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29 碰巧1830真相

1829碰巧1830真相

不知道为什么,当陈太忠知道。这纸条可能走出去又回来的,他心里这份腻歪真的是没办法说了,然而邓主任的态度告诉他,这只是正常现象,人家为了表示对陈总的敬意。专门还让纸条在汤包那儿转了一圈,要不然私下面对面接触都正常。

当然,一般情况下,这种消息的传递很难改变结果,所以郡主任才会习以为常,说得更白一点,消息来消息去,只是为了榨干被审查的家伙的腰包。

但是这么一来,时间肯定就拖的长了,陈太忠是不想回天南,但是这并不意味着他就愿意在这地下室呆多久,心说你们不行的话,那就我来吧。

事实上,他最担心的是拖得久了,让姚健康品出味道觉出危险,万一打草惊蛇,那可就有失本意。也辜负了老蒙的信任,反正,冉旭东是怎么都逃不过这一遭了,磨来磨去有什么意思?

陈太忠真想找出这个人的话,难度也不会很大,不过正是刚才那理由:他有正事要做,收拾冉旭东都是小事,为了一个传递消息的家伙而布局设套,那才叫不务正业。

这些人啊,就喜欢把简单事情复杂化,他心里的郁闷,可想而知一你们想挣钱没错,纪检监察工作确实也没别的油水,可是分清轻重好不好?

陈太忠答应了邓主任的旁观,这显然不是什么问题,来的这些人里,别人都有赚消息钱的可能,但是老邓绝对不会是那种人一邓主任的身份,本身就是一个,可靠到不能再可靠的保证,除非他不想要自己的前途了。

他打算在凌晨两点开始审讯,那个时候,是人的意志最容易崩溃的时候,事实上,冉旭东已经六十多个小时没睡觉了,能扛到这会儿,确实也不容易。

一不过,好像还没牵扯出来姚健康呢,要不要再等一等呢?

他正盘算怎么才能既问出真相又不影响大局,不成想晚上八点左右,接到了苏文馨的电话,“太忠你这是”忙呢?”

这个刘赛就不能沉住点气吗?陈太忠真的是无语了,说不得笑一笑,“嗯,现在是有点小事,苏总有什么吩咐?请讲。”

苏文馨从他的客气中,听出了一点距离感,当然,她也知道这个距离感是因何而生,只能苦笑一声,“这样吧,太忠,你帮捞个人,刘害那边就安定下来了

“事情大不大?”陈太忠当然不肯就这么答应,心说老苏你用我用得方便,可我用蒙老板未必有那么方便。

“就是一个县长,让双规了”苏文馨说的就是冉旭东的事情,刘害受了毛继英的撺掇,却是不敢联系陈太忠,只能将电话打到北京求救了。

苏总分析一下,似乎难度不是很大,所以才能这么比较直接地打电话,“那边愿意服输,就是把人保出来,位子什么的都不要了

咦,这说的岂不就是冉旭东?陈太忠无法想像目前碧空还有第二个县长被审查,不过这话显然不能跟苏文馨明说,说不得假巴意思地叹口气?“这个”捞人啊,我不太好跟老蒙说,我一个外地人,掺乎人家碧空的事儿,合适吗?。

“行了,蒙艺的秘书跟你熟的很,别以为我不知道”苏文馨在电话那边笑一声,甚至,她连那处长的名字都打听出来了,“那帕里打个招呼就管用,我说的地方,是蒙艺的势力范围内的。”

苏总说话的习惯很好,就连对上帮忙的人,也是下意识地避免提一些地名和人名,不过显然,对目前身在碧空并且深涉其事的陈太忠来说,这不过是更加确定了她所指的人和事。

这是毛继英找到刘筹了,刘厅长不方便出面,陈太忠当然推算得出来这卓事儿,然而,能说动毛厅长去找刘厅长的,会是什么样的人,什么样的事?

要说以前他和那帕里做的猜测。都只是主观上的、基于逻辑上的推断,那么毛继英此番出动,并且央求刘赛出面帮忙,无疑是证实了这个推断想说动刘厅长,肯定也是要付出不菲的代价,苏文馨都说了,搞定这件事就不用管刘赛了。

那么,现在差的就只是实实在在的证据了,陈太忠沉吟一下,觉得有点矛盾,该怎么样婉转地跟苏文馨解释一下呢?

他肯定不能泄露自己正在操作此事,否则消息传到姚健康耳朵里,那就是打草惊蛇了,然而装糊涂也不行,将来苏文馨迟早会知道真相的一京城这帮人,好面子啊。

“这么着吧,苏总,你这个消息。传来得晚了点”陈太忠苦笑一声,含含糊糊地表示,“我这边已经开始运作了,反正你的目的是保刘塞?是吧?”

“这个肯定啦,不为刘寒。我认识那县长是谁?”苏文馨果断起来,也有点男人的味道,“那么好吧,太忠,我就静待你的好消息

挂了电话之后,陈太忠咧嘴笑一笑,心说你这电话确实打得晚了,要是我刚来碧空你来这么一个电话。那倒好商量,可是现在已经”停不下来了啊。

总之,若是没有这个电话,他或者还要考虑一下方式方法,现在却是不需要太犯愁了,猜测已经成为现实了,尽管”还是没有证据。

凌晨两点,两位纪检监状”员打着哈欠站起来,事实卜他们坏能曳持段时间,常饷删联,作的,调整生物钟根本不是任何问题,不过主任已经打过招呼,他俩该让

他俩也很想听一听陈老板要跟对方说什么,是人就有一份好奇心,然而主任也强调了,无关人等不的入内,纪检监察工作,最强调的就是

“呵呵,你终于来了”冉旭东张着两只大眼,眼中满是鲜红的血丝,却还是要强打精神冲陈太忠笑一笑,脸上的轻蔑挡也挡不住,“忍不住了吧?”

“只是不想让你这人物耽误我太长时间”陈太忠才不会吃这种档次的激将法,一边说着,一边伸手将射向对方的二百瓦灯泡的台灯关掉,“我没有时间跟你多耗。”

他在发问,一旁的郡主任已经麻利地摊开了桌上的记录本,拿起了一边的签字笔,一副随时准备记录的模样。

冉旭东听到他如此小看自己,卑角禁不住**一下,接着放声笑了起来,“哈哈,直说吧,你想让我污蔑哪个领导?”

他虽然是在笑着,却是由于眼前的光线骤然暗淡下来,禁不住伸手去揉眼睛,而眼泪也不受控制地流了下来,倒像是喜极而泣的样子。

他正在笑呢,只听得“啪”的一声轻响,抬头一看,郡主任施施然打着了火,慢条斯理地点?着了嘴上叼着的熊猫烟,见他望向自己,说不得微微一笑,“我抽根烟,你继续。”

见到这二位都没被自己的话吓住,冉县长又是冷冷一笑,一边抹眼泪一边咬牙发话,“呵呵,我有打麻将解小时不睡觉的纪录,熬夜”我不怕。”

“你不怕,你的妻子儿女也不怕吗?”陈太忠淡淡地冷哼一声,那主任听他发话了,赶紧烟交左手就去拿签字笔,不过,才拿起签字笔,又将它搁了下去啧,这话没办法记录。

“你什么意思?”冉旭东脸色登时又是一边,他对陈太忠的忌惮是根深蒂固的,要不然也不至于对方才一上来,他就肆无忌惮地挑衅,正是因为怕,才要表现出不怕。

可是对方这么说,还是超出了他的心理预期,冉县长想的是,麻痹的大不了老子吃一颗枪子,任何结果。都不能比这更糟糕了吧,不成想人家反到拿他的妻儿做起了文章,他禁不住就是浑身一颤,“邸主任你也听到了,这算是威胁吗?”

邓主任美美地吸一口烟,惬意地屏住了呼吸,好半天才长出一口气,吐出淡淡的烟雾来,也不作答,不过心里却是对陈太忠有了点暗暗的赏识:话说的不错,姓冉的这是强弩之末,接近崩溃了,才会这么张牙舞爪。

其实,警察局那一套恐吓啦、诱供啦之类的一套,纪检工作人员也都会,但是使用起来有个合适不合适的问题,错非不愕已,大家不会这样用的。

警察使用的手段,是对犯人的。纪检委对的可是党内犯了错误的同志,犯人只存在交待罪行多少的问题。同志却是有扳本的机会,所以,为了避免翻身的咸鱼打击报复,一些太过极端的手段,并不合适使用。

被审查的干部,一般都会这么认为:审查我是你的工作,上措施我也不怪你,你也要吃饭不是?这都是公对公的事情;但是,你若是处心积虑地用非常手段套我的话,那就是私人恩怨了小子,只要我能活着出去?咱俩就没完。

干部,终究不是那些普通罪犯。有些手段不到万不得已,真的不能用。

然而,口袋里熊猫烟无数的陈老板,却是有资格说出这种话,也不怕说出这种话,巨大的地位差异,导致了大家一个认知:说出这种话的陈老板,才是真正的陈老板。

懂得利用他神秘莫测的身份,对冉旭东肆无忌惮地施压,那毒任一时就有点感慨了:这话别人说出来。还没效果呢”这不是,话一出口,冉旭东就快扛不住了?

旧刃章真相

陈太忠也没理冉旭东的乱咬。而是笑着看着他,一脸的平静,“给你提个醒吧,毛继英,你认识吧?”

冉旭东微微一愣,不动声色地点点头,尽管他的心里已经酸涩到一塌糊涂了,这,真是最怕什么就来什么,“毛厅长是省厅领导,我当然认识

“哦”陈太忠笑着点点头。嘴角泛起一丝狡黠的笑容来,“不止是认识吧,他还在北京找人。要我捞你一把呢。”

“嗤”冉旭东不屑地笑一声,什么话也没有说,不过显然,他已经将他的意思表达得淋漓尽致了。姓陈的你以为我是三岁小孩,这样虚言诈我?

当然,这只是嘉象,事实是否真的如此,那就很难说了,毕竟陈太忠的一举一动,很有点京城来人的味道,要说纯属诈人却也有点违心。

“我只是阐述一个事实”陈太忠不理他,自顾自地说下去,“不过遗憾的是,他还没来得及捞你呢。自己就栽进去了,呵呵,是不是很好玩啊?”

冉旭东的嘴角**一下,下意识地看一眼一旁郡主任,邓主任一脸肃穆,看起来没什么表情,不过他心里也跟开了锅一样翻滚不已:果然,姓冉的只是开始,而不是结束。

陈太忠停顿了一下,好让对方消化这个。“消息”:才坍县长识疑一下,又恢复了那副宠辱不惊的常杰,终干心微笑,“他已经交待了。王洪宝一家被灭口,应该走出手你的授意,绝对跟他无关

他的话说得很平淡。但是听到其他两个人的耳中,不啻于一声巨雷滚滚而过。

以邓主任的城府。听到这话都禁不住眨巴一下眼睛,嘴角极其隐秘地**一下:什么,还涉及到了灭门案,,姓冉的,这次是谁都保不住

了。

他原本就在猜测。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才能让任书记和金书记如此大动肝火,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拿下冉旭东,同时又派来了一个熊猫烟随便抽的陈老板做监督。敢情,是涉及到了这么大的事情?

一直以来,他都认为动冉旭东,不过是剑指冉家人身后的某些背景不得不承认。老纪检监察人员的眼光,绝对不是白给的。

可是,他并没听说冉县长身后有什么强力人物,所以心里不克纳闷,然而眼下,他也无须再纳闷了,灭门案,天大的事情呢,要是没陈老板,冉家人身后的人或者还能尝试捂一捂盖子,但是现在,说什么也是白扯了。

冉旭东却是被这当头一棒打得登时就失态了。他腾地一声从椅子上站起来,手指陈太忠,嘴唇哆嗦着发话了,“你你你,你血口喷人,王洪宝一家的死,跟我有什么关系?”

“呵呵”陈太忠轻笑一声,惬意地伸直身子,“你说没关系,就是没关系了?”

“你!”冉旭东还待说什么,却悲哀地发现,自己无论怎么辩驳,想要把这个屎盆子摘下来,恐怕都是很徒劳的,因为扣这个盆子的,是口袋里装着大熊猫的陈老板。

这种近乎于栽赃的手段,一般人使出来,冉县长根本不会在乎一栽赃嘛,他总能去积极地撇清和证实自己,但是眼前这个人的栽赃,他恐怕连解释的机会都没有。

事实上,他在前一阵就想过,万一对方说起王洪宝一家的灭门案,他自己该怎么解释毕竟,他当时托人压下这个案子,也是有人知情的,想要一堆六二五表示自己不清楚,那恐怕不太现实。

可是他做梦也没想到。这个姓陈的老板,会直接扣一顶这么大的帽子给自己一我见过操蛋的干部,但是真的没见过你这么操蛋,这简直是混蛋嘛!

陈太忠对人说。自己是做买卖的,金书记也是这么跟别人说的,但是经过这两天的接触。别说纪检干部,就是冉县长也感觉出来了,此人必定是官场中人,因为这人身上有普通商人身上不具备的做派和官威!

站着愣了半天之后。冉旭东才叹口气缓缓地坐下,瞪着血红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陈太忠,“陈老板,你这是一定要弄死我吗?”

“只弄死你一个。太便宜你了”陈太忠笑了起来,顺便侧头膘一眼邓主任,“呵呵。王洪宝是一家人,你”也有一家人,我说得对不

邓主任眨巴眨巴眼睛,只当是没听见家人说的操蛋话了,心里却是不无后悔,早知道陈老板你连这话都说得出来,我就不坐在这儿旁听了。

不过话说回来。什么叫底气深厚?这才叫底气深厚,没有天大的硬实腰板,谁敢当着纪检监察干部,这么肆无忌博地说话?陈老板能如此说,是人家有这么说话的资格。

姓冉的,你该服软了吧?只说气势,人家强出你不止三五条街啊。

冉旭东愣愣地看了陈太忠半天,才惨然一笑,“陈领导,杀人不过头点地,我冉家人自问,这半辈子犯过不少小错,但是我敢拍胸脯保证,我,,罪不至死!”

“你这种小人物的死活,我并不关心”。陈太忠懒洋洋地一挥手,脸上又泛起了灿烂的笑容,“现在,知道该说什么了吗?。

冉旭东是聪明人。虽然再次被对方鄙视,是很令一县之长生气的,但是他现在连这个念头都不敢有,他满脑袋想的,都是“我并不关心”五个字我还有机会!

这也是从见到陈太忠那一刻起,他就背上了重重的心理阴影有关,换个别人来说我要灭你家满门,他只会嗤之以鼻,就算蒙艺亲口这么说,他都未必会吓成眼下这样。

纪检委办案,此人能旁观;明明是干部,却要称老板;似此藏头藏尾的行径,肴加上那口袋里似乎无穷无尽的熊猫烟,怎么能让他不认为,此人是高于普通规则的存在?

只有真正的官场中人,才能明白那些高于规则的存在者的恐怖,翻手为云覆手为雨,能力之强大,是普通人打破头都想不到的一人家不跟你讲规矩!

他撮合毛继英从王洪宝那儿买中奖彩票,前前后后都做得天衣无缝,只要不是毛继英出来指认?别人说破大天来,那都是“查无实据”四个字,但是偏偏的。眼下遇上了不跟他讲证据的主儿,要他如何能应对得来?

也不知道我怎么招惹了这么个人物,冉旭东心里暗叹,要走到此玄,他还不知道对方剑指何人,那也是白混了,说不得艰涩地咽口唾沫,“全部交待的话,我会是什么结果?”

“嗯?”陈太忠哼一声,双手一抬交叉抱于胸前,也不答话,就那么冷冷地看着他。

“我惹不起姚入”冉姐东看着他,脸煮苍白地解释。随即嘴角泛起顷。。“你们都是大人物,我只是一个,小小的蝼蚁。”

“他不会有机会找你的麻烦”陈太忠终于哼了一声,侧头又看一眼郡主任,接着轻笑一声,“老邓,可是你自己要旁听的哦。”

姚健康吗?邓主任现在真的是哭笑不得了,他能想到陈老板惦记的是个大家伙,却是没想到能有这么大个儿,不过眼下,再说什么也是没用的了,说不得勉力笑一笑。

“我干纪检监察工作二十多年,该记住和不该记住的事情,我见得多了,您应该相信我的组织性和纪律性。”

“这个倒是”陈太忠笑着点点头,对于冉县长现在称呼他为“陈领导”和邓主任称呼的“您”他也不做纠正,反正,,有必要纠正吗?

于是,冉旭东开始交待。郡主任开始记录,不过,饶是监察一室主任嘴上说得再硬,也不能掩盖一个事实,一开始的时候,他写字的手。有点微微的发抖,好半天才恢复常态。

事情正是陈太忠想的那样。王洪宝中奖了,但是他不想让妻子知道自己中奖的事情,一直以来。他和他妻子的关系并不是很好,两人的收入都不高,偏偏他的妻子总爱跟别人攀比。

所以,这对夫妻划,是三天一小吵五天一大吵的,若不是家里有了孩子,两人离婚的可能性都有。也正是因为如此,王洪宝每个月坚持从微薄的薪水中抠出十块钱买彩票,为的也就是一个梦想一人活着,总是要有希望的。

中奖了,还不想让老婆知道,他就琢磨起怎么兑奖的事情了一毕竟,做为一个资深彩民。他也听说过中大奖者被人杀掉的传言。

然后,他当然就打听到了冉旭东的口碑,对于政府官员,王洪宝还是比较信任的,索性径直找到了冉主任的办公室这张彩票,我要卖五百万,而且冉主任你得给我保密!

冉旭东登时就挠头了,保密是没问题的,我还想。丁嘱你呢,可是这是五百万的大奖啊。我我我,我不认识值得送这么大一笔钱的贵人啊。

于是,他就想起了厅里的毛处长托他关注的重奖彩票的事情了,说不得打个电话给毛继英,毛处长一听,也吃惊不他本来是想给厅长送礼的,最后索性一横心。将彩票送给了姚健康。

当然,这些因果,冉旭东就不是很清楚了,他清楚的是,见到领奖人是姚健康的儿子,他心里意外之余,也觉得有些必然。

他不知道毛继英是怎么搭上姚书记的,也不想知道细节,到是因为这个五百万的奖的出现,吓得他不敢再在彩票上动手脚了,沉寂了很长一段时间其间有人慕名而来,有中奖的也有买奖的,他最多也就是据合一下,根本不敢沾手了。

这段时间,他还留意了一阵王洪宝,发现那厮的嘴巴还是比较紧的,尤其是后来一段时间,王家夫妻吵架的声音,别人都听得到,无非就是女人嫌男人不争气了。

当冉旭东渐渐将此事抛在身后的时候,晴天一声霹雳,王洪宝家惨遭灭门,尤其要命的是,王洪宝为了隐瞒妻子,将那存折藏得极好,杀人者没搜出存折来,偏偏让警察们搜出来了警察破案,要收集现场一切的可能证据。

这可是太要命了,幸亏当时的常务副市长跟冉旭东处得不错也是代买彩票混出来的交情,果断地打个招呼,要警察们低调处理。

杀人的是谁,到现在都没人知道,当时若是警方肯离度重视的话,保不准就查出人来了。但是重视不够的话,结果那是可想而知的。

后来,还是有个把人猜王洪宝是中彩票了,不过,大家最热衷于讨论的,还是王某某当时似乎喜欢上某个小姐了,似此种种传言,那也就不一而足了。

说完这些,冉旭东终于叹口气,端起面前的水杯咕咚咕咚猛灌几口,面色死灰地看着陈太忠,“领导”给根烟抽吧?”

“先签字,按手印吧。”郡主任哼一声,将记录本递过去,一开始他还听得有点战战兢兢,看到陈太忠一脸的平静,也终于放下了心,心说神仙打架关我鸟事。

签字按手印只是第一步。第二步就是要冉旭东自己将经过写一遍,这么折腾下来,等完事儿的时候。已经是四点多了。

“你拿着,还是我拿着?”将两份材料放在一起,邓主任侧头看一眼陈太忠,到也不瞒着对面的冉旭东一因为没必要。

陈老板的目标是姚健康。这件事耍捅上去的话,自然是无须瞒着冉旭东,要是高层领导们想借此做什么交易,那就是将证据交给陈太忠一似此情况,也少不得冉旭东配合,要那厮闭住嘴不再说此事,更不用瞒着。

“你说不是你干的,就不是你干的了?”陈太忠冷冷地看着冉旭东,“最起码,灭门的凶手被你放跑了!”

这一玄,他想起了被自杀的骗子黄占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