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少门1804举手

1803多少门?1804举手

官场中就是这样,摘桃子被摘桃子的例子,真的是比比皆是,尤其是想标榜一下自己。将事情表现得公平公正一点,风险就会越发地大一点。

以章尧东的强势。还是在凤凰的地盘,都能被一个小小的外办主任伸手,可想而知,“公平公正”注定是要付出代价的。

不过,章刺已正郁闷呢,就听到了段市长惊讶的反问,心里登时又是一阵别扭:这次又被段老鬼算死了,真是丢人啊。

章尧东和段卫华搭班子不是一年两年了,相互之间的行事风格早就一清二楚了,老段做事从来稳重得很,一旦有异常,那绝对有说法

他原本就挺奇怪,段卫华怎么会推出寰铮这么个人来,还不遗余力地支持,你推个人出来充数很正常,但是”陈太忠也算半个段系人马了,就算你想恶心我,也没有你这么折腾的吧?

等段市长这声惊讶入耳,章书记终于算是明白了:这个姓宝的,果然还是老段拿出来的幌子,卫华市长的目的,还是要通过此人,反衬陈

忠!

道理就在那儿摆着呢,段卫华先说寞铮会四门外语,结果,阮志网这边也不算掉链子。可是陈太忠借此就翻身了一这家伙会十几门外语。

章尧东还真没注意过那些街头小报,也不知道陈太忠是不是会那么多门的外语,但是只冲段卫华这一声惊叫,他瞬间就反应过来了老段这是以退为进啊。

这一刻,他甚至都不需要去落实相关信息,就绝对能确定:陈太忠肯定会这么多门外语,而且对于这一点,老段毫无疑问是知情的。

这就是章尧东最腻歪段卫华的一点,前文说过,老段一般很少跟他硬顶,而且脾气特别好涵养特别高,大部分时候,段市长在书记会或者工作中被否了什么方案,也不会生气,而是笑嘻嘻地扬长而去,一副“正合我意”的样子。

一开始,章书记也以为段市长不过是要保持个面子。给大家一个“我段家人赢了”的架势,可是后来遇到一些事,他慢慢地回过味儿来了:段卫华不是自欺欺人,而是真的赢了。

当然,段市长不可能每次都明输暗赢,但是他每次都是这种姿态,虚虚实实间,将“假作真时真亦假”这句话演绎得淋漓尽致,而一些明眼人也渐渐地有了概念:段市长的输赢,不是表面上看起来的那么简单。

就以今天的事情为例,老段是实实在在地要挺陈太忠,可偏偏地弄出一个窦铮来。而且还夸耀寞院长会四门外语,就等着别人说小陈会十几门外语呢。

到最后,陈太忠胜出的话,段卫华又会“得意洋洋”地离开,不知道的人会以为段市长是硬撑,但是章书记却是能肯定,人家是真的得

道理很简单。衡量此事成败的关键,是在于笼络住了陈太忠没有,而段卫华不缺少跟陈太忠沟通的渠道,那么,他的用意自然能通过相关渠道传递过面对这种苦心孤诣的设计小陈也只有感激涕零的份儿了吧?

要是章尧东自以为自己压制了寰铮,扶起了陈太忠,那么,他会被某些人暗地耻笑的。正是因为如此,章书记最恨段卫华的,就是这一点跟老段作战,胜了都体会不到快感,反倒是要不住地重复琢磨:这次到底是他赢了还是我赢了?

按说。这也是细节问题,凤凰市不需要两个声音。有一个统一的声音就够了,段卫华你爱装孙子就装去,大家都知道跟着章书记走才是正确的。那就成了。

然而。章尧东不能忍受这种局面,骨子里,他是个非常骄傲的人,他认为,若是自己就这么两眼一闭,不问因果只求表象的话,日子到是能过得去,但是如此一来,别人难免会认为,他的斗争艺术和技巧,远差于段卫华。

事实上,章书记自己也承认,单论玩人情世故的话,自己恐怕未必是姓段的老狐狸的对手,但是他不想让别人怀疑自己的工作能力,从而引来一些发自内心的鄙夷一他的目光,可不止是小小的凤凰。

正是因为如此。章尧东认为从某种角度上讲,自己的强势也未尝不是被老狐狸逼出来的,所以,听到这一声讶导的发问,他心里这个别扭,可真就没办法说了。

然而,别扭归别扭,他也不得不承认,老段这一手,真的是缓解了自毛的压力,官场中,一切的斗争都是为利益服务的,两人现在目的相同,都是不想让省外事办将手插进来,那么,他也只能咬着牙关忍下这份不爽了。

小陈要是会十几门外语,搁在驻欧办我看都可惜了呢”章尧东终于发话了,眉眼间也有些微微的疑惑,“要不考校他们三个人的外语水平吧?”

“嗯,尧东书记说得对”段卫华笑眯眯地点点头,一副“我就知道是这样”的表情。这份表情看在章书记眼里,当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他恨不得站起身来冲对方脸上来一拳:你个老狐狸”换个表情会死啊?

今天这个选拔,也确实有考校候选人外语的准备,不过,在场外的只有英语、法语和俄语专家,日语都没有,就别说其他语言了。

当然,以小会议室这帮人的能量,找些语言专家来当真是再的单不过了,说不得”算长吩咐家人一“小赵,你夹跟陈垂任了解下情炮。川存他懂的都是哪些语言。尽快安排一下对口的专家。”

那小赵蹑手蹑脚地出去了,可是不多时又回来了,他网要将嘴凑到万部长耳边,裘主任笑吟吟地发话了,小同志,有什么话就说出来吧,要是找不到对口的语言专家,我能帮着想一想办法

“小同志”看一眼万部长。万部长笑着点点头,心说这种场合人家说这样的话,你要反对就太着痕迹了不是?

“各位领导,据我了解,凤凰市没有葡萄牙语和瑞典语专家”。赵咳嗽一声,沉声发话了。“还有一些乌尔都语之类的非欧洲区的语言

“瑞典语?。裘主任听得就是一愣,他对业务也比较熟悉,起码瑞典语他是知道的,心说那总共只有几百万人会的语言,,陈太忠也会?“小陈到底会几门外语?”

“他说能想起来的,能数出来的是,,二十九门小赵说这话的时候,嘴巴都有点结巴了,他翻一下自己手上的本,以便做最终的确定,“好像,还有暂时想不起来的

“多少?二十九门?”大家听了这话,齐齐地一愣,会议室登时就静了下来,所有人的脑中是一个念头:不会这么夸张吧?

然而,话又说回来。这种场合,陈太忠应该没胆子撒谎吧?平时酒桌上吹嘘一点不打紧,这会儿吹牛不是找死吗?

“我插一句嘴。”海外交流中心的刘主任发话了,他是桌上坐着的级别最低的,按规矩是没资格发言的,只是由于他省外办直属机构负责人的身份,才上得了桌子。“印地语,嗯,跟乌尔都语差别不大,最近我在学印地语,这一门我可以提一些参考意见。”

这就是人家省外办的要自己出手要考校了,大家心里都敞亮着呢,章尧东真有心问一问这印地语是哪个国家在讲印第安人的语言,它不算欧洲的语种吧?

当然,章书记是不会犯这样的错误的,他只是微微一笑,“小陈还真是善于给大家制造意外了,那个,,他都会哪些语言?”

小赵一听大老板发问。连请示万部长都不敢了,低头拿着本子念了起来,“英语、法语、德语、西班牙语、俄语、意大利语

等他念完之后。裘主任最先笑了起来,“好家伙,真厉害,这可是真正的人才,有些语言虽然差别不是很大,不过这么年轻就能掌握这么多门语言,说实话。我有点迫不及待地想试一试了”

“法语和英语就免了吧?”组织部万部长听得也笑了起来。“前两天接待法国和美国客人。听说翻泽都很佩服他的词汇量。”

陈太忠越厉害。就越证明他的支持是正确的,他当然要开心了,在省里的干部面前,小陈给凤凰市的干部争光了啊,做为组织部长,在条件许可的情况下。万部长心里肯定更愿意偏袒本地的一方。

“那就试试他的印的语吧”裘主任扫一眼在座的诸位。脸上的笑容很自然,“说实话。我是见猎心喜了”老刘,你的印的语没问题

“问题不大”刘主任话是这么说,脸上却是有点迟疑,“不过这个印地语,虽然是印欧语系的,但是主要使用人群在南亚次大陆”

印地语,不是印第安人说的?章尧东听得心里微微一惊,心说还好我没乱问”不过。在座的这些人里,像我这么想的,肯定不止一个两个,果然不愧是省外事办的,专业的就是专业的啊。

旧口举手

遗憾的是。章尧东这感慨发了不久,就发现这专业的也未必就专业,陈太忠被叫进来。和刘主任说了两句鸟语之后,刘主任明显地呈现出了不支之态。

说良心话。陈太忠的乌尔都语真的不怎么样,纸上得来终觉浅嘛,也就是发音尚算标准。词汇量惊人,语法就非常普通了一他背的是字典,不是文章也不是教材!

可是这所谓的不怎么样,也是看跟谁比,跟刘主任相比。他就强得太多了,刘主任学这一门语言,纯粹是爱好。

海外交流中心名字里带海外,其实服务的对象,大多还是港澳台的华人,这些人里,信奉佛教的人不少,而印度和尼泊尔这些,是佛教起源的地方。

只说这个理由。就足以让刘主任对印地语产生兴趣了,更何况这印地语跟古梵文也有传承关系而古梵文又跟很多佛经有关,所以他就学了。

然而,学是学了,但是他的水平差到离谱,也就是初入门的阶段,刚才他那么说,不过是想暗示一下你们凤凰人不要信口吹牛啊,以为说个乌尔都语别人就听不出来?对不起了,我还真对这个略知一二。

是的,他站出来。只不过是想显示一下外事办的底蕴,而且话说得也挺含蓄这就是我个人的爱好,随便地学了一学,可以提个参考意见。

不成想裘主任直接拉他跟陈太忠打对台了,陈太忠才一进来,刘主任就用印地语发话了。“嗨小陈,听得懂我在说什么吗?”

年轻的副主任明显的愣了一下,皱着眉头思索一下,才笑嘻嘻地点头回答,用的是乌尔都语。“嗯,勉强听得懂,但是,你这口音,是不是太重了?”

”我说的是印的是乌尔都语,刘垂任眉头也狮玉心说这家伙是什么样的老师带出来的?“你明白这两个语言的区别和联系吗?”

“不明白,我是自学的”。陈太忠笑着摇一摇头,“我还打算有空的时候去巴基斯坦看一看,不过听说那里的部落势力比印度的厉害。不但排外也很守旧。不知道您怎么看这个问题?。

刘主任登时就结巴了,他说的话都很简单,结果对方活生生蹦出几个他根本没听说过的单词,怎么能不让他尴尬?“这个”你能说得慢一点吗?印地语和乌尔都语,并不完全相同。”

“那它们到底有什么区利呢。是在元音和辅音上吗?”陈太忠这话,就问得相当诚恳了。而且也很简单,不是吗?

然而,非常遗憾的是,刘主任还是听不懂,因为他不知道对方说的“元音”和“辅音”是什么东西陈太忠不是用汉语问的。

元音和辅音,一般人都是知道的,然而,拿最常见的一门外语英语来说。又有多少人知道用英语怎么说“元音”和“辅音”?

“你问的是元音和辅音吗?”刘主任终于扛不住了。开始用汉语沟通了,当然,这样的猜测。证明他的心思也算机灵。

“是”陈太忠笑着点点头,终于也不再用鸟语说话了。

“嗯。”刘主任也点点头,不再跟他说话,而是转头看一看裘主任等人,笑着发话,小陈的乌尔都语就不用问了,其他的语言,我想”找省翻泽协会的话。会比较方便一点。”

众人齐齐点头。表示这话有理,不过,就算是裘主任本人,一时半会儿也没找省翻泽协会的兴趣,道理在那儿摆着的,这家伙连巴基斯坦人讲的乌尔都语都会啊。

会是巧合吗?十有不会,陈太忠不可能知道,现场就有一个略微懂一点印地语的领导一没错,仅仅是略微懂一点。

那么,这家伙会二十九门外语,就很可能是真的了。这种因果是个。人就想得到,一时间。裘主任觉得有点无力了,凭良心说,若不是他存了私心,真的会很看好这今年轻人,也愿意全力支持此人。

其实,有了立场也并不要紧,要紧的是他已经表现出了自己的倾向,眼下再收回去就有点晚了,更重要的是,他把陈太忠的致命弱点点出来了局面发展到这一步,他想收都收不回来了。

“小陈不错”万部长笑着点点头,心里一时大喜,这才是凤凰市的人才嘛。他看一眼在座的诸位领导,“下面,是不是该了解一下阮志刚和寄铮的外语水平了?”

“随便问两句就行了,毕竟他们是负责人”章尧东微笑着点点头,刚才他被裘主任恶心坏了,眼见得陈太忠大胜刘主任,心情确实不错,而且说实话,陈太忠眼下,代表的凤凰市干部的素质,他不高兴才怪。

一边说,他一边侧头看一眼裘主任他打死都不想看那只老狐狸了,“大家认为呢?”

陈太忠从会议室出来,心里觉得有点纳闷,怎么考了我的乌尔都语之后,大家看我的表情,不止是高兴,还有些什么遗憾呢?

不会出什么问题吧?他坐进一边的房间里,这个驻欧办主任,我得拿到手,要不然不止是小白不高兴和躲不开陈省长,传出去也有点丢人啊要是那俩没参与。那倒是另一说了。

他正琢磨着是不是要开一开天眼,或者索性隐身穿墙进去偷听,房间里的电话响了起来。

这电话是凤凰宾馆的内线,这个时候打进来,肯定是找他的,而且更郁闷的是,这玩意儿没来电显示,不接起来的话,根本不知道是谁打

犹豫一下,陈太忠还是接起了电话,电话那边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是宾馆老总张智慧。张总的声音压得比较低,“太忠,情况对你不太有利啊,”

再强调公正透明的事情,大家也是有漏子可钻的,由于凤凰市党政一把手齐齐出现,那么去市委不合适去市政府也不合适,只能来凤凰宾馆。

小会议室门关的挺紧。但是领导们总还是需要有人端茶到水、收拾烟灰缸什么的吧?张总派了一个服务员进去伺候,这服务员年纪轻轻也不算太漂亮,高高大大的身材一看就是挺憨厚的那种。

可是,人就是不能貌相,这女孩走出了名的鬼机灵,听了一阵,居然能听出来陈太忠是哪一方面失分了,说不得借口上厕所,出来给老板打个电话汇报。

张智慧一听认真了。以他的见识,当然知道裘主任点出的短处有多么的致命,根本没有犹豫,抓起电话就给陈太忠报警,“你要能找上什么人说情,尽快找吧。”

“没有成家?”年轻的副主任听了这理由,真的是有点哭笑不得。最近我这是招谁惹谁了,怎么又是这种令人无语的理由?

当然,抱怨归抱怨。他也明白这理由的杀伤力到底有多大,关系到天大的责任啊他真的太清楚坐在小会议室的那帮人,对待屁股下再的位子会是怎么样的一种态度。

“找人说情?”他沉吟了起来,心说能搞定这件事的人,还真不多,谁不怕担责任啊?

“唉,我也知道。这个人不好找啊”张总在电话那头叹口气,”一一,你也别灰心,你会二十十门外语呢,有泣个理由,章咕…他阵是没问题的,不跟你说了,我挂了。”

拖一阵就拖一阵吧,下一刻。陈太忠又放松了下来,挂了电话之后,心说怪不得呢,哥们儿表现那么好,别人看我却是跟看死人差不多。

“坏了!”十秒钟之后。他猛大腿,拿起手机就翻看了起来,“完蛋完蛋,我得自救了,要不麻烦可就真大了。”

他终于反妄过来了,章书记一旦将此事拖下去,最苦恼不会是别人只会是自己,因为到那个时候,怕是不止三五个人要逼着自己成家一最少也要把关系定下来。

通讯本上翻看半天,他终于将目光停留在了“黄汉祥”三个字上,老黄啊老黄,我真是不想麻烦你的,不过没办法,不麻烦你的话,我自己可就麻烦了。

遗憾的是,黄汉祥的手机,死活是没人接”

小会议室里,阮志网和窦铮的外语考校很快也通过了一正是章书记说的那句话,你们去那儿是做领导的,精通外语固然好,不精的话,马马虎虎能交流一下,也就够资格了。

不过说良心话,阮志网的外语比窦院长要差一点,毕竟学院派就是学院派,这一点是母庸置疑的,所以,段市长继续支持窦院长窦的语言能力要强一些。”

“小阮的应变能力要强一点”裘主任继续支持自己的部下,“在处理政府事务上,他有比较丰富的经验。”

“但是,簧院长的管理能力也很强,他管理着一个分院呢。”段卫华笑眯眯地回答,也不着恼,“所以,我觉得大家还是要慎重考虑。”

按说,以段甫长主政一市的身份和地位,不至于这么唇枪舌剑地跟裘主任干仗,不过,眼下已经到了紧要的时候了,当然是要据理力争的。

更重要的是,别人支持的都是陈太忠小陈虽然在外语上实力超群,可是那短板太致命了。谁也不好出头力挺。

直到段市长说出“慎重考虑”四个字,万部长才笑着接口。“卫华市长的建议很有道理,毕竟是一个派驻外国的机构,我个人觉得,再慎重都是没错的”从长计较比较好一点。”

“慎重点,没错”宣教部长也点点头,不过显然,这种场合里,他没有多说话的资格。

“那是,慎重点没错。”裘主任听得笑了,也跟着点点头。他已经预料到这种可能了,小阮能占优势,凤凰这边必然要使出拖字诀。

不过,他也有自己的算盘。说不得侧头看一眼章尧东,笑着发话了,“尧东书记,您看,时间也不早了,我也有点饿了,吃完饭休息一会儿,咱们继续讨论?难的大家都在,下一次人未必就能这么齐

敢情,他玩的是偷梁换柱的概念,你们要说慎重?成啊,咱们下午接着讨论。什么叫慎重的态度?这就叫慎重的态度!

“嗯,也好”章尧东沉吟一下,微微点一下头,他心里明白,裘主任这是要拿出最后一招家中午都联系许绍辉吧,该不该拖能不能拖,谁上谁下,就看许书记的意思了。

点点头之后,章书记终于有心情看段卫华一眼了,而且居然微微笑了一笑,“卫华市长,你的意思呢?”

老狐狸你不是会算计吗?继续折腾呗。

段卫华还没来得及开口。裘主任的秘书拿着手机走了过来,低声嘀咕一句,“裘主任,您的电话。”

“嗯?”裘主任很意外地看他一眼,心说这是什么要紧人物,居然值得你过来向我报信儿?说不得拿过手机,不动声色地看一眼。手机屏幕上四个大字一“绍辉书记。!

“哈,不好意思,我接个电话”他站起身笑着冲大家点点头,三步并作两步一溜烟儿地跑出去了。留下满屋子的人面面相觑。

在座的都是明白人,不用多说,只冲裘主任当着大家能这么失态,就知道来电话的绝对是个头挺大的领导。

也不知道是谁,会是许绍辉吗?所有人的心里,都存了一个大大的问号,只有段市长面带微笑,端起茶杯轻啜了起来。

不多时,裘主任回来了,脚步有点沉重,神情也有点恍惚,他坐下之后。怔仲了一阵,才冲章尧东笑一笑,这次,他的笑容就有点勉强了,“尧东书记,刚才咱们说到哪儿了?”

“我的意思是”灿乞饭吧?。章尧东微笑着回答。

“算了,还是把这个事情敲定了吧”裘主任笑着摇一摇头,“刚才接省里领导电话,可能小阮另有任用,那么,我就支持小陈了,年纪轻轻佻学会二十九门外语,,不容易啊。”

“那,大家表决一下?”章尧东不想再耽误了,果断地举起了手,“支持陈太忠同志就任驻欧办主任的,请举手。”

刷!齐刷刷地,所有人都举起了手,段市长犹豫一下也举手了一在不明真相的人眼里,是卫华丰长不能自绝于人民嘛。

不过他的脸上,依旧带着那种“我就知道是这样”的笑容,真的是太恶心章书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