派遣1824拿人

1823派遣1824拿人

蒙艺动一个县长。当然不需要注意那些枝节末梢,因为他手上抓着一张很顺手的牌,阳光市市委书记任海东是他的人。

要说这阳光市。不的不提一下被判了死缓的那位市委书记。前省长和前省委书记斗得太厉害了,阳光市倒下一大片,市长网暂时兼任市委书记,也跟着栽了。

到后来,没人惦记这个市委书记了,别的地方是位子少人多,这个。地方空着个甫委书记位子却是没人过来,直到劳省长走了计省长来了,西平市市长任海东才走马上任。

说实话,任海东也没活动过这个位子,他避让还来不及呢,西平的经济比阳光强出不少,是仅次于省会松峰的第二经济强市,他在西平经营了五年,跟书记的班子搭得不错,老书记也要到点了。答应临走推荐他西平的市委书记唾手可得。

当然,天下没有那么万无一失的事情,可任市长真不想来阳光,阳光这地方太邪行了。而且这里面一摊糊糊事儿都没有最后的说法,处于极为混沌的状态。

这就是典型的两败俱伤的后果,限于上面的高压,下面的一切处于静止状态,该怎么收尾真不好说,搞不好就栽进去了一市委书记官是不小了,但也只是比较大个的棋子而已,你要觉得不含糊?麻烦看一看前面不远那位:死缓!

要是任海东守在阳光。就不用这么提心吊胆,就算他接任不了术委书记,再下来个书记他也不怕,有他多年的经营,有老书记的支持,新书记敢向政府事务伸手的话。他绝对会让对方明白,什么才是党委该操心的事情!

然而,很遗憾。就算他不愿意,被人点好了也不能不来,他很明白,自己能来这儿,十有**还是跟劳省长走得比较近的缘故。

西平的党政班子很有意思,老书记跟省委书记走得近,任海东跟省长走得近,然而两人还都不是那一系的骨干,勉强也就是外围一这二位也是各有各的出处。

好玩的事情就在这儿了,上面两位斗得水火不相容,下面两位却是密切合作。将西平市搞的红红火火的。

其实原因也简单,任海东跟老书记搭档,还在前省委书记来之前,劳省长比较欣赏任海东。而不太怎么待见老书记,他觉的此人暮气太

所以,后来省委书记一来。就将老书记笼络住了,但是这个笼络,并不能影响西平党政班子的和谐不得不说,这是一件比较少见的事情。

所以,将任海东派到阳光来的主儿,绝对没什么特别好的善心,倒是存了将他拉下水的心思,当然,这时还没人知道新任的省委书记会是谁,所以真正的劳系人马也得不到这个位子。

任海东这个市委书记,得来真的是比较蹊跷的,最致命的原因,大概就是他劳系外围的身份核心的不行,无关的也不行

还有一点也很重要。西半的经济很发达,他一走就空出个市长的位子。而且就任西平市长之后,原则上讲,就可以琢磨老书记走了之后那个市委书记的位子了。

反正,就像蒋世方会杀回天南之前一样,蒙艺活动来碧空的消息,封锁得也很紧,当大家知道,新的书记会从天南来的时候,任书记的任命已经下来了。说什么都晚了。

任海东一听来的是蒙艺,再打听一下,知道蒙书记和劳省长还有点渊源,说不得请劳省长招呼一声,自己就跑到天南拜码头去了一贴上蒙书记的话,这个阳光市市委书记,可真就是扎扎实实的上进了。

就像陈太忠在蒙艺家遇到的碧空省经贸委主任一样,那个时候,碧空往天南跑的干部很有几个,只不过天南的人对此不是很敏感罢了。

总之,一个省委书记想要对付一个县长,真的不需要什么理由,这也就是在碧空,蒙书记才来不久,需要强调一下任海东的存在,搁在天南那会儿,蒙老板伸出一个小指头就碾死了。

事实上,蒙书记不是个意气用事的主儿,他一听说这个冉旭东喜欢收购中奖彩票,就知道这家伙牵扯的人绝对少不了。

这年头,下级给上级送礼,真的是打破了头的费心思,不带点特色的根本拿不出手,只有找不到的东西,没有领导家里没有的东西,所以说,说来说去还是送钱最合适一这个玩意儿只要收的人愿意收,那就不会嫌多。

但是送钱麻烦也大。总是有个纪检委,有个反贪局的。变通一下,送古董字画之类的也正常,当然,送彩票的话,那就更不怕人说了,人家的合法所得不是?

冉旭东这个习惯能传出来,那别人就能找上门去跟他买彩票,一来二去,涉及的人不会少了,真要查指不定能牵扯出多少个人来。

所以说这个案子。走一般程序是不合适的,严格来说,这案子不算窝案,只算是行业风气败坏了,冉旭东是违反了相关的政策法规,也算得上以权谋私。但是再多也就没有了最多再加上一个场外交易没交税。

此事的本来性质就是如此。行业风气败坏的事情,蒙艺也不是没见过,至于说那些人拿了彩票送给什备人怎么去送,那就是另一回事了。

那帕里在了解了冉旭东的情况之后,就川们泛板汇报过此事。蒙书记打个电话问一下任海东,马型机乓。这冉县长的屁股不是很干净,阳光市纪检委也少不了一些匿名信。

值得一提的是,冉旭东在阳光市的官场里口碑不错,大家都说冉是能人,虽然没什么派系。可是市长、常务副市长、纪检书记跟他关系都不错。

当然,这帮人现在抓的抓撤的撤了,一茬新人换过来了,任海东虽然新来阳光不久,可是蒙艺对他的关照大家也都清楚,眼下动个县长,还是没什么问题的。

“先双规他,把他带到西平去审查,灭门那个案子不着急”蒙艺做出了决定,一查灭门案的话,马上会触动不少人的神经,要是直接双规冉旭东,反到效果要好一点。

冉县长作风不是很检点。被人诟病的地方也不少,以前没人惦记他,纪检委那儿有告状信也没事。现在有人惦记了,不说彩票的事儿,拿下他也不冤枉。

还有一点,是蒙书记说不出口的,那就是他真的不相信姚健康会那么短视,派人或者默认别人去灭门,副省级干部该是什么样的境界,蒙书记心里很清仅因为五百万,那是不可能的。

当然,各地风气不一样。官场气氛和习惯也不尽相同,这个是不能说死的,但是蒙书记心里倾向这么个猜测:姚健康都未必认识冉旭东,只不过从毛继英手里拿了彩票而已。

至于那个灭门案,姚市长十有**是不知情的,是不是冉旭东主使的都很难说,最大的可能是那中奖者手里有钱了,没管住自己的嘴巴,结果被人那啥了,冉旭东惊闻此事,忙不迭出手帮着捂盖子。

所以他现在双故冉旭东,也是一个试探,看谁会跳出来说情,这个时候要是把灭门案捅出来,想说情的都没胆子说了,对他理清此事的脉络,会造成负面的影响。

所以说这当领导的,首要重视的就是大局感。

那帕里琢磨一下,反应过来领导的意思了,于是再小心谨慎的帮领导拾遗补缺,“不知道任书记,能不能对阳光的纪检委如臂使指运用自如?”

蒙艺也考虑到这一点了。要不然也不可能将双规地点定在西平,那是任海东的大本营,阳光市是倒了一批干部,但是在某些人的授意下,影响范围被严格限制了,大部分的中层和基层干部,没受到太多的波及。

那处长提醒的这一点几近于无,用,可是蒙书记还是考虑了一下,他的目标可不在冉旭东身上一不带这么埋汰省委书记的他盯的是姚

若是阳光纪检委那儿出了砒漏,那蒙艺的布局就未必能达到理想效果了,异地审查是异地审查。可用的还是阳光这帮人不是?谁能保证没有人暗自传递消息呢?

然而,不用阳光的人还不行!阳光市纪检委不但有资格审查县长,连县委书记都有资格省管的例外,在这种规则体制下,要是外市或者省里的纪检委接手审查此人,那就铁铁地是在向大家表明:此事,已经引起了省里的高度关注!

而且说句良心话,对蒙书记来说,省纪检委也未必就比阳光市纪检委稳妥多少还是来的时间太短啊。

蒙艺不想打草惊蛇,一点都不想,所以,他听了那帕里的话,就沉吟了起幕,好半天才哼一声,小那,你要想说话,就说完整了。”

那帕里也知道,自己这点心思瞒不过老板,说不愕笑一笑,“我的意思是,太忠少来碧空,算是生面孔,办事比较方便,而且,他一向嫉恶如仇!”

旧丛卓拿人

陈太忠这小子嫉恶如仇是谈不上的,从恶如流还差不多,蒙艺对陈家人的品性是心知肚明。说不得不动声色地点点头,“嗯,继续说。”

“太忠,,他是我的朋友”那帕里咽口唾沫,看一眼自家的老板,“对福利事业也挺关心,正好路过西平,您看?”

“不用解释那么多”蒙艺摇摇头,“你就跟任海东说一声,你有个外地的朋友,要过去看看。让他嘴紧一点,就这样吧。”

蒙书记也想通了,小陈不但气运旺,还走出身于基层,对下面那些猫腻很清楚,做事细心又有手段。派这么个外地人下去张罗一下,不会贻人口实又能放心不少,何乐而不为呢?

当然,说穿了,最关键的一点是,太忠值得信赖啊,蒙艺在碧空,就算信不过那帕里也信得过陈太陈不是碧空的人嘛。

事实上,陈太忠身后的那些重量级人物,蒙书记也知道个差不离小陈愿意进去趟这趟浑水。他这一方也多了一层保障。

然而,他俩自顾自这么商量。陈太忠有点不乐意了,心说我来碧空是当组织部长来了,不是纪检委书记啊,您二位有什么想法无所谓,不过,麻烦你们先俩征求一下我的意见好不好?

“这个事情啊,它”陈太忠才待张嘴叽歪一下,不成想蒙书记又是一眼扫来,于是只能干笑一声,又咳嗽一下,“不知道纪检委办案,我能不能提合理化建议?”

蒙艺转头看电视,就只当没听见这话,那帕里和张沛却都看他一眼,张沛眼中满是笑意,那帕里却是一副怒其不争的表情:老板都让你去了,自然就是让你在许可范旧,汗腾。你这么开口问,不是挤兑老板吗?事实上,对蒙艺来说,这根本不是挤兑,简直走过分,以前你在素波、在凤凰、在北京折腾,请示我了吗?不也折腾得那么大?

第二天中午,平不县县长冉旭东有安排,他要去市里参加一个朋友孩子十二岁生日的宴会,就在他起身正要收拾东西的时候,房门被推开了,呼啦啦进来五六个人。

“嗯?”冉县长眉头一皱,正要发火,猛地发现,走在最前面的居然是县委一把手张书记,他的后面,紧跟着市纪检委一把手金书记,金书记身后还跟着平不县纪检委书记,另外还有三今年轻人。

就那么一瞬间。冉县长的脸刷地就白了,他伸出双手扶住办公桌,勉力地笑一下。那模样却是比哭还难看,“金书记、张书记,这是”有事儿?”

到了这个时候,他心里还存了一点侥幸,他以前跟张书记关系不错,两人之间有点猫腻,到了平不县之后,关系也尚算融洽,心瑞要是查我的话,老张你怎么也得漏*点风声出来吧?

“有些问题,需要冉旭东同志配合调查一下”金书记淡淡地发话了,“现在。请你跟我们走吧,,不用收拾东西了

冉旭东的身子。登时就僵直在那里了,好半天才侧头看一眼张书记,哆哆嗦嗦地发话了,“我是平不县县委”

“县委已经知情了”张书记不动声色地回答他,看他吓成这个样子,张书记心里也不忍,他也是没办法,“市委任书记专门把我叫去,当面通知了我。

老冉,不是我不帮你,任书记一个电话把我招呼过去,等我到了那儿才知道要处理你。然后我旁边一直有人,还要我关机,就差没收我通讯工具了一我敢通知你吗?我能通知你吗?

金书记也知道。张书记是在往外面摘自己,只不过暗示得比较晦涩,照常理。双规一个县长怎么也要跟县党委打个招呼,所以人家这解释,也是合情合理。

事实上,张书记也腿肚子转筋呢,比冉县长强一点也强不到哪儿去,市里这次动手。实在太迅速了,根本一点风声都没有,而且也不知道这冉县长是为什么被盯上了。

知道来龙去脉的恩怨,其实并不是很可怕,最怕最怕的,就是这当头一棒,大家都不清楚来自于哪儿的强大意图。

他不惶恐不行,谁知道这是不是什么新的风暴的起源?操刀看来势汹汹,谁又知道这场风暴剑指何方?又打算刮到什么样的程度?

所以张书记必须冒险暗示对方一下一我是真不知情,麻痹你小子敢咬我的话,我跟你没完!

听到“任书记”三个字,冉旭东是彻底地瘫了,重重地坐进了椅子里,任书记要整我的话,就算抓不到把柄也不可能松手了,人家可是靠着蒙艺混的哪怕抓错了人,为了维护蒙书记的面子,也不能说是错了啊。

实在不行的话,就只能”

冉县长正面无人色地盘算呢,金书记身后蹭地蹿过两个人来,一左一右地夹住了他,“请把双手放在桌上,配合一下,好吗?”

市纪检委的工作人员,本来就是见多识广之辈,又有内部资料以供参考,纪检系统里也经常交流,对于可能遇到的千奇百怪的意外,都有心理准备。

“请你把全部通讯工具上交这是恍惚中。冉县长听到的最后的话,紧接着。他大脑中就是一片空白了,等他从迷茫中清醒过来的时候,人已经坐在了一辆金杯面包车上。

他身边坐着两今年轻人,前面也是两个人,后面还有人两今年轻人将他肥胖的身子挤得有些难受,那二位身边还有地方,就是偏要狠狠地挤他一这也正常,把人挤住总是会少点意外。

不过,冉旭东现在没心思计较这个,他现在琢磨的是,面前这两位是谁,一个他能认出来,是金书记,另一个他却不认识,是一个高大的年轻人。

纪检委书记居然不在小车上,而是在金杯车上,这原本就是一件令人疑惑的事情,而眼下的金书记居然斜侧着身子。低声跟年轻人嘀咕着什么。姿态明显地比较低,这让冉县长越发地疑惑了起来。

金杯车的冷气开得很足,倒没有什么不太舒适的的方,车窗上贴了太阳膜,不过向车外望去也能看到沿途的风景。

冉县长虽然被挤得很紧,也不方便东张西望,但是用眼角的余光,他还是能分辨出金杯车在一路驶向市区,路过了武警招待所,又路过了军分区”驶出市区,,

车越开,他心里就越凉,直到又开一阵,车一打方向,驶向一片树林,仙心里就越发地凉了。

果不其然。开进树林之后,旁边二位就押着他下车了,那里也有两辆车等着,挂着的全是西平牌照完了,异地审查。

在冉县长走上车后,透过车窗,不小心看到了金书记的正面,才发现他正在笑容满面地跟高大年轻人说着什么,两人的手也在紧紧地握着这年轻人,到底是什么来头?

这个问题。金书记也在嘀咕,目送着西平的两辆车一前一后地离开,他兀自盯着扬起的些微沙尘发愣,这位是蒙书记的什么人啊?

他知道任海东动冉旭东。几昱了上面的默认的。这个、上面十有**就是蒙书记,这心记并没有瞒他毕竟任海东只是市委书记,而他才是纪检委书记。

任书记今天把他喊去的时候,一开始就把话说得很明白,“有个案子很关键,非常影响阳光市的政府形象,我需要你用党性来保证,不许外泄,只有咱们两个知道,”

初开始,金书记心里还有些微的别扭,但是当他听到有省里领导关注,就明白了,任书记这是请来尚方宝剑了,他当然也没办法计较

事实上,他也不知道到底是谁要搞冉旭东,冉县长平时不怎么惹人,在阳光官场里算人脉广的,也不知道这人怎么就惹上能搭上任书记的主儿了?

甚至,他有点怀疑。这是任书记自己想动冉县长,要不然,没道理去省里请示蒙艺不是?小冉在官场吃得开也是中下层官场,可是没听说此人上面还搭了什么领导。

要说是蒙书记想动冉旭东,那简直天大的笑话了,金书记一直这么

为。

不过,任书记说还要安排个人跟着去西平,这就让他有点忍无可忍了,你是市委书记,你大。可是纪检监察的性质不用我跟你说吧?

然而,任书记接下来的话,让他的怒火登时不翼而飞,“省委综合一处的那处长推荐的人,说是来头比他大,你最好选几个党性和立场坚定的同志办理此案。”

现在整今天南,知道那帕里是综合一处处长的人或者不多,但是谁都知道碧空第一秘是蒙书记从天南带过来的,此人的姓也比较罕见。

来头比天南第一秘还大,这就让金书记连问都不敢问此人的来路,刚才在车上略略试探几句,却发现对方言谈举止颇为不凡,肯定也是官场中人,有些东西根本是野路子装不来的。

总算还好。金书记对今夭的事情颇为认真,确实是选了几个“党性和立场坚定的同志”来办事,说穿了就是他信任的,还有”跟冉旭东没接触的。

“这是,终于要来了吗?”西平的车离开很久了,他才轻声叹一口气,总算还好,这次事情要是能办得漂亮一点,估计自己自保没问题吧?

任海东这次拿下冉旭东。是彻底地贯彻了蒙书记的思路。干脆利落,而且将原因弄得模模糊糊的,就是“涉嫌贪污受贿、私生活不检点”之类的小毛病。

更重要的是,他没彻底地把蒙艺藏起来,也没完全露出来,半隐半现之间,给人以无限的遐想空间事实上,他不扯一下蒙艺的大旗,想说服金书记,也不是那么容易的,毕竟那是一个县长呢。

蒙艺要的也就是这个效果。他不怕别人知道自己支持任海东,他只是不想让别人知道他剑指姚健康。

事实上,就算蒙书记不冒头,别人看见任书记出手,也会想到他的头上去,这都是无所谓的事儿了,关键是不能让姚健康有了提防。

陈太忠坐着车,一路上也不说话,约莫晚上六点,两辆车了西平市区,左拐右拐几下,居然驶进一个没挂牌子的地方,门口却是有解放军

岗。

任海东在西平,还真没白经营了几年,这个地方一般人都想不到,这儿是某集团军师的师部驻地,这个师已经裁撤了,不过还留了百十号人在,算是师的留守处。

涉及军队的事情就不多说了,总之,这里是要啥有啥,有门卫有招待所,守卫也算森严。只有一样没有,那就是没牌子。

这种地方纯粹是被边缘化的,连老西平人说起来,也是师没了,师部那地方还有几苗人。却是未必清楚这个小小的留守处还能正常运转。

要不说地头蛇厉害就厉害在这里了,找个地方都是别人打破头想不到的。不过,留守处的条件是要差一点,那招待所住着很难受。

不过,招呼冉旭东的地方倒是不缺,地下指挥部密不透风,要是冉县长想不通,有意负隅顽抗的话一禁闭室也挺好用。

一下了车,纪检监察人员就将冉县长扔进了禁闭室,这叫下马威,先不跟你谈,你慢慢地想吧,然后大家坐在一起先吃饭,中午那顿就是将就的,这顿不能马虎了。

其实,这一拨人都挺奇怪陈太忠的身份,不过,领导交待了,不该问的不问,陈总要是有什么建议,大家要积极地配合。

不过,说起来是叫陈总,大家眼里都不揉沙子,谁还看不出这位绝对是个干部?

留守处的人很乖觉。饭菜送上来人就走了,大家少不得笑嘻嘻地跟陈总套套近乎,再喝两口小酒解解乏多了不行,身上有任务呢。

这饭菜没吃几口,陈太忠的手机就响了,来电话的是刘塞,刘厅长在那边小心地发话了。“陈主任,毛厅长知道他错了,想跟您道个歉,您看?”

不会吧?陈太忠听得就愣了,这车才到地儿,那边倒猜出来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