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20 分析1821运气1822豪气

第四千三百三十二章 难觅绝对公平

“一,猛章分析

“成本?”那帕里听得淡淡一笑!虽然没再说话,不过卑禅的话,经表露得明显无疑了:巴结领导,需姿考虑成本吗?

事实上。?三藏中文那处长就听说过这种事情,有人专门花大钱去买彩票挑出中奖的彩票来送领导,这东西,是个领导就喜欢说向更那啥的来碧空两个月,还有人给他送过彩票呢。

送的人说的很客气,这是人家不小心中的奖。觉的那处长才来碧空也没置什么业。又是省安书记的大秘,送别的不合适。奖也不大才三万嘛。

所幸的是。那帕里真有做省委书记大秘的觉悟,很干脆地拒绝了

他本就是心机阴沉之章,却不喜欢跟网类人打交道,而且,荧安板都没布好局,他怎么可能给老板添乱?

鼠目寸光之事,智者不为!

说完这两个字。那处长就陷入了沉默中。等了半天,他没等到陈太忠说话,奇怪的侧头一看,发现陈眉头紧锁。千是笑着解释“姚健康或者眼不会这么但是这五百万是他正当收入”、抛去枚悬四百万,你知道对任何一个干部来说!有四百万的正当收入责味善什么吗

“知道”陈太忠扬一扬眉毛,却是不知道为什么回答得没精打

的。

“意味着他可以很潇洒地花钱”那帕里轻叹一声,“要某体制外的人,我就不说了。你是体制内的,最知道这个经济问题了一般干部真的很苦,有钱不敢花。”

“嗯,我的产业,也都在别人名下呢。”陈太忠哼一声依旧臭没精打采的样子。事实上,那都是他送给别人的产业。他也没报着收回来,但是要跟老那藏着掩着,那就有不厚道的嫌疑。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呢”那帕里见他情绪不高,说不得轻算一声,“觉得扳不到毛继英了,是吧?人家还帮着姚健康讲钱呢。”

“洗钱?”陈太忠这次有表情了。听得就兰一愣,游即眉其一屁他听明白了。老那是说,姚市长的彩票,可能是通过毛继英和阳牛福彩中心的人穿线,拿真金白银的五百万换来的。

这个可能性是存在的,能花的四百万总比不能花的五百万划算藏在天花板上或者地板下之类地方的钱,也不安全不是

甚至,可能都用不了五百万就能买回彩票,毕衰巾奖的那位也清楚,自己要去领奖。扣了税就是四百万了,而且容易被人惦记上。

但是,他还是有个地方搞不明白”那处你说得没错可告他姚健康好歹也是副书记。因为五百万!就要让三个以上的人知道他隙钱这现实吗?”

“关系到了那一步,没有什么不能做的”那帕里冷冷地一坐他的心理是偏阴暗的,这跟他的出身和经历的挫折有关,但是对朋友还悬没问题的,“而且,那俩也是体制内的!他们有胆子乱说吗我倒某佩服了。”

他考虑问题重权谋,但是陈太忠重境界。这跟陈家人接触的人有关,不管是许纯良还是高云风,尤其京城那帮人从不掩饰自尸钱有多少,所以他就知道,五百万,未必能让一个省委副书记如此掉价将把柄送到两个小人物手上。

“唉,不说这个,了”他知道,两人思路不太一样,谁也禅服不了谁,说不的苦笑一声,“我是想起了今天偶然间听到的一件事。

“什么事儿?”那帕里的好奇心被勾起来了。

“阳光市出过一起灭自案,死者家是普通工人”陈太忠苦算一声,“结果警察从他家搜出了一张五百万的存折,那家的男人也幕买彩票你说我能没一点联想吗?”

“是他中的奖吗?不对,那该有四百万才对”那帕里听到这甲眼睛蓦地一亮。“中五百万被灭门的又不是没有,这好办尖杏一下他中奖了没有不就行了?

“没记录说他中奖”陈太忠有气无力地回答,他甚系楼像的具这一家人没准就是被那谁灭口了。嗯。有人的嘴就县不严嘛

“这就不对了”那帕里嘴上说不对。眼睛却悬越发地序了“姚,健康不可能下作到这种程度,死人了,这可是大麻烦对了太忠警方没下封口令?”

“下了。”陈太忠少不得又将下午在森林公园的遭遇禅一偏禅到最后叹一口气”有人还猜到能定贩毒,我现在是听贝,阳毋市就闹心你说。这的是个,多么砷奇的地方?,

那帕里听完没再吭声,陈太忠也接着陷入了沉默里,好半天两人杆视一眼,陈主任才说了”阳光,两字,那处长就点出了孪雾“福彩巾心主任!”

兄弟俩知道想到一块儿了,问题的关键。就是在阳岸市福彩巾心幸任的身上,陈太忠马上闭嘴,到是那帕里摩拳擦掌了起来脸上居然挂着笑容,“好事儿,我待马上落实一下,姚健康是中的哪一期奖那个,灭门案,又是在什么时候发生的!”

“好事儿?”曾几何时,陈家人也是视众生如蝼蚁一般的耸儿事实上眼下也没变多少,但是他实在容忍不了老那这样评价灭门惨塞不过下一刻。他就有点明白了”姚健康”,这芳跟蒙去板不对付?”

“多新鲜呐。松峰是副省级城市”那帕里不以为然地看他一眼“知道副省级城市什么意思吗?人家需要很买蒙老板面午吗”

“天南没副省级城市,我见识不够,行了吧?”陈太忠听得翻一翻眼皮,却是心知自己猜得不假,“那处,这是两个偶然事件你也别寄太大希望。”

“我说过的。小概率事件很少发生。这两件事有关系的可能性很大”那帕里笑着回答他”倒是太忠你的运气,我还直某不得不服!”

这话他是语出至诚,想他那家人来碧空也两个多月了身边还人可以随便指使。却赶不上人家陈太忠去公园玩一趟,又去看个仆街的副厅长就得到好大的一条线索来。

蒙艺在碧空的局面,总的来说开展得还算顺利,不过松峰市确实是个令他头疼的地方别的不说,只说副省级城市的财政自接跟财政部挂钩,不走省财政,这就是人家松峰的底气。

而姚健康跟蒙艺走得不算近,倒是市委书记王熙跟蒙书记关系尚可王书记跟计省长的关系也不错。

说穿了。王书记是两头讨好,姚币长是两边都不讨好,吊某反右相异。但目的大致相同,我们要保持副省级城市领导的废与啊而且计省长和蒙书记都是新来的,您二位好好交流一下井

陈太忠一来。就撞上这么一桩天大的事情似此情次,由不得那外长不叹服,“我现猛必浮明白什么叫“机会比出身更重要了,太忠。你的运瞧真刚悬强到逆天。”

被夸奖的那位翻一翻白眼”心说你夸一夸我的情商好不好好叩就算哥们儿的运气确实不错,但是若没有这点揣摩人心的功力换个人来没准就忽视了吧?

他正翻白眼呢,蒙艺却是陪着两个人走了出来。在他身后还有一个年轻人,看起来比那帕里大不了多少,后来陈太忠才知道,那今年轻人就是张沛一蒙书记只从天南带来两个,人,连司机郭英都没带,没办法。郭司机不熟悉碧空的路。

不过,郭英也有了好的安置,天南警官高等专科学校的副楼长那是副厅级别的学校虽然是事业单位,郭校长也算是个正处级别到年这还是蒙书记走的太仓促,要不然,一个。正处级单位的一把年吾绝对没跑的副厅级单位的副职,跟正处级单位的一把手级别相同,不过直比起来还是没得比。

小那,帮我送一下客人”蒙书记冲陈太忠扬微微黄一下具随即走回办公室,陈太忠后脚就跟了进去。

“跟省科委跟科技厅交流得怎么样?”蒙共对上陈太虫还真是比较放松,很随意地坐在沙发上,不小”心居然说走嘴了。

“接成功的”陈太忠笑嘻嘻地回答,又简单地介绍了一下交流经过,只科技厅的领导们很热情,在一些问题的看法上。做了比较深入的交流。”

热情那是肯定的。蒙艺微微一笑,舒展一下身子,“明天那个巾干交流会,我抽不出时间,告诉他们也不用改利卜午了,有智省长毒就行。

智省长乏分管科技厅的副省长,传言说跟蒙书记关系不错悬直悬假不好说,但他是早早地定了要参加中十会的,这种情况下秦厅长等人还琢磨邀请蒙艺前往,当能说明一些问题。

蒙书记若是下午能去,科技厅估计就里把会议调整到下午了这么一来对智省长就未免有点不够敬重,蒙书记做事。一般还是比较注重大

的。

章运气

晚饭是在省委小招吃的,除了蒙书记、那帕里和陈太患外,坏有一个张沛,本来张秘书说不用了,姿回家里等着,蒙艺不介意地发话了“反正你也是一个人。一起吃吧。

蒙书记此来碧空,相借的那帕里和张沛,三个人都没带家室来尚彩霞的调动在进行中,至于那两位,根本还没提上议事日程呢。

吃完饭,蒙书记很随意地坐着聊天,不经意间就问起了办的事情陈太忠少不得一一解说一下,当然,他说的肯定也是删节版的一最起码,他不能说当初黄汉样曾经建议自己,通过蒙共的栈儿找唐副羔理吧?

蒙艺听完了他说的经过!一时间竟然有点无语了,好半天才算一笑,“你运气不错啊。”

“是啊”那帕里深以为然地点点头。他这行为。却搞得翼安板饷头看他一眼。

那处长此等有点冒失,跟陈太忠的关系,老板是老板的交情他悬他的交情,蒙书记说话他急着接茬,有点不合适。

不过几个月下来。蒙艺也多少知道点那帕里的性子了,看他一眼就是给他说话的机会,果不其然,那处长炎着回答。“太忠居然能存公园里听到灭门案,呵呵,挺有意思,

那帕里刚才的表现,就是说他有话要说。

按说,这八字没一撇的事情,他泛不该说的做为领导的秘书一个,“稳”字是要牢记在心,嘴要稳,不该说的不说;心耍稳不能被外界一些因素乱了心思。整天琢磨弄钱、拉关系或者外放做诸侯:行动卑稳,因为秘书代表着领导的形象什么样的领导用什么样的秘书。

然而关于这一点。那处长想待很明白,他跟着陈太忠商量此事,并准备着手调查了。他要是不说,先让太忠说出去,他就有背着领导搞、动作的嫌疑。

没错,他这么做肯定走出于好意,也不怕老板生气。落实清婪再汇报才是认真负责的态度,但是这种情况下,先请示一下老板才集最稳字。

“嗯?”蒙艺这次,索性是扭转头乘看他。脸上也没什么表情。

那帕里笑一声。说不得将从陈太忠那儿听到的消息一一说明,顺便又将民政局这边的调动说两司,然后就不说了,“太忠这纭气,不是一般地强。

他并没有做出任何的判断,只是很单纯地讲了姚市长的儿午巾奖阳光市有离奇的、被下了令的灭门惨案,再加上两个干部的调动。

听起来是三件事,但是只姿是个智商够数的。就能听明白荧夕看一眼张沛,指一下电视意思是说新闻快开始了。

张沛听得也有点恍惚,见状才站起身子去开电视,蒙书记却悬经在那里人了。小那,你不姿先入为主,不负责任地乱猜梗沿证据的事情,你说什么?”

“太忠有点气不过,想让我帮着杳一杳,得。这下那处长不仗义了,直接把事情推到了陈太忠身上,反正他是天南的干部,老蒙就算直火了,也不打紧。

“我就知道。你的正义感没那么过剩”蒙艺瞪了他一眼,其实,蒙书记并没有真的生气,这不是?他还有心思调侃一下自己的秘书

说穿了,这也是对小那干时行事的一种点评。不过还好这话不算是批评。

不管怎么说。小那是在殊稽竭虑地为自己考虑。很有“君忧日劳君辱臣死”的觉悟。又能比较提前地站出来请示。他实在没有甘车的理。

刚才蒙书记之所以先批评那帕里两句,不过是他想维护一下省级干部的权威,身在体制内,就有义务维护这个体制的尊严和等级他不报让这帮小子太得意忘形,人的毛病都是惯出来的。省委常委,也吾你们敢胡乱惦记的?

当然,至于说陈太忠气不过,这或者是个。借口。但是这个对蒙书识,来说并不重要,他沉吟一下,略略点头”那你就去查一查一宇要慎重,明白吗?”

“省警察厅。我不太熟”那帕里对老板的反应一点都没煮外反倒是继续小心地请示。”我能从大南找几。人来吗?”

天南来人也是白搭啊,能代替了本地的警察吗?你找情治机关的人来还差不多,蒙艺看他一眼”没必要这么兴师动众,井能扭时间和经过对上再说吧,

这话就说得挺不见外了,一帮小屁孩儿的瞎琢磨,针对的还具某省委常委,省委书记居然表示谨慎的支持不过,由此可贝蒙划对此事也生出了点疑心。

所谓公道自在人心,就是这样了,事实上,官场中人的疑心只会比一般人大而不会州;躁老板也不过是限于身份,不好冉多说就走了、他的支斯羽罚最好的明证。

下一剪,蒙书记就将目标对准了陈太忠,小陈。你不皋在科技厅吗?怎么又跑到劳动厅去了?,

“这个”陈太忠沉吟一下方始回答。“北京有个朋友托我给劳动厅的人捎点东西”他现在不想说刘墨的事情,他没有必保此人的心思,心说这件事有了结果,我再顺水推舟地提这么个要求妥蒙怕某就能接受了。

“嗯?”蒙书记本来是无心之间,听他这么回答,说不得渑淡地扫了他一眼。

虽然只是淡淡的一眼,陈太忠却感觉到了浓浓的、不怒而威的压力,同在太忠库两人初遇时,蒙书记略带一点亥意的威严相比,音悬不遑多让,家人不由得暗暗感慨,老蒙这是心境上又有所长进啊,怪不得那帕里吃他一眼,竟然就有点抵挡不住。

当然,陈家人抵挡这点气势,也不需要刻意为之,不过既默薨安板发现不对了,他也就不冉惑着掖着,说不得”赧然,地一笑“薨书记慧眼如炬,”

“打住吧你”蒙艺受不了啦,一抬手,就沉着脸制止了他的发言,心说没人的时候,你怎么跟我言谈不羁都到以,现在小那和张都

呢。

虽然那帕里和张沛都算家书记的体匕人儿。但砻怎么样用好身汐的人,也是一门学问,他到不想让目已的秘书跟陈太忠学会嬉皮算脸距离,是保证威严的有效手段之一。

事实上,若是张、那二秘书只有一个在,那也无所谓,相信且巾任何一个都不会产生什么反应,可是两人就不行了。因为他俩都知诺对方在场,这就是分寸感,具体原因,笔者也就不浪费笔墨解释了。

蒙书记一听陈太忠说什么北京的朋友捎东西就知道这八成具胡扯,而且捎个东西就能扯出毛继英厅长的来历。那未免太逆天了一点

这肯定又牵扯到了什么恩怨。

等见到这厮嬉皮笑脸,夸赞自己慧眼如炬。他登时就明白了,十有八九这是陈部长打算登陆碧空了没错,陈部长,地下组织部部长

“懒得听你说了。又是点烦心事儿”蒙书记硬邦邦地拒绝,了他这行为,看起来有点不近人情,利是那帕里心里明白了:得回头去板肯定要问我是怎么回事了。

那处长有点能理解老板的心情,老板最不愿意拒绝的人里太忠就算得上一个,与其可能直接拒绝,倒不如问明白情况之后。万一事有为难,自己也还能从中间斡旋现在的拒绝。其实是蒙老板对太虫的穷兄

陈太忠也没介意。他原本就没打算说刘眷的事情,眼下看起来蒙书记是猜到什么了,他自然更没兴趣说了,说不得微微一笑,转了话葫“对了,想调查这件事,我倒是有个,比较合适的人。”

“嗯?”蒙艺这下子可有点惊讶了,又是淡淡地瞥他一眼,不过这次,就没那种威压存在了,他是真的有点惊讶一你的年插到塑巾夹

“嗯,是凤凰一个。朋友,陈太忠笑一下,不动声色地解释“年初的时候,常在碧空。对阳光那边也比较熟。”

他说的是联防队员小董,那时候还是他让小董来的,为的就县得到一手消息,蒙艺听他这么一说,却是也反应过来了,我这碧空省雾书记的位子小陈也活动了一些呢。

想到这里,他心里又生出点丹拜的感冤,说不的摆一下手“好了,你俩出去聊吧。我看会儿新闻小那,今天你没事了。”

那帕里自是听的出老板的默许之意,说不得陪着陈太忠专了出来走出房间好远,他才笑一笑”太忠,老板对你真没的说了,幕慕死我。

“那咱俩换一下?”陈太忠笑着反问他,“碧空第一秘我姆存才知道份量有多重。”

“哈哈,你要是有这心,当初就轮不到了。”那帕里笑一算旋即又奇怪地看着他,“我说,你连阳光的事儿都能打听得到?”

“你能跟住老板。跟这事儿也有点关系呢”陈太忠笑一声不再禅话,老那是聪明人。无须说得太明白

勉章豪气

第二天科技厅的中干交流会,开得很成功。智省长到会并做了简短发言,蒙艺本来说不来了,却是在中干十一点半的时候到场。

不过,蒙书记并没有发言,只是坐在那里听了一阵,他本不损留下吃中午饭,不过。智省长和秦厅长舌舌挽留,最终,蒙大老板迈某给足了大家面子。

当然,至于说饭桌上一桌人里,唯一的厅级以下干部就芳陈太忠这个也无须多言了。别看那帕里、张沛跟这帮厅级干部在一起的时候敢分着坐上前,现在却是连上桌的胆量都没有。

下午会议照旧。当然,会议结束的时候,就比较早了,还不到五点。出门的时候,照旧有礼物颌取,这次科技厅出手也不加碜只十臭一套品牌小饰物,女士是一套化妆品,价格当在千元左右一厅里开会这样的分寸会把握的很准的。

陈太忠本不想要。说实话,这东西比他须弥戒里的差了不集一两个。档次,他还嫌占地方呢,怎奈秦厅长一定要他拿上。“我们都知诺凤凰科委财大气粗。可这怎么也是我们碧空一番心意不是?”

话说到这个份儿上,陈太忠也只能笑纳了,不过一转手他就将东西转送给小董了。不是碧空科技厅办公室的董主任,而悬凤俊的联防队员小董。

小董是昨天晚上七点接到陈太忠的电话的。本来芳想坐飞机飞讨夹的,怎奈素波到松峰的唯一一趟航班已经没票了他索性借了一辆韦田沙漠王,又找一个老司机,两人到着班开,终于在晚上八点赶到了松峰。

需耍强调的一点是,沙漠王是政法妾书记王宏伟帮着借的小董也能借上类似的好车,却未必能在这么短的时间找到就午的,而且他夹碧空也不是一天两天就能回去的。

王书记肯这么帮忙,当然是因为蒙艺在碧空的缘故,尤其令人哭算不得的是,他托小董带给陈太忠一句话,“既然到了碧空,就多秆一阵,三五个月不回来都没事”

“正合我意”陈太忠听到小董的转述,也只有翻一翻白眼的份儿,“不过,等开学了我就回去了”

那帕里在中午的时候,就知道小董要赶来了,不过他不打算出面见人,只是给了陈太忠一辆三麦越野车和一个司机,是松峰的牌照“让那个小董用这车。天南的牌子,有点扎眼。”

董也真懂事,放着陈太忠安排好的宾馆不住,带着司机烈卑卜路,“等完事儿以后,再跟陈哥好好喝酒一一一于了陈哥,有钱没有?来得匆忙,只常五十,怕不够…

“提前给你的工资了”陈太忠顺手甩给他两万,熬一拔又穿墙一下,拍拍越野车的后面”“这里面有烟有旧。还有小礼物,都芳你的,随便你送,做得漂亮点,知道吧?

倒是那派来的司机有点迷糊,打开车后盖,有点微微的傻眼,“这些东西,是什么放进来的?,

“老哥,不该琢磨的事儿,我一般就不琢磨”小董笑着答他,顺手从里面扯了一条中华甩给司机,咱不说这个,成不?

小董虽然经济能力有限。做人确实大气,那司机也明白这话,接过中华烟笑着点点头,“董老板说得对,您怎么说我怎么听

目视着越野车消失在夜色里,际太忠兄户地关一关。小董来程其实有点晚了,那大秘通过一些渠道,已经打听出一些东西了。

虽然那帕里来碧空还不到三个月,又定尚尚在上的碧空第一秘有些东西实在不方便随便打探,但是这些界上,从来不缺打破脑袋其至都要钻营主儿。

虽然说下情匕达很难。官员们捂盖于的决心也很大,但芳上面直要针对某件事某个人做一点了解,其实也不是那么难的事情。

所以,那泊里就打听到了,前阳光巾民政局掐彩中心主任、现平不县县长冉旭东,在福彩中心的时候,手脚不规矩,有私下跟彩民买中奖彩票的嫌疑。

有人说风笑你写得不对,这种事怎么到能这么轻易地打听出栗呢?就算那是个地级市。勉强算天尚皇帝远,到走这种犯忌的大事不能做得这么明目张胆吧?

这么说的人也没错。丹主任做事不工特别隐秘,但也绝对说不上嘉张扬,但是大家都忘了。打听此事的是那帕里,那处长对付这种事情相当有一套,他一开始就找准了突破口彩票销售点!

彩票的销售点,不是随便一个人就能开的,这授权的权力在体彩巾心手里,大家争销售点争的面红耳赤是很正常的。

一开始,福彩中心的销售点都定民政局内部消化的这妾土政策,但是基本上每个民政局都在这么搞,你冉大能,家里没有民政局的职工,就不授权给你一没办法,当时民政局也穷啊,大家不是都想得专,外财吗?职能范围内有权不用,过期作废。

这么一来,有人见不惯就很正吊,冉有就定有人靠关系拿下销佳点,转手加价倒卖牟利。这卖给谁就走个网题,加价多少还是个。问题这又可能得罪人了。

可是福彩热,也是一开始大热,后来逐渐就不太行了。有那销匡寅,的地段不太好的,收益就跟不上了,也借着这股于风气和信息不对称的优势,加价倒卖。

有人卖就有人买,就像追涨股票一般,头脑发烧的那此主儿砸锅基铁地凑钱高价买回来,可以想像,销售点到于之后,这帮人不骂娘才怪!

从这种人嘴里打听丹旭东的口碍,那泛一打听一个准,由此可贝那处长的眼力不是吹出来的,是真有那么毒辣。

不过,灭门餐就不是那么好调查的,那处长不泛找不到阳共公安局,可是这么一动,非打草惊蛇不到,所以,只能指望小董。

其实,知道冉旭东有这口碑之后,这件事就昭然若揭了,不过那帕里做事沉稳,就要再打听一下灭门案。

小董晚上去的第二天中午给陈太忠打个电话,“确实有这么一件事去年六七月份的事情,大热天,一天尸体就臭了,案子到现存没破不过再多的,人家也不跟我说

挂了电话,陈太忠心里有点沉重,网时人每点颍喜。姚市长的儿子中奖,是去年四月份的事儿。从时间上讲,这二者完全吻合得上。

说不得,他打个电话给那帕里,荷情况说一遍”睁上可能蓄有确切的消息了小董假装是个要开牌机室的老板,晚上请警察吃

猫有猫路,鼠有鼠窟。那帕里打听民政局的事儿没问题。小蒂跟警察打交道也没问题,这时候牌机、马机已经走非法的了。但是由干有巨额利润,在下面的地币是屡禁不绝就算开到县城里。也不怕没人玩。

想玩这个,就得跟警察打好交道,十股啦什么的也都是不用说的小董整天跟三教九流打交道,处理这种事真的拿于。

“呵呵”。那帕里听了。笑得有些有气兄力,好半天才叹口与“我又琢磨过了,你说他一个福彩中心主任,垒于下这么黑的手吗。

真相就在眼前的时候,他反倒定有点退缩,不过这也是人之常态,倒是陈太忠心硬”“我估计,定死的那个嘴不广!到底是谁杀的人。还两说呢”

晚上七点多,;卜董的电话又打过来,那。火刁案啊,有人说了,市里领导不让张扬,影响阳光的邯象。

原来,他跟一个派出所所长吃饭,背到差不多的时候、董老板就增起了这个。牌机室的安全问题,那所长。3一户暗不两句,有我在你就放心好了,黑白两道都不用担心对上这个外地人,所长不怕暗示得**。

于是,董老板就问了一些当地的黑势力是怎么分布的。然后就问起了去年的灭门案。

那所长对灭门案也知道。而且他都知道里面水床。不是小带你需要操心的。

当然,这案子压下来必然要有个。理由不定?当时阳光市正在弓入一个大项目,要把本地的啤酒卖给一个世界石牌,市里领导发话,不能让外国人看了笑话去,一定要死死压住这案子。

这纯粹是狗屁理由,警察局办案关招商办鸟事?这所长也嘉见多识厂,的,所以就猜得出来,这案子铁足水深。

接电话的时候,陈太忠又在陪家艺和那俩秘书看《新闻播报》蒙书记这两天恰好还都有空。不过援那处长的估米侃。这没准是暴风,雨前的平静。

听了陈太忠的话,那帕里看看家书记,好半大才轻声嘀咕一句,“是不是可以让省厅派专案组卜去?

“先不说这个,直接双规冉旭东,雾书记咳嗽一声,终干发话。

“可是没证据啊。那帕里小”心地发话。对领导做出谨慎的提醒。

“太忠运气一向很好的”索书记微微一关,接着脸一沉。辛一声,“我一个省委书记。动一个县长,还需耍注意那些枝节末梢吗。

官仙相关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