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95 不速之客1796意外

1795不速之客1796意外

1795章不速之客陈太忠几人在大厅里正随意地聊着,服务员又端了菜上来,“法式香草牛油焗蜗牛,敬请品尝。”

吉科长来得比较晚,不管三七二十一就夹了一只过来,把肉放进嘴里的时候,微微地一皱眉,“这个……这是什么味儿啊。”

“法国菜就是这样,很多味道怪怪的,”杨晓阳笑着跟自家的科长解释,他在深圳呆了几年,倒是接触过一些外国菜式,心说科头还真是个土包子。

陈太忠本没注意这菜,听到他俩的话,反倒是愣住了,抬头看一眼服务员,“菜单拿来,我们点这个菜了吗?”

“您没点,是邓总送的,”服务员微笑着回答,顺便冲一个方向指一指,“邓总想认识诸位一下,不知道方便不?”

邓总啊,陈太忠笑着点点头,冲她指着的方向望去,天南宾馆的老总姓邓,他是知道的,名字倒是一时记不得了,心说老邓这也算有眼色嘛。

下一刻,他就愣住了,大家目光所及之处,两个年轻人站在那里,微笑着看着这一桌,其中皮肤黑一点的看起来大一点,但也不过二十八九的模样,他禁不住轻声地“咦”了一声,眉头微微一皱,“这就是邓总?”

天南宾馆的老总很牛气的,属于正厅待遇,想一想张智慧在凤凰是什么样子,邓总就类似这种角色了,邓总的前一任刘总,外放时直接任了青旺行署的专员,后青旺撤地改市,此人就任青旺市委书记。

刘书记能如此升迁,肯定是跟省里有人支持有关,但是这样的升迁路线图并没有引起太多的争议,由此可见天南宾馆老总位置的重要性。

可是这两人只看年纪,谁也不像邓总啊。

“那是邓总的大儿子邓涛,”服务员冲肤色白一点的家伙指了指,“邓总开了旅游公司,最喜欢结交各行各业的朋友了,您看?”

敢情,陈太忠和凯瑟琳、伊丽莎白坐在大厅用餐,两女的美色登时就传开了,天南宾馆是省委省政府的接待宾馆,平日里接待的外国人并不少,但是如此绝色,而且还有两位,真的是极其少见。

见到三人在大厅用餐,一般人就猜这三位估计级别不是很高,不过,天南宾馆进进出出的人非富即贵,先别说级别不是很高未必就好对付,只说旁观的人里没准有这样那样的人物,大家就不好贸然上前搭讪。

可是,原本是三个人,猛地又冒出俩来,相当不见外地坐下就吃,接着又冒出一个相当猥琐的法国小老头,也是很不见外地就坐下了,于是就人在琢磨了,别人都去得,为什么我去不得?

邓涛听了这样的消息,也赶了过来,登时也被两女的美色震惊了,他老爸是宾馆老总,他平日里也常来这儿瞎玩,省里的头头脑脑和纨绔子弟,他都认得差不多,仔细分辨了半天,他确定了那个高大的年轻人并不是谁家的公子,于是,送上一道菜来试探。

陈太忠并不知道这些因果,不过,人家就算有心搭讪,起码也是先送了一道菜上来,做事尚算讲究,他也就懒得计较。

事实上,当着爱德华的面,他也不好表现得太过认真,哥们儿的言谈举止,代表了中国人的形象啊,说不得冲服务员点一点头,转头看着爱德华笑,“执行董事先生,您看到了吗?浪漫可不仅仅是法国男人的专利。”

“只有蜗牛,没有花,这创意很一般,”爱德华不以为然地耸一耸肩膀,就在陈太忠思索的当口,伊丽莎白快速地翻译了一下服务员的话。

邓涛见对方答应了自己的请求,于是带着黑肤男人走过来坐下,初开始他还想问一下陈太忠的来历,不成想陈某人很干脆地回答,“就是个小公务员,比邓总差远了。”

他越是这样,邓涛就越觉得奇怪,到最后索性敞开天窗说亮话了,“陈先生,沙省长的儿子很想认识一下这两位外国朋友,您看……”

敢情你是个拉皮条的啊?陈太忠肚量再好,也有点无法接受,他才要发话,不成想杨晓阳接话了,“沙鹏程……是副省长吧?咱天南的省长不是姓蒋吗?”

“副省长就不是省长了?”邓涛有点恼火了,心说你小子咬文嚼字的,算什么好汉?“有本事你在他面前喊一声沙副省长?”

这话在理,谁敢把领导头衔上的副字挂在嘴边,那纯属找死。

“你怎么知道我没喊过?”杨晓阳不屑地看他一眼,“我喊他沙省长,结果沙省长一定要我加一个副字,你信不信?”

“这位兄弟,你开玩笑的吧?”邓涛一听这话,有点不明就里,就不敢再强硬了,可是,他又怕被这厮诈了去,少不得带着一点不屑发问了,“你见过沙省长?”

“有本事你当着杜老大的面儿,叫他沙省长,”杨晓阳翻个白眼给他,“反正我叫他,他是不应的。”

小杨同学在社会上走了几年,虽然现在已经混进体制了,一些社会习气却是改不掉的,这样卖弄的话,搁给现在的陈太忠,都不会说出口。

邓涛听得登时倒吸一口凉气,不肯再说什么了,他有那么一个迎来送往的老爹,自然知道一些有名领导的癖好。

前文就说过,杜毅见不得别人称呼官衔时去掉“副”字,他这习惯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什么人传出来的,当然,现在知道的人也不多,但是有资格跟杜老板接触的人,都清楚这一点——哪怕仅仅是传闻,大家也是该加“副”的时候坚决加。

既然这年轻人知道杜书记的这个习惯,听起来还真的在杜书记跟前见过沙省长,邓涛真的就不敢得瑟了,这个险他是冒不起的。

几乎在他吸凉气的同时,桌边另一个人也吸了一口凉气,大家闻声侧头一看,却是杨聪不知道什么时候走了过来。

一见是他,陈太忠连说话的兴趣都没有,小吉和杨晓阳自然是看自家领导眼色行事,也不动声色地扭头过来,直接将他晾在了一边。

杨主任此来,是请爱德华回去的,执行董事在外面呆得有点久,包间里的人虽然不说,但是大家心里都有数不是?

后来,覃市长冲杨聪使个眼色,又瞥一眼门外,那意思就很清楚了,杨聪虽然不想跟陈太忠照面,可是转念想一想,咱总不能叫两位市长出去请人回来吧?而别人出面的话,又未必配得上爱德华执行董事的身份。

于是,他就硬着头皮出来了,不成想刚走进这张桌子,就听见俩年轻人在那里吹嘘较劲,然后,他就被杨晓阳的话惊到了。

见大家都扭头看向自己,杨聪冲爱德华笑一笑,手一指包间方向,“爱德华先生,大家都在等您呢。”

他这话是用汉语说的,没办法,他也不会法语不是?不过他的动作倒是很明白地说明了意图,伊丽莎白又在旁边帮着翻译了一下。

“等一会儿我会回去的,”爱德华摇摇头,他的话又被小伊莎翻译成了汉语,“……爱德华先生说,他这次来是凑数的,杨主任还是招待好安多瓦先生和克劳迪娅女士吧。”

杨聪也知道,爱德华这话不假,执行董事虽然是三巨头之一,但是其主要作用是制衡执行总裁的权力,对商业运作上的话语权不是很大。

可是他既然来了,总不能就这么回去,心说那个凯瑟琳比较难说话,但是这个伊丽莎白看起来态度不错,说不得笑一笑,“伊丽莎白小姐不进去坐一坐吗?”

得,这下可好,小伊莎连说话的兴趣都没有了,只是沉着脸摇摇头,又摆一摆手,看那样子,似乎是在赶一只讨厌的苍蝇。

杨聪也不着恼,笑着一摊双手,耸一耸肩膀,转身很潇洒地走掉了,不过他的心里却是在不住地嘀咕:那个同时见过杜书记和沙省长的年轻人,到底会是谁呢?

邓涛和他的同伴早就看得呆住了,杨晓阳的话本来就算比较拽了,再看到有个什么杨主任的从包间出来请这几位,这些人居然根本不买帐。

撞上大板了!邓总心里很清楚这一点,这桌人绝对不是什么善碴,总算还好,他自问自己也没说什么太过激的话,说不得又东拉西扯了几句之后,站起身告辞,“……呵呵,宾馆里刚聘了一个做法国菜的大厨,也就是借各位的嘴,品尝一下给个评价,诸位吃好啊。”

他离开了,可是想一想沙省长的儿子还在包间里等消息,又觉得有点不好交待,说不得扯个服务员过来,轻声问那包间里坐的是什么人。

包间里坐的是赵喜才和覃华兵!听到这个消息,邓涛是彻底死心了,覃华兵还好说一点,但是赵喜才却了不得,真算起来也就是级别不如沙省长,要说实权还略略强一点。

不是强势的副省长,在省会城市市长的面前,值得显摆的地方并不多,外面这一桌连赵喜才本人的面子都不卖,沙鹏程的儿子,又算得了什么呢?

1796章意外这次,陈太忠打定主意要恶心素波了,不过,考虑到要在法国人面前保持形象,他倒也没有表现出恶形恶相的样子,就是罗纳普朗克一行人走到哪儿,他就跟到哪儿。

第二天上午,招商办安排的是去素波第二制药厂考察,素波制药厂有东厂西厂之分,分别坐落在素波的东西两边,西厂设备新效益也要好一点。

天南药业要扩充资本以便上市,于是以西厂为主干,再加上东厂的一部分优质资源,组成了素波第一制药厂,并入了天南制药集团,剩下的东厂残余资源,挂牌成立了素波第二制药厂——这也是无奈之举,想要上市,必须牺牲部分非优质资源。

不过,第二制药厂也有其长处,一个是在市里有地皮,另一个是有部分熟练技术工人,所以,素波招商办拿出了两个方案:你想独资的话,我把地卖给你建厂;要不就是我拿地入股,甚至市里也可以追加部分投资。

那么,第二制药厂一行,那是必然的,陈太忠驾着林肯车,紧紧地吊在车队后面,一边开车,一边跟凯瑟琳和伊丽莎白调笑着。

昨天他跟小吉和小杨谈工作谈到很晚,又要避讳着天南宾馆的相关人等,等他隐身、穿墙加万里闲庭赶到港湾大酒店的时候,已经是夜里十点半了,两女表示很不满——我们尽心尽力地帮你,换来的就是你的迟到?

所以,陈某人现在赔一点小心,那也是必然的了。

小吉和杨晓阳就比较苦一点了,两人押着空荡荡的凯斯鲍尔豪华大巴跟在后面,虽然车上有碟机、电视和音响,乘坐的舒适性也远胜普通小轿车,可是这么大个车空着在市里转来转去,总让人感觉有点难为情。

杨晓阳曾经对此提出了异议,觉得这么搞是不是有点夸张,毕竟素波这边的考察程序结束之后,才轮得到凤凰,“……咱又不是打算随时截人走,没必要一直跟着吧?”

“就要让他们以为,咱们可能随时截人走,”陈主任笑了,笑得非常开心,“他能做初一,咱不能做十五?一点油钱,换他们的心神不定,这买卖划得来!”

第二制药厂离高新区不远,就介于东湖区和宝兰区之间,地方不是很大,就两百多亩地,若是加上宿舍区,基本上能达到四百亩左右,按素波时下的地价行情,抵一亿五绝对没有问题。

厂房很破旧,树木很茂密,这就是陈太忠对这里的全部认识。

这东厂原本建设在西厂之前,也是为素波市的经济建设做出了巨大的贡献,后来倾全厂之力建设了一个西厂出来,这边就逐渐地落伍了,又由于东厂隐隐对着明成祖建的某个中央直属机关的称呼,于是二药的工人自嘲起来,都说“太监无人权”。

厂子四周都被这样那样的门面房包围着,一进厂门,就是很大一块开阔地,将车停在这里,一行二十多个人浩浩荡荡地走了进去。

今天素波一方带头的,还是覃华兵,赵喜才既然要求全力以赴了,他不做个样子出来也不合适,陈太忠、吉科长和杨晓阳伴着凯瑟琳和伊丽莎白,五个人晃晃悠悠地跟在后面,看那样子倒像是游山玩水来的。

天色不是很好,阴云密布,时不时地还传来隐隐约约的雷声,仿佛远处高楼上渺茫的梵婀玲声似的。

所以,伊丽莎白手上拿了一把三折叠小阳伞,陈太忠这边倒是没人拿这东西,不过,杨晓阳手里的手包个头不小,放两把三折叠的伞也没有问题。

杨聪是眼观六路耳听八方之辈,虽然一直招呼着罗纳普朗克的人,却是早早地就注意到了此人,只从其人是从大轿子车上下来的,他就能断定此人是陈太忠的伴当,再加上那个硕大的手包——得了,这一定是姓陈的手下。

包越大,地位越低下,这是颠扑不破的真理。

意识到这一点,杨主任就越发地头大了一点,陈太忠难斗也就罢了,怎么随便来个跟班,都是这样牛皮哄哄的?

总算还好,赵市长很重视,覃市长也愿意配合,更重要的是,老主任还在默默地看着我的行动——我一定要好好地为她出口气。

覃华兵却是没想那么多,他知道杨聪的底牌不止这一点,也知道陈太忠怕是有更强的后手,不过,这跟他有什么关系呢?

他要做的,就是把素波的诚意彻底释放给对方,并且对一些投资商关注的要点做出承诺,具体的事情具体的操作,他是不会去管的——谁磕死谁都算。

两百多亩地的厂子,实在不算很大,大约一个多小时就转完了,陈太忠虽然是远远地吊着的,却也发现了,法国人对破烂的厂房和陈旧的设备一点兴趣都没有,只是保持着表面上的客气罢了。

他看得出,别人自然也看得出,参观完后,就是去厂办公楼里坐一坐了,办公楼是刚装修过的,虽然没花了几个钱,最起码看起来还算整洁——事实上,在大部分工人只能拿一半的工资的状态下,能组织起这次装修,都是厂领导有魄力了。

等陈太忠一行人想跟着进办公楼的时候,有人出面拦截了,那是厂办的主任,姓李,年纪约莫三十五、六,李主任绷着脸,身边还站了两个保安,“无关人等,就不要进我们的办公区了,进去我们也不会接待。”

法国客人是来讨论投资的,第二制药厂正饿得嗷嗷待哺呢,对可能将投资撬走的凤凰人当然不可能有什么好感,李主任此举,并不算意外。

陈太忠正跟吉科长说话呢,闻言微微一错愕,转头过来看那李主任一眼,笑容慢慢地自他脸上绽放,满是同情地摇一摇头,非常夸张地轻叹一口气,“可怜啊。”

对方这番举动,虽是情理之中,却是意料之外,他用脚趾头都能想得到,此人是受了别人怂恿了,如若不然,凭一个小小的科级干部甚至是副科,敢跟他张牙舞爪吗?

在场的还有常务副市长呢,都没人敢拦他陈某人,却是一个濒临倒闭的小厂的厂办主任站出来了,要不说小兵就是用来牺牲的呢?

你不可怜谁可怜?以陈太忠的睚眦必报,都没有心情跟此人一般计较,吉科长嘴巴也极快,紧跟着拉长声音叹一声,“苦命人儿啊。”

“你!”李主任气得怒目圆睁,二药效益很差,但他好歹算是厂领导,厂里除了不多的几个刺儿头,其他人见了他也是客客气气的,何曾受到过这样的侮辱?“把他们撵走!”

啧,这可是你的自找的,陈太忠脸上笑容不减,心里却是在暗暗地感叹,哥们儿真的不想当然外人动手,这影响形象吖……不成想,他还没来得及动手,见那俩保安往前面凑,伊丽莎白风风火火地赶到,抬手就去推其中一个大个儿,“你要干什么?”

别看小伊莎长得是苗条类型的,手上的劲儿还真的不小,一般的男人都不是个儿,这位长得算是粗壮了,可也没防到如此娇滴滴的美女会有这么大的手劲儿,猝不及防下,被推得连退两步,好悬没摔倒。

“找死!”这位恼了,一撸袖子就想动手,下一刻才反应过来,自己对的是个外国人,是外国人哎!

愣得一愣之后,他侧头看向身边的领导,“李主任?”

他这边请示,那边伊丽莎白已经开始活动了,将手里的小包雨伞递给身边的凯瑟琳,小伊莎晃一晃两个膀子,揉揉手腕,两只脚也是脚尖点地不停地扭动着脚踝,正是一言不合就要开打的架势。

这都是什么嘛,李主任情不自禁地皱一皱眉头,真是有点感到棘手了,不过显然,就算有杨聪杨主任的安排,他也没胆子勒令保安对伊丽莎白动手。

这不仅仅是怕打了外国人担责任,还有一层因素,也是他不得不考虑的,那就是这俩外国美女跟法国客人们的私交很好——一个多小时的考察,足以让他搞明白很多事情了。

“算了,不让他们进楼就行了,”李主任叹口气,转身离去,兀自不忘强调一点,“关键是不要让不相关的人进楼。”

这就差指着凤凰人的鼻子说话了:那俩外国人想进,随便,可就是不能让这三个凤凰人进!

不过,外面这三位也不在意,小吉甚至笑嘻嘻地冲着伊丽莎白伸出个大拇指来,“哈,伊莎好厉害,太棒了。”

倒是陈太忠不引人注目地撇一撇嘴巴,偏是杨晓阳心细,注意到了这一幕,凑过来低声问一句,“头儿,怎么啦?”

“我在想……这算不算是挟洋自重?”陈太忠低声地回答,接着又苦笑一声。

“这怎么算呢?”杨晓阳笑着摇头,心里对领导的敏感颇不以为然,别人靠上几个洋人都要沾沾自喜,头儿你这也算是富贵病了,居然有心思琢磨自己是不是挟洋自重?

不管怎么说,这个李主任让陈太忠不爽了,他就琢磨着惩治上此人一下。

小吉让豪华大巴停到了楼门口,几个人上了车,一边享受着劲爆的空调,一边信口聊着,没人注意到,陈主任曾经有过一段短暂的失神。

约莫过了一个小时,考察团的人出来了,前面打头的正是李主任,大家正说说笑笑地走着呢,猛地,他觉得似乎有什么东西掉到了自己头上,禁不住抬头向上一望,不成想只觉得面前黑影一闪,接着就是“砰”的一声大响,玻璃渣飞溅得到处都是。

一时间,现场大乱,夹杂着女人和男人的尖叫。

乱了大概有两秒钟,大家发现问题出现在哪儿了,敢情在办公楼门口的大厅,装了一盏五层的玻璃大吊灯,直径怕不有四五米,这也是这次改造时装上去的,算是相当奢华的灯饰了。

就在刚才,这玻璃吊灯松动了,先掉了些渣土下来,紧接着整个大灯就掉了下来,整个过程非常快,快到人根本来不及反应。

李主任算是命好的,虽然他在正中间,但是灯掉到他头上的时候,他居然来得及一缩脖,总算是没有脸冲上迎面撞上。

不过,被厚重的钢架一砸,他还是腿一软,晕倒在了玻璃渣中,不旋踵,身上四处咕嘟咕嘟地冒血花——没办法,夏天,大家穿得都不多。

但是,这时候也没人关心他,飞溅的玻璃渣使得受伤的人不止一个,连覃华兵的胳膊上,都被割出了一个长达三厘米的口子。

“覃市长受伤了!”“保护法国客人!”惊慌的声音此起彼伏,陈太忠看得心里暗暗叹气,啧,没控制好啊,还伤了老覃和爱德华。

爱德华的伤倒是不重,额头上擦出一个一厘米左右的口子,可是额头汩汩流下的鲜血让执行董事有点恼火,他苦笑一声,“这就是刚装修过的灯吗?我不得不说,安装很成问题。”

手忙脚乱了半天,才有人想起抬头看天花板,敢情,那一大片都松动了,露出黑压压的楼板,见到又有渣土往下掉,大家齐齐一声呐喊,冲出了楼去。

最后出来的,是被人扶出来的李主任,他已经清醒了过来,不过身上浑身冒血,实在是脚软走不动路了。

陈太忠见状,笑吟吟地从车上走下来,手里居然拿着两片创可贴,“爱德华,要不要试试这个?加了云南白药的,很管用。”

“不用了,还是去医院吧,”覃华兵居然还保持着不错的风度,任由秘书攥着他受创的肌肤,笑吟吟地发话了,“要小心玻璃渣,很遗憾遇到了这样的不幸,希望不要影响贵我双方的合作……”

“只是一个小小的意外,”安多瓦笑着耸一耸肩膀,当然,至于他心里是怎么想的,没人知道。

“杨聪?”覃华兵喊一声。

杨主任正在看着乱七八糟的楼道,一脸的刷白,他都有点傻了……怎么会这样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