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放手1815热情

1814难放手1815热情(求保底月票)

凡叭长能来就好了。陈大忠心里不杰感慨。不过,当他被奥迎四的时候,发现后面不但跟了大巴,前面还有警车开道,他实在不能再挑剔什么了。

车里,郑厅长也很热情地嘘寒问暖,先问了陈主任一路是否辛苦,然后就是邀请陈主任多转转,多看看,能在碧空多呆一段时间就

了。

陈主任下榻的地方,就是在碧空省委的接待宾馆碧海宾馆,住的还是不对外开放的三号楼,房间是一个大大的套间,后来他才知道,这是接待正厅级以上干部的房间。

一切,都是超规格接待,甚至陈太忠抵达的时候,碧海宾馆的总经理还过来转了一圈。很热情地同他聊了两句,再三强调有事尽管吩咐,最后才离开。

当然,这些客气和热情,仅仅一全部里的典型怕是远远不够,他来碧空交流,是通过那帕里传达的,那处长一定做了某些暗示认识省委书记就足够吓人了。还跟蒙书记的大秘交称莫逆,谁敢忽视?

一行人到达宾馆。是四点二十左右,陈太忠也不想休息,索性就在小会议室跟大家聊起天来,大概五点半的时候,科技厅大厅长秦有亮赶到了会议室。

秦厅长高大黝黑。长得也挺富态,单从形象上讲,到像个栉风沐雨的农民企业家,他一到了就笑着同陈太忠握手,“太忠主任,来得晚了,刚才在通知厅里的中干,还有各地市的负责人来省具开会。”

“是我来得晚了”陈太忠笑着回答,心说你来的不晚,别的正职都是踩着点来参加欢迎宴会的,你来得早了足足半小时呢,这态度实在太端正了。

当然,任是谁也想得到,通知干部开会其实不需要大厅长出头,但是他不过是个小的正处还是待遇的这种,怎么也得让人家正厅干部留点矜持吧?

总之,人家投之以桃了,他就要报之以李,说不得笑嘻嘻地摇摇头,“早就该来碧空交流了,秦厅长您说来晚了,这是批评我态度不端正呢。”

“呵呵,陈主任真会开玩笑”秦有亮听他这么说,心里松了口气,心说这家伙身上全然不见年轻干部身上的凌人之气;很难得啊,部里的典型又是蒙书记爱将,居然这么好说话。

不过这家伙有点油滑,打交道是没问题的,可是想从此人身上得到点什各,那就很难说了,秦厅长心知肚明。

总之,欢迎宴会是在热烈而友好的气氛中进行的,尤其让大家膛目的是,陈主任的酒量,真的很惊人啊。

一开始,倒是没人想灌陈太忠,这种场合也不合适那么喝,不过,陈太忠酒到杯干喝的酣畅淋漓,别人看着就眼直了,秦厅长暗示一下

估计小陈这是爱喝酒,他爱喝,大家就上啊,总得把凤凰的客人招呼好了不是?

一桌十个人,三个厅长加办公室主任还有其他处室负责人,九个人轮着上阵,喝着喝着大家发现不对了,郑厅长已经扛不住了,高处长也有点爱说话了”,怎么这陈太忠居然一点事儿没有?

这家伙喝了快三斤了,办公室主任见势不妙,心说得让人家陈主任喝好啊,总算还好。宾馆老总适时出现,痛快地跟陈太忠连干九杯。

九杯下肚,大家都劝陈主任先多吃点菜一这也能观察一下他有后劲儿没有,结果十来分钟过后,陈主任依旧口齿清晰思维敏捷,秦厅长看得就笑着摇头。“太忠,你这太能喝了,我们九个人加起来怕也不是对手一你到底能喝多少?”

“好像”从小到大没醉过”陈太忠其实也有点亢奋了,这帮人对他太客气了。他心里挺得意,终于一不小心说走嘴了。

“啧,这可太不公平了”郑厅长缓过点儿劲儿来了,禁不住出声埋怨了起来,“陈主任,你怎么开始不跟我们说?早说的话,我只跟你喝一杯。

众人听得哄然大笑,能光明正大地调戏郑厅长的机会,实在不多。

不过,陈太忠既然这么说了,肯定不会有人再跟他喝了,说笑间,不知不觉八点?钟了。酒席也该散了,毕竟只是一个欢迎宴会。

秦厅长沉吟一下。吩咐办公室主任,“董主任,你联系一下,看宾馆能不能”

话还没说完。门被推开,那帕里微笑着走了进来。冲大家点一点头,又冲陈太忠扬一下扰了,太忠你这是喝了多少啊?”

一边有人不认识那帕里,正琢磨这位是谁呢,秦厅长却是忙不迭站起身来笑着走过来,“那处长大驾光临,欢迎欢迎。”

他这一句话,搞得其他人全都站了起来,省委书记的大秘驾到了啊,陈太忠愣了一愣。也站了起来,“老那你不用陪老板?”

“老板知道你来了,放我假”那帕里笑着回答,这回答又让大家听得一惊,老天。蒙书记这么给陈太忠面子?

“服务员,撤了。重上一桌,马上”董主任会来事儿,马上出口吩咐,不成想那帕里微笑着摇头,很沉稳的样子,“谢了,真不用了,我吃过了”,就是老兄弟好久不见,过来跟他聊一会儿。”

他这话一说。别人连呆都不敢呆了,也就是三个厅长跟他握一下手道别,最后握手的是秦厅长,他笑着发问,“那处,后天我们开中干会,学习凤凰经验。这个,,不知道蒙书记能不能抽出空来?”

“这个问题。你问太忠比较合适”那帕里微笑着回答,这家伙现在做事,真的越来越圆滑了,一点不带愕罪人,还能坚持了原则,总算是柚知道,秦有亮跟蒙艺走得还算近,说不得轻声弃充一句,“老板现在挺忙”,不过太忠要说话,我能帮着敲敲边鼓。”

等众人走后。陈太忠和那帕里走回房间,坐下之后,他先发问了,“老那,听说过你们劳动厅一个叫刘害的没有?”

(三更到,强烈召唤保底月票。)(

陈太忠的欧州之行,算得上快去快回,原本他还想着,能不能见一见科齐萨,顺便让其帮着给罗纳普朗克打个招呼,不成想副部长先生去美国了。

倒是埃布尔一个劲儿地挽留他多呆两天。不过,他这次只是看房子来的。目的达到也就该走了,反正下次来也会很快的。

陈太忠到了北京才下飞机,就接到了许纯良的电话,许主任对天欣的广告表示满意,“已经跟省电视台签合同了,八月开始,在《新闻播报》之后天气预报之前。”

天南省电视台是上星频道,中视的《新闻播报》是必转的,天气预报也转播,不过中间那号称“标王”系列的广告不转播,对省台来说。这也是黄金时间广告段了。

再加上一些插播电视剧的广告,这笔广告费就不少了,许纯良为此专门还找了省电视台的人,人家咬着牙发话了,“二套我再送你些好时段的广告,一个月三十万,不能再少了”我们也要吃饭啊。”

可是现在助力车厂,一个月卖也就卖两千多不到三千辆助力车,产能倒是跟得上,主要还是市场没打开,这点广告费不心疼,许主任考虑的是该不该放眼一下省外市场了,“对天欣集团的报价,你有什么建议没有?”

“你谈吧,不用给我面子”陈太忠听得就笑,“北京你要有合适的做媒体的关系公司,那就上你的关系,你是大主任哎。”

“倒是有一家公司,叫天逸的,实力跟天欣差不多”许纯良说话也挺实在的,“通过我一个叔叔给我爸打电话了,我爸的意思是公平竞争。要不我给你打电话呢?”

“哎,又是关系”陈太忠苦笑一声,对着纯良,他也不会藏着掩着太多。“这年头离了关系就做不了事。”

“对了,再问你个事儿,上次你真是在黄汉祥办公室见办的人的?”许纯良也真敢直接问,关于这一点,他已经请教了他老爹,“这好像不太符合程序。”

“这点事我还哄你做什么?”陈太忠笑一笑,心里却是在盘算此事要不要跟苏文馨说一下。

“看来回头还得找一下人,把天南各地市禁摩的力度再抓一抓”谁要是认为许纯良只会纯良,那就大错特错了,为了自家产业的发展,用起行政手段来也是不含糊的,“太忠。我想想办法,你也想一想办法,把摩托车打下去。”

“我试一试吧,不过我的办法不多”陈太忠笑着答他一句”交通厅我去做工作,警察那边就得你想办法了。”

挂了电话之后,他叹口气,还好,天南没有摩托车厂,要不这工作又有的做了,,算了,还是先打个电话给马小雅,让她转告苏总天逸的事情吧。这个人情哥们儿不需要,她需要。

跟南宫这帮人接触得多了,他也知道对口的重要性了,身价是什么?身价都是抬出来的,有机会的话,他当然是要帮衬马主播的。

一个电话打过去,不成想小马同学也知道这今天逸,“啧,怎么又是这今天逸?这就是上次请贝拉他们来的那个公司,那个肖总你也见过的。”

我还打人了呢!陈太忠想起来了。又仔细想一下,“这家伙的后台好像杨老三,我没记错吧?这么小的单子,他们也看得上眼?”

“苏总也看得上眼呢,这单子做好了是流水。”马小雅听得就笑,“好了。苏总就在旁边呢,你要跟她说话吗?”

“不用,你就问她想不想做这个单子好了”陈太忠不想跟苏文馨说太多,事实上,听说了天逸的背景之后。他的心情并不是很好一唉。哥们儿是真的想彻底放手科委事务的。可是,这些界上不得已的事情,实在太多了。

苏文馨想做这个单子,不过,听说是天逸公司在争,她的气也不是很粗。“单子我肯定是不会放弃的,小雅,你跟小陈说,我的要求不高,只要他能保证我俩公平竞争就行。”

得了这个回话,陈太忠就拿定了主意,既然你要争,那我就帮你!

他帮人帮到泪流满面的时候实在太多了,要是苏文馨不愿意站出来。他肯定就要劝许纯良将此事押后了。先把天南省的市场占牢了再说别人都不急,我急个什么劲儿?

不过,怎么劝许纯良,也是桩麻烦事,他才说了不管科委了,现在又不想让天逸介入,啧,做人要讲信用嘛。

要不,让苏文馨跟宵瑞远说一声?瑞远跟纯良的关系也好”然而。下一刻他就打消了这个念头,苏总肯定考虑过这个因素了,而且说实话。宵家人对官场的态度他也非常清楚一错非不得已,人家绝对不愿意随便惹人,更何况是杨老三这种背景深厚的主儿?

我要是纯良,会怎么做?官场最管用的还是换位思考,这么一考虑。陈太忠下一刻就得到了答案,于是拿起电话,又给许纯良拨了回去。“纯良,我问了一下,那今天逸的背景是杨家,我跟杨家老三不对眼”,他不是要做你妹夫了吧?”

“还有这回事儿?”许纯良听得也很是惊讶,旋即轻声嘟囔一句,仿佛是想通了什么似的,“好了太忠,我知道了。

又要请示你老爸?陈太忠对这个家伙实在太过无语了,说不得哼一声。“我说,是兄弟的就帮我出了这口气,天逸的肖总,还想叫保安打我呢。”

当然,保安打人的结果,就是保安被打。这个他不用解释,对面的那位也不需要他解释两人还携过架呢,就算不听信传言,许主任也很清楚陈家人的身手。

“我当然要帮你出这口气了”许纯良一听他都跟天逸紧张到这个地步了。登时拍板了,“你也不知道早说。行了,我知道怎么做了”让他们尽量把价格报高不就完了?”

在他看来,太忠跟杨家老三放对的话。他得请示一下老爸最起码要通报一声,不过,只是一个公司的老总杨尖三的马仔,也敢跟太忠叫板,那阴一把也就阴了。

朋友的朋友。不是我的朋友,朋友的马仔,我更没必要去关心

哈,纯良现在阴人也有一套了!陈太忠笑着挂了电话,很显然,许纯良是要天逸的人认为这单子十拿九稳了,有许书记的招呼,你们尽管开口报高价好了。

等到最后。以报价不合理的借口,直接就将人清出去了,到时候天逸的人哭皇天都没泪想到这里,陈太忠就禁不住有点高兴,胜券在手的时候,突然被人通知出局了,很期待哦,到时候一定要回去看看。

电话才挂掉,马小雅又打来了电话,“太忠,一小时以后,我们就回南宫那儿了,你过去吧,苏姐很想跟你说两句呢。

“没那时间。你跟苏文馨说一声,我会帮她留意的,反正,她该怎么报价就怎么报”陈太忠笑一声,“我跟凯瑟琳还有点事要办,嗯,还答应了蒙艺去一趟碧空。”

他最后一句话。实在不应该说,原本他是想着去凯瑟琳那儿帮何保华要几份资料之后。就可以跟普林斯公司美艳的女老板和保镖一起尽情嗨皮了,不成想三人逛了一趟街之后,网进了别墅。还没来得及叫外卖,南宫毛毛的电话就来了,“太忠,你上次放我鸽子,我还没庆贺你的升迁之喜呢。这就”算是没事了?”

“我网从巴黎回来啊”陈太忠苦笑,“挺累的啦,才回家。”

“五棵松那儿的房子吗?”南宫笑一声,得到肯定的答复之后,毫不见外地发话了。“行了,一个小时以后,我们准时过去,你啥也不用准备。就跟上次黄总去一样,我们全包了。”

果不其然,约莫过了五十分钟左右,几辆车就来到了别墅门口,又是稀里哗啦地搬下一堆东西来,不过,这次的没有上次黄汉祥来的时候那么繁琐,有点音响设备也不多,到是有几个人端了大大小小的盒子,进屋就直奔厨房去了。

盒子里就是大大小小的菜肴和配菜了,连调料都带的足足的。甚至还有碗筷、洗洁精和垃圾袋,也就是说,陈太忠的厨房,只需要有火,有上下水就够了。

楼下,有几个小歌手站在那里唱歌,其中有南宫毛毛捧过场的玫,还有一个小有名气的歌手,嘻嘻哈哈地低声开着玩笑,不过来的没有乐队,只是卡拉伙碟伴唱。

让陈太忠注意到的是,有一对双胞胎姐妹,长的很清纯,穿着牛仔热裤小背心,蹦蹦跳跳地唱着,那热裤不但是毛边的,上面还被人工加工出来几个口子。给人一种野性十足的张扬感觉。

“看上那对姐妹了?”于总观察力好,见他瞥一眼下去,就发现问题了,轻笑一声。“不过太忠,这个媒可不能给你做,你得让小雅点头才成。”

蚓5章热情

这就是所谓的“成亲”的后果了,陈家人花了一百万请大家去欧洲玩了一趟,后果就是看到令自己心动的女孩儿都不能上。除非马小雅说话,别人要是撮合,都算是打马主播的脸。

当然,成亲也不是没好处的,马小雅在这个里活动,得给陈太忠守着。要是她“不守妇道”也会遭到大家一致的唾弃。

陈太忠要说毫不动心,那也是假的,他现在不太管得住下半身,想到宵瑞远能跟苏文馨、苏秦馨姐妹双飞,陈主任心里,何尝又没有点不服气呢?

不过这俩女孩。档次实在太低,所以他也仅仅是心动那么一下,听到于总发问。少不得笑一笑,“我这人,对感情一向专一,于总你不要黑我。”

于总和苏总就听得笑了起来,阴京华最为不厚道,居然饶有兴致地向凯瑟琳和伊丽莎白所在的位置膘了一眼,虽然他没有说话,但是意思大家就都已经知道了:你小子屋里现在就藏着两个女人呢,还说什么说?

不过,他这一眼,大抵也是玩笑之意,陈太忠自然不能当真。

南宫毛毛这一顿饭如此地大张旗鼓,可不止是庆贺陈太忠升职那么简单。一个副处升职为正处待遇,在普通地级市算挺大的事情了,但是在这帮人眼里,还真不算回事。

大家还是比较看好这个驻欧办的发展,才会这么有兴致,当然,苏文馨也在里面起了点作用,饭后,大家拿了啤酒边喝边瞎聊,苏总终于再次提起了话题,“太忠,最近要去碧空?”

“你那个事儿。我知道了”陈太忠漫不经心地点点头,“这个我答应不了你,我去是跟搞科委工作交流,你的事情我看情况吧。”

“要不,你先见一见刘赛?他现在就在北京”苏文馨嘴里的刘寨,就是碧空省劳动厅的副厅长,“了解一下情况?”

“哦”算了”陈太忠沉吟一下,还是笑着摇头拒绝了,见人就是承诺的开始。他又是不喜欢有始无终的性子,索性就拒绝了。

不过,苏文馨没借着今天这顿饭把人带过来,做事也算上路,陈某人平日里被各种领导胁迫习惯了,自己也习惯胁迫人了,一时觉得这帮人做事挺讲究。所以也留了一个活话,“他要是在北京找不到门路,实在不行就回吧。”

苏文馨听的先是一愣,随即笑着点点头,“到也是,”

第二天下午。陈太忠坐的飞机抵达了碧空省松峰市,还没出机场,就被一男一女两今年轻人拦住了,一身的制服,“请问,是凤凰科委的陈主任吗?”

陈太忠正纳闷什么时候机场的地勤也认识自己了。跟着人出去一看,明白了。敢情碧空科委的人在外面扯着好大一块横幅一“热烈欢迎凤凰科委陈太忠同志”

来接人的。是瘦瘦小的一个女人,看起来不过四十来岁,她满面笑容地迎了占来。“呵呵,陈主任,一路辛苦了。”

一旁有人插播画外音,“陈主任,这是我们常务副厅长郑兰。”

啧,看看人家这态度,陈家人心里感慨啊,哥们儿交流也不少次了,就是这次最爽。别的不说,旁边摄影机就四五架呢。什么叫对同志像春天一般温暖?这就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