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65 周秘书1866揭牌

1865周秘书1866揭牌

黄和祥登门庆驻欧办挂牌,这是完全说得通的,黄家是不插手天南的事情了,但是世事无绝对,老家人民都冲出国去欧洲设办事处了,恭贺一下总是人之常情吧?

黄书记跟着那个陈太忠似曾相识的中年人走了进去,陈太忠跟在后面却是眉头紧皱,满头的雾水,今天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他的疑问不止一个”不过这种热闹的场合,他实在是没有时间细细琢磨,更没有机会上前去探听。

黄和祥既然来了,那么中方最耀眼的人物就数他了,大使馆经参处的二秘梁天希,都毕恭毕敬地跟在一边,一句话不敢说。

科齐萨一听来的是个省委书记,也坐不住了,他现在对中国的体制了解得差不多了,最起码他知道,在中国,省长、省委书记和部长是一个级别的,而中国的某些省份,比整个法国还要大得多。

不过,老科同学也没太过激动,这主要出自于两点,首先,他现在已经以“中国人民的老朋友”自居了,既然对上普通华人他能做到以礼相待,那么对上高级官员他也不会受宠若 话说他连中国的一号人物都见过了,中国官场的普通干部是吓不住他了。

还有一点也很重要,那就是科齐萨在法国也算个头面人物,人脉和势力极广,只不过在政治斗争中失利了,但是他在法国政坛的底猛,远超过普通副部长,甚至有些部长什么的,也比他不上,有这样的底气,他当然有骄傲的资本。

所以,当他跟黄和祥握手拥抱的时候,也是不柬不亢的,不过,这一份矜持,随着黄和祥身份的揭晓,登时烟消云散了。

“黄在中国,是个大姓吧?”原本,他是有点奇怪,怎么这位也姓黄。听到陈太忠用法语做出的回答之后,登时热情到不能再热情了,“哦,原来您是黄汉祥的弟弟??,我发誓,您的哥哥是我一生中见到的最有风度的人之一。”

我二哥的风度吗?黄和祥也没做什么解释,只是微笑着回答,“科齐萨部长,您为中法友谊做出的贡献,我听很多人谈起了。”

又聊了两句之后,段卫华就上前,意思是说希望黄书记能主持一下凤凰市跟罗纳普朗克的签约仪式

至于说剪彩那就不用说了,黄书记肯定是站在最中间的那位。

“这可是卫华市长分内的事儿,我不合适”黄和祥微笑着拒绝了,若不是段市长逢迎的意图太过明显,他难免都要生出不快了一??你这么说是什么意思,是想明白地告诉别人,我们黄家是天南的太上皇吗?

不过,正像段市长想的那样,黄书记还是允诺了共同剪彩一事,这道理也是明摆着的,若是连这点担当都没有,黄家也就不用姓黄了。

寒暄几句之后,一边的陈太忠实在有点忍不住了,说不得拿胳膊肘悄悄地捅一下何雨朦,“你三姥爷旁边的那个,是谁?”

你这人怎么这样啊,我跟你很熟吗?何雨朦有点受不了他的动作,不过仔细想一想,这总比拍自己的肩头要好一点、??这家伙好像从来没当我是个女孩儿一样!

“是不是看着有点眼熟?”她微微地一皱眉,强行忍住了那份不快,“你在我太姥爷家没见过他吗?”

“啧,原来是他啊”经她这么一提醒,陈太忠猛地想了起来,这位可不就是黄老身边的那位吗?他只去过黄老家一次,还是其中最不起眼的,别说比不上荆紫菱和荆俊伟,甚至比范如霜都不如,自是印象深玄。

不过,他记不起这位也非是无因,黄老家的警卫、医护和服务人员不但多而且低调,而且进入那个小院之后,一个大太阳明晃晃地挂在那儿,谁会在意旁边的小星星?

他甚至连这位姓什么都搞不清楚,能对此人有印象,还是因为这人似乎多少有点地位,能对一边的警卫人员做出一些指示。

这个人来,又是为什么聊??陈太忠想得头有点大,不过饶是如此,他还是发现了身边的小女孩似乎有些不高兴,说不得冲马小雅招一招手。

将她喊过来之后,笑着介绍一下,“这是何雨朦,我跟她父亲和她姥爷关系不错,你亲自帮着招待一下,不要用那些笨手笨脚的法国礼,宾”一边说,他一边从口袋里摸个小盒子出来递给小何同学,“好了,送你一个小玩意儿。”

他这安排自有重点关照之意,不过何雨朦听他说什么“父亲姥爷”的,心里越发地不痛快了,心说你才比我大几岁,就想当人长辈了?说不得摇摇头,不动声色地回答,“我不能要别人的东西。”

当然,她知道陈太忠说的是实情,更知道陈家人最近跟她的老爹走得很近,但是她就是不服气,当然就不肯给他面子,甚至拒绝的时候连手都没有伸出来。

马小雅也是机灵的主儿,见她有点不高兴,笑着接过盒子,“我看看是什么礼物哎呀,好漂亮的小乌龟。”

小盒子里,放着一只碧玉雕成的小乌龟,这是陈家人用翠心的做的,他雕琢那块翠心的时候,没有注意统笃定排,结果有一块碎片就变得高不成、低不就,做什么都不合适,他正说要随手扔了,不过一不川,看发边角料的形状,雕琢成个一小乌龟很是不错。

雕完之后,他才反应过来一个问题:哥们儿雕的”这是乌龟啊,估计是送给适龄男同胞的话,会很困难了,那啥,回头送给什么老头好了。

所以他就将这小东西一直放着,今天见了何雨朦,心说我送她珠宝怕是不合适,反正小姑娘还送她个小乌龟玩吧

凭良心说,他自认,送出的这个东西可是很贵重的,远超过普通的珠宝首饰,因为这是他陈家人亲手做的。

何雨朦本不想要他的东西,结果看到盒子里的小乌龟晶莹剔透玲珑可爱,一时就有点动心了,她也是被人娇宠出来的,何保华家虽然条件一般,但那是跟黄家人比,比之普通人家不知道高出多少去,而她太姥爷又溺爱她。所以她年纪虽可看东西的眼力却不低。

她一眼就能看出来,盒子里的那块玉品相极佳,绝非普通街边小店的大路货,一般高档的玉器店里也不多见,当然,她并没有专业到能搞清楚什么“老坑种”之类的地步,但是她可以确定,这玉的水头和成色绝对罕见。

再加上雕的是一个,可爱的小乌龟,她还真是有点喜欢。

马小雅是何等人?打开这小盒子就是为了诱惑她

当然,小马同学也难免有点好奇心,见小何心动了,说不得拉起她的手,顺手将盒子塞进那晶莹如玉的小手掌中,“这是你太忠哥送你的小礼物,不要白不要。”

是“太忠叔”不是“太忠哥”!陈太忠才待纠正一下她的错误叫法,不过见何雨朦有点半推半就的意思,于是就住嘴了,正好此时,吴言冲他招手,他紧赶两步走了过去。

“黄书记找你说话”吴市长轻描淡写地说道,但是在她眼中,陈家人看到了一丝隐藏得极深的炽热??那可是黄家的最红的红人儿啊。

晚上白市长又能好好服侍我了,陈太忠禁不住胡思乱想一下,旋即就端正了态度,冲黄和祥微微一笑,“黄三伯,您找我有事儿?”

“不是我找你,是他找你”黄和祥一指身边的中年男人,微笑着介绍,“这是我父亲的秘书周瑞,你俩见过吧?”

“见过,周秘书您好”陈太忠伸出双手,那边周秘书却是只伸出一只手来,同他轻轻地握一下,那气势是说不出的矜持。

不过,他这矜持似乎只是一行习惯,毕竟他是黄老身边的人,没点气势真的是给首长丢脸呢,下一刻他也笑了起来,小陈,首长很关心你的成长啊。”

“哦?”陈太忠又是一怔,心说你说的首长是黄老还是一号?不过,这俩好像都跟我没什么联系的吧?“呵呵,那我可是太荣幸了。”

“老首长托我给你带句话,“脚踏实地任劳任怨。”说到这里,周秘书脸上的笑容,越发地明显了,周围旁听的众人,却都是微微的一惊。

不会听的人,只能听到黄老对陈太忠飞扬跳脱的性格和行事风格,似乎有点不放心,所以要他稳重一点。

但是眼下旁边围着的,除了段卫华,就是安国超和裘主任、梁天希,吴言被安多瓦和科齐萨缠住了,却也频频回头张望这里。

这些都是人精里面的人精,何尝听不出来,黄老这是许下诺言了?只要你肯脚踏实地地工作,一旦做出成绩来,谁敢对你使小绊子阻碍你上进,你找我这糟老头子来!

同样的话,不同的人说出来,那就代表了不同的意思,黄老直接将自己的秘书派了出来,专程跑到欧州来说一句话,只要是智商合格的主儿就知道,人家黄老是来挺人的

大老远地跑来,若是只为了警告一下,那不是有病吗?

别人不知道周瑞,邵国立却是知道的,此人号称黄家二管家,原本是黄老的通讯秘书,深得首长的信任,现在黄老的意图,大多都是由此人传出的??在这个级别的***里,没有秘密。

安国超等人,就不是很知情了,毕竟是离得远了一点,不过,过后不久,大家就知道周瑞的份量了,毕竟谁也不缺打听事情的途径不是?

“感谢首长的关心”陈太忠闻芊,也笑着点点头,表示自己接受到了首长的关爱之情,只是心里却不无愤愤,我怎么觉得你像陈佩斯呢一??“皇军托我给您带个话”?

周秘书微笑着点头,又从身边之人的手中接过一个细长的木盒,递到他的手中,“这是老首长为驻欧办挂牌写的字,打开看看吧。”

一边的袁孙早撇开了众人挤到了跟前,听到如此吩咐,又见陈主任打开了木盒子,赶忙上前接下木盒放到一边,同陈主任一道缓缓展开那幅卷轴。

“凤凰市驻欧洲办事处”九个大字显得道劲有力,凭良心说,黄老的字不算太好看,不过,从那今年代过来的老辈人,字写得再难看也难看不到哪儿去。

像眼前这一幅字便是如此了。看起来,字儿是写得哆里哆嗦的,但是丝毫不影响字意,陈太忠一见就心生感慨,“哎呀,黄老这么大年纪了,还专门写了这么一幅字儿,我这”罪过可是大了。”

“所以,你要努力工作,向老首长、向凤凰人民交出一份满意的答卷”周秘书笑着点

“不要辜负大家对你的厚望。”

?? 黄老给陈太忠写过两幅字,不过两者的支持力度大不相同,那一幅保管在科委,只是“科技是第一生产力”那种套话,虽然也是表现了支持之意,却是相对空泛的那种。

可这一幅则不一样了,既然这驻欧办的招牌都是他写的,那么将来除非发生惊天的大事,否则的话,在黄老驾鹤西游之前,没人会再去为难陈太忠

哪怕他把驻欧办搞成鸡窝。

“陈主任,时间到了”终于,吴言的声音打破了现场的静寂,她淡淡地发话了,“已经九点了,该准备剪彩了。”

大家都道吴市长果然冷面强势,这种环境下,都能非常冷静地不忘记提醒年轻的驻欧办主任,但是被提醒的那位心里太明白了一小白同学的声音里,有一点点旁人根本无法听出的颤抖??,

蹦章揭牌

驻欧办剪彩的那一瞬,也挺有意思,参与剪彩的一共是四个人,中间的二人是黄和祥和科齐萨,黄和祥旁边是段卫华,而科齐萨那一边是安国超。

黄书记和科部长站到中间,那是一点问题都没有,段市长和安部长要参与剪彩,也是一点问题都没有,安部长虽然是以个人名义来的,但终究是副部长,而段市长要不上场的话,那这凤凰市驻欧办的剪彩,居然没有凤凰人在,未免就有点太过滑稽了。

可是,就这么简简单单的排位,就体现出了一丝蹊跷,事实上,安国超应该站在段卫华这个位置。而段卫华应该挨着科齐萨,这样站位才最是合理。

如此一来,那就是两个昏部长拱卫着一个省委书记??不管这部长是中国的还是法国的,总是黄和祥才是核心,至于段卫华的位置就无所谓了。

可是照当下这么站,却是一个副部长和一个省委书记拱卫着一个法国的副部长了,虽说大家认为外国人要尊贵一点点,不过并不太适用于眼下这种场合。

最起码,陈太忠是猜出来了,安部长这么站,十有**是想跟黄和祥保持那么一点点距离,这个镜头绝对会天南省台播出,也会在驻欧办保留很久??看起来,老安这是有意避嫌啊。

当然,安国超是以个人身份的名头来的,谁要想借此叫真也不合适,其中的细微之处,那也就不用多说了一最起码剪完彩之后,黄书记跟安部长交谈起来,跟刚才别无两样。

众目睽睽之下,挂在匾上的红孵被撤下,陈太忠感慨地叹一口气,“啧,早知道有黄老的字儿,这匾就做得便宜点,省得明天再砸了。”

他这么说,只是冲袁孙悄声嘀咕一下的意思,不成想路边说话,草窠里有人听,他身后传来了周秘书的声音,“老首长也是最近心情好,不知道怎么突然来兴致,写了这么一幅字儿。”

要是别人听了这话,怕是要吓一大跳,毕竟刚才陈太忠的话里,隐隐有抱怨之意

黄老能给你写字,你就该念佛了,你丫居然敢抱怨字儿来得晚了?

然而,陈主任并非常人,闻言并没有惊慌,而是笑嘻嘻地转头,“周秘书,我有点事情想请教您一下,不知道您什么时候方便?”

“现在就方便”周瑞脸上还是带着那淡淡的微笑,一边说还一边扫视一下四周,袁孙见了他这副模样,忙不迭倒退着离开了。

事实上,就在这不长的一段时间里,周秘书的真实身份已经被几个。人打听出来了,甚至邵国立都不无卖弄地悄悄告诉韦明河,“要说最能代表那位意思的,可未必是黄书记,姓周的说话”管用啊。”

当然,周秘书明面儿上的身份,还是不太拿得出手,只是一个正厅,要不然剪彩也会加他一个,都四个人剪彩了,也不差多一个不是?

周瑞拒绝了段卫华提出的共同剪彩的邀请,这一点他是做得不错,但是尽管他一再强调,把自己当作一个普通客人就行了,可别人也得信不是?

见他一眼扫来,别说安部长和段卫华,就连黄和祥都侧头跟裘主任聊了起来,问他们省外办对凤凰驻欧办的成立持一种什么样的态度。

看到别人都有意无意地避开。陈太忠也就不管场合合适不合适了。低声发问,“周秘书,原本是黄二伯答应我来的,后来他说不方便,为什么他不方便来,黄三伯就方便来呢?”

“这个啊,你得问汉祥叔了。”周秘书犹豫一下,微笑着摇摇头,“我也不是很清楚。”

“可是黄二伯,他不肯告诉我啊”陈太忠有点着急,“我问他我能帮上什么忙,他也不说,还笑我人小力微”他走出什么事儿了吗?”

你本来就人小力微嘛,周瑞看他一眼,才待说点严厉的话,猛地想起此人可是为老首长搞到过什么好东西,这话就有点说不出口。

“你倒是挺关心你黄二伯的,放心吧,他没事”他轻咳一声,眼睛又四处扫视一下,“你要真想知道,再去问他”你不看小雨朦也来欧洲玩了吗?”

嗯?陈太忠这下算是明白了,这个问题出在黄汉祥本人身上,而不是黄家身上,可是他再想一想,还是有点弄不明白,老黄到底走出了什么问题,六十多岁的人了,被

周秘书、黄和祥这些主儿,都一个个老狐狸一样的,他四下扫视一眼,眼睛登时就是一亮:啧,小雨朦,哈哈小姑娘总是很好哄的嘛。

他在这儿盘算,该进行的仪式还在继续,大厅里面,段卫华已经开始同安多瓦握手了,周围钦光灯不住地闪耀,不远处的长桌上 已经摆上了中法两国的国旗,,

直到接近十一点的时候,陈太忠身边的人才少了一点,刚摆脱尼克,眼见安东尼矮胖的身子走过来,他四下一扫,就发现了马小雅正笑吟吟地跟何雨朦在说着什么。

小马同学倒是有一套啊,见到那清丽而孤高的少女跟她有说有笑,陈太忠心里也不由得暗暗服气,说不得紧走几步赶过去,小雨朦,打算在欧州玩多久啊?”

“先在巴黎住几天吧,等我同学来了,我们再四处逛一逛”何雨朦对上他,总是提不起说话的兴趣,倒是马小雅在一边接口了 “要不要我陪你玩几天?”

“反正,跟大人出来,总是很没意思,玩什么也不能尽兴”小雨朦叹口气,转头对着马小雅而不看他,“要是我的同学们来不了,那就马姐你陪我吧。”

“嗤,同学玩有什么意思?”陈太忠才不管她的感受,直接接话了,“像我就不跟同学们玩”他们太不成熟了,我最喜欢跟比我大的人玩。”

“我是说我家人管得我多”果不其然,何雨朦吃这么一激,有点接受不了,说不得扭头瞪他一眼。“很多东西不许我玩。”

“这就不应该了”陈太忠绷着面皮,重重地点点头,“你都是大人了,被人约束着,确实不开心”不过,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人总有身不由己的时候,你看,你姥爷想来欧洲,都来不了呢。”

“过一阵他就能来了”何雨朦不防有他,说不得就回了这么一句,“可我这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呢,唉,,算了,跟你说了你也不懂。

“过一阵他也来不了”陈太忠叹口气摇摇头,“你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照我的感觉,估计他都要跟你一样,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是个,头了。”

“嗯?”这一下,何雨朦警惕了起来,看他一眼之后,没再接话,而是转身走开了,“马姐,你俩聊”

“你是想从她嘴里掏点东西吧?”马小雅见她走得远了,才轻笑一声,“不过太忠,你太小看她了??,别说是黄家出来的,就算是我,在她这么大的时候,对这些东西也很敏感,没办法,家里就是这么教育我的。”

“啧”陈太忠皱一皱眉头,心说不是我小看他,而是这丫头排斥我排斥得厉害,我有什么法子呢?说不得抬眼四下看一看,却发现何雨朦站在周秘书旁边,对着他这个方向指指点点,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长嘴婆”他心里悻悻地嘀咕一句,却见埃布尔笑吟吟地走过来,身边还伴着一个中年胖子,“陈,这是我的朋友”

这胖子叫达诺,是格勒诺布尔市人,那里靠近意大利,埃布尔介绍几句之后,有意点出,“你要是想搞黑松露,找达诺肯定没错。”

陈太忠笑嘻嘻地跟他聊几句,不成想袁瑟走了过来,“陈主任,你办公室有电话找你”说到这里,他压低声音左右看一看,才低声发话,“是黄二伯的打过来的。”

袁主任倒是痛快,直接跟他改口叫黄二伯,陈太忠一听,赶紧往自己的办公室跑,那里站着的女留学生见状,转身离开他的房间,还轻手轻脚地带上了门。

“喂?”他这边才出声,那边黄汉祥的声音就响了起来,“哈哈,小陈,开张大吉啊,你黄二伯去不了,打个电话祝贺一声。”

“黄二伯您这太客气了”陈太忠笑着回答,“黄三伯到了也行嘛,对了,黄老还临时给我写了幅字儿呢。”

“那是我缠着他写的”黄汉祥哼一声,旋即声音变得小了一点,“我说你有完没完了?逢人就问我遇到什么事儿”你这好奇心太强了一点吧?”

敢情,何雨朦跟周瑞说了两句之后,周秘书打个电话给黄汉祥一

汉祥叔,你那个小朋友他好奇心太强啊,你得说一说他,所以,才有了黄汉祥这个电话,要不然,以黄老二的性子,觉得自家老三去比自己去还给面子呢,他估计连祝贺电话都不会打来。

“这不是担心你吗?”陈太忠听得就有点郁闷了,“黄三伯能来,小雨朦也能来,偏偏是你不能来。我要不惦记的话”不是枉您对我这么关照了吗?”

“啧,我真拿你没办法”黄汉祥当然猜得到小陈是怎么想的,所以他虽然很恼怒这家伙四处问人,却是死活生不起气来。

可是,让这家伙这么一直问下去,也不是个事儿,被有心人听到,那就麻烦大了,说不得他沉吟一下,微微泄露了一点天机出来,“其实真没我啥事儿,东南那边严打走私呢,你黄二伯不是有远洋贸易吗?这就在家里呆一呆,避一避嫌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