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97 奔波1898借口

官仙 1897奔波1898借口

邵国立的电话,很快就回了过来。不过很显然,陈太忠忽略了一件事情,邪国立跟祖宝玉应该是处于同一阵营或者是相似阵营的要不两人不可能熟识。

所以,消息是打听出来了,不过邵总却是要先打听一下,“太忠,你问的这个支光明是光明集团的老板,在待海各毛可是不你跟他关系很好吗?”

“非常好,他曾经赞助过我的科委,八位数”关键时刻,陈太忠当然不可能掉链子,“那正好是我工作陷入停顿的时候,很大的人情。”

“哦,这样啊”邵国立听明白了。这个人太忠是一定要保的,于是也懒得再遮掩了,“跟你明说了吧,太忠,这件事我不合适插手,不过他确实是中纪委的人带走的”我劝你也别管,东南那边的事情,水真的太深了。”

“谢谢你提醒了,老邵”不过朋友一场,不管怎么我都要试一试。不能因为水深就啥也不做”陈太忠笑一笑,默默地挂了电话。

下一刻,他就将电话打到了蒙艺那里,心说前一阵我透漏给你一个消息,那么现在求你办点事儿,应该是说得出口的吧?

接屯话的是那帕里,听陈太忠要找蒙艺问点事情,那处长表示老板正在接待中央来人,暂时不合适接电话,“太忠,到底是啥事儿,合适不合适我转告?”

“咱兄弟”你少跟我玩这种虚的”陈太忠被他这话逗得笑了起来,不过想到支光明的处境,心情又是一黯,说不得叹口气将事情原委说一遍。

那帕里是听说过支光明此人的。非常明白支总跟太忠的交情,他没问两人关系好不好之类的话,而是沉默一阵,问出一个莫名其妙的问题来”太忠你现在是在天南,还是在陆海?”

“在素波呢,我才接到他老婆的电话”陈太忠当然不可能在这种小问题撒谎。“这不是马上就给老板打电话吗?。

“那你听我一句话,先去陆海,到了以后再联系,明白我的意思吧?”那帕里沉声发问。

陈太忠当然听得明白,那处这是说了,兹事体大,对蒙老板而言,你在不在现场,就意味着帮此人力度的大你要是自己都不在现场,还指望老板肯尽力帮你吗?

那处长这是金玉良言,尽力帮忙的心思也是一览无遗,陈主任虽然忙到焦头烂额,但是对这个建议根本无法拒绝

你的时间比省委书记的时间还要宝贵吗?

而且,这也不是人家地头上的事儿,蒙老板还要求人,求的还是那种吓死人的部门,中纪委啊”你以为是在开玩笑吗?

其实这个,年代,中纪委介入下面县处级干部的案子也不罕见,尤其是企业口上的??名为督办实则过手,大抵还是项庄舞剑意在沛公的意思。

不过还是那句话,中纪委和中纪委也不尽相同,这次老支是被东南那一起大案波及了,能让黄汉祥驻足的案子,性质自然不可同日而语。

不能不走了,陈太忠知道,他若是想帮支光明,必须要尽快赶往陆海。想到小董昔日为了自己的一句话。连夜赶往碧空,那么做为支光明的铁哥们儿,他也不能再含糊。

高云风大致问了两句之后,抬手摸起电话,“你等一等,我找个空姐帮你问一下,明天有去陆海的航班没有。”

那边立刻就确定航班是有,是中午的,不过有位子没有就难说了,等对方查询的间隙,陈太忠略带一点好奇地问了起来,“云风,你对空姐挺了解的?”

“了解什么?瞎玩一玩呗,大家开心就行”高云风听得笑了起来。“我找的这个还行,人也算干净”当然,这也就是我的魅力,换给你怕是够呛。”

“啧”陈太忠听得砸一哑嘴巴。他心有所想,当然也就懒得理对方的玩笑,“听说她们的工资不是很高?。

“是不太高,不过也不低了。怎么也一万多呢,干上几年一结婚,也就这样了”说起这些门道,高公子那是口若悬河,“现在说是要弄“空嫂。什么的,不过大部分还是要求未婚,已婚都够呛,就别说大妈了。”

“对一般人来说,坐飞机的都算有点实力的吧,尤其是头等舱的客人,我这个就是这么认识的”他越说越得意,眉毛都快扬到天上去了。“第二次又见她,正好包里有块表。就送给她了”呵呵,人家也明白着呢,知道我是谁以后,也不说结婚的事儿,反正有空就来缠我,哪天高兴了,就不让她飞了,给她介绍个小买卖做。

“有点随便啊”陈太忠听得也是扬一扬眉毛,不成想,段天涯在一边笑着发话了,“那也是高老板,年少多金,换个人未必行,空姐眼睛可是毒,人家也挑人呢,“上机要带安保全”这话陈主任没听说过?”

“安保全”那是什么东西?”陈太忠听得就是一愣,不成想高云风听得哈哈一笑,“就是安全套、保险裤和全单,小段你到是知道得不少啊。”

“我们没事儿,整天就是嚼口叹之,段天涯点不介意比他小好几岁的高公子喊他做小双,反倒是笑嘻嘻地捧对方两句,“保险裤,是保证不会走光被人吃了豆腐,不过高总的待遇,肯定是安全套啦。哈哈,”

我记得上次见你,你也没这么拿肉麻当有趣来的,陈太忠听得又好气又好笑,不成想人家高公子哼一声,傲然回答,“安全套”切,谁用那个?”

“打住吧”陈太忠受不了啦。冷哼一声,脑子里也算计起了的别的,要是这么算,驻欧办服务员确实强出空姐不少,撇开素质待遇不谈,就算接待的人的档次,也比她们强”呸,我这都是想什么呢?

回头得强调一下,我那儿可不能让她们乱来!他下定了决心,陈某人一向以不吃窝边草自傲,自然也见不得自家窝边的草去胡乱招蜂引蝶。

无非是斗几句嘴的工夫,空姐那边就将消息打听出来了,机票是没了。不过按说还有几张机动的,却是得高云风自己出面了,她没那么大

子。

“算了,懒得等了”陈太忠站起了身子,“云风把你的车借我用一下,我的林肯给你开了,好久没保养,跑长途怕够呛。”

这是一个借口,他的车是水货。想到这次支光明就是因为走私的事儿被弄起来的,他自然不想开着林肯去了??不得不说,他现在考虑问题越来越周全了。

“去陆海,怎么也得三十个小时吧?有两千多公里吧?”高云风算计一下,不过,见他去陆海的决心很大,倒也不好阻拦,于是很仗义地一拍桌子“我给你找俩老司机,路上尽量给你节省时间。”

这高倒不是吹牛,高胜利原本就是交通厅出身,现在的交通厅长崔洪涛又是他手下的人,高公子找这样的人,就像陈家人喝酒一样,要多少有多少。

不到半个小时,两个老司机就到了,而且还都是跑过陆海长途的主儿,其中一个更是刚跑过陆海的,“顺利的话,没准二十二个小时能到。”

“才买的奥迫,悠着点开啊。”高云风不情不愿地将钥匙丢给陈太忠”

陈家人这个决定还真是正确,奥迫车才驶出素波市区,蒙艺就将电话打了过来,小陈你找我?有什么事儿?”

陈太忠少不得又将中纪委的人将支光明弄走的事儿说了一遍??当然。前面有俩司机,他肯定要将声音略略隔离一下,说完之后,顺便还刻意地强调了一句嗯,我正在赶往陆海的路上。”

“嗯?”蒙艺听得就是一皱眉头,又问了两句相关的话,等他听说。陆海那边打听消息的主儿跟被羁押起来的主儿不是一码事儿,也不肯伸手,心里就有一点猜测了。

“双规商人,按说没这道理的。”蒙书记哼一声,也没把自己的猜测说出来,只是淡淡地吩咐一句,“你先去吧,今天有点晚了,明天我帮你问一问。”

这俩老司机夜路经验也非常丰富。前半夜是一个人开,后半夜换上了才去过陆海的那位,除了路况不好的路段之外,基本上车速都是匀匀地保持在一百二。

不过,这不好的路段就太耽误人了,于是第二天上午九点,陈太患开上车了,也不管正迎着初升的太阳,车速直接上了一百五,在高速上的时候,更是飙到了一百八,看的那俩老司机都是心惊肉跳的。

当然,陈家人的车技那是没的说的。中午吃点饭小憩片刻一??主要是让车休息一下,下午继续开动。终于在下午五点的时候,赶到了陆海的省会朝阳市。

支光明起家不是在朝阳,不过光明集团的本部已经迁到了这里?他本人也是在这里被带走的。

燃章借口

支光明的老婆叫蒋珠仙,长得矮矮的胖胖的,眉眼到是算清秀,肤色微黑,年轻时应该还算可以,但现在绝对属于人老珠黄行列的。

蒋总带了两个人,在高速路口等着,看到挂了天南牌照的奥迪缓缓驶下引道,抬手看一看手表,五点零八,一时生出了无限的感慨:从接到电话到驱车赶到,只用了二十一个小时,老支的酒肉朋友太多,不过这次可是没走眼。

“是陈主任吧?”她还待客气两句,陈太忠根本不和她多说,坐在驾驶室手一挥,“没时间跟你客气,带路,到地方再说话。”

蒋珠仙在陆海省储备局宾馆已经开好了房间,不过这宾馆不算大,用热的话说就是,她现在的身份太敏感,不合适订大地方招待对方,“不过,这儿的条件还算不错”我已经包下这一层来了,陈主任你将就一下吧。”

就算是这儿,也照样有人盯着呢,陈太忠笑一笑,他对气机很敏感。而盯梢的人也不是很注意掩饰。刻意审视之下,他当然能发现那两位。

不过,这些都不重要,他跟支光明的关系,有心人一查就查得到,“先不要说这个了,说老支吧?我落实了一下,他确实是被中纪委的人带走的。”

这个消息,他接近中午时又落实了,那帕里亲自通知他的,由于他在路上,有些地方信号不到,又有隧道什么的,那处长据说是拨了五次才联系上他,“带人走是中纪委的意思,具体的情况,还是要等等才能落实。”

眼下,偌大的豪华套里,就是他两人在,蒋总的跟班带着那俩司机下去用餐休息了,不。求北倒也有茶水和酒水干果,陈大忠一边说,边扯开山知甲州咕咚咕咚灌了起来,

“老支都不碰那一行将近四只了”。蒋珠仙愁眉苦脸地叹口气,“他们还非要揪着不放,也不说怎么处置,跟老支交情好的那些人”。

支光明在陆海玩得算相当不错;黑白两道不说,只说官场上都认识不少人,像常务副省长家,他都能很随意地登门。

可是这次出事,跟他撇清最快的也是官场中人,也只有那个好悬栽在烂尾楼上的常市长,因为被他拉过一把,还帮着问了问,但是最后也缩头了,“小蒋,破财免灾吧”光明这事儿说大不大,关键是赶到点儿上了,再说了,他确实也认识邪托不是?”

不过说到这里,蒋珠仙的脸色再度苦了起来,“钱我花了一些,可收钱的都是不办事儿的,做得了主的谁又敢收钱?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你的普通话说得真不好”。陈太忠听得很费劲儿。陆海这边人说话,带着很重的地弈口音,支光明还好一点,可是这蒋珠仙的话就很难懂了一??虽然她已经很努力地在说普通话了。

正说着呢,有人敲门进来,是一个中年男人,眉眼间跟蒋珠仙有点相像,用方言哇啦哇啦地说了半天之后,蒋珠仙的脸登时就沉了下来。

“这就是陈主任了吧?”这位说完之后,转头看一看坐在一边喝酒的陈太忠,他的普通话倒还将就,不过蒋总脸一沉,鳖脚的普通话出口。“行了,你先出去吧。”

合着这位是蒋珠仙的弟弟,游手好闲习惯了,她不愿意自己的弟弟知道太多,不过话说回来小蒋确实也交了几个狐朋狗友,能打听出一点事儿来。

刚才他过来,说的就是最新的情况,敢情他听到一个消息,省里有人说,支光明你现在的一切,都是用那些非法所得起家的,想洗清自己的罪责,把光明集团交出来让省里代管吧,业务和人员都不准动,省里可以给你留百分之二十的股份。也算是对你这么多年辛苦的一个交待。

这话听起来有点不太靠谱,因为光明集团起家,靠的并不是基础设施好,主要是支光明长袖善舞,这今年代发家的民企,多半都是因为有一个好的领头人,像人才储备什么的。一般也都没有??说血汗工厂还更靠谱一点。

省里拿走这么个企业,意思实在不大,不过蒋珠仙知道自己弟弟的话。通常只能信七分,说完之后。冲陈太忠又讪讪一笑,“省里肯定是想让光明出血,可是他们就没个明白话!”

“嗯?”陈太忠听到这儿,总算是明白一点儿了,莫非这又是某些人借着这个。势头,想搭车整治支光明一下?其实并不是中纪委的意思?

不往这一方面想还好,他越想就越觉得有道理,当然,人家这么做也不能说就有什么不对,有势不借过期作废,而且自从上面去年开了打私会议之后,也是狠手频发。

先有某江海关的关长常秀康被判处死刑,现在邢桓出事,那儿的关长也被拿下了,谁敢保证这阵风儿就会到此为止?从这个角度上讲,对支光明狠一点也正常。

可是不管怎么说,支光明已经洗净泥腿上岸了,而且不是刚收手的。所以省里这么搞也是有点过分的嫌疑,陈太忠心里暗暗地琢磨着,不留神却是想到了另一个。问题:邵国立为什么帮不上我?

明白了,这没准也是斗法呢。邵家这一系的人马,很有可能正盯着支光明,这么一来,人家老邵能给我一个答案,那已经是很仗义的了。

可是,为什么我觉得哪里有什么不对呢,

看到他皱着眉头沉思,蒋珠仙也不敢吱声,正说这都过了六点、了。我是不是该给他叫点饭菜?不成想陈太忠的手机响了。

陈太忠一直等的也是自己的手机响。拿起一看,发现是个不认识的手机号,犹豫一下接起来,“请问哪位啊?”

“是我”那帕里的声音从电话里传了过来,语速非常急,根本不容他说话,“找个安全场所的固定电话。给上次你办事的号打过来,”

“知道了”陈太忠干脆利落的挂了电话,抬头看一眼蒋珠仙,微微一笑,“估计要有好消息了,有什么地方能安全地打电话吗?。

“这个,我还真不知道了”蒋珠仙苦笑一声,“反正我身边总是莫名其妙的人,也不知道他们到底有多少个。”

“啧,真麻烦,不过我是不能等了”陈太忠眼珠一转,“这样吧。咱们玩一出调虎离山好了

监视蒋珠仙的有两个人,见到蒋总的弟弟,他们并没有在意,不过。见到那辆挂着天南牌子的奥迫车里坐着的男子走出来打车离开,这就不能不分出去一个。去跟踪了,所以,一个司机就引走一个盯梢的。

剩下的这位就拿定主意了,要盯着蒋珠仙,除非支援的人来了,才能再分心跟别人,不成想,两分钟之后,蒋珠仙也跟着走了出来。

等陈太忠出来的时候,外面就没人了,不过为了保险起见,他还是打了一辆出租车,“去朝阳最大的商场。”

“最大的好几个呢,你要去”司机操着口音较重的普通话,还待废话几句,却发现这高大的年轻男子怒视着自己,于是悻悻地一撇嘴,缓缓地给

陈太忠这么着急也非是无因。他是捡着饭点?儿出来的,那俩走了。自己不着急走。再等来新的人可就没意思了。

司机选了一家较远的商场,不过陈家人哪里有心思计较这个?甩出一张百元大钞之后,就消失在人群里了,“不用找了”

在人群中转得几转之后,他又悄悄地隐身、穿墙加万里闲庭,跑到城市的另一边,找一家公高,给那帕里打过去了电话。

“嗯,老板说了,你通知支光明一声,耍他说马上要在碧空投资八千万,收购烂尾的世纪星写字楼”那处长的话还是比较快,“记住。八千万,世纪星”有这个借口,老板才合适出面捞他,反正他收购烂尾楼也不是第一次了。”

“那行,话我一定带到”陈太忠点点头,不过他有点搞不懂,当然。当着公话摊妾,他说话也要注意一点,“就区区的八吨,老板就愿意出手?那边可是有中字号的人呢。”

“在分寸上,你就不要怀疑老板了吧?”那帕里听得就笑,“老板说了,将来他愿意收购更好,不愿意也不勉强”这你总明白老板的能量了吧?”

恐怕都不是能量的问题!挂了电话之后,陈太忠愣愣地琢磨了起来。蒙老板人是不错,可是这种承诺也敢许,怕是里面还有点我不懂的

想了半天,他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就待转身离去,不成想背后一声大喊,“我说,你还没给钱呢

等陈太忠再回去的时候,就是七点钟了,蒋珠仙和那司机早就转了一圈回去了,见到他从门外走来,监视的那两位悻悻地撇撇嘴,切。也不知道装什么大瓣蒜呢,这么转一圈儿,就有结果了吗?

倒是蒋总对他的期待值很高。这也是支总当初郑重交待过,陈主任人虽年轻,能量之大不是你能想像的,不到万不得已,千万别找他,于是。见他进门,她就惊喜地站起身来。“是个什么结果?”

“都说了是好消息了,有人答应出面保他了,不过有点技术上的问题。陈太忠一边说,一边走到沙发边。坐下来打开了一瓶啤酒。

你这人也太嗜酒如命了吧?蒋珠仙见他这个节骨眼上还不忘喝酒,禁不住又好气又好笑,不成想下一刻。她愕然地发现,这年轻人蘸着酒在茶几上写起字来

“老支关在哪儿”?

哎呀,年纪轻轻的,居然有这么沉稳的心思,蒋总也禁不住暗叹一声,说不得也扯开一罐啤酒,在桌上写了起来,“大概是在武警宾馆,不过那里现在封锁了,房间号我不知道。”

“还有其他可能吗?”陈太忠继续在桌子上写着。

“应该不会在别的地方了”蒋珠仙继续回答,“其他有可能的地方,我都打听过了。”

“给我一份地图”。这是陈太忠最后写的几个字,等接着,他伸手抹去桌上的酒清,笑吟吟地发话了,“其他的事儿就交给我了,你就等着听好消息吧

“这可是太谢谢您了”。蒋珠仙喜极而泣,今天已经是她爱人被带走的第五天了,她求人无数,冷言论语听了不少,就算有那想帮忙的,答应得也很含糊。

眼见这年轻人居然敢大大咧咧的说“等好消息”一时间她觉得疲惫的身心登时振作了起来,一边流泪一边发问了,“你还需要我做什么吗?”

“给弄点饭吧,我还没吃饭呢”陈太忠笑着回答,顺手拎起桌上的啤酒灌了起来,“简单点就行,送屋里来吧。”

不多时,服务员推着餐车出现了。让他郁闷的是,蒋珠仙身边还跟了两个身材高挑的美女,二十二三的模样,短裙低胸衣,穿着虽然暴露却是没什么风尘之色。

他见状禁不住微微一皱眉头,“我说蒋总,你这是”怎么个意思?”

“老支说??”蒋珠仙想解释。却是不好开口,老头子说你喜欢高个子美女,我好不容易物色来的呢,“那个”陪着你吃点饭,我花了大钱的。”

她这话的意思,就是暗示这俩女孩儿比较干净,陈太忠听得哭笑不的地摆一摆手,“算了算了,你不知道宾馆这儿还有别人嘛”呃,我说错了,我是说,你不用跟我闹这个。这老支不知道平常都怎么编排我呢,啧,损友!”

他最先想到的就是外面有人监视,你还给我闹这个,不是给我上眼药呢?话说出口之后,才发现含义有点不合适,说不得就撇清一下。

而被他称为损友的那厮,正郁闷地躺在**,数天花板上的蚊子呢。“真走过分,给个电蚊香都走过期的,啧,这是第五天了吧?”

支光明真是被关在武警宾馆的。待遇还行??如果不算蚊子的话,只是,人家迟迟不告诉他什么时候才放他回去,这让他有些郁闷难耐,不过经过这几天的琢磨,他倒是判断出了一点东西。

就这么数着蚊子,他昏昏然睡去,整天吃了睡睡了吃的,他的生物钟已经紊乱了,不知道什么时候,他觉得有人在轻拍自己,一时都囔了起来,“这就天亮了?我说”我真没什么可说的,让我再睡一会儿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