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97章 冷血1798章事故

官仙 1797章冷血1798章事故

发生在第二制药厂的吊灯事件,可以说是事故,也可以说是意外,不过这些就是后话了,眼下是尽快处理这件突发的事情。

草市长颇有大将之风,浑然不顾自己的肘部还在滴血,镇定自若地指挥着,旁边有摄影记者已经将照片拍了下来一当然,能不能发那是另一回事。

不过,爱德华根本没管这一套,两步就蹿到了面前的凯斯鲍尔车上,今天的事情让他太恼火了,也就是场合不合适。所以他只说了一句怪话,要是放在非正式的场合,以执行董事的性格,能说出什么话那也无须赘述了。

这辆凯斯炮尔停得太是地方了,正正停在楼门口,还有一个罗纳普朗克的翻译也上了这车,萃市长见李主任那惨样,叹一口气,“快点把他扶上车吧。”

“不相关的人,我们不欢迎”杨晓阳哼一声,身子一横就挡在了车门前,根本无视自己对的是素波的常务副市长。“刚才让保安打人的,不就是这位吗?。

小杨原本就是有担当的性子,身后还靠着杜书记,刚才又憋了一肚子气,心说你曹华兵再大也只是素波的领导,我混凤凰的,用得着买你的面子吗?

事实上,只要是陈太忠手下当差的,有点脾气的,干得久了都会生出点骄娇之气。什么样的领导就能带出什么样的兵。要是像某些领导,有点小事都坐视不管甚至往手下人身上推,怎么可能培养出这种刺儿

耸华兵差点没被这句话噎死,心说天大地大人命最大,你们凤凰人有点基本的人性好不好?不过,当他听到人家后面一句,也实在有点无力指责一合着这位刚才还想打人来的?

又是杨聪这小子搞的鬼!萃市长是胳膊受伤了。脑袋并没有受伤,立刻就做出了判断。说不得侧头淡淡地看小杨一眼。

这一眼。不仅仅是因为他要看杨聪的反应,更是对陈太忠的一种巧妙暗示:我说,你搞清楚目标啊,我是不知情的,罪魁祸首是这厮。

杨主任却是没考虑到这一点,他在心里,已经将陈太忠视作了不共戴天的对手,既然是这种关系,那是个人就知道他不会对凤凰人客气的。

正是由于忽略了这一点,所以他就很自然地犯了一个认知性错误草市长虽然对我有点不满,但应该也是支持我的,却是浑然没意识到草华兵其实是两边都恨,置身事外的**非常强烈。

“这个人有点名堂,华兵市长您不要跟他一般见识看看,认知错误的结果实在太可怕了,杨主任居然低声地说出了这样的话。

我不跟他一般见识,也不跟你一般见识,草华兵不动声色地微微点头,心里却是感慨不已,我怎么从来没发现,这家伙只是有点小聪明,而不是具备大智慧的呢?

接下来,就是大家直奔医院了,有人欢喜有人愁,别人愁云惨淡忧心仲仲,驾驶着林肯车的这位却是心情奇佳,哥们儿这个设计,真的不

说句良心话。陈太忠跟着罗纳普朗克的人不放,不仅仅是因为要恶心素波的人,更重要的是,他没有想好,怎么才能按着官场规矩,坏了对方的好事,成全了自己是的,他打的主意就是见机行事。

而眼下的事情。提供给了他一个不错的思路:设计一点意外出来,搅黄素波人的事儿,而他自己又没有嫌疑,多好的事儿?

更重要的是。这种意外,不会让法国人看了笑话去一要着也是看了素波人的笑话。而不是看国人的内斗,这是陈家人最为介意的一点。

正盘算着呢,医院就到了,说不得陈太忠又陪着爱德华去包扎,要说这外国人的待遇还真不一样,市政府已经做出安排了,医院这边准备了专人治疗。

看着门诊处扶老携幼排成长队的人流,陈太忠直觉得心里不舒服,借口嫌空气憋闷毒出了门诊大楼,站在医院大院里,也算是眼不见心不

了。

不多时。爱德华也出来了,他的伤口很浅,只是刮破了毛细血管,血流得比较多而已,医生仔细检查一下,没有发现碎玻璃小心地缝了三针就完事了。

接着又有消息传来,说是卑市长的创口比较深。伤势比较严重,医生建议静养不要多走动,想一想刚才市长大人镇定自若地指挥,大家纷纷感慨不已。轻伤不下火线,萃市长真是大家的好市长。

然而。这么一来问题就来了,下午在招商办的座谈有点麻烦了,罗纳普朗克这边还好,爱德华只是轻伤,另一个翻泽也是轻微戈小伤,座谈肯定没有问题。可是素波招商办有困难了一没有市领导挑头了,怎么办?

那杨聪就只能向赵喜才汇报此事了,赵市长听了这消息,关切地问了一下萃市长的伤势,略略沉吟一下方始表态,“下午我看能不能腾出点时间。不过,时间不能太久。

放下电话之后,他网想让秘书安排一下,隐隐又觉得哪里有什么不对,奇怪,这正是萃华兵出风头的好时候啊轻伤不下火线,再加上带病谈判,应该是一顺儿坚持下来才对。

想到这个,他禁不住吩咐自己的秘书一声,小梁,你去了解一下卑市长的伤势。旧漆需要不需要咱们去看不多时,梁秘书就将消息打探了回来,“医生说了。萃市长本来就有缺铁性贫血和血小板偏低的老毛病,这次失血有点多。建议他静养,情绪也不要剧烈波动

啧。这样啊,”赵市长微皱着眉头,缓缓地点点头,”

下午四点。同罗纳普朗克的座谈,在招商办的会议室举行,素波招商办离市政府不远。就隔着一条宽阔的马路,同市政府大门斜斜地相对。

这是一栋九层的建筑,招商办占据了七层和八层,楼盖起来没有几年,里面的办公条件也极好,档次很高。

由于停车位有限,陈太忠这次只开了林肯车过来,吉科长开车,杨晓阳坐在副驾驶上,年轻的副主任则是和两个异国美女挤在后座上,所幸林肯车较为宽敞,看起来也没有吃豆腐的嫌疑。

“头儿,要上去吗?。小吉看一看后视镜。

“这个,”陈太忠假巴意思地犹豫一下,接着就苦笑着摇摇头,“不用了吧?这是素波招商办的工作场所,反正去了人家也不会欢迎,你俩”,不会觉得委屈吧?”

“当然不会啦”前面那两位异口同声地回答,吉科长甚至笑了起来,“我倒是希望他们再掉一盏灯,哈哈,咱这里视野宽阔,看得清

“哈,我也希望这样”陈太忠听得就笑了,不过他心里却是暗暗哼一声小吉你就小看我吧,你的头儿会这么没创意吗?“不过,有点委屈凯瑟琳和伊丽莎白了,您二位别介意啊。”

“陈主任,咱们是朋友”凯瑟琳笑吟吟地回答,用的居然是汉语,不算字正腔圆,却也**不离十,居然还带了一点京腔儿,“别那么俗好不好?”

小吉听得这话。通过后视镜,眼睛不由自主地在凯瑟琳的丝袜美腿上扫一道,暗暗的咽口唾沫,你说这外国人的腿是怎么长的呢,怎么就这么好看?

那小伊莎的腿更绝了,又细又长啊,穿了白色亚麻牛仔裤,一眼看过去,给人的感觉就只能看到两根笔挺细长的柱子我要是头儿,不推倒这俩绝对不罢休,人财两得啊。

没准儿啊。头儿早就把她俩推到了!吉科长也擅长推测,人比人气死人。咱苦苦找外国人撑腰而不得,陈主任考虑的却是“不能挟洋自重。”这就是境界上的差距。

然而,境界上的差距,并不仅仅体现在小吉这个科级干部身上,就连赵喜才这个正厅级干部,境界上也颇有点不足。

眼下的赵市长。正在招商办的会议室里发言,这会议室足有一百平米大密封的极好,中央空调开着,屋外的闷热丝毫影响不到里面的

会议室中间是八米长的长圆形中空会议桌,这订做的桌子摆在这里,给人的感觉真是说不出的奢华,让人觉得整个房间都充实了起来,一股富贵之气扑面而来。

靠墙的是两长一短三溜真皮沙发上前位背后一溜是没沙发的,沙发前,是长短不等偏又错落有致的茶几,茶几上摆满了精心准备的杯具。

“素波非常欢迎法国友人的投资”赵喜才的话,铿锵有力掷地有声,“只要在政策允许的范围内,别的地区能答应你们什么,素波一样也能答应,诚意”是要用行动来表示的。”

按说,以他一个省会城市大市长的地位,不该说出这样没水平的话来的。此话一说。就相当于走向其他竞争对手宣战了大不了大家狠狠打一场消耗战,我素波有这个心理准备。

这个其他竞争对手,可不仅仅针对了凤凰,还针对了其他省市,所以说,这话算说的很不成熟,而且境界非常低下不得不承认,有些人穿上龙袍也扮不了皇帝。

但是,赵喜才不这么认为,他有自己的理由,不管是初次插手招商办具体事务丢不起人也好,不管是看陈太忠不顺眼想要发一下飓顺便迁怒别人也罢,总之,既然是赵家人出面办事了,就绝对不能容忍普通意义上的失败。

,烛章卓故

法国人当然乐于见到赵喜才这样的表态,于是,因为上午的事件而产生的一些怨气。也消失了七七八八,不就是个意外吗?

不过趁火打劫这种事,是个人就会干,上午第二制药厂既然出现了那么一档子事儿。拿来做文章是再好不过的了,于是。接下来细节上的谈判,法国人咄咄逼人,不让分毫。

这是好事!虽然赵喜才并不特别熟悉招商引资的工作,也能做出这样的判断,人家肯谈,愿意细谈,那就是有合作的诚意。

他都明白。招商办一干人就更明白了,撇开会议桌前的几位领导不提,就算坐在沙发上的普通工作人员,基本上都明白这个理儿为了表明对法国人的重视程度,招商办的工作人员基本上全来了,谁要上午出了那么大的事情呢?

会谈在友好而不失激烈的气氛中进行着,有人觉得有点热,走过去拧一拧中央空调的旋锃,又探手到风口去试一试,咦?怎么没凉风进来呢?

这位想离开会场去看一看,却又没这胆子杨主任可是个肚里做文章的主儿,贸然离开不要紧,可要是被领导记恨住了,那

他琢磨一下又坐回去了,不过他这番异样,被别人看在了眼里,于是又有人去拨弄那空调旋扭,不多时,这消息终于被做成纸条,传到了杨聪的手里。

杨聪还没来的及展开纸条呢,只听得嗵地一声大响。门被人推开了,一个女声尖叫着,“起火了,起火了,,大家快跑啊”。

伴随尖叫涌入的,是刺鼻的气味和若有若无的烟气,这下,所有人都坐不住了,法国人根本不需要翻泽,就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儿,站起来就往门外跑。

这个时候,大家都是比较信赖楼梯的,电梯这东西太不靠谱了,事实证明大家想得也没错,整个。大厦的电都停了,掉闸了。

关键时刻,就看出到底是谁的身体素质最好了,赵喜才市长居然跑在第一个,第二个是法国人爱德华可以确信的是。执行董事的身体素质是没什么水份的,因为他居然甩了执行副总裁好大一截距离,不像梁秘书只敢死死地跟在赵市长身后而不敢超越。

跑到楼下之后,大家才开始打问发生了什么事,而此刻的灰色林肯车里,五个人正谈得热火朝天。

杨晓阳认为。经过上午一事,法国人十有**对素波有了极糟糕的印象,而吉科长不这么认为,他认为商人重利,不管怎么说,上午只是一个意外事件,“灯掉了算什么,还有遇上飞机失事的呢,大家就不做买卖了?凯瑟琳,你说我说得对不对?”

“我想,”凯瑟琳沉吟一下,正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呢,猛地眼睛一亮,放下车窗。指着外面笑一声,“我想没人喜欢一个接着一个的意外吧?”

楼上的黑烟已经开始冒出窗户,虽然天色大亮看不出是否有火苗蹿出,但是毫无疑问,这火不会很小了。

她的话音未落。楼道里就冲出了一群又一群的江”多半都是办公室男女,大夏天里还扎着领口系着领带,不过眼下是非常尴尬了。

市政府对面起火。消防车来得是相当快的,几乎在五分钟之内两辆消防车就一前一后赶到了现场,消防队员们动作娴熟得有若在做技战术演练,若是不明白的人路过,没准会以为这火是故意放的呢。

起火原因什么的暂时不明,需要等待调查,但是火着起来一段时间才有人发现,这个问题就不得不追究一下了,还有就是,楼里的消防喷头怎么没起作用?

报警的女人是招商办的接待人员,据她说,当时她正在接一个客户的咨询电话,根本没注意到此事,直到闻到了烟味儿,才发现已经停电了。

其时,其他人员都在会议室坐着,她又等了一等才走出房门,却发现文印室里冒出了白色的浓烟,当然,指望一个女孩子去拉消防栓是不现实的,她只能冲进会场了。

“对啊,当时怎么就没人用灭火器呢?”赵喜才哼一声,打断了她结结巴巴的发言。“消防工作,不是要做到三懂三会的吗?杨聪你们搞过消防演练吗?”

杨主任的脸是要多白有多白了,只有左下颌处白里透红一那是从楼梯上往下跑的时候蹭到了墙上,他犹豫一下才点点头,“消防考试,,是考过的。”

是开卷考吧?赵喜才恨不得一脚踹过去,不过这个当口他也没心思计较这个”而是转头冲安多瓦笑一下,只是那笑容实在有点难看,“非常抱歉,安多瓦先生,希望这个意外,不会影响贵我双方的真诚合

“意外,天哪,又是意外”爱德华再也憋不住了,他刚才没命地跑了楼来,差点没累瘫了,听了翻泽之后,他站在不远处嚷嚷了起来,“今天的意外,真的是太多了!”

“爱德华先生。我们会找出相关责任人来的”赵喜才脸上的笑容一敛,声音也变的铿锵有力了起来,“法国朋友们受到了惊吓,我会给你们一个交待的。”

“惊吓吗?”爱德华撇一撇嘴,抬手去摸头上那一块小纱布,却发现触手有些粘腻。拿下来手指看看,冷冷地哼了一声刚才跑得太快,伤口又渗出血了!

这个”,有点不好意思啊,陈太忠在不远处微笑着看着这里,心里却又有点歉疚,哥们儿我也不知道老爱你能跑这么快不是?

这次纵火,又是他干的,不过是将电线短路了,烧了一阵烟感器有了反应,喷了水下来,他索性把楼道的闸一拉,又一拉总闹,就变成眼下这个样子了。

这个创意,他是借鉴了科委过年的那一把火,若不是别人有这样那样的想法,那把火就足以把文海烧下来了,后来工地上的安全事故,足以再折腾一个正职下来。

所以说安全事故这东西,真的是一件大杀器,一旦遇到这种事,没人计较也就算了,真要有人想计较,别人想保都不好保。

陈太忠早就看杨聪不顺眼了,心说哥们儿要是再弄个跟第二制药厂一般的意外,那都对不起你对我的关照,行了,就是安全事故吧。

至于杨主任的下场,那就不是他要关心的了,若是说一个安全事故还整不到那厮的话,再加上失去罗纳普朗克的投资,总该有人为此负责

吧?

陈太忠相信。就算法国人不选择凤凰,也不可能再选择引:。仅仅是卜午个意外。那也罢了,毕竟是煮邀川火灾,性质就严重得多了。

招商办可是政府部门,法国人未必能搞得清楚什么叫“事业编制”但是做为一个城市的对外窗口,管理是如此松懈的话,那这个政府的执政能力,就不得不令人怀疑了。

倒是安多瓦好城府,居然还有心情笑得出来,“赵市长,生活中总是充满了这样那样的意外。没有这样的意外,人类也就失去了前进的动力,您说是不是?”

这话,赵喜才爱听,虽然他也知道,这个项目十有**是大势已去了,但是中国人不是讲究个“打人不打脸”吗?赵市长眼下在现场,这一关他得挺过去不是?

说不得,他笑着点点头,“看来这儿一时半会儿是腾不出地方了,安多瓦先生,我的办公室离这儿并不远,请诸位去我那儿歇歇脚吧?”

携”爱德华轻哼一声,转身走向陈太忠,“陈,我想我需要重新包扎一下了,你能载我去一趟医院吗?”

“好吧”陈太忠笑着点点头,转身走向林肯车。吉倒是机灵,随手将钥匙丢了过去,“陈主任,我俩去凯斯炮尔上等着了。”

上了车之后,爱德华坐在副驾驶上,也不管后面坐着的两位美女,悻悻地嘀咕一句。“安多瓦居然还有兴趣跟素波人装样子”

这一句话,就泄露了太多的天机出来,不过陈太忠到是很能理解他的心情,于是笑着点点头,“不这样做的话,他没办法从凤凰得到更多,难道不是吗?”

“凤凰也未必是我们唯一的选择”爱德华听得就笑了起来,这家伙长得原本就猥琐无比,加上他挤眉弄眼的笑容,看起来甚至有点恶心了。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陈太忠反倒看此人有点顺眼了,心说我原本以为这家伙是最难打发的,不成想老爱居然也有如此可爱的一面。

倒是那个安多瓦。虽然埃布尔说其是可以信任的。不过眼下看来,那家伙还真有点执行副总裁的操守,到了这个地步还不忘记装样子。

事实上,这也是两人身份的不同造成的,安多瓦的身份几近于职业经理人,而爱德华是董事会成员,在罗纳普朗克掌握着股份的,所以,老安做事要谨慎。而老爱却是不怕表现出一些自己的观点。

陈太忠在路边随便找了一家医院,给爱德华换药,虽然他并没有强调什么,不过别人一看这一中三洋的组合,还是表示出了该有的郑重只看那美的冒泡的两个白种女人,谁也想得到这群人绝对不是一般人。

等包扎完之后。爱德华也没去市政府,而是直接去了天南宾馆,不多时,安多瓦等人也回来了,杨聪虽然跟看来了,可是更像是送人来的,呆了没一会儿就走了。

等晚上的宴会,征兆就越发地明显了,杨主任居然没有出席,虽然有人对法国人解释。说杨主任是在配合相关部门调查失火的真相,可是毫无疑问,素波市自己基本已经打算放弃这个项目了。

在场的,除了招商办的另一个副主任作陪,打头的居然是市政府秘书长,跟昨天两个市长同时在场,降了不止一两个档次一现在大家想保持的,也不过是表面上的融洽罢了。

事实上,杨聪此时正在挨蒋君蓉的痛斥,他知道自己这一关难过了,来找老主任帮忙说情,蒋主任已经从别人处听说了此事,根本不想见他,实在是这家伙在电话里都哭出声了,“老主任。我真的冤枉亦”

“你自己做的事情,自己负责吧”蒋君蓉心不在焉地把玩着一只签字笔,冷冷的看着面前的男人,“我把招商办交给你的时候,你是怎么答应我的?”

“可是今天这两件事情,真的都是意外啊”杨聪越发地觉得自己委屈了,“连草市长都受了重伤,您总不能认为我有胆子策利这种事情吧?”

票华兵的伤势。未必有你想的那么重,蒋君蓉心里冷笑,那家伙是见势头不妙躲起来了,你以为谁都跟你一样傻,愿意跟陈太忠扛膀子吗?“说句马后炮的话,你当初就不该打这个单子的主意,现在你拿不下这个单子,未必就是坏事。”

“您是说”杨聪的眼睛瞪得老大,倒吸一口凉气。他总还有点小聪明,自然听得出这话里的因果。

“我都不想招惹他,你明白吗?”蒋君蓉淡淡地发话了,以她的骄傲,原本是说不出这样的话的,但是这种情形下她如此说。小杨也未必会认为是实多半还是会以为她在婉拒他要求。

于是,接下来她的话,就顺理成章地变得无情了起来,“换个岗位吧,未般是坏事,

正说着话,蒋主任的手机响了,她接起来听了两句之后,放下电话叹口气,“陈太忠已经离开了天南宾馆,放弃了纠缠,你看看他对大局的把握,,你还不明白自己错在哪儿吗?”

我错在以为您会支持我!杨聪面色铁青沉默不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