围观1850论功

第四千三百三十二章 难觅绝对公平

一夜下来,梁警官和小张一共抓获三拨涉嫌入户盗窃的疑犯,第一次三人,第二次六人,幕三次只有一人这三拨人有个通性,全部被人打晕了。?三藏中文

仅仅打晕还不算完事,除了断腿的那家伙,其余人右臂均被各种各样的钝器打折,有的能接,有的未必接得上。

将人救醒了之后,警察们就开始讯问事情经过,然而,这十个人没有一个人能说出是什么样的人袭击了自己,只是觉得眼前一花,面前不知道怎么就多出一大帮人来,紧接着就什么都不知道了,昏迷前听到的最后一句,都是说“下次不止一条胳膊这么便宜了。”

那六个人里的两个人能确定,伏击自己的人不但不止一个,其中还有一个女人的声音,这也就是陈太忠在作怪,模拟一个女声出来,省得别人怀疑他。

不过,陈主任在凤凰市的黑白两道上名声实在太响了,别人也想不到他会自己出手拿人,黑道教父指派几个小弟很难吗?

玩群体的都是外地人,最后这个单飞的,却是凤凰本地人,也是老混混了,跟双枪刘立一起出道的,铁手和常三都算是他的晚辈了,这家伙已经是三进宫了,现在吸毒成瘾,四处坑蒙拐骗,实在没钱了,也开始入户盗窃。

被捉住的人里,有人坚不吐实,试图抗拒从严回家过年;有人虚与委蛇说自己那时只走路过;还有人推卸责任,说自己是不明真相地跟老乡出来转一转,只有这凤凰老油子,嬉皮笑脸地承认了。

“我只是买了把钳子爬了爬楼,发现剪不动防护栏,就下来啦,这算是未遂吧?你们要关我我也认了,判了都无所谓,正好戒了料子”不过你们凭什么判我呢?”

一边说,他一脸满不在乎的神情,顺便还看看自己的胳膊,“也不知道哪个哥们儿下手这么狠,回头啊”得去信访办讨个说法

这话本来是他试探讹人的举动,要是打伤他的是狠人,那就算了一信访办也不可能为罪犯伸张正义,要是没什么背景的,万一能吓住,可不又能好活两天吗?

“那倒是欢迎了”。负责审问他的是梁警官,闻言笑嘻嘻地点点头,“你要去信访办告陈主任,这话可是你说的”我马上给陈主任打电话让他来跟你认个错。”

“陈主任?”老混混在江湖上打滚二十来年了,这点眉高眼低哪儿能看不出来,闻言登时就是一愕,遗憾的是,这么多人被抓起来,但讯问还是隔离开来的,所以他并不知道这一晚上究竟发生了什每,“打伤我的,是哪个陈主任?。

“科委”嗯,现在驻欧办的,陈太忠陈主任”。梁警官笑眯眯地看着他,“我没说是陈主任打伤你的。只不过”可能当时陈主任正好路过反正报警的是他。”

“陈太忠?”老混混听得登时倒吸一口凉气,他离开江湖很多年了,但总还是比较关心江湖上的事情,一听搞自己的是这个人王,只觉得肠子都凉了半截。

可是这种破罐子破摔的主儿,倒也有点泼劲儿事实上,除了这点泼劲儿他也什么都没有了,自然要万分珍惜,说不得冷哼一声,“那回头可是要跟陈书记要个说法

陈书记这称呼,基本也是属于史前称呼的那种了,但是陈太忠出名就走出在“五毒书记”上,他这么说。用意无非是告诉对方:别拿陈太忠吓唬我,丫的路数我清楚得很。

“那随便你了”梁警官笑着打个哈欠,抬手看一看自己手上的手表,“啧,让你们这些混蛋折腾了一夜”你还有什么要说的?”

“梁头儿”就在这时,张警察举着手机又进来了,他的眼中充满了血丝,但是看脸集的兴奋劲儿。怕是再熬一夜都没问题,“那个啥,又有情况了

“哦,拿过来”梁警官也不避讳前面这位,笑吟吟接过电话,“陈主任你好,哦,又有嫌疑人在汽车站被堵住了?哦,不忙不忙,我们马上赶到。”

一边说,他一边站起身来,冷冷地瞥那混混一眼,“我会把你的话转告给陈主任的,”

那混混闻言愣了一愣,才待要说话,梁警官已经和小张跑出了房间,犹豫一下他方始叹口气,“切,告诉他就告诉他,,我不过开个玩笑嘛。”

开玩笑的后果,那是真的很严重,没过多久,就有一帮又一帮的人“路过”该病房,都是在门口探头探脑并且对他指指点点的。

当然,可以想像得到,那些主儿大多一看气质就不是好人,就算有些人长得面善一点,可是夏天大家穿的衣服少,手臂上的刺青,脖子上一厘米粗的的金项链都看得清楚。

这位原本还想假装镇定,不过心里已经打起小鼓了,通过梁警官刚才那个电话,事实上他已经反应过来了,这次对入室盗窃罪犯的大抓捕,估计就是陈书记发起我是撞到了枪口上,真的不该这么耍赖皮的。

等到第七拨或者是第八拨人路过。并且再次对他进行惨无人道的“围观”之后,这位的心理终于崩溃了,噗通一声跪在地上,用完好的左手没命地抽打着自己的耳

那耳光用得力道之大,真是令人咋舌,没几下嘴角的血就出来了,“诸位大哥,我嘴贱,我该死,麻烦您几位转告陈书记一声,我知道自己错了,下次再也不敢了,”

“这人有病吧?”围观的那几位笑嘻嘻地聊了起来,一脸不明真相地幸灾乐祸着,喧嚣中,有人哼一声低声嘀咕,“人要想找死,那谁都拦不住,不知道“宰相肚量,四个字儿怎么写吗?”

这位闻言,抽得自己更狠了,,

汽车站那边出事儿,却不是陈太忠搞的,而是铁手吩咐的混混们在行动,大家都知道的是,入室行窃这种事儿,本地的人通常不会去做一当然吸毒的那位例外,因为这种活危险性大,需要的同伙又多,遭遇反抗很可能就弄出人命。

所以,混混的注意力就盯在了外地人身上,甚至有人故意挑衅一下外地人,试图弄清楚对方只是一个人还是有多名同伙。

陈太忠端掉的那六个人,剪属于一个大型团伙的,这些人直到天亮还不见同伙回来,知道事情不妙,于是直奔汽车站打算逃走。

这些卢、做贼做得久了,自然不缺乏警惕心理,分散开来简直是必然的,不过这一分散就出问题了,有人知道现在是跑路呢,要谨慎,可是有那年少气盛的,心说我们去别人家偷东西,屋主都不敢吱声,凤凰人也不过就这点胆量。

他们也知道要躲着警察,做事应该低调,可是眼见那不入流的混混也敢来找碴,终于有人忍不住口角了起来,最终双方大打出手。

这帮人分是分开了,但是相互之间离得都不远,贼做得久了,自然知道什么距离是最好的支援范围,结果,令大家目瞪口呆的事情发生了。

一开始只是两人口角厮打,不成想旁边就有人过来帮忙,凤凰混混挨了两下之后,又有别人跳出来支援,总而言之,就是外地人始终占上风,却总差那么一点压倒的优势。

等到出场的外地人达到八九个的时候,呼啦一下围过来四五十个凤凰人,混混里明眼人实在太多了,大家已经能确定了,这些家伙来路不正一有正经人分作东一堆儿西一堆儿,打架却一起上的吗?

这一围,这帮贼想跑都没地儿跑了,其中有个身子矮小力气却大的家伙,好不容易冲出了包围圈,就想直接跑路,不成想后面有人大喊,“那是入室抢劫强奸犯,前再的拦住他,我们是警察。”

这种情况,一般人是不会跳出来支持的,不过跑的这位点儿背,不但个子矮而且手上没家伙,于是就有热心群众上前堵截,三五个。人上前将其按倒,把人扭送了过来,才发现似乎有点不对劲儿,“你不是开黑车的钢蛋儿吗?什么时候当警察了?”

吵吵闹闹间,真正的警察就到了,不止是那几位打架的被抓住了,一旁跟这些人说过话的、有嫌疑的主儿,都被“热心群众”指认了出来并且暂时扣下了。

混混真要办事,效率不比警察差,尤其是里面的混混有不少就是在车站讨生活的,人头也熟,好多司机帮着指认嫌疑人,结果到好,梁警官和张带的砖子都不够镝人了,足足三十多个人!

这里面肯定有冤枉了的,这个母庸置疑,两个警察才待细细问询热心群众,不成想这些人刷地一下四散消失,跟出现的时候一样突兀,混进人群不知去向了。

只留下三个人,那是实打实的热心群众了,就是刚才抓小个子的那厮,经过这一阵混乱,大家也知道这些人正是在凤凰闹得人心惶惶的入室盗窃嫌疑犯,所以这三位也不怕身份曝光,站在那里细细讲述经过。

旧凹章论功

粱警官和小张交换个眼神,心里这份感叹,那也就不用多说了,陈太忠这黑道教父真的不是白给的,晚上的“热心群众”也就算了,白天这些混混帮着打架抓人,都会主动消失,真的不愧是凤凰人的“保护神”。

所以,他俩越发地能肯定,晚上的事情也定然是陈主任唆使人做的,却是不会猜测是陈家人一力为之的。

“呼时支援吧”这次是张提出的建议,没板法,现场抓的人实在太多了,有四五个群众听说这些人是入室盗窃犯。主动过来帮着维持秩序,但是还是太混乱了。

“我说同志,你们哪个派出所的?”正在这时,又来了三男一女四个人,虽然都是便衣,但是梁警官一眼就能看出,这也是警察,说不得微微一笑,“横山分局的,这是我们接手的系列案件中关键的一环

前文说过,警察办案很难避免重叠,同一个案子,有人拨打有人找自己的关系了,还有人知道就近派出所的电话,来一两拨警察很正常。

但是,警察系统内部,有默认的规矩,类似情况下,若不是自己必须保一方或者必须整其中一方,一般都是讲究个先到者为大用官方的话说就是,人家先接手这个案子了。

必须承认,这个潜规则有其积极的一面,那就是相对公平,所谓县官不如现管,被人捉了现行,别人想捞也得付出相当的代价至于重大案件,出警速度表现了认真程度,总,二二垦慢的夫抢出警快的功劳。

“哦,我们是南沟派出所的”来的这四位是接了旧来处警的,不过,在路上他们已经得了消息,知道这次的冲突,似乎是有入室盗窃的团伙被抓了,就不想让功了,“我们是。时妾警了的,麻烦你们移交给我们吧

“接警了也无所谓”。梁警官笑嘻嘻地回答,大家都是警察,接处警的手续谁还不清楚?“就说我们横山分局的先到了,不就完了?。

汽车站是在湖西,但却不是南沟派出所的管辖范围,这四位是正好在附近,被指派来出警的,“这位老哥,我还真不好去这么跟领导反应,要不,您给我们靳局长打个电话?”

真是毛病!梁警官知道对方是看上这个案子了,所以才这么无事生非,不过人家这话也不能说完全没道理,下面人相互理解容易,但是领导会不会认账却也难说。

可是要他给湖西分局的分管局长打电话,那显然是不可能的,说不得微微一笑,“这个案子是科委的陈主任直接报给我们古局长的,兄弟,你得担待一下。”

“陈主任?”说话的那位一听这三个字,脸上的表情是要多古怪有多古怪,好半天才叹口气,“要是陈主任的意思,那我啥都不说了”要不要我帮着维持一下秩序?”

敢情,来的这位正是熊茂的徒弟,南沟派出所的沈副所长,他能升任这个副所长,有一半原因是因为陈太忠赏识他。

这下,两家就和谐起来了,不过市警察局那边却开始忙乎了,像副局长刘东凯就忙到脚不沾地,短短一个晚上和半个白天,就有四十几人因为涉嫌入室盗窃被抓了起来这陈太忠出手真的是不含糊啊。

消息在中午,终于传到了王宏伟耳朵里,王书记听了,又是一声苦笑,“啧,这家伙终于知道做点正事了,不过这么整,动静也有点太大了吧?。

“他再这么折腾下去,收手可就难了”秘书小陶闻言,也是低叹一声,“总插手这种事情,对他来说并不好。”

“对你来说不好,对他未必不好”王书记看一眼自己的秘书,笑着摇头,他很清楚自己的秘书要表达什么,所以也不介意这番评论,“其实他现在能把注意力还留在凤凰,并不是坏事”你要知道,他没有你该有的顾忌,他也承担得起你承担不起的责任”

这句话,就是最后的盖棺定论了,对陈太忠在此事中所起的作用,王宏伟给了不低的评价,毕竟政法口上的领导,没谁愿意看到自己辖区内治安条件不好。

接下来的两天里,警方的收获就没有第一天那么大了,不过通过对已经抓到的嫌疑人的审问,还是陆陆续续有一些嫌疑犯落网。

事实上,大多的罪犯听说了这两天的消息之后,纷纷采用各种方式离开了凤堵住了汽车站火车站,但是总不能堵住所有的外出通道不是?

到得最后,连素波的警方都知道了,有那跟古听关系好的主儿,禁不住都要打电话来抱怨一平,“你们抓得也太狠了吧?现在好了,你们凤凰安生了,我们素波的小偷开始多了。”

“做警察不抓小偷,那该干什么?”古局长说话挺轻松的,还是边说边笑的这种,“你们是省城,领导随便指示一下搞个活动,抓人可是比我们还便利。”

“素波的领导是多,但是没有陈太忠不是?”那边悻悻地哼哼一声,挂了电话。

陈太忠这次出手,不但素波警方不少人知道,甚至在凤凰市民中都传开了,有人抓住嫌疑犯了,去丁小宁那里领了奖金,出来之后总是难免跟别人炫耀两句哥们儿是混混不假,但也是条血性汉子,维护凤凰的治安,咱责无旁贷不是?

如此一来,陈太忠那“五毒书记”的形象,是越发地深入民心了,不过这个称呼到了别人嘴里,居然隐隐有点正面的味道了,用法可参见“宰相肚量陈太忠”句式。

甚至有人会骄傲地说“我们的五毒书记”一当然,能这么说的还是混混多一些,但是仗义半从屠狗辈,以前这些人对陈太忠只是心存敬畏,现在却又多了一层亲切。

因为这次行动前前后后抓到了三十九名入宴盗窃的嫌疑犯,其中一个团伙居然有二十余人,流窜多省作案,甚至还有人命案在身,于是横山分局受到市局的通报嘉奖。

至于梁警官和小张,自然也得到了他们想得到的,梁警官获得市局奖励的两居室住房一套小张由于只是在见习期,无法得到更多的东西,但是转正缩短为半年,古局长已经表示了,必然会重用你的。

其他得了好处的人也不少,毕竟这案子太大,不给别人分润点功劳,就有独食不肥的嫌疑,容易被人歪嘴都是警察,谁不知道这些人到底是如何被抓到的?

此事甚至惊动了章尧东,按说,章书记是没这么无聊的,不过这年头就算做好事,也要被别有用心的人歪嘴连当事人自己都习惯泪流满面了。

当然,歪嘴的理由也很强大,撇开跟黑社会勾结不提,姓陈的这是个人英雄主义啊,长此以往下去,凤凰还是共产党四功口凰吗大家都知道陈书记,却是不知道公检法司为何扎:。

“在这五十年大庆的时候,小陈帮助维护社会稳定,难道错了吗?。章书记拍案而起,“黑社会”哼,在党的领导下,中国有黑社会吗?”

说实话,章尧东对“个人英雄主义”这几个字还是很认同的,不过想一想“太忠库”三个字,就懒得计较了,个人崇拜都有了,个人英雄主义算个什么?

最后,有人最后将小道消息传过来,章书记心里仅有的一点芥蒂也就消失不见了:敢情是以前很照顾的小陈的某个,电机厂工人被刺伤了。这才引得陈家人大动肝火一这家伙什么都好,就是有一点不好,护短!

陈太忠却是在事情搞到一半的时候,又撒腿走人了,在助力车厂的广告上省台之际,许纯良又敲到一个专题访谈做宣传,按说这个访谈是找厂领导就行了,不过省台点名要科委出个领导来配合,而且是许主任和陈主任二选一,其他领导不行。

许纯良绝对不会出这个头的,而陈太忠对这种广告性质的访谈,也实在提不起兴趣来,说不得又通过段天涯,走了新闻中心唐主任的路子,那边终于同意让戏曼丽上去试一试。

戏主任虽然只是搞工会的,但她是科委九个领导里唯一的一名女性,而且年纪虽然大了一点,但是打扮起来也是风韵犹存,又多了一分中年女人该有的沉稳一跟凤凰科委的形象比较吻合。

对于组织安排下来的任务,戏曼丽只能表示接受了,但是她有条件,陈主任得跟着我去,万一人家不同意我上镜的话,有人替换,我也能留点面子不是?

“这话纯属多余,戏主任真要打扮起来,我都得心动呢”陈太忠对这个要求嗤之以鼻,“我有事走不开,马上要去北京了。”

“你去北京,路过一下素波不行吗?。戏主任被人调戏惯了,倒也无所谓,许纯良又在一边推波助澜,“对了,你不是还要帮我办那个啥的吗?”

想一想素波机器厂那个莫名其妙的郜厂长,陈太忠又是一阵郁闷。心说哥们儿的事情怎么总是办不完呢?

说不得他开了车载着戏主任直奔素波,同行的还有丁小宁,丁总在素波的房地产项目也快启动了,这次再过去办一些手续。

两辆车下午出发,到了素波的时候正好是晚饭饭点儿,韩忠这边已经将饭局准备好了,省台的唐主任和段天涯等人也踩着点儿来了。

戏主任穿着得较为正式,但是人家底版好,略略打扮一下,却也当得起“中年美妇。四个字,唐主任看得连连点头,“戏主任这形象,确实不错

于是,这件事就算告一段落了,但是让陈太忠不爽的是,紧接着就是一个不好的消息传来,邵国立来电话了,“太忠,我帮你问了一下。邵红星说他跟贺栓民关系很普通。”

“那不是扯淡吗?”陈家人登时就恼了,“我看他真是欠收拾,关系很普通他还上杆子给人家上供?。

“这个我也问了,他说,那根本就不是他的事儿,只是钱从他那儿过一下”。邵国立也没在意他的态度,“他想的是能借此结识一下纪检委书记的女儿,也不是坏事,就答应了。”

“啧”陈太忠听到这话,又愣在了那里,邵红星这么说,确实还很有可能是真的,要不然丫一个房地产商人,讨好也该讨好房地局、规戈局之类的领导,闲得没事跟纪检委扯什么犊子?

事实上,就算是假的,人家邵红星这么说,他也就不能再指望此人帮忙了,挂了电话之后,他一时间有点恼火,说不得联系一下韩忠,“老韩,在哪儿呢?”

韩忠刚送了唐主任等人走,接到他的电话略略有集意外,“正要去紫竹苑呢,怎么,有事吗?。

“回来坐着聊聊吧”陈太忠悻悻地哼一声,“刚接了一个电话。很不爽,想搞一下邵红星,怎么样,你有兴趣没有?”

韩忠本就跟邵红星不对劲,历史可以久远到在街头做小混混的时候,听到这话就笑一声,“那我去办公室,你来我办公室找我吧。”

韩老板在港湾的办公室相当奢华,里面的摆设比总统套还强出不少,韩忠走到门口的吧台,拧开橡木桶上的小龙头,接一杯红酒,转头冲着陈太忠一扬手,“来一杯?”

“我时红酒不感冒”陈太忠打开一边的冰柜,拎出几罐嘉士伯啤酒,笑嘻嘻地点点头,“老韩,你这个办公室,比锦江酒店的办公室高级多了

“我还要靠着水利厅混饭吃呢,怎么敢在那边折腾?”韩忠笑着摇一摇头,“这年头最不缺的就是红眼病人”对了,你跟邵红星怎么了?。

“也没啥,就是那家伙不给我面子,哼”陈太忠哼一声,“无非想让他帮着捞个小厂长,看把他牛的”

等听他说完,韩忠微微一笑,“哦,这点小事啊,我倒是有个建议,”

官仙相关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