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谓舆情1881公私

官仙 1880所谓舆情1881公私

做土棍,也是有做土棍的好处的!见那位和韦明河悻悻然离去,陈太忠心里禁不住生出几分沾沾自喜的感觉。

凭什么每次顾全大局,应该讲牺牲的就是我?陈家人这份冤屈憋得已经很久了,今天猛地发现,自己若是硬按着自己的利益行事,那别人也就只能被动地“表示理解”了。

这个法子还真的不错,挺好使的。陈太忠细细琢磨一下,发现事实确实如此,换位思考一下就明白了??他若走到某个乡镇办事,遇到这种只顾本单位利益的主儿,他最多骂个。“小集体主义严重”估计连找人家后账的兴趣都没有。

组织上一直是反对山头主义和小集体主义的,但是这个现象不但真实存在,更是屡禁不绝,所以,若非牵扯到大事,大家也就都能表示理解,连毛老人家都说过,“党外无党,帝王思想,党内无派,千奇百怪”

嗯,以后得让别人多来理解我,陈太忠默默地做出了决定,下一玄。他就又将电话打给了许纯良,“纯良,你可太不纯良了,悄悄地给你提点好主意,你到好,吵吵得满大街都知道了!”

“啧,你怎么说话呢?”许主任听得就不满意了,这家伙有个毛病。爱叫真,他信奉的是君子绝交不出恶言,一般跟陈太忠玩闹的时候倒无所谓,可是劈头就吃这么一句,他就有点受不了,“谁告诉你我乱说了?”

还说你没乱说?陈太忠听得就有点恼了,少不得将自己这边遇到的事情一说明河都找到我了。你还说没你的事册?”

“我跟他关系很一般”许纯良听得就有点底虚,不过嘴上倒也不服软,“真的,我没跟任何人说。我只是问了问我老爸,他要是问别人,那我也没辙不是?”

哦,看起来是错怪了纯良了,人家老爹为了儿子的前途,找人打问了一下,结果消息在小范围内流传开了,陈太忠得出了正确的结论一最起码他认为正确。

“那许书记也该注意一点嘛”他有点不高兴,“这消息对他来说无关紧要,对我来说就至关重要。大家都知道了,那我到哪儿赚钱去?”

“行了吧你,不拿到一手资料怎么赚钱?商场对把握时机的要求,一点也不逊色于官场,离了你,别人可是玩不转”许纯良顶了几句之后。也有点心虚,说不得就转了话题。“对了太忠,国庆节能保证回来吧?”

“这可不好说”陈太忠也不愿意因为这点小事跟他认真,“我还想在驻欧办搞个活动呢,要不你来巴黎好了,给我捧场。”

“那可不合适,咱科委也有活动呢”许纯良叹口气,“而且到时候。疾风助力车估计第五万辆就下线了,正好迎接祖国五十年大庆,章尧东定了要来。”

“五万辆?”陈太忠听得吓了一跳,电动助力车厂生产才四个月,在他印象中,六月份的销售好一点,也不到两千辆,七月份的他还没数据。不过不管怎么说,五万辆助力车,”就算每辆车卖两千,那也是上亿的销售额了,“这么快?”

“咱在省台打的广告,效果好啊”许纯良听得就笑,“戏主任的形象也很好,,嗯,这个月初步估计。能卖出一万五千辆。”

“不会吧,效果这么好?”陈太忠听得真有点咋舌了,“有这样需求的话,九月底到达五万辆,还真的差不多。”

“嗯,关键是最近对于禁摩令,媒体上争得很厉害”许纯良含含糊糊地母答,反正就是那点事。大家都明白的,“有的记者说,这么搞就断绝了摩的、麻木的生意,真是多事”平时就见他们报道黑摩的载客,影响天南的形象了。”

“我记得咱俩有分工的吧?”陈太忠听得就笑,“交通厅的崔洪涛已经说了,会积极配合,你负责的警察厅那边没搞定吗?”

“差不多了,只差一个专项整治行动了”许纯良闷声闷气地回答。“其实这些报道,都是兴隆等几个在天南占据市场份额比较大的摩托车厂家搞出来的,记者嘛,收了谁的钱,自然要向着谁说话。”

陈太忠嘿然不语,对于这种事他没什么话可说,记者这个行业原本就是如此,得人钱财替人消灾,尤其是这种涉及民生的社会问题,就算省里的宣教部也不好过多干涉。

只不过,对这种事情,大多数人只当是记者履行了舆论监督的权力。却不知道人家说话的目的未必就是真的出于义愤,舆情原本就是用来被利用的。

“纯良,帮我选人吧”陈太忠觉得这个话题有点闹心,真的不想再谈,于是就岔开了,“驻欧办耍招四个保洁,我懒得专门回去一趟了,你帮我把一把关?”

“这个我不管”许纯良的回答。是要多干脆有多干脆,“驻欧办、的事情,你不要找我,科委有什么事儿,你尽管说。”

这家伙看起来和善,其实真的很死板的,陈太忠郁闷地撇一撇嘴,“对了,电动助力车要搞有奖促销的话。一定要记得考虑欧州游?嗯。肯定是驻欧办协办,这个总没问题吧?”

“你这家伙,就吃大户吧”许纯良终于笑了起来,自打一开始,他就被太忠了一顿,心里这份郁闷一直持续到现在,直到听这家伙开始开口化缘,心中的那份纠结才彻底释放出来,“要不要一二三等奖全是欧州游,档次以时间长短划分?”

“那好啊,还可以按人数划小分”陈太忠听得就笑,“哈,特等奖欧洲三人双飞十日游,,呃,三人双飞?”

“那样的话,买了助力车都得让老婆揪着耳朵退货了”许纯良被他这个玩笑逗乐了,许主任人虽纯良,可接触陈太忠、高云风等不良分子久了,也知道这话代表的歧义。“行,一等奖二等奖就是欧洲游好了,嗯,应该搞有奖促销。”

合着你还没想到有奖促销呢?陈太忠听得颇为无语,助力车厂那是企业,是企业叶,儿江个辛任做得。那是不如哥们儿在的时候认真负责

不过,这个电话一打,他心里那份郁闷算是撒出去了,能证明不是许同学泄密的,他就没什么可计较的了一??至于说这次泄密能不能影响到凯瑟琳股市扫钱的计划”那就不是很重要的事儿了,钱财这东西,终究是身外之物不是?

不成想,他不计较,许纯良却是认真了,不多时,韦明河又将电话打了过来,“太忠,我跟你说一下。我这消息可不是从纯良那儿得到的”

敢情,这消息韦处长还是得自于中金的那位,那位据说是跟许家有点交情,知道了这个消息,就想开展一下业务,打听了一下,知道韦明河才跟着陈太忠从欧洲回来,就扯着他前来了。

因为之前有夺取振鑫集团的合作,韦处长就认为,太忠对某些势力拨取财富不会持反对态度,所以才直接找上门来,不成想却吃了一个硬邦邦的钉子。

不过,他也没困此生出多少气来,一来两人关系确实好,而中金的那位怎么说都是外人了,正是“朋友的朋友,不是我的朋友”的意思。

而且,这中金毕竟是挂了中字号的,就算此事能操作,到最后也不能全落进个。人的腰包

韦明河非常相信,他自己要是个人出资?太忠绝对不介意带挈自己一把。

事实上他打这个电话,也未尝没有这个意思,前一阵他将振鑫集团出手了,仅他自己就干落了七吨多,再加上往日的积蓄,基本上能凑出一个整数来。

同时,他还能从许纯良和苗毅勇那儿筹点钱,再凑一个整数也问题不大,两个。亿的资金

估计也能在那件事上小小跟风一把了吧?当然。许纯良若是也想参与,那就再加一个好了。

不过,这些话都是要否见面才说的,所以他就要约陈太忠坐一坐,那家伙不会说话,现在马上就中午了,一起吃饭吧,我这边就一个人,你随便

“中午肯定不行,回头吧”陈太忠听得笑一声,他昨天晚上撇了张馨和凯瑟琳等人,今天再不出现就不合适了,所以他答应了唐亦董,中午去“我们的宫殿”吃饭。

只是,赶到那里之后,他总觉得哪里有点不妥当,犹豫半天?还是给黄汉祥拨了一个电话,总算还好,黄总这次接电话比较及时,“是太忠啊,”什么事儿?”

陈太忠将事情大致说了一遍。无非就是中金的人想通过自己,在国外的股市上兴风作浪一番,黄总听了之后,沉默一阵才发问,“那你打这个电话给我,是什么意思?”

“我拒绝他们了,说他们带不给凤凰收益”陈太忠知道他说话的习惯,所以回答得很直接,“我主要是想着上次曼雷的事儿,您提醒过我。不知道我这么做对不对

“哈哈”黄汉样听得就在那边笑了起来。

旧引章公私

黄汉祥对陈太忠的问题,没有过多的解释,笑过之后才哼一声,“嗯,你做得不错,有什么事儿。晚上见面说吧。”

“晚上见面?”陈太忠可是能听出来,黄总现在的心情不错,少不的笑着问一句,“黄二伯您这是遇到什么事儿了,这么高兴?”

“邪永跑了”黄汉祥笑吟吟地回答他,“嗯,我这就快没什么事儿了”总算是告一段落了,剩下的就是扫尾了。”

老黄这眼界,都能知道邢桓?陈太忠越发地觉得般闷了,又笑着聊了两句之后,挂了电话之后又给支光明拨个电话,打听此事。

支总自然也知道了此事,不过他还是有一些感慨,“唉,常在河边走。哪儿有不湿鞋的?幸亏我收手早。说实话,我现在有些感激那几个。断我财路的家伙了。”

“呵呵,你没事就好”陈太忠才这么一说,又发现有些不妥,“不过据我了解,这次事儿挺大的。要是有人找到你的话,需要帮忙你只管开口。”

“已经有人找我谈过话了,毕竟我收手了没几年”支光明在电话那边听得就是一声苦笑,“反正,太忠主任你这话我记住了,咱做兄弟的。感谢什么的就不说了。”

“那是,没必要客气”陈太忠听得笑一声,“找你谈话的人,客气不?”

“中纪委的,怎么可能客气了?”支光明敢欺负天南纪检委的,可是对上这种主儿实在硬不起来,“不过。应该就是随便问问,他们想动我。也得过了陆海省这一关”说句良心话,幸亏老邢跑了,大家也都安逸了。”

又聊两句,陈太忠才收了电话。见唐亦费已经将碗筷盏碟摆放好了。正双手托腮凝视着自己,禁不住对她歉意地笑一笑,“不好意思。真的事儿太多了”

他跟她在一起的时候,很少开手机。可是,随着两人的关系越来越近。有些事情又耽误不得,所以他就不怎么在意了??今天的事儿倒不是很着急,可是他的事情太多了,万一回头忘了,那麻烦可就大了。

像招保洁员的事情,就是被他遗漏了,不但导致在驻欧办开张的时候人手紧张,保不齐他还得为此事专门回一趟凤凰,要不说有些事情就算不急,也不能耽误呢?

唐亦莹却是没有在意,而是冲他微微一笑,“我发现你认真起来的样子,很帅,,有点让我想起老书记最后的”

“你给我闭嘴啊”陈太忠脸一沉。白了她一眼,“别的都好说,咱俩在一起的时候,你的脑袋里不许有别的男人。”

“呵呵”唐亦董笑了起来,抬手端起了酒杯,“来,吃饭吧,我发现啊,男人就是不能惯,现在连老书记都不让我提了。”

话是这么说的,但是她的笑容背后。半是温馨半是沉醉,显然,她也逐渐地接受了这样的现实,并且乐在其中,,

黄汉祥说的晚上坐一坐,并不是晚饭时间,而是八点以后,他又喝的醉醺醺的来了陈太忠的别墅,似乎他已经将这里视为他饭后休闲的场所了。

怎琳和伊丽莎白也是刚应酬回来。按着惯例。伊萨和搬嘻型引下年的。沙发边上坐着的就是黄汉祥、陈太忠和凯瑟琳。

“跟她说了吧,最近多跑一跑项目?。黄汉祥一看到普林斯的老总。就又想起了自己的交待,“人家对你不错,太忠你得多帮一帮她。”

凯瑟琳听中文可是一点问题都没有。听到这话。眼中登时就是亮光一闪,陈太忠看得心里就有点想笑一傻丫头,人家是有别的想法呢。你不过是被捎带着赚点钱。

当然,他私下可以这么想,却是不能这么说的,不管人家老黄的动机是怎样的,可是凯瑟琳确确实实能得到实惠,做人要知道感恩。

等凯瑟琳敬了黄汉祥两杯之后。黄总不跟她喝了,“不行,你穿得太少,晃得我眼晕,太忠,还是咱俩喝吧。”

陈太忠听得就笑,凯瑟琳那两团真可算得上人间凶器,又穿了低胸的裙子,探身敬酒之际,白花花一大片还颤颤巍巍的,是个男人就得眼晕。“对了,黄二伯,你说的那个中金,到底是什么背景?”

“它是什么背景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这种性质的公司,你掺乎不起里面的事儿”看得出来,黄汉祥今天的心情很是不错,大概还是他的禁足即将告一段落的缘故吧,“这么跟你说吧,要不是我不喜欢某些人的做事风格,我现在估计也在类似的一个公司里。

“万一出什么差错,我就是替罪羊了,是这样吗?”陈太忠笑嘻嘻地问一句,还不忘记往大嘴里灌两口啤酒。

“可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黄汉祥不想说得太细,可是又没办法不说,犹豫了一下方才发话,“听说你不太喜欢跟有关部门打交道?”

“您连这个也知道?”陈太忠微微一惊,不过这惊讶,也仅仅是写在脸上的,黄家想了解他的话,那真是上嘴皮碰一碰下嘴皮的事儿。

想到黄总此人虽然毛病多多,但骨子里是很爱国的,他就有点讪讪。“其实,我不想沾他们,主要是怕麻烦。”

“嗯,能理解,很多人都这么想”黄汉祥点点头,也没表现出什么意外,“嗯,你要沾上类似的公司。比你沾上情治机关要惨得多,到时候甩都甩不脱。”

“明白了”陈太忠点点头,长叹一声,他是真的明白了,“所谓的一入江湖身不由己,那是个没有退路的行当,对吧?”

“对”黄汉祥低头喝酒,不再说什么,不过他脸上的笑容在这一刻微微凝滞了一下,显然,他想到了某些不太愉快的事情,

“那我私人搞成不成?。陈太忠冲凯瑟琳努一努嘴,“我俩联手去折腾,个人的事儿,别人总不能说什么了吧?”

“那当然”黄汉祥侧头看凯瑟琳一眼,他也知道这个美艳的女老板身后的势力,一时还真的有点羡慕陈太忠的福气,这女人在北京混了那么久,最后还是便宜了小陈啊。

“你要个人搞我无所谓,不过要交保护费”黄总伸出手,笑着搓动一下,“我不要你的,给小雨朦准备点嫁妆钱,一成的干股,没问题吧?”

“其实,,赚不了多少的”陈太忠的脸就苦了起来,黄汉样看得哈哈大笑了起来,其实他也知道,这小子是逗自己开心呢,几百万的房子说送就送了,也不差这一点吧?“必须的啊”你打算搞多大?。

以黄汉祥的眼皮子,听清楚可能涉及的金额,也禁不住微微张开了嘴,好半天才像刚认识凯瑟琳一般,上下打量她几眼,“几十亿美元”你到有两下。”

这件事带给他的印象,还真的不是一般地深刻,直到临走的时候,都不忘记,丁嘱陈太忠一番,“上千亿的并购,你千万不要答应任何公司的联系,我这是为你好,有些人随便动动嘴皮子,你连渣都剩不下

切,我连渣都剩不下?连渣都剩不下的不知道会是谁!陈太忠心里很不屑,但是黄总这话真的出自好意,他当然只有含笑点头的份儿了。

黄总才一离开,凯瑟琳就憋不住了。扯着陈家人问东问西,非要弄明白黄汉祥那话是什么时候说的。为什么你就不肯早告诉我,“难道你不想早一点给我惊喜吗?”

“你知道个,什么?”陈太忠瞪她一眼,可是心里的话还没办法说出来。说不得只能苦笑一声,“有些事情你根本不懂,反正”是你的总是你的,着急什么?”

“可恶的政客”凯瑟琳被他的话顶得直翻白眼,不过显然,她心里的欢喜远大于不服气,不管太忠出于什么目的隐瞒了自己,但是毫无疑问,若是没有他出力,她是什么都的不到的,这个她非常确定,“好了。我要去洗个澡,,一起去吗?”

陈太忠才要点头,猛地发现一边的张馨似乎欲言又止,说不得看她一眼,“怎么,有事儿?”

“我”可能我明天就得回去了”张馨走过来挨着他坐下,一探手揽住了他的腰肢,将圆润的下颌放在他的肩头,“任命下来了,我的回去报到了。”

她这次来也是偷空来的,等了好几天才等到他回来,不成想今天张沛林打电话给她,告诉她任命通知已经公布了,“素波分公司数据部第一副经理,主持数据部工作。”

“嗯,等一等吧,我估计也要回去”陈太忠叹口气,他原本是想将选人的事儿交给张爱国操作的。可是转念一想,且别说小张扛得住扛不住领导的关系,只说交给他就名不正言不顺

科委的一个副科长。凭什么帮驻欧办选人?要是交给劳动局的周无名,那倒勉强说得

不过,他在北京还有点事情没办妥。是关于科委大厦鲁班奖的事情。“明天联系一下邵国立,看他帮我找到中建的关系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