补棋1834追悔

1833补棋1834追悔

刘栓魁来刘筹这儿。可不是一时的心血**,他是接了省计委古主任的一个电话。

计委的古主任,跟刘大厅长关系很好,两人都跟上两任省委书记有交情,而且又是党校同学。性情也相投,刘厅长的老爹在北京住院的时候,古主任在中央党校学习,隔三差五地就去看一看,两人的交情真的没的说。

古主任刚才在蒙艺办公室外面等领导召见,见到了陈太忠,正好陈太忠当时嘀咕了一句,说是刘寥的电话,他嘀咕的声音奇但是当时在场的,谁不是竖着耳朵在听那处长和这今年轻人的交谈?

刘筹啊,古主任可是知道这个,人,他甚至知道刘厅长要被调整了,当然,这俩人说的刘害未必就是那个劳动厅的副厅长。

可是,能让那处长都知道其人的刘赛,整个碧空省怕也就这么一个人了吧?再说那高大的年轻人,能插队去见蒙书记,那处长跟其关系也极好,而且蒙书记不能跟他吃饭,还得他表示一下一此人绝对不会简

了!

那么,这两人说的刘害,没准就是劳动厅的那位了,古主任琢磨一下,说不得给刘拴魁打个电话提个醒,刚才我见到了如此这般的事情,那年轻人是那样的一官场中的事情,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再小心都是没错的。

放下电话,刘栓魁就开始琢磨了,事实上,他跟刘塞共事时间也不短了,两人保持着普通的正职和副职的交情,合作算比较顺畅,也有过小矛盾,再正常不过的交往。

对于这次刘副厅长要被调整,刘控魁看得很清楚,他不会帮副厅长的就算想帮都没能力趟这一遭浑水,但是,他也不会落井下石,就是顺其自然的意思。

不过风声传出一段时间了。刘赛迟迟找不到人支持,刘拴魁自然会不看好他,今天他会上表示一下,也是吹吹风的意思,却不成想反手就接到了古主任的电话。

在尘埃落定之前,一切皆有可能刘拴魁太明白这个道理了,心说我今天有点着急,不行。不管这年轻人是不是找劳动厅刘害的,我得跟老刘交流一下把话说开。就算是个误会也无所谓,官场里能少惹人,还是少惹人为妙,该补棋的时候,就补一招吧。

所以,他才会来到刘赛的办公室,推心置腹地跟对方谈一谈,其实说的也都是一些实话,就算对方心不在焉,他也要将自己的意思表达明确了。

谈话过程中,刘赛接了几个电话,那是对他大厅长的不敬,不过这无所谓,他不计较,但是最后一个电话,他觉得有点不对劲了,这个“陈主任”到底是什么主任?小刘的脸上,可是下意识地流露出了几分尊重,还怕人家被太阳晒了。要人家到楼里“凉快一下

我倒要看一看,这今年轻人是不是老古说的那般模样!刘拴魁心里登时就拿定了主意,才说交待两句之后,就跟刘塞一起下去,不成想左家直接就闯进来了。

他听得很清楚,刘副厅长已经说得明明白白了,在跟自己这个大厅长谈工作,但是这年轻人根本不在乎,直接闯进来要拽人走。

不会真的撞正大板了吧?刘栓魁不得不庆幸今天自己的谨慎,再看看此人的年纪、身材,心里的庆幸越发地浓烈了一点,于是轻咳一声,“小同志,我们在谈话。你等两分钟好吧?”

他这话是笑着说的,可是陈太忠并没有打算给他面子,说不得冷哼一声,接着皮笑肉不笑地发非了,“呵呵,这是拴魁同志吧?你的工作积极性很强嘛,这都过了十二点了,还在工作”真是老旗伏杨,志在千里啊。”

以他现在的为人处事的经验,按说是不会说出这样的话来的,不管怎么说,他强势一时总不能强势一世,等他走了之后,刘塞还是要面对刘拴魁这大厅长,他现在这么做,纯粹是在帮刘赛惹人呢。

可是陈太忠不这么认为。刚才在蒙艺的办公室里,他已经将蒙老板的意思听得明明白白了。灭门案要查,冉旭东要处分,但是再往上的毛继英,暂时不会动,要动也要过一些时候。

毛继英不能动,那么。估计劳动厅接下来被调整的依旧是刘塞,不过蒙书记既然已经暗示不会坐视了,那么刘副厅长的去处估计也不会太差了怎么也是一省老大的关注不是?

正是因为有这个认识。陈家人刚才给刘厅长打电话时,说的是“总要给你个交待”而不是“位子没问题了”。

既然过不了多久,刘害就不会在劳动厅了,那他又何必对刘拴魁客气?都让刘副厅长移交工作了,这表面的客套也就省一省吧。

刘拴魁却是好悬没被这句话噎着,心说小伙子你年纪轻轻的,说话怎么就这么呛人,我招你惹你了?就算蒙艺的秘书那帕里来了,也不能这么没大没小地跟我说话吧?

八成是小刘把上午的会跟他说了!想到这个,他心里登时就是微微一凉,不动声色地瞥刘害一眼,“既然你们,要吃饭,呵呵,那中午一起坐坐吧

刘拴魁真的被气到了。就想说“有事去忙吧”可是话才到嘴边,想到“老旗伏杨志在千里”八个字的用意,心里没由来就是狠狠地一揪坏了

若是陈太忠说点别的风凉话。刘大厅长就只当听不见了,可是这八个字太吓人了,你小子的意思。是暗指我老了吗?

刘拴魁的年纪并不大。玛岁的正厅,风华正茂的年纪,事实上,他并不怎么忌惮陈太忠,接了古主任的电话来看刘寨,也是与人为善防万一的意思,冤有头债有主。小刘你要走,也不用记恨到我,最起码,你要搞清楚主要矛盾。

在刘赛的安置上,有很多因素在里面,他绝对不怕这年轻人在此事上做文章,而他短期内也升迁无望,不需要在此人面前太**份无欲则刚,嘛。

可是这么一句可能是“你老了”的暗示,却是吓出刘拴魁一身汗来,是啊,人家要是嫌麻烦不保刘塞了,转头对付自己以泄愤,那我岂不是天大的冤枉了?

当然,劳动厅现在是浑水一滩,对方想赶在这个时候下手,怕是会有点不方便,但是老话说得好,“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这会儿不方便,不代表永远不方便不是?

尤其是,刘栓魁分外明白年轻人的可怕,老人们做事还要考虑个,影响,讲究个这样那样的,可现在的年轻人则不同,不但眼高手低好逸恶劳,而且心思野手段黑。贪起来没个够,整起人来就像对着杀父仇人一般,不讲规矩不通情理。

我惹不起你,而且刘寥的事儿也跟我无关,刘厅长可不想吸引太多的仇恨度,别人都在捡装备了,我这旁观者在引怪,那不是傻的吗?

所以,他只当是没听出陈太忠话里的讽刺之意,反倒欣欣然邀请对方共进午餐,伸笑脸人,年轻人,你要懂得适可而止哦。

“一起坐坐?。陈太忠听的有点莫名其妙,心说这个家伙,,怎么这么好说话。难道是老刘泄露了什么?说不得侧头看一眼刘害,眼中满是疑问。

“拴魁厅长一直挺照顾我的,我们也渊占好多年了”。刘害见人家征求自己的意见,于是笑着回答,他可是没陈太忠那胆子,敢随便地得罪人,更是不知道自己会被调整出劳动厅,于是就想和一和稀泥,“陈主任,你好不容易来碧空一趟。大家能碰到一起,那就是有缘嘛。”

“呵呵,是吗?”陈太忠扫一眼刘拴魁,笑着点头,“也是。我倒是很少来碧空,认识的人也不多。一切就仰仗刘副厅长指点了。”

这又是话里有话,他承认自己不是碧空的官场中人,同时又隐隐地点出:老刘,我不管这些什么乱七八糟,反正啊,我只认你的话。

刘栓魁对此倒是习惯了。牛人就是牛人,我知道你是挺刘寨的,等我回头慢慢地查你底细,不么,你居然不是碧空的人?

“那就一起去吧”他微笑着站起身来,很随意地带头向外走,“刘厅长,这位朋友不是碧空的人?。

“哦,我在北京认识的”刘塞笑着回答,他当然不可能傻到实话实说,少不得要艺术加工一下,“陈主任在北京朋友挺多的。”

北京朋友挺多?刘栓魁听出来了,副厅长在暗示什么,然而,对方的暗示跟他的认知,似乎出现了一些不符,他少不得转头看向陈太忠,微微一笑,神态煞是和蔼可亲,“小陈,我听你说话,似乎带一点天南口音?”

“我是凤凰科委的副主任。陈太忠”。陈太忠也不怕泄露自己的身份,反正毛继英都知道了。藏着掩着也不是好汉的行为,告诉你又如何?

你要是不满意,尽管冲着我来,也不要找人家刘害的什么麻烦,天大的恩怨,我一力担当了,别忘了冤有头债有主!

不过,他还是没有说出来自己最高级别的身份驻欧办主任,因为没人知道这个主任会是什么样的级别,而且这个头衔听起来。怎么听怎么有点怪异。

旧碧章追悔

凤凰科委副主任?刘栓魁笑着点点头,一副早在我算计中的模样,心里却是不无疑惑,这个家伙,居然也是体制中人?

刘厅长早就设想过,此人若是干部的话,级别肯定不会高了,别的不说,只说这二十郎当岁的年纪。就算是中央政府机关里的,顶天了也就副处了。

所以,他对小陈的级别倒是没在意,不过他在意的是,这家伙居然是凤凰的干部,而且,做为官场中人,一个小小的副处就敢在他这正耳面前阴阳怪气,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人家有无视自己的本钱和资格!

这一切,跟他想像中的一样。此人不但是蒙艺在天南的旧部,而且绝对还是颇得宠信的那种。这样的人,当然是不得罪为好,小刘,安排在哪儿了,松海吗?”

松海大酒店离劳动厅不远。是厅里指定的接待宾馆,劳动厅的接待宾馆正在修建,目前已经接近完工,正在最后的装修阶段。

“没有定下来呢,就是随便坐一坐”刘寡见大厅长一副打定主意想蹭饭的架势,心里也只能叹气了,脸上偏还要挂着笑意,“想找个清净点的地方。

“要不,去金色港湾吧?那儿”刘拴魁才待说自己在那儿能随时要到包间,猛地发现那陈主任的眉头微微皱一皱,话到嘴角禁不住微微一滞,“不过,那儿远了点,还是你选吧

他心里真是要多不澜呼不爽了,心瑰我也没怎么着刘塞不是那都是他自只没联“怪得了别人吗?你怎么一直是这副模样。

他已经打算好了,等刘副厅长定下地点之后,自己就找个理由不去了,面子我已经给你了,你非不买帐,我也没把脸凑过去让你打的觉悟。

我好歹也是个堂堂的厅长,还不至于下作到那种程度”我还就不信了,你真的能让蒙艺不问青红皂白就动了我这个厅长。

“离碧海宾馆不远的地方,新开一家湘菜馆,挺不错的”刘害笑着看陈太忠,“你要能吃辣的,去那儿吧”离你住的地方也近。”

“辣的?那没问题”陈太忠笑着点点头。“住处还没着落呢,估计科技厅退了房子了吧,,走吧,有点饿了。”

碧海宾馆,科技厅?刘拴魁才待说我不爱吃辣的,猛地觉得哪里有什么不对,什么?科技厅在碧海宾馆给你安排房子?

糟糕,是凤凰科委啊!这一刻,他终于搞明白陈太忠是何方神圣了。

这实在不能怪刘厅长孤陋寡闻,凤凰科委是很牛了,但是全国各地牛的单位海了去啦。没错,凤凰科委是科技部树的典型,但是说句不客气的话,中央随便哪个行局部委办,针对各项政策法规,下面还没十来八个相应的典型?

刘拴的是劳动厅的厅长,一时半会儿想不到科技部是很正常的,但是对凤凰科委,他多少还是有点印象的,而这一玄。那深埋在脑海中的印象,终于复苏了。

“好久没吃辣的了,小刘厅长选的地方不错嘛”他轻笑一声,决定将自己的不满深藏心底,凤凰科委据说是蒙老板和科技部联手捧起来的,“不介意我跟着去认认地方吧?”

刘害当然不能介意,说不得只能看陈太忠一眼,笑着点点头,“那今天可是要多吃一点。不能给拴魁厅长省钱。”

“啧,搞半天是我买单?”刘拴魁做出一个比较夸张的惊讶表情,接着又笑着摇摇头。“算算,陈主任说得对,谁让我今天拖你后腿了呢?”

三人走下楼去。两辆厅长座驾已经等候在那里了。检魁厅长邀请刘厅长上自己的车。却是被刘害婉拒了,搁在往日。这是他巴不得的事情,也不敢不听从领导的召唤,但是现在却不行”他要是上车,陈太忠坐哪里?

湘菜馆离劳动厅不算太远,也就是三十来分钟的车程,三层的饭店并不是很大,但正是刘塞说的那样,很清净很雅致。

饭店的包间已经满了,不过大厅周围一圈也都设了有隔断的雅座,三人选个雅座坐进去,由于刘害建议来的,所以刘栓魁笑着拒绝点菜,“还是你来吧,这儿你熟。”

刘大厅长一旦决定放下高高在上的架子,人还是不错的,轻声细语间,给人如沐春风的感觉,再随便开两个无伤大雅的玩笑,很是能带给别人轻松的心情。

三个人在一起。实在是没什么太多共同话题,不过两个刘厅长浸**了大半辈子的官场,自然知道该无中生有地找出点话题来。

倒是陈太忠有点沉默,这跟他同刘拴魁有点心理距离固然有关,但是另一点也很重耍一他的电话,实在是多了一点,一会儿一个,就没个消停。

这倒不是说人家刘拴魁和刘寒的事情就比他少多少,事实上,两个刘厅长已经在各自的工作岗位上工作多年,身份和地位也在那儿摆着,联系的人也知道什么时候打电话最合适,现在都一点多了,除非最亲近的,否则的话,一旦来电话那就走出事儿了。

喝到半酣处,刘拴魁正在回忆他上次去北京,遇到别人忽悠自己的趣事,陈太忠手机再度响起,他又想走出去接电话,大厅长笑一声,“陈主任,又没啥外人,就在这儿接吧,你走来走去的,我看着都累。”

得,这个电话一接,两个刘厅长傻眼了,只听到人家哇啦哇啦地说话了,却是根本听不清在说什么,好半天,等陈太忠挂了电话,刘害才轻声发问,“陈主任。你说的这个话,,不是英语吧?”

“嗯,法语。一个法国朋友”陈太忠笑嘻嘻地把手机放在桌上,端起了酒杯,“一件好事儿,法国的罗纳普朗克公司,要在凤凰设厂。

“罗纳普朗克?”那二位交换一下眼光,你弈说过这个公司吗?

你说的是法语也就算了,怎么有个公司都是这种古古怪怪的名字?刘拴魁到不怕显示自己的无知,说不得笑一声。“这个公司,听起来实力很强?”

做官做到他这个位置,无知并不可怕,尤其是对自己不熟悉的领域,世界上没有人是全知全能,要是不懂装懂,那才是令人耻笑的。

“世界五百强的公司”陈太忠笑着举杯跟两个厅长碰一碰,“真是好消息,两位刘厅长给我带来好运气了。”

“那可真是恭喜你了”刘栓魁笑嘻嘻地碰一下杯。将半杯啤酒一饮而尽,不动声色地吸一口气总算好多了,我说,这里的湘菜也太辣了吧?下次打死都不来了。

“陈主任还兼着凤凰招商办的副主任”刘塞知道,其实老大心里并不是很清楚陈太忠的职务,估计也不知道这个喜讯对陈主任的意义,纯粹就是瞎恭喜

“法语说得这么好。凤凰市确实懂得重用人才”刘拴魁笑嘻嘻地点点头,心里的那团疑云才去,不成想陈太忠的手机又响起来了。

这次来电话的。是驻欧办的副主任袁瑟,他也是听了这个消息,匆忙给陈太忠报喜来的。顺便汇报一下护照都办好了,再问一问驻欧办需要签哪些国家一话里也隐隐有询问驻欧办进展的意思。

“驻欧办?凤凰的吗?”刘拴魁再吸一口凉气一这次却不是被辣的,而是有点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嗯,凤凰市政府的派出机构,正处级待遇”刘塞笑着点点头,他对这些消息都了解到不能再了解了,“地方在巴黎,凤凰市和天南省的领导,对陈主任都挺支持的。”

挺支持吗。别是被边缘化了吧?刘拴魁也笑着点头。心里却是有小的猜测,不过很遗憾。他对天南的政局从来不怎么关心。所以,也仅仅是猜测罢了,不管怎么说,能身兼三个实职的干部,真的是太少见了,,

等酒喝完。一点半都过了,刘拴魁很关心地叮嘱刘赛一声,“你陪好你的朋友,有什么事儿。咱们电话联系。”

他才一走,陈太忠就哼一声,“老刘,我怎么觉得这个刘栓魁,今天有点怪怪的?”

“我也奇怪呢。”刘害心说我还以为是你的因素呢。敢情不是啊,“陈主任你没休息的的方?走,我给你安排一个。”

“不用了。”陈太忠摆一摆手,“老刘,跟你说个事儿,我可能在碧空呆不了多久了。嗯,罗纳普朗克要签协议了,我肯定得在场,还有,驻欧办那边,市里也在催了。”

“那我”刘害眼巴巴地看着他,眼中满是疑惑:你得给我个交待吧?

“你的事儿”嗯,走以前我安排你见一下那帕里,要是能见到蒙书记就更好了”陈太忠抬手拍一拍他的肩头,“你先稳住了,就算移交工作也别慌。尽量低调。蒙书记迟早要给我一个交待的,明白吗?”

“明白了。”刘害感动得都快掉下眼泪了,其实,只要能将他引见给那帕里,就算不当劳动厅副厅长他都不怕,碧空省第一秘。随便帮忙说一说,还怕没个去处?

更何况,陈主任还说了,蒙书记会给他一个交待,这交待是有什么起因,他并不知情,但是,有那秘书在一边提醒的话,这交待可能忘得了吗?

“陈主任,谢的话我也就不说了”他紧紧地握住了陈太忠的大手,使劲地摇一摇。“以后,就请您、请蒙书记、请那处长看我的表现吧。”

“你还是好好地谢一谢苏总吧”陈太忠笑着回答,北京那帮人讲究的是饮水思源,他肯定不会坏了规矩,说不得笑着提醒对方一句,“苏总可是为你出了不少力呢。”

“那是一定的。”刘害笑着点头,心说这小陈年纪轻轻,做事还真的稳重,事实上,他这么说,是一个劲儿地向往蒙书记的阵营里扎呢,不成想人家轻飘飘地卸了这份力道。

当然,他也不会为此着恼。这才是官场中人老成持重的做法,一个。副厅想投靠省委一把手。人家也得稀罕接收呢,说白了,他还是得在将来展现出自己的能力。获得蒙老板的认可,不过,对这一点,他还是有些信心的。

然而,陈太忠转身时的一句话,让他又是微微一怔,“记得低调啊,少跟一些问题人物接触,知道吧?”

这是在说毛继英吗?刘厅长心里苦笑一声,心说这家伙的脾毛还真大了,听说人家小李还没把水溅到你身上呢,你就这么耿耿于怀。

得罪了这样的人物。真的是没什么好果子吃啊,他微微感慨一下,迈动着粗短的小腿追了上去,“陈主任,太忠”你等等。我给你安排个休息的地方啊。”

最后,在刘塞的坚持下,还是将陈太忠安排到了华峰宾馆,这是松峰市仅有的三座五星级宾馆之一,还负担着接待外宾的任务。

整整一个下午。刘厅长哪儿也不去,就是陪着陈太忠了,陈太忠在局里小憩,他就在外间看报纸,不如此,他实在无法表达出自己的感激之情,,

刘拴魁回了厅里小睡一阵之后爬起来,越琢磨越有问题,说不得打几个电话打听一下。到了他这个位置,真想打听的话。了解不到的事情很少。

尤其是,他是碧空的干部,不是天南的,所以天南那边对陈太忠的评价,也用不着什么遮掩,所以,他对陈主任的了解,越发地清楚。

不打听不知道。越打听越心跳啊,刘厅长放下电话之后,禁不住狠狠地骂一句,“刘赛你这家伙,有这种牌不知道早出,这不是恶心人吗?”

现在刘栓魁最后悔的,就是上午开会时自己说的话了,于是开始坐在那里愁眉苦脸地考虑,此事应该怎么做,才能尽量挽回影响呢?

以他的见识和经验。当然不会认为中午大家笑嘻嘻地在一起吃顿饭,就会冰释前嫌年轻三十岁,他倒可能会傻不啦叽这么认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