懊悔1808贺客

1807懊悔1808贺客

官场里就没有笨人,陈太忠深信这一点,不过,章书记能这么不见外地问出来。也让他微微地惊了一下,章尧东绝对不可能看见景静砾的动作除非他也会开天眼。

而且这话问的是政府秘书长,其实目标直指大市长,这两人基本上是可以划等号的,所以这个问题从章书记嘴里出来,真的有点那啥。

“呵呵,是啊他笑着点一点头,到也没藏着掖着,不过下一刻他就岔开了话题。“欢迎尧东书记光临,您有什么指示?我一定全力以赴。”

“没指示就不能来了?”章尧东听得笑了起来。心里却是在暗暗地盘算,那老狐狸这么殷勤,也不知道清楚不清楚小陈的底牌。

搁在以前。他多中会认为,段卫华知道陈太忠搭得上一号的线儿

官场中就讲究这样的逻辑,万事向最坏处考虑。向最好处努力。

可是眼下看来却未必如此小陈这家伙,实在太沉得住气了,口风严得一塌糊涂。稳重得根本不像今年轻人,这不是章尧东高看他,而是事实确实如此。

若是没被办召见过的主儿,或者还有可能想像不到其份量,若是真被召见过,自然知道其中的厉害。

陈太忠见过。还见过两次,他都不需要四处嚷嚷。只要微露口风,有的是热心领导为其张罗上进事宜,正处”,正处也叫官?

这一点小陈不可能想不到!章尧东深信自己的判断,然而,这小家伙偏偏就忍的住不说,这得有多么强大的自制力,才做得到?

既然我这管组织人事的党委书记都不知道,段卫华这市长知道的可能性就更小了,章尧东愿意这么猜测要不然,前一阵也不至于老狐狸也不至于对驻欧办非常不满,在具体规划上喋喋不休了。

嗯?不对”万一又被段卫华算死了呢?章尧东现在都快草木皆兵了,想到老狐狸脸上那种“万事尽在掌握。的笑容,他对自己的判断又产生了些许的动摇。

不过,这些念头只是在他脑中一掠而过,章书记可是记得自己的来意呢,说不得笑一笑,“知道结果了吧?”

“嗯”陈太忠点点头,心里有点纳闷,怎么今天老章看起来很好说话的样子,一点架子都没有呢?

“这个驻欧办,只是我大胆提出的一个设想”章书记现在也不讲什么城府了,先明确告诉对方这的机构的由来,将人情扎扎实实地落到实处再说。

紧接着,他就是表态了,“既然是全新的机构。你也不要有太大的压力,大家都要摸着石头过河,我先表个态,组织上选中你,就是看好了你年轻,有冲劲儿”

说到这儿。章尧东出现一个微乎其微的停顿,这话他说得实在有点犹豫,来之前他是设想好了说辞的,不过当正面对上陈太忠那张年轻得有些过分的面孔的时候,他还是禁不住迟疑一下,再让这家伙加点冲劲儿的话,那”,那可怎么得了?

就这家伙现在的折腾劲儿,凤凰市已经放不下了,岂止是凤凰放不下了?人家都去撮合一号和法国的部长见面去了,,

不过,这停顿也就是那么一瞬,眼下稳住小陈的心比什么都重要,章书记深知这一点,“所以你大胆放手去干,市委是你坚强的后盾,平时保持多沟通,知道吧?”

这话就太裸了,“市委”之后居然没有“市政府”平常在这样的语句里。这俩词儿是连在一起的,像他这么说,真的有点刺。

陈太忠当然也听明白了,心里这个惊讶,真真是逆流成河了,不过他很快就想到了其中的因果,黄汉祥出手帮忙的时候,一定是用了什么手段,让章书记生出忌惮,不但不想再跟自己计较,还有意示好。

“尧东书记批评得很对,我跟上级党委的沟通,确实有待加强”他笑着点点头。很有一点赧然的样子,“不过上次,,我是去素波接罗纳普朗克的人了”。

“好了,都走过去的事儿了”章尧弃笑着摆一摆断了他的话,心里却是不无感叹小陈这家伙嘴上说得挺好听,可是严重缺乏诚意啊。

他已经将善意释放得淋漓尽致了,但是这厮却伪作不知道我说的是让你以后多跟我亲近,你却是说什么罗纳普朗克。

前一阵魏长江出面喊小陈去小白楼,结果小陈在素波,章尧东知道里面的究竟,他也没小气去记恨这种事,他介意的是诸如小陈跟段卫华走得近。法国人来了不先通知我之类的这种亏得我在电话里还表示会大力支持你呢!

所以,在章书记看来,现在的小陈明明知道自己想说什么,却是不肯正面应承,偏偏把话题往不相关的地方引一这是因为阮志网横空插一手,你心里对我有想法了?

可是要没有阮志网,我也不可能知道你背后做的那些事儿啊,章书记是又好气又好笑,颇有几分无奈,然而,他还不能计较一他太在意陈太忠手上的资源了。

“党委和政府的分工,你应该也是比较清楚的”说不得,他只能将善意释放得更加彻底一点,“政府事务归政府事务。党委的归党委,但

刀联识形杰卫的此东西。你怀是要多听一听党委的指示为哦拱

没办法。他只集退而求其次地要求了:行了,我不记恨你找老段,但是你得记住谁对你好,最起码,一碗水你得端平了吧?

说到这里。章书记心里有点微微的懊悔,他懊悔的不是阮志网事件,而是在蒙艺离开之后,他忽视了对小陈的关心。

像曾学德和秦小方,曾经试探着对小陈做出打压,他非常清楚这件事,但是当时他就直接袖手旁观了,事后也没有做出什么像样的反应

连一句安慰的话都没有。

不过章尧东自认,自己那样的反应才是最正常的,蒙艺走了,陈太忠你就什么都不走了,正好,你手里还有点小能量;跟那俩磕去吧,谁磕死谁都算。我正好盯着捡漏!

不光他是这么想的,段卫华也是这么想的,反正一开始,党政一把手两人都不想过早介入,不成想,后来事情结束得非常快,陈太忠赢得干脆利落。

这件事情。小陈可能就会有点怨恨,毕竟是人走茶凉的真实写照,但是章书记不怕将此事摊开来说你知道一个市委书记有多少事情吗?不过是个小副处,而且那事情没折腾开,你怎么知道发展到后面我就不会管了?

这件事不怕说,可是把许纯良弄过来,抢了陈太忠的摊子好吧,你们哥俩好。这事儿也不怕说,可是两件不怕说的事情,再加上个。撺掇阮志网,三件加起来,啧,也确实有点忽视小陈自身的感受了。

“嗯,有尧东书记掌舵,那我就放心划,船了”陈太忠听明白了,笑着点点头。我一直就分得清党政口子,是你有想法。“嗯,还有,,吴市长的正确指示也非常重要”

吴言被章尧东从市政府叫出来,就来到了招商办,她本想问章书记要做什么,怎奈章老板一路上皱着眉头不知道在沉思什么,她就没敢开。

直到章书记径直来了陈太忠的办公室,撵走了景静砾,她才隐约反应过来,没准带给老书记困惑的,正是面前的这个男人,自己的地下

郎。

上午发生在凤凰宾馆的事情,她也是知道的,不过,听到章尧东接下来的谈话。吴市长才是真正地吃惊对章书记的言语习惯非常熟悉,自是知道自己的老板看起来在喧宾夺主。实则正在竭尽全力地讨好自己的情郎。

帮陈太忠翻身的,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物啊?吴言当然知道问题出在哪儿,一时间就有点恍惚了,太忠拿出了什么样的底牌?

她正胡思乱想呢,猛地听到情郎提自己的名字,下意识地哼了一声,回答的语气煞是严肃,“我的指示不重要,重要的是,要坚决贯彻组织的意图。执行组织的决定。”

这话倒不是吴市长装样,而纯粹是习惯性反妄,她对干部严厉习惯了,尤其是对那些年轻的男性干部,从不肯假以辞色。

“小吴。你是小陈的老领导,也不用说那些套话了”。章尧东微笑着打岔,以往严肃庄重的形象也不见了,“以后没准驻欧办还要你抓起来呢,我很期待你们这对搭档,能像在横山区的时候一样,密切合作闯出一个全新的局面。”

将副市长吴言和年轻的副处称为搭档,章书记这暗示聋子都听得出来,吴市长就算撇清的心思再强,这会儿也只能微微一笑了,“做太忠主任的主管领导,我压力很大。”

“现在。小陈光主管领导就三位呢,乔小树主管科委小吴你主管招商办,卫华市长主管驻欧办”。章尧东笑呵呵地发话,他今天的做派,真的是大变样了,那笑容和蔼可亲,居然隐隐有点段卫华的风范了。

“好像主管领导多了一点”。吴言本是冰雪聪明之辈,闻言很“讶异”地扬一扬浓眉。“陈真是,,能者多劳

,昭章贺客

“你也别说风凉话了”章尧东笑着打断吴言的话,目的达到就行了,说得过多就难免有挑唆之嫌,他是真想让段卫华把驻欧办这一摊让

来。

可是这暗示已经足够了,剩下的就要看陈太忠的领悟能力事实上,这点暗示。是个处级干部就领悟得了,可是有人要不懂装懂,那神仙也没招不是?

果不其然。陈太忠笑一笑,继续无动于衷,正像章尧东猜测的那样,他听出了里面的含义,但是不想接口:我才不会吃多了去劝老段把这一摊转给吴言。是谁的活儿就是谁的活儿,你别指望拿我当棋子儿,哥们儿从不乱伸手的。

其实他和小白同学本就是两位一体,分管不分管,顶不过枕头边儿一句话,他吃多了撑得去帮小白争取个虚名?低调啊,低调才是王道!

这小子果然又在装糊涂,章尧东都懒得跟他生事实上他也没那个胆子了。说不得话题一转,“不过太忠,我有一句良言相劝,”

“请尧东书记您指示”陈太忠低眉顺眼的点点头,这次到是话出口了,也不枉章老板半天的喋喋不休。

“驻欧办的工作很重要,这一点母庸置疑,但是招商办和科委,你都兼着职呢。身在其位,就要谋其政”章尧东的话,颇有点语重心长的味道,“那只是你工作

“这三个位置”我保界一个就行了”陈太忠是真的懵懂了,他有点听不明白,你觉得我占的位置有点多吗?“不过科委那儿,还请尧东书记给我点时间。”

其实他知道自己说的不靠谱,可是想起老章逼着自己打电话给黄汉祥了,算是自己在跟老黄的僵持中下了软蛋,他就忍不住想不明真相地恶心对方一把。

章尧东好悬没听得翻起白眼,合着半天我白说了,你只保留个驻欧办,那岂不是彻底跟我划清界限,跑到段卫华那边了?

倒是吴言听得明明白白。见两人这副模样,禁不住出言了,“陈主任,尧东书记可是一片好心。他只是想提醒你,久在海外的话,容易被国内,,边缘化。”

按说,她这话说得有点过了,尤其是“边缘化”这样的字眼,官场中若不是自己人,很少有人提及这个,何况是当着自己的老领导?

可是,章尧东等的。扁偏就是这个,说不得冲她递个欣赏的眼光过去,又笑一声,小吴你不要危言耸听嘛,我是相信,以小陈的能力,能够三者兼顾的。”

这话,既表示了他没有收权的意图,又小拍一下下属的马屁,更重要的是,他默认了吴言的说法一虽然听起来,他对吴市长的说法很不以为然。

“那就得腿快一点。勤跑了”陈太忠笑着回答,这个说法正合他的意,他也不想一直呆在欧洲,怕被边缘化是一方面,另一方面,他也舍不得国内这么多女人不是?

可是,这厮嘴上,兀自在假巴意思地说套话,“现在我是真的觉得自己身上担子重了,不过。我有信心,坚决不辜负尧东书记和吴市长的厚望。”

现在好像你是书记了一样,净跟我说套话,章尧东心里泛起一阵无力感,要不说官场里有些事情就不能做得太着痕迹呢?蒙艺走后,我表现得有点小家子气了,真的是失策一可是谁又能想得到,这家伙联系得上一号首长呢?真是世事无常啊。

这小子,,没准是知道我想做什么吧?面对新扎的驻欧办主任这么皮实的反应,章书记不得不做出如此猜测,他并不知道那是黄汉祥的临时起意,心说保不齐小陈心里早就有数了,知道我有事求他这些界上真的是没后悔药卖啊。

心里有了这样的猜测,章尧东又东拉西扯地聊了几句之后,猛地瞬移了一下,“小陈,我听说你跟法国文化和通信部部长科齐萨”交情不错?”

陈太忠已经习惯了章书记的问题了,但是猛地听到这么一句,还是禁不住侧头看吴言一眼小白啊小白,不带这么卖人的吧?

他这反应很正常,首先他不知道黄汉祥做了点井么,其次,若不是白市长泄露的消息,章尧东怎么可能当着他的面儿问起此事?

别是你跟我的私情,老章也知道了吧?

“吴市长是你的分管市长。”章尧东见他这副模样,却是会错了意,微微一笑解释,“都是老搭档了,你和我都很信任她。”

章书记能当着吴言的面儿问出这个问题,也是不得已的,他临时起意发问,总不能把她赶出去,而且小吴对陈太忠的态度尚可,但也就是那么回事,做为章系人马又是小陈的分管市长,他有必要让吴言正视陈太忠的能力一对章书记来说,这一点也很重要。

“我跟科齐萨”关系很一般,就是请他帮忙,开除了一个阿尔卡特的员工”陈太忠知道自己猜错了,说不得就想试图蒙混过关,“那个家伙想诱奸中国女翻余…我看不下去。”

“啧”章尧东气得一翻白眼,我说,我跟你说茶壶,你跟我说夜壶?这一刻,他真想甩手走人了,能搭上一号的线儿,就很大吗?敢这么调戏市委书记?

不过,对官场老手来说,意气用事是最不可取的,章书记白眼翻过之后平复一下心态,心说这家伙看来跟科齐萨有交情是不假了,“嗯,这个。你做得很对。我支持你”你是不是把他还引见给谁了?”

“这个,,我是无心的。碰巧”陈太忠腼腆地笑一笑,这话不但是实情,而且他认为,自己这么说也能避免激怒章尧东。

“呵呵,我早就说过。你的气运很强”章尧东微微一芜心说我接了电话之后,中午可也没闲着一干起了多少年前干过的事情。打了不少电话,才落实了一些东西,“办的领导们,很好说话的吧?”

“这个”陈太忠明知消息不会是小白传出去的了,还是禁不住侧头看一眼吴市长,苦笑一声,“他们,,他们不太好说话。都挺木呆呆的。”

“哈哈”章尧东放声大笑了起来,敢这么形容办的主儿,怕也只有小陈这家伙了,不过这话倒也没错,一号身边的人肯定都是循规蹈矩的主儿,“多联系联系,你可能就不这么认为了,

一边笑,他一边侧头看一眼吴言,虽然只是淡淡地一眼,但足以将他的意图表示出来小吴你听到了吧,我让你对他客气一点,那是有天大的理由的。

亏得他只随意地看了一眼,要不然他没准能发现一点异样出来,吴市长猛地听到这话,曰哺恰然泛起经按捺不住的微笑,而不是章书记所预料的旧

又聊了一阵之后,章书记站起来走人,却是将吴市长留下了吴,你和小陈好好商量一下驻欧办的事情,你的经验要比他多一些

他带吴言来,就是这个意思,一个是让吴市长多参与一下驻欧办的业务,将来万一能接手也方便,另一个。就是想让她多陈太忠接触一下,保持良好的上下级关系毕竟吴言对年轻男性干部的冷傲,走出了名。

章书记前脚一走,吴言看向陈太忠的眼神就有点不对了,嘴角泛起一丝微笑来,“你这个家伙,,去把门关上。

“不敢陈太忠一听,吓得忙摆手,心说这会儿正是别人纷纭而至的时候,我知道你来情绪了,可是插了门的话,那个。影响可就”

“哦,合着在我的办公室你敢折腾,在你自己的办公室,就是正人君子啊?”吴言的笑容越发地暧昧了。“不行。轮也轮到我弓虽女干你一回了。”

“切,好像谁怕似的。陈太忠反应过来了,她在逗自己玩。说不得一时狂性大发,站起身子向吴言走去,“我都不关门”让他们参观陈主任惨被**,哼!”

“行行,我怕你了还不行吗?”吴言吓得赶紧站起身子,向刚才章书记坐的那个位子走去,陈家人还待不依不饶呢,“吱”地一声轻响,门被推开了。

进来的是钟韵秋,小钟刚才一直在门口呆着,吴市长才敢这么放肆地开玩笑,见她进来,吴言脸色一整,“行了,该说正经的了。对这个驻欧办,我有一点建议”尧东书记的意思你也听到了,不能常在国外呆着

不多时,许纯良也推门进来了,见到吴市长在跟太忠聊夭,网说要退出去,不成想吴言开口叫住了他,“许主任不用走,我还有几句就说完了。”

那许主任就只能等着了,他是来道喜的,倒无所谓等一等,不过,看到大班台后高高在上的冷艳的女市长,再看看一边陈太忠的官场情人钟韵秋,他总觉得有什么地方怪怪的。

想当年,帮钟韵秋从财政局要钱的,就是他许家人,一年不见,那个可怜兮兮的小科员,已经成长为副市长的秘书了,而这副市长不但强势,还是天南省最年轻的副市长,小钟的前途,这也是有了啊

吴言说了几句走了,许纯良先恭喜了陈太忠,然后就开始抱怨他了,“你这家伙也真是的。跟办的人接触了几次都不告诉我,害得我被我老爹笑话。”

“换了是你,你能告我吗?”陈太忠白他一眼,不成想许主任冷哼一声,“你要是问我,我肯定告你。”

“废话,这不是你也没问我吗?”陈太忠再瞪他一眼,旋即展颜一笑,“好了,咱哥俩马上又一般高了,呵呵。”

“你那是正处待遇,还是副处”。谁说许纯良只会纯良?他也会损人,“想赶上我,还得一阵儿呢。”

这哥俩都是用不着怎么操心前途的主儿起码副厅以前是不用操心了,所以在处级干部这个水平上,倒是不介意别一别苗头,纯属玩笑而已。

不过说起这个,陈太忠就想起了黄汉祥的许诺,一时有点好奇,“你老爹是怎么知道这件事的呢?。

“还不是你找了黄汉祥?”许纯良白他一眼,这件事里,裘主任只知道陈太忠联系得上办,章尧东知道得多一点,但是知道得最多的,肯定还是许主任,父子天性,胳膊肘怎么可能向外拐?

偏偏地,许主任还真是直率的性子,听陈太忠问了,少不得将自己知道的一五一十说出来行啦,我说完了,该你说了,你怎么撮合法国人和一号的?”

陈太忠少不得也解释一遍,许纯良心说原来是这样啊,倒也是阴差阳错,没必要那么大惊小怪。不过,当他听陈太忠说第一次见办的人是在黄汉祥办公室,又愣了一下。“不是吧?他们上门找你?”

那还不是因为黄老出面,帮我挡了一次灾吗?第一次召见我就没击!陈太忠翻一翻眼皮,当然,他实在不能说这段因果,要不然纯良问他“你没去,那是去哪儿了”?他可就真的没办法回答了。

“反正他们就是约好了。让我在黄汉样办公室等着”。他只能这么一口咬住了。

“哦”许纯良点点头。也没再问,他也不知鳅办召见人是个什么样的程序,反正总觉得这里面可能有文章,心说回头老爹要问的话。我也可以顺便问一下这个细节一我怎么感觉办的人挺重视陈太忠呢?

两人聊着,不多时又有人进来,都是来找陈太忠道喜的,有人要他请客,陈主任只能苦笑着推辞,“晚上有安排了,真的有安排了,改天吧,”

不过,晚上的安排,还是有点出乎他的意料,孤身走进甲一号之后,屋里三个人在等他,段市长和杨倩倩在,那很正常,难得的是,窦铮窦院长居然也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