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41 荐人1842部长上门

1841荐人1842部长上门

陈太忠三人正在包间里边喝边聊,猛地门被推开了,刘拴魁笑吟吟地走了进来,小刘厅长,跟陈主任喝酒也不跟我说一声”咦?那主任也在,哈,真是打扰了啊。”

“栓魁厅长你好”那帕里不动声色地点点头,他是用心之人,虽然来碧空时日尚短,可电话号码都能背住那么多,认出劳动厅大厅长实在再正常不过了。

他嘴上是这么回答的,身子却是没动,直到见到对方向自己走过来,才不急不缓地站起身来,同对方握一握手,脸上挂着明显的敷衍的笑容,“呵呵,我只是个处长,可不是什么主任。”

刘拴魁这么叫,也是有学问的,一般而言,省委书记的秘书,总是要混个省委办公厅办公室副主任,那是鼻厅级别的,而眼下,那帕里只是个综合处处长。

所以,他这么半开玩笑半当真的称呼,只不过是提前预支了这个位置而已,不但有那么一点巴结的意思,更是避免发生因遇到小人而计较的事一主任的级别不好说,处长的级别可是死的,谁知道人家那处长会不会在意别人点出他处长的身份呢?

可是以那处长的谨慎,又怎么可能生受了这个称呼?当然是要做出纠正,加上他适时的起身,将省委书记大秘的矜持和谨慎演绎得淋漓尽致,用中规中矩的反应,将他保持距离的态度彰显得明明白白。

起起坐坐间,学问就这么大,他站起得早了有不稳重之嫌一要知道他可是代表蒙艺的形象的,站起得晚了或者不站,就难免有傲慢之意,毕竟对方是省厅一把手,而他从官场级别来讲,只是一个处级干部。

刘栓魁心里也暗赞对方的反应,笑着点点头,“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那处长,我一直想请蒙书记来劳动厅指导一下工作,可是蒙书记实在太忙了,你有什么好的建议吗?”

他在这里说着,一边的服务员就过来为他准备碗碟铺放餐巾,一副强行加塞的模样,这也怪不得服务员,这里是劳动厅的指定接待地点,劳动厅的老大谁不认识?

“忙过这一阵,就好说了”那帕里不动声色地回答,这答案跟没有一样,谁知道“这一阵”会是多久?“好说了”又是怎么好说了?

饶是刘拴魁久经风雨,也被那处长这不着边际的回答弄得郁闷了一点,不过还好,他还有别的准备。“陈主任,听说凤凰的驻欧办,马上要揭牌了?”

“是啊”陈太忠点点头,心说这家伙的消息倒是灵通,不过。你想参加的话,还欠一点资格啊,“邀请了一些省里的领导和中央领导,就是个简单的仪式嘛。”

那帕里听得此言,也禁不住扫了一眼刘拴魁,心说这是人家天南内部的事情,蒙老板都不好出面,你瞎掺乎个什么劲儿?

“不知道你那儿还缺不缺人?”刘拴魁笑嘻嘻地发问了,“我有个,侄儿,学了四门外语,英语、法语、日语和德语,现在毕业了,在北京找不到工作,还说要回碧空呢,我觉得他要回来,这几年学的东西,就有点可惜了。”

其实,刘厅长进来以后的话,就没几句实话,只说他不知道那帕里在,那就是假的,今天给陈太忠定了房间之后,他就叮嘱了松海的保安经理,要他留意这样那样的一干人等。

所以,副厅长刘赛冒雨在外面等人,早就进入了某些人的眼帘,然后就是省委牌子的车来了,车上下来两今年轻人云云的。

刘拴魁一听对这两人的形容,就能确定其中之一必然是陈太忠,另一个据他判断,很有可能就是那帕里了一如若不然,他也不可能这么巧地出现在包间里。

要知道,陈太忠和那帕里来的时候就七点半了,这个时候,基本上已经是饭点儿的尾声了,刘厅长吃撑着了,八点多还在松海晃悠?

这些界从不缺少有心人,刘拴魁知道自己可能会遇到点麻烦,好死不死的是,他凑巧知道陈太忠的驻欧办缺人,就想起自弓有个远房侄儿在北外上学,明年研究生毕业正要找工作。

原本,家里堂兄跟他打了招呼,想要他帮忙把人弄到碧空大学或者外办的,可是眼下他遭遇了如此困境,猛地就想起,我何不把人介绍到陈太忠那儿呢?

把自己的子侄赌上去,那就是再诚恳不过的示好了,至于说后路,刘栓魁也不怕对自己的兄长没交待,在欧洲干两年,园林觉得没意思了,想回碧空的话,就算蒙艺不管,他也能管一下更可能的是,自己的侄子一出去就不想回来了呢。

这个示好,略略地有点冒昧,刘厅长也是在赌,赌陈太忠是个想做点事情的年轻人,自己给他介绍人才过去,就此化解了一点若有若无的旧怨。

别说,他还真的赌对了,陈太忠一听就挺感兴趣,不过他想的是别的一这个刘园林半定算是个人才了,虽然马小雅说了,北京的人才都靠不住,但是此人的堂叔在碧空任厅长,那么,他就不怕这个小家伙乱折腾。

有你堂叔在那儿压着,你敢瞎折腾的话,我有一万多种手段收拾你,就算你能跑了,你叔叔可是跑不了。

然而,陈里是众么想的。嘴卜却是不肯纹么说。他拉长了腔调。…个、嘛,拴魁厅长,驻欧办的人选市里有严格要求,政治可靠是放在第一位的,这就不用强调了,关键是要有才,唯才是举,这么跟你说吧,凤凰一千多候选人里,我就挑了一个副主任出来

就挑了一个是真的,不过一千多候选人那就是扯淡了,可他这么说,也是矜持之意,驻欧办缺人,真的太缺人了,但是人的毛病都是惯出来的,他宁可不要这个刘园林,也不会暴露出自己的窘迫来“告诉你实话的话,你不珍惜啊。

“那是肯定的”刘拴魁笑着点头,做为一个老干部,他很清楚驻欧办这种机构的性质,清闲、待遇也高,搞得好的话就混进了体制,实在不行也能在国外寻觅一些机缘,真的太适合自己的侄儿了,“我这么说,也是先帮他挂个号的意思

那帕里看得有点想笑,他知道刘大厅长前一阵小小收拾了刘小厅长一下,不过在官场里,这样的小手段实属平常,细说起来刘寒的不是反倒还多一些你要是早能把太忠扯进来,把我扯进来,人家至于这么对你吗?

说穿了,还是实力不行!那处长这么认为,不过,既然劳动厅还藏着毛继英这么个定时,他自然不合对刘栓魁太过客气,而是谨慎地保持着距离。

不过,刘厅长居然能想到把侄子送过去。这也算是一种交好的手段了,那处长也不得不服气人家这找切入点的水准,他可是也知道太忠的驻欧办严重缺人。

眼见陈太忠如此地装逼,那处长有点忍不住了,微笑着插句话,“刘厅长推荐的人,政治可靠性应该不成问题吧?”

这话听起来像是偏帮刘拴魁的,事实上却是很晦涩的警告,要坐实刘家人的连带责任,刘拴魁自然也知道其意,心说我的侄儿,没把握敢向你推荐吗?

刘厅长反到认为这个警告是件好事,我侄儿做差了你会追究我的责任,可他要做得好的话,我跟那处长你,也能攀上半个自己人了吧?

总之,一顿晚饭就这么过去了,陈太忠终于完成自弓的诺言。当他将那帕里送到宾馆门口的时候,雨又大了一点,刘拴魁眼见那处长自己去开车门,禁不住咦了一声,“那处长,你喝了不少,让我的司机送你吧?”

“没事”那帕里笑着摇头,怎奈刘厅长早就算计好了,他知道那处长是自己开车载着陈太忠来的,说不得执意强调一下,“那处。你听我一句劝,你还年轻,不敢不拿自己的安全当回事儿,,这天上还下着雨呢。

这句话可惹恼了那帕里,他心机虽然深,却是最烦别人拿自己年轻不稳重来说事,说不得一碰车门抬手锁了车,微微一笑,“行,那我不回了,跟太忠挤一个床睡,这样总可以了吧?”

“哦?那当然好了”刘拴魁怔得一怔之后,微笑着点头,心里却是不无懊恼,得,这次马屁是拍到马腿上了。

可是,虽然懊恼,他还不能表示出来,不过心里有了这个疙瘩,他也不好再过于纠缠了,又聊了一阵之后,匆匆地离去。

陈太忠三人走进为招待所他订的房间,坐在封闭的阳台上,一边看着窗外的都市雨夜,一边信口聊着,不过没聊几句,刘塞就找个借口离开了。

那帕里感触颇深地叹口气,“亏得是你来了,太忠,这种很放松很休闲的感觉,已经很久没有了,很小的时候,我就喜欢听雨落在树叶上那种沙沙的响声

“留得残荷听雨声,很美的意境,不过”老那你不觉得你有点装逼?。陈太忠轻轻一笑,他煞风景的水平,果然是一等一的。

然而,说归这么说,望着窗外延绵的雨丝,他的心也禁不住飞到了凤凰,那里是否也在如眼下一般下着细雨?喜欢听雨的三十九号女主人,是否也在凝视着这阴沉沉的雨夜?

璇章部长上门

陈太忠在跟那帕里边喝啤酒边聊天,刘寨找个理由出去一趟,再回来的时候,身后多了三个花枝招展的女人,两今年纪小一点,青春觎丽,另一今年纪略略大一点,二十的模样,却也是成熟欲滴的少妇风韵。

那帕里侧头淡淡看一眼,没说什么话,到是陈太忠有点不满意了,皱着眉头看刘赛,“老刘你这是搞什么名堂呢?”

他原本就不待见小姐,那帕里虽然不太忌讳这一口,可老那现在是堂堂的省委书记大秘了,该注意的东西还是注意一点的好,所以他真的不太高兴。

刘寨可是没防住他这一下,脸上的尴尬一掠而过,勉力地笑一笑,“大家都不是外人,我这不也是觉得”干喝酒没意思吗?找两个人来陪着喝

“太忠不喜欢这一口,便宜我得了”那帕里笑嘻嘻地发话了,毫不见外地冲一个小姑娘指一指,又冲那少妇勾一勾,“就这俩了,剩下的是老刘你的。”

刘赛愣得一愣之后,笑着点点头,心说苏总的消息有误啊,她告诉我说陈太忠最喜欢美女了,怎么我精心准备的这俩,就入不了人家的法眼呢?

陈太忠却是讶然地望向那帕里,心说以老那你的谨

“喝两杯酒嘛,太忠你何必这么看我?”那帕里轻笑一声,转头又看一眼刘寡,“这今天气,要是能在楼顶搭个雨棚,一边喝酒一边赏夜景,那真是消闲得很了。”

“那处好兴致”刘赛笑着点点头,又看那少妇一眼,少妇知趣地站起身来,“几位老板先喝着,我去跟服务台打个招呼,要他们搭雨棚

这一下,连那帕里都有点吃惊了,不动声色地瞥一眼女人的背影,眉头微微一皱,“这女人,是松海宾馆的什么人?”

“她是做买卖的,跟松海波什么关系,只是有点眼色”刘塞笑着回答,不着痕迹地解释,“都是正经人家的小女孩儿。”

陈太忠听着他俩谈话,心里隐隐有点明白了,估计那帕里也知道刘寨的难缠,索性要人家陪着喝点酒,领点人情之后,也算是宽刘厅长的心。

不多时,雨棚就搭好了,其实就是三把直径两米的大阳伞,搬上去就走了,三男三女坐在楼顶,望着透明的松峰市,边喝边聊。

大概在十点半左右,那帕里站起身晃晃悠悠地走人了,他身边的两个女人想暗示点什么,可终究是良家妇女,似乎张不开嘴。

目送着那处长打车离开,刘赛颇有感触地长叹一声,“太忠,那处长”其实也挺不容易的,我总觉得他特孤单,听说他的家人也没过来?。

所以你就这样设计?陈太忠有意无意地看他一眼,轻笑一声,“好了,不早了,我要回去休息了,刘厅,我这可算是完成任务了啊。”

望着他向宾馆走的背耸,刘副厅长猛地意识到,这今年轻人跟自己的距离,其实非常非常地遥远,,

两天后,陈太忠再次飞抵北京,袁孙的签证也办了下来,就在两人商量何时飞往巴黎的时候,刘园林找到了凤凰驻京办。

小刘同学今年二十四,人长得瘦高白净,一双眼睛非常灵活,思维敏捷口齿清晰,一眼就能看出这是一个机灵人儿。

考校他英语和法语的是袁办,袁主任很想哀地发现,此人的法语和英语比自己还要强一些,无论从语法还是从词汇量上讲,一时间就有点感慨,“唉,现在的学生,不得了啊。”

“老袁你只是离开学校太久了”。陈太忠笑着回答,他考了考对方德语,却也没觉得有什么了不起的,“这人怎么样,你觉得能用不?”

“那得陈主任你拿主意了”袁孙笑一笑,他也听陈主任说起过,此人的堂叔在碧空省做厅长,心里还算认可此人,不过这拿主意的事情,他才不会去虽然袁主任也听说了陈主任在科委,是有名的肯放权。

“老袁你这么说就没意思了”陈太忠的脸微微一沉,不满意地白他一眼,“将来驻欧办要你拿主意的时候多了,你还没了解清楚,我是个什么样的人?”

“呵呵,我是被整怕了”袁瑟哈哈一笑,心说跟着这样的老板干,才是痛快啊”你要我说的话,我觉得小伙子完全可以试用上几个,月,反正他明年才毕业的,不是吗?”

“那行,就听你的了”陈太忠笑着点点头,“我估计他办签证是来不及了,时间不等人,咱们先飞巴黎吧?”

两天后两人直飞巴黎,到了地方之后,陈太忠先领着袁瑟去自己租的地方看一看,“这房子里面还需要点摆设,不过,你买些最基本的就行了。嗯,像装饰什么的都不着急,回头有不少人要来送礼,咱不能浪费了不是?”

袁主任早就知道,陈主任租了一套十九万九千欧元的房子做办公地点,直到亲眼见了,才对这房子有了具体印象,不过令他挠头的是,“这些东西,我去哪儿买?我可是第一次来巴黎

“嗯,我给你介绍两个朋友,你问他们好了”陈太忠联系一下,知道埃布尔正在巴黎,说不得就敲定了明天晚上的宴会。

原本他是不想联系贝拉和葛瑞丝的,毕竟身边多了一个袁办,可是他转念一想,老那适当地接受一下女人的陪酒,能让刘寡心里踏实,那么老袁现在也算是陈系人马了,我适当地露出点小爱好,也能促进大家的关系不是?

有些东西严防死守,并不能起到最好的效果,这是他自己的认识。

接下来的时间里,就是两个黄种男人满大街地采购日用品了,他俩身边不但跟着埃布尔派来的人,还跟着两位个头高挑、相貌一等一的美女。

袁瑟早在凤凰的时候,就知道陈太忠私生活相当**,不过,人家有**的本钱,他也只有羡慕的份儿,所以,除了初见两位美女时有点微微的惊讶,接着就很自然地接受了这个事实:陈主任在国外相识也很多嘛。

倒是葛瑞丝和贝拉,一开始还记着当着别的官员的面儿,不能跟太忠太过亲热,可是眼见自己的男人居然不怎么避讳那一位,于是也就渐渐放得开了。

疯狂大采购直到临近晚上才告一段落,总算是将日用品买了一个差不多,这时候贝拉和葛瑞丝已经排练去了,陈太忠很轻松地丢下一句话走人了。“袁主任,这东西就你看着了,晚一代孔不回来了。”

看着满满一大厅的杂物,袁孙悻悻地撇撇嘴,心说头儿,我也想见识一下巴黎的夜生活呢。

第二天就好多了,埃布尔一大早就派来了家政服务人员,忙了一整天,总算是将各个房间收拾和摆设了出来。

这也就是在这种老式建筑里,由于这房间也属于巴黎市政府规定的不许擅动室内室外布局的建筑,所以凤凰人就算想擅动土木,麻烦也是多多,索性就因陋就简了。

当天晚上,凤凰市驻欧办第一次请客,不过请的却是宵夜一没办法,贝拉和葛瑞丝下班太晚,太早了不合适。

两位美女模特来的时候,又带了两个朋友,当然也是模特,陈太忠隐约认出,其中一个似乎还跟韦明河有过短暂的、深入的接触。

带这两人来,也是他吩咐的,因为埃布尔估计不会一个人来。自己这边多两位美女,也是多一点情趣不是?反正是很私人的宴会,略略**一点也不打紧吧?

当然,袁办若是愿意勾搭其中之一,他也不会很介意,到时候就是大哥不笑话二哥了,不过若是袁主任陷进去的话,他就有必要提醒此人一些事情了。

然而,袁殊再次向陈太忠证明,他不但是谨慎的,而且是务实的,一张嘴哄得四个美女笑得花枝乱颤,却是不涉及任何或者暧昧的示意。

九点的时候,埃布尔终于来了,他果然不是一个人来的,身边还伴着科齐萨法国文化和通信部的副部长。

科齐萨身边,还跟着陈太忠在凯瑟瑰家见过一面的亨利古诺,此人是副部长先生的高级智囊,对其的影响相当地大。

陈太忠可是没想到,大半夜的,埃布尔居然能把副部长请过来,一时间真有点荣幸了,“哈哈,科齐萨先生,对您的光临,我感到非常地荣幸。”

“不用客气,我是中国人民的老朋友了”副部长先生哈哈一笑,走上前来,非常不见外地同他来了一个拥抱,并且很热情地轻拍着他的背脊。

遗憾的是,科齐萨的个子有点低,甚至还不到一米七,所以这个动作,有点微微的滑稽。

更让人意外的是,副部长先生不但拥抱了他,拥抱了袁殊,还将四个美女模特挨个拥抱一遍,这个热情简直是”啧,没办法形容了。

袁主任好半天才反应过来,敢情来的这位小个子男人,是法国某个。部的副部长,一时间,他看向陈太忠的眼中充满了敬畏:头儿,俺已经把你想得很强大了,但是俺真的没有想到,您会这么强大。

能请动一个副部长深更半夜来参加便宴,这是怎样的一种能力啊,而且听起来,这全部长还是跟陈主任相互仰慕已久,却是从没照过面的那种。

科齐萨先生的口才很好,坐下之后,先回忆了一下自己在中国所受到的热情接待,又感慨一下中法人民的传统友谊是多么牢不可破,最后他略带一点生气地抱怨,“陈,你来了巴黎居然不跟我说一声,要不是埃布尔,我还被蒙在鼓里呢。”

“我是想着,部长先生您会很忙,上次我想拜会您,结果您去了美国”陈太忠不无遗憾地一摊手,旋即又笑着指一指埃布尔,“埃布尔先生可以为我作证。”

“那你也可以联系亨利,难道不是吗?”科齐萨对着亨利古诺扬一扬下巴,“你俩在北京,肯尼迫家女儿的宴会上,聊得很愉快,是吧?”

副部长先生的法语,是最上层的那种贵族法语,虽然发音不是特别标准,但是袁孙还是听明白了,好悬没一个跟头栽倒在地上,什么,还有肯尼迫家的女儿?

“我以为,您已经答应了我们揭牌的时候来”陈太忠真的有点招架不住这份热情了,心说你知道我能搭上一号的线儿,也用不着这样吧?说不得微微一笑,“关键是”这里还没有完全收拾好,太简陋了。”

“真正的朋友,是不会在乎这些的”科齐萨先生很郑重地表一下态,接着又泛起一个笑容,“好了,陈,把其他人也给我介绍一下吧。”

陈太忠介绍完自己的副手,发现副部长先生的眼睛又瞄向了四个模特,犹豫一下,才轻咳一声,“这是贝拉、葛瑞丝,嗯,是我在英国时就认识的朋友,这两位是爱玛”哦,伊莎贝尔,都是时装界很有名气的模特。”

“确实,都非常地漂亮”科齐萨先生笑嘻嘻走到酒台旁,很不见外地端了一杯啤酒起来,转身冲着大家一示意,“好吧,诸位,让我们尽情地放松一下吧。”

副部长这话,还真不是虚的,几杯酒下肚,他整个人都放松了起来,瞄了贝拉和葛瑞丝几眼之后,他将注意力放到了伊莎贝尔身上一那两位英国美女,是陈重点解释过的,他当然不好太过亲热。

伊莎贝尔也非常享安副部长的热情,喝到最后,两人居然拉起了手,陈太忠在远处看着,禁不住嘴角**一下:喂,老科你喝的可是韦明河的洗脚水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