鸡飞狗跳1858结果

官仙 1857鸡飞狗跳1858结果

省移动刚刚组建不久,相关规章制度正在完善中,不过,很多东西都是沿袭了以前电信局和信息产业部的习惯,像这准入制度便是其

这准入制度最早起源于程控交换机的引进,经过交换松的大发展之后,全国能生产交换机的厂家到最后都是四位数了。

信息产业技术大发展是好事。可是这么多厂家里良莠不齐,而且售后服务能否保障也是问题,到后来各省电信局就不得不采用准入制度一哪怕是你有大网的入网许可证,我天南不给你发省级的入网证,你也不许卖东西。

这个决定,是可以扯虎皮做大旗的,“规范入网机型,减少备品备件的储备”是的,这固然是增加地方电信局权力的行为,但是也确实减轻了电信人的负担。

不用学习那么多机型维护技术。这就是节省了人力;机型少了备品备件就少了,但是相关机型的备件反倒更全面了,在减少占用资金的同时,应对突发事件的能力反倒是加强了,这个决定能被冠晃堂皇提出来,确实有它的道理。

不过如此一来,发放准入证的过程中,就难免出现这样那样的猫腻,结果电信的其他部门一看??嗯?很不错嘛,这又是个来钱的路

发放准入证,只是证明允许你在电信系统的职能范围内销售了,至于卖得出去卖不出去,对不起。你还得跟相关部门打交道,也就是说,这个准入证仅仅是个资格证书。不能保证销售,是的,资格不是万能的,没有资格却是万万不能的。

张沛林早就琢磨过此事,所以一上任就选中了这个准入制度,如此一来,不但能将权力高度集中,也能推掉那些无休止的关说,新组建的单位,可供钻营的地方实在太多了,有了这个制度,他也不用一一去拒绝得罪人??你们先去把准入证办了再说吧。

不过话又说回来,这个准入证在省移动无敌。放在下面就未必了,在日常用品的采购上,各地市的移动也有自己的一点小权力,其中不乏有可以变通的地方,你省公司权力再大,吃了肉总得给别人留口汤才好,好吧,就算汤都没有??骨头总是要有两根的吧?

然而,这才是最打击智海的的方,从省移动公司拿不上准入证,下面地市未尝不能变通一下,遗憾的是,省移动直接点名智海,那么下面就算想变通,被点名的那厮也不会在考虑范围内

要不那就是直接挑衅省里的权威了。

不过。在智海公司的杨副总的眼里,拿到准入证都只算是第一步,堂堂的智海连个准入都拿不到成什么了?关键是要拿下单子才成。

听到这样的消息,他的愤怒可想而知,于是没命地打听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儿,可是,就算张沛林是搞技术的,这点技巧还是有的,他能了解到的,也就是据说是办公室耿主任发的话,这耿主任官不算太大,可人家是张总从邮电管理局带来的老人。

杨总自问自己没做错过什么。那就要到店面上打问一下了,不成想,一到店面里,却是又发现有人捣乱,心情就越发地糟糕了。

应付这些混混,他还是有点办法的,一开始就是无视了,听赵经理确定最近店里除了这样不三不四的人之外,没得罪过别人,于是转身又走了出去,“你问问这些家伙要干什么,再这么折腾,我可是要请警察来了。”

难道说,这是移动的耿主任想要好处?杨总的心思还在这上面呢,不成想出去不久,就接到了赵经理的电话,听那声音似乎都要哭出来了,“杨总,人家说韩老五看咱这店面不错,想买下来。”

什么?杨总只觉得头皮一阵发麻,在素波有点地位的商人,谁不知道韩老五?他虽然也认识两个官员。却是自问没有跟韩老五打对台的资格。

严格来说,他要豁出去了,又能逮到合适的空子的话,保不准也能把韩天送进号子里去,但是等人家弗天出来,那他可只有亡命天涯的份

了。

都是身娇肉贵的,谁舍得呢?所以他知道自己扛不住了,说不得打个电话给自家老大,“胡总。韩老五盯上咱们的店面了”

胡桓对这个店面的兴趣,真的不大,不过杨总反应的事情,让他微微地愣了一下,心说韩老五怎么有这么大的胆子呢?

胡总做行业做得不好,不过起家早,现在搞保健品也赚了不少,多少认识两个有点能力的领导,他当然听说过韩老五,但他对此人只是忌惮,却也不是特别害怕0

因为胡总知道黑道人物是怎么混的,韩老五那人虽然恶名在外,但是一般很少找普通人的麻烦。不是黑吃黑地火拼;就是有人被他抓住把柄了而敲诈勒索,对一般有点名气的正经商人,了不得就是偶尔化化缘,还不常做。

反正,大不了那个店面给了他嘛,百十来万的事情,胡桓倒是觉得有必要追究一下内幕,“这店面最近得罪什么人了?”

“没得罪谁啊”杨副总也能确定此事,其实他知道赵经理口碑不好,不过,没有小赵做恶人,他怎么能有机会做好人呢?而且有些员工确实资格太老了,不撵走的话。公司也不好管理,将来还会带来负面影响,更有可能给公司带来不必要的负担。

但是小赵这不好那不好,有一点他是可以肯定的,那就是赵经理对客户,一般不会恶语相加,所以他相信店里给的答案。

然而,话才一出嘴,他就想到了一个可能。禁不住浑身打个冷战,“不过,昨天移动那边也有消息。不让咱们智海准入,这两点,”

“你查吧,公司最近到底得罪谁了”胡机打断了他的话,胡总对这个店面真的不是很关心,甚至连工程部那帮做系统集成的一??也就是做行业的,他也不是很在意,不过正是因为如此,他能比较超然地看待

而且,胡桓不但脑瓜机敏。更是由于起家早,见过了太多的潮起潮落??同他一同起家,现在还在翻丁。云覆年为雨的弄潮儿。只只掌就数得讨来。

所以这两件事看起来风马牛不相及,而且仅仅是苗头,但他基本上能确定,公司是得罪什么大家伙了,被人惦记上了,“这两件事情应该不是偶然的,一定要认真对待。”

要认真对待吗?杨总才放下电话品味这话,又接到了赵经理的电话,“杨总坏了

“你才坏了,你全家都坏了”杨副总正郁闷呢,听到这话,心里这个不舒坦那也就不用提了,声音登时就严厉了起来,“我说小赵你会不会说话?”

“是我不对,老板你原谅。”赵经理不敢跟老板计较,“不过真的是坏了,店里来警察了。来了五个,还都是便衣,正好撞见那帮小混混,”

“这不是好事儿吗?”杨总有点不明白,一时就想差了,“这又不是我喊过去的,他们为民除害那也是应该的”你记得声明,跟咱店里无关啊。”

“这两边确实差一点呛起来”赵经理被员工诟病,那也非是无因,他的工作能力和语言表达能力,真的有点差劲,关键时刻净是捡没用的说。

“蛤起来好啊,你再点一把火嘛”杨副总满脑子都是在琢磨自己得罪谁了没有,回答得也不是很上心,“记住,做得隐蔽一点”呃,什么?“差点。呛起来?”

“是啊,他们现在已经同流合污赵经理的声音,不但尖厉而且颤抖,显然是受了刺激,“警察也是来找咱们麻烦的!”

“嗯?警察找咱们麻烦?”想到刚才胡永的话,杨总的注意力登时被吸引了过来,“他们”也找咱们的麻烦?”

“是啊”赵经理的声音,越发地凄厉了,“杨总您不是认识督察吗?让他们来查一下吧,这帮警察真的无法无天啊”

“你给我闭半!”杨总好悬没被他气破肚皮,说不得厉声呵斥,“现在我要知道的是,警察为什么要找咱们麻烦?”

“是”好像是因为车管所的红外桩考系统”赵经理终于结结巴巴地说出了真相,“那个桩考的人,带着人找碴来了”

敢情,来的这帮人不是刘两授意的,而是桩考的老葛被停职反省了,一时气不过,心说智海的这帮人实在太混蛋了,麻痹的你要阴人,也得告诉我阴的是谁啊,我惹不起陈太忠,还不能给智海找一点麻烦吗?

所以,今天他就找了两个相厚的朋友,请大家喝顿酒,就来智海糟害了

姓罗的那个混蛋在哪儿呢?

其实,他搞这么大,无非也是给刘椅看的,刘处您看好了,我来智海讨公道来了,为难陈太忠真的不是我的本意,是智海的人坑了我啦。

璇章结果

老葛本来是电话上找罗经理的麻烦的,怎奈罗经理上午明访完之后,下午就出差去张州了。路上手机信号不好,当天就没联系上。

等第二天联系上,小罗很无奈地表示一下道歉,还说自己在张州回不去??事实上,他只是想出口邪气,事情发展到这一步,他也不知道该如何收手了。

你不回来不行啊,老葛话说得很难听,这大抵还是红外桩考系统的余款没付清的缘故,否则的话他手里的权力说大就大,说不大还真的就那么一点。

结果他左等小罗不回来,右等小罗不回来,一气之下,招呼了几个协警,一同来到智海的本部,要讨个说法,结果好死不死地碰上了前来捣乱的小混混。

“罗金龙招惹了凤忍科委的陈太忠”杨总听得沉吟了起来,很久之后才嘀咕一句,“你等一下,我打个电话问一问。”

张沛林的消息没错,他的四叔就是在省电业局当副局长,省局这帮领导,没有不知道凤凰科委出了一个利儿头的事情一那边不但架起了水电网,连局长老赵都被调回来了。

所以,杨总也觉得自己隐约听说过此人,打个电话落实之后,长叹一声,小罗这个混蛋”你有点职业道德行不行?”

对罗金龙在凤凰车管所失利的事情,他也是一清二楚的??毕竟是两百多万的单子,但是凤凰那边就认自己地方上出的东西了,他是再想办法都没用了。

挂了给他四叔的电话。他又打个电话给凤凰的一个朋友,盛世年华的屠总,细细打问一下陈太忠到底是怎么回事,那屠总的盛世年华装修时,去科委办过手续,知道陈太忠是连常务副市长郭宇都不放在眼里的主儿。

再加上最近凤凰狠抓了一批入室盗窃的家伙,窃贼的胳膊都被人打断了,所以五毒书记这个名头这两天也很响亮,屠总将自己知道的一股脑告诉杨总,最后不无善意的提示,“这家伙你可是惹不得,敬而远之最好。”

放下电话,杨总终于知道店里的混混是怎么回事了,凤凰的黑道老大。跟韩老五有点交情再正常不过了,又想一想自己连警察都得罪了,心里是越发地恨上罗金龙了。

不过,现在再找小罗发火,那是于事无补的,杨总琢磨一下,想起自己的姐夫在省科委还认识一个处长,说不得要他姐夫帮忙问一问,看能不能帮着跟陈太忠关说一下。

他姐夫打听来的消息,让他越发地郁闷了,“省科委最近出了一批不诚信经营的公司名单,是他们内都用的”上面有你们智海电脑。”

这话有若晴天中“喀啦啦”一个霹雳,直震得杨副总眼前金光一片,原来,原来移动公司那边,也走出于陈太忠的授意啊!

当然,这只是他的一个猜测。没有任何证据,但是事情都发展到这一步了,要证据有用吗?正经是赶紧熄了陈太忠的火才是真的。

可是,陈太忠的火气,又岂是那么好消除的?杨总呆呆地愣在那里,琢磨半天之后,才叹一口气,抬手拨个电话,小赵,你让车管所的老葛接一下电话。”

老葛如此这般地折腾。就是想折腾出杨总来,至于说折腾出胡总,他也没那个奢望,胡桓见了刘瑞都可以很平等地交谈,而且要

。刘所长跟杨总更近点。

?“老葛,别的话你也别说了”听老葛接了电话之后,杨总淡淡地发话,“我就问你一句,你知道陈太忠是个什么样的人吗?”

“我不知道,但是我现在知道了!”老葛的话回得邦邦硬,“都是拜你们智海所赐啊,我本来是想帮你们出口气的,你这麻子不叫麻子,叫坑人!”

“那是罗金龙干的,跟我有一毛钱的关系吗?”杨总听得极为不满,听到对方又要开口,他哼一声。“现在不是咱俩扯皮的时候,你被停职了,我们智海还被省科委和省移动封杀了呢,见到店面里的混混了吧?那是弗老五派来给陈太忠出气的。”

“你们智海怎么样,也跟我没一毛钱的关系”老葛听得也是大

“好了,我让你接电话,是耍跟你说事儿呢”杨总又哼一声,“桩考到底怎么回事,你好好跟我说一说,难看这件事怎么补救。”

“能怎么回事?”老葛说不的将那天的事情学一遍,说到最后,兀自愤愤不平,“姓罗的这混蛋,我一片诚意对他,他就是这么阴我的,”

“等,等,等,等二”杨总又打断他的话,现在说这些有意思吗?“陈太忠的那个。朋友是女人,漂亮吗?”

“那当然漂亮啦,陈太忠的马子可能难看了吗?”老葛没好气地答他,心说你们整天惦记的都是什么玩意儿?

“解铃还须系铃人”杨总应付这种事情,还是有一套的,他整天琢磨的,就是怎么维系客户关系,既然能确定这女人是陈太忠的马子,那事情就好办了,“老葛,查出这个女人是谁在哪儿住,咱俩登门道歉,杀人不过头点地嘛,你说怎么样?”

“这个”老葛沉吟一下。这个法子他不是没想过,但是他端公家饭碗太久了,吃拿卡要倒是没问题,对领导低声下气也没问题,可对上普通人,他真放不下这个架子来。

不过,既然杨总挑头了,他跟风一下总是没问题的,而且”女人嘛,只要能哄得其开心,倒也不难摆平,“那好,我去查一查她的资

要查张馨的资料,实在是太简单了,驾校或者车管所随便一翻就有了,甚至,张馨的那个教练还有她的手机号

男人们总爱留点?美女的电话,当然,见到了陈太忠的派头之后,张教练不可能再去打她的主意。

所以,临到下班的时候,张馨就接到了张教练的电话,说是智海公司和车管所的人想当面向她道歉,还请她给他一个面子,“我也是吃这碗饭的,人家找到我了,小张你看,”

张馨基本上算温室里长大的那种,处理这种事情还真的没经验,她想一下,还走向自家老大汇报了一下,张沛林略略沉吟一下就做出了决定,“你找上二七路那个所长一起去吧,别答应他们什么,有什么事儿,你让小赵做主。”

此事太张总出手**份。不过这个指点倒是很明智,赵所长擅长跟五花八门的人打交道,而对陈太忠又相当服气,当他接到张馨的电话之后,二话不说就应承了下来。“成,不过我手上正有个案子,晚点跟他们见面吧,,也晾一晾他们,去金荷花就行。”

当张教练接到张馨的电话之后。这面子就算有了,不过他猛地生出点不情之请来,小张,你能不能把陈主任也叫上呢?”

“别介”他旁边的老葛一把就捂住了他的嘴巴,凑到他耳边嘀咕一句,“不叫陈太忠还好办。叫上那家伙可是真的难说话了。

“陈主任已经去北京了”张馨的脾气挺好,说话也是柔柔的,可是想到自己差一点就要补考,禁不住就有点生气,“你们要找他的话,那我就不去了。”

“呵呵,我就是随便问一问”张教练翻一翻眼皮,心说我就没想到,这么个柔弱女人的背后还有这么强的人物,幸亏教她学车的时候没为难她。

七点半,赵明博和张幕相伴看来到了金荷花,老葛见到此人,登时又是一愣,旋即微微一笑,“这位兄弟,好像也是警察吧?”

“我是二七路的赵明博”赵所长翻一翻眼皮,满不在乎地回答,“张馨算是我妹子,你们找她,有什么事儿?”

“赵所长你好,我是智海的总经理杨林”杨总适时地走上前,笑着伸出手来,心说亏的我没找警察去为难那些混混,要不然不但惹了韩老五?能否达到效果也不好说。

人家不但能指挥得动田立平。连小秘身边都有派出所所长做跟班一??他已经将那天发生的事情打听得明明白白了。

“手就不用握了”赵明博一点都不给他面子,反到是上下打量他两眼?“就是你们搞的那个能做手脚的系统?还有意害我妹子?”

你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副所长,也不知道倡狂什么,杨林心里这个。苦,也就别说了,不过显然,现在不是他耍态度的时候,说不得微微一笑,“都是点误会。”

“陈主任不认识立平书记的话。怕就不是误会了”赵明博扯着张馨,走到沙发边上径自坐下,“饭不着急吃,你们说吧??今天找她什么事儿?”

欺负过人了,然后一顿饭就想打发?没这么便宜的,赵所长的理念也是如此!

“那天让小张受委屈了,我代表智海公司,向你道歉了”杨总的风度极佳,脸上也是笑眯眯的。小张你要是有什么要求,也可以跟我提出来。”

张馨看一眼赵明博,赵所长哼一声又发话了,“你这么说就没意思了,是你们应该主动表示诚意吧?当初为难小张的时候,也是小张自己要你们为难她的?”

这就是张沛林打发张馨找他的正确性了,赵明博官位不大,但应付这种事情还是轻车熟路,他牢牢地占住道理,就是不吐口一想和解也不是不行,拿出诚意来。

“赵所,我跟你们汪所打过几次交道”老葛终于发话了,脸上勉强做出个笑容来,“大家都不是外人。”

“那你听叫讨来吧”赵明博不屑地笑笑。吕说要是别的事巩长汪峰可能冒头,涉及了陈太忠的事情,他能冒头才怪,“就说你欺负了陈主任的朋友,你要是能把他叫过来,我替小张做主了,这事儿就算抹平了。怎么样?”

老葛被这话顶愕哑口无言。心里却越发地恨起那个罗金龙了,麻痹的你小子等着,居然让我阴这种人王,老子跟你没完。

一番唇枪舌剑?之后,双方就找出一个共同点来,罗金龙此人是不能用了,智海公司必须将其开除,而且要在业界宣布此人的恶行一那就是说在电脑行业赶绝罗经理。

赶绝这个词,其实挺恶劣的。不过别说陈太忠是睚眦必报之辈,赵明博本人也是个以牙还牙的主儿一从他要法国烂人写检讨,就可以知道。

杨总还有别的诉求,那就是请陈太忠向省科委和省移动打个招呼,别对智海公司搞歧视性政策。但是这个要求被赵明博毫不犹豫地拒绝了,“开什么玩笑,我不知道省科委和省移动是怎么回事。不过,陈主任要帮你打个招呼的话,以后买卖可全是你的了”这事没得商

杨林愿意为此向张馨支付一些精神损失费,三万五万的都无所谓,张馨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心说跟着太忠,我也能收别人的好处了?

还是赵所长出头了,他笑一声漫不经心地回答,“陈主任不差这点钱,我妹子也不差这点钱,而且收你的钱,这算怎么回事啊?”

杨林登时哑口无言,要不说老葛卡人的事情恶心就恶心在这儿了,他要办成了,后果非常严重。可是没办成的话,又不好处理。没有类似的例子可以援引,赔钱是没道理,光赔礼又交待不过去”这…。都是什么事儿嘛。

他不回答,赵明博却是还有话说,他瞥一眼老葛,嘴角泛起一丝笑容,“当初我和陈主任抓住杨明非法持枪的时候,杨局长出二十万我们都没答应”哦,对了,杨明是天涯省地级币的警察局长,副厅,老葛你跟汪所很熟的话,打听一下就知道了。”

这可就难办了啊,楼林和老葛交换个,眼神,彼此都看得到对方眼中的震撼,最后还是杨总发话了,“那赵所,总得把我店里韩老五的人请走吧?这么搞下去,对陈主任的名声有损啊。”

“你这是威胁吗?”赵明博冷哼一声,似笑非笑地看着他,“我也不知道陈主任认识不认识你说的韩老五、赵老六的。”

“我真的没有威胁的意思。”杨林苦笑着举起了双手,心说这帮人怎么都这么难说话呢?“中山街挺热闹的,时间久了,,难免有小人说怪话不是?”

“这个,我可以帮你问问陈主任”。张馨缓缓开口,她终于做一次主。没办法,涉及到陈太忠的名声了,她知道自己的情人不是很在乎名声,但是既然进了官场,该注意的东西,还是要注意一下,“不过结果不敢保证。”

“那我可是太谢谢你了”杨总站起身,走到她面前抓着她的手摇一摇,不管怎么说,店里能安生下来,就算解决了他一大块心病,至于在移动和科委被封杀一??好吧。大不了不做这两个行业就走了,唉,

老葛见状,猛然醒悟了过来。我跟赵所长斗什么的嘴皮子呢?正经能做主的,是这软绵绵的大美女们。说不得走上前,苦笑着一鞠躬,小张,对不住,这次真的是我不好”我这也是想帮朋友来着。你就跟陈主任说一声,放过我吧。”

原本他还想着自己只是暂时停职,陈太忠未必能扒了他的警服一能进车管所还能主持一片工作。他也是有人支持的,可是随着他对陈家人了解的深入,他越来越肯定。自己若不肯摆正态度真心服软,前途就真的堪忧了。

“你做的事情,太缺德了”张馨最恨的,其实就是他,在桩考时候做手脚不说,撵她下车还是那么野蛮,柔弱的女人,未必就不会记仇。

“我改,我真的改”老葛一边说,一边看一眼一旁的赵明博,“赵所,说句掏心窝子的话??,对朋友仗义,您觉得我错得很厉害

这家伙也有两下啊,居然知道我认什么话,赵明博心里暗叹,警察里明眼人真的很多,他确实是吃软不吃硬的主儿,听到人家这么问,说不得冷哼一声,“帮朋友没错。但是惹到你惹不起的人,就是天大的错。”

“所以我知道我错了,我改嘛”。老葛可怜兮兮地看着张馨,“只要我能留在车管所,将来你朋友考本、审车、选号,我都包了,你也不用找陈主任,你肯原谅我就行了。”

“啧”张馨犹豫半天,发现赵所长不接话,终于微微点点头,“算了,你记住你说的话。”

“没问题”老葛也伸出手,同她乱握一气,又向赵明博伸出手,“赵所,谢谢您了。”

“谢我做什么?”赵明博白他一眼,漫不经心地伸出一只手跟他握一握,“你跟我妹子说的话,我也记住了啊。”

“没问题”老葛脸上堆起了发自内心的微笑,他非常清楚,自己刚才的话算是打动赵所长了,所以人家才没再接口,大家终究都是警察系的,也正是因为如此,!卜张得不到赵所长的暗示,终于心一软放过自己了。

至于说智海今天没太大的收获。他就不管了??麻痹的你们都害我害成这样了,回头让刘处放过我还不知道要做多少工作呢,我管你们去死?

这顿饭,终于是没有吃成。赵明博和张馨不肯吃,两人出去又找个。不大的饭店坐一坐,等上菜的时候。张馨给陈太忠拨个电话,想说一下今天的事情,不成想那边直接就拒绝了。

陈太忠正郁闷着呢,他目瞪口呆地看着黄汉祥,“黄二伯,您真的,去不了巴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