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巴黎置业

1813章巴黎置业

话,居然苦笑一声,旋即轻叹一口气,啧,牛轻真好小陈的生活很精彩啊!现在他可是凤凰驻欧办的主任。

“驻欧维?,安郡长本也定沉稳之人这头衔都禁不住打个磕绊,旋即微笑着点头,“这倒定物尽其用,他认识的外国人很多。”

“国部长,小陈人还是不错的”蒙艺笑着点点头,生怕他误会了自己的意思,“折腾劲儿是大了点,但是心好。

“没错,太忠很不错”安围点点头。语未落。有人敲门,却是陈太忠赶到了。

三个人,一个是天南的,一个是碧空的,还有一全部委的,虽然陈家人现在只是个)正处待遇,不过那二位不嫌他的身份。大家倒也能其乐融融地随意聊天。

当然,更多的时候,还是索书记和安部长在说话。这次同在十四号院那次那健东和蒙艺说话不同,两人非常放松。

说着说着,不知道怎么着,就说到陈太忠的驻欧办去了,陈家人网。表示,说人选难以确定。安部长大手一挥”这不简单?从部里给你戈,拉个人。”

“估计,找外交部的好一点吧?,豪艺沉严说了一句,又抬手去端酒杯,却没注意到酒杯刚刚清空,那帕里赶紧上前斟了半杯

“哦?”安国愣了一愣,笑着点点头”也是。

不过,蒙书记这个小的失态,还有安部长这转瞬一逝的反应被陈太忠观察到了,略一沉吟他关着摇头。”算。外交部的用不起,也不想让他们掺乎。”

他反应过来了,凤凰驻欧办好夕是门,政府派出机构。万一外交部的再给自己派点“记者”什么的,那岂不定很麻烦的事情?

哥们儿可是不悲再帮你们抓那拎包武!想起上次出国同行的那群人,驻欧办主任就觉得有点腻歪,我花凤凰的钱是办事去了,不芳让你们去搞那些东西去的。

念及此处,他禁不住有点暗自庆幸,还好还好,是三个事业编常,咱这个单位不是很正规的会不会段卫华他们做编制的时候,就考虑到这个因素了呢?

听他这么说,安国若无其事地看索艺一眼。现蒙书记正不动声色地拿着筷子夹菜,心里微微一关,老雾对小陈还真芳关照啊

请外交部出人的建议,是蒙艺提出来的,陈太忠这么回答,不但有目无大局之嫌,更是隐隐地有顶撞碧空省妾书记的意思可就是这样,人家蒙书记居然不在乎。

蒙艺虽然在夹菜却也感受到他这一眼”心里感叹一声小陈迈敢在电话里指责我呢,等你慢慢习惯了这冢伙的无法无天、也就好了

不过,想起指妾,他就想起了在凤凰的雾晓艳。说不得便头看陈太忠一眼,“凤凰的校园网搞得怎么样?

“进行得挺顺利现在就要开工,陈太忠关着回答,他当然知道蒙老板这话的意思,心说我答应你的事儿,当然要给你办到,“还好,这事儿不是曾学德负责。”

你还来毛病了?蒙艺瞪他一眼,没错,曾掌德是我指定的,可芳我也有推不过去的人情嘛,后来走委压你,到定,我现在能再回天莆把他撤了吗?

他可不知道,家人说这祜升不定官不住目已的嘴已。而是有点算计你看,你走以后的事情我安排得挺好,到我倒是让你弄上来的人收拾了一下,老蒙啊老蒙。你欠着我呢。

有个省委书记的歉意在手,总定一件令人开心的事情。这个歉意可以用在苏文馨的事情上,也可以用在别的事情上诸如帮凯瑟琳找项目之类的。

事实上,陈太忠倾向于帮苏文馨解决问题,马雅落了苏总的人情,而凯瑟琳还没搞定临铝。等临铝最终石动,怕定就到今年年底了

歉意跟仇恨一样,都属于情绪的记畴,而情诸会随着时间的流逝慢慢地减轻的。

不过不管怎么说,现在提总是不合适的,这会让老索感觉到自己的目的性太强,而且,蒙老板在碧空布局,暂时不要影响人家的好

其实,只要那帕里肯帮忙,那个,副厅就能倍住,那大秘什么都不用做,只需要去那个,副厅长办公里转一圈,就足够一看谁还敢把他弄到总工会去。

“国部长,欢迎有机会去碧空指导科技工作”酒足饭饱之后,蒙艺笑嘻嘻地出了邀请,“到时候,我也能尽一尽地主之

“蒙书记总是这么关心科技工作,在大雨定这拜。在碧空也砻这样,我尽量安排时间。妾国笑着点点头。侧头看一眼陈天点“伤的尖部下他搞也是科技工作。”

“小陈舌匕七八糟的事情太蒙也看陈太虫一眼微竿着摇头,“算了,由他去吧。”

这蒙艺真惯着陈太忠啊,想至这个,娑目熬隐隐有占为网。才自己的话后悔,其实,他对陈太忠印象也很好一人家贝办的人还记得叫他呢,只是,官场上有的时候实在是身不由只,他一点都不报卷进蒙共和黄家的恩怨里去。

“老书记,您这么说就冤枉我了,我早就振去了”陈太忠马上叫起苦来,“只是真的怕给您添乱这不悬没得领导的指示吗”

“你就卖嘴吧”蒙艺哼一声,看都不看他“我又办禅你什

“这次我从法国回来。就直接去您那儿”陈太忠婪嘻嘻地一指那帕里,“也不麻烦您,就那处帮我安排沟俑交流就行

现在他是巴不得四处有假到了啊”、两个月呢,怎么能躲在外面不回天南,那才是最好的,想一想做大媒的副省长还存等着自己回去,他的头皮就一阵一阵地麻

“你们俩,。!蒙艺似乎报说什么来的后夹怀具。章了一声不再言语,他心知这俩是一起的。不话当着姿国却县不能说

接下来,陈太忠的法国之行倒也算顺贝顺水埠布尔,经帮他寻了几处房子,他去看了看。最终选定了拉普大街附浙靠峦马尔斯公园的一处场所。

房子样式很古老,哥特式建筑的,不过内部装修尚可,最要命的是租金很吓人,楼上楼下各六间房上一个八十平朱左右的大厅,一年的租金居然要十九万九千九百欧元

“就这儿了。”陈太忠登时拍板,拿出,一万羔云做宇金,钱能解决的问题,都不是问题,尤其是这里邻十六区和八区,地理位置算不错的,十六区是巴黎富人区。八区是中国驻法大使馆所存地

尤其是这里离香榭丽舍夫街很近嗯这个那啥,大家都知道了,对陈主任来说,钱真的不是问题,悲伤之夜很方便的”

定下了这边的事情,又跟贝抚和葛瑞穆缠绵猛绻了两天陈太忠就该回了,不成想在到达巴黎的第三天瞬上,他正存贝拉和落瑞丝彩排的地点转悠,猛地听到有人惊呼一声,“陈击任”

听到这声音,陈主任的身体就是一僵,接着,慢慢地抬起头来,一脸威严地看着身侧略胖的中年人,“嗯,你好像姓钱某吧”

站在他身边的,正是张州的石村商人钱文辉,这位国姿的暗子已经被他鉴定得一清二楚了。他自然是要跟其保持距离,伪作印象不深灰了。

“我是搞张州石材的小钱”钱文辉可不知省自只身份泄露,喜眉笑眼地向他解释,“前一阵听说咱凤凰要存欧洲设办事处了,您知道不知道谁负责,我正琢磨打通这个路午

“我负责。”陈太忠淡淡地回答,还带了一点点的傲与,这个时候,说谎实在没意思。而且,他的政治可靠性臭终讨了办友宏的,也不怕面前这个家伙拿来做文章。

“哈,要是您就太好了。”钱老板只出这位县官瘾作,倒也没计较那么多,“搞个小招待所吧我在法国做味意的朋友挺多的,耍说住,还是住咱中国人的地方,心里踏

前两天蒙艺还提醒这个事儿呢,朔存倒有人残卜门了。陈太忠也不知道该哭好还是该笑好。只得咳嗽一声,“我这某政府派出机构,接待一般人是规则不允许的。”

“啧,这可是有点浪费。”钱文辉四下看一看,猜豫一下又话了,“反正领导们也不会天天来,腾两个长白房给我扁不庙”

“我租的房子,本来就不陈太忠不动声击地话,给外人看,这是十足的官僚做派和语气。

“领导来了,我可以暂时腾出来”。钱文辉没货得音外,他现在的表现,正是一个。十足的四处钻营的商人形象,冲陈辛任体个眼沌,他笑眯眯地解释,“主要是巴黎的治安太乱了,钱这方面倒好说

“没事,我也认识巴黎的黑手党”陈太忠转身就击,心说你真耍咬住你石材商人的身份,我才懒得给你任何的面午

钱文辉登时就愣在那里不动了。好中天才轻声地嘀咕一旬,“巴黎的黑手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