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安1848保护神

官仙 1847不安1848保护神

陈太忠跟许纯良谈了很尖,等他回到横山区政府宿舍的时候,已经是夜里十一点了,门房刚要锁大门,见到林肯车,忙不迭打开。

他回来的实在是太晚了。吴市长不知道他回了凤凰,甚至都躺到了**,靠着床头在翻书,钟韵秋则是已经呼呼入睡了。

听到衣柜处传来轻微的响声,吴言第一时间警慢地抬起头,见到是他才轻吁一口气,“哎呀。是你啊,吓我一大跳,,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咦?你这话到是奇怪了。陈太忠本来想跟她说一说正经事,听到她的话却是分散了注意力。“合着别人还从这个门走过?”

“那到不是”。吴言摇摇头。见他一副在意的模样,禁不住微微一笑,“现在天太热,很多人家睡觉不关窗户,入户的小偷特别多,这一周已经连续发生三起屋主被砍伤的案子了??,电视台都播了,居民们要是发现有小偷入户,假装熟睡,千万别反抗。

“什么?”陈太忠的心里,那是要多纳闷有多纳冉了,不过下一废他就反应过来了,于是点点头。“哦,这些小偷都是成伙的,一个人肯定打不过那么多人。”

“不光是你说的那样。一般人怕小偷有凶器,跟小偷搏斗的时候,总爱拿个菜刀什么的,容易防卫过当”吴言随口答他,接着又是眉头一紧。

“素波前一阵就有这么一起案子,兄弟俩砍伤了一个小偷小偷跑了他们还追着砍,眼看追不上了,把菜刀扔出去,结果把人家的大腿砍残废了,现在法院判他俩赔小偷十万,而且一个判三缓四,一个判一缓

“这是活该”陈太忠没心没肺地笑了起来,所谓的屁股决定脑袋就是这样了,他曾经做过那么几天政法委书记,当然就要向着法律说话,“小偷跑就跑了呗,估计报复的可能性也不会很大,他们非要追,真当自己是警察?”

他这话还是客气的,说的更那啥一点,就是这兄弟俩没权没势,那就不要乱嚣张,抓小偷那也是要讲个资格的,别的不说,那俩要是有个当副处长的老爹,会得到这种下场吗?

“太忠你不是这样吧?”吴言上上下下仔细地打量着他,似乎是头一次见到他这个。人一般,“你怎么知道人家不会报复?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这话可不是白说的。现在枪毙罪犯,武警还要戴口罩呢。实话跟你说,我是支持从重处罚罪犯的。”

吴市长在大多时候,对犯罪分子是深恶痛绝的,所以说这话的时候,那份痛心简直可以说是溢于言表,“要不是现在的法律对罪犯保护得太多,社会治安怎么可能成了眼下这样?别人入室偷窃了,还耍失主假装睡觉?”

那哥们儿这那啥过你的强奸犯,岂不是早该拉到靶场打靶了?陈太忠心里悻悻地嘀咕一句。脸上却是微微一笑,“嗯,我也支持国家再来一次严打”最好年年严打,不过,咱们这是区政府宿舍,有人二十四小时值守的,应该不要紧吧?”

“可是就算这样?想到你的窗子没装防护栏,我心里就不踏实”吴言见他服软,也没了计较的心思,轻叹一口气,“没错,这还是区里的宿舍啊,平常老百姓家”又该是怎么样的提心吊胆呢?”

“嗯,我有个主意”陈太忠眼珠一转,计上心来,“我的科委,,可以尝试做一个警报器。顶在窗户两边,白天关了警报器,晚上打开,只要窗户一动,就大声报警。”

“这到也是小偷总是心虚的”吴言闻言点点头,下一刻她的嘴角微微一撇,似笑非笑的。“科委还算是你的吗?你总惦记着那点事情,不过这东西也是治标不治本,万一小偷吓得掉下去,又有得官司打了。”

“你什么时候能搬到市委大院住?”陈太忠不想再谈这个问题了,你要嫌横山区政府大院不安全,搬到市委宿舍总不怕了吧?“到那儿就安全多了。”

凤凰这里所谓的市委大院,跟市政府大院并不一样,市委大院住的都是副厅级以上的领导一曾经的和现任的,市政府大院就像横山区政府宿舍一样,够点资历都能住进来。

“我搬,,我搬的话。你能跟着我搬吗?”吴言听得白他一眼,旋即展颜一笑,“现在的市委大院有点老了,要盖新的了,我又有房子,等一等吧,也省得别人说我刚上来就要撵老人走。”

“那这个治安,还真成问题了”陈太忠可不想让她这么提心吊胆的,“我说,你可以跟王宏伟提一提建议嘛,要他也搞个抓治安迎接祖国五十岁生日什么的活动

“你总知道,我分管的是什么吧?”吴言听了这话,哭笑不得地翻一翻白眼,“王宏伟怎么会听我的?这话你说还差不多”古所他们做事,也真是不靠谱,我说。你不是黑白两道通吃吗?不考虑为凤凰人民办点好事?”

“这也不是我分管的范围”陈太忠冷着脸哼一声,旋即笑了起来,“不过,为了我家亲亲的小白能睡个好觉,这个事情,好吧,让他们知道知道,凤凰市可不是随便撒野的地方!”

“你这家伙的嘴巴”吴言弈得甜甜一笑,直起身下床,“我去给你拿瓶水。”

“对了,今天晚上,跟段卫华一胆川与饭。”陈夫忠伸年一揽她的腰肢。却觉得小白同学的身?微一僵,说不得笑着解释,“我跟他说起你了”

第二天一大早,陈太忠就开车直奔警察局横山分局,昨天他告诉吴市长,自己表态要坚请她出席挂牌仪式小白同学听他能当着段市长如此说,自是心怀大慰,甚至主动去隔壁弄醒了钟韵秋,来一起讨好他。

那么,他答应小白的事情。当然就要做一做了,凭良说,他对那些小偷也是非常厌恶的,但是还是那句话,这事儿不归他管??既然做好事总要泪流满面,他吃撑着了去多事?

还有一点也很重要,那就是抓贼自该是相关的人操心,他们出工不出力,关哥们儿什么事嘛,有人白拿工资,我都忙成这样了,还去狗拿

林肯车驶进分局,有人先是一愣,然后就火急火燎地往楼上跑,不多时,古局长笑着走出来,正正撞上才要进楼的陈太忠,“哈,太忠主任来了?里面请,”

敢情,古听正在开会。传达市局精神呢,口口年两件大事,一个是国庆五十周年,一个是澳门回归,政法委维稳办、市精神文明办和市警察局下达了维护稳定的任务;这是目前的头等大事,远远超过小偷倡檄一一那只是癣疥之疾。

不过,维稳任务肯定赶不上陈主任大驾光临重要,什么叫政治正确什么叫大局感?这就走了。

两人坐着聊了没两句,陈太忠正琢磨怎么跟老古说这小偷的事情呢,不成想古听先提起了这个话题,“陈叔给我打了电话了,我也答应加派巡逻人手了,不过太忠。我的人手真的太紧缺了,一晚上两趟已经增加到四趟了,再多的话,怕是对你影响都不好了。”

“我老爸给你打电话?”陈太忠听得颇为不解,古所见他这副模样,却是暗暗松了口气,心说你要不是为这事儿来的,那就好办。于是笑着答他,“这不是”电机厂有个老许,被入室盗窃的小偷砍伤了吗?。

敢情,昨天吴言说的三个受伤的市民,有一个就是电机厂以前汽车队的老许,老许为人乖觉。却又不失豪爽,是陈太忠老爸在厂里为数不多的挚友之一。

电机厂的宿舍大院,有一排楼是临街的,老许家就在那楼上。虽然是四楼,但是一楼的门面房侵占了部分人行道,向街道探出了舌头偷能很方便地爬到二楼,而二、三楼又有防护栏,攀爬到四楼很方便。

天热,老许家没关窗户。进贼的时候,老许的老婆悄悄捕醒了他,老许自觉有几分勇武。跟对方打了起来,不过岁月不饶人。他终究是奔五张的主儿了,那边又直接拽了匕首出来,连扎他三刀之后。甩脱他跑了。

这三刀一在肚上一在大腿上,还有一刀扎上了胳膊?其中扎上胳膊这一刀最狠,居然挑断了手臂上的神经。

老许肯定是被送去急救了,不过老陈不干了,撇开两人之间的交情不提,老许受伤,他也是要支付部分医药费的。

看到这里,或者有人就不懂了,这个老许不是承包了汽车队的那个吗?怎么会讹上老陈呢?这个话有点不对,老许只是当时想承包汽车队来的。

但是他没什么后台,仅靠厂里那一点点群众基础,是远远不够的,而老许又不愿意寄人篱下,让承包了汽车队的那厮笑话,索性就跑到老陈这儿了,老陈当然是要接收的。

蹈章保护神

自打仿造出了铃木电机。接了助力车厂的买卖,现在陈太忠老爹在厂里的行情,那是相当地烫手,虽然一个月二十多万的流水并不算什么,可是助力车厂的行情看好啊。现在都有外国美女帮着做广告了,下一步呈爆炸性地发展,那绝对是没问题的。

将来产能扩大十倍的话。那就是二百多万的流水,扩大二十倍就是每个月五百万的流水,所以老许这条路,也算没走错。

他没走错,但是他这一受伤,麻烦就到了老陈头上,虽然老许的工作关系没转过来,但是老一辈的工人阶级还心黑不到那种程度,陈父口袋里又有两个余钱,说不得先垫付医药费。

肚子上腿上的伤都好办。手臂上那伤真有点问题,医院倒是把神经接起来了,但是效果怎样不好说。而且神经鞘这东西长得太慢,一天也就长一毫米,两个月内,老许是只能休养了。

知道了这些,陈父有点恼火。心说儿子交待过,有事的话可以找古听,于是打了一个电话给古局长,对眼下的治安状况婉转地表示了一下担心。

要是受伤的人是他,古所那绝对没说的,遗憾的是受伤的是老许,只是电机厂一个普通工人。古局长就没有太放在心上,不过饶是如此,也特意在电机厂附近加派了两趟巡逻次数。

刚才听说陈太忠百年难的一见地上门了,古听心里就有点嘀咕,当然,他倒也不怕,只是心里的忐忑是难免的。

陈太忠听说还有这么一出,犹豫一下皱皱眉头,“老古,任凭这些小偷猖獠,也不是回事儿啊,能怎么处理一下就好了。”

“太忠,我这到不是推谭。人手真的紧张,刚接了维稳任务,市里还有严打做假证的指标。”古所听着叹口气,“而且这种人渣,抓到了也不好处理

“切,,小巴你。”陈太忠可知道这些古局长说的都不假。但翘最至、的是,抓这入室行窃的小偷,是个没油水的苦活一??嘉险系数倒是不低。

相较之下,抓一抓聚众赌博,抓一抓卖格嫖娼,干警们的积极性都很高,实在不行抓吸毒贩毒也不错,而小偷们流窜作案,都是有多少就挥霍多少一??有几个小偷攒钱置办产业的?

“这是凤凰市的毒瘤,必须拔除”他哼一声表态了,“小时候,老许对我不错,嗯。这么着吧,你要为难,就派俩人给我,什么地方有事,我叫他们就行了。”

“许师傅那人我也听说了,挺厚道一人”古听笑眯眯点点头,顺手一拍桌子,“成。别说俩人,五个人都行,呵呵,只要我放出风去,给太忠主任打下手,大家还不都得挤破头?”

“两个人就够了。不过得派辆面包车”陈太忠笑着摇摇头,“抓住人好往里面塞,,那就这么说定了,我现在就联系十七和铁手他们。”

“等等太忠。古听一抬手,阻住了他打电话的行动,略带着一点疑惑看着他,“你真的只是为了抓住这些小偷?”

“多稀罕?”陈太忠听得有些纳闷,少不得盯着他看两眼,愣了一愣之后,才展颜一笑。“老古你这家伙,想法太复杂了”只要我陈某人在凤凰一天,就不能让这帮宵小欺负咱凤凰人”亨,真当咱凤凰没人

我还是怀疑。你是惦记着想借此搞一下谁,古听可是知道陈主任的性子,知道此人的表情是当不得真的,不过他琢磨来琢磨去,发现能跟此事挂上勾的主儿。都不会是陈主任真正意义上的敌人。

那么,古局长就只能相信,这是陈主任人品爆发了。想到伤了老许的小偷还没抓住。他终于笑着点点头,“那是,太忠你可是咱凤凰的保护神,那个“啥”嗯,谁敢不听你的?”

说良心话,他真想说一句“黑白两道通杀”然而,古局长现在的身份已经不同了。是副处了,那当然不能再像以前一样满嘴黑话

要注意形象的嘛。

“那就这么说定了”陈太忠笑着点点头,站起了身子就打算离

“等一等,太忠主任”古听又喊住了他,这一次,古局长就认真了,“两个警察怕是不够,现在市里入室盗窃的团伙。不算那些零散的,上规模的最少有两帮,人数应该在十人左右,我给你派六个人,,最少四个持枪的,你看怎么样?”

“不用,两个就够了”陈太忠笑一笑,大踏步的走了出去,笑声在门外都听得清清楚楚,“哈哈,让他们准备足够多的镝子就行了……老虎不发威。真当我是病猫?”

陈主任一怒。凤凰市自然又是一片腥风血雨。

在接下来的时间里,石红旗、马疯子和铁手都接到了陈太忠的电话,要他们把自己的盘上来历不明的家伙筛选一遍,尤其是最近手脚变大的、出售了一些来历不明东西的,统统过一遍,每查出一个入室行窃的家伙,落实之后,就有两千的奖金可以拿。

“铁手哥,这陈太忠,是不是疯了?”有人接到这个通知之后,非常地难以理解,“抓小偷是公家的事情,他自己贴钱搞这个,这不是有病吗?”

“有屁的病。整个凤凰市就是陈主任的后院”铁手哼一声,对这个通知表示理解,“换给我是他,也不能让外地人随便糟害,这是在打陈主任的脸呢。”

“行了,你们专心做事儿,别问那么多”他很随意地一摆手,

“把混火车站和汽车站的那几拨人给我带过来,我让他们想跑都

这个决定不止他有,十七和马疯子也都有,其中马疯子算是洗得半白不白了,可是执行起陈太忠的命令来,也是一丝不芶一他先将主意打到了在汽配城附近租住的外地人身上。

不过,凤凰终究是太大了,排查起来也麻烦,陈太忠早晨将消息散出去,到晚上却都没抓住一个嫌疑人,到是古听已经把人手安排好了,还告诉他说,“我已经向市局打招呼了,横山区要狠抓一下入室盗窃团伙。

“你等着受嘉奖就行了”陈太忠笑一笑,挂断了电话,他找马疯子这些主儿只是撒网,却也没把全部希望寄托在这个上面。这年头,靠别人是靠不住的。还是自己来吧。

当天晚上,陈主任留宿阳光小区,当丁小宁、刘望男和李凯琳精疲力竭沉沉睡去之后,陈家人的神识缓缓四散,感受着横山区内种种较大物体的移动。

这么做是很费仙力的,不过陈太忠此人有一个好处,答应了别人的就要做到,所以他也不会在乎,不过感应十天之后?发现感受不到什么,他索性一个万里闲庭到了凤凰电视台电视塔的塔尖上,打开天眼四下张望。

嗯,这么搞倒还比较节省仙力!等到凌晨两点多;他终于发现了一个异常,不过却是在文庙区,一个家伙在爬楼,下面有俩人在张望??,

古所派的俩警员,一个姓张一个姓梁,老梁妇已大一点,约莫三十出头,张警察却是今年才从警校毕业,精力充沛得很。

两人呆在办公室里煞是无聊,张警官有点瞌睡了,“梁头儿,这半夜都要过去了,我先睡一阵儿,后半夜才熬人,到时候你叫我起

“年轻就是好啊”梁警官笑着站起身,去饮水机前接水。“不过你要是能不睡。还是别睡的好,陈太忠这个人特别旺人,他交待的差事,只要你认真,绝对会有好处。”

“您这说得也有点悬了”张警察笑一笑,他是栗波警校毕业的,虽然听说了不少五毒书记的事儿,但是传言跟亲眼目睹的震撼相比,总是差了一点,“他再能。抓人也是要靠运气的,这两天要是小偷不出现的话

“嘟嘟嘟”突如其来的电话。打断了他的发言,响的是他自己的手机,梁警官拖家带口不容易,现在用着一个别人退换下来的模拟手机,他是年轻人,很新潮的配了数字手机,上面有来电显示。

“陈太忠?”年轻人一看来电号码就是一个激灵,拿起手机刚要接通,猛地想起什么。将手机递给梁警官,讪讪地笑一笑,“梁头儿,您说得还真准。”

“陈主任。您好”梁警官一把拿过手机来,先笑嘻嘻地打个招呼,旋即就是面容一整。“嗯,文庙区,,好的好的,那个地方我认识,十分钟内肯定赶到。

挂了电话之后。梁警官都顾不得将手机还给对方,抓起桌上的帽子就转身向外跑去,小张。快,文庙有情况。”

“文庙?”张警察听得就是一愣,不过眼见头儿都这样了,也顾不得多问,也是抓起桌上的帽子两步就追了出去,等他出去的时候,老梁却是已经将面包车打着了。他才一上车,面包车就冲出了分局。

一路上警笛狂闪。梁警官将车开得都快飞起来了,小张因学很想问一问头儿发生了什么事,却是不敢,直到面包车上了凤凰市最宽阔的人民大道,视野极好的时候,他才轻声发问,“文庙有小偷?”

他这话不但是要落实情况,也隐隐有个意思,是头庙不归咱横让。区管不是?梁警官哼一声。“三个小偷,已经被热心群众暂时堵住了。”

“哎呀,那撞上文庙分局的怎么办?”张警察不愧是才毕业,居然有若一个好奇宝宝。不过梁头儿却是没工夫回答他。

九分半钟。就跑完了白天最少需要三十分钟的车程,等到两人到了地方一看,却发现四周静悄悄的,不见什么热心群众,到走路边的楼房有几家亮起了灯,有人透过窗户在张头张脑。

梁警官从车上拿下大号电筒,另一只手放在腰间随时准备拔枪,张警察却是拎了一根警棍下来,他还不够资格配枪。

电筒一闪。就发现的上躺着三人,两个人死一般地趴在那里一动不动,另一个却是拖着腿没命地在地上爬着,显然,这家伙知道警察来了,想跑路一严格的说是想爬路。

无须梁头儿多说小张上前踩住那厮麻利地一拧,下一刻已经将人背错了起来,直到此时。两人才注意到现场的情况,敢情那二位已经被人打晕了,这一位却是摔断了腿

开放性骨折,血流了一地。

将:个人镝上。一一抬上车之后小张才轻声发问了,“梁头儿,,这个”电话里说的热心群众呢?”

“陈主任认识的热心群众,都是做好事不留姓名的”梁警官面无表情地回答一句。又带上手套去捡那掉落的钢丝钳等东西一这种证物肯定要保管好。

“咱们”张警察指一指亮灯的那几家,“咱们得去这几家问一冉情况吧?”

“嗯”粱警官点点头,虽然陈太忠说这几人是小偷,而且现场情况看上去也像小偷。但是该有的程序还是不能短的,“你去问吧,我看着人。”

不成想,那几家也是非常地不明真相,有人说就听到“啊”的一声惨叫,然后地上嗵的一声大响,有人壮着胆子悄悄探头去看,却发现地上躺着三个人,死活不知。

更有勇敢的主儿。看到半天没什么反应,就拎着棍棒打着手电去看究竟,发现那三人都晕倒了,其中一个像是从楼上摔下来的,都快没气儿了,这位一看不是个事儿,赶紧转身回家了。

不成想,尖厉的警报声,居然硬生生地将那人惊醒,居然还想跑路,,嗯,爬路,于是。后来的情况大家就都知道了。

真厉害啊!小张同学听着这勇敢的家伙在介绍,心里不由得暗暗佩服陈太忠,都说陈主任是凤凰市黑道的无冕之王,果然是如此。

他正感叹呢,不成想手机又响了起来,他来一看,转身就往楼下跑,“又有情况了。对了。等天亮了,会有人来落实情况。”

梁警官正蹲在马路牙子上抽烟呢,见他风风火火地跑来,登时一丢烟头站起身来,“不是吧,又有情况了?”

“太忠主任说了。这次是六个小张伸出手做个示意,脸上的兴奋真的是挡都挡不住。“不过是在红山区,现在热心群众在帮着维持秩序。”

“啧”梁警官苦恼地挠一挠头,看着车里昏迷不醒的那三位,叹一口气,“呼叫支援吧,,让局里派人去中心医院等着接人。”

去医院接人,是接这三个,那六个老梁可是不想放过,亲手抓的肯定不一样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