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话1806定局

1805传话1806定局

出人意料的是,对于段卫华的笑容,章尧东升没有在意一因为、他有更重要的事情要琢磨。

裘主任的表毒,章书记听得清清楚楚,他才不会相信阮志网会另有任用,要真有任用,老裘的表情就有点不正常应该是如释重负才对的嘛。

再说了,就算有任用,事情也不到能发生得这么寸。这个,节骨眼上,谁信啊?

所以,他就要琢磨一下,这个,电话到底定怎么回争,走不是许绍辉打的,不是的话会是谁?是的话,开书记又说点什么?

章尧才倾向于认为,这个电话是开绍拜打的,然而,如此一来问题就又来了:许书记真的属意陈太忠的话,为什么会这么晚才暗示出来?

这付事里,是我做错了什么,还是裘主任做错了什么?帚书记被这样念头困扰着,当然不会有太多的心思去跟老狐狸计较。

然后,在走向餐厅的时候。裘主任轻户嘀咕的话,又加重了他的困惑,“尧东书记,你这麻子不叫麻子。叫坑人早说一声嘛”

什么东西向你早说一声呢?章尧乐真的憋不住,到是偏偏地,他还不能问对方,市委书记的尊产,让他不能做这么掉价的事情,说不得,他只能无言地笑一笑。一副莫测尚沫的样子你现在知道也不算晚嘛。

看来,我得给许绍辉打个,电话了,章书记拿足主意。说实话,今天虽然风云突变,可是他本来是没有给许绍辉打电话的计发,的他和许书记之间的差距,说大就大。说小就小”真要算起来,全省排名弓二的地级市的市委书记,太小家子气的话,也容易让人看低

反正你电话是打给老裘了。那就证明,就算我有失误也比老裘少,所以,这种状况不明的局面下,按道理说,章允东不动户色才是最正常的反应。

可是眼下,他是按捺不住那份好苛”心说这到底走出了什么事几了呢?居然让裘主任这么抱怨我?

好奇心会害死猫这个安律在官场元全适用,萃书记不是不明白这一点,但是他隐约感觉到。对今天这事儿袈耸作哑。或者不是一个,好的选择。

当然,这只是一种直觉,但是直宽这种品质,在官场中也是非常重要的,趋利避害是人的天性很多时候。一些潜在的厄险,并不能被人直接注意到,但是它可能带来的存告,会由潜意识做出预警指示

琢磨一下,章尧东拿定了主意,说不得找个。借口走到一边去,拨诵了许绍辉的手机”“许书记。我是草

许绍辉一接这个电话,就明白对方想网什么,说不得笑一笑”“我直不知道,小陈还撮合了一号首长和法国文化部部长的见面,尧东你也不知道吗?”

他这话问得中正平和,利是萃尧乐盯待计就米,什么?陈太忠撮合了一号和法国人见面?一时间他都想马脏话:我靠!

不过现在最要紧的,可不是骂脏话,他先得把开绍辉的怒火平息了不是?许书记问了一句。你也不知道状似疑网司式,但是这东西谁知道许书记想表达的会不会是反问句式呢?

许绍辉要是认为我知情而隐瞒不报,那就没什么意思了。章尧东心里明白,当然,这隐瞒不报并不代表是他一足耍阴开书记一把,不过,起码是有捂着通天路独占资源的嫌疑吧?

章书记不得不极其重视这个。问题一任何人都会重视。而他需要格外重视,因为他原本就是使用这种琴大梯的于段上位的,而对他那一段时间的经历,许绍辉非常清楚。

事实上,他还差一点阴了一把许书记相信开绍拜心里也会不方,存疑。

“绍辉书;已,我真的是不知情”这次,章允东汉有瞬移,而岩规规矩矩地沉吟了一下,方始做出答复,小过,我叫以眯小陈问一问具体经过。”

“呵呵,那家伙的嘴一直很紧的,什绍拜在电话那边笑了一声听起来不太以为然样子一当然。事买定杏真的如此,那就很难说了,“连纯良也不知道有这么回事。

“这个消息,真的确实吗?,章尧东听他口气不是很硬。忙不迭打蛇随棍上,当然,这么裸地置疑省妾副书记的话,买在有点过分、但是不如此,也体现不出他的不明真相来不定?

“消息来源很可靠”许绍辉淡淡地回答”所以呢。我耍裘主任不要在政治可靠性上做文章,你们还没做出结论,别人的电话就打过来了。

“那这个驻欧办主任给了小陈,怕是有点到怪,章尧东沉吟一下,试探着发话了,“完全可以给他更重的担于。

绍辉书记,有这么一条路,咱俩把陈拴在甘边,小走挺好的吗?

许绍辉当然听得懂这话。不过,他的境界肯足姿比章尧东高一些,心说拴住人有什么用?我有能力拴住他,却定汉能力改变自己的阵营,很多事情本就是知易行难。

反正,让纯良跟他保持好关系就行!说不得他关一声井这样吧。小陈锋芒太露,低调两年也是好事。

挂了电话之后。章尧东盘算一卜,心侃我定请不过你。要珍惜陈这个资源,许书记你不甩必,那是你不在意反正你也有你儿斗那屁王蔡吧发,甩刁工五数的。

拿定主意之后,他向包间走去。一路上还在默默地消化这个消息,真是不琢磨没想法!越琢磨越后怕。且井别说小陈撮合一号跟法国人贝面的消息只说今天会上的反应能第一时间传到许绍辉耳算里你不是通过许纯良传的,那就大不简单。

章书记没兴趣琢磨是谁泄密的这事,泄密很正常不泄密才不正常。他琢磨的走到底是谁把这话传到许绍辉耳朵甲,而且听起来。老许似乎还受了点压力?

其次,他才考虑的是小陈撮合法国人的事情,一时间他就直的有专,明白,为什么裘主任刚才是那副表情了,人家洋这种穿针,猛的活都玩的起一政治可靠性,那还用怀疑吗?

走进包间之后,他还在琢磨这个问题,所以脸的表情有此阴沉,不过裘主任一看见他这副模样。就笑了,“祟,东书驴纹臭又满到什么难题了来,先坐下吃饭吧?。

“难题乍是没有”章尧东微笑着摇一下头,心里杜绝了向此人打探消息的想法,他不想跟裘主任有太多私下接触关系羔吾越击越近的。

小陈这资源,我能跟许绍辉分享,但是老隶你就一泌凉快尖吧。其实这年头的事情,总是这么寸,有资格分享资源的,羔卑有这样那样的顾忌,没资格的,只有流口水的份儿

章书记大喇利地坐进上前席“就是报着怎么多灌粪菲任两杯你好不容易来一趟凤凰,这么支持凤凰的工作,不让你睡善回秀波那就是我们工作的失败大家说是不是这个理?”

“芝啊,尧东书记说得太对了。”班长都带头了,别人自然要跟着起哄了。不过裘主任也是心思机敏之从章粪,东的话甲,隐隐听出了一丝距离感表现在表面上的热情,往往某更深层次上的疏迄之意。

但是,他也是个,拿得起放得下的人物,心说我不就悬有点报捧自己人吗?这也是你凤凰自己做事不周错了,我改还不成吗“不过说实话,我对小陈还是不太放心。他太年轻了”

嗯?众人听得齐齐一愣,心说你这坦搞什么飞机嘛,辛意一会儿一变。颠三倒四的,好歹注意一下影响成不?老大不小的人啦,你代表着省政府呢

“但是小陈的优弄,大家也是有目共睹”合着隶幸任甚禅话大喘气。然后紧接着,他将最终目的亮了出来六

“我在外事办工作十多年了。有点小心得借来凤凰的这次机会。跟他好好交流一下,老同志应该多扶持一下年轻人,不能敝帚自珍所以尧东书记想让我睡着回素波,恐怕不某这顿饭能仗到的目的。呵呵。

这家伙还真就盯上陈太忠了!旁人禾必明白可童参右某听明白了。但是此事也不足为奇,一号,那是能搭上一号的猛啊,谁会心甘情愿地放弃?

不过,人家这话说得冠冕堂皇也实存找不出拒绝的理由,说不的只能笑着摇摇头,“裘主任这话不厚道舌持可不能只表钾存嘴上,驻欧办蹒跚起步了,可是市里资金紧张,你们外事办,得考虑专援一点。那才是切实的关照。”

章书记想通了,你想跟陈太忠接触,那有的某法子和渠省,我报拦都是拦无可拦,但是我可以,帮着陈太忠敲诈你啊到最后出钱的芳你。但是受益的就不止是你了,小陈怎么还不得今我的好

一边说,他一边侧头看一眼身边的段卫华“卫华市长,你禅某不是这个道理?”

旧伤章定局

“其实,裘妾任的经验,就是最大的帮助”段卫华算眯眯地占查,头。似乎没想到章尧东问话的用意。“外事办经曹紧张的话,大家也都会体谅的,老同志的言传身教。那才是最宝贵的财营,、陈肯赏会明白这个道理的。”

我靠!裘主任和章尧东心里齐齐哼了一声,望话阴不阴阳不阳的。也不知道在暗指什么。

裘主任认为段市长在正话反说。章书记觉得安狐狸有嘲算自只矫枉过正的嫌疑一早知道是眼下这样的局面,你一开始整那么大动静做什么啊?

反正,段市长冠冕堂皇的一段然能让两个人同时戚骨像吃了苍蝇一般,而且还是各有不同的恶心之处,不能不禅此人存语言的造诣。已经到了一个,相当的层次。

中午这一顿,其实算是工作餐。不过,章着东既致发话了,自然也有人上前去灌裴主任,所以,虽然这顿饭吃了五十分钟都不到,辈主任已经开始晃荡了,刘主任更是钻到桌子底下去了数他级别低,不灌他灌谁?

会议一结束,陈太忠和穿铮就井后离开了这就悬羔其名曰“回去等消息”为了保证选拔的公正公们不能留下来

当然,这纯粹是走过场,该知道的早就知道了,这一点母庸胃疑,只有阮志网走不了。却是又不能上评委的包间去,只能存,、餐厅弄个桌子,点了两份凉菜一个热菜,一个人闷头喝着啤酒

他正喝着呢,猛地听到有人发话了,“咦,阮处长东么就吟这点东西?”抬头一看,他认得来人,是宾馆的张总六

,“了楚笑嘻嘻地看着他,抬年招讨一个服各员吏“给领况一坏蟋龙蝼,再来个翡翠炒鹿柳”阮处能咐辣的吧”

“张总太客气了”阮处长忙不洪禁善站赶身他不过芳副处,人家张总最少也是副处。关键这副处和副处实存没法比,撇开人家独自管理一摊不说,能在接待宾馆里做老点的,跟市集市政府的一把手都绝对说得上话的,而他不过是个助理调研员

“客气什么?以后离处另有任用了,记得招呼,、店一下就行了”张智慧笑眯眯拉着他坐下。看一眼他喝的啤酒,眉头又芳一皱小阮你喝啤酒?那个谁给我弄瓶飞天茅台

“不敢不敢,裘主任还在呢”统忠才赶忙伸年拦住旋即又皱着眉头叹口气,“另有任用也未必有任用,大家嘴上说一说罢了”

接下来,就是张智慧长袖善舞的表演了,事实上,他对阮志刚的兴趣并不是很大,但是未雨绸缪集混官场的不二法门,而且他确实很想知道。省里是不是对这家伙真的有,娑排

在张智慧面前,阮志才也不介音增占什么毕音一个混省政府的,一个是地级市的。喝了几杯啤酒之后,他很苦恼地表示。自己还真不知道有什么任用。“唉,其实就某给陈太忠腾地方,找个借口而

“领导说有,那就是有。张智慧算眯眯地举起酒杯小阮啊。我年纪比你大一点,说向冒昧的,只物长骨放眼最你要种自己有信

“那倒是”阮志川笑着点点头,“感谢张羔的指点来,我敬您一杯”

汉喝一杯,张智慧告辞而去,阮处长自学没禅什么,但是张总这人精,已经察言观色听明白了这家伙不悬特别失落,那就是说。虽然另有任用只是一个借是这厮怕某又得到了某此人的关注

他这猜测,是无限接近真实的,许绍辉一开始,确实不好出手十预阮志网,来竞争,不过他也没把这当回事,心禅存章粪,东你在自己的一亩三分地儿里,控制局面总是没问题的吧

事实上,许书记想的跟章羔东猜的也兰不多,不管怎么说。省外办参与凤凰驻欧办的规戈,并适当提出一此合理仆的律仪,这芳对大家都好的事情,能分散风险也能获得收兹,何乐而不为呢

至于陈太忠那致命的短处许书读具集的灰略了他每天多少串儿呢,哪里还顾得上琢磨这点破事禅向实话,他根本没认为陈太忠会做出什么不利于国家的举动一混穆如此的贝寸水起的年轻人,怎么利能舍得放弃未来的大好前途?

不过今天当他接至京城的由话怀具愣了一下一时间各种滋味们上了心头。

毫无疑问,最令他震惊的还某陈太虫撮合法国人和一号见面。这真的是很夸张的一件事情。

其次,就是章尧东居然快掌控不住局面了,这让许绍辉觉格又好气又好笑,好气的是章尧东你怎么这么笼呢好算的却告一其实他很清楚,尧东之所以耍让着裘主任还悬因为自只表杰太过模糊,没有传达出一个清晰的意思。

这小裘也真是的。拿根鸡毛就当令箭了,不过,许书记也挺佩服他,你居然能从陈太忠身上找到如此致命的缺陷,而且还就这么说出来换给我也得头大啊

当然,知道了陈太忠的事迹之后,许绍辉就不用头大了,一号要是都看走眼了,咱们看走眼前什么政治可靠性那芳不用怀疑的。

说不得,考虑一下之后,他打个电话给渍丰任,也没多说什么。“陈太忠的政治可靠经讨办审杳的,你拿纹个做文章干什

“办?”裘主任听的好悬沿都年桓值地卜听亵许书记淡淡地“嗯”了一声,随即挂掉了电话他举着年机就愣存那里了。

好半天之后,他才回过神来,心禅这次差一占闯祸啊,也可得他心理素质够好,这种压力下,居然能临时接到一个“另有任用”的借口,总算是把谎圆了。自己的面子也没掉

不过他也相信,经过这次折腾户后由干,、际净到了孪计什书记多少也能补偿一点”所以他这话不算放空炮

阮志刚也猜到了这一经占据上贝了,临时自接被人拎出场。说是不带你玩儿种情次以许书识的为人只要荑主任肯提,安置自己是没问题的。

所以他对上张智慧,才能有这样的心杰

接下来,就要解释一绍辉县接了什么人的电话,陈太忠又怎么找到这人的?

其实很简单。黄汉祥半个时点后又扭由话打回采说小陈在竞争什么驻欧办的主不住算一声,“这甚什么机构嘛,你来北京算了,给你个,正处。过两年再下去,找个机构里混个不起眼的副厅,然后外放还是再上,那就由你佳

按他这设计。陈太忠二十三、四岁就能庙为副厅直的芳很吓人的事情,不过小陈头上顶的井环太多朝里又有人古持别人也不好太过追究惹得急了就改档案了

“舍不得走,北京明眼人太多,我还吾存凤俊这小地方窝着吧”陈太忠苦笑一声,“关键是这个,四丁嫌我没成家,不让我出去。黄二伯您能不能帮着说一尹

“不出去就不出去嘛”黄汉样话说元后,沉吟一卜尖算了,我给你打个招呼吧,也不是多大的事情。

哪里不是多夫的事情?根本是黄总忽然想起来小陈到是通过我,撮合过科齐萨和一号见面的,一时间他就生出点虚荣心来。

这种发生过的事情,基本算走过了保密的期限,到定黄总不想让别人觉得自己浅薄,倒也没怎么跟人说过,而眼下,他要为自己的小老乡出头,岂不是可以正大光明地说一说了?

陈太忠的本意,是说老黄你随便跟蒋世方啦或者定什么人说一声,证明我挺可靠就行了,反正在你眼里,没成家肯足不定什么大问题不是?不成想黄汉祥虚荣心上来了,反倒是姿力挺一下他了。

黄总驻便打听一下,就知道卡住小际的定那一系的人与。说不得找个,跟许家相厚的主儿,打了一个招呼一政治中心就定这点好。想办点什么事,都能找到对应的人。

“陈太忠通过我。撮合了一号和科齐陛的见面,而且办的人见过他,见过两次呢这样的人,政治上怎么职小叫靠呢丫

那边一听说,这是办关照过两次的主儿,一时有点不明就里,马上就把话递过去了,所以,才发生了后来的惊大大逆转。

正经是陈太忠还有点懵懂。心说这老黄也不知道找什么人。居然能活生生逼得裘主任当场改口。黄家在大雨的厩猛那不是一般地强啊。

这样的消息。一般都传得分外地快,争王还假已意思地消息呢,别人却是全都知道了,下午上班,陈太忠网一进办公室小吉、朱月华、余凤霞和杨晓阳这帮老人就渐次走进来”头儿,恭喜了啊

“恭喜什么?不能乱说哦。,陈太忠绷专脸,假已意思地表示要慎重,谁想别人根本不当回事。闹哄哄地要他请客,谁都知道小会议室举手了,全票通过。

这种情况下,省委组织部长那健东都不好出头十涉卜面形成决议的事情,上面若是没有充足的理由,根本不好说什么,换个主任太难了,倒是不许驻欧办这个机构成立,那相对还容易一点。

“好好好,请客一人一根火姬,伊利的,际太忠扛不住了,只能用如此微薄的礼物暗示大家,就在大家闹哄哄不肯十休的时候,又有谢向南的恭喜电话打了进来。

折腾到大概三点半的时候,币政府秘书长景静砾登”,大家一看大管家来了,说不得站起身轰然散去。

“恭喜了啊,陈主任,。见没人了,景秘书长也放卜架子,“从现在起,咱俩可就一般高了。呵呵,我用十六斗走元的路,别人还说我顺,你三年就走完了,真是后生到畏啊。

“哪儿一般高啊,我还是副处不泛?际太忠失看摇头,对着景静砾,他再遮遮掩掩就不合适了。有见外之嫌,那驻欧办,跟大管家你怎么能比呢?”

“晚上七点。卫华市长在海上明月甲一亏等你,景静砾站起身,走到一旁的冰柜处,摸出一瓶冰镇矿泉水来,好热的大你把对驻欧办的设想,搞个文字性的东西。我们这边尽快商议,这件事就这么定了。

“要租房子。要挂牌子,耍公章,姿钱,际太芯个起一张飒,随手在上面写着,“不过这人员嘛。我想目匕挑选

“最多三个事业编制”。景静砾笑着答他,正科、副科和科员各一,要从平级的人里选,保留原有行政级别,不过待遇到以提半级,原则上,市里不干涉你。”

“耍那么多人干什么?”陈太忠笑着嘀咕一句”心说我要个门房就足够了,“当地招不行吗?,

“你赚钱了开得起工资就行。”大管写关一关”事业编制,灵活得很,跟你这招商办还不是一样?,

正说着呢,门被推开了,吴言伴着章允东走进来,见到景静砾也在,两人也没怎么意外,倒是景静砾和陈太忠不齐地从沙发上站起身,“章书记,吴市长。”

“嗯,你们先聊”章尧东不动户色地点点头,走两步绕过桌子,径自坐到了陈太忠的大班椅上。倒像这办公室是他的一拜。

你俩来了,我怎么聊啊?景静砾心里舌关,脸上却定挺恭敬正好网谈完,章书记您忙着,我先走一步了。

他走到门口,兀自不忘向陈太忠悄帖一伸于,捏个。七,的手型出来,意思是告诉他,一定要记住段市长的邀请。

关上门走回来,陈太忠见章书记坐在目已办公的位置。矢市长坐在办公桌对面的大班椅上,他也就只能坐沙发。

“尧东书记和吴市长,您二位喝点什么?,陈太忠索性不坐了,站在那儿笑眯眯地发问。

“来瓶矿泉水吧,不要冰的”章尧东脸上露出一丝尖容来,随意地摆一摆手,又冲门口瞥一眼晚上你这定跟小景约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