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5 档案部1876进股市

1875档案部1876进股市?

凯瑟琳不是个,简单人物,可是陈太忠又何尝是善碴?听她说得困难挺大,心里反倒是踏实了不少,说不的轻轻一笑,伸手就揽过了她的腰肢。“哈哈,我知道你有办法的,是不是?。

“一点点吧”。凯瑟琳咯咯笑了起来,将身子软绵绵地靠在他身上。她虽然好强,却也不希望自己的男人太差劲,而陈太忠今天晚上的表现,还是比较符合她的期待的不管是在对魏总,在对刘厅长的时候,还是说眼下的反应,她都很满意。

不过,仅仅有这些还是不够的,她还想得到更多的满意,“今天晚上,嗯,三次以后,我就告诉你。每次不能少于一个小时。

“那我岂不是要被磨细了?”陈太忠故意皱起了眉头,不过不旋踵就放声大笑了起来,“导卜雅可是留在欧州了,就你俩哼,未必够看。”

“还有张馨呢”凯瑟琳笑着指一指窗外,“你没发现,你的别墅里亮着灯的吗。

事实上,肯尼迪家的坏女孩。并没有传说中的那么坏,她也着急跟别人分享自己的见识年轻人很难压抑住自己卖弄的欲望,尤其是在自己的情人面前。

所以,在第一次丢盔卸甲之后,她就老实交待了自己的想法,“其实。我的想法是,通过一些渠道大力反对这次收购,到时候,自然会有人找到门上来,这样一来我们就会变被动为主动,有些本来不能谈的条件。也能谈了。

“好主意陈太忠点点头,若是在三个小时之前,他还体会不至这建议的微妙之处,因为他没想到西门子等公司有介入的可能你反对收购,着急的只是英国的沃达丰,可是这件事里,德国人的意见才是最重要的嘛。

可是,得了凯瑟琳的提醒之后。他就能将问题关联起来看了,不仅是英国人在意这次收购,有些德国人。应该也是巴不得促成此举。

若是凯瑟琳能合理地运用她的影响力,大力反对此事的话,没准真的能从德国人那里敲点什么东西出来一比如说西门子就可以答应普林斯公司,碍手之后,将其中哪一块转让出来。

“这样一来,还能争取普通德国人的好感”。凯瑟琳得了他的夸奖。越发地得意了起来,**着身子坐了起来,一时间,胸前两团雪白的丰硕颤动不已,“哦,天哪,我真的有收购曼内斯曼的冲动了。

“醒醒吧,你的钱不够”。陈太忠冷哼一声,他最见不得女人在自己面前得瑟,当然。他的女人除外,不过就算是他的女人,得瑟也得有个度不是?“沃达丰能不能卖掉奥运捷还是两说呢,我不过就是随便想一想

“机会总是留给有准备的人的”。凯瑟琳微微一笑,那两团雪白跟着又颤了两颤,她要是那么容县被打击到,也不至于在京城坚持那么。

事实上,女人固执起来,比男人要厉害得多,而且,她虽然身在中国。可是对欧美的大势也是很了解的。不知道这个消息也就罢了知道了。自然能推算出很多。

“沃达丰在今年年初才并购了美国的空中通讯公司,眼下卖出奥运捷买进曼内斯曼,摆明了是想打造世界第一移动通讯公司,为夺取欧洲各国的%牌照造声势。你千万不要小看了他们的决心和手段

“但是,就算能买到一块。也未必能愕到核心资料”。陈太忠打击起人来,那也是一套接着一套。“这可是你说的

“没错,但是,你要只想得到核心资料,那也不是很难”凯瑟琳又吃吃地笑了起来,胸前那两团雪白闪得人眼直发晕,“呵呵,但是”,你到底想得到什么呢?。

“我现在最想得到的,就是你”。陈家人忍不住了,一个虎扑过去,将其狠狠压到,熟练地分开她的双腿,身子就趴了上去,“反了你啦,居然敢跟我卖关子

再次风平浪静,就是凌晨两点了,普林斯公司的美女老板终于不堪“鞭”挞,说出了她的小算盘,“曼内斯曼跟别的公司不一样,他们有专门的档案部,里面的资料非常地完善。

严谨和死板,原本就是日耳曼人的特色,德国公司里有完善档案记载的习惯,而这曼内斯曼公司,更是其中执行得异常严格的公司之。

“有档案部?。陈太忠一听就来精神了,心说顺东西可是哥们儿的强项,不过转念一想,只顺一点资料的话,岂不是白白便宜了何保华。甚至可能是便宜了“有关部门”。但是做为始作俑者的他,却是半点好处得不到,“啧,光得到档案也没什么意思嘛。

“那倒也是,工作还是要人来做的。难得地,凯瑟琳郑重地点点头。同意他的话,却是将他的意思理解错了,“何院长一直强调的也是这个,光有资料不顶用

我想的是把曼内斯曼的厂子弄到凤凰陈太忠有心再强调一遍,转念一想却是懒得开口了,甚至连问档案部在什么位置的兴趣都省了。

听起来,凯瑟琳有办法搞定档案部,但这恰好也是陈家人的强项,所冉他没兴趣听了,“唉,算了。不早了,睡吧。”

可是凯瑟琳不瞌睡,反倒是靠在床头,呆呆地想起事儿来,不知道过了多久,才伸手熄灭了床头灯,轻声嘟囔一句,“英国人对德国企业的收购,应该不会那么简单吧

第二天下午,她就将事情的原委打听得差不多了,然后很直接地给陈太忠打个电话,“沃达丰出售奥运捷已经成为定局,但是收购曼内斯曼,会遇到前所未有的阻力

“慢着慢着,你等一等”。陈太忠正在教唐亦莹开车,两人在南郊找了一块空地,他开着从荆俊伟处借来的普桑,手把手地教着她。

他做个手势,示意唐亦鳖将车停下,才开始发问,“你说的出售奥运捷已经成定局?什么定局,不是双方才开始接触吗?”

“什么时候接触的。众个并不重要,关键是个想卖听联次,众就足够了”凯瑟琳回答得很直率。“现在的障碍,只不过是钱多钱少的问题,只要双方有诚意,相信达成协议的日期不会太久,克莱斯亨特是个很有魄力的家伙。”

“哦,那家伙是汰达丰的总裁,是吧?”陈太忠对她的回答表示理解。所以下一个问题问出,“那么曼内斯曼呢?为什么会遭遇前所未有的阻力?”

“因为这本来就是一个极为秘密的意向,说实话,我真不知道你从哪儿得到的信息”凯瑟琳轻笑一声。先答非所问地夸奖了他几句,“仅凭这个消息,我在股市上就可能轻松地赚到数以亿计的利润,你相信吗?”

“那你去赚好了”陈太忠暂时没兴趣谈这个,他最关心的还是曼内斯曼到底怎么回事,“听起来德国人不喜欢英国人,是因为第二次世界大战的缘故吗?”

“那是平民的情绪,资本是没有国界的”凯瑟琳用一句非常经典的话回答他,“我咨询了一些人,他们告诉我一个答案从没有任何的外国企业,成功地并购过德意志联邦共和国时代的德国公司,最少,在今天以前没有。

“哦”陈太忠终于听明白,敢情是这德目人的排外情绪比较强,“听起来,收购曼内斯曼也不可能成功,这家公司真的太大了而且,“还是百年老店这种。”

“不不,任何人都渴望得到德国人的第一次,就像你从我这里得到的那种,是的,处*女,那意味着巨大的成功”凯瑟琳这家伙,总是习惯下意识地挑逗他,谈正事的时候也不例外。

不过总算还好,她下一麦就恢复了正常,“然而,曼内斯曼也有它巨大的缺陷,在它身后,没有强有力的银行和财团的支持哦,这真是一场央难。”

像曼内斯曼这种庞然大物,没有相应的银行支持,是很少见的事情。当然,在一般情况下,那些小杂鱼也没资格动它的脑筋,但是一旦被超级大鳄盯上,真的就是一件痛苦的事情了。

“但是听起来,也没那么糟糕”陈太忠听得干笑一声,“民族情绪是可以被利用的,既然连我都能想到。曼内斯曼的智囊参谋团不可能愚蠢到忽略了这一点。”

“可是曼内斯曼的股票,有六成是掌握在德国人以外的外国人手里”凯瑟琳又笑一声,“你认为这些人会在乎总裁是英国人还是德国人吗?”

她的人脉真的远超别人的想像,一般人绝对不敢相信,一个孤身在中国打拼的洋妞,又是时不时被人骚扰的主儿,居然能在短短的半天时间里,查出这么多的事情和数据一要知道,中国和欧美还存在时差呢。

口6章进股甫?

说实话,陈太忠虽然是招商办的副主任,但是他对资本运作的认识并不比一般人强多少,听到凯瑟琳喋不休,他实在无法接口,说不得就直接抛出了自己的问题,“但是你认为,德国人有德国人的传统,所谓大势,是可以借用的。”

“所以,这件事现在发展得很模糊。看不清方向”凯瑟琳认可他的说法,不过她也有她的看法,“我有一种预感,德国人最终会扛不住的。”

“要是他们扛住了呢?”陈太忠哼一声,不知道为什么,他一听到她装神弄鬼的话,就按捺不住心里那抬权的欲望。

“要是扛住的话,那么,只能想办法顺手在股市上捞一把了”凯瑟琳听得就笑,“我现在就去筹措资金,你不打算参与一下吗?”

“参与这个我需要考虑一下”陈太忠犹豫一下,他对股票这东西一向不感兴趣,或者是不喜欢那种投机的心态吧,当然,这跟他不熟悉资本运作也有关系,“真的能挣几亿美元吗?”

“这个可能是存在的,不过那样操作的话,风险会加大”凯瑟琳轻描淡写地回答他,“几十亿美元的资金注入,不引起关注是不可能的。”

“帮我买厂子,你就只能找到十亿”陈太忠听得越发地不满,禁不住抱怨了起来,“去炒股就能找到几十亿,真有你的啊”

“这两者是不同的”凯瑟琳才待细细解释,不成想那边的电话已经传来了“嘟嘟”的忙音,她悻悻的哼了一声挂上电话,正好门被推开。伊丽莎白走了进来,“老板,昨天的那个刘厅长来拿资料了。”

“哦,请他进来吧”做老板的笑着点点头,一时间也没了跟某个,小气男人计较的心思,这男人的魅力实在太大了,轻描淡写地暗示一下。一个厅长就主动找上门来要资实在无法跟他认真。

陈太忠放下电话之后侧头一看,发现小簧莹正笑吟吟地看着自己,于是清一清嗓子,笑着解释,“嗯。美国客户想邀请我到欧洲的股市上兴风作浪去。”

“你不用解释。”唐亦莹微笑着摇一摇头,不过那笑容看在某个。心虚的人眼里,怎么看都像是大有深意的样子。

不过还好,下一刻她就顺着他的话题说了下去,“照你这么说,你们科委的闲散资金也有个去处了。是不是能考虑拿钱出去炒一下股?”

“什么?”陈太忠被她这建议吓了一大跳,犹豫了一阵才轻声发话。“那可是公款来的,你不是认真的吧?”

“我觉得问题不大”唐亦莹抬手掠一下额前的秀发,开始认真地组织语言,“市政府既然能组建商业银行,科委为什么不能手里的资金利用起来,让它变活?只要程序足够完善,别人想拿这个做文章,也不容易删”

“可是股市有风险,入市须谨慎啊。”陈太忠嘴里虽然还在犹豫。手上已经在按号码了,“算了,跟纯良说一声吧。”

“能有几十亿美元在股市上兴风作浪,我真的看不出什么风险来”唐亦莹微笑着摇一摇头,“只要她知道适可而止,不要太过贪心就好了。”

许纯良接到陈太心世、电话。也是有点不可置信,“不是吧。太忠你的意思典懈拿咱们的钱去炒股?”

许主任的思维是比较传统的那种。虽然年纪轻轻,但做事却非常讲究循规蹈矩,听陈太忠说完也不表态。“这个情况,让我落实一下再说吧,”

挂了电话之后,唐亦莹才幽幽的叹口气,她能提出这个建议,其实也是有原因的,“当年正林液压件厂上市,正赶上行情不好,他们从股市上圈来的钱,直接又扔进了股市里,这么做也没人说他们不对”

行情不好,那真的是什么都白扯,正林液压件厂是天南省上市比较早的公司,原本是想将股市上圈来的钱更换设备,研发新品的,那董事长集本是想硬上的,怎奈被正林的地委书记硬生生地拦住,不许他上设备。

那一任的书记虽然工作作风比较粗暴,但是人很正直,为此甚至不惜跟省里的领导叫柜,最后大家相互妥协一下:既然现在不合适改造设备。那先把钱扔进股市去生小钱吧。

这就是行政命令对企业的干预了,同时把从股市上圈来的钱留在股市炒股,也是违背了企业上市的初衷。但是现在液压件厂的工人说起那位书记,没有不竖大拇指的。

正是因为这样的决定,留下了钱,几年之后液压件厂才有了翻身的机会,现在也是正林数一数二的纳税大户粗暴的行政干预和违规股市操作,居然换来了这样的结果。不得不说,这事儿还真的透着几分滑稽。

当然,公家的钱明目张胆地炒股,赔了的话麻烦就大了,所以正林那边恪守着一个规矩,资金不炒股,只买中签股,那今年代能上市真是极宝贵的资源,只要股票上市是必涨无疑,不存在一开盘就跌破发行价一甚至,开盘只翻一个,跟头那都算表现不好的了。

就借着这庞大的资金购买中签股。液压件厂将生产勉强维持了下来。后来终于等到了好行情,有人说那地委书记后来被冷藏跟此事不无关系,但是省里从来没拿违规使用资金做过文章,不过那就是题外话了。

唐亦壹举这个例子,就是想告诉陈太忠,其实很多事情都是可以变通的,科委的资金既然能组建一个基金,为什么不能再组建一个金融投资基金呢?

“也是啊”陈太忠心里也认为她这个建议不错,心说现在科委要还是我当家,少不得就要操持一下此事,可是既然是纯良在管理了,那我提个建议也就算了。

凯瑟琳说了,这次沃达丰对曼内斯曼的收购,涉及的收购价值超过千亿美元,有她肯尼迫家的背景,若是只想从中间小小捞一票的话,真的太简单了。

当然,这小小的一票只是说利润少,以科委的资金面,投两三个亿进去,就算只有百分之十的利润,那也是两三千万进账了不能搭上这个顺风车,真的太遗憾了,这可是能转化为科委明面上的利润的。

将此事抛到脑后,陈太忠才说要采购一点东西,带回唐亦莹的别墅。两人亲手做饭呢,不成想电话又响起,是凤凰市驻京办的张主任打过来的,“陈主任,那个刘园林又来找你了。”

“也不知道这家伙干什么吃的”陈太忠一听就恼了,他是挺欣赏刘园林的,不过那家伙的签证一办就办得回不来了,驻欧办开张的时候。是最需要人手的,结果这家伙居然不露面,这让他心里很不痛快,“他有什么事儿?”

“他说,可能短期内无法去驻欧办了,特地过来找您说明一下”张主任客客气气地回答,“要不您现在过来见他一下?”

他还真把自己当个人物了?陈太忠心里越发地不爽了,“他有什么苦衷,张主任你帮我了解一下就行了,我手边有点事,走不开。”

“他的导师帮他安排了一个外资公司,说是实习一年,要他好好体验一下欧美文化,毕业的论文就是这个了”张主任居然已经了解过了,顺嘴就答了出来,“不过没有工资,只有补贴,人家那公司直接跟他的导师结算。”

陈太忠听说安排了一个,外资公司,登时大怒,正要问是哪家公司,不成想人家后面还有解释若干,等听完之后,他算是明白了,合着这是导师靠着学生赚钱呢。

关于研究生导师接了课题,让自己的学生帮着完成的事情,他非常清楚,像天南大学研究生院主任姜育华的公司里,就有三十多个在校硕士研究生在工作,工资奇低,但是大家上学几年,图的就是一个文凭,谁还敢跟自己的导师叫真?

说句良心话,工资低都是不错的了。像刘园林的导师只给补贴”刘同学也只能认账就算一分钱不给你,你还能不做不成?

陈太忠对这种现象,本来是持了无所谓的态度的,正是那句老话。“不经历风雨怎么见彩虹”?连这点牺牲都做不出,凭什么让你研究生毕业?

可是,要是有人把主意打到他看好的人头上,这他可就不肯坐视了。说不得笑一声,“哦,原来这样啊,那你替我恭喜他一下,希望他能毕业后顺利进入这一家公司。”

“陈主任,我真的不想去,但是没办法”刘园林居然接过了电话。他长叹一声,“导师不想让我离开北京,因为我还要帮他翻译各种文献资料。

啧,挺狠的嘛,陈太忠有点无语了,充分榨取自己学生的价值,早知道研究生导师这么抢手,哥们儿也去弄一个,待毕业的研究生,那就是砧板上的肉,随便人戈拉呢,那待遇似乎比民工还不如。

而且这资源,胜在年年有啊,只要有人读研,那就总不会少了廉价劳动力,陈太忠收回思路,咳嗽一声,“你要不想去,可以跟你叔叔说一声,让他打个招呼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