戾气1832策略

1831戾气1832策略

陈太忠真的是属狗的,翻脸就敢不认人,这本就是他的强项,而且从官场角度出发,他也认为,此人死了比活着强。

死人的嘴巴才是最严的,他一向信奉这一点,蒙艺拿了这材料会怎么对付姚健康,他是一点不关心,但是毫无疑问,冉旭东是逃不脱党纪和国法的制裁了。

但是,正是冉县长一直强调的那句话了,他罪不至死,既是罪不至死。那么,将来若是偶尔心里不平衡或者自暴自弃,随便张嘴乱咬,没准会让老蒙被动。

陈家人办事,有点完美主义倾向。心说我不帮老蒙办事就算了,既然办了咱就要办个漂漂亮亮,要是留下点后遗症。岂不是很没面子?

为了帮领导一劳永逸,索性自杀了你小子算了,陈太忠心一横,反正哥们儿敢肯定:你绝对不是第一个因为这个原因死的,也不会是最后一个。

当然,按说他有了这个心思,反到是不该显出才对,不管怎么说,一边还坐着一个邓主任呢,他总不能把老那也自杀掉吧?

然而,这么想的人又错了,事实上,陈太忠这番话,还真就是说给邓主任听的一老那,回头这冉县长出点什么问题,你得记得把他推在自杀上啊。

他没有灭邓主任口的意思,没必要,一点必要都没有,干纪检工作的见识过太多黑暗的东西了,最是明白什么话能说什么话不能说,而且,老邓现在身在体制中这个位置,才是最能让老那管住嘴巴的因素。

搞纪检监察工作,难免得罪这样那样的人,你身在体制里的时候,没人敢因为这个跟你认真,也没什么人敢搞秋后算账那是对整个纪检监察制度的挑战。

就算强如陈太忠,当初被任长锁主任羁绊了两天,也只能栽赃一下。却不能回头打上门去,没办法,纪检监察工作的性质,实在特殊了一点。

说白一点。就是其他行局部委办的人,在官场中受气太多的话,大不了甩手走人,辞职下海,然而,像郡主任这种多年的老纪检,却多半无法做出这样的选择没办法,惹人太多了啊,你在体制里别人不敢动。一旦出来,正是胡汉三那句话了,“吃了我的给我吐出来”

所以说,就算邓主任舍得这个官位,也不敢随意离开这个系统,有这个约束那就是孙悟空的脑袋上有紧箱咒,陈太忠怕什么?

他放出如此狠话,求的不过是一个默契而已,当然,对方若是伪作听不懂,或者将来不配合,那么万一又出现什么别的意外,却也不是他陈家人该内疚的了。

总之,在他看来,为了保险起见。这个人是留不得的嗯,好吧。其实是因为纵容灭门奉,性质很恶劣。哥们儿要为民除害不是?

冉旭东听到这话,身子登时就软了,他太明白这是什么意思了,人家这是要过河拆桥了,一时间连说话的力气都没了。

倒是邸主任脑瓜够用,电光石火间,他就猜出了陈太忠的忌惮之处纪检干部分析这种东西太拿手心说别介老大,你现在可以当着我的面肆无忌惮地暗示搞他,将来万一消息走漏,你估计连问都不问就搞我了。

事情,不是你这么做的!郡主任可真的忍不住了,说不得咳嗽一声。“来,陈总,我跟你说点事儿。”

将陈太忠扯到一边去,他轻声发话了,“阳光前一任市委书记死,缓。没收全部财产,,你知道这个事儿吧?”

“知道”陈太忠点点头,一时就有点迷糊。你跟我说这个干什么?

“那也仅仅是下面的人受到了点影响。上面只是调整岗位”邓主任轻声地解释,“太极端的手段”我建议您还是多考虑一下,或者,向组织汇报工下?”

你这小子是怕死!陈太忠反应过来了,不过人家的话说愕到也没什么错误,举的还是新鲜的例屁大一个县长,掀得起什么风浪。您何必跟他一般计较呢?

“行,那我就向组织汇报一下”陈太忠笑着点点头,心说我是帮老蒙忙来了,帮忙若是帮成倒忙,可也就没什么意思了,还是让老蒙拿主意吧。

说不得,他随手一指冉旭东,“让他休息一下吧,回头把该交待的都交待了,能不能洗心革面地做人。都取决于你的态度。”

冉旭东还能有什么选择?只能不住的点头了。他当然听得出来,对方有放自己一马的可能了,心说这帮人怎么这样啊,翻脸跟翻书一样

不被制约的权力,实在是太可怕了。

他却偏偏忘了,在普通老百姓眼里。做为一县之长的他,大部分时候也是不被制约的,而在福彩中心的那些事情,更是利用权力才达到目的的。

反正,听到这话他就暂时放下心了,心说一觉醒来,应该就有最后结果了,要是能侥幸逃得一命,那我肯定有啥说啥了。

郡主任的心也放下来了,这家伙倒也能听得进去话,不过他的感慨真的跟冉旭东差不多,跟陈老板这种人打交道,真的是太可怕了。

他们感慨,陈太忠却是已经走了出去,拿出一只新的手机,拨通了那帕里的电话这还是那处长的建议,此事干系甚大,最好弄个新的手机号来联系。

按说眼下不过才凌三。外面的天已经亮了。但是那处长睡得正香,猛地听凡,月。响,轻骂一声,才拿起了手机,不过一看号码,他的精神登时就是一振,“呵呵,太忠,这会儿来电话,是好消息吧?。

等他听完对面说的话,竟是半点睡意都没有了,沉吟一下才笑一声,“太忠你可真厉害,这才几天,真相就被你挖掘出来了?果然不负老板的厚望,呵呵,”

不过干笑两声之后。紧接着他就叹一口气,“照我的想法,放过冉旭东也不是什么问题。他应该不敢乱嚼舌头,如果他的智商够的话,不过这事儿,”等六点五十你再打过来电话。你亲自向老板请示吧

陈主任和那处长的交情,真的是太铁了,以至于他在电话上就直接发问,这人是不是该被自杀掉?这话听得那处长都有点毛骨悚然,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按说,普通事情应该是他请示蒙艺的,然后转而通知陈太忠,但是这样的事情,他绝对不敢问出口,自己知情是一回事,但走向老板请示就是另一回事了。

太忠干完这一票,就可以远走高飞了,老板反倒是要念其的好处,自己问的话,那就相当于在蒙老板眼皮底下埋个定时,看到其人想到其事都要腻信任何一个老板都不会喜欢这种感觉。

“啧,我就知道老那你会这么回答”陈太忠不满意地哼一声,“顶雷的事情。你就想到我了,反正挨骂的是我不是你

“是你问的邪行嘛,人家什么都说了,你还要自杀人家”那帕里不服气地还击。“反正你的担心也有道理,这主意当然就得老板拿

换个人来。一般就会直接建议陈太忠放手了,但是那处长不同于其他人,还是那句话。他听说过的丑恶的东西太多了,心里隐隐也赞成陈太忠的建议这年头,死人才是最值得信赖的。

好在,蒙书记确实是人民的好书记,一个多小时后,他接到陈太忠的电话,听了一阵之后,很不满意地哼一声,小陈你胡说八道什么呢?要给予犯错误的干部改过自新的机会,“被自杀。?这种怪话,也亏得你说得出来

我好几晚上没合眼了,你差不多点成不?陈太忠心里微微有点不爽,打官腔也不是你这么打的,“那我现在走人,剩下的事情,就交给阳光纪检委了?”

“把该拿的东西,拿回来!”蒙艺也有点火了,心说你这家伙动不动就打打杀杀的。我说你两句说错了吗?你简直成为超出法律的存在!

你下去帮我是好意,眼下也有了结果,这个时候跟我矫情,我说,你有点大局观好不好?被自杀都像你这么搞,还不得天下大乱?

“我不知道什么是该拿的”陈太忠啪地一声压了电话,心里这通邪火真的没地方发泄,一时间真是有点愤愤不平了,我惹不起你,我走还不行吗?

一边想着。他一边就走出了地下宴,行了,你们都牛逼,我去国外混去,这狗屁集空,求我来我都不来了一去吃早饭先。

走出门去。正好撞到小胡又拎着大大小小的饭盒走了过摹,笑嘻嘻地冲他点头,“陈总,饭打回来了,您这是去哪儿啊?”

看到他喜眉笑眼的样子,陈太忠心里微微一动。又想起了昨天汤包皂的纸条,老蒙来到碧空,要独自对付下面那些魁魅勉勉,也是很费劲儿的啊。

当然,蒙艺终究是省委书记,肯定不会被这种无关痛痒的小人物左右了,但是,左右不了不代表不会受到影响,比如说这个案子,便是如。

若是任由下面的小人物折腾,指不定又要多浪费多少时间,万一再被姚健康察觉。一番心血付之东流也是正常的,达不到目的的行为,多半又会埋下这样或者那样的隐患。

大事件,往往是由小人物推动的们

旧五章策略

想到这个。一时间,陈太忠就有点后悔刚才对蒙老板的态度不好了,有心再打个电话解释一下吧,又有点感觉羞刀难入鞘。

蒙艺在那头。也被他压电话的行为弄得愣了一下。当然,以蒙老板的涵养。肯定不会被他这种小孩子行为激怒,只是有点感慨,这小子的脾气越来越大啊。

要是换个人。十有要认为这是对省委书记权威的挑战了,不过,万事就怕习以为常。蒙书记早就习惯这子的火爆性子了因为晓艳的事儿,这混蛋还质问过我呢。

蒙艺的用人之道,比较符合中国的传统认知,对他来说,做人有点小瑕疵不是问题。怕的是那种完美无缺的主儿小陈是性情中人,偶尔出点格倒也不算什么大问题。

当然,他的宽容也就是对上陈太忠了,搁给另外一个人就算是那帕里,恐怕也享受不到如此宽厚的待遇。

不管怎么说。陈太忠是知道蒙艺的真实想法了,吃毕早饭,等郡主任起来了,他又交待一下,关于五百万彩票的事情,就该到此为止了,再让冉旭东交待,就是交待别的事情,此事提都不要再提。

邓主任去冉旭东的房间转了一圈之后,出来冲陈太忠笑一声,“陈总,这事儿”恐怕还得你去说一声,他看起来不怎么愿意相信我。”

“他不是睡了吗?”陈太忠听得皱澈旧帖。那厮七十多个小一时没睡了,告诉他可以休息了,捌妆心热坏不瞌睡?

“他睡得着吗?”郡主任苦笑一声。心说生死未卜,搁给谁谁睡得着啊。别说七十多个小时没睡,再多二十四个小时,不给他结果,怕是那家伙也睡不着。

陈太忠再见到冉旭东时,发现短短的两个小时,这家伙似乎老了五岁一般。只是满是血丝的眼中,充满了说不出的炽热和期盼,“陈总,听说,听邓主任说

“惩前毖后,是为了治病救人”陈太忠淡淡地答他一句,不待他回答。就转身走出了房间,他一点都没兴趣看此人到底是什么样的反应。

不过,冉旭东却是长出一口气,陈总若是一副拍胸脯打包票的样子。他倒是要怀疑其诚意,现在,人家只当他蝼蚁一般,只是在他再三的请求下,才进来撂了一句套话就走。这种实实在在的小看,证明人家根本不屑跟他玩虚的。

“终于,终于可以踏踏实实睡一觉了”冉旭东一头就栽到了**。全身说不出的畅快,然而,不知道为什么,一个小时过去了,他还是辗转反侧睡不着,只是头越发地疼了,说不得抬头看一看桌前翻看杂志的纪检干部,“能不能给我弄瓶酒来”

三个半小时后,陈太忠出现在松峰长途汽车站,那帕里安排的车已经到了很久了,就停在车站里面,别人倒是嫌这车挡路呢,不过看一看是特权车牌,车型又是奥迫,谁还敢歪嘴?

司机是个瘦高的小伙子,正站在那里东张西望,见陈太忠笔直地冲自己的车走了过来,忙不迭笑着迎上来。“请问是陈先生吗?”

陈太忠现在是真有点领导做派了,闻言也不答话,只是笑着微微点头。那位手疾眼快,到已经将车门拉开了。

进了蒙艺办公室,蒙书记在接见客人,接待室还等着几位,那帕里见陈太忠来了,放下手里的活儿,扯着他说笑了起来,搞得那几位用眼角的余光不住地膘来膘去,心里纷纷琢磨。这位到底是什么来头,居然能让出名矜持的那处长这么客气?

不多时,两个客人告辞离开,有人才待上前,那处长笑着发话了,“诸位请少等一等,蒙书记等这个同志很久了”一边说,一边站起身陪着陈太忠走了进去。

剩下的满屋子的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插队,真过分,在省委书记办公室面前插队,真过分啊。

蒙艺见他俩安进来,也没表示意外。而是冲陈太毒微微一扬下巴,“东西呢?”

他这话问得四平八稳没什么情绪。就只当陈家人早上没挂他的电话了。陈太忠正好就坡下驴,从手包里拿出那两份材料递给了张沛,微笑着回答。“我已经打招呼了,让阳光的人不要把这件事宣扬出去。”

“你要是敢再压我电话,我就把你调到碧空来,不信收拾不了你。”蒙艺每他一眼,又哼一声,算是早上那段恩怨结束的注解,一边说。一边就翻看起来。

那帕里冲陈太忠挤一挤眼,眼中满是羡慕,看那架势就差竖大拇指了:太忠你牛啊,压了老板的电话,老板都不跟你计较。

周围都是蒙艺的几个人,蒙老板也不怕说这话,事实上他早就想明白了。太忠为了自己的位子安全着想。居然动起了杀人灭口的心思,虽然这个思路不值得提倡和鼓励,但是谁是真心对自己好,做省委书记的心里还是明白的。

两份资料,蒙艺看得很慢,似乎是要从中挑出什么毛病一般,足足花了十分钟才看完,看完之后,他将资料向桌上一放,抬头看向陈太忠。“太忠,依你的看法,这件事接下来。该怎么处理?”

这下,不止那帕里,连张沛看向陈太忠的眼神都古怪了起来,老板居然会征求陈主任的意见,这个世界”这个世界真是太疯狂了。

“冉旭东先双规吧,嗯,”监视居住也行”陈太忠笑一笑,事实上,就连他心里也清楚,老蒙这不是在征求自己的意见,而是在教他怎么做官,所以他也不怕回答,“接下来。就要大力查这个灭门案,该着急的人,自然就着急了。”

口供到草惊蛇,到手之后,可就该敲山震虎啦,若是姚健康不识趣的话,事情也好办把这份资料还给阳光市纪检委,该是走什么程序,就走什么程序。

“长进不少啊,呵呵”蒙艺微微一笑,点点头,灭门这种性质的案子不查,那他实在愧做碧空省的父母官了,陈太忠这个建议,正合他意。小那小张,你俩还有什么补充吗?”

至于说姚健康认栽的话,灭门案又告破。那些罪犯的口供,很可能也会捎带出私下兑彩的案子,蒙老板肯定是不会在乎的,以姚健康的老道。下面的人又这么会捂盖子”,这个盖子该怎么捂,不用我教你们了吧?

那帕里的嘴张一张又闭上了,蒙书记见了哼一声,小那你要说什么?”

“我的意思是,那个毛继英,该动一动了吧?”那处长笑一笑,又看一眼陈太忠,“靠这种手段往上爬的干部,是咱们碧空的耻辱。”

他这意思就再明白不过了,老板,太忠帮你搞定了这点事儿,他要求您的事儿,您就顺手办了吧,拿下毛继英的话。刘赛的位子

“这个事情要放一放”蒙艺不动声色地摇一摇头。心说那个县长已经拿下了。姚健康这边估计也快扛不住了,再加上彻查阳光的旧案,要是再大张旗鼓的动毛继英,岂不是是个人就能顺着这条线理清楚了?

“看姚健康的表现吧”蒙书记不无遗憾地说了这么一句,又看看陈太忠,“这个刘塞,,你是怎么认识的?”

“他找到我北京的朋友的头上了”陈太忠笑一笑,“其实我没有一定要理他的心思。”

我都说了“放一放”了,你才说没理他的心思,蒙艺不动声色地瞪他一眼,这是知道我应承下你了,所以你就敢说这么说了,真是个混蛋不得不说。这次蒙老板是冤枉人了。

下一刻。他轻谓一声,脸上颇有一点无奈,“啧,又是北京,咱们的干部。怎么都是这个样子?”

涉及到位子。谁不着急?那帕里心里嘀咕一句,他知道蒙书记有这样的感慨,基本上此事就算告一段落了,说不得轻声接口,“老板,外面有计委的

“先让汤城的党书记进来吧”蒙艺很随意地摆一摆手,“对了,你跟阳光的任书记说一声,我建议他们搞个破积案的大会战。上报到省警察厅去。”

陈太忠听到这话,觉得自己又有收获了,这显然是蒙老板的策略,单单大张旗鼓地拿出一个灭门案来,实在有点扎眼,做人须留三分余地,当然,任海东要是有更合适的手段,使出来也行一总之,是既要惊动了姚健康,还不能让别人品出太多的味道。

那帕里和陈太忠走出来,先请汤城市委一把手党书记,随后才笑着跟他嘀咕一句。“你也忙去吧,领导今天中午有招待对象呢。”

“这都十一点半了,那处真不厚道”陈太忠翻个白眼。才要打趣他两句,不成想手机响起,一看来电,他真有点哭笑不得,“啧,,刘寨,算了,叨扰他一顿去吧。”

“呵呵”那帕里笑一笑,不见外地拍拍他的肩膀,“反正你吃谁都有理。”

陈太忠就这么转身走了,走出楼去,才给刘害回个电话,刘厅长在那边有点着急了,“今天的办公会上,刘拴魁要我把手上分管的工作资料整理一下。

“行了。你不用担心”陈太忠。多一声,“我才从蒙书记办公室出来,总要给你个交待的,中午请客吧?”

“那行。您等着,我马上派丰去接您”刘害可是没想到,那个一直拽得一塌糊涂的家伙,不但已经搏定了事情,而且能放下架子来找自己蹭饭。

“不用了。我去找你吧”陈太忠才懒得在省委门口傻不啦叽地等着,老刘对自己的恭敬已经很够了,不需要再通过派车来体现了。

很多时候。他是一个很计较的妾儿,但是这种场合,实在没必要计较。

随手拦个出租车直奔劳动厅,到了院门口的时候。已经十一点五十五了,看到刘赛居然没跑到门口接自己,陈太忠心里禁不住又有点计较,说不的站在门口给刘筹打个电话,“我到了,不想填这个登记表,你下来吧?”

“刘厅长正跟我讨论工作呢”刘塞小声回答,“陈主任请你等一等要不。你把电话给门卫,我跟他们说,外面太热了,进楼里凉快一会儿吧。”

刘栓魁吗?陈太忠想到这个人,心里生出点不服气来,说不得将手机递给保安。保安嗯啊两句之后,将电话还给了他,面无表情地发话,“进去吧。”

刘寥也不知道。这刘拴魁是抽什么风了,自己刚要出去接陈太忠,不成想大厅长在这个时候走进自己的办耸室。

上午刚被人通知了整理手上的资料,这就是撵人的前奏了,所以刘赛见了刘栓魁。也没多少热情可言,不过总算时间还早,他就有气无力地应付两句,浑然没有了往常的那一副恭敬模样。

刘大厅长却是不在意他的反应任是谁得了那个通知。心里都不会好受,说不得和颜悦色地解释两句,让你整理资料,也不是我的本意,老刘,咱俩共事时间也不短了,你还不知道我是个什么人?

嗯嗯,刘寨心不在焉地连连点头,却是没什么心情说话。

可是刘拴魁却不肯善罢甘休,先是说这都是组织上的意思,我也没办法,还要来个正厅的副厅长呢,我自己还闹心呢不是?

咦,听到这里,刘塞心里就动了点心思,不是吧,蒙老大的意思这么快就传到拴魁厅长耳朵里了?不可能吧。

正说着呢。陈太忠电话打来了,刘筹只能苦笑着解释一下了,挂了电话之后,看向大厅长,意思是说我朋友来了,这也要下班了,老板您该走了吧?

谁想,刘拴魁就当他没接那个。电话一样,而是又开始善意地提议,老刘你要是有什么办法,就赶紧琢磨,再不跑一跑,我真是想帮你都没

了!

他正墨迹呢。陈太忠推门而入,瞥一眼正在说话的刘栓魁,笑着冲刘寨一招手。“刘厅长,走吧,这都到了下班的点钟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