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拔1894难逢源

1893选拔1894难逢源

1894难逢源

殃及子女啊,陈太忠听得有点无语,景静砾此举,正是君子报仇十年不晚的意思,要不说人在官场,还是缺德事少做呢?

延伸开来,就能想到很多干部为什么不让自己的子女进官场了一尤其是那些在位时候比较强势的,种瓜得瓜种豆得豆,不是不报时候不到”,不过,听起来姓冯的也是比较清廉的?

“要是这四只走好了,大管家现在一个副厅是跑不了啦”陈太忠也跟着叹口气,这话景静砾不合适说,但是他可以说,景秘书长在这个,位子也坐了三年了,估计升副厅没什么问题,可是不耽误这四只的话,没准现在就可以琢磨正厅了。

“也不能这么说”。景静砾听得就笑,事实上他认可这个推测,因为他对自己的能剩良有信心,可是他怎么合适应承下来这话?说不得摇摇头,“要不是这几年耽误,我也未必能被老板看上,一啄一饮,莫非前定啊。”

“不过,老冯的女儿,还没有固定工作?”陈太忠还是把他心里的疑惑问了出来,“好歹是干过区委书记的呢。”

“戎艳梅的儿子齐斌,现在还不是没正式工作?”景静砾笑着回答,他很清楚小陈跟戎艳梅的恩怨,所以拿这个做例子,“姓冯的人很粗俗,可是经济上没什么大问题,他那女儿又高不成低不就,,说实话啊,一年四十万的正当收入,也就是你能有这种手笔。”

“其实,你要是想更彻底出气的话,集还有个法子”陈太忠听得就笑,“我挑上他姑娘走,然后,,嗯嗯,你知道啦。”

“少扯吧你”。景静砾被他这话逗得前仰后合的,好半天才止住笑声。“是个,人就知道你作风随便,可是,为什么大家还是要打破头进驻欧办?”

“这个”陈太忠皱着眉头考虑一下,旋即若有所思地点点头,“敢情这工资,确实定得高了一点点啊。”

“又胡扯,是你从来不吃窝边草,大家都长着眼睛,谁规矩不规矩,那都是有口碑的”。这一刻。景静砾甩掉了秘书长的那份稳重,酒滔不绝地说着,“而且你护短也走出了名的,把子女交给你,挺让人放心的

“看来还是明眼人多啊”。陈太忠听到这话,喜得一拍桌子,哥们儿从来就是讲究人,刚才那话也是在跟你开玩笑呢,可是,他还想听两句夸奖,说不得又解释一下,“我不是不吃窝边草,主要是怕麻烦,而且那么搞,工作就不好开展了。”

“又是废话”果不其然,景静砾的夸奖跟着就来了,“肯打野食儿的,就不怕在窝边啃两口,无非是能不能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没有良好大局感的人,走不远的”对你这样的人来说,女人不是问题,但走动了身边的女人,真的很容易酿成问题。”

今天的景秘书长格外地兴奋。在官场上,适当地泄露一点,才是拉近彼此距离的最好方式,他泄露了一点秘密,是以也不介意点评一下陈太忠的处境。

第二天的选拔,就定在了凤凰宾馆一招的本来就是宾馆保洁,定在这里是很正常的,总不能在科委或者招商办搞得莺莺燕燕一大群吧?

不过,这就引起了凤凰宾馆服务员的高度关注,大家都是服务员,为什么别人赚的美元都是我们人民币的十倍?太不公平了吧?

当然,陈太忠不会在意她们的反应,当他带了张爱国过来之后,凤凰宾馆的小会议室里已经坐了三十多个各色青春少女。

走到旁边的休息室那里暂定为面试地点,陈主任才愕然发现,吉科长居然站在门口,禁不住眉头皱一皱,“你来干什么?”

“看领导选拔啊”。小吉嬉皮笑脸地答一句,陈太忠白他一眼,不满意地哼一声,“你到是真闲得慌

进了休息室之后,陈太忠才反应过来一个问题,合着三个男人围观每一个进来应聘的女孩儿?这给人感觉可是不太好,说不得又打个电话,将业务二科的余凤霞也叫了过来。

余凤霞的相貌不怎么拿的出手,高高壮壮又黑又胖,比朱月华差多了,可是她的业务能力极强也不怕辛苦,成绩是二科排名第二的,仅次于小吉这二科元老,就连杨晓阳这在深圳打过几年滚的主儿,都要差她一头一当然,这里面最大的原因还是小杨的人脉比她差。

陈太忠对她挺赏识的,也有心思培养她一下,这不仅仅是因为她业绩好,也是因为她一般不怎么掺乎科里那些东家长西家短的事儿,没有一般女人那种八卦的心思这一点上朱月华就要差她很多,虽然朱也是二科最早的元老,跟他私人关系也极好。

余凤霞本来又要去素波的,亏得还没来得及走,听到陈主任的吩咐,很快就赶了过来,于是,陈主任左边坐着余凤霞右边坐着吉科长,张爱国进进出出的喊人进来面试。

张主任的外甥女儿林巧云是第七还是第八个进来的小姑娘长得确实不错,还会简单的英语,遗憾的是个子有点低,只有一米六三刚刚是陈太忠招人的身高下限。

当然,凭良心说,她这个子别说在天南,就算在全国也是中等偏上了,不过陈家人的标准也不是拍脑袋订出来的,大家是要在巴黎工作,那是代表凤凰形象的,弄俩一米四几的,再好看又有什么用?别人没准会当成日本的驻欧办了。

想要赚得多,基础条件是必须有的,不过还好小林的身高刚刚及格,而且由于年纪不大身材苗条,看上去居然有一米、六五的模样。

巧的是,紧跟林巧云的进来的。就是冯宝宝,女孩儿真的很漂亮,大眼睛高鼻梁,肤白胜雪,个头差不多有一米七了,穿一身牛仔布的连衣裙,笑得很清纯很甜美的样子。

饶是如此,陈太忠也从她身上感受到了一股淡淡的傲气,也许是有意压制的缘故吧,她的傲气表现得不是很明显不过可以肯定的是,就算她的市发挥出来,估计也好不上蒋君蓉的一半。女孩儿长得漂亮,又有一个副厅的老爹,傲气一点实在再正常不过了。

交流了约莫六七分钟,陈太忠摆一摆手,示意下一个进来,张爱国出去喊人了小吉叹一口气,“这女孩儿真不错,头儿,气质身材形幕…俱佳啊。”

嗯?陈太忠不动声色地看他一眼,心里却是明白得很,你堂兄吉建新是政协主席,冯书记现在是副主席”呵呵,我说你今天怎么自己跑来了,合着是这么个缘故?

若是没有景静砾事先招呼,他还真的愿意卖小吉一个人情,肥水不流外人田嘛,不过眼下却是不可能了,“行了,你不用说了,这女孩儿”不行。”

“我觉得挺好的”;卜吉轻声嘀咕一句,他确实是得了冯主席的托付来的,不过,在陈主任的**威之下呆得久了,他也不敢多说什么,这话不算是力荐,只能勉强算自辩,“身材相貌都没得说的。”

“她的腿太粗”难得地,余凤霞开口了,“按西方人的观点,大腿粗一点无所谓,可是这个人,冯宝宝的腿太粗。”

你倒是观察得细,陈太忠笑着看她一眼,也没说话,而是抬起头冲张爱国扬一下下巴,叫下一个吧,,

小四十号人,足足用了四个小时才面试完毕,陈太毒抬头看一看时间,快一点了,说不得站起身子。“好了,吃饭去吧,这件事儿办完,我也就算了去了一桩心事。”

一边说着,他一边将选中的四人的资料递给张爱国,“就她们四个了,下午你通知她们一下,没问题的话,就办理护照和签证吧。”

“不多留一两个名额出来?”这次,可是余凤霞发话了,当然,她这也是防患于未然的意思,可陈家人哼一耸,毫不介意地摆一摆手,“宁可人不够,我也不要备用的,怎么,这点工资就算只招两人。她俩不该连轴转吗?”

说穿了,驻欧办满打满算才十二个房间,再加一个大厅,若不是想着将来可能搞酒会什么的,陈太忠觉得三个甚至两个保洁就够用了。

至此,招聘保洁工的事情就告一段落了,别看此事不大,却是让陈太忠回来的关键因素,总算还好,挑出来的这四位,除了林巧云个头低一点之外,其他三个真是要身材有身材要长相有长相,难得的是还都青春觎丽一能被选进复试的,真的个顶个拿的出手。

要说有什么不足的,那就是这四个女孩看起来都不是特别容易揉搓的主儿,有带点傲气的,有眼光灵动心思活泛的用别人的话说就是,驻欧办的保洁工,挑选得比空姐还严格,能进复试就很了不得了,那么最终入选的会是什么样的主儿,那也就不用细说了。

当然,驻欧办的待遇确实比空姐强一点,同是服务性质的活儿,一个对人一个。对房间,而且羽年的空姐,收入比十年后的空姐高一点也有限,除了个别金牌,飞得多点月收入也不过万八千块,飞国际航线多点也够呛能到两万,能上两万的一般都得是乘务长了。

而且这可是在巴黎上班,机会也多,至于是什么机会,那就看每个人怎么看问题了。

加章难逢源

陈太忠挑得满意了,不满意的人可是海了去了,能进了复试的,百分之八十都有这样那样的关系,就有人琢磨着,等驻欧办稳定了,建议扩大一下编制,如此一来,女孩儿在驻欧办干上两三年赚上百十来万,转了事业编制之后回来,还能想办法安置,多好的路子?

可是话说回来,这也就是陈主任有如此的魅力,陈家人能人的名声,整个凤凰没人不知道的,换个人搞这个驻欧办,就算口头承诺也这么开工资,也绝对引不起如此大的反应一你丫先把驻欧办搞起来再说吧。

所以这是一件让人想气还气不起来的事情,没了陈太忠吧,这驻欧办的前景实在堪忧,可是有他的话,这家伙却又是软硬不吃有个性得很。

于走过了没多久,关于驻欧办陈主任在挑选保洁工时,接受女孩们的“性贿赔”的传言,就不胫而走了,当然,大多数人能把自己的关系送过来,心里自然也知道陈家人的口碑到底是怎样的,可是,这钱他们挣不上的时候,心里不平衡不是?

陈太忠四处乱跑在凤凰呆得时间比较短,很久之后,他才听到了这样的传言,不过。面对那些描绘得有声有色的香艳桥段,他也只是撇一撇嘴:论编黄段子的功夫,你们不知道差出裘部长几条街去看人家对白洁的痴情吧。

让他略略有点寒心的是,他选的四位主儿身后的人,却没一个站出来说句公道话的没错,他选人的时候,直接将报名表上“家属”一栏糊住了,但是选完人拆开一看才知道,合着这四位各个都是有背景的,毕竟基数在那里摆着呢。

可是转念一想,他也能理解了,估计人家觉得这种事张扬开,怕是只有越抹越黑的可能,涉及到漂亮女孩子清白的事情,能低调还是低调吧。

在工作中坚持原则,却是落到这种口碑,陈家人又有泪流满面的冲动了,当然,他断断不会认为,正是因为他盲目地乱发高工资,才成为了此事的导火索,跟其他官员一样,他也很不习惯在自己身上找原因

哥们儿从来都是正确的。

这件小事完毕,陈太忠就可以走人了,不过,其他的事儿又缠了上来,让他一时半会儿无法脱身,比如说,市委秘书长魏长江就找上了他。

魏秘书长跟电信局杜局长关系不错,电信和移动,还真是一家出来的,廖总才去联系马疯子要其搞施工,老杜这边就听到了风声。

杜局长略略了解一下,就知道这马疯子的背景了,他并不知道一向比较胆怯的老廖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勇气,去找混混来施工,但是毫无疑问,他是不敢出头阻拦这个人的。

何况,马疯子不但是混混,身后可发且品,陈太忠撑腰呢其实不算陈垂任,只说合力的亩甲下小“宁,就足够引起他的忌惮了。

按说,此事他可以通过科委的人来跟陈太忠联系一下,可是科委以前落魄的时候,电信局跟他们的关系并没有多好,后来科委起来了,到是建立了比较友善的关系。

尤其是副主任李健跟电信的人关系还不错,可是李主任一听是这种事,想都不想就摇头了,“当时扯。刚专线的时候,陈主任还发脾气了,嫌你们收费高,我不敢替你们说话。”

那杜局长就只好找魏秘书长出面了,魏长江一听也有点头大,要是其他行局的副职,他一个电话就能搞定的,可是,要是陈太忠的话,“我只能帮你问一问,具体结果是怎么回事,我真的不敢保证了。”

而且这问题,还不能隔着电话问,说不得他一个电话将陈太忠拎了过来,东拉西扯几句之后,才貌似漫不经心地发话了,小陈,听说你跟合力汽修的马经理关系不错?”

陈太忠琢磨一下,心说老魏你提起马疯子这混混,是个什么意思?难道说是因为电信局的事儿?想到这个可能,他笑着点点头,“是,马总最近可能要移民了,这个合力汽修也许会成为合资企业”我不能让他带着资金跑了。”

“什么,移民?”魏长江听得也是一惊,他也知道那姓马的是混混,这年头混混都要移民了,还有没有天理了?“他要移民去哪儿?”

“好像是加拿大吧”其实,陈太忠忙得还没时间找马疯子落实此事,只能拿张智慧的情报来搪塞了,不过,说到加拿大的时候,他心里微微一动:邪和不也是跑到加拿大去了吗?

“我只听说,他最近接了一点移动的工程来做?”魏长江见他居然说出“不让资金跑了”知道再转弯也没意思了,“专业的事情,还是专业的工程队来做比较好一点,,电信的小杜为市委服务,一直很尽心尽力。”

“啧”陈太忠听得就是一嘬牙花子,沉默一阵才叹口气,“省移动的老总张沛林答应我了,近期内要从棒委采购一批无线模块,装在素波的出租车上。用于对讲和定位,两千多万的单子,秘书长,我挺为难的。”

虽然他不怵魏秘书长,不过双方的身份差距毕竟在那里摆着,所以他也不合适用自己跟张沛林的交情说事,那样的话,未免有点不给领导面子一你一个小小的处级干部。私人交情比为市委服务还重要吗?

说不得,他就直接将张沛林许下的单子拿出说事省移动给科委的单子,这涉及到咱凤凰市的凹和财政收入,他姓杜的服务再好,抵得过这两千多万吗?

“哦?”魏长江听得就是一愣,他还真没想到小陈居然拿出这么个。理由来,这让他准备好的大部分说辞泡汤了,好半天才苦笑一声,摆一摆手,“算了,那就当我没说。”

“秘书长,知道这事儿的人不多”陈太忠耳还不能这么走了,这单子没说出来也就罢了,说出来他就要点明白了,“科委也就占着一个,“近水楼台先得月。的优势

这小子真过分!看着他离开,魏秘书长真的有点恼怒了,陈太忠没把话说完整,可是他又怎么能听不出来?人家这是说啦,我知道你姓魏的跟杜局长关系好,不过这单子的风声一旦传出去,科委可能面临激烈的竞争一你这算是讹上我了,还是算警告我?

这种话,也是你合适跟我说的?魏长江是老派人,最重级别的同时,也不怎么计较下面人据理直言,可就这,硬是被他临走这句话气得差一点吐血,啧,以后跟你沾边儿的事,我都不管了,我还想多活两年呢。

他可不知道,陈太忠走出他房门的时候,心里也在总结经验呢,这官场上的人情,真的是当不得真的,最拿得出手的,还是利益的交换啊。

他跟张沛林的人情,不合适当着魏长江来说,魏秘书长跟杜局长的人情,倒是不怕跟他说虽然是打着市委的旗号,官大一级就是这样,何况两人差得还不止一级?

可是等他拿出来这个两千万的单子,秘书长大人也只能哑口无言了一其实别说两千万,有个两百万的单子就够了,所谓的人情在利益面前,狗屁不是!

那哥们儿以后做事,就要注意在这一点上下功夫了!陈太忠暗暗拿定了主意,他不是不知道利益交换的重要性,可是知道和知道之间,差距也很大的,同样一句名言,心境和年纪不同的人,体会到的滋味,也不尽相同。

原本陈太忠是打算周二去凤凰的,却因为章尧东有事,耽们到周三了一自打回来之后,陈太忠还没去章书记那里报过到。

他想的是,既然第一天回来没去,那就临走的一天再去吧,这也算两不得罪的手法了,才回来先见段市长,那是汇报工作,临走去见章书记,那是请示以后的工作。

他觉得自己这么做,是有些刻意迎奉的味道了,不过这也没办法,谁要他不想被这两位中任何一位笼络呢?在官场里想要做事,必须先做人啊。

其实,陈主任这也算奢侈的苦恼了,搁给其他行局副职,不管是想要见政府一把手,还是想见党委一把手,按规矩通报和排队,都不知道要等到哪一年,他想找谁就找谁的待遇,在整个凤凰也算得上独一份儿了。

不过显然,章尧东也不可能啥都不干,就坐着等他上门求见,接到他请示工作的电话之后,章书记淡淡地发话了,“今天没时间,看明天有空没有吧。”

有了这么一天缓冲,陈太忠琢磨一下,打算好好地跟马疯子聊一聊,了解一下这移民的事情,因为他总觉得,啧,加拿大”邪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