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51 伪装1852报错

1851伪装1852报错

出乎陈太忠的意料,韩忠也认识贺栓民,不过两人也仅仅是限于认识而已,“你要想找人说情啊,其实有一个人最合适。”

“谁最合适?”陈太忠有点奇怪,这样的辛密。韩总这个局外人居然能知道,可见这些界上还真是没有不透风的墙。

“市总工会戴主席”韩忠笑眯眯地说出一个不能让人置信的名字,“戴复跟贺栓民的关系很…非常好。”

“不是吧?”陈太忠听得颇有一点不解,戴复是蒋世方的嫡系,在蒋书记走后也被人晾到一边了,现在到是有消息说,可能会重新出山,不过,“听说贺栓民虽然是蒋世方提拔起来的,可是跟老蒋走得不算太近啊。”

“贺栓民这个,人,是我知道的人里最,,反正挺有意思的一个,人”韩忠似乎想做什么评价的,最终还是打住了,只用了“挺有意思”一个词来概括。“戴复是市委副秘书长的时候。两人关系其实一般,他去了总工会。贺书记反倒跟他走动得勤了。”

敢情,他的消息还是来自戴复,通过陈太忠,他认识了戴主席,戴主席那时不得志。倒也愿意跟他闲扯两句,其间难免提到几句素波官场的风流人物。

那时候,戴复只当这辈子就这样了,也没怎么隐瞒自己的看法,他认为贺书记做事平庸胆但是做人不算太势利,可是韩忠也不是没接触过贺栓民,心说他讲个屁的人情味儿,只不过会装就走了。

“知道了”陈太忠若有所思地点点头,韩总说得虽然隐晦,他却是听明白了,“你是想说,这个人擅长沽名钓誉,是不是?”

“哎呀,太忠。那可是你说的,我可没说”韩忠笑眯眯地摇摇头,却也不是坚决反对的表情,“反正我觉得,这个人擅长搞平衡,而且,胆子确实不是很大。”

“我管他胆子大不大呢?”陈太忠听得哼一声,有心说我回头就找碴儿收拾邵红星。通过他摸到贺栓民头上,不过转念一想又有点犹豫,看在钟韵秋的哥哥钟胤夭的面子上,我且给姓贺的一个机会好了王启斌是真念旧的人。念旧念到被郭宁生拿来做文章!

“算了,回头跟老戴打个招呼吧”他终于拿定了主意,说不得长叹一声,脸上却是阴晴不定,显然还是心有不甘,“老弗,你确定不想搞邵红星一把?”

“我肯定比你更不待见他”韩忠苦笑一声,“不过我也不想跟他斗得太狠,和气生财才是王道,真说起来,官场的斗争比商场残酷不止一点半点”钱是永远赚不完的,懂得退让的。就知道东方不亮西方也能亮;可官场上,位置就是这么多,想上位只能拼个你死我活!”

韩忠这话。初听起来似乎有点偏颇了,但是仔细琢磨起来,还真是这么个理儿。到得后几年,有人把官场列为高危行业,倒也不是危言。

切,我也懂的退让,陈家人生来就是事事要争先的性格可听到他这么说,反倒是沉稳了下来,微微一笑,“贺栓民要是知道进退,我也不打算太为难他。”

若是有人听说。一个地级市的小副处敢如此评说省会城市的纪检委一把手的话。估计一定要惊掉下巴的,但是韩忠却觉得很正常,以太忠的人面和能力,还真有这么说的资格。

韩总并不知道。陈主任想捞郜厂长,还走出自许书记公子的授意,否则的话,他还真的难免动心搞一下邵红星没办法,陈家人跟他是很惯熟了,但是有些话还是不能随便说。

第二天一大早。陈太忠又是从粉臂玉股丛中醒来,有了陈省长介绍对象的压力,他休息定然是在军分区招待所了。

丁小宁和张馨也随着他醒了过来,田甜却是懒在**不肯起雷蕾昨天没有来。她的儿子吃坏了肚子,雷记者要留在家里照看。

张馨现在已经准备调动了,张沛林的任命下来了,张总念在张馨对自己的帮助极大。打算在移动公司给她一个位子干一干一初步确定为素波移动的数据部经理。

目前她正在学车本,以张沛林的话说就是,“你没车本的话,我怎么给你配车?”当然,按说她只是一个正科级的干部。是没资格配车的,但是现在移动公司谁不知道她是张总的心腹?

一个松卜的办事员,猛地跃升为正科,实在少见得很,不过企业里面对这个卡得不是很严,张沛林的意思很明确,小张你先升副科,主持数据部的工作,回头破格提拔一下就完了。

张馨自然明白自己的一切是怎么来的,若是没有陈太忠的接纳,人家张总堂堂的厅级干部,又怎么可能如此执意提拔她?

说句更现实的话,就算她躺到张沛林的**。结果也不会比现在更好了,多半还会不如,因为张总总是要考虑单位里的物议的,关照可能会有,但是绝对不会关照得像眼下一般肆无忌惮和理直气壮。

再想一想从陈太忠年轻而健壮的身体上得到的快乐,张馨越发地庆幸自己能遇到他了。说不得一大早就粘缠着他,“太忠,上午陪我去桩考吧。”

“陪你桩考倒是没什么,不过中午可没时间陪张沛林吃饭”陈太忠笑着点点头,“告诉张沛林,中午我有安排了,要吃饭就是晚上的事情了。”

张馨闻言点点头,心说太忠这心思还真是机灵,她确实有心在桩考的时候,给张沛林打个电话汇报一下,然后就扯着太忠去吃饭自打任命下达以后。张总在她面前念叨他也不是一次两次了,总是提醒她一旦遇到太忠有闲,一定要通知他一声。

事实上,张馨也明白张总的用意,谢恩这是一方面,另一方面就是张总想通过陈太忠。维系住跟黄家的交情,移动公司老总的位子,可不是那么好坐的。

素波车管所在素波郊区,除了警务车辆,普通车辆不得入内,像陈…儿汐林肯这种外地车就更不要说了,挂了省委的通行证都彼旧这里还负责车辆上牌、审车验车,不严格控制车辆的进入,很容易造成不必要的麻烦。

当然,陈太忠若是把一号车牌挂上去,肯定是通行无阻的,不过很遗憾,现在天南的省委书记已经不是幕艺了。

不过,这点小小的不方便,陈太忠也不在意,能跟身材颀长、珠圆玉润的美女走在一起,享受一下周围艳羡的目光,也是不错的吧?

张馨也会作怪。一手揽了他的胳膊,另一只手打一把小阳伞,鼻梁上还架一副墨镜,虽然为了考试,她下身穿了较为宽松的薄牛仔裤,但是她**的白哲细腻的手臂,足以向大家证明她的肤质了一所以,这九点多的太阳。她也有必要遮一遮。

两人来到桩考考场,一问才知道,张馨是排在极靠后的位置,等到上手帕是要到十一点多了,陈太忠琢磨一下,抬手给赵明博打个电话,“老赵,我陈太忠啊,陪个朋友桩考呢,给找个大阳伞过来,要是有藤椅什么的就更好了。方便不?”

按说,他这么命令二七路派出所副所长,略略有欺负人之嫌,可是陈家人不这么认为,”我找你帮忙都是看得起你,给你机会巴结我,你要不想来那随便啦。

“嘻,一句话的事儿,什么方便不方便的?”赵明博是粗中带细的主儿,身上草莽气息虽重,却也不是不知道进退的一这是陈主任给我面子呢,加之前一阵他打了法国烂人,也多亏了陈主任出面才逃过一劫,眼下自然是要多客气有多客气了。

“车管所是吧?好嘞,您且等着,半个小时之内,准到!”

赵所长此来。还不到半个小时,二十分钟出头的时候,一辆喷了“警察”标识的白色面包车就出现在了桩考考场外面。

车门拉开之后。赵明博从上面跳了下来,接着打开车后盖,从上面取下了一把大阳伞一个铁墩,还有一个小茶几,四五把可折叠的帆布椅子,不过遗憾的是,那阳伞上喷着大大的“燕京啤酒”的字样,看起来是赵所长临时从哪个啤酒的促销摊子上弄到的。

很随意地扫了一眼张馨,赵明博和开车的年轻人将阳伞竖起,又将椅子架好,三个人笑嘻嘻地坐下,那年轻人又从车上拿下七八瓶矿泉水放在茶几上。塑料瓶外,一层浓浓的水汽凝结成水滴。正在缓缓地滑落显然是才从冰柜里拿出不久的。

“哈,老赵你倒是有心了,知道我口渴了”陈太忠笑一笑,顺手甩出两盒软中华到桌上,也不管周围人群投来的异样的眼光,“拿着抽”,最近忙不忙?”

“再忙也没你忙”赵所长笑着回答,拿起一企中华甩给那年轻人,“接着,去谢谢陈哥,我说,考个本嘛,你跟我说一声不就完?”

“主要是想让她练一练”陈太忠笑嘻嘻地一指张馨,“本儿好说,关键是自己的技术得过关,要不那是对自己的生命不负责任”认识一下,电信的张馨,张馨,这是赵哥,二七路派出所副所长。”

璇章报错

“这倒是。本儿好拿,但是技术过关才是正经”赵明博笑着点点头,见张馨长的如此明媚动人,他心知这女人十有八九又是太忠**的人儿了。

这么多女人。亏你也忙得过来!赵所长看她一眼点点头,“行了,大家不客气小张以后你要有事儿,尽管去二七路找我,我和陈主任,,那可是没的说。

三个人就这么坐在这里边说边笑,旁边的人见这俩年轻男女是警察都要巴结的主儿,纷纷投来异样的眼光,后来有车管所的人路过,见这里凭空竖起了阳伞,也好奇地走过来看一看。

不过,当看到那辆白色的警车停在一边,就没人多话了,车管所的人对车牌号最为敏感,一看那车号就知道是货真价实的警用巡逻车,既然大家都是一个系统的,人家又敢这么在车管所摆谱,谁还会吃多撑的上来指手画脚?

就这么说着聊着,不多时就到了十一点,期间赵明博很接了几个。电话,却是推脱有事不肯离开对他而言,没有事情比陪陈太忠更重要的了。

就在他离开接打电话时,陈太忠也联系了一下王启斌,王部长一听他来了,登时兴奋了起来,“我还以为你常驻欧州不回来了呢,好了,晚上我请客。咱们一起坐坐,我再叫上戴主席,他要进省里了。”

“晚上怕是不行”陈太忠苦笑一声,按说他今天中午陪张沛林也可以,但是许纯良把此事交给他也有日子了,想那姓郜的现在还是在水深火热之中。能早一点捞出人来,还是早一点动手算了,中午一说下午就能办。

当然,还有一点就是:关于贺栓民的事情,不会是一个很愉快的话题,既然如此。那大家就不如吃完了散场,要是晚上吃饭,饭后有没有活动之类,也容易引发一些不必要的联想,这样并不好。

“那就中午吧”王启斌犹豫一下,笑着答应了,听起来他中午似乎有情况似的,“那就咱俩吧?”

“我这边”估计还有赵明博”陈太忠笑着回答,赵所长跑前跑后忙了一上午。要是吃饭的时候丢下人家,那肯定不合适,不过赵所长可是王处长的人。叫上他肯定是无妨的,“不知道戴主席中午有空没

“应该”有空吧?”王启群觉得有点奇怪,却也没有多想,压了电话之后,拨通了戴复的电话,不多时就得到了肯定的答复。

戴复这边出席定下来了。可是陈太忠这边又有事儿了,张馨上去考了一下,回来的时候满脸沮丧,“没过,等等补考。要是不行,下午还得来补考。”

“那就补考一下吧,掌握好基本功还是很重要的”陈太忠没当回事,自打他开车以来,遭遇到的、见过的车祸也不止二三十起了,虽然车沥常比较谨慎,但是多练练车技。总没什么坏外明

“可是,我觉得我过了”偏偏电脑说我碰桩了”张馨觉得有点委屈,“我的技术,在驾校里也算很棒的。”

“哦,,这样?”赵明博听说了之后,站起了身子,“小张你等一等,我去找个人说一说,看看能不能直接过了”

他走了,张馨也去找教练交涉,陈太忠优哉游哉地坐在那里,边喝水边打电话,不多时,张馨伴着一个中年男子过来了,“张教练你坐,我站一会儿好了。”

那教练看看陈太忠,不动声色地点点头,就那么坐下了,就在此时,赵明博也一脸悻悻的回来了,张馨一见他的表情,有点担心地发问了,“赵所长,怎么样?”

“啧,真走过分,我难的求人一次”赵明博瞥一眼那中年男子,站在那儿皱着眉摇头,“还真没想到,桩考的人这么难说话。

敢情,他是去找车管所审车的人帮忙关说,那边也答应了,结果一个电话打过去,桩考这边的负责人直接就拒绝了,“想放人过可以,你让刘处打电话给我吧。”

这刘处长就是车管所所长,不过所长听起来肯定不如处长好听,所以很多人都是这么称呼。这位被拒绝之后,犹豫一下看一眼赵明博。“你这朋友,是不是得罪桩考的人了?”

不能吧?赵明博心说那张馨看起来文文静静的,难道是”有人垂诞她的美色,故意使坏?说不的就过来跟陈太忠说一声。

“嗯?”陈太忠听了这话,就将眼睛转移到了那中年男子身上,犹豫一下淡淡地发话了,“你们驾接,跟桩考的人是怎么回事?”

“这个我也不清楚”中耸男子苦笑一声回答,他敢享受张馨的让座,那是因为他是教练,可是他一眼就能看出,坐在这儿的年轻人绝对不含糊事实上,像小张这样美貌并且还在电信局上班的主儿,背后有个把强力人物是很正常的。

眼见一个被叫做“赵所长”的警察都站在此人面前,规规矩矩略带一点恭敬地汇报,张教练越发肯定这人是自己招惹不得的,这不是,人家随口一问,都是带了浓浓的霸气。

“我们驾校跟所里关系很好的”他小心地解释,“也不知道老葛抽什么风呢,我刚才都跟他打过招呼了,说是我没看见她碰桩”从线上就能看出来。”

素波的桩考考场是红外测试的,碰没碰桩一般肉眼不太好看清楚。可是人家驾校的教练就是吃这碗饭的,他们从地上划的线上,就能分析出个差不离当然,这也只是凭经验,有错漏是难免的,还是仪器最

靠。

“嗯?”陈太忠正琢磨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结果又到张馨补考了她排名靠后,前面的都考完了,就到了补考的人了。

于是,陈太忠也不坐着等了,跟着张教练一起去考场,站在外面看,在他这老司机的眼里,张馨的技术略显生硬,但是毫无疑问,在新手里可以算佼佼者了。

然而,纵然是这样,无情的电脑提示音再次响起,示意张馨的车身碰桩,陈太忠看得就是一声冷哼,“啧,什么东西”系统出错了。”

他若是随便看看,当然就看不出里面的问题,但既然事有蹊跷,他少不得耗费点仙力,虚空划定几条线锁定,结果一看就看出问题来了。

“还是没过”一边岗亭状的控制室里走下一人来,是个矮黑略略发福的中年人,冲着张馨一摆手。厉喝一声,“还不下车?别人还要考呢。”

“你鸡毛子喊叫什么?”陈太忠听得面皮就是一翻,手一指他,“系统出错了,你牛逼个什么劲儿?还真把自己当个人物了?”

“你又是”这位转身一看,见到陈太忠,刚想翻脸,不知道想到什么,又硬生生地将火气压了下来,只是冷冷地一哼,“系统出错,合着你的眼睛比红外线还准?”

“我不跟你废话”陈太忠的火气大了去啦,手一指对方,“系统会不会出错,你心里有数,给上九十分就算了,要不别怪我不给你面子啊。”

“你让刘处给我打电话吧”这位也挺不含糊,“我不管你是什么人,这儿是车管所,你的话不顶用。”

“行,小子,你且狂着。”陈太忠一转身。抬手就给田立平拨个电话,将自己这边的遭遇哇啦哇啦一说,当然,对于张馨的身份,他必然要做模糊化处理的。

可是田书记听得有点奇怪。桩考不过,这么屁大一点的事情,你就用上我这政法委书记了?“系统出错”你是要让我给刘琰打个电话,放你朋友过关?”

“立平书记,这事儿有蹊跷啊”陈太忠笑着答他,“别人一过就过了,我朋友要过,这系统就出问题,,我怀疑这里面有些什么东西。”

“那你要我怎么做?”田立平有点抓狂了,心说你朋友开车水平二把刀,你就怨人家桩考的系统,我见过不讲理的,可是没见过你这么不讲理的。

“把负责人开除出警察系统算了”陈太忠还真敢说,他也知道田立平是怎么想的,说不得加个注脚,“立平书记,以我的党性担保,我绝对没有看错。”

“那我给刘瑞打个电话,让他调查一下”田书记被他弄得有点哭笑不得,“你现在就在车管所呢,是吧?”

不多时,车管所所长到简就从办公区走了过来,此人长得又高又壮,一脸严肃地四下打量一番。“请问哪位是凤凰的陈主任?”

“我就是”陈太忠见他沉着脸,自然也不会赔上笑脸,淡淡地回答他一句,顺手一指考场内。“你们的红外桩考系统有问题,我朋友两次没过。”

刘瑞来的时候,心里肯定也是不痛快的,是个人就不愿意被领导指责,尤其是田立平还说了。人家愿意以党性担保,说这系统确实有问题,刘所长

可是。对方既然能说动政法委的老大给自己打这个电话,那能量是不用怀疑的,所以他心里再气,也只能忍着,说不得哼一声,“系统有没有问题。这是我们的事儿,来,你朋友再来一次,我看他的水平怎么样。”

“去吧。”陈太忠冲张馨一努嘴,刘所长见考试的是这样的美女,心里就有些明白了,敢情是你的马子受气了,你帮人出气?

这一次。却是一次性地过了,不过张馨太过紧张。最后入库的时候忘了看后面,结果车身倒出了底线。

刘所长的眼力不错,通过张馨的反应就知道,这女人开车还行,至于最后倒出底线,那是太紧张了一一上午桩考三次,是个人就会紧张。

“行了。过了”他很随意地挥一下手。又皱着眉头看一眼身边的陈太忠。心说我这算给你面子了吧?“九十分,,怎么样?”

“到出底线,下午补考也行”陈太忠哼一声,哥们儿稀罕你这点人情吗?“不过,桩考系统确实有问题,”

一边说。他一边抬手一指那黑矮子,脸一沉,“姓葛的小子,看在刘椅面子上,现在就这么算了,不过我告诉你,事儿没完,你不给我说个一二三出来,我让你一路爬着去凤凰给我道歉!”

“陈主任,“刘稍听到他这么说,可是受不了啦。心说我给你这么大面子了,你当着外人指名道姓地说我,做人要懂得收敛啊,“不知道您是凤凰哪个单位的主任?”

“招商办的主任,科委的主任,驻欧办的主任”陈太忠侧头看他一眼,心说你想架这个梁子吗?“我叫陈太忠,我已经用我的真性担保了,立平书记没跟你说吗?”

“陈太忠”这个名字我好像听说过”刘所长点点头,一边说一边摸出了手机,“容我打个电话,成吗?”

“快点吧,我有饭局呢,这都十一点四十五了”陈太忠随手一摆,他想的是,对方了不得是个副处,哥们儿我正处待遇,官比你大自然是这么说话了。

可是他这副表情,好悬没把刘稍的肚气炸了,不过,在给凤凰的同事打了一个电话之后,他的火气登时就不见了去向我靠,是这个。人王跑到我的车管所来了?

凤凰市的警察系统将家人视为瘟神,他是听人嚼谷过两句的,到了这一步。他若是还不知道为什么陈太忠能请出田书记,那这个所长不当也罢。

所以。当他再次返回的时候,脸上居然挂了淡淡的微笑,“呵洱,原来是驻欧办的陈主任,听说您马上要去欧州了,这样吧”小葛先停职,等您从欧洲回来,我给你一个交待,行不行?”

“不用客气”陈太忠摇一摇头,随即又指一下那面无人色的黑矮子,“最后给你一次机会,你为什么针对我朋友?要不然,你这身皮我扒定了!”

他这话不无扣帽子的意思,不过,每次都走到张馨就出故障,他这么怀疑也实在有几分道理,所以自是要死死咬住“针对”两字,以占据道德的制高点。

老葛见刘所长都服软了,再也不见刚才嚣张的样子,说不得打着哆嗦走过来。一拽刘简的胳膊,“刘处,我要向您单独汇报一下。”

刘椅一听他这么说话,登时大怒,这不是摆明了承认你自己有问题吗?他刚要翻脸呵斥,却见对方不停地冲自己使眼色,略略沉吟一下,转头冲陈太忠微微一笑,“陈主任,请等我两分钟好吗?”

这二位走到一边说话了,陈太忠却是竖起耳朵偷听,听得几句之后,才恍然大悟一原来张馨是因为他的缘故,才被人刁难。

刚才三人在阳伞下的行为,真的有点招摇,张馨又是如此地美貌,少不的就有人时不时地瞥两眼过来,于是就有人认出了陈太忠。

认出他的,正是为妾波安装红外桩考系统的智海电脑公司的人,这个系统上了之后,今天是智海的项目经理前来回访,此人认出陈太忠,陈主任却是没认出他来因为这个人从没在他面前出现过。

那智海的人为什么能认出他呢?这也是有说法的,智海的人装完这个系统之后,就说有样板了,可以给别的地方装了,于是跑到凤凰去公。

谈了两次,觉得有点意向了,不成想猛然间车管所的所长张建林反悔了。智海这边就纳闷了,少不得就要了解一下情况。

张建林知道,智海在系统里也有人,所以也不便将对方得罪太狠,当然,张所长肯定不会说是他为了讨好陈太忠,把这个单子交给科委了,只说陈主任想要这个单子,他不便拒绝。

智海这边又努努力,怎奈听说陈太忠想要这个单子,凤凰市警察系统会做出什么反应,那也就不用再说了,于是,智海的人就对陈太忠很有点微词。

刚才路过的那项目经理,正是跑凤凰的,这位也没见过陈太忠真人,但是在电视上见过要不说人怕出名猪怕壮呢?

这位眼见陈太忠跟一个美女一个警察说说笑笑,就猜到估计是这女人考试呢,结果就找到老葛,让他帮着卡一下那女人,也算走出了这口恶气。

这老葛吃过人家的好处,而且,他还跟智海的人学了一招:桩考的时候。点击几下这样那样的按键,电脑就会自动报错其实就是播放一遍录音而已。

有这一招,老葛当然就有卡人的好手段了。人家现在求到自己,他想着这也不是多大点事儿,轮到张馨的时候。当然就要额外地照顾一下了。

陈太忠将这原委听到耳中,真是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张馨这算是躺着中枪了,不过,,啧,人生啊,真的是不可一日无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