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格局大小

章格局大小

四章格局夫小一

我好像比较愚蠢!陈太忠默默地自责着这种事情寸存他身上,真的是太少见了。

不过,他心里真的是这么想的,因为他宇全可以把驻欧办打理成一个香饽饽当然,眼下的驻欧办也算是香饽饽但某陈家人自己心里清楚,他从来没认为那里会有多俏。

太多的时候,他都有一种被人边缘化了的感堂以车干禅髅“驻欧办”这三个,字来,他都有点难以启齿的心情。

而眼下的事情证明,他想歪了一些事情事实上他一旨没把驻欧办当作真正的驻欧办来规划。更多时候,他认为那不过某“驻欧洲的招商办”

所以当他知道,驻欧办还可以玩出这么多稀样的时候他终干有点心动了,像这个给本科生或者研究生提供实习机会北京的院校芳不怎么稀罕,但是搁在天南或者凤凰。那就是值得人打破头尖争取的好差事。

好在我醒悟得不算太晚!大家都知出陈弄任某个很擅长原谅自己的主儿,下一刻他就将这份纠结放了下来,剪卉此时诈好刘国林的午机响起。

来电话的正是刘园林的导师。以陈太忠的耳力当然听得到此人的话。

导师一开口,就埋怨了自己的学生几句禅既然并安报你尖欧洲,你也不知道跟我明说,害得我跟江老还解释半天并老能看上你也是你的造化了,对了,能不能帮我求一副荆老的幸儿。“诲人不倦”四个字儿就不错实在不行我买也可以嘛”

我看你丫是“毁”人不倦。陈太忠心里暗暗地哼一声却也懒得计较,对接下来刘园林的感谢他也是宠辱不惊很随意地点点头“行了那你尽快准备成行吧,去了欧洲以后找袁辛任费用什么的找他处理。”

“那成,我现在就去办。”刘园林终究某伙午一溜烟就跑得不见人影了,陈张二位主任相互对视一眼张击任笤善摇摇具,“雷厉风行”,呵呵小伙子不错。”

你要说毛躁不稳重,那也是可以的,陈太忠知省,这悬人家有意讨好,或者还跟有事儿求自己有关。自然也不会当直禅不得很淡然地笑一笑,没有继续接这话题。

他才说要告辞,找个没人的地方联系一下景静砾不咸报年机又响了,这次来电话的是许纯良“太忠,我棠人禅了这个股票还芳不”

什么你家人,不过是你老爸,陈太忠听得心甲悻悻地嘀咕一向他太明白这点事儿了,可是,什么叫凤凰的格局、。

拎着电话他就走出了张主任的办公室又细细地问了两向之后,他就明白了,许绍辉对科委的资金拿来炒股,意贝并不某很大但是涉及国外股市,那就不得不重视了。

说穿了,还是一个政治正确性的问题,冻许纯良都看得明明白白的,“国外的事情,有专人去负责呢,咱赔钱不怕就怕咱赚了别人赔了,那就是打脸啦,或者还会被关联想像到一此其他事情。

“那就算了”陈太忠听得有点意兴索然不讨纯良这个反应,是他昨天就猜测到的,一时倒也没什么别的极法人家禅解都在理,他还能有什么想法?

不过,他还是小看了某此人对此事的重邪程度这电话挂了不久,他居然接到了安国的电话,小陈,在北京呢。土么不夹科技部转一转?”

“马上要回凤凰了。说是等下次采北京,再尖娑部卡披那儿取取经呢”陈太忠笑着回答,当然,他这回答算悬比较有诚竟的了一哥们儿要回凤凰招保洁呢。“安部长您有什么责贝请放心指示”

“倒也没什么意见”安国在电话那边听得就算“我听部长说,英国那边的沃达丰公司,好像耍兼并别的什么公司据禅你对这个过程,比较清楚一点?”

他嘴里的部长,肯定就是科技部的大部长全相实了陈太忠听得就比较奇怪一点,心说老安这消息也不知道号存法国听禅的还是回来以后听说的,说不得就含含糊糊地回答,“我也不某很清挚不过安部长您这么指示了,我马上就去了解一下。”

小陈,你这就是敷衍我这老头子了啊”娑部长哼了一声,听起来挺不高兴的样子,当然,他有理由这么摆谱毕音喜驻欧办开张,他以副部长之尊,居然用私人名义去捧场,这面子某给得不能再足了至于撞到黄和祥,难免有点扯不清楚的事情甘那都算、意外了。

正是因为有了这层渊源,他的话说得很明白“你都打算筹钱进股市捞一把了,居煞告诉我说你不太清楚,小陈你跟我这某”有点贝外啊。”

我靠,这消息怎么能传得这么快。陈太虫听得有占傻眼不讨转念一想,这是金相实告诉老安的,没准里面还有什么禅诺到也不好再否认了,“安部长,这话我不能逮谁都说啊大家都知泻了我就赚不了钱了,而且”我都只是个猜测。赔了我可不负责。”

安部长当然知道小陈这话听起来是辩解实刚悬问自只消且来源呢一挺隐秘的消息,谁这么嘴碎就告诉你了。干县哼一声“这是金部长告诉我的,我也不知情。不过小陈,我听金部长的意思倒晏不在乎你赚不赚钱,关键是那公司有点好东西的能不能弄回来。”

“这我可不敢保证”陈太忠听明白了人家才不管自只赚不赚钱,关键是想着那些东西呢,一时间就有点疑惑难眉消息不吾从许纯良这儿泄露出来的,可是,”那又会是谁呢。

凯瑟琳吗?可能性不是很大,她在巾国的人脉很渣而且这种消息,恐怕是她封锁得比自己还死吧,毕章极存股市上赚钱的吾她。

事实证明,他想错了,因为这消息还真就某从许纯良那儿传出来的,因为不多时,就有一个,家伙带着一个外人露头,“太患这苦我朋友,中金公司的,听纯良说你那儿有个赚钱的机今”能不能给帮着介绍一下?钱不是问题。”

这人不是外人,正是才跟他从法国回来的韦明河不讨这一次陈太忠可是不肯买账了,说不得笑一笑,“老韦你不知浩我一向不跟这些金融机构牵扯,容易惹麻烦。”

他这话是实在话,自从上次接触了那个晕雷什么公司的独立董事,被黄汉祥警告了之后,他很是分析过一此相关事情姆大部分的金融机构,总是跟这样那样的利益集团牵扯不轻毕章权力一旦弄租,必定是要找这样那样的代理人或者白手套的。

曼雷兄弟公司,身后就站着一个黄家都不敢轻拨其锋的唐然大物,这中金公司是怎么回事他不是很清楚,不讨既然悬挂着“中”字号的公司,想来背景怎么也简单不了。

韦明闷习惯了他的做派。倒是无所谓可具那位秋有占不满煮了,这年头不卖中金公司账的人很有一些,可是再怎么算也轮不到一个地级市的小副处吧?

倒也还好,这位在京城见得大人物多,去啦到也算不得特别弄撞之人,听到这话,只是冷冷地哼了一声,“陈辛任巾金公司担负着为国家引资创汇的任务,你清楚吧?”

“又不是为凤凰创汇”陈太忠很随意地摆一探年“我这人鼠目寸光,就盯着自家一亩三分地儿呢,等你们有资格为凤凰创汇了咱们再谈也不迟。”

他这做派,就有点土老财的风范了,这样的干部存政府里其实不算很罕见,省里的干部再大,要是有不切实际的孪求具里的干部不认你也就不认你了,反正中间还隔着地级市呢,不信你就直能把我怎么样了。

尤其是那些在地级市有硬后台的主儿,更悬敢这么做所谓鞭长莫及,就是说这种情况了当年蒙共做省季书记的时候帮不陈太忠时的感慨,不就是说他够不着吗?

陈太忠做人强势,却还没这么惫懒,只是这次驻欧办开张为了给凤凰市出口气,自己当着大使馆的人顶了段卫华段市长不怒反粪,他心里就有了点盘算:装土棍,其实也有装土棍的好处哈。

反正这中金公司是中字号的。想那啥我的话还得讨省里呢,再说我只是市管干部,眼下的凤凰市。谁又敢动幕们儿。

这位只气得脸色青,憋了半天之后,才卑了一声“明河,你这朋友硬气得很啊。”

“我就不爱听你这么说话。”陈太忠脸声一沉一“合着去韦的朋友,是软蛋就对了?你看不起武无所谓,看不托明河,”那就有占讨了。

他抓人的漏洞,那是天赋技能,这位好悬没被他顶得噎讨去,倒是韦明河尴尬地笑一笑,“太忠,都是朋友别这样。”

“我知道是你朋友”陈太忠笑着点点头“其实我也悬为他好,他问的事情,纯粹是谣传来的”

(三点一刻,终于实践诺言。更新了,召唤保座月票。)(末竿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