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611862 纷纭而至上下

1861、1862纷纭而至(上、下)

都夜里十二点了,陈太忠和袁瑟还在讨论工作,邵国立和韦明河一行人从红磨坊回来之后,已经有了七八分醉意,再加上时差没有完全倒过来,栽到**就睡着了。

驻欧办上下各六间房,上面六间是客房,下面的六间里,两间房间是主任和副主任办公室,又有两间办公室,一间档案和财务室,最后一间则是……集体宿舍。

“经参处的人,这次做得有点过分了”两人现在就是在陈太忠的主任办公室说话,袁主任对今天李秘书的话,相当地不满意,“早就知道罗纳普朗克要跟赫斯特公司合并,偏偏不提醒咱们。”

“人家没有提醒咱们的义务。”陈太忠无所谓地笑一笑,不过他心里是否也是这样想的,那就不得而知了,“而且,他们也不可能事事都清先”

“可是,他们肯定清楚这件事”袁瑟头上顶的是才子光环,不是弱智光环,这点小因果哪里难得到他?“经参处对咱们驻欧办,不是一般地关注,前前后后来了几趟不说,您今天前脚来,他们后脚就跟过来了,一般地方怎么可能得到这种待遇?”

“我都不想琢磨这事儿了,你偏偏要说”陈太忠听得苦笑一声,心说这点小事是个人就算得出来,“你别恶心我了,成不成?”

“他们是在给您下马威”袁孙自是知道陈主任这话该如何听,不但继续说了,还加上了一声冷哼。“嗤,还好咱们不归他直管,这种合作伙伴,要不要都无所谓。”

“咱们怎么能跟人家合作?咱们的级别不够,寻求帮助的时候,咱去找他就走了”陈太忠笑着答他,然而下一刻,他的眉头就微微地皱了起来,“不过说句实话,在信息采集上,咱们还是不如人家。”

“这个可以慢慢来,法国报纸和杂志的财经新闻也不少,积淀,总是需要个过程的”袁主任很坚定地回答,事实上,他也不是真有那么大的胆子,敢执意跟大使馆叫板,实在是他仔细琢磨过自家领导的做事风格,知道太忠主任是那种越挫越强的性子。

恰恰的,袁瑟也是那种骨子里非常自傲的主儿,最不喜欢被别人要挟和算计,眼下自然是要撺掇自家主任扛住的,“就算不是合作关系,也是兄弟单位吧?他们这么搞真的没意思。”

“好了,不说这个了”陈太忠指一指面前的一摞表格,“这里面你随便挑三个人,一个文员两个保洁”,对了,最多给一个人提供宿舍啊。

“这十几个人,咱俩一起看看吧”袁主任这话有点冒失,但是算相当不见外,“我选他们有我选的道理,但是太忠主任你得帮着把关,毕竟你是老大。”

“唉,你就不能让我省心一点”陈太忠叹口气,心里却是有些微微的欢喜,自己这个副手,选得还真是不错,不但对脾性,认知也基本相似,“好了,明天通知他们来面试吧。”

第二天上午,就是面试了,不过等到下午,随着一班航班的降落,驻欧办里又来了不少人,马小雅、于总、南宫毛毛、苏总和她的摄制组都来了,阴京华没有来,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受黄汉祥牵连也被禁足了。

不过,阴总的礼物是带到了,一副可以折叠的红松木屏风,上面画着的是岁寒三友,市价约莫在一万块钱左右,以阴总的身份,这礼物用于私人馈赠有点掉价,但是开业挂牌之类的场合,就算相当拿得出手了。

其他各人也有各自的礼物,这是不用提的,妙的是那摄制组的人都带了一份礼品来,是一个帆船模型,取的是“一帆风顺”之意,虽然看起来很大路的货色,但也是人家的一番心意不是?

现在是法国的八月四号,他们来得不算晚,当天晚上,驻欧办里举办舞会招待各路朋友,邵国立和韦明河虽然觉得这帮人有点配不上自己的身份,不过既然是玩,那倒也无所谓了。

贝拉和葛瑞丝带来的模特们。起到了很大的润滑作用,这次来的模特有十几个”是挣工资的那种,一场舞会每人两百欧元,算不得寒酸了,当然,更重要的是,若是有相互对眼的主儿,那么,就可以发展一些别的业务出来,都是成年人了,谁还不懂得这一点?

事实上,贝拉和葛瑞丝的中国情人,在模特的

里也算不上秘密,那是一个富有而高大的男人,甚至那男人还有一些朋友,也走出手阔绰,有若阿拉伯王子一般一必须承认,这个传闻的产生,来自于韦明河的大手大脚。

今天的晚会,伊莎贝拉也来了,韦明河也还记得这个**的女人,不过很遗憾,跟他欢好过的女人来了有四个,而他最在意的那位,却是被一个美国富豪包走了,所以他的兴致并不是很大。

他不热情,别人自然也懒得来贴他的冷脸巴黎的模特,察言观色的能力也不比国内的小姐差多少,所以,当他发现邵国立对一个女模特很感兴趣,连续搂着她跳了三支舞之后,说不得笑着跟陈太忠嘀咕一句,“老邵这次,,看来要喝我的洗脚水,哈哈。”

“科齐萨还喝你的洗脚水呢”陈太忠不动声色地冲一个方向扬一扬下“那个女孩儿,你坏有印柬没有了” “科齐萨?”韦明河听得微微一怔,他这才来法国,对那些差不多重要的人物,也都有一点了解,顺着对方的眼光看去,登时轻笑一声,“原来是伊莎贝拉,这女人水挺多,不过下面比较宽松”

话是这么说的,他却转身就向对方走去,陈太忠见状,忙不迭一伸手拽住了他,“我说老韦,人家名花有主了,你折腾个什么劲儿?”

“扯呢,她来参加这种舞会,是要图个什么?”韦明河不屑地哼一声,“科齐萨又不是没老婆,不过是大家随便玩一玩,,我说,太忠你别拽着我,我还没跟副部长做过连襟呢。”

可是比较宽松的,不好玩啊,陈太忠想规劝他一句,却发现这话怎么也说不出口,倒是手上不知不觉地放松了力道,看着韦处挣脱了自己向伊莎贝拉走去,禁不住悻悻地嘀咕一句,“跟部长做连襟就很荣幸吗?再说了,,又不是中国的部长。”

“要是中国的部长,他也没这个胆子”不知道什么时候,马小雅站到了他的身边,居然还偷听到了两人的对话,不过,这大抵也是韦明河知道他俩的关系,说话不怎么藏着掖着的缘故,她颇有感触地叹口气摇摇头,“这年头,从来都是老婆是别人的好啊。”

你是别人的老婆,所以我觉得你好!陈太忠才待这每调笑一句,猛地反应过来,这话有在小雅的伤口上撒盐的嫌疑,说不得讪讪一笑,“希望他能给我这做主人的一点面子,不要在这里胡来,毕竟这是政府派出机构

不过,他这想法,显然是多虑了,邵国立和韦明河很控制得住自己一这个控制,说的并不是他们没有胡来,而是说他们没有选择驻欧办这个地方胡来。

舞会结束就是十一点多了,这二位也选好了意中人,在小贝拉的积极协调下,估计连价码都谈好了,邵总选了俩,其中一个是韦明河的洗脚水,韦处选了俩,到也都是旧识,不过其中有伊莎贝拉,那也是可以肯定的了。

他俩选好人之后,就带着人号称“宵夜”去了,也不再回来了一

事实上,陈太忠来了巴黎也不止一两趟了,都不知道这儿有没有“宵夜”这个玩意儿。

南宫毛毛这帮人,也不会住在驻欧办的,这里是政府机构,而他们是商人,这一集,大家都很清楚,陈太忠已经为他们订好了宾馆的房间。

朋友来捧场,他当然要为此支付招待费用,不过这个招待费用有点高一高到袁办都有点呲牙咧嘴,“陈主任,再不省着点花,这个月发完工资咱们就要破产了。”

所以,到得最后曲终人散之际,偌大的驻欧办只剩下了五个人,陈太忠、袁瑟、马小雅、贝拉和葛瑞丝,陈主任犹豫一下,看一看自己的副手,“老袁,我送马总去宾馆,那个,可能晚上不回来了,你看好家,明天市里领导就要迂来了。”

“明天我就能把那几个留学生喊过来了,保洁的事情您放心好了”袁主任笑眯眯地点点头,见他们四个离开之后,才撇一撇嘴,走到一边拿起电话,“嗨,碧姬,今天你为什么不跟着贝拉过来?我希望你马上出现在我面前,,有夜场?好吧,我去接你

所谓上行下效,就是这样了。尤其是小贝拉别看年纪不大,却是早早地用女色去打通了袁主任的环节,当然,她的目的不是很复杂,无非是想跟自己的太忠比较亲热的时候,驻欧办副主任能够不要在跟前碍眼。

璇章纷纭而至(下)

等到八月五号,就越发地热闹了起来,段卫华、吴言和省外办的裘主任在中午时分,乘坐同一班航班赶到了,随行人员还有十三个,算是一支不小的团队了。

陈太忠租了辆车在机场借机,摄制组的人也在机场外架设起了摄像机,不过,看到浩浩荡荡的人流,陈家人细细地数一数,十六个,呃,驻欧办的客房,似乎少了一点点。

那就只能把段市长、吴市长和裘主任安排到别的宾馆了,既然驻欧办放不下,相关领导就要得到更好的招待才对,他是这么决定的。

不过还好,下一刻他就得到了一个消息,裘主任的秘书悄悄地过来打个招呼,那啥,这些人里,有四、五个人是相关人员的家属,他们的住宿不需要安排,陈主任你懂的,”

啧,这可就真能调配开了,陈太忠立马就明白了,六间客房两个。是单人间两个是标间,还有两个三人间,刚才好够住!

不过,单人间只有两个,来的厅级干部却是三个,这又让陈太忠有点为难,这可是有点那啥哈,

段卫华是凤凰的大市长,一个单人间,那是没问题的,剩下的吴市长和裘主任,那可就让人挠头了,省外事办算是副厅级别,裘主任享受的是正厅待遇,又是省领导,按说该住个单间。

可是,吴言是分管市长不是?虽然不分管驻欧办,却是分管招商办的,陈太忠心里自然是倾向手白市长住个单间单人间是大床来的。

倒是袁孙机灵,悄悄地跟他提个建议,“裘主任是省领导,咱再怎么尊重也不为过,要不,,请他出去住

是啊,这是凤凰驻欧办,不是天南驻欧办嘛,陈太忠反应过来了,正好他订了不少的客房,说不得就跟裘主任请示一下,不成想人家直接就拒绝了。

“我在大使馆有个熟人,在旁边宾馆已经帮我定下房间了”。裘主任笑眯眯地回答,“反正明天九点挂牌儿,是吧?我到时候一准到。

敢情,人家省外办也有自己的骄傲,心说我来参加你这个驻欧办的挂牌,也算给你们面子了,住都住到你这儿,成什么体统?我们可是省直机关哎,,

甚至,连当天晚上准备的欢迎宴会,裘主任也没打算参加,他还想着跟大使馆的熟人好好坐一坐呢。反正跟凤凰人的交道,明天开始打也不晚一站在不同的位置,大家所追求的也不相同。

然而对凤凰人来说,谁又会在乎他的选择呢?大家是为自己的派出机构挂牌捧场来的,而不是为了看省直机关领导脸色来的,更何况还有段大老板在场?

他们坐的航班是一大早的,折腾了十来个小时,来了法国又赶上中午,所以大家来到驻欧办之后,随便吃了点东西,就纷纷上床倒时差去了。

偌大的大厅里,又恢复了平静,驻欧办正副主任看着在大厅里忙碌的一男两女留学生临时工,低声商量着晚上的事情。

“晚上再举办一个,晚会吧”。袁瑟对这一套不是很熟,但是还是愿意积极提出意见,“也可以考虑请一些法国客人过来。”

事实上,他今天有点太兴奋了,因为他很难得地回答了段市长两个,问题一在教委老干部科任副科长时,他做梦也想不到今生还有这么一天,能直接跟大市长面对面。

“让段老板决定好了”陈太忠笑着答他,“老板来了,咱们做好服务就成了,嗯,要有服务意识啊,也不知道下午还会有什么人来

下午还真有人来,科技部的副部长安国超也来了,按说他出动的话,就该是大使馆那边张罗了,不过有意思的是,安部长这次是以个人名义来的,也就是说他来此是因为跟陈太忠的私交。

当然,就算是个人名义,段市长和吴市长也要跟着陈太忠去机场接机,且不说等级差距在那儿摆着,人家好歹也是给凤凰市面子来了一当然,一路全程摄像那也是少不了的。

安部长一行人直接住进了陈太忠为他们订好的宾馆,并且向段市长和吴市长表示,晚上会来驻欧办看一看,认一认门也是私人性质的。

小陈能请到安部长,段卫华这面子就越发地足了,回到驻欧办之后,他居然有心思盘算起明天的挂牌的细节来了,“小陈,把你明天的安排好好地说一说”

陈太忠说了没两句,又有客人上门,却是前天来的李秘书和郭记者,他们此来,是为了通知凤凰市驻欧办,明天的挂牌,经参处的二秘梁天希会到场。

李秘书通知了一声就走了,郭记者却是留了下来,扯着段卫华问起了驻欧办这个机构的成立过程,当然,段市长别的或者未必有多老到,但是应付记者还是没有问题的,说不得云山雾罩地聊了半天,到得后来,还是有别的访客,才结束了这次采访。

郭记者回去一整理谈话录音,禁不住悻悻地骂一句“老狐狸。”敢情除了凤凰市高度注重对外交流,抓住一切机会“引进来走出去”之外,什么都没说,甚至连对驻欧办的前景和期望也是套话连篇,根本一点实质性的东西都没有。

这倒不是段卫华没话说,事实上他也有点生气,心说你们知道罗纳普朗克要跟赫斯特合并就知道好了,不告诉我们告诉我们也都无所谓,可是你不该在这个时候说不是?

告诉是人情,不告诉是本分。经参处想借此消息,强卑地跟驻欧办达成某种默契,这都能理解,但是你偏偏捡这个时候来说,岂不是打我段家人的脸?

早说几天是好事,晚说几天我们也不会太后悔协议都签了,这个节骨眼上说,那对我真的太不尊重了,合着我就是一个不明真相、被人看笑话的土棍市长?

当然,段卫华也知道,这其实怪不得经参处,但是他心里总是不痛快不是?总算是他知道这新华社记者站的主儿最好也不要得罪,才按着性子,忽悠了对方一阵。

接下来就是华人、华桥的一些代表纷纷登门,这就看出袁瑟在法国做的工作了,他抓住一切机会宣传驻欧办的存在,甚至不惜跑到十三区十九区那些华人比较聚集的地方去宣传。

眼见驻欧办挂牌在即,总有那些有心人来送上点什么小礼物、花篮之类的,闹哄哄的,陈太忠和袁办以及三个临时工加在一起都忙得要命一只要上门的就都是客,这会儿可不能计较身份不身份的。

段市长也没闲着,够点身份的主儿,就被引见到他这儿来了,还有个把老家是凤凰或者天南的主儿,也被引了过来,连吴市长都开始接待这些人。

逐渐地,吴市长身边围着的人居然多了起来,看来这爱美之心人皆有之,连钟韵秋身边也围了两个白安老人一他们是四十年前从素波来法国的。

正闹腾呢,门口又一进来就嚷嚷,“嗨,陈,我看你来了!”

这一嗓子声音不算太陈太忠闻言,抬头一看,得,认识,正是那个曾经试图骚扰葛瑞丝的安东尼,据说有意大利血统的黑手党。

我晕,这是谁告诉他我在这儿了?陈主任一时间还真的头大了,心说这家伙一看长相就不是善碴,身边跟着的四个人,看气质就是坏蛋一拜托了老大,我这儿一帮领导在呢。

啊哈,安东尼”想是那么想的,陈家人的反应可是不慢,忙不迭走上去跟对方热情地拥抱一下,“你能来看我,我实在太高兴了。”

段卫华见状,不动声色地看一眼自己的秘书,秘书倒是机灵,拽住身边的翻泽就问,“他们在说什么,麻烦你给翻泽一下?”

“不止来看你,我还为你带来了礼物”安东尼手一挥,身后的两今年轻人捧上了一个盒子,水晶盒内是一个木雕的骑士,骑着高头大马,手持挂旗子的长矛,“听说这样的东西,是符合你们的礼仪 是这样吧?”

“哦,非常精美的艺术品,我喜欢”陈太忠笑眯眯地搂着他,就想把他引到一边去,不成想尊敬的唐安东尼先生居然画蛇添足地来一句,“这是产自巴勒莫的礼物,我喜欢那儿的木偶剧。”

天啦,你少说两句行不行?陈太忠回头看一眼,发现段市长和吴市长都停止了跟别人的谈话,而是目瞪口呆地看着自己和安东尼,一边有卑劣小人在低声地说自己的小话”严格地说,是翻译在履行他们的职责。

见他回头,段卫华微微一笑,那笑容基本上还算自然,陈太忠赶紧扭转头过来,咳嗽一声,“哈,我想,你一定还没有参观过我的办公室,对吧?”

连推带搡地,他把安东尼请进了自己的办公室,让人将那个小木雕摆在一边之后,他才好奇地发问了,“安东尼,是埃布尔告诉你的”我在这里吗?”

“哦,不是这样的”安东尼笑着摇摇头,“你知道,我手上也是有一些模特的

自打他骚扰葛瑞丝未果之后,葛瑞丝和贝拉的同室姐妹就知道了,然后这个名声在小范围内就并始传播,有那受安东尼盘录太狠的主儿,就想让两个美女帮着给说说情。

可是还是那句话,巴黎的水太深了,葛瑞丝和贝拉虽然年轻,却也知道有些人是她们招惹不起的一这样的例子在模特界简直比比皆是,所以她们很自然地拒绝了。

因为她们非常清楚,自己二人能够免于被骚扰,已经是非常万幸的事情了,而陈太忠又在遥远的中国,万一出点什么事,那除了后悔就是后悔了。

不过饶是如此,安东尼旗下的模特,也有两个跟她俩处得不错的

在这个比较容易生事的行业里,多个把强有力的朋友总是不错的。

偏偏地,其中有一个”昨天就来参加舞会了,由于回去得较晚,那就得交待去了什么地方赚了什么钱,结果这位一说,安东尼就知道,敢情那个中国陈要常驻巴黎了。

自打安东尼参加了埃布尔家的沙龙,就陈太忠平日里接触的都是什么人了,大家都知道,他虽然自称唐,但其实那是自封的,说穿了也就是一个混混头,巴黎比他混得好的也不止一两个。

黑手党的荣誉感,让他对洗白之类的话题不怎么感兴趣,但是对上流

的向往,那是每个人都有的,而陈接触的就是那个

是的,安东尼也愿意跟陈太忠保持善意的接触,听到这消息,他少不得打问一下,想参加这个仪式的话,需要注意一些什么东西。

上帝作证,他原本是想带一瓶酒过来 就像陈上次在埃布尔家那样,所幸的是,巴黎的华人并不少,于是他弄懂了相关礼节。

“提前送来贺礼,是很要好的朋友才有的礼节,非常感谢你,尊敬的唐安东尼”陈太忠对他的解释非常满意,不过,他必须指出一些什么。

“欢迎你明天来参加我的开张典礼,但走到时候,有法国的副部长,也有中国的副部长,有我们的市长,还有罗纳普朗克的执行副总裁,我想”您一个人过来就可以了,您也看到了,我住的这套房子,并不是很大。”

“嗯,这个我明白”安东尼笑着点点头,他也知道,陈是在婉转地表示,到时候,那将是一个比较郑重的场合,自己当然不合适带上一票小弟过来,“听说韦也来了?我很想念他”对了,我对你们的仪式还是不太清楚,明天我需要准备晚礼服吗?”

你穿晚礼服?陈太忠看着他矮胖的身材,实在想像不出来他能将晚礼服穿出什么味道,说不得笑着耸一耸肩膀,“呵呵,倒不需要那么正式”如果你愿意的话,那随便吧。”

他俩在里面聊天,外面就有人轻声嘀咕,巴黎的华人华侨混迹社会底层的也不算少,有人认集了安东尼,“那不是意大利黑手党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