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16 睹物18171818劳动厅上下

1816睹物18171818劳动厅(上、下)

“劳动厅?”那帕里听到这三个字,就愣了一下,旋即笑了起来,“呵呵,刘赛啊,我知道这个人”怎么,他跟你有关系?”

“嗯,有点关系吧”。陈太忠见他这副模样,隐隐觉得此事似乎不会像自己想的那么顺利了,说不得笑一声,“老那你这可以啊,这才来几天,就连个副厅长都知道?”

“跟着老板干呢,怎么能脑子里没数?”那帕里得意地指一指自己的脑袋,“每个在职的正厅以上的干部,我最少记得一个联系电话,你信不信?”

那处长亮相碧空不久,以和善、稳重著称,事实上,他骨子里还是较为跳脱的性子,难得有机会放松,少不得就要跟自己的朋友卖弄一下。

“不会吧,你没有机要本吗?”陈太忠一下没反应过来,“也真难为你了啊。”

“本子当然有,好记性还不如烂笔头呢,我记这个也是为了以防”那帕里笑嘻嘻地回答他,“反正我老婆没跟看来,一个人呆着,闲的时候就记它,只当记英语单词了”咱是秘书,就得有服务意识,不能等老板来要求你不是?”

“哎呀老那,你这觉悟,不是一般地高啊,我是真没推荐错你”。陈太忠笑嘻嘻地伸出一个大拇指来,心说以那帕里这算计,要是还混不好,可真的太委屈了一不过话说回来,官场里委屈的人也海了去啦。

不管怎么说,他挺欣赏老那的工作态度,这是他想不到的,然而,他也仅限于欣赏,陈家人出身草莽,行事和思维草根化得紧。

所以,他对那处长的得意,也有点微微的看不惯,有服务意识是好事,但是你先是个官员,其次才是蒙艺的秘书官员是什么?是人民公仆!

这做公仆的,不琢磨怎么才能更好地服务于人民,反到是强调对上级的服务意识,呵呵,这也算是本末倒置了,不过”真的是本末到置了吗?

那帕里却是挺享受他的称赞,笑嘻嘻地点头之后,才又微微皱一下眉头,“那个刘寥,好像要被调整了”

陈太忠正等着他说下文呢,等了半天却不见动静,禁不住侧头看他一眼,猛然间有所领悟,“这事儿,是不是有点为难?”

“咱兄弟俩,也不遮着掩着了,确实有点为难”那帕里顺嘴就接过了这个话题,可见这小子皱了半天眉,一直在这里等着呢,“太忠,不瞒你说,这关系到老板的布局。”

“你是说”劳动厅的水挺混?”陈太忠听明白了,“咱俩乱动的话,可能会影响到蒙书记?”

“没错”。那帕里毫不犹豫地点点头,“咱兄弟俩的交情,那不用说的,可是要有可能坏了老板的事儿,你也不愿意看到吧?”

“那”老板是个什么布局?”陈太忠犹豫一下,对刘寡他没有必得之心,而那处长讲得也挺明白了,一时间好奇心起,就想琢磨一下中央委员的眼界和思维方式。

然而,那帕里让他失望了,那处很干脆地一摊手,“说实话,我也不知道

“你不知道?”家人真有暴走的冲动了。

怎奈,下一刻,省委书记大秘的解释就到了,“这只是一个直觉,太忠,我能感觉到老板的心思”我说,你不要这么看我,我才当了几天的秘书?老蒙会事事跟我说吗?”

说到最后,那帕里都恼了,陈太忠见状,也不好计较太多了,只得干笑一声,“马上副厅的主儿了,一点沉不住气,算了,不想说就算了,我也没逼你

“太忠,我是真的不知道,就知道劳动厅水混”那帕里盯着他,一字一句地说着,很郑重的样子,“而且,没人帮刘赛说话。”

“行了,咱哥俩不谈这个行不行?”陈太忠觉得有点扫兴,说不得摆一摆手,“还想叫你跟我一起去看一趟刘寨,给别人点暗示呢”我说,我自己去看他行不行?”

“你去当然可以了,我还真希望你能搞出点名卓来,没准老板能借此现新的契机”那帕里笑着点头,“我要去,味道就不一样了”说实话,其实老板对你的信任在我之上,不瞒你说啊太忠。就算你影响到他的布局,他都不会生你的气,我就不行了。

人情冷暖啊!陈太忠本想说两句风凉话的,见那处长急得脸红脖子粗的,一时也没了开玩笑的的兴趣,于是笑一笑,“算了,我也是说一说,朋友托我问,我就问一下

“别啊,你想去就去嘛”那帕里可是当真了,伸享用力拍两下他的膝头,“我都能给你派车,就是人不方便跟你去。”

是啊,省委书记的大秘,一举一动,代表着蒙艺的风向标呢。陈太忠有点能理解了,一时就有些意兴索然,“算了,不用你派车了,我先去打听一下,看这人官声怎么样,值得不值得帮吧

“合着”你连这人的口碑都没问一下?”那帕里听得膛目结舌,那表情分明是在说:你小子这不是坑我吗?

“口碑很重要吗?”陈太忠没好气地白他一眼,心说你这大秘也不知道是怎么当的,干部任用跟口碑有一毛钱的关系吗?你想不想帮忙才是最重要的,口碑那些都是枝节末梢一你要确定不管,我吃多了去了解他的官声?

这小子这表情是装出来的!他做出了判断,你丫纯粹就是想挤兑我呢,不过,哥们儿不跟你叫真,他略略不满地哼一声,“省政府的干部,素质差不到哪儿去吧?而且”他要有大毛病,我也会知道的

以苏文馨那帮人做事的方式,陈太忠还是比较信得过的,那些人可能毛病不少,但是求人的时候。该说到的都会说到的其实在那帮人眼里,官员们有点这样那样的毛病有什么了不起的?最怕的就是站错队,其他被整的缘故都是小事了,不怕说。

“我也没听说那人有什么大毛病”那帕里笑着点点头,其实他挺认可陈”口”说法。那处长在天南省政府呆了时间不短。现在又来刀山省,自是知道省里的厅级领导做事一般都算靠谱,就算有小辫子,也不是一般人能抓得住的。

“反正,你去了解吧,那人有委屈,你当然就能跟老板说了,到时候我也能帮你说话”那处长说得很坦白,“我估摸。他是没啥委屈,也没啥背景,属于管不管都行的。”

第二天早上七点,科技厅办公室的董主任就来了,张罗着陪陈太忠吃早点什么的,那热情也不用多说,就跟伺候秦厅长一样,要多殷勤有多殷勤。

秦厅长也给面子,派来的车还是奥迫劲。陈太忠这才知道,敢情这车是秦有亮的,郑兰的座驾是奥迫 四,其实还是有点小差距的。

一上午时间,就是在厅里搞座谈了,大家都很放松,也都言谈要给苏总打电话呢”陈太忠也不拒绝对方的殷勤,有的时候人太客气了,不但是自降身价,也容易被人攀附上来

他可没决定死气白咧地一定要管,具体情况还要具体看,“你这儿到底是怎么回事?”

“也没什么,别人让我腾位子呢”刘塞听到这话,就禁不住哼一声,脸也沉了下来,“论资格,我在劳动厅干了二十年,论业务能力,我干过三个处了,要说小错误,那难免,可是大错误绝对没有犯过”

这些不是重点”陈太忠笑着摇头,“你说重点吧

说重点的话,还真没什么可说的,刘寡即将被调整,无非是四个。字朝里没人,劳动厅副厅以上的领导身后都有背景,而他没有,所以这次调整就轮到他了,没人保嘛。

可是刘赛不甘心啊,“毛继英那种民政厅调过来的,也就算了”这地矿厅的党组书记调过来,这算怎么回事呢?”

“这是组织需要嘛”陈太忠听得笑一笑,紧接着就是冷冷一哼,“毛继英?这个人很混蛋,他的司机开车溅我一身水,他倒是有理了。”

“毛”毛厅长跟姚市长关系不错”刘塞听得苦笑一声,颇有一点无奈,“姚健康,是松峰的市长,还是省委常委,以前是省委副书记。”

“我知道这个人”陈太忠很随意地摆一摆手,他下午才听说的,怎么能不记得?“听说姚市长的儿子,运气不错啊。”

“就是那件事,姚市长”当时是姚书记,姚书记才去民政厅看了一下,也不知道怎么,就看上毛继英了”刘赛哼一声,“当时毛继英才是救灾救济处的处长,结果调到这边来,两个月以后,就是副厅长了。”

“看来姚市长,这也是爱屋及乌了”陈太忠听得就笑,民政厅和劳动厅,职能较为接近,这样的调动倒也不是不能接受。

“可不是?”刘塞笑一笑,又叹口气,看起来是又羡又气的表情,“连阳光福彩中心的主任都跟着沾了光,现在是县长了”领导中了五百万,龙颜大喜啊。”

“阳光福彩中心?”陈太忠听得就是一愣。

刘塞见他懵懵懂懂的,少不得要解释一下,敢情这碧空全省行的福利彩票,各地级市福彩中心就能兑奖,只不过五百万的一等奖要经过省福彩中心确认一下,方可兑领。

姚市长的儿子,不是石私巾中的奖。而是在阳米中的奖。所以纹奖要在阳井领。福不刁心辛任,当然也就能跟着沾光。

陈太忠听了他的解释,总觉得哪里有什么不对劲,想了半天却又想不出来,说不得悻悻地挠一挠头,“这个毛继英,我看他很不顺眼,你手上有他的什么材料没有?”

什么叫睚眦必报?这就叫睚眦必报,只是被人溅了一身水严格地说还没溅上,他就琢磨着把此人弄走了。

不过,陈家人有自己的理论,你都是副厅长了,在单位里做事儿尚且这么不讲究,那么,对待那些你需要服务的人民群众。你又该是怎么样的态度呢?

哥们儿这是在为民除害!陈太忠为自己找名义的水平很高事实上。他找借口的能力,从来都是很强大的。

然而,非常遗憾的是,刘厅长苦笑着叹口气,“他做人除了有点势利,真的没别的大毛病了,而且有点小聪明,哄得刘拴魁也挺开心的”加上姚健康,说实话,动他可是比动刘厅长还要难。”

“啧,你要这么说,我可就没辙了”陈太忠哼一声,抬头看一看时间,“五点二十了,你还有什么要补充的没有?”

面前的年轻人用居高临下的口气跟自己说话,刘厅长却是不敢有丝毫的计较,他笑嘻嘻地拽着对方,“这马上就到饭点儿了,陈主任你多少给个面子。”

“不是不给你面子,我要去省委呢”陈太忠笑着答他,“来了以后还没跟蒙老板见过面呢,保不定他今天有空。”

刘塞登时就撒手了,听听人家都说了什么,要直接去省委找蒙艺混饭去呢,说不得只能干笑一声,“那我的事情,就麻烦陈主任了,”

陈太忠出之后,天上还下着雨,出租车全是客满的,他正四下乱看,董主任的车慢慢开了过来,“呵呵,陈主任,上车吧,我就知道车难打,一直等着您呢。”

这样体贴周到的服务,给人的感觉真的是太好了,劳动厅和科技厅相比 绝对是一今天上一个地下叶,陈家人对科技厅的印象越来越好了。

当然,他知道这差别对待到底源于哪里,所以心里也不无感慨人生在世果然是不可一日无权啊,哥们儿只是靠着蒙艺,就能得到这么多的便利,蒙老板那中央委员,日子还不知道要滋润成什么样呢。

对于陈太忠要去省委,董主任也没表示意外,秦厅长已经向他示意了,陈主任要跟蒙书记接触的,你跟我打个招呼就行了,就算晚饭不行,有时间的话”不是还可以去洗澡什么的吗?

他的要任务,是保证陈主任跟蒙老板接触的顺 当然,若是他能跟着混看见一下碧空的老大,那就什么都划得来了。

遗憾的是,蒙书记在接见一个客人。倒是那帕里听说陈主任来了,走出来陪他,随便瞥了一眼,董主任见不是那么回事,便笑看到退着离开了,心里那点侥幸也不翼而飞,“那处、陈主任,您两位聊,我先走了。”

“呵呵”见董主任离开,那帕里才轻笑一声,挽着陈太忠很随意地坐到了沙上,“老板一会儿有空,看看能不能蹭上饭吧,不过也难说要跟客人一起吃饭。

“没事,我是不能不来”陈太忠也跟着笑一声,用极低微的声音解释,“最好我多来几次才能混上饭,那不是显得咱态度端正吗?”

“哈”那帕里又笑一声,却是没法接他这个话题,于是话题一转,“去劳动厅了没有?”

“去了”陈太忠点点头,心里有点意外,心说你不是不怎么关心吗,怎么问我问得这么急?不过还好,他是真的去了,倒也对得起朋友的关心,说不得嘬一下牙花子,轻叹一声。

“啧,说句实话,换给我也是要把刘塞弄走,就他好欺负,不欺负他欺负谁啊?”

“呵呵”那帕里无声地笑一笑,虽然没说什么,但是那意思已经很明显了你总该知道,不是我不帮你了吧?

“不过我看一个人不顺眼”陈太忠说不得将对毛继英的怨气了出来无非就是姚健康的儿子中了一个大奖,这家伙也不知道走了什么狗屎运。”

“姚健康的儿子,中奖?”那帕里的瞳孔登时缩脸上那副很随意的表情也不翼而飞,“太忠你说什么呢?”

“你来这儿这么久了,还不如我这来了两天的?”陈太忠笑话他一句,说不得将自己听到的话学着说了一遍,说到兴起之处,甚至连后来的展都说了,“刘赛说,那个阳光福彩中心的主任,现在都是县长了。”

“这种事,是别人看得清楚,才跟你讲因果呢”那帕里听完他的话,笑着反驳,“搁给不明白的人看,就是姚市长让儿子爱心助学,不会有别的了。”

“下面捂盖子,一个一个都是好手,也就是毛继英是民政厅调过去的,刘赛才能往这方面想,别说我不知道他中奖,就算知道他中奖,我也未必能得到真实消息

不知道为什么,那处长说话的声音,越来越低,到最后“真实消息”四个字的时候,他的眉毛已经拧做了一团,好半天才轻声吐出四个。字,却是低得让人几乎听不清,“有点不对。”

“什么不对?”陈太忠以为他还要硬撑着,说不得笑着反问一句,不过说完这话,他也的眉头也皱了起来。

“我信奉“小概率事件很少生”又是阴谋论者”那处长勉力地笑一笑,“总觉得省委常委家中奖,可能性太”

“才五百万,姚健康不至于眼那么小吧?”陈太忠皱着眉头问了,“而且彩票这事儿怎么动手脚?把号统统买一遍?这么巴结领导”成本太高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