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7 国际接轨1878香饽饽

1877国际接轨1878香饽饽

说实话,陈太忠对别人撬自己的人的行为,是相当不满的,可是他不方便对此事表示出认真来,原因也很简单,他不想让刘园林感觉到自己的欣赏人的毛病都是惯出来的,我的驻欧办是宁缺母滥,别以为离了谁谁就不能转了似的。

不过,有一个。劳动厅的大厅长打招呼,一个小小的导师还能认真不成?他是这么认为的,当然就要这么撺掇刘园林。

“我的导师”刘园林听得就是长叹一声,很明显,他想说点什么,不过,最终他还是没有说出来,“算了,一日为师”终究是我的老师,我也不说了,这一点上。我叔叔帮不上忙,我让您失望了,对不起陈主任

哈小伙子不错嘛,陈太忠听得心里一乐,这年头研究生多过狗,可是在受了委屈之下还知道尊重老师的,真的不多了,所以他的心里越发地有点赏识此人了。

“好了,今天晚了,明天你联系我吧”。他懒洋洋地哼一声?“到时候你把具体情况跟我说一说,我看看能不能帮你想一想办法

今天其实还不晚,不过显然。陈家人的心思已经不在那上面了,倒是唐亦莹轻轻推他一把,“有正经事儿就去办,反正我一时半会儿又不走。”

“**苦短,跟你在一起,再多的时间都不够用”陈太忠笑一声。伸手轻浮地去勾一下她的下巴,“反正也不是多大的事儿,他要值得帮,找个人打个招呼不就完了?。

当晚,两人在“我们的宫殿”相拥而眠,陈家人和小董莹认识这么久,却是头一次交脸叠股地过夜,其间旖旎自是不用再提,第二天一大早醒来,看着身边海棠春睡一般的佳人,他都有点不敢相信”我就这样搂着她睡了一晚上?

唐亦董睡得极轻,又是习惯了早起的,若不是夜里愁纵得有些过度,早就该醒了,现在感觉到他在自己身边辗转,睫毛抖动两下,睁开了双眼。

一睁眼,她就看到了近在咫尺的那张脸,说不得又闭上眼睛向他怀里扭一扭,嘴角泛起一丝满足的微笑,将手臂搭在他的宽阔的背脊上,任两人**的胸膛紧紧贴在一起,“嗯,我再眯一会儿

眯了不到两秒钟,她似乎觉得还是有点不够舒服,于是抬起修长圆润的右腿来,搭在他的左腿上一看来小董莹也有不雅的一面嘛。

陈太忠却是被她这个动作撩拨起了兴致,两人本就不着寸缕相拥着睡了一夜,年轻男人早晨起来,总要有正常的反应,眼下她这么暧昧的动作,导致她的门户大开着。他少不得就想尝试着把小太忠往前送一送。

“好了,不玩了”。唐亦莹轻推他一下,也不见如何用力,倒是嘴角的笑意,越发地明显了,

等两人收拾齐整,就是七点半了,陈太忠去厨房折腾早餐,唐亦鳖斜靠在厨房门口,笑吟吟地看着他忙碌,心中竟然升起无限的柔情来。

“太忠,我真的不想回凤凰了,就在北京,时刻等你回家,好吗?”由于刚才激烈的晨练,她如玉一般晶莹的脸上,竟然透出些许的粉红,越发地显得娇艳动人。

“嗯?”陈太忠回头看她一眼,无声地笑一笑,“你不回凤凰当然好,可是我在北京的时间不一定比在凤凰多,而且,你不回去的话,别人会怎么说你?”

“哎呀,蒸水蛋是要用热水拌匀的,不是凉水”唐亦董实在见不得他那笨手笨脚的样子,走上前去帮忙,“哼,你就是一只大蜜蜂,飞来飞去地到处采花吧

“没有的事儿,哪儿有?。看着雪白纤细的手指轻捏着筷子,熟练地搅拌着,陈太忠轻笑一声,从后面轻轻环住她的腰肢,“我对你可是很专一的

“嗯,你对我专一,因为你跟其他女人在一起,都是一对多”。唐亦莹搅拌好蛋汤,将它放到笼屉上,打着火盖上盖子,“你那点事情,谁还不知道?”

不是吧,哥们儿也就只有这点爱好了,陈太忠听得很有点无语,才想问是那个长舌妇这么多嘴,不成想小鳖莹又紧跟看来了一句,“我一直很奇怪,几个人在一起,真的很快乐吗?。

“这个吧,咳咳,感情是两个人的事儿,不过怨情纵欲的时候,人多了才能享受到真正放纵的快乐”。陈家人咳嗽两声,小心地措辞着,“我一直认为情和欲可以分开的,呃,你不是也想试一试吧?”

“要是想试的话,谁会是候选人呢?。唐亦董居然没有生气?而是似笑非笑地看着他,“你敢让别人知道我跟你在一起吗?”

“要是蒙晓艳知道,她肯定不会说的”。陈太忠继续小心地试探,听到她没有生气,心里禁不住微微移动,“嗯,你不是一直想跟她搞好关系吗?”

“你太无耻了”。唐亦莹的身子用力一挣,甩脱了他的手,转身将他推出门外,“居然想这么恶心的事儿,我们俩是母女!”

“明明不是亲的,人家也不认你”陈太忠在门外轻声嘀咕一句,却听到里面有轻微的叹息,说不得竖着耳朵一听,然而,以他的听力也不过隐隐听到几个。字,我还以为会是小紫菱”

吃罢早饭,陈太忠开着车来到驻京办,问起了凤凰市那边驻欧办的保洁人员选出来没有,张主任苦笑着答他,“嗜,别提了,听说那儿管吃管住,一年还能挣五万美元。大家都快把头打破了,你只招四个人,景秘书长那儿光条子就收了十几张,我说陈主任”没事你把工资定那么高做什么啊?”

“咱这也是跟国际接轨不是?。陈太忠哼一声,说句实话,他也不想给人这么高的工资,羽年的五万美元,合人民币四十多万了,一年工资四十多万,随便放在任何地方都要令人咋舌了。

然而,陈家人是要面子的主儿,既然驻欧办是在巴黎驻扎,咱就得跟得上巴黎的人均收入才成,就算比上不足,至不济也要比下有示,二川本地的保洁人员跟自只的员,攀比起来,那岁不是火“目人的志气,涨了外国人的威风?

他开出的这个。工资,要说高也真的不高,素波红星厂的人前一阵要焰火的尾款,提起来厂里曾经在伊朗接过军工的单子,去那里的技工只待了一年,回来每人最少都赚了七八万美?提前完工还有奖励,伊朗人是很大方的。

当然,这两者是没什么可比性的,但是陈家人既然把此事上升到国家荣誉和民族自豪感的高度了,执意这么做,市里也没脾气毕竟这钱是驻欧办自己出,走的不是拨款。

是的,这钱要走拨款的话,市里怕是一时半会儿就决定不下来了,像袁顿袁主任的工资倒是走的拨款,可是就算再加上补助,一年也不过才七千多美元,跟保洁工没法比。

有人说了,陈太忠这么搞,不是里外不分嘛,你别说,他还只能这么做,一个。端着铁饭碗,一个是临时聘用的,待遇上有差别真的太正常了,身在体制里就要讲体制里的规矩,不能像外面人一样袁主任你要觉得不合适,那就辞职来应聘,我也给你年薪五万,你干吗?

搁给半年前的袁瑟,没准就真干了,可是现在的袁主任已经是副处待遇了,下一步的进步甚至下下一步的进步都可以预期了,谁是傻的不成?

而且,驻欧办跟凤凰招商办一样,也有奖惩制度,真要干得好了,一年弄个。十来二十万美元也很正常一更多的也能发,不过是考虑到太多了容易引起不必要的争议,一般来说差不多就行了。

当然,这个,奖惩制度,保洁工就享受不到了,反正是各有利弊。

市里考虑到,若是能发这样金额的工资,不但能体现出驻欧办的实力,对那些前去打工的人也是一种制约,最起码那些人万一受到了不该有的诱惑,高工资也能抵挡一阵,终于就没再在此事上吱声。

段卫华一回去,就将此事交给了兰静砾,而这消息几乎在瞬间就传遍了市委市政府,年挣四十万的清洁工,还是在巴黎上班,

可以想像得到群情的激奋,甚至党史办的副主任,副处级别的李大姐都歪嘴了,“陈太忠这不是乱搞吗,不知道我这五十岁的保洁,他要不要?。

她这虽然是怪话,却也有叫真的意思,陈太忠若是真要,恐怕她还真的敢去党史办是养老的地方,要啥没啥,还不如索性挂职前去,辛苦上两年,也能给孩子们赚点花销。

这种小花絮实在太多了,那也就不用提了,景静砾还说要在报纸上登个小广告呢,谁想根本用不着。写条子、打电话和找上门的实在太多了。

保洁是个地位低下的工种(注),可是皇帝身上还有三个御虱呢,就不兴人家领导有两门穷亲戚?而且这工种不需要太多的技巧,只要是个人、经过简单的培七就能上岗。

(注:不得不声明,这是时下的看法,不代表风笑本意风笑一向信奉“革命工作只有分工不同,没有高低贵贱之分”看不惯的朋友理解一下哈。)

奶章香饽饽

“都是领导的亲戚,内部就解决了?。陈太忠听得眉头就是一皱,“有没有搞错,我是想让市里推荐几个信得过的人,不想要那些关系户

“在陈主任面前,谁还敢说自己是关系户?”张主任听得就笑了起来,“有不服管教的你尽管收拾好了,而且,我建议你换个思路想问题

“驻欧办,是个讲政治可靠性的地方,领导们的关系,最起码在这一点上多了一层保障,而且单就个人素质讲,领导们的关系比普通人也要强一点起码不会比一般人差了,陈主任你说是不是这个理儿?”

听他这么说,陈太忠就又想起了刘园林的叔叔刘拴魁是碧空省的厅长,一时间觉得人家说得也有点道理,终于不情不愿地点点头,“好吧,有一两个关系也无所谓,不过我先声明,形象要好气质要佳,歪瓜裂枣的我不要!”

“那你跟景大管家说吧”。张主任听得就笑,“我听他话里的意思,是说要你来决定这四个人,嗯”他只负责初选。”

“嗯,他怕惹人,我就不怕”。陈太忠听得有点哭笑不得,不过,景静砾跟他关系极好,他倒也不怕承担这点事儿,“啧,这不是我还得回凤凰一趟?”

“那是,你的人,总是你亲自选才放心”。张主任笑着点点头,“尤其是那些领导的关系,没准还有这样那样的小心思,你要了解清楚了”,这一点我在驻京办,深有体会啊。

“切,我绝对不问谁是谁的关系”。陈太忠哼一声,“这种事情不知道比知道要好,我就凭感觉选人了”我都不管是不是领导的关系

不是领导的关系的话,初选怕就很难过关的,张主任心里明明白白的,却是不点出此事,而是笑着点点头,“那你跟景秘书长联系吧,敲定日子”对了,我外甥女儿叫林巧云小丫头很懂事的,陈主任能不能给我个面子?”

我靠,陈太忠听得翻一翻眼皮,哭笑不得地咧一咧嘴,“怪不得你说了领导们半天好话,合着你也想加塞儿啊?张主任你这”可不厚道。

“我要先点明了,你还听得进去吗?。张主任笑着回答,他常年混京城,办的也都是求人的事儿,这点脸皮厚度还是有的,“我这主要是为你着想呢

啧,陈太忠啧一啧嘴,有气无力地哼一声,“我说张主任,你跟张智慧有亲戚关系吧,我怎么觉得”你俩挺像的呢?”

“张总那是能人,我比不了。”张主任笑眯眯地摇摇头,当然,他这话多半还是谦虚,张智慧固然眼皮子驳杂,人脉广泛,可是他常年混迹京城,要说在凤凰,他的能力或者差一点,来北京那就正好颠倒了。

一边说,他一边从抽屉里摸出一张照片,递给陈太忠,“最边儿上黄衣服这个”就是我外甥女儿

你还真是会趁热打铁,陈太忠接过照片来看一看,这林巧云看起来真的还不错,于是笑着点点头,“还行吧,这是四五年前拍的了吧?张主任你那时候还年轻嘛”

他嘴上是这么说的,心里却是纳闷,哥们儿的名声,在凤凰不是臭了大街了吗?你还敢把自己的外甥女儿介绍过来?

正在此时,有人敲门,来的却是刘园林,一见陈太忠在,就笑着点头,“陈主任您好,我还说要给您打电话呢

“嗯”陈太忠点点头,也没招呼对方坐,就那么坐着大喇喇地发问了,“你那儿到底是怎么个意思?”

也没别的意思,刘园林就是不想去那外资公司实习,那公司待遇极好,但是白领里一般不招中国人,就算招也是招那年轻漂亮的小丫头

人家要的保安倒是男的。

再加上他个人也看好驻欧办的发展,在那里干上几年之后,可以回碧空坐机关,回北京开公司也算是有点人脉了,机会好的话更能留在巴黎发展”,

“算了,我找人打个招呼吧。”陈太忠摸出手机,下一刻却是犹豫了起来,转头看一眼张主任,“张老板,你在北外有熟人吗?”

“没有,而且北京这院校里的人,都不是特别好说话”。张主任见刘园林也不是一次两次了,想着这位可能进了驻欧办,当然就要略略客气一点一没准会是他外甥女儿的同事呢。

不过,他实在没办法帮刘园林,别的不说,只说刘拴魁都不合适出面,就知道里面的难处了,当然,当着陈太忠的面,他不介意点拨出其中的要害。

“你要知道,北京的院校里毕业的,留在行局部委办的人实在太多了,你觉得人家只是一个教授,没准人家就有什么厉害学生,而且这教授也是有的,你要是没比较合适的人打招呼,还不如不打,毕竟导师想用自己的学生,已经是人家行业里面的规矩了,你也不合适坏了这个规矩不是?”

陈太忠点点头,心说倒是这么个理儿,对方这话不但是在解说规矩。也是在暗示,要是帮人帮得不合适,他自己没准都要招惹点什么麻烦。

陈家人不怕麻烦,但是为这点事儿实在不值得,可是要这么放过此事,他也觉得有点没面子,说不得犹豫一下,“你说天南的大学,跟京城的大学,也该有一点关系的吧?我跟天南大学的荆涛关系不错。”

“天南大学可未必行,院校之间也有争执呢”。张主任笑着摇摇头。“不过,你要能说动荆老荆以远帮着打个招呼,那就没问题了。”

所谓的学院派,就是这样了。荆以远肯定跟北外不搭界,但是搞学术的注重的就是渊源和权威,荆老是中国现存的少数称得上“大师。的主儿,学术界里一般人都认可的。

“这个简单”。陈太忠笑眯眯地摸出电话,直接拨了过去,先问候了两句荆老的身体,旋即话题一转,就说出了他的意思。

荆老年纪虽大,做事却是痛快得很,“这种小事啊,嗯,正好北京有几个老朋友,好久没有打电话联系了,我顺便帮你提一下就行了,对了。北外的这个。教授叫什么”

“嗯,差不多了”。陈太忠挂了电话之后,笑着看一眼刘园林,“不过,要是荆老都不顶用的话,那我也不好再帮你说什么了

“荆老”肯定可以的”。刘园林可是没想到,自家的老板为了自己,居然把大名鼎鼎的荆大师都扯出来了,还是用得非常顺手的样子,心里就越发地对这个工作期待了起来。

学术界是个非常讲究排资论辈的地方,唐突前辈只会得到“狂妄”的名声,然后被整个鄙视,尤其是这前辈又是真真正正的大师一

那些哗众取宠之辈,并不属于真正的学术界,“多谢陈主任,请您以后看我的表现吧;。

“事情成不成,还很难说呢”陈太忠不动声色地回答,他在官场待得太久了,早就习惯了各种的意外,“对了,你实习期间的工资,月薪一千欧知”巴黎那边都是个价钱

这话他说得也没错,袁接在那边跟不少留学生接触过,基本行情就是这样,当然,驻欧办里雇佣的留学生钟点工的工资更低用袁主任的话说,就是给他们一个。勤工俭学的机会。

保洁工能有那么高的工资,陈太忠是参考着“熟练技术工人”的年薪来的,虽然远比刘园林高,但是那边就没有什么成长性了。

“我听您的”刘园林笑眯眯地点点头,他可不知道驻欧办的保洁工工资是自己的四倍,不过就算知道了,他也没脾气陈主任和袁主任的工资,比他还低呢。

才说了两句话,陈太忠的手机就又响了,来电话的居然是荆涛,“太忠,你有那心思雇北外的学生,还不如雇天南的呢,你要研究生,我们这儿也有啊。

“咦?这倒是”陈太忠闻言登时就反应了过来,不过他想的不是荆教授想要的,“凤凰大学也有外国语分院,我可以联系一下寰铮实院长嘛

“我说太忠,你不能这样吧?”荆涛一听就有点不高兴了,虽然他跟天大的外语分院没关系,可是研究生院的主任姜育华跟他关系不错,“多少给我留两个名额嘛。”

“荆教授,我这是凤凰驻欧办,不是天南驻欧办啊”陈太忠听得苦笑一声,“我培养出来的人,都是凤凰的人才,要是没这档子事儿也就算了,有了这事儿,我要专心给素波培养人才,你觉得别人会怎么说我?。

张主任在旁边听着电话,不失时机地叮嘱刘园林一句,小刘,看到了吧?陈主任对你,真的不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