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1 辗转传话1872得利

1871辗转传话1872得利

对于陈太忠的回答,尼克却认为很正常,事实上,他并不怀疑陈某人的能力,因为他对中国官场森严的等级制度,了解得并不是很清楚。

对于自己的往日的劣行,他还真没怎么在意,克林顿当年也吸过大麻。可不也当上美国总统了?中国人说得好“浪子回头金不换嘛。

所以,尼克只当对方能撮合科齐萨而不愿意撮合自己,只是因为自己级别差得太多,心说也是这个道理,于是笑着点点头,“好吧,有你的承诺,我就放心了,这样,我先回去休息一会儿,晚上见

晚上的酒会,陈太忠参照了在凯瑟琳家见到的样子,叠个酒塔在门口,里面就到处是端着酒杯乱转的人了,至于说有人想吃饭那就参照埃布尔家沙龙的模样,某一间办公室里有桌椅和菜肴,谁要饿了的话。进去吃吧。

晚上来的人,就少一些了,黄和祥、周瑞和安国超都没有来,裘主任倒是巴巴地赶来了,可是他很郁闷地发现,自己这方的三巨头居然都没有现身,一时居然有点后悔来了一我来参加这个酒会,可不就是图的跟这三位坐一坐吗?

甚至,科齐萨部长都没来,不过他在电话里已经说了,不是不来,而是还有别的应酬,在九点左右应该能赶到。

不过,何家的小公主何雨朦却是来了,年轻人总是爱凑个热闹的。跟她同来的还有四五个人,再加上邵国立、韦明河等人,到是隐隐有点新生代聚会的意思了。

中午被这女孩儿告了一状,陈太忠是懒得招惹她了,看着安多瓦追着吴言献殷勤,他一时间居然觉的有点无聊,索性扯了埃布尔来聊天。

正聊着呢,他猛地觉得四周的人眼光有异,说不得侧一下头,却发现何家的小公主手里端着一杯浅红色的饮料走了过来他之所以能肯定那是饮料,是因为那杯子壁还冒着气泡呢。

看她越走越近,有跟自己碰杯的架势,陈太忠笑着摇一摇头,将手里的杯子藏到身后,“呵呵小雨朦,我可不跟喝饮料的人碰杯。”

他这话是笑着说的,措辞也还算的当,但是看他脸上的表情,却是带了明显的不耐烦丫头,哥在忙呢。你看不到吗?

何雨朦好悬没被他这个表情气跑。不过想一想自己的任务,终于硬生生地忍了下来,“我这里面也是有酒的,只是加了一点苏打水,不信的话,倒一点出来你尝尝?”

“不用了,我对红酒和苏打水这些东西,不感兴趣”。陈太忠笑着摇摇头,原本他还想倒一杯白酒让对方喝,不过想一想自己跟她的父亲、姥爷和太姥爷都有来往,一时间也就懒愕欺负小辈了,说不得抬手跟她碰一下酒杯。“想看模特表演吗?回头帮你安排一下。”

“谢谢,我跟我同学说好了,去看赫尔辛基时装博览会”何雨朦面无表情地跟他碰一下杯,轻啜一口杯中的混合饮料,“下一周就开幕,马姐答应陪我了

小雅还真厉害啊,这么快就开始撬阴京华的墙角了,陈太忠抬头找一下马小雅,发现她正被讷瑞那厮缠着。心里真的有点别扭,这么多洋模特,你非要找中国人聊,这是”物以稀为贵吗?

吴言是被安多瓦骚扰,你又是这样。陈家人心里正纠结呢,却冷不丁听到耳边一个声音响起,“陈主任。何院长要我转告你,德国曼内斯曼的事情,就麻烦你费心了

“何院长?”陈太忠不可置信地盯着面前的女孩儿,愣了好半天之后。才笑嘻嘻地摇一摇头,“称呼自己老爸的职位,不代表你是真的成熟了小雨朦,你不能好好地说话吗?。

一边说着,他的思绪却飘着走了。这事儿这么快就传回了国内,而且惊动了何保华”不是吧,“有关部门。的工作效率,真的有这么高吗?

“谁要你难为刘叔叔呢?。何雨朦回答得很有点莫名其妙,很久之后。陈家人才知道,这刘家人乃是驻法大使馆的一个参赞,跟何保华是校友,所以此人在大使馆里,也被列为是跟黄家有渊源的主儿里了,虽然他上进并没有完全靠着黄家。

梁天希回去把见到的情况一反应。就有人想到了刘参赞,黄和祥和周瑞的个头太大,大家不敢打主意。就撺掇他,让他跟何保华打个招呼。

这个电话打过去的时候,国内已经晚上十点多了,何院长听说有吃下曼内斯曼自控部分的机会,那是相当地激动,也顾不得是深夜了,抬手就想给陈太忠打电话。

倒是他的夫人警觉,示意他给自己的老爹打个电话,“三叔和周瑞都去了巴黎,结果他们找上了你,这事儿还是问问咱爸吧。”

黄汉祥都要睡下了,接了这么一个电话,琢磨一下才发话,“这肯定是好事儿,不过以小陈那暴躁脾气。估计是使馆那帮小子惹着他了,又碍着老三和小周在,,这样,你让雨朦跟他说去吧,万一那家伙毛不顺。还有个回转的余地

黄总的回答不但立场坚定,而且就似亲眼见到现场一般,猜得一丝不差,可见他的脑瓜真不是白给的。他没在体制里面发展,大致还是因为性格的

性格决定命匠,浊话真的点不假六何保华一听老丈人这么说,心下也明白了几分,说不得跟自己的女儿联系一下,如此这般地吩咐了番。

何雨朦一听老爹这样的吩咐。就觉得自己有点大人的感觉了,我都帮老爸办国家大事呢,所以也就将跟陈太忠那点小芥蒂暂时放在了一边。只,,我爸说了,这件事很重要的。”

“这个。嘛”你容我集虑一下”陈太忠不正面回答她,反倒是提出了一个条件,“不过,你得先告诉我,你姥爷来不了也就算了,为什么你三姥爷会来呢?”

这也是陈集人心中的疑点之一,他虽然狂妄,却是知道从官场角度上讲,黄和祥是一个怎样耀眼的人物。在黄书记来驻欧办之前,就算有人告诉他此人会来,他多半是不信要说蒙艺会来,那多少还算靠点谱。

这个疑惑藏在他心中很久了。遗憾的是他找不到合适的人来问,眼下何雨朦送上门来,他当然会抓住这个机会打问的。

这种问题,换一个十八岁的女孩来听,还真听不出来名堂一我姥爷不能来,三姥爷就来了,这不是很正常的事儿吗?

然而,出身于官宦世家的子女。却是不能用这个标准来衡量,尤其是。何雨朦还是一个相当聪明的女孩她都不服气荆紫菱呢。

小雨朦心里很清楚,在太姥爷家。三姥爷的地位比自己姥爷的地位高,所以她对这个问题到是没觉得奇怪,只是微微地笑一笑,“我三姥爷来,不好吗?”

这话问得就颇有几分傲气了。潜台词无非是,陈主任你知足吧,我三姥爷都来了,你还有什么不满意的一当然,还有更伤人的翻泽方法,那就是:合着你也知道,你不值得我三姥爷亲自跑一趟啊?

何雨朦的优越感,那是与生俱来的,换任何一个人到她的位置上。怕是也不可能免俗,尤其是她不但美貌而且聪明,深得太姥爷的喜爱。连她的三姥爷都对她另眼相看。

不过,何保华是书呆子类型的那种人,管她管得比较严,着急起来都敢不认她姥爷的账小雨朦倒也没养出蒋君蓉那般的傲气来一眼下的话可为明证,她说的真的比较婉转了。

然而,陈太忠并不认为这话就婉转,罗天上仙的尊严,岂容他人觑?闻言似笑非笑地哼一声,“你这个回答,好像没答到点儿上吧?我问的是为什么,而不是好不好,,哈。我知道了,你也不知道为什么,算了,当我没问就走了。”

“陈主任你想错了,我恰恰还知道一点”何雨朦差点没被他气得吐出血来,她知道这是这家伙的激将法。但是她真的无法忍受他的看。一次两次的小看也就算了,你回回小看我,真真是欺人太甚!

当然小何同学心性甚高,一般是不肯做剧透那种事的,但是眼下。她有剧透的理由我在帮老爹做事呢,做的还是大事,少不得就解说一二。

敢情,黄汉祥被禁足,也是心不甘情不愿的,咱黄家跟东南的那点事儿就不沾边,老爸你非要我老实一段时间,我外面还有很多应

你知道个什么?人家这次动手。决心可是下得很大呢,黄老有点恨铁不成钢,你也六十好几的人了,没看明白这件事会牵扯到谁吗?

黄汉祥当然知道会牵扯到谁。心说咱家在军队里一直没怎么发展的嘛。不过他也知道,老头子这么谨慎是最正确的反应,先别说老爸经受了那么多的运动养成了眼下的习惯。就是他自己,也非常明白眼下低调的重要性。

不过,“我确实有些应酬的嘛,都答应凤凰的小陈,去驻欧办捧场了,”

刃2章得利

对黄老来说,陈太忠这小家伙。也确实是比较另类的,除开他身边的人,像这种级别的官员,已经很多年都没被他放在眼里了。

可是,他偏偏地承了此人的情。虽然那些头绪都归二儿子处理了,但不可否认,他对这个小屁孩还是有几分上心的。

尤其是前一阵,因为等待一个可能出现也可能不会出现的人物一最后那人是没出现,但是不可否认的是,黄老居然破天荒地为那小家伙向一号办公室的人打招呼了,这多少就有一点味道:此人是我罩着的了。

当然,事实上不但别人这么认为了。他自己也这么认为了,且不说帮人是会上瘾的,只说人家确实跟他有几分渊源,他也不会吝惜在关键时候出手,尹格地说,是让自己身边的人随便示意一下一个屁大的处级干部,能惹出多大的事情来?

按他的想法,搁在平日里,儿子去不了欧州就让别人代去一趟就完了;可是现在是非常时刻,有些事情就要考虑是不是能拿来利用一下了。

其实,就禁足自己二儿子一事,黄老也认为这是无妄之灾,然而。他要不做出这个决定,那不是一个负责的态度,也难免有不把某些人放在眼里的嫌疑。

是的,仅仅是嫌疑,但是”有嫌疑就足够了,经历过数次斗争的他,非常明白面子是别人给的,却是自己掉的。

可是就这么把儿子关在北京。他又觉得有点憋屈,也有点不心说我给你们面子了,你们得领情啊,我是尊重你狮。飒可你们要认为那是理所应当的,那就不对人到老了,一般都是分外注重面子的。

而且官场角力,一个“势”是很重要的,所谓的不是西风压倒东风。就是东风压到西风,无原则的忍让,只能引发别人越来越明显的侵蚀,所以,该做出的暗示,还是必须要做的。

正是因为如此,黄和祥就被老爹撵出国转悠去了,搁给普通的人,根本看不出里面的门道,黄家两个兄弟。谁出去不走出去呢?只有最关注黄老行止的那么几个人,才能品出里面微妙的味道。

然而,陈太忠这驻欧板,却是扎扎实实地感受到了两兄弟的不同之处。不过这也太正常了,一个有交情一个没交情,一个游离在体制内外之间,一个却是黄家的希望之星这差别实在太大了。

事实上,黄老没要三儿子一定去参加驻欧办的挂牌仪式,在他想来。自己派出周瑞送一幅字儿,已经足够了。

可是黄和祥也深明老爹派自己出来的意思,心说我要是能去参加一下驻欧办的揭牌仪式,能将黄家的意思表达得更清晰一点怪异之处。总是有缘故的,某些人该好好想一想的吧?

当然,这也跟陈太忠的口碑有点小小的关系,他不但是黄汉祥的忘年交,而且在天南折腾得挺起劲儿,黄书记略略打问两句此人的事情。就临时起意跟着周瑞一起来了。

至于说何雨朦出来,那是因为她放暑假,跟同学约好来欧洲玩,所以黄家这三拨人才能凑到一起,在驻欧办的挂牌仪式上一起露面。

其实,这些个缘故,何雨朦不是全部都清楚,但是她能说出其中一部分,剩下的倒也难不住陈主任的脑瓜。

就因为黄汉祥来不了,黄和禅才来?嗯,看来这次动静还真的挺大,陈太忠做出了分析,这里面的味道,真的有点意思。

当然,不管他如何分析,正是那句话,不懂的就是不懂,消息层面和眼界上的差距,让他看不出里面的名他根本不知道是哪些人在斗法,可是他能品味出,黄和祥突然出现在驻欧办的挂牌典礼上,是多么突兀的一件事情。

而这样突兀的事情,只是为了传递一个消息或者表现出某种姿态,那么此事后面的关联之大,也就可以想像了。

事实上,严格地说起来,最感觉突兀的只是他一个人,虽然段市长等人也惊讶黄书记的出现,但是小陈跟黄家有联系的消息,也传出来不是一天两天了大家只是奇怪外省的省委书记来参与揭牌,那啥,比较少见哈。

只有陈太忠自己心里清楚,他跟黄家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交情,所以。黄和祥此举看似冒失,其实不该明白内幕的主儿,依旧是不明白,最多不过是多了一个似懂非懂的家伙。倒是将黄家的用意更明白地展现出来了。

陈家人也算个精明人,发现圆于所处的级别,他已经推算不出更多的东西了,索性也就懒得再琢磨了。黄家都头疼的事情,我处心积虑去探听的话,也未必是正确的反应反正,哥们儿是从此事中得利了!

想到自己得利了,那么,陈主任当然就很好说话了,“呵呵,我是懒得理大使馆那帮人,回头跟你老爸说一声,算了,还是等我过两天回北京的时候,自己跟他说吧。”

“过两天回北京?”何雨朦听得有点奇怪,她看他不是很顺眼,但是一想到此人要回去,心里总有些说不出的失望,“你要回的话,马姐是不是也要跟你回了?”

小小年纪,你脑子里净琢磨些什么呢?”陈太忠脸一沉,他在别人面前不是很注意形象,但是,总不能带坏了小朋友吧?“我回和她回。有什么必然的联系吗?”

“啧,你才叫,才叫思想不健康!”何雨朦脸一红,声音微微地大了一点,却依旧是很清脆的那种,“我只是说她是你朋友,既然你要走。她不是也没必要呆很久了?”

她不想让家里人跟着自己,正好她跟那马姐谈得也算投机,正考虑着拉上她伴着自己的同学一起玩,这边又有陈主任关照,那就应该出不了事情了吧?

小雨朦人是有点孤高,但是对于陈家人在欧州的奂际能力,她也是很佩服的,自己的老爹和大使馆不是都想通过此人,做某些事情的吗?

“这是你和她的事情了”陈太忠听得笑一声,旋即又叹一口气,“年轻真好啊,可以随意地去玩。不像我们,已经被工作拴死了。”

“你的工作可不就是驻欧办吗?”何雨朦大大的眼睛眨巴两下,奇怪地看着他,“驻欧办不是已经成立了吗?”

“成立了,也不代表我要常驻欧洲的”陈太忠微微一笑,也不多做解释,心说小丫头是见惯驻京办了吧?

就这么四处走着聊着,不知道什么时候,轻柔的音乐已经响了起来。陈太忠撇开克劳迫娅回头一望,敢情他邀请的模特们又到了。

葛瑞丝正在跟段卫华聊天,她和贝拉已经跟段市长等人熟悉了很多。事实上,昨天的时候,她俩就获得了凤凰人的认可陈家人已经介绍过了,这风刀“疾风”电动助力车做过广告的。而苏总的态度也证实秘世点。

若不是这样,陈太忠也不可能答应她俩今天再来,毕竟他虽然人在国外,可有些东西该注意还是要注意一下的,不过,有这样的渊源,那就好解释了不是?

当大家看到小贝拉都能跟尼克有说有笑,而英国议员也不见外地拍了她肩头两下的时候,心里就越发地纳闷起来了:看来这俩模特的交际能力很强啊,也不知道陈主任从哪里搭上的关系,莫非是,苏文馨苏总的关系吗?

可是这些,都瞒不过吴言的眼睛。白市长身为女人,对自家男人的德性再清楚不过了,昨天她就怀疑这两个女人跟太忠不清不楚,今天却是已经基本能确定了。

在九点的时候,酒会逐渐地到达了**,同时,科齐萨带着几个人出现了,非常不幸的是,袁瑟袁主任何候人一晚上了,好不容易才抽空出来,跟伊莎贝拉跳一曲,却正正地被法国的副部长看到了眼里。

陈太忠发现,科部长眼中似乎有一丝不快一掠而过,不过这个动作太隐晦了,而他正在搂着钟韵秋跳舞。一时也不能断定自己是不是花眼了酬

段卫华的欧洲之行只预计了区区的四天时间,所以第三天下午四点他就飞了回去,总算是在中间还有一天,他不但有空到科齐萨的办公室坐一坐,更是抓紧时间逛了一下巴黎,晚上还看了一场模特演出。

吴言出来的时间,就要宽松一点了。不过她也只不过多呆了一天,倒是在这几天没命地榨取陈家人。让他没有机会去骑“疾风助力车”

然而,虽然仅仅只多呆了一天。她却是带回去一份合同一个意向,也算不虚此行其中那份合同虽然是海因祝贺驻欧办开张的贺礼,但是另一个意向可是她亲自参与的。家乐福有意在凤凰开设连锁超市。

陈太忠是在吴市长回去的两天之后回北京的,同行的还有韦明河和邵国立,这次这两位是玩爽了,邵总甚至不想再来了,顶着两个黑眼圈哈欠连天,小韦还是年轻啊,我不行了,老了,这些外国模特,真的没啥可回味的。”

“说身体吧”韦明河哼一声,毫不退让地顶他一句,“太忠还包了俩呢,也没见人家就腻歪了,老邵你得多注意锻炼了。”

要不说“三大铁”果真不一样呢?这二位原本关系很是一般,“一起扛过枪”之后,韦处长也能耻笑邵总两句了。

陈太忠下飞机的时候,来接人的这位比较奇怪,居然不是京城的,而是碧空省的刘寡,当然,刘厅长出现在这里,也有一点必然,他原本是想参加驻欧办的开张典礼的。可是陈家人想到如此一来,会引起别人不必要的联想,索性就拒绝了。

但是“松峰市卫生局局长”和“西平市常务副市长”这两个头衔,已经通过越洋电话,经过苏文馨的嘴说出去了,刘厅长当然要端正态度。专程来北京感谢一下一反正他现在也没什么正经工作可做。

不过,陈太忠的心思可不在他身上。甚至可以说,他有点排斥此人的出现,因为”唐亦董来北京避暑来了,还就住在那装修好的别墅里。老刘不是我不待见你,你要是知道我跟你们省委书记的嫂子关系很密切,怕是能把你吓出病来吧?

这个消息最先是马小雅传来的。小马留在了欧洲陪何雨朦玩不过那装修公司的人通知她了,说是有人来拿了钥匙走,并且明确说了:以后该公司的人,就不要再出现在那栋别墅了。

得了这个消息,陈太忠将电话打回去,才知道小莹莹是来避暑的,其实,说来北京避暑,那也都是借口。要说北京的夏天比凤凰还热,那是胡扯,毕竟靠北那么多,不过在同一纬度上,京城怕是最热的城市了。

小董莹无非是知道我可能很久都回不了凤凰,所以不远万里来京城寻夫了一家人美不滋滋地自我评价着。

当然,就算排斥刘害,陈太忠也不可能明显表示出来,一来他现在已经有足够的城府了,二来就是。他在京城还有事,而那事是用得着刘厅长的。

陈主任打算找到肯尼迫家的坏女孩儿,把德因曼内斯曼的事情办一办,办这件事情的时候,刘厅长能在一边旁听是最好的。

刘寥带来接人的,是一辆奥迪两百。不过车看起来有点老旧了,一上了车,刘厅长就示意司机,“听陈主任的。

陈太忠报出了普林斯公司的地址,刘塞听得就有点纳闷,事实上,他知道陈太忠在北京有据点,要不然的话,他早就安排住宿了一咱们要去的,不是居民小区吗?

他纳闷,凯瑟琳见了刘塞也挺纳闷,心说陈太忠怎么带了外人来我的公司,莫非是个领导吗?

可是看这位的做派,也不像啊她不是说此人不像领导,而是说不像太忠的领导,凭良心说,太忠倒像是这位领导的领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