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针引线1844煽情

官仙 1843穿针引线1844煽情

科齐萨来访过后。带来了三个正面影响,一个是驻欧办的建设加快了,埃布尔本来就已经很重视对陈太忠的支持了,现在更是连着两天泡在这里出谋划策。

二来就是驻欧办在巴黎渐渐地有了一点小名气了,这当然也同副部长不断标榜自己是“中国人民的老朋友”有关,这原本就是他的政治资本之一,此刻不标榜。何时标榜?

必须指出的是。自打副部长从中国回来之后,对中国人的感情就大大地增加了,在巴黎先后会见了好几次华人代表,有商界的,也有留学生,更有政界代表。

所以,就在他来访过后的第三天,就有华人华侨代表纷纷前来打问,不但问询驻欧办的性质和职能,更有人想了解一下,这里还缺不缺人,比如说,,门房、厨师和办公室文员之类的。

袁殊得了陈太忠的授意,很明确地表示,职员,我们肯定是缺的,而且待遇也不会差了。但是我们优先考虑的。是家庭条件不太好的留学生。

什么?你说迫不的已偷渡的?麻烦你该去哪儿玩去哪儿玩好了,我不联系国内把你遣送回去。已经很给你面子了!

其实。这个时候能来巴黎留学的,家境不好的主儿真的不多,不过袁主任是得到了提醒的,陈主任说了,挑人的时候眼睛敞亮一点,别净招了“有关部门”的人进来!

陈太忠的忌惮。并不怕跟自己的需手说都是自己人了嘛,妙的是,袁猛扑常认同他的看法,“陈主任指示得很正确。咱只是一个地级市的派出机构,跟国家安全扯不上什么关系,那种东西沾上了,确实挺烦人的。”

这是第二点正面影响带来的便利,由于这个原因,袁办手上很快就堆积起了大量的求职简历。驻欧办的临时员工大可以从此中挑选。

第三点,却是大家都没有预料到的,这个消息,居然在短短的一天内传到了天南。以至于凤凰市政府秘书长景静砾在第三天头上,一大早将电话打了过来,“太忠,听说法国文化部的副部长科齐萨,去参加你的酒会了?”

“不是吧?”陈太忠叫了起来,略带一点夸张的那种,“大管家慧眼如炬,隔着这么远。就能看到我的一举一动,看来”嗯。短期内没必要请你来巴黎了。”

“太忠你少扯了。景静砾自然知道这家伙在开玩笑,不过,他可是没斗嘴的心思,“跟你说正经的呢,外交部的电话打到省里了,问咱们这个驻欧办是怎么回事。”

“这可是不该问我”陈太忠听得就笑,很没心没肺的那种,“这是市里的决定。我只是服从组织的决定,组织指到哪里。我就打到哪

“我不是这个意思。”景静砾被他逗得哭笑不得,“我是跟你提个。醒,做好随时被上级组织部门调用的准备,在国外工作”这个性质你也明白啦。”

“他们想都不用想”陈太忠听到这话,冷哼一声断然拒绝,“我花的是凤凰人民的钱,目的是为凤凰人民服务,想调用可以,换个人来做主任吧,,有这精力,抓几个。外逃的贪官不好吗?”

换个,人来做主任。请得动法国文化部的副部长半夜去喝酒吗?景秘书长对这个回答颇有一点无语,说不得只能苦笑一声。“那你就整的动静小一点嘛,”

虽然景静慰的电话让人有点闹心,但是不可否认这也属于正面影响,于是,陈太忠就猜出来了。敢情自己在这边的折腾,大使馆已经知情了,不过估计是人家不摸自己是什么来路,就联系国内,想多了解

反正,既然大使馆没来人问,陈太忠也就暂时不想去打扰人家,省得自己给自己找麻烦。心说我的上级机关是凤凰市政府。跟外交部可没啥关系。

当然,若是将来遇到什么麻烦,他还是会去找大使馆求助,陈家人的脸皮容纳这点厚度还是不在话下的,哥们儿不但是政府官员,也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不是?

遗憾的是。这年头的事情从来都是福祸相伴的,有正面影响就有负面影响,最起码。贝拉和葛瑞丝就抱怨,嫌陈太忠没有科齐萨先生放得开,副部长在接触了伊莎贝拉后的第二天,就开始拨打热情洋溢的电话,第三天晚上就送玫瑰了。

“中国官场,跟法国官场没有可比性啊”陈太忠这个郁闷,也就不能再说了,“我们中国人内敛,好吧”这是文化的差异,你们明白的。”

又呆了两天之后,驻欧自就搞得比较像模像样了,厨子是雇了一个在巴黎生活了二十来年的中国人,此人做中餐和简单的法式菜式都比较拿手,至于门卫。却是用了两个来自昂热的法国人这是伊丽莎白的表哥介绍过来的。

至于保洁人员。陈太忠图省事,有意外包出去,袁瑟很罕见地反对了,“这个。不行,那些人手脚干净不干净倒还在其次,人家炽万让房间甲放点什么古怪东西。那才是麻烦。”“那我从凤凰招俩人过来算了”陈主任拿定了主意,这么一来,驻欧办里有巴黎华侨,有法国土著,还有即将从凤凰来的人,再加上未来可能的留学生临时工,五花八门的人还真是多。

眼瞅着张罗得差不多了,陈太忠就打算返回中国,忙挂牌的最后一点事儿,当然,袁瑟就要驻守巴黎,看守自家基业。

不成想,伯明翰的议员尼克又来访了,他此来也不是专程看望陈太忠,而是带着四五个人来的,其中一个叫约翰的大胖子,派头一点不比尼克小”

尼克是下午到的巴黎,联系上埃布尔之后,就相约来到了凤凰市驻欧办,此时的陈太忠正监督着人安电话和布网线。

“天啦,居然也是又在搞电话”尼克见状,很夸张地叫了一声,英俊的脸上眉头紧蹙,“陈,他们还有多久就可以完工?”

“到点就可以下班了”陈太忠笑着转身走开,却留了袁孙在那里监督,一行人走到大厅坐下,一边的厨子临时充当了端茶到水的小;

大家随便聊了几句之后,陈主任就问起了尼议员的来意,尼克回答得也很干脆“商务上的事情,不过,陈,我想借你的地方用一下,搞个酒会。”

“什么?”陈太忠只当是自己听差了,这行事情发生在曾经的仙人身上。实在是不多见,但是他确实无法想像。尼克会看上自己这残缺不全的办公场所,巴黎是个什么地方?以尼克的财力,还愁找不到一个合适的地方请客?

“尼克,你是在说,,想借用我的办事处吗?”

“好吧。租用”这样总可以了吧?”尼克笑一笑,也不知道他是在嚼字眼。还是有点畏惧陈太忠,接着他伸手一指,“介绍一下,约翰,沃达丰公司的,,高级雇员。”

“沃达丰,哦天哪,太荣幸了”陈太忠也很夸张地叫一声,笑着点点头,他去过英国不止一次了,当然知道沃达丰是怎样的庞然大物。

不过。表情他是做得够夸张了,但却没有站起身来,也没有受宠若惊的那副模样,因为他还是搞不懂沃达丰耸司会跟在这里请客有什么关系一莫非。你想把沃达丰引入中国吗?

“陈。据说你和法国的文化通信部副部长科齐萨,有着非常良好的私人关系?”那约翰也挺吊的,居然就坐在那里大喇喇地发问,“我想,我需要你的帮助。”

“我的帮助只给我自己的朋友”陈太忠笑着回答,但是话头子却是邦邦硬的。“我想,你在求助之前,应该先了解一下我的性格,尼克,难道你认为不是这样吗?”

“约翰?”尼克皱着眉头喊了一声,旋即冲着陈太忠展颜一笑,“抱歉。我想我的表达方式出现了一点问题。我是想说,太忠,我需要你的帮助。”

“你这么说可就太见外了,事实上,我正要回国,今天晚上的飞机”陈太忠笑着回答,当然,他这是在扯淡。他的飞机票在明天中午,不过。谁又会无聊到查证这点小事呢,“好吧,请你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

事情其实很简单,沃达丰公司想对德国曼内斯曼公司展开收购,从而组建起一个通信系统的巨无霸出来,可是。沃达丰现在的资金有一点紧张。毕竟在年初,他们才以五百六十亿美元并购了美国的空中通讯公司。

而且。眼下的欧州,绍概念已经被炒的火热了,据说牌照会卖出天价,沃达丰必须保证资金链的完整和可靠。才可能应对未来的种种挑战。

当然。汰达丰是英国公司,对德国企业的收购,实在跟法国人没什么关系。不过,法国电信有通信公司在伦敦股票交易市场上市,那就是日后大名鼎鼎的、欧州移动通讯排名第一的奥运捷公司。

沃达丰想将手里的。他凹公司的股权转让给法国电信,借此以筹措到不少于三百亿英傍的资金,以展开对德国曼内斯曼公司的收购。

而法国电信公司,可是法国的国有企业!

蹦章煽情

尼克此次来巴黎,就肩负了为沃达丰公司关说的任务,不过,此事目前只是处于初期的意向阶段,可以说只是展开相互试探而已。

但是不管怎么说,科齐萨在文化和通信部拥有相当大的影响力,虽然是副部长,却是比正部长也不遑多让,所以说,他的态度很关键。

当然。尼克不可能把所有的真相和细节都告诉陈太忠,而陈家人虽然是穿越者,却也绝对不会知道沃达丰、奥运捷、法国电信和德国曼内斯曼公司之间,在千禧年来临的这段时间。到底演绎出了怎样一出悲喜剧来。

他甚至连国内的状况都忘得差不多了。哪里可能记得国外的事情?然而。有了今生的体验,并不妨碍他对此做出大致的判断。

“科齐萨先生,同埃布集先生的关系很好”陈太忠笑着冲埃布尔指一指,他对约翰的傲慢很不以为然,所以就懒得理那人,而是对了尼克说话,“尼克,请恕我冒昧,我个人认为,你找我帮忙实在是选错了方向。”

找你帮忙一你也得帮得上忙呢,尼克咧嘴笑一笑,“热情的埃布尔先生已经答应了我的请求,我只是借你众里招捧下客人你的办事处坏没挂牌忧百引不怎么引人注意

不怎么引人注意只是其一,科齐萨跟陈太忠良好的关系,也是他打算利用的筹码虽然这筹码的份量很轻。几近于无,但是这些界上,助力是从来不嫌多的,难道不是吗?

他能想得到,陈太忠自然也想的到,想一想一直以来尼克对自己的要求都挺配合,这次挂牌也打算出席,他犹豫一下,终于笑着点点头,“这倒也是,租金什么的就不要说了。不过你们需要自备酒和菜肴,因为我的厨师或者不会令你很满意。”

尼克看一眼约翰,发现他脸上没有什么表情,于是微微一笑,“沃达丰的公共资金,我为什么要替他们节省呢?而且,这会是一个很轻松的宴会,也欢迎你这做主人的加入。”

正说着话,袁办和两个法国工人走了下来,却是工作已经完毕,袁主任也做了验收,陈太忠笑着一指袁瑟,“好吧,尼克,认识一下,那是我的副手

于是,凤凰市驻欧办在第二天又举办一个酒会,却是法国人和英国人的接触性试探,这是又创造了一个奇迹,尚未挂牌的驻欧办居然就开始穿针引线协助人沟通耍命的是,陈家人穿的这针线有些离谱,跟凤凰市、跟中国都没什么关系。

不过,这并不妨碍凤凰驻欧办的正副主任同时出席宴会,这次来的人,就不是上次那么几个了,英国来了五个人,科齐萨又带了三个人来一伊莎贝拉也跟了来,竟是没有参加晚上的彩排。

埃布尔这边也邀请了几个人。其中居然有那个金发的年轻人讷瑞皮埃尔,上次在埃布尔家的沙龙,此人跟陈太忠搞得不是很愉快。

不过这次,讷瑞的态度就要好很多了,见了陈太忠居然知道笑嘻嘻地打个招呼,然而,他的客气似乎仅限于陈家人一人,对一旁的驻欧办副主任袁办,那就是纯粹的敷衍了。

宴会在轻松而不失热烈的气氛中进行着,每个人都是端个酒杯四下乱转,袁主任居然能有机会跟伊莎贝拉聊两句,而且那美女模特似乎对他印象很好,两人不知道说了什么。伊莎贝拉捂着嘴直笑得花枝乱颤。

好死不死地,陈太忠看到了这一幕,一时间好奇心起,斜眼膘一眼科齐萨,却发现副部长先生正面带职业性的微笑,矜持而不失热情地同约翰聊着什么。

他正在这里东张西望,尼克笑吟吟地走过来,举杯同他碰一下,“这里地方真的不错,一年才二十万的租金,埃布尔对你很是关心

“他对你也不错”陈太忠笑着回答,轻啜一口手中的白酒,今天的酒会上,就这家伙例外,端了一杯白酒在喝,有人想学着他的样儿倒一杯白酒,不过尝一口之后,就龇牙咧嘴了起来,“这样的酒,该让俄国人来喝,”

两人不疼不痒地聊了两句之后。陈太忠猛地好奇心起,“尼克,你怎么想起来帮沃达丰撮合这件事的呢?”

“沃达丰在英国的影响力”很大”尼克回答愕有点含糊,不过倒是将意思表示出来了,“嗯。我现在有比较强的上进心,你知道吗?想替他们撮合的人,是很多的。”

这话里的意思就是说,他这个。机会还是自己争取来的,陈太忠听得很是有点无语,心说你都是人大代表了,为了上进还没命地撮合区域间合作这天下间的官场,倒也相差得都不多。

大约八点半的时候,贝拉和葛瑞丝也来了,身边还跟着三个同伴,五个美女模特同伊莎贝拉一样。周旋在众人当中,到也形成了一道靓丽的风景线。

然而,在这种场合,就看得出巴黎模特的身份地位了。在场的主儿,都是非富即贵的,跟美女们聊两句也是热情而不失距离一想一想尼克就明白了,要知道,当初可是他将贝拉和葛瑞丝塞给陈太忠的,这足以说明,美女是稀缺资源这一定律。只对普通人成立。

像科齐萨能看上伊莎贝拉,一来是此人行事风格所致,另一点也很重要,那天纯粹是私人小宴会。适当**一点并不要紧,但是这次规模不算大家就都要略略注意一下了一万一被小报记者盯上,也不是什么好事。

陈太忠并不知道最后科齐萨和约翰达成了什么样的共识,他也不想关心此事,他琢磨的是:把贝拉和葛瑞丝留宿到我的主任办公室,好不好呢?

这两天他在贝拉的别墅里彻夜风流,搞得同住的几个女孩子睡眠不是很好,昨天有个骨感女孩居然就在紧要关头走进了葛瑞丝和贝拉的卧

“我知道你们很久没见了。但是我们也要休息啊”女孩抱怨一声,还盯着三人看了两眼,才嘟囔着出去了,用的却是葡萄牙语,“天哪,果然很大。”

可是,陈家人听得懂葡萄牙语不是?心说再这么折腾下去,哥们儿岂不是会成为被人旁观的动作片主角了?所以他才动了这样的心思。

不过,想一想办卓处已经有了华人厨师,他还是不无遗憾地打消了这个念头,袁办知道了并不要紧,法国保安知道了也无所谓,但是国外的华人,,是有***的啊。

说不得,在曲终人散的时候。他再次坐着葛瑞丝的车离开了,“我巩固中法一”汐友谊去了。那个。屋里这一摊,袁主任你负责吧

看着凌乱的大厅,袁瑟副主任嘴角抽*动两下,瞅瞅四下无人,终于低声嘀咕一句。“贝拉和葛瑞丝可是英国人,明明巩固的是中英人民的友谊。”

第二天,陈太忠上了去北京的飞机,下午时分,留守的袁主任等到了尊贵的客人。中国驻法大使馆经参处来人了,想知道昨天的宴会是怎么回事。

巴黎其实很大这是废话,不过凤凰市驻欧办这个机构,实在古怪了一点,而且还没挂牌响动就这么大,经参处的人心生好奇是很正常

“是陈主任的英国朋友,借了这个地方接待法国朋友”袁瑟回答得很客气,也很诚恳。毕竟地级市的派出机构和中央的派出机构是没法比的,“别的我就不太清楚了,这辈子我还是第一次出国

他说得诚恳,可是人家也得信不是?来的人已经落实了昨天宴会的主角,心说英国人款待科齐萨,怎么也得找个差不多的地方吧,就你们这小破地方。也实在有点委屈副部长了,“陈主任现在在哪儿呢?”

“他回国了,现在在飞机上,大概再等四五个小时就该到了吧”袁瑟盘算一下时间。给出了一个让来人抓狂的答案,“那个时候,您打电话联系他吧。”

“没事,我们也就随便问一问”这位笑嘻嘻地聊了两句之后,转身走人了”

陈太忠可不知道自己走了之后,身后还有这么一出,到了北京之后,他直接转飞素波。随即驱车直奔凤凰而去,不成想走到半路上,天上下起了雨,淅淅沥沥的。不大也挺恼人。

想到自己在碧空陪着那帕里雨夜饮酒,一时间他居然有点控制不住对唐亦莹的思念了,随手拨个电话给三十九号的女主人,“凤凰现在,在下雨吗?。

“在下啊。从中午下到现在了,蒙蒙细雨,很凉爽很清新”。唐亦莹在那边轻笑一声。“我在阳台上赏雨呢,咦?你回来了?”

回答她的。是手机“嘟嘟。的断线声,下一刻,一个高大的身影出现在了她的面前,年轻人笑吟吟地抬手去捏她的下巴,“想我了吗?”

“刚才你在哪儿给我打电话?”唐亦莹愣了一下,才猛地反应过来,这家伙刚才还问自毛凤凰下雨了没有呢,这一刻就出现在自己面前

“在素河二库附近吧”陈太忠笑吟吟地答她,“看到天上下雨,猛地想起你喜欢赏雨。就想着回来陪你赏雨。”

“你,,然后,你就这么回来了?”唐亦莹不可置信地盯着他,她并不知道素河二库离这里到底有多远女人一般不会在意这种数据,但是,她非常清楚两地之间开车怕是都要一个小时。

“想陪你赏雨了。就来了。”陈太忠伸手轻揽她的肩头。顺便咳嗽一声,“当然。我是付出了很大的代”

这话不算特别假,收了林肯车之后,他是用万里闲庭赶到三十九号的,不过,最近他的境界提升了一些,也就费了十分之一左右的仙力,不过,哥们儿这么说,岂不是很煽情?

果不其然。听到他这话,唐亦莹的身子登时就软绵绵地贴到了他身上,又伸出双手,轻轻的搂着他的腰肢,不过,她的嘴上倒还有点硬起,“小坏蛋,现在是越来越会哄女人了啊

“是真的嘛”陈太忠心里得意,少不得轻轻拽起她来,“走,我带你去一个地方赏雨。闭上眼。”

下一刻,等唐亦莹再睁眼的时候,两人已经到了白凤溪旁,眼下细雨蒙蒙,河滩荒凉依旧。只是岸边的树木和灌木青葱无比,显得这里越发地静谧了。天地间除了细碎的雨声,只听得到两人的呼吸声。

“坏蛋,你怎么把我带到这一处了?”唐亦莹分辨出来了,这里正是她初次见到“我们的宫殿”的地方,一时间微红满双颊。

“赏雨嘛。当然是要在有意义的地方”陈太忠笑眯眯地答她,手一挥,地上已经多出一个大大的阳伞,还有藤椅、小木茶几,“等着,我给你泡一壶明前狮峰龙井。”

“不,我要你抱着我”唐亦莹伸手将他推到在躺椅上,自己却是款款地坐在了他的身上,望着远处的溪流发起呆来。

两人就这么相拥着赏雨,不知道过了多久,陈太忠觉得怀中女人的身子渐渐地热了起来,少不得又讲一段在松峰赏雨时的思念一哥们儿这是越来越会煽情了吧?

果然,听他说完这一段思念,唐亦董缓缓地转过头来,眼中满是炽热,“太忠。把宫殿拿出来,我现在就要

等他将小莹董送回三十九号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六点了,忙里偷闲的私会,让他的心情好了不少,说不得打个电话给段卫华,“卫华市长,我是小陈。现在回来了,有些工作上的想法,想跟您汇报一下。”

“嗯,我听人反庄了。你对驻欧办的挂牌仪式很重视”段市长在电话那边和蔼地笑一笑,“那还是海上明月的甲一号吧,我大概七点左右能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