很纠结,按说凯瑟琳找他,原本就是想将普林斯插手临铝的背景暗示些许,不过眼下**裸地曝给媒体,会不会有点过分?

让凯瑟琳自己拿主意吧,说不得他将汉语翻泽成了英语,由于人声鼎沸较为嘈杂,他见伊丽莎白有点懵懂,又用法语解释了一遍。

凯瑟琳既然打主意吃这碗饭,对这样的问题当然有过研究。于是微微一笑,“我的公司是顾问型公司,来天南也是弃谈一些合作。”

“具体是什么合作呢?。这位穷追猛打。还真有点职业八卦记者的味道。

“这个可就不方便说了,涉及商业机密”美艳的女老板笑吟吟地摇摇头,论起公关公司。美国人最知道怎么玩,适当的暗示可以,太高调可就要惹麻烦了。

她话题一转,又将目标升向了陈太忠,“我和陈主任是很要好的朋友,在高科技领域,我们有适当合作的打算。”

大家一听涉及商业机密。倒也不好再问了,事实上,顾问公司有点,类似于点子公司或者策划,公司,就是靠信息和经验赚钱的,一旦点破可就影响人家的财路了。

对科委同外资企业的合作,大家也没太大的兴趣,倒是刘晓莉很敏锐地问了一句,“陈主任。刚才我听您熟练地运用了英语和法语,没错吧?”

“没错”陈太忠笑着点头,心说你还不知道这个?别是有意捧我场的吧?说不得一本正经的摇摇头,又略带一点遗憾地叹口气,“不过,法语是自学的,让大家见笑了。”

“哇”有人夸张的惊叹了起来,公务员里懂多种语言的人不是没有,但是身居高位的就不多了,难得的是陈主任不但实权在手。还是如此地年轻,居然能沉下心来自学外语,这份定力实在是太罕见了。

“怪不得陈主任能表现得这么优秀呢”刘晓莉略带夸张的感慨一下,“在事务缠身的同时,还不忘记努力提高自身的知识,成功,果然没有幸致。”

你这马屁,那是有点**了!有人又发问了,“那么陈主任,为什么您要将法语选为第二外语,而不是其他语言?”

“我会的,不止是法语和英语”陈太忠淡淡地回答,刘记者既然在有意抬高他的形象,那么他就要适当地收敛一下。低调咋,做领导的,要学会适度的低调。

然而,有人却不想让他这么低调,“那陈主任您”,熟练地掌握了几门外语?”

“呵呵,这个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人要不断地学习才能跟得上社会的节奏”陈家人装逼还装上瘾了,不过,架不住大家纷纷一定要他交底。到最后他还是略略的吐口了,“我会的外语”其实也就两位数,嗯,有些还没经过实践”。

众人在这里惊叹不已。那边罗纳普朗克公司的人已经安顿了下来,按照流程,应该是大家自由活动片刻,就是晚上的欢迎宴会了……泣个当口华兵居然离开了,没有试图同法国短暂交流的兴趣,而且对晚上是否能到场,也没做出准确的答复。

陈太忠知道了这个消息,少不得就去找安多瓦等人聊天,不成想迎面正正地撞上了面色铁青的杨聪。

杨主任对草市长的离开,也没有足够的心理准备,按原先的设计,票市长是该在二号小会议室同法国客人简单沟通一下,接着就共进晚餐的。

不过,卑华兵是常务副市长,要说忙那是真忙,而且人家要忙什么,也没向他这区区的招商办副主任汇报的必要不是?

杨主任心里有个猜测,那就是今天机场的一幕,惹得卑市长恼火了,所以市长大人就撂挑子了一你杨聪不是能耐吗?自己张罗去吧。

非常不幸的是。卑华兵能撂挑子,而杨聪不行,眼下都走到这一步了,杨主任想收手都晚了,他已经死死地得罪了陈太忠,而且,就这么收手的话,岂不是让别人看了笑话?

事实上,事关这么一大笔投资,草市长也不可能就此坐视,但是他不爽了,暂时撂挑子总还是没问题的你想挑着我跟姓陈的掐?对不起了。你自己上吧。

杨聪搞得住搞不定陈太忠,跟他一点关系都没有,杨家人若是能拉来其他大人物坐镇。让法国人的投资落地,那么,做为分管市长的他不出力就能坐享其成,若是姓杨的不成了,他再出来救场也不晚。

见到陈太忠带着令人厌恶的笑容走来,杨聪哼一声。“陈主任,房间给你安排好了。西二楼,现在就不用打扰法国客人的休息了吧?”

“我去看朋友。你管得着吗?”陈太忠还他一个冷哼,脚步根本不带停的就走了过去,路过他身边的时候,还不忘记冷笑一声,“多事

“欺人太甚!”杨聪这下真的火了,他就不想一想自己截凤凰的项目,是怎样一种恶劣的行为,很多小干部都有这样的毛病。容易原谅自己,却是无法容忍别人的冒犯。

想到委屈之处。包走到一边拿出手机拨号,草市长能不管不顾地离开,也是因为知道这家伙其实还有点能量,能拉到其他的领导出面支持。

电话很快接通。那边传来一个清冷而傲气的女声,小杨,什么事儿?”

“老主任,我这儿有点,状况,希望您能支持一下”杨聪赔着笑脸,低声下气地发话了。看那样子,仿佛那老主任就在面前一般,是要多恭敬有多恭敬了。“我是您一手带出来的,而且跟高新区也有点关系,”

敢情,他直接将求援电话打到了蒋君蓉那里,她原来就是在招商办主持日常工行的副主任,现在虽然调到了高新区,但是招商办里还有不少自己人的。

像这杨聪便是。是她从科室里一手提拔起来的,蒋主任这人,或者有这样那样的毛病和物议,但是有一点母庸置疑,她的业务能力很强,要不然,她也不会对陈太忠的凤凰招商办抢了素波的风头而耿耿于。

有能力,又有背景。蒋君蓉做为副主任,居然能提起另一个副主任,等蒋世方回来了之后,她调到高新区任副职并主持日常工作,为下一步上进铺路,至于这边,就留给了杨聪省长的千金发话了,别人也不好多说什么。

说白了,杨主任是靠上蒋主任才升得这么快的,对领导来说,他是个懂得赔小心、眼勤腿勤的主儿,对下属来说,他是个油滑的势利人。

原本,他还想跟着蒋君蓉去高新区的,不过高新区那里没他的位置,而且,蒋主任也觉的他乖觉有余,但境界未免有点不够,终是没有带他走。

不过,临走的时候。她还是留下了话来招商引资的时候,小杨你得向我高新区倾斜。要不我跟你没完”嗯,要是有什么麻烦,你也可以来找我。

援兵

蒋君蓉听完杨聪的陈述,沉默片刻方始发话,“看来。凤凰那边的工作。做得很到位啊。”

她有意不提陈太忠三个字,可是格聪并没有反应过来,有小聪明的人,通常都是缺少大智慧的,能二者兼顾的,实在是不多。

反正,杨主任知道,蒋主任是提拔自己的贵人,又是恨家人恨得咬牙,一时间就忽略了措辞变化之类的东西,“老主任,他到位不到位我不说什么,不过不管怎么说,人是我请来的,陈太忠他,,欺人太甚!”

按惯例,他这话说出来,蒋君蓉就该冷笑甚至冷哼了,遗憾的是,或者由于位置不同了,蒋主任居然没什么太剧烈的反应,只是很随意地问了一句,“跟凤凰争。你有信心吗?。

“有老主任的支持。我当然有这个。信心”杨聪表态表得很坚决,“凤凰能答应法国人什么,咱就能答应什么,不行的话就加倍”我就不信私人交情抵得过利益上的让步,商人终究是商人。”

他这话一点都没错。这也是安多瓦一行人算计,什么叫阳谋?这就走了,我得不到的你也别想舒舒服服地得到,我就画那么大的一张饼,想跟我争?不死也脱层皮吧。

阳谋归阳谋,只是这阳谋,实在是有点过于卑劣了。

电话里静静耽,及什么声音,良久。蒋丰任才轻声发问,“那你现在御话,是什么意思?”

说这话的时候,她心里真的有点失望。杨聪你的境界真的不够啊,只会拉投资算什么?能付出最少、用最低成本拉回投资来,这才叫本事,跟疯狗一样撕来咬去,费尽心血做足让步拉回的项目,那不是荣耀是耻辱。还不够丢人的!

蒋君蓉心里非常看不起那种人,否则的话。宵家的投资也未必就能安生地落到凤凰,蒋家人一向眼高于顶,不到她这个档次的人,根本体会不到她的眼界一不懂的,就是不懂。

她在招商办的时候,一直就是秉承这个理念,只不过手下的人心态不一。为了避免打击大家的积极性,她并没有明确地表示出这一点做领导必须要照硕大家的想法,她有自己独特的资源,所以能这样要求自己。却无法要求别人也这么做。

蒋家人的傲慢。不止体现在表面,从某些方面上来讲,她的境界确实比一般人要高一些,所以她拉到的项目,从数据和条款上讲都是很漂亮的。这是所有人都叹服的,而这一点,又加大了她的傲慢。

不过显然,杨聪这次错得有点离谱了。陈太忠是那么好对付的吗?要是对上些没什么背景的主儿,你欺负了也就欺负了,手段下作也就下作了。但是得罪陈太忠在先,想跟其拼个两败俱伤在后,这得是长了什么样的猪脑子?

然而。杨聪此举,显然也是受到了她的影响,蒋君蓉是女人,强势女人多半都有点护短的毛病,她也不例外。虽然不至于没命保此人,但是能力范围内,她还是愿意尽点力一多也不可能了,她的骄傲,让她看不起杨聪的行事。

是什么意思?肯定是想找人救场嘛,杨主任笑一声,“老主任,现在桌华兵走了,晚上的欢迎宴会,没有够份量的领导了,我只能找老主任您帮忙了。”

“草市长不回来了吗?”蒋君蓉的心思机敏得很,又身在局外,将此事看的比较清楚,她隐约猜到了,霍华兵是生杨聪的气了,但未必舍得如此干脆地放弃这么一大笔投资别的不说,只说今天陈太忠的行为,也算打了萃家人的脸。这种恩怨怎么可能就此罢手?

“这个。我可真不知道了”杨聪只能苦笑,“蒋主任您能过来吗?”

“我没时间,晚上有约了”蒋君蓉非常干脆地拒绝了,你嫌我在陈太忠面前吃瘪吃得还不够吗?“要不这样,你试着联系一下赵市长吧。”

她对赵喜才和陈太忠的恩怨,也知道一二”说我是没心情给陈太忠添堵了,但是赵喜才不是还闲着吗?尤其是赵市长现在拼命想往蒋省长的阵营里挤,对这种事,应该有掺乎的兴趣吧?

“赵市长?”杨主任一听吓了一跳,赵喜才和草华兵并不是很对眼的。大市长跟常务副合得来的情况本来就比较少见,素波招商办这个口儿。一向是常务副把持着的。

反正。出了成绩少不了政府一把手的。万一成绩不理想,大市长又可以将责任推到常务副身上,赵喜才吃多撑的去管招商办?

杨聪对这一点心知肚明。而且大市长离他也实在有点遥远,说不得他就要请示一下,“蒋主任,那我要不要说,是您的意思?”

小杨,你已经主持了招商办的日常工作了”蒋君蓉淡淡地答他一句,“还有什么事吗?”

是啊。我已经主持了招商办的日常工作了!挂了电话之后,杨聪对自己说。蒋主任这是恨铁不成钢,我要对得起领导的信任!

不过,想归这么想,给赵市长打电话。那还是需要攒足勇气的,杨主任酝酿了半天情绪,才拨通了赵市长的电话,“请问,是梁秘书吗?我是招商办的杨…”

赵喜才从通德带来的方秘书,已经外放到上谷丰做副市长去了,级别还是副处,不过。做为素波下属的唯一的县级市,正处待遇是一定的,过一段时间升为正处也是没问题的。

这梁秘书是新接手的,听说一个副处贸然把电话打了过来”里就有点不爽。心说招商办的事情你不找草华兵来找喜才市长,真当素波市是你家开的?

而且。眼下眼瞅着就六点了,你临时拉赵市长过去,一市之长每天有多少事情呢,这是你该做的吗?真是不知道死活!

于是。他通知赵喜才,就晚了一点,这原本也是没有错的,不过赵市长一听说是招商办的杨聪,犹豫一下发问了,“为什么萃华兵不去?”

粱秘书顺手打个电话,从侧面了解一下。就如此如此向领导汇报了,赵喜才一听说有陈太忠横插了一扛子,登时拿定了主意,“走,咱们去接待一下来自法国的客人。

梁秘书微微错愕一下,转身安排去了,心里隐隐有一点猜测:听说杨聪是蒋君蓉的人,赵市长此去,恐怕是给蒋省长面子吧?

这一点他还真没猜错,不过,赵市长对陈家人的怨气也久了,以前不合适发作。后来是没时间专门去找这小副处的麻烦,眼下不过是搂草打兔子的意思一顺手的事情。

等赵喜才来到天南宾馆的时候,才发现事情似乎有点不对劲萃,旧然“处理宗”了手边的事情,也赶了讨来

卓市长赶到的时候。才听说等一等赵市长会来,以他的性子,就该转身离开了,接待这样级别的人,秉承的是“王不见王”的理念,要不然不但太给对方面子。他也会被死死地按在第二号的位置上。

可是今天下午他已经离开一次了,只道是杨聪请不来够份量的领导,才又回转的,现在再离开的话,实在太不够稳重,有失他常务副的。

不过,如此一来。他心里就越发地痛恨杨聪了,你知道赵喜才要来,就不知道打个电话告诉我一声?行啊,你就故意阴我吧。

赵喜才到是没有在意草华兵在场,他来是捧蒋君蓉的面子,而且,他是正职。就算你草华兵分管招商,我来你也得排到第二去。

坐座位的时候。又有点小麻烦,素波这帮人肯定不会让陈太忠坐主桌去开什么玩笑。我们这儿俩市长呢,你一个凤凰的副处,该去哪儿玩去哪儿玩吧。

可是,该怎么安排凯瑟琳和伊丽莎白,就有点让人头疼了,安多瓦等三巨头希望普林斯公司的老总能跟自己坐在一起,杨聪也同意了,不过,凯瑟琳很干脆的拒绝了他的邀请“对不起,我要跟陈主任坐在一起。”

这包间是三桌的大包间,罗纳普朗克公司来了六个人,加上素波市领导、相关负责人和翻泽等,一桌肯定坐不下,就在大家以为陈太忠会跟其他随员坐在次桌的时候,陈家人一摔手,转身走出包间去了,“凯瑟琳,咱们去大厅吃饭吧。”

年轻人,还是涵养不够啊,萃华兵眼中的恼怒一掠而过,心里加重了撮合杨聪跟陈太忠斗的心思,这一刻,法国人的投资会落地何处,在他心里都变得不重要了。

卓市长这也是被逼出来的,他今天本来就被人落了面子,又遭人算计,更重要的是,赵喜才贸贸然出现,居然没人通知自己有这么欺负市长的吗?

赵喜才心里却是不无遗憾,他本来想着要敲打陈太忠一顿的,人家现在跑到大厅去了。他就算敲打的欲望再强烈,总要顾忌自己的身份,要知道,这儿可是天南宾馆。

只是,这么一来,他越是要表示出对杨聪的支持了,于是,酒桌上的寒暄过后,赵市长很郑重地表态了。

“华兵市长,对法国客人的要求,我们要,尽量满足,也算是中法建交三十五周年对中法友谊的最好诠释,市里会大力支持的小杨,这件事情就交待给你了

酒到半酣处,爱德华端着酒杯站了起来,“你们喝着,我去跟普林斯公司的人说几句

看着他昂然离开,在座的一时都有点懵了,安多瓦和克劳迫娅知道,执行董事虽然自我标榜卓尔不群,但其实是很想跟肯尼迪家的女孩儿牵扯上关系,而且他俩也知道,这家伙做事不太靠谱,相当有性格。

然而,其他人不知道不是?起喜才愣得一愣之后,侧头去看杨聪,杨主任嘴角**一下,勉强笑一笑,“爱德华先生,真是性情中人,”

爱德华走到大厅,找到陈太忠,才愕然地发现,这边又多出来两个。陌生的年轻男人,说不的笑着发话了,“陈,这是你的朋友?”

“我们是陈主任的下属”一今年轻男人发话了,说的是英语,一边回答一边站起身。“您稍等,我去给您搬个椅子。

敢情,这俩是从凤凰赶过来的吉科长和杨晓阳,陈太忠在机场撞到票华兵的时候。就知道此事不能善了,正好他是不介意业绩记在谁的名下的,说不得一个电话打给小吉,要他速来凤凰的人太少,体现不出诚意来不是?

吉科长略略问了几句之后,心说这次要跟素波别苗头了,此时不用杨晓阳何时用?前一阵两人还为科长的位子略略弄了点不愉快,也正是化解矛盾的好时机不是?

于是,两人押着一辆临时协调来的集华大巴,没命地赶了过来,来到天南宾馆,却见到自家主任正带着两个外国美女坐在大厅吃饭呢。

吉科长登时就不干了,“素波这不是欺负人吗?”杨晓阳也挺不服气,“头儿,这口气咱不能就这么咽了。”

“慢慢来。不着急”陈太忠意味深长地笑一笑,伸出筷子指一指,“好了,你们先坐,一路赶来,饿坏了吧?”

这两位拿起筷子还没吃几口呢,爱德华就出现了,杨晓阳和吉科长都能来几句英语。其中小杨同学在深力闯荡过一阵,英语水平还算溜,去拿椅子的就是他。

“我讨厌素波市。”方一坐下,爱德华就表态了,这性格还真不是吹出来的,不过。他也承认,“但是我不能因为单纯的讨厌,就忘记该履行的责任,陈。你要理解这一点。”

“公私分明是好事”凯瑟琳插话了,爱德华先生的目的终于达到了,“可是,爱德华。我要提醒你一点,凤凰的舞台更宽广,我想,陈在北京已经向你证明这一点了,”

官仙相关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