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99 上门1800将军

1799上门1800将军

素波招商办这场火,不但烧掉了某些人的侥幸心理。更是在赵喜才脸上狠狠地来了一记耳光,杨聪的结果,那也就没有必要再赘述了。

不过,始作俑者对素波的人事变动一点兴趣都没有,他现在的兴趣全放在了罗纳普朗克公司的身上,这年头打铁要趁热。

遗憾的是,这次是某个立了功的家伙出来搞事了,或者说某两个吧

凯瑟琳和伊丽莎白挺贪恋跟他在一起的感觉,一时又不想回北京

但是显然,她们不可能跟陈太忠回凤凰,那里实在太不方便了,于是普林斯公司美艳的女老板提议,“要不咱们在素波多呆两天,陪罗纳普朗克的人好好的玩一玩?”

这个,建议实在有点”喧宾夺主,甚至用欺人太甚来形容都不为过,见过打脸的。没见过这样打脸的。

不过,陈太忠考虑一下,认为这样能表示出两个地级市的政府之间的竞争斗不是那么激烈,想了想之后,居然就向安多瓦一行人提出了这样的要求一老安啊老安,你想给凤凰市施压,这原则把握得不错,可是我和小吉等凤凰市的政府官员,纷纷表示没有压力!

考察和游玩,本来就不是很能分得清楚,克劳迪娅率先表示赞成,爱德华紧跟其后他想和凯瑟琳多套一点近乎,回了北京可就没这么方便了。

而且,还有一个理由促使执行董事这么做,那就是眼下虽然是盛夏了伤口长得快,但是拆线怎么也得等六七天由于缝针时的手法不同,一般来说,谁缝的针最好是谁来拆,去北京拆不是不行,但是”何必呢?

安多瓦虽然是领头的,但是总扛不过这二位加起来的压力,说不得考察团就在素波又呆了两天游山玩水,更妙的是,素波招商办对这种行为,就只做不见了,颇有一点“兵败如山到”的味道。

于是,这一行人回凤凰,就是三天以后的事情了,将这一帮人安排在凤凰宾馆,陈太忠才说回科委看一看,猛地想起科委已经姓许不姓陈了,禁不住有点淡淡的感慨:铁打的官场流水的领导。任你不尽的风流,终是要被雨打风吹去的。

他正小资呢。手边电话响起,接起来一听,是吴言的声音,还是公事公办的那种语气。“陈主任回来了?请你在半小时之内,来一趟招商

这都是谁打的小报告啊?陈太忠心里苦笑,不过下一刻,他就反应过来了,“你,,分管上招商办了?”

“要叫吴市长”吴言在那边轻笑一声,下一刻,她的声音就变得粘腻了起来,显然。她的身边并没有外人,刚才公事公办的腔调,不过是防着他这一边有人罢了,“以后每次出差回来,都得最先向我汇报,明白不?”

“这是皮又痒了吧?”陈太忠冷哼一声,接着笑了起来,“好了,不跟你折腾了,中午要陪法国客人吃饭呢,你来不来?”

“你先邀请一下尧东书记吧”吴言的声音恢复了常态,“罗纳普朗克在素波的遭遇。尧东书记已经知道了,他说一定要向法国客人展示出天南好的一面来。”

咦?章尧东什么时候也这么关注起这件事了?挂了电话之后,陈太忠沉吟一下,心说章书记这是有意向素波叫板啊。

那就联系一下章尧东吧,他抬手网要拨号,猛地感觉哪里有什么不对,仔细琢磨一下。就回过味儿来了哥们儿这电话一打,万一章书记后脚跟过来。那置段市长于何地啊?

党委的是党委的。政府的是政府的!陈太忠哪边都不想得罪,但是这样做的结果估计是两边都会得罪,所以还是按规矩来吧,别人爱怎么想怎么想好了。

想明白这一点。他拨个电话给段卫华,“卫华市长,我已经把罗纳普朗克的客人请来了。下一步的工作,我想向您请示一下,不知道您什么时候方便?”

“呵呵”段卫华在电话那边就笑,很开心的那种,“是想抓我的壮丁吧?小陈你什么时候也会拐弯抹角地说话了?”

“我哪儿有那么大的胆子?”陈太忠听得干笑一声,段市长这么说话是给他面子,他要是敢应,那就是给脸不要了,“这不是怕您中午忙吗?”

“现在十点四十十一点十分你过来吧”段卫华沉吟一下,做出了决定,“然后我跟你过去,时间也来得及。”

老段干政府工作。确实可惜了,挂了电话之后,陈太忠做出了如下的评价,以前他不太懂这些门道,现在可是能体会出一点段市长在人情世故方面的功力了。

堂堂的一市之长跟一个小副处能不见外地开玩笑。说“抓壮丁”什么的,这是能放的下身段,随后又能暗示一下”你得过来请我”这就又强调了身份上的差距,却偏偏说得还相当婉转,要不说老段政工干部出身,合适搞这人际关系呢?

遗憾的是,他这么想有点不对,等他十一点,去了段卫华办公室外等着,五分钟后段市长回来,见到他之后点点头,“先进来坐一下。”

敢情,段市长还有话问他呢,先了解了两句罗纳普朗克的情况,接下来话题一转,“太忠,听说你会十几门外语?”

“嗯?”陈太忠听得登时就一愣,想起自己曾经在某些记者面前吹牛来的,禁不住笑一笑。“不会吧,这话都传到您这儿了?”

“报纸上都登了”段卫华不动声色地答他,随即又很随意地笑一下,“原本我还以为你未必能胜任驻欧办主任这个角色,现在看来,是我犯了主观主义错误,”

“其实,有些语种还没有机会实践呢”陈太忠淡淡地笑一下,看赧然的样子。心里却是盘算开了:敢情。老段在驻欧办这件事上,还表示出过异议?

表示出过异议并不算什么,他也没把这个听起来很不靠谱的机构放在心上过,所以对段市长近乎于解释的自我批评,陈家人就当没听到

他当没听到,段卫华心里却是敞亮了小陈听利“驻欧办”三个。字没反应,敢情传言不假,这机构还真是为他量身订造的,早知道是如此,我也没必要在经费和级刷上斤斤计较的,搞得现在倒有一点枉做人的嫌疑了。

不过不管怎么说。现在这话就算说开了,他相信对方听得明白自己的意思,有些事情点到为止即可,过分纠缠就失了身份落了下乘。

刚才凤凰宾馆传来法国客人到了的消息,段卫华只当这家伙一定要先请章尧东前去了,倒也没多想什么谁要最近一段时间章尧东跟人家走得近呢?

不成想小陈居然肯打电话过来,说是要汇报工作,实则是想请自己出席欢迎宴。段市长心里一高兴,就开起了玩笑。

看素波接待法国人的人选,就知道此事多半是要由政府来操持的,最多若是谈得好的话。最后由市委书记伍海滨欢送一下,这就是全部了。

可是章尧东在素波是强势惯了的,由于许绍辉位置的上升,章书记越发地强势了,所以。他要迎接罗纳普朗克的人,段卫华一点脾气都没有最多不过是走的时候,段市长送人。

在时下的凤凰。这是一个很再常的现象,但是这不代表段市长能坦然地接受,主政一方者,谁不想发出自己的声音?谁又愿意处处受人掣肘?

总之,既然是陈太忠邀请了,段卫华就一定要去的,而且还要他上门来请自己一章尧东你看好了,是小陈上门请我的,他认为应该是我这个政府一把手出面。

有了这个上门。哪怕是章尧东听说法国人来了,想要不清自到,那也要掂量一下合适不合党政一把手齐齐出面,那可就有失体统了。

两人在房间里谈了差不多十分钟,就出发前往凤凰宾馆,在陈太忠看来,仅仅是表现出上下级级别的上门一事,很快就传到了章尧东的耳中市政府大院里。没有绝对的秘密。

“这个小陈”章书记心里可是有点恼了,心说我为了再破格提拔你一下,绞尽脑汁想出个驻欧办来,你倒是好,这点面子都不给我?

对这件事情,章尧东比段卫华要敏感得多,官场无小事,很多风向的微妙转化。都是通过小事来体现的。

在别人看来,或者这是陈太忠认为党政班子该各司其职,但是章书记绝时不这么看:我对你一直支持,甚至可以说是纵容,就算一开始段卫华对你有提拔之恩。可是后来破格提拔你的是谁?

更有甚者。化工厂的点子是我给你出的,而且还专门告诉过你,说是市里对罗纳普朗克的投资很重视,你总不会傻到认为我嘴里的市里是市政府吧?

小家伙,这次你做得有点过了,章书记沉吟了起来,该适当地敲打一下这家伙了。不过。想到那厮的超强运道,他又觉得有点头大,

,蹦章将军

中午的欢迎宴,举办得挺成功,酒桌上段卫华表现得相当得体,在对远来的贵客表示了热忱之后,市长大人对自己的下属也不亏赞美之词,到得后面。他大多时候都要陈太忠来表态专业的。就由专业人士来做。

这一层意思,罗纳普朗克的人很快就收到了,万事就怕个比较,他们去过天涯,去过素波,自然知道段市长此举,才算是知人善任的领导风范。

时下的官场等级森严。别说大市长了,就算分管市长,也不可能将自己的下属夸个没完。有那么一句两句意思一下就绝对够了一更多的时候,他们考虑的是怎样维持自身的尊严。

所以说段卫华的表现就算得上是异数了,法国人并不知道这是段市长投桃报李之意一更有借此封住章尧东嘴巴之心,一时就纷纷乱猜了起来:凯瑟琳说得没错。陈主任潜在的能量,真的很大,大到市长都不能无视其的存在。

中午的酒席,照例是不会时间很长的,法国人也赶了一上午的车,想早一点休息了。陈太忠眼见没什么事了,才说要穿墙去三十九号,却是又接到了吴市长的电话,“陈主任,请来一趟招商办,我在我的办公室等你。”

吴言在招商办的办公室,并不是秦连成那一间一秦主任的大办公室在计委的楼层小办公室又有点简陋,她新收拾出来一套房间做自己的办公室。

反正招商办别的不多。就是房子多、钱多,秦连成在的时候是这样,秦主任走了来的又是吴言,可以珊冗:在未来相当长的段时间内,招商办怀是会这

陈太忠赶到的时候,正是中午一点二十,招商办所在的楼层静悄悄的,大夏天的又是中午,就算有人留在单位也是贪图这里的空调凉爽,早该速入梦乡了。

敲开吴言的办公室,办公室里也只有吴市长和钟秘书,两人正斜靠在沙发上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什么。

见他进来,钟韵秋起身去冲茶,白同学却是扬一扬下巴示真他,“把门反锁了。”

“不是这样吧?这儿可是办公区”陈太忠很吃惊地笑了,不过那笑容怎么看怎么有点欠揍,当然,说归说,他锁门的速度是一点都不慢。

“跟你说正经的呢”吴言皱一皱肩,快速出声了,她可不想让这个**棍搅了自己的思路,“中午为什么叫段卫华?我不是让你给尧东书记打电话了吗?”

“可是段卫华才是市长吧?”陈太忠一听是这样的话题,就泄了一半的气,笑眯眯地探手去揽她的肩头,“娘子,为夫在素波为你守身如玉,憋的太久了,咱们歇息了吧?”

“你少胡批,当我不知道你连美国总统的女儿都泡上了?”吴市长狠狠地瞪他一眼,“跟你说正经的呢,你知道段卫华都背着你干了些什么吗?”

“我才没泡美国总统的女儿”陈太忠翻一翻眼皮,坚决地否认,事实上他说的也没错,哥们儿泡的是美国总统的侄女还是私生的那种,不过他知道有些事是经不起仔细追究的。说不得顺势转向,“段卫华做了些什么?”

段卫华也没做什么,只不过做为编制委员会的组长,他对设立这个。机构颇有微词一没办法,这个机构的名称和性质实在太过逆天了,而他做为组长。多少要适当表示一下吧?

尤其是。当吴言知道自己要分管格商办之后,就提出这个驻欧办经费要多一点,自主权要大一点,灵活性耍强一点一事实上,这只不过是她和小陈在床头商议好的。

吴市长将三点一露,段卫华就越发地不满意了,你说这么个临编也好意思如此狮子大张口?于是,讨论来讨论去。最后形成一个折中性的方案:先试上一年,若是没什么明显效果的话。该裁撤就裁撤,该压缩的就压缩。

其实,段市长也基本能确定,这个位置章尧东属意陈太忠,心说以那家伙搞钱的手段还会愁经费?以那家伙的行事,还会怕自主权不大灵活性不强?

说穿了。就是老段有点不满意,这种事情陈你也不知道跟我汇报一下。但是他也没铁下心来阻止,他甚至有点期待小陈下一步的表现

不管陈太忠的对手还是朋友,都不得不承认。这家伙是个善于创造奇迹的主儿。

陈太忠听白市长讲究,心里才明白,上午段市长为什么会那么好说话,又是开玩笑又是解释的,不禁心里又好气又好笑,我只是就事论事,偏是你们这些领导想法多。

“算了,不理他,各司其职嘛”他悻悻地叹口气,“为什么一定要确定一个阵营出来,才能认真开展工作呢?这就是未做事先做人?”

“我估计章书记不会很高兴”吴言见他这副模样,也皱一皱那双不输于男人的浓眉,旋即又展颜一笑,“未必每个人都要加入阵营,不过以你的能力,不选择一个阵营,还真有点让大家不放心。”

“其实我已经加入阵营了”陈太忠笑着一揽她的肩头,这次,美艳的女市长顺势倒在了他身上,“呵呵,加入的是老章的阵营,他对我用了美人计,我无力自拔,”

“是吗?好像段市长还有干女儿吧”白市长的声音,再次变得粘腻了起来,鼻息也微微地加重了,“别在这里,这儿是办公室小心有人来

“办公室才刺激”陈太忠将她放倒在沙发上,手在她的灰色筒裙侧面一拉,裙子就开了,下一刻,裙子掉落在地。

“小坏蛋,越来越会脱人衣服了啊”吴言轻声地一笑,不成想那小坏蛋将她的身子一扳,示意她扶着沙发扶手。禁不住有点着急,“别这样吧,”

“快走吧,“吴言勉力直起身子,一看表已经两点半了,慌得直起身子。一边手忙脚乱地收拾,一边去推他,“被人看见就完了。

“我来汇报工作的”陈太忠才不怕,怜起裤子去小套间转一围,不多时有哗哗的水声传出,还有男人的感慨,“咦,这里怎么没有淋浴器?”

“还没有装,下午装吧”吴言懒洋洋地答他,一番静默之后,三个男女又变得衣冠楚楚了,钟秘书走到门前,悄悄将反锁的房门拧开。

“这里很刺激啊”见到美艳的女市长坐回了大班台后面的办公椅,正在努力调整情绪,陈太忠笑吟吟地出声调戏她,“要不以后,每天中午都,”在这儿?”

“我要午休的!”吴言白他一眼,她可不知道这是家人的试探,“记住。下不为例。”

“明明你刚才挺兴奋的嘛家人皱着眉头轻声嘀咕,一副小孩被人抢了棒棒糖的委屈模样。

“你耍学会克制自己的”吴市长的声音逐渐地冷静了下来。她一面对着桌上的小镜子装训用小己,一面淡淡的吩咐,“好了,说一下吧。你觉得谁里利训商办的日常工作比较合适

吴言的担心。并不是没有理由的,第二天下午,陈太忠正在陪着罗纳普朗克公司的人聊天,钟韵秋将电话打了过来,“太忠,可能驻欧办的主任,有一点小意外,省外事办有个助理调研员对这个位子也挺感兴趣。”

省政府的对这个位子感兴趣?陈太忠实在有点不理解,当然,省政府的人能知道凤凰市的消息,并且还能把意向表达过来,这本身就意味着什么,不过,这个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其实他本人对驻欧办实在没什么兴趣。

嗯,随便他们吧”他笑着回答,“对了,晚上吴市长能不能来见一见法国客人?”

严格来说,凤凰市分管招商引资工作的是常务副市长曾学德,但是吴言既然分管了招商办,也就有资格出席了,事实上,市委副书记姜勇也能管到部分招商引资工作,所以说职能重叠这种现象,真的是太常见

吴言晚上如期到来,见到如此美艳年轻的女市长,连法国人都颇有一点惊奇,尤其是吴市长美则美矣,说话做事却是干练沉稳,等闲不芶言笑,对尊贵的法国投资商也是如此,实在看不到多少属于女性的妩媚。

不过,人有百种。有什么样的人,就有相对喜欢这风格的人。安多瓦就相当欣赏吴市长,当他出言邀请,希望吴言在合适的时间去罗纳普朗克总部看看的时候,连克劳迪娅都略略吃惊地看了他一眼,显然,这种事情发生在执行副总裁身上,是比较少见的。

“能接受到安多瓦先生的邀请,我非常荣幸”吴言不动声色地点点头。只是从她脸上看不到半点“荣幸”的表情,有的只是沉稳和庄重,“不过很遗憾。目前我抽不出身,希望能在稍后的时间里,去欧州走一走。”

“我会在法国等着您的”安多瓦微笑着点点头。举起了酒杯,风度之佳,真的是一时无两,“为了将来的重逢,干杯!”

“干杯”吴言也举起了卑杯,难得地笑了一下,“也许,重逢未必会在法国,说不定不久之后您还会来凤凰,不是吗?”

她这话,自然说的是希望罗纳普朗克的投资能落地在凤凰,那么,执行副总裁下次来,也就是跟凤凰敲定此事,安多瓦矜持地笑一笑,轻啜一口手中的红酒,却是没有回答。

陈太忠看到这一幕”里禁不住有点恼怒,吴言为了拉投资,冲这个法国傻公鸡笑了。可这厮居然没有什么反应一这埃布尔介绍的都是什么鸟人嘛,就这还算是自己人?

不平衡的,不仅仅是他,连吉科长心里都有点泛酸,酒宴结束之后,他悄悄地跟自家领导嘀咕,“这个安多瓦,不是想要吴市长去法国,投资才肯落在咱凤凰吧?”

“去法国就去法国呗,那有什么?”某主任大义凛然地回答,“要是罗纳普朗克肯出钱的话,咱俩也可以跟着去开开眼嘛。”

说归说,陈太忠心里还真有点不是滋味,尤其是他在驱车赶往阳先,小区的路上,又接到了钟韵秋的电话,“太忠,那个安多瓦,你不是说做通他的工作了吗?”

“大概,这个”估计是吴市长的魅力不可抵挡吧”年轻的副主任干笑一声,“反正他要敢瞎琢磨,我有办法对付他”嗯,把这话告诉你领导。”

“领导在洗澡。”钟韵秋轻笑一声,“对了,她让我转告你,到时候她去不去法国。就由你的驻欧办负责沟通协调了啊,”

“驻欧办,沟通协调?”挂了电话之后,陈太忠苦笑一声,“我的驻欧办?”

事实上,他非常清楚,这是小白在将自己的军呢,她很清楚他对那个位置没兴趣。但是吴言却相当看重他的这一步,踏上这个位子,那么就是正处到手了。

白市长是个权力非常强的女人,但是同时,她时他的期望也非常高,现在,她已经是扎扎实实的副市长了,而他还在副处晃悠,这是她无法忍受所以,她要想方设法不择手段地逼他上进。

有这样的官场伴侣,也不知道是福是祸,陈太忠悻悻地撇一撇嘴,不过显然,驻欧办那个位子,他要认真一点对待了一否则的话不说别的,起码小白多少是要伤心的。

次日下午,罗纳普朗克的人终于离开了凤凰,送别宴会肯定少不了章书记在场,法国人到是没做出什么决定来,不过,话里话外也都说得比较清楚了,若是选择天南的话,素波基本是不予考虑的。

原本安多瓦还想借着素波打压凤凰的,但是来凤凰转一圈之后,发现这边也是相当重视的,而且陈太忠的能量确实不那么,比较拙劣的手段,就没必要使出来了。

不拿素波做例子。拿天涯做例子也不错一起码二者不在一个省,相互沟通也不是那么方便,相较之下,拿素波做例子,未免就有点贻笑大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