启动1812会晤

第四千三百三十二章 难觅绝对公平

驻欧办终于是成立了,不过目前之后正副两个主任,正主任陈太忠,副主任袁孙。?三藏中文手下连个兵毛都没有。

不是没有人来,大家抢看来呢,别的不说,只说市里拨下来的一期启动资金,就是三十万美元,在这个全国到处缺钱的年代,市里居然能协调出来宝贵的外汇。支持力道和决心之大由此可见一斑一这可不是十年后美元多得没的方花的年代。

“许主任说了,副科马上给我”张爱国都想跟着去,“头儿,我还没出过国呢,就算在那边,您不得有个使唤人儿?”

“你会几门外语?”陈太忠一句话就硬邦邦地顶回去了,“等你把英语捡起来,再学一门第二外语的时候再说吧”我不在科委,你得用点心帮我看着。”

其他人也有介绍相关人过来,不过驻欧办的条件实在太过苛刻了,起码会两门外语不说,还有年龄限制,只要三十到四十岁的,没结婚的不要。孩子太小的也不要一陈太忠肚子里也憋着一肚子气呢,我的政治可靠性过关了,谢谢大家教我一招,我也会拿这个卡人。

事实上,敲定了副主任的人选之后,陈太忠将招商办的办公室暂时让给袁接,自己拔脚就到了北京陈洁打了电话催他见那女孩儿。

陈家人自知惹不起陈省长,说不得借口为驻欧办找房子,头也不回地跑了,“陈省长。市里对驻欧办催得非常紧。可是巴黎的房子,,不好找啊。”

“驻欧办?”陈省长听得哼一声,她也是才知道。凤凰市居然搞出这么个新鲜玩意儿来。心里”反正多少有点怪怪的感觉,“行,暂时原谅你了,对了,搞个大一点的房子,我要有朋友去法国的话。你那儿也方便接待。”

陈省长不吩咐还好说,一吩咐,陈太幕想起来了,驻欧办不但得有房子。还得有车不是?迎来送往的,没车也不合适不是?

车好说,会两门外语的司机难找,不过,这也只能慢慢来了,

陈太忠到了北京。正赶上苏文馨的天欣集团拍的广告剪辑完毕,一个系列的电动助力车广告,将贝拉的纯真和葛瑞丝的高雅诠释得淋漓尽致。

“拍得还不错吧?”苏总难得办点正经事,最起码。两人认识这么久了,陈太忠是第一次来她的办公室,将镜头定格在最后一幕。苏文馨笑吟吟地发问了。

陈太忠正忙着左拥右抱呢,左手是贝拉右手葛瑞丝,听她发问,笑着回答,“辛苦于总了,不过这事儿我说了不算,我只管给钱,其他的,你跟凤凰科委联系吧。”

“我也不管联系,你以为我这个老总那么廉价?”苏文馨笑着白他一眼,眼中的风情真是挡都挡不住,不过陈太忠想到她居然和苏秦馨姐妹俩陪着宵瑞远双飞。就直接无视了。

“嗯,不跟你说了,打你的牌去吧”他决定结束这次谈话,“这些片子专程送到科委吧,其他事情你的人跟小李谈就行了。”

“着什么急嘛”苏文馨坐在那里纹丝不动,笑着扫两眼他身边的美女。“葛瑞丝和贝拉,打扮起来可是挺扎眼的呢。”

“嗯?”陈太忠眉头微皱,就那么看着她,也不说话。

“外景拍摄的时候,还遇到点小麻烦呢”苏总笑吟吟地回答,又抬手掠一下额前的发丝,“不过我搞定了”太忠你是不是该谢谢我啊?”

“找你拍片子。可不就是谢你呢?再说,这点事本来就该你搞定的”陈太忠也笑着答她,心说这女人的要求可不敢随便答应,指不定整出什么虫蛾子呢。

不过他心里有数。苏文馨的目标。大概还是广告投放上,只拍个。片子能赚几个钱?正经是全国各地的广告投放,天欣若是能拿下来,那就厉害了。

“小气鬼”苏文馨白他一眼,“不过是碧空有点事情,想找你打个,招呼嘛,看把你紧张的。”

“碧空啊”陈太忠听得苦笑一声,“好久都没见蒙老板了,人在人情在,人家去了碧空,怎么可能还认我?。

“我听说可不是这么回事”苏文馨笑着摇摇头。她早就知道陈太忠是蒙艺的爱将。这次去凤凰也听别人提起过,不过她久在京城,见到听到太多的事情。心说小陈要真是蒙艺离不了的人,怕是就带到碧空去了。

蒙艺和陈太忠。一个是中央委员一个是小副处,就算关系再硬再投缘,一旦分开也就是那么回事了。

所以,她这一问,其实也是试探的意思居多,“算了,不为难你了,我再看看能不能回了那家伙”你真的不能帮我试一试?”

“先让他找别人吧”。陈太忠也不好把话说死。出来混都要说个。面子。反正,他连事情的原委都不问,拒绝的意思已经表现得相当明显了。

贝拉已经等的有点不耐烦了,见他俩哇啦哇啦地说个没完,集不住身子向陈太忠的怀里靠一靠,轻声嘀咕一句,“还有两天我们就要走。

“呵呵,我也要去巴黎呢”陈太忠的胳膊用力地搂一搂她,转头看向苏文馨笑着发问,“苏总还有什么事儿吗?。

“你去巴黎做什么?。苏文馨对简单的英语还是听得懂的,有点好奇地看着他,“又有什么买卖?”

“买卖倒是没有。陈太忠咧咧嘴,苦笑一下。“我现在是凤凰市驻欧办的主任。的长期驻守欧洲了。”

“行么?。苏文馨被这个回答弄得吓了一跳,不可置信地看着他,“你说的是”地级市驻欧洲的”办事处?我没听错吧?有这个机构吗?”

“别人都干的了的活儿,用得着我出手吗?”陈太忠傲然回答,不过下一刻他就恼了。“我说,你这是什么表情”算了,跟你说实话吧,去了驻欧办,我就是正处了。”

“正处?不是吧?”苏文馨听得又吓了一跳,“你好像还不到二十五吧?”

哥们儿二十一岁的生日还没过呢,陈太忠笑一笑,却也不做解释,帜她说太多没意思,而且众帮人一一真的太杂“专门为你成立的机构?”苏文馨盯着他,轻声发问了,她可不傻,随便一猜就猜到了真相,这种事其他地方也有,她听说了也不是一起两起为达到某些目的,地方政府临时设置一些机构出来。

不过,这个机构要真的是为小陈量身定做的,她就要重新审视此人在下面的影响力了。

“是凤凰市对外宣传的需要。而且,我们的涉外业务明显地增加了”陈太忠笑着回答,却是明显的套话,“这也是组织上相信。

少扯吧你,苏总心里冷笑一声,心说我不合适问你,那我问别人去,少不得笑一声转移了话题,“对了,你帮马小雅搞的菲妮姿不错,回头能帮我引进几个类似品牌吗?”

“你自己去找吧,我不跟你争就走了”陈太忠笑着摇头,“我新官上任,总得为市里做出点成绩,证明我有能力坐在这个位子上”我说,欧洲那么大,品牌很多的嘛。”

“多”但是合适我们做的不多,这东西,都是碰上了才知道合适不合适”苏文馨说话越来越有气无力了,“到是雅运气好,看现在的趋势”第一年就能进账四五百个。”

“哦?那我得去问问她”陈太忠见她说话的欲望也不高,说不得借此站起身来,走到门口了。才又想起一件事来,“苏总有闲的车没有?借一辆给我,有空调的就行”北京实在是太热了。”

将两位外国美女带到别墅去。陈太忠先酣畅淋漓了一把,正忙着呢小伊莎和凯瑟琳也来了。见状自是前仆后继,直折腾到晚上七点。五个人才收拾起身。

凯瑟琳懒得动了,想叫外卖来吃,可是陈太忠念着贝拉和募瑞丝来中国一趟不容易,就要带她们出去转一转,“你和伊莎常在北京,不稀罕,她俩要回了,我得带她俩领略一下北京的夜景不是?”

“去酒吧吗?”美艳的女老板眼睛一亮,不成想男人很是煞风景。“去酒吧有什么意思?逛商店购物,你俩要不要一起去?”

“我去”伊丽莎白率先抛弃了自己的老板,凯瑟琳听到这话,禁不住嘟囔一句,“好了,我也去还不行?”

这些界上的事情,还就这么寸,一男四女五个人逛到燕莎门口,陈太忠猛地感觉有个女人的身影似曾相识,禁不住扭头看去,这一看就是一愣,“湘香?”

湘香正跟着一个男人亲密地依偎在一起,那男人不是别人,正是碧空省一把手的大秘那帕里!

那处长也正讶然地地望着他们一行人,没办法,一男四女的组合实在太扎眼了,而且还是四个外国美女,陈家人身处其中,左边依次是凯瑟琳和小伊莎,右边是贝拉和葛瑞丝冲这架势,这黄种男人怎么看也不像翻泽不是?

旧口章会晤

“是你”太忠!”那帕里见他转身,才惊讶地喊了一声,随即快步上前,笑嘻嘻当胸给了他一拳。“哈,我还说是谁家孩子呢,带着四个外国美女,啧,这些美女都是怎么长得,让不让别人活了?”

刚才,他只能看到侧面。只看到这四个女孩身高腿长,身材一级棒,而他的身份又不允许他盯着看个没完,不成想正面一看,样貌也都是一等一的漂亮

“我跟你个粗人就没话”陈太忠笑嘻嘻地还他一拳,“眼里就只有女人,忘了兄弟了,是吧?”

“你也好意思说,你先看见的湘香,还是先看见的我?”那帕里对他的指责嗤之以鼻,“身边四个大美人了,还看别的女人,太过分

“我这不是怕别人撬了你墙角吗?”陈太忠笑着拉住他的手,“碰见了就是缘分,一起逛吧。你怎么会在这儿?不怕蒙老板逮住你?”

“老板也在北京呢”那帕里笑着答他,一边冲湘香点点头,“你不是会点英语吗?跟这几个姐妹聊聊”嗯,进去买东西吧,太忠请客。”

“这几个姐妹”湘香看着面前几位高鼻深目、肌肤雪白的女人,一时有点无语,侧头看看陈太忠,想说什么,终究是没有开口,反倒上去跟小贝拉打个招呼,“嗨,你好。”

小贝拉长得最为青春。给人感觉比较好打交道,不多时,五个女人就嘻嘻哈哈地熟络了,剩下陈太忠和那帕里跟在后面嘀嘀咕咕地说。

蒙艺来北京是开会,同时也有点事情办理,不过那帕里知道得并不多,“老板最近烦心事儿不少。机构改革上,麻烦事儿挺多。”

碧空跟天南类似,现在也在机构改革,比如说科委改成科技厅,教委改成教育厅,这些倒还是小事,比如说国土厅这些涉及到拆分合并的机构,还有移动公司这样要从电信分离的企业,这涉及的东西就要多一

了。

两人边走边聊,说起陈太忠现在居然出任了驻欧办的主任,那处长也是不胜喘嘘,“正处了啊”太忠你行。我还说老板走了以后,你要有一段不应期呢。”

“怎么没人找我麻烦?有人找呢”陈太忠淡淡地一笑,却也不想细说,“有些人还真是让人家心,曾学德都会倒打一耙,不过也算有惊无险。”

“有老黄家罩着你,怎么都险不到哪儿去”那帕里笑一声,“要不你有心思带这么大一票洋妞四处乱逛?太忠,你长进得不止一点半点啊。”

“驻欧办主任嘛”陈太忠笑一声,他对别人的艳羡,已经有点习以为常了,“呵呵,要同欧洲人民打成一片嘛。”

就这么瞎聊着,不知不觉就很晚了,大家又找一家酒吧坐一下,贝拉听说那帕里也是天南人跑到外省当官了,好奇地问一句,“那你能常回去吗?”

“常回去?”那帕里笑一声。那是无奈的苦笑,“我就是个跟班。怎么可能常回去?这次难得老板自己办事去,我才能在北京小放松一。

“那也是乐在其中,你那老板管着五千多万人呢”陈太忠笑了。他当然听得出,那外纹话也是实话。不讨纹世略可刀丁平的,你得到了权力,总是要付出一些相应的东西。

总算还好,那帕里对他的态度没什么变化事实上,碧空省委书记的秘书,也没资格在陈家人面前张牙舞爪,只是,那处长对他还是挺实心的,临走的时候居然记得嘀咕一句,“对了,碧空有事的话,你说话啊,咱兄弟不见外的”。

等陈太忠回到别墅的时候。马小雅却是已经到了,听说他来了,她晚上没跟南宫一帮人混在一起,而是早早地来到了这里等着。

至于多出来的贝拉和葛瑞丝,她根本连震惊的兴趣都没有了,这不仅仅是因为她习惯了陈太忠的荒唐。更是因为葛瑞丝和贝拉还为她的菲妮姿服饰拍了一大组照片。背景是北京,已经印成宣传资料了。

**过后,已经是午夜一点了,凯瑟琳扛不住先睡了,剩下四女还围着陈太忠唠叨,说完驻欧办,马小雅终于提起了苏文馨的事情。

其实,苏文馨要力的事情也不大。就,是碧空省劳动厅的一个副厅长想保住自己的位子,现在纷纷传言,说地矿厅的党组书记要调到劳动厅任副厅长。

人家正厅的干部,来劳动厅做带括号的副厅,其实已经挺委屈的了,但是这位也委屈,我招谁惹谁了。才五十岁就让我去总工会?这不合适吧?

但是蒙艺大刀阔斧地改革机构,误伤无辜是很正常,蒙书记也不可能考虑到所有人的反应,非常时期,当然要用非常手段。

不过,马小雅也认为此事难度不大,“毕竟他是想保住自己位子,跟同别人争位子不一样,维持现状嘛。”

“你这才叫外行话”。陈太忠听得笑一笑,什么叫不一样?根本就一样,恐怕难度还要大一点,看问题你要综合看,要知道现在碧空的人事动得很厉害的,大浪淘沙,各个利益团体纷纷出招,这个副厅被人挤走,肯定是招人不待见了。

当然,保人也不是不能,但是平常时候一个位置的变动,就能引来不少人的关注,现在这个情况下,我要帮他说话,没准都会影响蒙老板的布局。

所以说,外行就是外行啊,陈太忠不由得感慨一声,却偏偏忘了,他今天要是没撞到那处长,恐怕自己也会认为这是不大的事情,“算了,跟你说不清楚”对了,你在北京认识什么最少懂两门外语的人吗?要可靠的。”

“为了那个驻欧办,是吧?”马小雅听得就笑了起来,“今天他们还说你呢,见过升官快的,没见过这么快的”对了,明天中午,南宫想请客,祝贺你高升呢。”

“不是吧,不过一个正处待遇而已”陈太忠听得有点纳闷,不过,下一刻他就反应了过来,“啧,你们是想让我帮着找项目吧?”

“两者都有,项目这个事儿。你可以优先天南嘛”马小雅笑吟吟地回答,“有些项目,天南就拿不下来,必须在北京做”就像我的菲妮姿,你说是不是?”

“拿公家的钱,办私人的事儿陈太忠听愕就笑,不过这年头都这样,他自认,能把天南摆在前面已经不错了,“对了,听说菲妮姿卖得不错?”

“这是苏姐帮着捧场,卖了几个省会城市的代理”马小雅下意识地回答他,不过下一刻,她觉得这话有点不合适,说不得笑一笑,“我没别的意思”对了,你找人别在北京找,北京人才是多,但是混得好的不会跟你走,混得不好的。容易出问题

“唉,那就这样吧”。陈太忠听得叹口气,心里却是在琢磨,啧,看来马小雅帮着苏文馨关说,也是有份人情在里面啊。

第二天中午,南宫的人都到的差不多了,却是临时接到了陈家人的电话,“啧,没办法,有领导叫我过去呢,咱们,换到晚上吧?”

这次喊他的领导,个头还真不而且还是俩,碧空省省委书记蒙艺和科技部副部长安国超,昨天晚上,蒙书记见自己的秘书喝得醉醺醺回来,随口一问,才知道是撞见陈太忠了。

“这北京还真不大”蒙艺有点哭笑不得,随口问了几句陈太忠的近况,一时间也有点喘嘘不已,“驻欧办,小陈挺厉害啊,啧,没想到曾学德是这么个东西!”

今天中午没事,安部长私人请蒙书记吃饭,当初邀请安部长考察凤凰,就是蒙书记集面的,两人的交情由此也加深了一点。

蒙艺都要动身了,那帕里猛的想起,一提到陈太忠,老板的情绪就要好一点,说不得小心地提示了一下,“领导,太忠也在北京呢。”

“哦”蒙艺点点头,反应过来了,“正好,安国超是科技部的,他俩见过不止一次,嗯,你通知小陈一声,看他有空没有。”

蒙老板相召,天大的事情也的放到一边不是?陈太忠放了电话就是一路猛赶。

蒙艺和安国超聊了两句之后,随口提起也叫了陈太忠过来,安部长登时就是一愣,“蒙书记,您现在跟他还有联系?。

“本来想把带到碧空的,他不去。”蒙老板笑一笑,“这家伙挺个性的,既然在北京,一起坐坐吧。我记得你对他评价也挺高。”

那家伙跟黄家走得很近啊。安国超心里感慨一声,不过转念想一想,陈太忠折腾劲儿这么大,蒙艺未必也就不知道,算了,你们的瓜葛我不操心,“前一阵这家伙,跟办的人搭上线儿了。”

“欺办?”蒙书记听得就是眉头一皱,旋即哭笑不得地叹口气,“不会吧,他现在能折腾到这一步了?”

“没错,我见了,一个外国人举办舞会,他把人叫去了,去的还有黄汉祥”安国超不动声色地说一句。算提醒也算是解释。

官仙相关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