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67 梳理1868迟到客

1867梳理1868迟到客

仅仅是为了避一避嫌疑吗搁了电话之后陈太忠沉思了起来老黄这话有点不尽不实啊想当初他可是说过黄老都只有旁观的份儿。

在陈家人印象中打击走私是应该的nbsp;nbsp;虽然他也走私过汽车这是国家职能的一种体现不过自打他进入官场之后接触的人级别越来越高大局感也越来越强自是知道什么样的事情才是高层最为关注和在意的nbsp;nbsp;那帮大佬们想的跟普通人想的不一样。

就比如说类似走私之类的事情大概还是要算进癣疥之疾里去这点小事居然能弓出连黄老都忌惮的大事儿可能吗

就算贩毒在高层眼里也不算什么陈太忠非常能肯定这一点杨老一还涉嫌用军车贩毒呢可不也没什么事儿

嗯等等他终于反应过来哪里有什么不妥了上一世我记得什么地方有个很大的走私案牵扯了很多人来的也是轰动一时了。

不过想了半天他死活是想不起来这案子到底是涉及谁了于是他就打算逆向推理一下nbsp;nbsp;能让黄老忌惮的肯定应该是政治局里带常”字的几个大佬普通的政治局委员怕是都不够资格。

常字号的人物nbsp;nbsp;抓走私当是有什么目的再联想一下杨老一的军车走私他隐隐猜出了一点东西莫不成nbsp;nbsp;是一场恶战将要生

陈太忠当然能肯定他自己无论如何不可能被卷到这个漩祸里去nbsp;nbsp;就凭那么少少的一次走私汽车联给人之一狗脸彪还被他人间蔫了怎么可能牵扯得到他呢

然而好奇心本是人的天性他做人虽然不算太八卦但有一点好奇心也是正常的再想一想自己进官场是锻炼情商来的说不得就想打听个究竟出来nbsp;nbsp;哥们儿得学会理解上位者的思考方式叫。

不过有了黄汉祥的警告他已经不能再从黄家这个口儿打探消息了自己推算吧也陷入了死胡同所以他一时也顾不得门外还在举办挂牌仪式了抬手就给支光明打了一个电话nbsp;nbsp;老支我问你个事儿东南那边nbsp;nbsp;现在谁的外贸生意做得比较大啊”

支光明原本就是玩走私起家的不过四只前他就开始收享用了一年时间来收尾现在基本上是洗白了。

他之所以收手一来是赚得差不多了二来是经营环境”恶化了有人眼馋这一块的利润当地连着换了一大批相关官员支总是拿得起放得下的主儿心说我本来还舍不得走呢你们逼我离开那倒正好了。

不过饶是如此在这个领域他也拥有相当的影响力至于说消息那更是不在话下了听闻陈主任如此问禁不住笑一声nbsp;nbsp;东南玩得最大的肯定是邢永邢老板了不认识他的人都不好意思说自己是搞外贸的那家伙跟我同时出道不过现在比我玩得好的多了nbsp;nbsp;”

说到这里他才现来电号码不对劲nbsp;nbsp;我说陈主任你这是在国外呢对了你的驻欧办什么时候开张咱兄弟还等着过去捧场呢。”

就是今天开张来的都是政府的人你要来了会不自在的呵呵”陈太忠笑一声嘴上在胡说八道心里却是不无微微的自责哥们儿还是少通知了很多人啊nbsp;nbsp;回头忙过这阵了专程个邀请函要你过来玩。”

啧不仗义”支光明一听这话就着急了也不知道是真的着急还是假的总之是在电话那边嚷嚷开了nbsp;nbsp;太忠你这么搞不是让做朋友的寒心吗”

真是不方便真的”陈太忠也伪作着急状声音也微微地大了一点nbsp;nbsp;要是不拿你当好朋友我有外贸上的事儿怎么会第一个就问你呢”

哦”支光明的思路登时就被带歪了心说太忠现在在国外保不齐是又接到什么好活儿了于是不再纠结于出席仪式什么的上面而是认真考虑一下方始回答nbsp;nbsp;你要搞的货物物件儿大不大”

大要怎么说不大又要怎么说”陈太忠咳嗽一声nbsp;nbsp;你说的那个邢老板不是玩得很大吗nbsp;nbsp;啧nbsp;nbsp;邢桓这名字好触霉头那不是打靶的地方吗”

最近打私打得比较厉害”支光明不疑有他笑着解释nbsp;nbsp;老邢也收敛了好多听说打算洗白了不过我不知道他除了搞外贸还能做什么别的。”

很厉害吗”陈太忠的声音听隐隐的担忧nbsp;nbsp;要不就算了反正我这边也不是很着有nbsp;nbsp;”

要不我帮你问一问吧”支光明笑着回答他nbsp;nbsp;你也知道我已经不干这一行了消息算不得太灵通nbsp;nbsp;等我五分钟就行。”

五分钟之后支总的电话又打了过来这次他的声音听沉重了nbsp;nbsp;最近风头确实紧老邢居然还躲出去了一段时间nbsp;nbsp;要不这样吧我帮你再选一家他现在肯定顾不上向别人抽头了。

不用了我这个正处待遇来之不易不想冒这个险”陈太忠干笑一声挂了电话细细地品味一阵心说就是这家伙了走私走到能抽别的走私者的头除了他还能有谁

那么上一世的那个大案肯定…几二此人了陈长忠又琢磨了阵做出了如此的判幽鼎过他认识的人里没听说谁跟那个邪永有交集的那么别人的死活跟他陈家人又有什么关系呢

看一看表nbsp;nbsp;已经十一点二十五了宴会快开始了他做为驻欧办的正职实在不合适躲在房间里太久说不得他站起身来就要向外走去。

正在这时桌上的电话又响了他接起来一听却是那帕里的声音nbsp;nbsp;太忠开张大吉啊恭喜恭喜你等着nbsp;nbsp;老板要跟你说话。”

下一刻蒙艺的声音从听筒中传来nbsp;nbsp;小陈好好干我看好你在驻欧办的展你要是能做出点成绩我派人去你那儿取经nbsp;nbsp;”

蒙老板这就算相当给面子了堂堂的中央委员不但亲自打电话来道贺更是愿意全力支持他nbsp;nbsp;要知道蒙书记算是比较狼狈地从天南离开的招惹的又是凤凰黄家眼下能做出决定力挺凤凰市的派出机构这种话就算别人亲耳听到恐怕都未必肯相信。

陈太忠当然知道这话的份量听得一时就有点感动nbsp;nbsp;老板你尽管放心我肯定不会丢你的脸的。”

他能说出这话俨然就是以蒙系人马自居了蒙艺听了也感触颇多

心说我在天南的时候都等不到你这么一句话现在人都走了你才跟我表忠心唉这又是何必呢

不过也正是因为如此才能表现出这家伙的矫矫不群和重情重义他一时也没法再说什么于是微微一笑nbsp;nbsp;要丢也是丢你自己的脸

关我什么事儿nbsp;nbsp;对了那个刘鸯你让他安心等消息就行了就像松峰的卫生局长和西平的常务副市长总要有他一个位置的就算我送给你开张的见面礼了。”

常务副市长nbsp;nbsp;”陈太忠听得就是沉吟一下松峰是副省级城市卫生局长也是副厅卫生局的一把手和地级市的常务副各有所长不过毫无疑问刘寡若是想在仕途上走得更高更远应该更在意那个常务副才对。

不管怎么说,常务副都是市委常委了而且蒙艺才去的碧空怎么说也能呆个两一年撑到换届的吧有这么一段时间足够捧出一个地级市的市长甚至市委书记了。

可是哥们儿为什么想到了曾学德陈太忠百思不得其解nbsp;nbsp;好吧两者只有一点共同之处那就是提拔的初衷不走出于蒙艺的本意。

他这一沉吟蒙艺就听出了里面可能的原委毕竟曾学德是摆了陈太忠一道的他时此不敏感也是不可能的说不得冷哼一声nbsp;nbsp;你的意思是nbsp;nbsp;这刘塞跟曾学德一样也是白眼狼那我再考虑一下好了。”

老板我没那意思”陈太忠听得就笑哥们儿是挺人的不是毁人的这个要搞清楚nbsp;nbsp;我是替他感到高兴市委书记也唾手可得了啊。”

看把你美的”蒙艺听得是又好气又好笑nbsp;nbsp;他有没有那个能力还是另一说呢nbsp;nbsp;你的驻欧办那儿还需要点什么吗”

别的也不需要了nbsp;nbsp;蒙书记的关注就是时我最大的支持了”陈太忠笑眯眯地回答不过下一刻他就想到了一点事情

对了我跟您说个事儿。”

你说nbsp;nbsp;”蒙艺的回答简短而有力不过说句实话一般人想听到这两个字都很难那是省委书记愿意听你说话呢nbsp;nbsp;这是对上正厅级干部时候的待遇。

东南那边最近可能不怎么太平您尽量避着那边一点儿”陈太忠犹豫再一心说老蒙时我仗义我也得时得起朋友不是

他倒不是认为蒙老板可能会卷进去而是蒙老板此人身后也是有组织的别人会怎么样不是他该操心的事儿但是单独点一点老蒙还是有必要的。

心沤章迟到客

嗯”蒙艺听到这话登时就是一声诧异的长音等了老半天之后才轻声问nbsp;nbsp;这是别人nbsp;nbsp;托你转告我的”

要说蒙老板的大局感那真是没话说他也知道陈太忠在京城里认识的杂人很多其中没准就有这样那样的因果关注到了自己是以有此一问。

没人托我转告只是我觉得事情有点大就跟您说一声”陈太忠笑一笑眼下这可是越洋电话是不是能被人关注到也不好说还是尽量含糊一点吧nbsp;nbsp;反正别人折腾由他们咱不当回事儿就完了。”

哦知道了”蒙艺淡淡地回答一句心说这家伙的语言还是不够精炼有了前面的话我就知道你是冲着我个人示警的后面的话就有点画蛇添足了nbsp;nbsp;陈家人能想到的禁忌他当然都想得到。

不过下一刻他就反应过来自己这语言要求真的是有点高了点到为止地说话那也是需要层次的这种语感一时半会儿未必能培养出来的当然不可否认的是就算画蛇添足小陈总是没把这种高度敏感的东西哇啦哇啦乱说这家伙的成长也真的很惊人。

事实上蒙书记还想问对方此问题可是这种情形下却是问不出口了心里禁不住有点此微的遗憾nbsp;nbsp;嗯小陈还有什么事儿吗”

那边放下了电话传来了都都的声已二杰却是恍惚了好阵才慢慢地搁下申话他在消山给自己带来的这个令人震悄的消息。

蒙书记在中纪委有朋友而且东南那边的折腾也不是一两个月的事儿了动静实在有点大时那此事情他不可能不知情不过一直以来

他都觉得那里离自己很遥远。

那件事里涉及的势力和角逐他也略知一二是的只是知道一二

一来此事捂得很紧二来就是他不想知道那么多,因为他很清楚只要随便刮拉两下就能现某此巨无霸的身影他不想去触碰那些。

看来那边是要动手了我还以为会慢慢地零打碎敲呢蒙艺心里略略有点感叹他其实很明白陈太忠传来的是什么消息说句不客气的话点人的主儿还没被点的清楚此事nbsp;nbsp;真的论起官场的底蕴来陈某人差了蒙书记不止好几条大街。

似乎nbsp;nbsp;我也可以借此安排点什么蒙书记缓缓直起身子扫视一眼却现张沛和那帕里已经躲得远远的了nbsp;nbsp;时他的各种习惯两个秘书已经比较清楚了谁敢在老板想事的时候出声打扰

小那”蒙艺冲那怕里微微一扬下巴nbsp;nbsp;你对小陈这个人怎么看”

他nbsp;nbsp;他毛病挺多的不太注意小节”那处长这话回答得磕磕巴巴老板接了陈太忠一个电话就变成了这个样子他怎么敢乱说话然而想着自己这个位子还是太忠求来的他终于是咬咬牙一横心nbsp;nbsp;有点江湖义气不过nbsp;nbsp;我觉得是好事反正做为朋友他是一个值得信任的人。”

他这话就是隐隐在点自家的老板了领导不管今天生了什么状况太忠可是帮你做了很多事情的您要考虑到这层因素

蒙艺被他这话折腾得哭笑不得心说小陈想点我你也想点我真是的我是蒙书记不是蒙豆腐就这么被你们点来点去的我是说小陈办事好像成功率很高”

这个倒是”那帕里一听这话终于是将一颗心放在了肚里笑着回答nbsp;nbsp;他想做的事情好像就没什么做不到的其实有的时候事情做完他才会现那此事情未必就能带给他什么好处他最常说的话就是nbsp;nbsp;做了好事到最后泪流满面的总是我nbsp;nbsp;哈”以蒙书记的稳重听到这种话也禁不住笑出了声这种情况实在太罕见了他笑着点点头nbsp;nbsp;说说看都有止什么好事nbsp;nbsp;”

碧空这里在闷卜陈太忠的糗事而陈家人正在巴黎张罗中午的饭局本来他是打算按中国规矩上中式宴席的不过段市长建议还是来西式的自助餐好了nbsp;nbsp;入乡随俗嘛。

陈太忠可不想随这个俗心说既然是驻欧办总有义务富扬中国文化的吧不成想吴市长悄悄地点他一点nbsp;nbsp;现场的人身份千差万别你要是搞成中餐这桌子该怎么坐”

这个问题倒是值得重视于是陈太忠今天安排的就是西式自助餐不过还是有两桌中餐被摆进了他和袁恐的办公室里。

袁主任的办公室坐了韦明河和邵国立这两位基本上跟别人没交集高不成低不就的上不了黄书记那一桌又不屑跟南宫毛毛他们一起自助所以只能这么坐了倒也是自矜身份的行为。

不过这一桌除了他们六个也有外人就是埃布尔和金的讷瑞皮埃尔韦处长是去埃布尔家蹭过饭的大家不算外人而邵总对上这法国的能人多少也能宽容一点。

陈主任办公室那一桌可就全是正经的大腕儿了除了剪彩的那四位还有省外办裘主任。罗纳普朗克的安多瓦当然黄老的秘书周瑞也是要在座的。

这七位是个顶个的人物了连吴言都没资格坐进来不过剩下一个就是例外了一个是黄汉样的外孙女何雨朦一个是代表大使馆来的二秘梁天希一个就是英国的议员尼克。

按说尼议员也没资格坐进来的可是他最近上进的心思比较强陈太忠也介绍一下说其有意竞争议长大家一听哦nbsp;nbsp;倒也不差此人一个座位。

外面大厅吃自助的人里除了吴市长陈主任之外也有几个有能力的主儿比如说端了盘子到陈太忠时面的克劳迫娅nbsp;nbsp;她正在笑吟吟地边吃边话nbsp;nbsp;真没想到从此你就要常驻法因了nbsp;nbsp;”

冲着你这份儿缠劲儿我也不敢常驻法国陈太忠笑一笑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一眨眼就将盘子上堆得小山一般的食物横扫一空随即将盘子向旁边一放从一边的酒车上取了一杯白酒慢慢地喝了起来

克劳迪娅赫斯特跟罗纳普朗克的合并谈得怎么样了”

谁知道呢”老巫婆耸一耸她瘦瘦的肩膀又吃了两口之后将盘子放到一边拿起餐巾擦擦嘴方始开口说话nbsp;nbsp;现在到处都是并购真是一个疯狂的年代。”

你在一开始应该告诉我你们正在谈并购”陈太忠不想面对她的纣缠少不得就要找一点小毛病出来好让她心生内疚nbsp;nbsp;哦我居然不知道我的合作伙伴的商业动向这让我在别人面前感到尴尬你知道的nbsp;nbsp;”

这个消息

川汕十咱们的今作条件产生任何影响”方劳油娅也是老阵微池顾问了当然知道他指的是什么nbsp;nbsp;请你相信我这两件事nbsp;nbsp;是完全独立的。”

事物是具备普遍联系性的没有事物能独立存在”陈太忠笑一笑却是不再拘泥于这个话题大家谁都说服不了谁nbsp;nbsp;何必呢这次并购可以实现吗”

要我说的话那就是nbsp;nbsp;可以”克劳迫娅笑眯眯地回答他

但是别人来向我落实这个答案的时候那么我会告诉他们我的回答或者是一种炒作nbsp;nbsp;你明白的。”

嗯这就是说你的嘴也很严陈太忠笑笑心说这法国老太太还真是有点可爱明明是给出了答案偏偏要假作没说nbsp;nbsp;不过话说回来这公司并购和干部任命基本上类似不到最后谁也说不准会不会又出什么意外她这个回答或者才是最标准的。

吃西式自助的规矩大家都懂的约莫二十多分钟之后就没人再吃饭了于是服务人员搬下桌椅板凳大家端着酒杯子走来走去一边消食儿一边闲聊。

就在这个时候门外又进来人了这次来的是海因先生他的身后还跟了一个中年女人和两个膀大腰圆的家伙nbsp;nbsp;看起来像是保镖的样子。

哦哦看看是谁来了”陈太忠开心地叫了起来他一直等着这位呢nbsp;nbsp;尊敬的海因先生为什么您总爱在吃饭的时候迟到呢”

吴言见他这副模样侧头看一看钟韵秋钟秘书嘴角抽*动一下

看来陈主任进入角色很快估计能在这个岗位上工作愉快吧?”

跟吴言在一起的还有新华社的郭记者他的身份可走进不了两个包间那么就只能跟着大厅里身份最高的吴市长了听到钟韵秋如此说他笑着点点头nbsp;nbsp;确实在国外工作有时候是要讲究个入乡随俗。”

海因对陈太忠的调笑也不感到意外他微微一笑nbsp;nbsp;你一个电话就快把我老头子的骨头拆了nbsp;nbsp;差一点就赶不到了好吧我不介意随便吃一点。”

一边说着他身后的女人就走了上来递给陈太忠一个大信封陈太忠愣得一愣之后随开了信封心说当着这么多人你给我这东西被别人认为是红包的话那可就糟糕了。

打开信封一看是一份文件略略扫了两眼他的心就放到了肚子里敢情是一份仿织品行工合同。

海因一直笑眯眯地看着他的反应见他将合同装进信封里才笑着话了nbsp;nbsp;来得太匆忙不知道这个贺礼陈你是否满意”

满意太满意了”陈太忠笑着点点头随手将信封递给了袁猛挽着海因的胳膊就向吴言走去nbsp;nbsp;吴市长介绍一下这位是海因先生哈默先生曾经的助手nbsp;nbsp;”

双方弓见完毕之后吴市长跟犹太人家暄两句眼中露出若有所思的表情郭记者却是忙不迭摸出随身携带的小本记录了起来又是一个大人物nbsp;nbsp;海因先生或者不算什备但是哈默那是什么人那是改革开放的总设计师的好友啊。

海因四下扫视一眼倒是看到了大厅的一角还有吃自助的地方不过他很明显地现了蹊跷说不得笑一声nbsp;nbsp;其实我比较喜欢中餐陈你这里不提供中餐吗”

不得不说他时中国官场真的比较熟悉而且以他时陈太忠的了解知道这么一个大场合不可能主事的仅仅是一个副市长nbsp;nbsp;虽然她很漂亮。

而且他所熟悉的埃布尔和尼克也不在场这意味着什么那实在太明白不过了所以他自然要喜欢吃中餐。

那正是我所希望的”陈太忠笑着点点头心说这家伙个头儿挺大索性把他弓见到黄和样那桌去吧nbsp;nbsp;请跟我来。”

敲一敲自己办公室的门nbsp;nbsp;进自己的办公室还要敲门没天理啊陈家人一边腹诽一边笑容满面地推开了门nbsp;nbsp;各位领导打扰了给大家介绍一位贵客nbsp;nbsp;”

屋里正边喝边聊呢见他进来大家都是齐齐一愣不过听说这位是哈默先生曾经的副手连上前的黄书记都略略犹豫一下站了起来nbsp;nbsp;欢迎海因先生nbsp;nbsp;”

屋里按说是十个人一桌事实上远不止十人还有一个翻泽在场呢不过那一位只是负责站着翻译连坐下的资格都没有如此一来不大的办公室就显得越地拥挤了起来。

您坐我出去好了”说这话的只能是梁天希了屋里最小的领导就是省外办的裘主任至于说撵尼克或者何雨朦出去他还没那个胆子。

算了还是我出去吧我跟海因先生也是老朋友了”裘主任笑眯眯地就要站起身梁二秘伸手按住了他nbsp;nbsp;裘主任不用客气我正好还有点事情想请教陈主任。”

这次驻欧办的开张响动实在太大了大人物接蹬而至连半路出现的都是哈默的副手梁天希实在不能再端着大使馆的优越感不放了言语间当然就要客气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