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3 应酬1874顿悟

1873应酬1874顿悟

.

不得不说,凯瑟琳是个非常聪明的女人,陈太忠只是淡淡地介绍了一下刘赛的身份,她的眼睛就亮了一下,“碧空省劳动厅的厅长?。

有意无意之间,她将碧空省三个字咬得略略地响了一点。

“原副厅长”。刘寥笑着答她,故意将那个,“原”字重重地强调一下,不过显然,他现在已经不以这个字为耻了,当然态度就奇好“现在只是等待“另有任用”呵呵,让凯瑟琳女士见笑了

凯瑟琳来中国时间不短了,对中国官场算是相当熟悉了,不过说实话,她对干部任免程序还不是很了解,不过面前这位笑眯眯的,根本不见一般失势者那份失落的表情,她当然就明白,人家在碧空,应该混得不错才是。

刘害心里也在盘算,这美到极致,都荒得有点庸俗的外国女人,没准就是陈太忠庞大的后宫之一了,怪不得陈主任看不上我为他准备的女人呢,人家玩的是外国嫂子啊。

这就是档次的差距了,那是不能不服的,不过还好,太忠肯把他的女人露出来,对我也是相当的信任了,这个女人,我一定要奉承好了。

他在这里暗暗下决心不提,陈太忠却是扯着凯瑟琳话了,“下飞机的时候就快五点了,多亏了刘厅长接我,晚饭你有安排吗?”

“请了临河铝业的一个,亏总吃饭”美艳的女老板皱一皱眉头,拎起了桌上的电话,用请示的口气问了,“要不我回绝了他算了?”

那当然最好了,陈太忠刚想这么说,却是看到了她眼中的一丝迟疑,于是笑着摇摇头,“好了,不用回绝他,请他一起坐坐吧,嗯就去临铝驻京办好了

范如霜算是一个非常强势的领导,别说女人,就算男人里,强势到她这样的都非常产见,说句实话。章尧东在凤凰的强势,比她差了不止一条街一这固然跟临铝是企业有关,不过更多的是她的性格使然。

所以,临铝的副总来了京城,是必须要在驻京办吃住的,这也是她定的制度,纵然有不得已的时候。不得不去别的地方的消费,可驻京办不认可的话,那费用你们自己想办法处理。

其实对很多领导来说,费用自己想办法处理,根本不是什么问题,尤其对那些手握实权的主儿而言,但是范总既然定出规矩来了,谁要是认为仅仅是费用自理的问题,那很有可能就是自理的资格都被取消

一没人愿意在这种小事上犯错。

所以,那位魏副总也是住在驻京办的,原本他都准备好去王府饭店了,可是听到对方翻悔,一时就有点不满,“凯瑟琳,请我去王府饭店的也是你,现在要来驻京办的也是你,我想确认一下,就是在驻京办,不会变了吧?。

凯瑟琳心里明白得很,这位不过是个凑数的,她现在跟范如霜的关系处得极好,以范总的话来说,那就是“下面你稍微意思意思”无非走个过场而已。

这魏副总心里也清楚,普林斯公司那洋老板的身后势力巨大一能顶掉西门子拿下项目,那可不是一般人做得到的,虽然有传言说范如霜在里面出了一些力,可是显然,仅靠范老板是玩不出这么大动静的。

所以他对上凯瑟琳,到也有几分自知之明,知道自己能琢磨的,也就是美国十日游或者欧洲半月游之类的玩意儿,不过,纵然是如此,对方这么临时改主意,把自己调派来调派去,也让他相当不爽。

更何况这吃饭地方定在了驻京办,魏总不但早吃腻这里了,更重要的是,这里来往的都是临河铝业的人一你这是生怕不够招摇吗?

“凤凰招商办的陈主任从欧瓣回来了”。凯瑟琳用不太标准的汉语回答,“他想请我吃饭,我想着。没准魏总有认识他的兴趣,当然,您要是忙,那我就不打扰了

“陈主任?”魏总犹豫一下,才轻声问,“是陈太忠主任吗?”

陈太忠从未到过临河铝业,然而,临河铭业的高层领导里没人不知道这么个人,张大庆张永庆兄弟就是栽在凤凰人的算计上的,而阴平那里也整顿了采矿权值此氧化铝大涨的时节,阴平那边的统一协调,让临铝感觉有点束手束脚的感觉。

而且,青旺和凤凰本就是相邻的,陈太忠在凤凰呼风唤雨,临河这边也有所耳闻,无论是在民间还是在官场,陈主任的影响力,没人能忽视。

在得到凯瑟琳的答复之后,魏总很痛快地答应了下来,因为他还多知道一点别人不知道的事情,那就是陈主任跟范总的关系极好,甚至这个电解铝的项目,都是陈主任帮着跑下来魏副总在有色总公司里,可也有人呢。

等陈太忠一行五人赶到临铝驻京办的时候,魏总已经将洱菜安排好了,除了司机另有安排,陈太忠、刘害、凯瑟琳和伊丽莎白都坐到了一起。

当魏总听说,这个看起来很有点领导气质的矮胖子,居然是碧空省副厅级的干部,心里越地庆幸了起来,啧,幸亏我没跟凯瑟琳耍态度,你看看,人家一个堂堂的副厅,跟在陈主任身边跑前跑后,还是一副理所应当的模样。

二复是生热别人不知道自只对陈丰任的尊重,连坐座位册贴忌要坐到对方下,反正这里是北京不是碧空,他做得再出格一点也是无妨的。

事实上,刘厅长已经别无选择了,他现在连个个置都没有了,虽然那帕里是答应帮忙了,可是这屁股一天没坐扎实,心里就不安生不是?

更何况,他还想琢磨一下西平的常务副市长?说句实话,混行局的话,那卫生局的局长,怕就是顶天了,可是有蒙书记罩着,他还真的想在党政干部口上再努努力。

多了他和陈太忠这两个不之客,魏总就不能跟普林斯的人谈项目问题了,事实上,凯瑟琳也没打算说那些,左右不过是随便聊一聊走走场面的事情,至于说细节问题,自有那些该操心的人来操心。

于是,大家说着说着,就说到了凤凰市新成立的驻欧办,刘塞是没命地感慨自己没能到场,搞得魏总也禁不住插嘴,“陈主任,我们有色也有对外贸易,你该邀请范老板去一趟的

“那地方实在太小了,挤不下几个人,那天光部级干部就去了三个。还有长们的秘书和子女”陈太忠苦笑一声叹口气,又不无卖弄地解释,“你知道我们吴言吴市长吧?她都只有在大厅呆着的份儿。”

要说起凤凰市的年轻干部,名气最响的可并不是陈太忠,而是吴言,天南省最年轻的副厅,又是冷艳无比,魏副总做为邻居,当然听过不少关于此人的传说。

不过,他可没去琢磨吴市长,别的字眼更为惊人,“长的秘书和子女都有些谁啊?。

“反正不止三五个吧”。陈太忠笑着摇摇头,不想跟他细说大家的交情没到那一步呢,“请范董去倒好说,但是招待不周的话,那我罪过可是大了

魏总可不知道那三个,部级干部,有一个属于外国的“部级。”心说国内去了三个,部长,你说的“长”怎么也得是副总理级以上了吧?这么多能人去捧场,范老板去的话,没准还真的只有站在一边看的份儿。

考虑到这些,他对陈太忠的能力,有了更加直观的认识,说不得只能笑一声,“那以后我去了欧洲,有什么摆不平的事情,找你陈主任就行了,是吧?。

“那是,我对朋友,没问题的”。陈太忠笑着点点头,心说要不是凯瑟琳正做你临铝的项目,你一个屁大的副厅敢跟我这么说话,我非和你计较一下不可哥们儿跟你很熟吗?

刘害却是个善于察言观色的,见他回答得有些不痛快,说不得就将话题扯远了,反正大家天南地北中外混杂,他索性就说起了阳光的“过桥入阁”的案子。

他说的是本备的事情,大家听的却是别人家的传奇,当然就吸引了不少注意力,不过,等说到省部级以上的关联的时候,刘厅长就不好好地说了,魏总对此表示出了一些不满,“刘厅你要讲就讲清楚一点嘛,碧空的事情,谁会在乎?。

“上面那点事儿,谁不诸楚?”刘害不客气地反驳他,“讲得太清楚了,就没意思了,魏总你说是不是。

总之,这顿饭吃得还算痛快,陈家人在买魏总面子之余,也不忘记展示一下自己的肌肉,刘赛更是不遗余力地敲着边鼓,那么,大家各取所得简直是必然的。

饭后散场,陈太忠却是没有放了刘厅长走,而是带了他去酒吧喝酒,哥们儿正经还没用你呢,你可不能就这么跑了

驰章顿悟

刘害却是没想到,这都八点多了,陈家人还有带他喝酒的兴致,心说人家有心,我豁出来这条命,也得陪好陈主任。

四人去的是一家欧式酒吧,环境极为优雅,点上一支红酒一打啤酒,慢慢地喝着聊着,不多时,陈太忠终于将话题引上了正轨,“凯瑟琳,你在德国认识什么人吗?”

凯瑟琳奇怪地看了他一眼,犹豫一下用英语回答,“不,我跟德国人的接触不是很多,关于西门子的授权,是因为某些别的因素

陈太忠有意让刘寥听清楚此事,说不得就要再次用汉语问一没办法,刘厅长的英语比一个不识字的老太太强不到哪里,“那么,那些其他的因素,现在还能起作用吗?。

凯瑟琳可是个,精灵古怪的主儿,听到他再次用中文说话,心里就隐隐猜到了什么,说不得也用中文回答,“也许可以为什么你不先说一说,到底是什么事儿呢?”

“关于德国曼内斯曼公司,听说他们可能被人收购”陈太忠笑着回答,“你知道,我对曼内斯曼的技术还是比较羡慕的

凯瑟琳当然知道,垂涎曼内斯曼的技术的,只可能是何保华,不过这个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她很奇怪曼内斯曼被人收购和羡慕技术,这两者该有什么相关吗?“哦,你说的话我不是很明白,请你继续说。”

当她听说沃达丰打算恶意收购该公司的时候,心里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对上聪明人无须说太多,一旦收购成功,曼内斯曼面临拆分简直是必然的。

然而,凯瑟琳的回答,还是让陈家人吃了一惊,她的思路真的很放得开,“我严重怀疑,这场们有西门午或者蒂森苏虏伯也类的势力在背后推动啧,你还真是个人才!陈太忠不得不叹服她思维的敏捷,然而,这不是他想要的答案,“我想的是,你的普林斯公司,能不能出面协调,买下其中一些产业,把他们搬到凤凰去?”

“我我非常感谢你这么看得起我”。凯瑟琳哭笑不得地撇一撇嘴。“但是,你确定自己知道,曼内斯曼到底是个多么大的公司吗?”

“这个,我当然知道”。陈太忠笑一笑,沃达丰为了收购曼内斯曼,居然要出售奥运捷,用三百亿以上的英傍来收购就算是恶意的,也足以想像得到曼内斯曼的强大了,“再大的公司,一旦被拆开,那就不能说大了

如果有充足的时间,我在短期内能集措到十亿美元左右的资金,但是你听到了只是短期内,而且拆借的利息不会很低”凯瑟琳绷着脸,很认真地看着他,“然而。这一点点资金,你认为能买到什么?”

刘害听得差点把啤酒杯咬个豁口出来,原本他是没打算在这件事情言的,但是听到这外国美女张嘴就是十亿美元,闭嘴又是这一点点不够,心里真的是感触颇深,什么叫财大气粗?这就走了。

刘厅长在晚饭的时候,就已经听出来了,这美女老板是做大买卖的,不过似乎也是靠着关系,赚一点中介的费用,所以一直以来,他都认为这女人傍上陈太忠,就是为了做生意方便,然而眼下听起来,事实并不完全是他想的那么回事。

“你只买一些关键部门好了”陈太忠听得有点头大,心说哥们儿的须弥戒里还有点好货,可惜卖不出去啊,“你可以暗暗推动一下拆分的过程

“这不可能,谁都不是傻瓜,好部门谁都想要”凯瑟琳微笑着摇摇头,“而且,德国有西门子,有蒂森克虏伯,还有萨尔茨吉特钢铁

“那么,看来我从这件事里得不到什么了?”陈太忠有点郁闷了,“凯瑟琳,原本我以为你真的能帮到我什么呢

“我当然可以帮得到你,但是,我能得到什么呢?。凯瑟琳闻言就是微微一笑,那一玄的风情,足以颠倒众生,“你只帮我拿下了一个临河铝业,这可是不够

不知道为件么,她最是喜欢折磨他,喜欢看他失落或者尴尬的样子,这能让她的内心得到极大的满足,甚至她都不介意当着刘害这么做一当然,这也可以视为一种比较另类的亲近,就看人怎么理解了。

这凯瑟琳,还真不是一般的聪明,陈太忠相信,她已经猜到了一点东西,说不得侧头看一眼身边的刘害,微微一笑,“刘厅长,你觉得我要是跟蒙老板要两个项目,他会不会拒绝呢?”

这才是他一直把刘厅长带在身边的原因如果老刘够聪明的话,就应该知道,我有借他的嘴问蒙艺的意思,当然,我直接问老蒙也不是不行,可是万一老蒙那边不太方便,直接回绝了我的话,那哥们儿不但有点掉面子,也伤感情不是?

当然,刘赛或者根本没资格跟蒙老板对话,不过,把这话传到那帕里耳中,还是很简单的吧?希望老刘你有我想像的那么敏感。

“陈主任这才是开玩笑,蒙书记可是非常信任你的”刘厅长的耳朵真的不是白给的,其实他还巴不得自己能掺乎一下,因为他跟蒙老板和那处长,基本上就没什么共同的闲聊话题,除了表忠心就是表忠心。

那么,眼下的事情,就是一个不错的谈资,同时还能向那处长表示一下自己跟陈主任的亲近程度,就算陈太忠不出言试探,他都打算尝试插一脚。

所以,下一刻他就证明自己听懂这话了,而且,示好示得非常直白,他笑着点点头,“凯瑟琳你可以给我一点资料,我先拿过去问问蒙书记的秘书,看看碧空有没有合适的项目,当然。要是暂时没有,那你也不能怪我了

可以肯定,这个。“暂时没有。未必是真的暂时没有,这不过是一种婉转的说法,毕竟这种大单子可能涉及某些大势力,刘厅长知道蒙书记对陈主任不薄,但是他也不敢断定,在这种事上,蒙书记是不是能无条件地支持小陈。

“那可是太谢谢刘厅长了”。凯瑟琳听得又笑,一边说一边不忘记白陈太忠一眼,“看来陈主任又给我引见了一位贵客”

“不不不”刘害听得忙不迭摆手,他怎么有胆子生受了这个评价?说不得苦笑一声,“凯瑟琳你搞错了,蒙书记信任的是陈主任,我只是一个传话的我还指着陈主任帮我说好话呢,你要搞明白到底该感谢谁

我早就搞明白了,我当初还想撺掇太忠去碧空帮我要项目呢,凯瑟琳终于能彻底确定陈太忠今天带着此人来的目的,说不得冲家人甜甜地一笑,心说你能悄悄地启动碧空那边的事情,也不枉我对你的一片苦心了,“哈,原来还是陈主任厉害”

等接近十点半的时候,四个人终于分道扬镀,刘害看着一导两女三个高大的身影钻进那辆小甲壳虫。笑着摇摇头,轻声感叹一句,“年轻真好。”

他对今天的会面很感到开心,一汗…是因为他窥破了陈太忠的隐私,而是说他货得自只又忠和那帕里的小圈子里迈了一大步,他非常清楚,这种机缘是可遇不可求的。

当然。普林斯公司女老板的做派,也坚定了刘厅长帮忙关说的信心一那女人可不是一般人,居然能将曼内斯曼那么大的并购看得通通透透,太忠还认为她能插手,他要推荐这样的人给那处,肯定也不会辱没了省委书记的大秘。

凯瑟琳心里也有疑问,一上车她就拽住陈太忠问,“喂喂你不是要我先做好临河铝业吗?怎么又跟碧空的人吹风起来了莫非,你是想拿这个换曼内斯曼?这可远远不够。”

“我只是想永远地把你拴在裤带上,不让你红杏出墙,所以不得不拼命地帮你找项目”陈太忠笑一声,伸手在她高挺的鼻梁上轻轻一刮,“哈哈,这种大项目哪儿能说有就有?先试一试蒙老板的态度,也是很有必要的

“是吗?”凯瑟琳略带一点怀疑地着着他,不过心里却是甜不滋滋的,她嘴上总是不住地威胁要出墙,但是心里却未必是这么想的,见他紧张自己,当然会心情不错。

然而,下一刻她的心就悬了起来,因为她现陈太忠的神色有点不对劲,犹豫一下,疑惑地问了,“太忠,你怎么啦?”

“没事”。陈太忠勉力笑一笑,心里却是澎湃不已,半是自责半是兴奋,有些事情其实早就露出苗头了,可是偏偏地,哥们儿还是感觉太迟钝!

他敢开始打碧空的主意,很重要的一点,就是在他去欧洲之前,黄汉祥表示自己去不了的同时,曾经跟他提过,要凯瑟琳的普林斯公司加大公关力度,多拿几个单子。

这跟黄总以前所持的主张大相径庭,陈太忠却是没有多想,只当凯瑟琳在临铝的项目上配合得不错,何院长和黄二伯心里满意,所以愿意多帮她拿两个单子。

当然,这也可能是黄总答应去捧场,结果做不到了,所以才松绑普林斯。

既然黄汉祥能松绑,陈家人当然也能松绑,又因为他在碧空出手帮蒙艺的忙了,而蒙老板对他的态度跟以前也没什么不同,所以他觉得未始不能试一试。

可是就在刚才,凯瑟琳短短的一个。“是吗。”却是让他猛地想到了,黄二伯为什么会鼓励他多帮一帮普林斯?

事情不是我想的那样,黄总的松绑,根子还是在东南那件事上!这个明悟,有若暗夜里的一道霹雳,猛地在他眼前炸响!

就像驻欧办挂牌,黄汉祥没去黄和祥就去了,为什么黄书记去了?因为对他来说,黄家的威严不容轻侮这也是他上进所必须倚仗的势力,所以他要用这种方式。表示出黄家的介意来。

而同样的,黄汉祥被老爷子限制在国内,不能随便出去了,心里也有火不是?那么他就只能通过多插手类似临铝的事情,来表示他的不满一我不搞远洋贸易,国内照样有生意可做,别以为离了那些我就做不下去。

更甚一点,他这决定不无警示的味道,我也不是好欺负的,配合你们是可以配合,但是我走得正行得端,我是无辜的,那么在国内搅一搅补偿损失,你们也不能说我什么吧?

所以说,黄家除了远赴美国的老大,没有一个省油的灯!陈太忠想到黄汉祥如此做的原因,脸上的表情怪异一点,那实在太正常了。

啧,哥们儿这情商还是锻炼得不够啊!想通了这一点,由不得他不感慨,想到自己傻不啦叽地以为黄二伯是满意普林斯公司的工作,或者是何院长对那些资料很满意,他实在有点哭笑不得,人家想问题,看的层面跟他压根就不一样。

陈太忠没想到这个耳能也就算了,一旦想到,脑瓜就疯狂地转动了起来,然后他就很惊讶地现,自己绝对没有猜错。

黄总不去欧洲,可是周瑞去了,还带了黄老的字,这就足够了,所以这一点上,黄二伯不存在对他有歉疚的问题,没有歉疚也就没有补偿,那么,对凯瑟琳公司的支持。就是黄总在泄不满,在表示黄家的愤怒!

总算还好,我现在反应过来,也不算太晚!陈太忠终于找了一个理由,来安慰自己受伤的心灵,“嗯,回头我再在别的地方划拉一下,看看能不能给你找点项目

“我总觉得吧,你还是在惦记曼内斯曼”。凯瑟琳微笑着看着他,“好吧,刚才刘厅长在,我不合适说太多,现在你可以告诉我,你想要的,到底是那个,公司呢?还是因为何院长的缘故,只想要那个公司的资料?”

“我肯定想要那个公司嘛,我还是招商办主任呢,肯定想往凤凰引资的”。陈太忠悻悻地哼一声,“能拿到公司,还怕拿不到资料?。

“你这么想,可就错了”凯瑟琳轻笑一声摇头,“就算你能拿到一小块,曼冉斯曼的核心资料,你是拿不出来的而且,一小块也需要不少资金,这一点想必你也很清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