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69 大局1870暗中运作

大局1870暗中运作

。章大局

你想了解点什么。”陈太忠微笑着看着面前的经参处二秘。

等一等再说吧又有人来了”梁天希苦笑一声冲他的背后努一努嘴两人站在一起已经很久了但是梁二秘死活是没有开口的机会。

时于经参处的二秘别人或者要略略地忌惮一下但是偏偏地南宫『毛』『毛』这帮人就不买他的账这就是天生万物一物降一物了。

地方上的官员买经参处的账主要是中央军和地方部队的差异等级之类的倒是在其次了可是要说在京城混南宫他们又怕得谁来。加之这些人不在体制内时梁二秘没有敬畏之心那也就是必然的事情

退一万步讲哪怕他们在法国遭遇什么意外的事情也有的是渠道可以摆平所以见陈太忠和梁天希站在一起苏总于总之类的就纷纷上前打问哈默的助手给他的信封里是一个什么样的业务。

好不容易打发了这一拨人又是两个华价上来套近乎陈主任要表现出亲民形象当然也也要微笑着寒暄阵而眼下一个矮胖的外国人走了过来梁天希隐隐认出此人或者就是巴黎底层地下势力之一的领导者

等着一拨又一拨的人问候完之后就又是二十分钟之后的事情了两人身边终于没了外人梁天希深有感触地叹口气陈主任的朋友真的是遍天下啊。”

过讲了”陈太忠轻笑一声随即看他一眼老梁有事儿你快说我不开玩笑说不定一会儿又有事儿了。”

汰达丰出售奥运捷的股份现在谈得怎么样了。”梁天希也顾不得跟他计较非常直接地点出了重点谈拢了吗。”

这个我怎么可能知道。”陈太忠苦笑一声心里却是微微地一动合着我这边发生的事情经参处注意得很紧啊他们只是借这个地方办个酒会。”

陈主任今天尼克和科齐萨都来了”梁天希低声回答他也许一会儿你可以随便问一问我们需要了解事态的进展。”

我需要了解的是罗纳普朗克和赫斯特公司的合并”陈太忠不动声『色』地回答说实话时方的口气和态度让他相当地不满尤其这些家伙还有前科少不得语中就带了一点刺时这两家公司的进展我还是有点了解的。”

你这是什么态度。梁天希很不满意地看他一眼他见过的大大小的官员和商人实在太多了年纪轻轻说话就这么冲。我重复一遍我们需要了解事态进展”

我不需要了解”陈太忠哼一声转身就走了你算个什么玩意儿嘛真要比起级别来经参处的一秘了不得也就是个正处待遇你一个小小的二秘也不知道得瑟什么。

你”梁天希在他身后气得嘴角略略抽*动两下又呆了一呆才转身向大厅角落的电话机走去他的话真没说错他们”需要了解。

包间里的人吃完饭大概就是一点半左右了黄和样。安国超等人带得有车打个招呼就一一离去段卫华吴言和陈太忠站在门口送别。

临走的时候周瑞轻拍下陈太忠的肩头笑着点点头小伙子不错好好干”就这么轻描淡写的一句话换来的却是无数艳羡的眼光很显然大家都知道他的话并不仅仅代表他本人的意思。

科齐萨临走的时候表示若是晚上还有酒会他又有空的话那么不介意再来转一转按说这么小的一个派出机构他能来参加挂牌就很给面子了但是今夫黄和祥的出现绝时又给驻欧办添上了重重的一笔维系好这种关系真的是太重要了。

倒是裘主任没有着急离开而是扯了段卫华在一边说事儿没聊了两句段市长就一招手将陈太忠喊了过去听说法国电信要收购汰达丰手里奥运捷公司的股票。”

罗纳普朗克和赫斯特公司的合并可能很快了”陈太忠答非所问地来了一句又指一指刚刚离开的克劳迫娅笑着回答是罗纳普朗克的投资顾问告诉我的。

尼克还没走你可以问问他”段卫华笑着指一指里面倒是对他的回答也没生气太忠大局为重不要耍『性』子。”

可是这种关系我维系得确实很苦啊”陈太忠听得脸就皱了起来也不看段市长了而是直接转头看向裘主任他很夸张地叹口气

裘老板咱这驻欧办花的都是凤凰人民的钱啊人情浪费在不该浪费的地方我怎么向卫华市长交待。”

他当然想得到这是老裘得了别人的授意跑过来关说的人家在大使馆有熟人嘛。

至于段卫华那边他认为是碍不过省外办主任的面子所以才这么开口要说段市长会心甘情愿地听经参处的调派那才不可能当然换在以前或许是可能的但是自打那李秘书来刺了一句之后估计是个人心里就得有点疙瘩吧。

裘主任被他这话顶得愣了一下有心再说点什么吧想一想今天这家伙找来捧场的人有此话就实在没胆子说出口只能自…旧旨只找个借口我是管不到纹家伙怀是找能管到他聊兆比

卫华市长您看。”

我看个『毛』的看都是经参处那帮家伙先把事情做绝了段卫华心里悻悻地嘀咕一句不过显然做为政工出身的丰部他还是有比较良好的大局感说不得笑着摇摇头好了太忠别找客观理由这个任务就交给你了。”

那可能涉及的费用怎么算。”陈家人不卖谁的面子段市长的面子也是要卖的不过指望他老老实实地听话那也是不可能的少不得就要讨价还价一下。

听说你举办那个酒会是收钱了的”裘主任听得就笑了起来

呵呵太忠你好像是说反了吧。”

那这个钱他们来收吧我不管了成不成。”陈太忠听得就有点冒火了他们自己就没有大局感要我讲大局感要不是我前期工作做到位了人家吃撑着了跑这儿办酒会。”

裘主任他们只看到我挣钱了没看我要花钱的地方有多少市里只给我一百万光房租就二十万这次挂牌最起码又得二十万而且您不知道这里除了一个正式编制其他人的工资都不能走拨款”

行了算我不知情”裘主任听得有点头大心说你诉苦也别找我嘛我只是个传话的段市长您说句话吧。”

妈的你就看到我好说话了段卫华心里也有点火可这火还没个发泄处我要不是市长是处长就好了官小就能肆无忌卑地发牢『骚』嘛不过想归这么想大局感他还是要讲的太忠这是组织交给你的任务你别跟我说经费的事情我只要答案。”

我有抵触情绪”陈太忠大义凛然地看着自家的市长一副非常不满意的样子都像他们这么『乱』搞咱们这是凤凰驻欧办还是大使馆经参二处。”

老裘你看我也没辙了”段卫华苦笑着一摊手他心里明白这是小陈当着别人作秀呢反正这年头是会哭的孩子有『奶』吃上面只下任务不给钱的话下面叫苦连天是很正常的。

恃宠而骄恃宠而骄啊裘主任也实在无话可说了只能悻悻地离去不过他才一离开段卫华就狠狠地瞪了陈太忠一眼我说你这家伙先答应下来不行吗。”

要是时咱凤凰有利的先答应也无所谓”陈太忠听得就笑

先答应下来”这几个字说得很妙但是他不想惯出某此人的坏『毛』病说不得就要辩解一下呵呵一点甜头都不给咱凭啥答应他呢您说是不是。”

他这话说得略略早了一点甚至他的话音还未落裘主任就又回转了过来身边跟着的是经参处二秘梁天希。

这次梁二秘的态度就端正很多了毕竟人家陈主任不但是扫了他的面子连天南省外事办主任的面子都扫了那么梁二秘当然要做一个识时务”的俊杰之辈。

事实上他不是不知道陈家人底蕴深厚但是在官场上底蕴深厚未必就代表行事老道握了手好牌不会出的大有人在所以他才会有刚才的冒昧之举反正闲着也是闲着不试一试怎么能知道水深水浅。

所以他这次一来就直接选准了段卫华段市长据我们所了解的汰达丰这次出售一百亿英傍的奥运捷公司给法国电信是想收购德国的曼内斯曼公司。”

哦。是吗。真是大手笔啊”段市长先是惊讶了一小下旋即笑眯眯地点点头状似烦为感慨心里却是在暗暗腹诽一百亿是很多了不过关我鸟事。

据我们所知汰达丰会对曼内斯曼的收购会是恶意的”梁二秘还在酒谐不断不断地说着段市长脸上惊讶依日心里还是颇不以为然这依日不关我鸟事嘛。

蜘章暗中运作

经参处盯着的并不是汉达丰和法国电信的谈判毕竟这两家再加上奥运捷公司都是搞通讯和运营的意思不是很大。

正经是他们时德国曼内斯曼公司兴趣很大这是一家老牌集团公司原本是做无缝钢管的上个世纪末有一个很有名气的曼内斯曼轧机”科轧穿孔机就是这家公司研发的。

到后来该集团的业务就延伸到了电子管等精密仪表行业在自动化控制领域也有不少杰出的成就他们在多个行业都拥有极高的地位而汰达丰看好的移动通讯这块不过是曼内斯曼公司九十年代初才开始涉足的领域。

相比德国的曼内斯曼英国的汰达丰是个业务很单一的公司他们专攻的就是通讯行业时其他的行业涉及并不多。

那么问题就来了汰达丰如果收购了曼内斯曼公司的话应该是只冲着移动通讯这一块来的其他的部门会被如何处理呢。

汰达丰不是商场菜鸟中国驻法大使馆经参处也不是摆设大家都想得到的曼内斯曼的其他部门必然会被英国人拆分出售当然打包卖也是可能的。

简而言之英国人看上的是曼内斯曼移动通讯的市场预期而经参处这边看上的是曼内斯曼在工业和自动化等领域雄片刚权子储备和人才。

当然若是英国人想拆分曼尼斯曼并且出售必将会受到德国人干预而有资格收购这一块的德国公司也很多比如西门子又比如蒂森克虏伯或者萨尔茨吉特钢铁厂至于放眼到欧美有资格打主意的公司就更多了不过显然中国公司基本上是没可能参与的。

但是这此涉及到基础工业的资料和人才国内是垂涎得太久太久了所以经参处就领了相关任务密切注意这几起收购案的动向以便在万一有机会的时候出手横『插』一扛子。

梁天希领到的任务只是注意相关情报的收集但是他搞了这么多年外交工作里面的味道他当然明白得很这件事情真的很重要很有意义。

不过他自己内心可以做出判断说却是说不得的在他想来凤凰市驻欧办一个地方上的杂牌派出机构我跟你们说那么多有必要吗。有用吗。你们能懂吗。

可是他做梦也没有想到这杂牌的派出机构不但人脉广泛背景深厚而且当家的大主任更是个软硬不吃的家伙这让他感觉异常头大。

不吃大使馆这一套也就罢了省外办和市里的大领导这位同样不买帐梁二秘万般无奈之下只能剧透一下自己的目的了到末了还不忘记补充一句事关国家机密陈主任你也能想到我为什么一开始不说吧。”

国家机密我求你说了吗。陈太忠对他的话是相当的无语说不得侧头看一眼段卫华眼中流『露』出的是说不出的悻悻之『色』领导他们这不是欺负人吗。

哎呀这个担子搁在小陈身上是有点重了”段市长难得地收起了笑脸不过梁天希都把话说到这个地步了想拒绝那也是不可能的了于是只能长长地叹口气他毕竟还年轻嘛。

你要是能答应配合我把曼内斯曼的厂子和人员迁往凤凰我可以考虑一下”陈太忠倒是不怕开口而且相关费用你得负责。”

这怎么可能呢。梁天希听到这话差一点蹦起来盯上曼内斯曼的都是国字号的企业而且相关资料和人员肯定也是央企的囊中物你一个小小的凤凰市怕是连像样的钢铁厂都没有简直是要啥没啥也敢打这个主意。

而且相关费用我得负责我靠我只管拨集情报自己的经费还不够用的呢你倒是敢狮子大张嘴啊。

然而愤怒归愤怒二秘同志已经拿定主意了得罪这个人的差事我是不干的你既然敢应承那我向上面反应好了于是沉着脸点点头你的要求我记住了不过能不能答应就不是我能做主的了我会尽快向上面反应的”

哦”陈太忠点一点头眼神里那份轻蔑是个人就看得出来没能力做主那你跟我白活半天这不是瞎耽误工夫吗。

那我先走了”梁天希觉得自己是彻底被这个家伙打败了说不得站起身来侧头看一眼裘主任裘主任要一起走吗。”

走吧这地方太节俭了待不下这么多人”外事办主任笑着站起身跟段卫华握一握手晚上有酒会的话请通知我一声。”

按说这二位就这么走了就不错怎奈梁天希临走的时候犹豫一下又嘀咕一句陈主任今天的谈话内容请勿外泄。”

他这原本是老成持重之举小陈不但年轻而且跟那此外国人似乎交情不浅叮嘱一下不算错吧。不成想却直接惹恼了段卫华他冷哼一声梁秘书小陈的政治可靠『性』是通过了凤凰市委考察的。”

段市长这一通邪火已经憋了很久了心说你是大使馆的人你大还不成吗。可是眼下时方居然『露』出这么一个小小的破绽他禁不住就要重重地反击一句你尊重我们凤凰市党委一点好不好。

梁天希可是没想到自己居然被这个一直笑眯眯的市长如此重重地呛了一句禁不住就是一愕你们凤凰人怎么都这样啊。

他愕然段卫华却是不退半步地斜睥着他老虎不发威你当我是病猫。小子我好歹也是地级市的『政府』一把手呢今天你还没猖狂够。

呵呵快点回去休息吧”陈太忠见状伸手撵人了见那二位转身兀自不忘补充一句就算你答应了我的条件我也只能说试一试不会有任何的保证”

这就是只想要钱不想做事了。梁天希气得都要哆嗦了他强忍这这份不快走出大门才苦笑声没想到段市长也这么欣赏陈主任。”

你小子今天做得就有点差人家好歹一个市长呢裘主任心里明白

嘴里却是笑一声欣赏陈主任的人可不止他一个。”

梁天希当然知道他说的是什么心里暗暗叹口气早知道这家伙的头这么难剃今天我就不该过来的别的不说只说那个黄和样和周瑞两个人大使来了都要客客气气的

他俩走了,陈太忠和尼克又陷入了争执中总算是大家都折腾得差不多挺累了扛不住的也休息去了只有袁落坐在一边听两人『迷』『迷』糊删旧川水仗。

两人争执的实在不是什么要紧事只是段卫华定下了晚上要举办酒会让陈太忠去安排尼克自告奋勇告诉他酒会该如此如此地『操』办但是陈家人却不吃他那一套我的驻欧办我做主你自己好好呆着就行了。

可尼克不干了他坚持自己的观点陈你要是想融入欧洲那么必须学会应该的礼仪和礼节同时这也是文明的象征好吧我没有贬低中国礼仪的意思但是你不觉得西方的礼仪更为优雅和雍容吗。”

就你这思维能力还想当议长。”陈太忠毫不客气地耻笑他

这是一个讲宪实力的社会从文化的角度上讲礼仪不存在档次的问题是的不存在谁比谁更优雅的问题你觉得握手优雅。我可是认为拱手礼才更优雅”

一边说他一边做出一个拱手的姿势以方便对方理解嗤什安样的礼节流行不是取决于你的自我感觉只是看谁把持了主流社会谁掌握了话语权就可以推行他们自认为高雅的礼节就这么简单。”

这家伙是个唯实力论者尼议员只觉得身上泛起一种无力感可是同时隐隐又觉得这话倒也未必不正确说不得只能打个哈哈好吧反正你是主人。”

很高兴我们有了共同的认识”陈太忠嘴角抽*动两下算是个典型的皮笑肉不笑的表情不过他并不是闲的无聊一定要跟此人打嘴皮官司而是他想要时方再次感受自己的强势从而好继续谈论另一个话题。

陈家人对梁天希透『露』的信息其实还是很感兴趣的心说既然你们能打曼内斯曼的主意那我为什么不能打呢。他刚才的那番做作不过是看不惯梁天希的模样同时也不想让有关部门觉得自己很好说话将来万一频频地被征用”那可就没意思了。

既然尼克服软了说不得他就要淡淡地看一眼自己的副主任袁孙正强忍着打哈欠的冲动听着两人打嘴仗呢见到他这一眼忙不迭站起身子痛快地打一个哈欠实在扛不住了头儿我去眯一阵儿。”

见他出去陈太忠站起身碰住门才笑眯眯地走回来坐下尼克现在我有个想法需要你的帮助。”

看到他这副模样尼同学情不自禁地打个寒战只觉得室内的温度有点低了哦陈我们是朋友来的对吧”

等他听完那一席话登时就陷入了沉思里好半天才叹口气

陈请恕我直言这种事情似乎你去找德国人更合适一点即使汰达丰能顺利地收购曼内斯曼但是想拆分这个企业并出售的话德国人的意见将会是至关重要的现在他们的总理施罗德对中国很友好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

汰达丰旗下的产业拆分需要经过德国的同意吗。”陈太忠很怀疑地看着他德国人的意见或者会影响汰达丰的决定但是我不认为会是至关重要的一环你们都是欧盟成员难道不是吗。”

这次他看向尼克的眼神就颇有一点不善了摆明了是告诉时方小子你别以为我是好糊弄的。

就像你刚才说的话世界上就不存在完美的自由贸易体系”尼克一摊手只能对他报之以苦笑了我们可以高调地标榜自己的道德但是大家都知道那就是狗屎每个国家都有自己的利益诉求欧盟只是个联盟请相信我这件事上能给予你最大帮助的是德国人而不是英国人。”

但是问题是我跟德国人不熟啊陈太忠撇撇嘴心里有点小的郁闷不过他倒也认可尼克的话或者最能决定这件事的真的是德国人。

啧”他不无遗憾地摇一摇头好了你不会告诉我说你在德国没有要好的朋友吧。”

这正是我想要说的”尼克又是一声苦笑他跟德国人还真没几个关系好的有的也是小喽吧拿不出手的那种见了中午驻欧办的排场他对陈太忠结交的人的背景已经有了相当的了解毕竟连他自己都差一点坐不进那个象征着身份的桌子上。

可是看到时方目光转冷尼议员的小心肝再次噗通噗通地跳了起来好吧我有一个建议你应该去找海因先生想一想办法美国人对德国有相当的影响力。”

海因先生吗。”陈太忠沉『吟』了起来要这么说的话哥们儿可是还有一张王牌呢肯尼迫家的坏女孩儿不过这么轻松地放过你也不是我的风格好吧德国人那里我去想办法那么汰达丰这里呢。”

我只能尽量帮你想一想办法了”尼克终于松了口气冲他微微一笑居然有心开起了玩笑当然你若是能把我弓见给贵国的一号我的工作会好做很多。”

等你当了议长之后再说吧”陈太忠听得相当地无语心说你个小混混瘾君子还想见一号。真是敢想啊。

(又是七千字,召唤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