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27 硝烟1828外快

1827硝烟1828外快

陈太忠对冉旭东的吐口很是不满意,因为他发现,自己还是低估了这些人钻营的决心和技巧一这得要什么样的脑瓜,怎样的挖空心思和不择手段才能做到啊?

不过,郡主任他们到是见怪不怪了,那小胡甚至有点兴奋,“怕的就是他不开口,开口就不怕他不一点一点挤出来!”

那就慢慢挤吧,陈太忠也认可这话,反正哥们儿最近也放暑假,正好跟你们这些纪检委的学两手一万一哥们儿将来能干到纪检委书记呢?

然而,这个节骨眼上,又出了点小事,证明陈家人跟纪检书记缘分不大,倒是跟组织部长确实很接近,率昼县的党群副书记盯上县长的位子了。

按说,冉旭东的审查结果一天没出来,这位子一天就得空着,别看纪检委把人带走得抚神秘,又是异地审查,但是定性很重要,没定性的话。什么都不要说。

至于平不县县政府的工作怎么进行,常务副县长就是为这种不急不就的时候专门设置的县长不在,常务副全面主持日常工作。

平不的党群副书记姓马,跟省里的张副省长的老领导有点亲戚关系,马书记平时做事,不是特别靠谱,但是偏偏地,他以为自己做事挺靠谱。

本来冉旭东来平不之前,他就在为这个县长的位子活动了,不过那时候市里的党政一把手分属省里党政一把手的阵营,张副省长肯定不敢玩这个火,倒是平白便宜了冉旭东。

这次县里又出事了,马书记打听半天,认为自己看得比较清楚了,心说任海东是要往死里整冉县长了,任老板是蒙老大的人,不出手就算了,一出手,冉旭东这肯定是跑不了啦。

凭良心说,他猜得没什么错,任书记来阳光也有一阵了,没什么太大动作,这次拿冉旭东,要是拿不下的话,对他未来在阳光的话语权,会造成很大影响。

而马书记自认,自己卷不进去阳光的旧事里去,是因为靠着张省长,他在地方上行事一向很超然,所以,别人都噤声的时候,他认为自己争取上进的机会到了。

当然,冉旭东的事情尚未定性,县长一职不可能出现什么变动,那么他就要退而求其次了,我想主持政府日常工作啊。

这个主持日常工作,是个很敏感的风向标,在相当多的时候,主持工作的最终会转正,马书记争的就是这个长的位子我看上了啊,我有必得之心!

他把这个想法向张省长一反应,张省长沉吟一下,想说你小子太沉不住气,可是碍于老领导的面子还不好意思说,只能提出中肯的建议,“你先向任海东汇报一下思想,向他表示清楚,政府工作,最终还是要靠党委来指示方向。”

张省长真的不容易,他知道小马做事有点缺弦儿,可是还不能不管,说不得只能将自己的观点暗示得明明白白。你得向任海东投诚啊,反正小任靠上了蒙艺,红火几年那是没问题的,保不齐就上了副省呢。

没错,明白人都知道,你跟我张家人有点牵扯,但是我能帮你多少年呢?找个阵营投靠,是你该有的选择和觉悟,趁着我现在说话还顶点用,别人也就愿意收留你。

马书记做事,只是不太靠谱,好歹四十出头的人了,他还能这点都听不懂?说不得犹豫一下,给任海东打个电话,说是关于党群工作有点设想,想向任书记汇报一下。

任书记这两天,对这些有点背景的人物特别敏感,马副书记在卑光官场卓尔不群,不属于任何阵营,细说起来是跟死缓的那个书记关系近一点,那也是工作关系简而言之,只要肯打听的人,就知道马书记背后站着张省长。

任海东知道自己肩负着引蛇出洞的任务,搞明白马书记的来历,他就决定了:这个人,我是要见一见了,看看他要说什么按说你们一个县的,应该着急撇清才对吧。

不成想,马书记来还真是汇报工作的,听着对方没什么新意的建议,任书记隐隐就有点明白了,这个家伙十有八九是盯上县长的位子了,心说真有不怕死的往上冲啊。

怕死不怕死无所谓,可是你就这么两个肩膀扛个嘴巴过来,就琢磨着县长的位子?我跟张省长又不是很熟,任海东心里有点小不爽。

可是,想一想能借此撺掇着张副省长跟冉旭东身后的人打一打擂台,他又有一点犹豫,能模糊目的混淆视听,还能浑水摸鱼”很矛盾叫,张副省长的势可不是白借的,利用了小马之后,若不能给个交待,似乎也不是很完美的行动。

不过,最终马书记还是比较婉转地表态了最起码他认为自己比较婉转,“平不县现在的日常工作,陷入了停顿中,非常时刻,刘县长不一定能起到定海神针的作用,我向组织自荐一下,我有信心在任书记的领导下,在市委的指示下,担当起这个重任。”

这刘县长,就是平不县的常务副县长,他这话,摆明了就是想要这个主持日常工作的权力,延伸开来的话,那就是说“我想当县长”

要是换个人,敢这么直截了当地说话,任海东怕是就直接撵人了,不过。不看阿慨得看佛面不是而且人家众多少是表示出投靠的意思。※

其实马书记,,怎么说这个人呢?一般没什么害人的心思,跟下面的干部群众能打成一片,没什么架子也能接受批评,做事也有股子冲劲儿,缺点就是斗争手段相对来说比较简单,行事不太讲究技巧,不是特别地成熟和稳重。

当然,这点缺点说大不大说小不主政一个县也出不了多大的砒漏,这种时候,还真是要看任海东怎么想的。任书记想让他上,他就能上其实,太多的时候,都是要看老板愿意不愿意让你上,想让你上,缺点都会成为优点。

小马的说话技巧不行,但是这个政治敏感性还是不错的!起码这反应很快,也敢于下注,任书记这么认为,不过。自打他走进官场,就见到了太多跑官要官的事情,这种临时投靠的主儿,他不是很稀罕,能多说两句,也完全是看在张省长的面子上。

一席话谈完,马书记走出来的时候,还是没弄明白任书记到底是个,什么意思,说不得打个电话给张省长,将谈话的过程学着说了一遍。

张省长听了,真是有点无语,一是气他不会说话,二是气他平时不会烧奔,终于还是悻悻地叹口气,“算了,我跟任书记说一声吧。”

任海东要等的,也就是这个招呼,接了他的电话之后,给平不县的张书记打个电话,张书记正坐立不安,琢磨着冉旭东到底会扯出什么事儿呢,听任书记说要小马主持政府日常工作,心里隐隐就以为自己猜到了什么。

于是,平不县在当天下午就临时紧急召开了常委会,鉴于冉旭东同志短期内无法主持政府日常工作,张书记认为,非常时剪稳定大于一切,必须要由年富力强且经验丰富的县委领导暂时全权主持政府日常工作,他提议由党群副书记马明担当此重担。

整个平不县,谁都知道马明是张省长的人一这也跟马书记平时不是特别注意嘴巴有关,现在这个建议一被提出来,大家马上就反应过来了:这是人家上面的招呼打到了!

这个时候谁敢反对这种事?冉县长还生死不知呢,马明此刻跳出来,那就是摆明了,任海东要和张副省长联手了,一个任书记就吓死,人了,还加上省领导,,

就连常务副县长都不敢嘀咕什么,冉旭东这个案子,平静中透着说不出的诡异,所以刘县长也只能自己安慰自己:丫只是暂时主持工作,也没人说他就是代县长了。

事实上,事情发展到这一步,大家都知道冉县长能平安回来的可能性基本不存在了,想到这个”就有人暗暗后悔:我怎么不知道学一学马明,先争取一下这个主持工作呢?

当然,更多的人心里猜测的是:冉旭东没准就是被马明整下去的,没想到啊没想到,平日里看着大大咧咧的马副书记,出手也会这么利落,这么阴毒。

马明知道别人误会自己了,但是他不在乎。成大事者不必拘泥于节,而且,要不是姓冉的小子横插一扛子,这县长早就该是我的。

按说,这个会讨论的内容,实际上有点越界了,县长不在常务副主持日常工作,如有意外,应该由市里来决定,由组织意图来体现,县里只有推荐权,而通常情况下,这个推荐权什么用都没有,不过是聊胜于无而已。

但是,市里居然就这么默认了,任书记默认了。颜市长也默认了,倒也很有点意思。

颜市长倒是想不默认呢,问题是,现在他根本就没看出水深水浅来,整个一个不明真相,任书记就已经挺强势了,再加上个张省长我还是静观其变比较好一点。

官场里讲究的是打破头地抢占先机,也就是一步迟步步迟,但是什么都没搞清楚就乱抢先机,那就是对自己的政治生命不负责任了:无非是一个主持工作嘛。

事实上,任海东沉寂一段时间之后,猛然间一出手就是这么大的手笔,颜市长已经有所猜测了:海东书记的目标,也许并不仅仅限于冉旭东!

8飞章外快

阳光市这边没反应,不代表松峰那边也没反应,起码毛继英就听说了,是县委副书记马明主持了政府日常工作,一时间就隐约认为,敢情是姓马的搞的鬼,当年你丫被小冉挤下去这是寻机报复来了吧?

搞明白因果之后,他就好想办法了,说不得如此这般地跟姚健康解释一下,“健康市长,小冉跟我关系不错,我也知道他的为人,政治上还是很可靠的,我个人认为,他就算有点小毛病,也不该一棍子打死,适可而止就行了吧?”

其实,姚健康又何尝不知道冉旭东这个人?省民政厅在松峰,救灾救济处是弄不到阳光的彩票的,只不过两人平常在一起都不提此人,保持着一份无言的默契。

而眼下,毛继英提的要求也不算高,冉旭东不要这个县长的位子了

你姓张的整人不就是为了那个县长宝座吗?我让给你!

愿赌服输,谁让我们棋差一招满盘皆输呢?当初那个县长的位子,也是我们出手在你前就有的,你现在扳本我们也认。不过,你总不能把我朋友往死里整吧?

当“二于长读么痛快地认栽,也是因为任书记的缘故,要不刀心四东是蒙系人马,一个张副省长,比姚市长还真要差一点。

“我找人”跟老张说一下吧”。这时候,姚健康也不能不管,事实上,他已经出过手了,只不过别人不知道罢了,省纪检委那位副秘书长,在劳省长走了以后就到向他了,只是姚书记不久之后就到了松峰,一般人不太清楚两人的关系。

姚市长找的这人,跟张省长的关系还不错,可是张省长一听,就有点为难了:我要告诉你说,这事儿一开始不是我发起的,恐怕你是不会相信一就算你信,姚健康也未必信,自由心证这东西,实在没个道理可讲。

事实上,他已经猜出了一些东西,并且有点后悔了:早知道任海东的目标是你姚健康,我一定会死死地压住马明,坚决不让他动,你和蒙艺的战争,我掺乎不起啊。

可是谁能知道,那么小的一个县长背后,站着你这么个省委常委呢?连在阳光呆了四十多年的小马都不知道,这真的麻子不叫麻子,叫坑人!

算了,借此向蒙书记卖个人情也不错,张省长也不是怨天尤人之辈,登时就拿定了主意,姚健康就很大吗?说不得淡淡一笑,“阳光的事情,总要阳光的人做主,我能帮着问问,不过效果不好保证

这位听得不得要领,回去跟姚健康学了一遍,姚市长却是明白了,人家姓张的是在说,你给我施加压力算什么好汉,有本事去找任海东,去找蒙艺嘛。

要是姚健康还是省委雷书记的话,这话他到也无所谓,可他现在仅仅是松峰市长、省委常委,一时间就觉得,姓张的你怎么这样啊?

对于危险,官场中人有着近乎于野兽一般的天生直觉,姚市长隐约觉得,此事他不能再插手了,但却也绝对不能坐视,那个家伙太容易引起麻烦了,必须要处理一下。

说不得他又将毛继英喊了来,“小毛,那个冉旭东,你一定要把他捞出来,我一向可是很信任你的,我现在到了市里,不太方便出面,就必须由你来活动了。”

他当然不肯说蒙艺可能已经盯上了阳光,这话说出来太吓人了,毛继英那点胆子,怕是扛不住这样的压力,就算扛得住,也会影响小毛的斗志。

说句实话,一个张省长已经够让人头大了,真的再加上蒙艺的话,姚健康自己都有摇白旗投降的打算了,要不就是一个猛子站到计省长那边去,扛不住,真的扛不住。他现在也只是做出了最坏的设想。

然而,这么一来,将毛继英推在最前面,他自己就暴露了一多半,但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别人不可能知道冉旭东的重要性像省纪检委那位就是,打个电话碰个软钉子,就不好再问了,反到回来向他抱怨说要给那纪检委书记一点颜色看看。

只有小毛知道里面到底有什么事情,想来一定会蝉精竭虑地处理,所以,姚市长才会这么吩咐。

可是他不说,不代表毛继英想不到,毛厅长琢磨一下,心说阳光的任海东可是蒙艺的人,要是能通过蒙艺打个招呼,这事儿就成了一多半了。

“有这么个人,不知道您听说过没有?他叫陈太忠说不得,毛厅长将自己了解的事情解说一遍,“刘害是想通过这个人,保住他自己的位子,您看,在这个上面,能不能找出点机会来?”

毛继英的意思很明显,刘塞不是怕保不住自己的位子吗?那姚市长您出面协调一下,到时候刘厅长肯定是要感激的,借此您就可以结识陈太忠了。

那天被陈太忠顶了一下,毛厅长并没有生气不知道陈太忠来再之前,他可以冷嘲热讽,但是知道了人家的来历,他就觉得,人家也有资格这么顶撞自己,当初确实是小李子做事不对,在大院里好端端地开那么快的车做什么?

可见,领导心里的对错,也是会变化的,遗憾的是,这个变化未必是跟着道理走的。

不过不管怎么说,毛继英能提出这个建议,自己却是不好再跟陈太忠去打交道了,人家都说了,要他砸了刘栓魁的车,才能坐下来谈事,这虽然是气话,但是也证明小李子那天的行为太恶劣了搁给我。我也不会爽啊。

姚健康对凤凰科委有点印象,对陈太忠也有个大致模糊的概念,可是听毛继英这么推崇这个人,一时心里就生出无限的好奇来,“这人只是个副处吧,对蒙书记能有这么大影响力吗?”

毛继英当然要把他了解的事情说一说,其中包括蒙艺半路上进入科技厅中干会会场,也包括那帕里在陈太忠抵达松峰的第一天晚上,就因为要看他而被蒙艺放假,“要不是小李做事太差,我也可以出面协调一下。”

“啧”姚市长听完之后,实在控制不住那份遗憾的心情,说不得看他一眼,心说你得罪什么人不好,得罪了这么样一个人?

这一眼的意思,毛继英也品味到了,心里也不无苦涩和冤枉,我怎么能想到小李那么大意一下,就招惹了这种人王呢,对着姚市长责备的目光,他也只能还之以苦笑了。

“劳动厅姚健康”说就算他将人保下来,就算陈太忠能对蒙艺产生点影响,然而,“刘塞对陈太忠的影响,会有那么大吗?”

这个问题,毛继英也无法回答,当然,这二位并不知道,这个打算纯粹是在与虎谋皮。

你先跟刘寥沟通一下去吧,别说是我的意思,让他帮着说一说把冉旭东放出来”姚市长犹豫半天,才如此地吩咐,“你可以适当地答应他点要求。”

他还是不想自己露面,因为他真的很怀疑蒙艺对的就是自己,毛厅长领了任务,恭敬地走了,看着他那瘦高的身影消失在自己的房门外,姚健康总觉得哪里有什么不对。

对冉旭东的审查,已经进入了第三天,冉县长已经有点扛不住了,不过,想着外面肯定在积极地卓救自己,他始终不肯放弃那点侥幸心理。

隔离审查最可怕的一点,就是信息不对称,审查的人知道各处的消息,随时能调整策略,而被审查的除了一头雾水还是一头雾水。

当然,一般不太严格的审查,审查者也能让双方通一通消息,但是像异地审委,一般就不用指望了,更何况是这种一来就上措施的架势?

然而,再严格的审查,也不是全无漏洞可钻,就在这天晚上,小胡给冉旭东买来了汤包,刚要送进去的时候,在走廊的沙发上假寐的陈太忠哼一声,张开了眼睛,抬手冲他勾一勾食指,“小胡,你过来。”

“陈老板什么事儿?”这两天小胡跟他也混得熟了一点。不过,陈总气势太足,大家也只能混熊猫烟的时候,嬉皮笑脸地说两句,其他时候还不敢跟他多说话。

“汤包,在哪儿买的?”陈太忠冲他手里的塑料饭盒努一努嘴。

“食堂啊,他说他想吃汤包,我让食堂做的小胡有点不明白他为什么这么问,“怎么啦?”

“出问题了”陈太忠没头没脑地说一句,又指一指他手里的汤包,“掰开自己看吧。”

小胡的脸刷地就变了,忙不迭放下手中的饭盒,打开盖子,也顾不得刚出锅的汤包烫手,挨个掰开看一看,掰到第三个,从里面拿出一个,纸卷,纸的两面,都被透明胶带纸封得严严实实,上面的字迹清晰,“坚持住,正在想办法。

“我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怎么他们能找到这儿来?小胡的脸都快吓白了,低声地解释,“领导,咱们现在去找郡主任吧?”

邓主任就在旁边的房间休息,陈太忠也有点奇怪,怎么这么隐秘的地方都能被人找到,说不得推开门,冲邓主任无声地招一招手。

邓主任一看他这架势,就知道发生大事了,扔下手里的电视遥控就走了出来,顺便还带住了房门,轻声发问,“怎么回事?”

无须多解释,下一刻,他看到沙发上被掰开的汤包,心里就明白了,再接过纸卷一看,说不得冷冷一哼,“玩儿这个?找死嘛!小胡,召集大家开会!”

市纪检委总共就来了五个人,召集人简直就是十来秒的事情,等人到齐了,邓主任手里拿着纸卷冷笑一声,“不管是谁干的,给你一个私下找我坦白的机会,跟我这老纪检玩这个,没用!”

众人纷纷面面相觑,都是一脸不明真相的样子,郡主任见状,微微一笑,“现在我宣布,严格再班四到制度,不许分开,这次事情的严重性,你们难道不知道?”

众人闻言之后,点点头轰然散开,见大家都走了,邓主任才冲陈太忠笑一笑,“这帮混蛋,这种钱也敢收,让你看笑话了,陈总。”

“哦,啊,没事”陈太忠看得有点迷糊,他隐约猜到了点因果,却是有点不太明白,说不得笑着问一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不是外面的人打听出来的吗?”

“可能是外面人,更可能是自己人”邓主任笑一笑,也不解释太多,“总算还好,这混蛋还知道忌讳”您看,用不用换人来审?”

陈太忠坐在那儿沉思半天终于有点明白了,无非是有人想穿针引线挣个消息费,可是这外面传来的消息,冉旭东也得信不是?谁知道是不是纪检委的人诱供呢?

所以,双方接触之始,必然是慎之又慎的,而用这汤包做引子,能起到最保险的效果,而且听邓主任这意思,似乎类似事情往常也发生过。

是的,郡主任气的不是私通消息本身的行为,他气的是传消息的人分不清轻重往日你们赚点钱也就算了,这种钱也是你们能挣的?

而且这事儿,还让陈太忠抓了一个正着,你说这人丢的,所以,老那就问他需要不需要换人来审查。

“换人也未必保证得了”陈太忠叹口气,“算了,晚上我问他吧,邓主任,不知道这个,,合适不合适?”

“这有什么不合适的?”郡主任见他不追究纸片的事情了,笑着点点头,“不过我有点好奇,要是方便,能不能让我旁观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