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03 平等交流1904一石多鸟

1903平等交流1904一石多鸟

“蒙书记对太忠,不是一般的欣赏啊”看着远处的阁楼里,陈太忠正跟蒙艺聊得开心,支光明不禁轻声地感慨一句。

“呵呵,习惯了就好了”回答他的是那帕里,两人正坐在一张夫阳伞下,凝望着外面的细雨,刚才饭毕的时候,陈太忠偶尔提起说那处长喜欢看雨,蒙书记一时就来了兴趣,“我记得这个竹韵楼顶上有个。小阁楼的,一起去看看松峰的夜景吧。”

结果,就是他和陈太忠坐在小阁楼里,那帕里只能陪着支光明坐在临时搬上来的阳伞下了,按说。那阁楼里坐四个人刚刚好,那张小桌上不但摆得下茶,还能四个人打扑克呢。

可是那处长察言观色的能力。远非其他人能比,他知道今天领导开心。又见老板居然也会有这种闲情逸致,就琢磨着,领导估计想跟太忠说点体己话。

说实在的,原本他都不知道领导为什么会这么开心,上了酒桌才知道。合着是这样的缘故,那么他心里非常能确定,太忠就算在饭桌上说了点刺儿头话,老板都不会介意那功劳是实实在在摆在那里的。

所以,他就拉住了支光明,要跟他单独坐一坐,支总人虽草莽,却也是心思机敏之辈,就顺水推舟地应承下来了,结果到好,蒙艺果然没表示意见,只是回头看那帕里一眼。微微领首就扭过了头。

若说以前,那处长对陈太忠和蒙艺的关系还略略有点嫉妒的话,经过今天的事情,他连嫉妒的兴趣都提不起来了,听到支光明的感慨,他顺口答一句之后,又轻叹一口气,“支总你没觉得,太忠的运气特别地旺吗?”

“那是,再不顺的事儿。遇到他也会顺起来”支光明笑着点点头。这话他说得异常真诚,因为他自身的经历就可为明证,“也不知道蒙老板,,会指示他点什么?”

其实蒙艺也没指示什么,他正跟陈太忠算计呢,有些话他是当着那帕里都不便说的,却是不怕跟这小子关键是省委书记的平易近人之处,不能被别人看到。

“你知足吧,让一个公关公司来拿我碧空的项目,已经是我的底线了”我并不是说公关公司就一定不值得信任,你让她垫资干一个项目。我才好帮她说话。”

“凯瑟琳能垫姿,但是西门子、霍尼韦尔和昭不会答应垫资的。产、家大不了不做”陈太忠笑一笑,他对这个行业原本不是很熟悉,可是最近因为临铝的事儿,再加上曼内斯曼的并购案,几个来回下来,他居然很明白里面的深浅了。

所以他的回答,很有章法,“这种公司要是遇到大项目,可以帮着向世行或者其他银行贷款,但是垫资真的太难了。”

“那是项目不够大”蒙艺哼一声,论起这个,他的发言权比一知半解的陈家人大多了,不过他这么坚持也有点别的意思,“你不想一想。我要是轻轻松松把项目给你。北京那边有些人会怎么想”我从天南走了以后,杜毅还大力宣传过你的科委吗?”

“他怎么可能宣传呢?”陈太忠听得就是一声长叹,他听明白了,蒙老板这心里,还是有点想跟黄家撇清,想要左右逢源还真的挺难,“早知道政治对商场影响这么大,就不该提这个要求,让老板你也为难了。”

蒙艺听到这话,看他一眼,端起手边的茶杯来轻啜一口,才缓缓发话,“也没有那么绝对的事情。就是你说的话,顶尖的产品就那么几家。可供选择的余地不多。

“所以我才觉得,跟这个公关公司打交道,也有一定的好处”陈太忠点点头,不过下一刻他就又想到了一点,犹豫一下方始发问,“老板,你说我这样下去,会不会”会不会变成买办?”

“咳”蒙艺又被呛了一下。还好这次是茶水,陈太忠伸手帮他拍拍脊背,顺势悄悄地送进一股仙气去。“我说。我是真心请教你嘛。”

凭你也配琢磨买办两字?蒙书记是真的被他逗得哭笑不得了,不过见他那副忧心仲仲的样子,也不好说什么,只是轻咳一声,“你不是为哪个利益集团代言的,这买办两个字”我说你知道不知道它的确切含义?”

“我代言的不是一个品牌,只是一个公关公司”陈太忠其实也明白这个道理,“这个。公司挣钱无所谓,不过我不想看着它在中国落地生根。”

“合着你还是不想垫资”以蒙艺的反应,瞬间就听出他的意思了。不过小陈这个,担忧,倒也不是不能理解的,“你这个顾忌,是有点道理的,不管什备公司,品牌也好公关也算,一旦做大了,就会有更多的利益诉求,这符合事物发展的客观规律

说到这里,他沉吟一下,似乎是在组织语言,“不过公关公司有它的先天不足性,只要你有这样的警惕意识。就能压制住它的野心,嘿”买办,买办哪里是那么好当的,”

说到最后,他的声音已经渐渐的低了下来,像是对陈太忠说的,又像是在喃喃自语,毫无疑问,蒙书记是想到了什么。

“您的意思是说,我的出身差一些,是吧?”陈太忠见他谈兴极高。说不得就要再请教一下,不过蒙书记低头继续喝茶,就只当没听见了。

这种问题,蒙书记是不可能回答的,换了黄汉祥来估计会说,但是他不一样,有些东西是不能说也没必要说的,反正就那么点事儿,谁不

道?

“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办?就在驻欧办折腾吗?”很难得,他居然主动谈起一个。话题,还是关心对方的成长,“我有一种感觉,那里合适你发展,但是你在那儿呆得久了,估计更会跟主流脱节了”来,帮我按一下头,你的手法不错。”

什么手法不错?那是仙气!陈太忠心里腹诽一句,站起身给他按摩头部,沉吟着回答,“暂时先这样吧,反正我还年轻,等得起。”

“呵呵,你是太年轻了。”蒙涧书晒细凹曰迅姗)不一样的体蛤,小说阅读好去外孔笑一声,接着叉舒服地哼声。“不让你接触那此投资公智”后,是谁告诉你的?”

“黄二伯说的”陈太忠少不的又将中金的人找上门的事儿说一遍。“在这之前,我还接触过曼雷公司之类的,不过现在不来往了。”

“曼雷兄弟公司?”蒙艺听得下意识地嘀咕一句,旋取长吁一口气。也不知道是叹息还是被按摩得太舒爽。良久才缓缓发话,“那个公司迟早要盛极而衰,不接触是对的”我说,黄汉祥真的很照顾你啊。”

蒙老板可不是穿越人士,自然不可能知道十年后他的话就应验了,他所说的盛极而衰,指的是某些人和某些背景,在这一点上,他同黄汉祥的认识高度统一。

那公司到底是什么背景?陈太忠听得好奇,很想这么问一句,不过想一想黄汉祥都不肯说,以蒙艺的稳重,自然更不可能说了。

“太忠在帮蒙书记按摩?”支光明虽然是在跟那帕里随意地聊着,目光却是没有彻底转移,很快地,他就震惊了,“那家伙手劲儿可是大。”

“以前这种活,可是老板的女儿干的”那帕里笑一笑,他已经没力气去震惊了,不过说起蒙勤勤,他到是想起点事儿来,“支总。手上有活儿的话,照顾老板的女儿一下。她现在还在天南呢。”

“这没问题”支光明笑着点点头,说句实话,人家嘴上说的是照顾。其实是给他一个机缘,就算在陆海,以支老板的人望,也没资格去照顾省委华书记的公子。

可是有一个问题,他还是要请教一下的,“这个事儿,我是得跟陈主任商量的吧?”

“你要不跟他商量,怕是人家蒙勤勤都不认你”那帕里不动声色地回答,蒙勤勤有意帮她的同学找一点项目,这一点他是知道的,甚至。那处长都猜出,老板走了之后小蒙可能有点不甘寂宾,想试水商

了。

他承蒙勤勤的情极多,当然不能不管,可老板刚离天南初到碧空,这两地都不合适做什么大动作,也就只能指望一些关系过硬的商人帮忙了。

当然,以蒙家父女的性格,若不是极为可信的人,宁可不赚那个钱。也不会贸然张嘴相求一也就是看得起你,才让你照拂一二。

另一边,蒙艺被陈太忠揉捏得挺舒服。两人谈得也极为开心。“那个曼内斯曼的钢铁冶炼部分,有可能的话,给碧空这儿引进来”天南没有大型钢企。”

“蒂森克虏伯和萨尔茨吉特可能都盯着呢”陈太忠手上发力,嘴上却也不闲着,“我只能瞅机会试一试。可能性是微乎其微的”

总之,今天晚上的聊天挺痛快。陈家人发现老蒙不绷着面孔的时候。其实也很容易交流,遗憾的是在天南的时候,两人并没有这么深入地交流过。

当然,这或者是当时两人的关系没到那一步,又或者是今天蒙老板心情不错,然而陈太忠能断定一点。自己现在在天南而蒙书记在碧空,没有了交集,才是官场平等交流的基础……

懈章一石多鸟

陈太忠很想在第二玉就飞往北京,不过碧空这边有些应酬,也是他不能不理会的,那么,既然来了就多呆两天吧。

其中一个是刘寡前来拜访,刘厅长出任西平市常务副市长一职已基本敲定,这并不仅仅是因为他得到陈太忠推荐的缘故,更主要是此人官声和能力也都尚可。

虽然蒙书记才来碧空不久,但走向他推荐干部和游说的人不知道有多少,他手上并不缺乏候选人,不过,立足未稳之际,提拔几个靠得住的人,还是很有必要的。

刘塞这次升迁,已经稍稍地有点违背常理了,从厅局副职直接到地级市常务副市长,不但没经过副市长的锤炼。甚至他在劳动厅也不是常务副。

当然,领导提拔他肯定是有提拔的理由的,就像他自己说的“此,处长就干过三个处了”这就是有丰富的工作经验了,不过刘害很心里清楚自己被提拔的真正原因:我在省里没有靠山,那就是没有相关的利益团体,又是正在落魄的时候,蒙书记能放心用我。

世间事从来就是这么滑稽,被赏识跟被排挤,居然是同一个缘故

一上面没人,而接了来天差地别的改变,就是因为他认识了一个人:陈太忠。

不认识陈太忠的时候,他什么都不是,估计就是被扔到一个闲散部门做助理巡视员去了,而认识了之后,就一步登上碧空第二大城市的常务副了。而且他相信,只要自己表现好,再上一个台阶也不是不可能的。

听说陈主任驾到,他怎么可能不来探望?第二天一大早,他就到碧海宾馆去堵人了现在的刘厅长连专车都没了,但是他可以打的不是?

陈太忠今天也有安排,要跟支光明去看一看那栋烂尾楼。

支总已经打算好了,在这两天简单地了解一下世纪星的情况,对他来说,没有比脚踏实地做事更能回报蒙书记的恩情的选择了。

按说这是不关陈太忠的事情的。可是支光明话说得明白,“我也就见了蒙书记和那处长一面,太忠你多呆两天,帮着润滑一下关系,回头我给你的驻欧办捐两百万的财物。这总可以吧?”

“耍捐就要捐五百万,半吨”陈太忠笑着摇摇头,他的须弥戒里还有钱物,愁的就是没地方洗钱。“回头我私下补给你三百万,这么一来。你也是洗心革面积极支援国家的经济建设了,我这边手头也能宽松点。”

“半吨就半吨,我要你的钱干什么?”支光明听着摇头,心里却也是在纳闷,别人都是把公家的钱洗到自己口袋里,太忠这倒好,想法子往公家的口袋里扔钱。

陈太忠自是不许,两人争执半天,他最后说了一句话,说得支总哑口无言了,“老支”你觉得半吨。就值得我开车十九个小时跑一趟朝阳?我对的是你这么个人,不是这点钱!”

两人一大早起不门,正正地看毋在楼道击廊的沙发卜坐着的刘塞,“袱谷心的头皮又是一麻,知道这位最少又要耽误自己半天,不过人家堂堂一个副厅坐在门外等他,他还能计较个什么?说不得将两人相互介绍一下。

三个人去餐厅吃早饭的时候。他才想起刘寨的出路来,说不得随口问一句,刘赛看一眼支光明,脸上明显有犹豫的神情。

“自己人,不用见外的。”陈太忠笑着摇头,“昨天我跟支总一起陪着老板吃饭来的。吃完还在竹韵楼顶上的阁楼坐了坐,看松峰的夜景。”

“啧,这样啊”刘赛脸上的犹豫,登时就变成了艳羡,他可是还没享受过这份荣幸呢,“呵呵,都不是外人,听说是我能去西平了。”

“常务副?”陈太忠随口一问。见他点头,就不再说什么了,反倒是支光明听得吓了一大跳,不可思议地上下看刘寡一眼,“西平的常务副市长?”

西平是很有名的城甫,支总当然听说过,他惊讶的是,这位一大早就坐在走廊里等着的,居然是马上要做常务副的主儿,一时间真的有点无语了:我说太忠,你这也真的太牛了一点吧?

刘害倒是无所谓,他笑着点点头,“支总,都是朋友,咱不说什么常务不常务的,你来这松峰,要办什么事儿?需要帮忙吗?”

“早就跟蒙老板约好了,收购一栋叫世纪星的烂尾楼”支光明说话也是滴水不漏的,他可知道蒙书记在此事里担了多大干系,所以不可能交底出来,当然,他也没有见外的意思,“前一阵儿有点事儿耽误了,最近这不是有空了吗?”

“世纪星啊”刘寡听得一皱眉。好半天才发话,“都不是外人,那我直说了啊,那楼烂在那儿两年”哎呀不对,都有三年了,你要想收烂尾楼,最好还是收别的吧,比如说”省粮食厅的金稳宾馆。”

敢情,那世纪星原本是当初松峰市财委和经贸委合搞的项目,本来是想搞个松峰第一品牌的写字楼的要不叫世纪星呢?不过,后来遭遇到一些事情。不得不搁浅在那里了。

刘害只当支光明是想便宜收购烂尾楼从中牟利的,心说你这选取的目标还真不合适,“那楼的水可是深,而且当初投资特大,一切都上的好东西,怎么也有五千多万,欠了那么多贷款,你现在要买,不出七千万拿不下来,可是有七千万的话,金稳连装修带设备就都有了。”

“现在水不深了”支光明笑着摇摇头,“这个楼,松峰市长期处理不了,交给省里了,我出钱就行了,呵呵。”

“交给行里了?”刘赛点点头,心里就明白了,不过却是又起了点八卦的心思其实他是想印证一下自己猜测的价格,“多少钱买的?”

“八千万”支光明笑着摇摇头。见他眼中有异样,又解释两句。“这是老板看得起我,有的是人想买呢,老板先想到我了。”

“哦”刘赛看一眼陈太忠,又点点头,他明白了,合着这点钱就是砸出来给老板涨脸蒙书记要敲人的钱,也不可能敲陈主任的朋友不是?

陈太忠听得却是有点纳闷,老支你什么时候知道这么多了?不过想一想昨天支光明是跟那帕里坐着赏雨。他就明白了,“这楼是什么时候转交给省里的?”

“前一段时间吧”支光明淡淡地回答。“那处长说,是姚市长的意思,松峰局面太引不来资金搞这个楼。与其坐视国有资产流失,不如交给省经贸委处理。”

“哦”陈太忠这下就明白了,说不得侧头看一眼刘寡,恰好,刘寥也在转头看他,两人目光一碰,就看到了对方心里的想法这是姚健康在向蒙老板示好啊。

前一阵的彩票灭门案,两人都是经历过的,刘厅长虽然置身事外,但是关键情报还是他提供的,自然知道这是姚健康被抓了小辫子,不得不乖乖地听从蒙书记的指挥。

那么,蒙艺要将这栋楼卖出去。那也不无显示能力的意思,你们松峰三年卖不动的楼,我到手就卖了,卖得还不低,八千万!

支光明想的是报恩,刘塞想的是姚市长识趣,陈太忠却是品出了另一个味道,蒙老板这么快地出手卖楼,怕是还有对松峰市委书记王熙施压的意思。

前文说过,王熙和姚健康对省里的态度是大同小异,一个是两边都讨好,一个是两边都不讨好,反正目的就是维护松峰这副省级城市的半独立现状。

现在姚健康有到向蒙艺的趋势了。起码是比较顺服,那么,蒙老板略略向王书记展示一下肌肉也是正常的一听话的孩子有奶吃哦。

当然,这是他瞎猜的,考虑得也未必正确,不过蒙书记想出售世纪星。明显是还含有了一些政治动机。那么借这个理由,向上面保支光明的时候,其实也能略略地加上一点份量。

佩服啊!想明白这一点,陈太忠不佩服都不行,你看人家老蒙,随便被我求上门,结果就借着这小小一件事,完成了这么多既定目标,他轻渭一声,“啧,老板做事儿的水平。我怕自己这辈子都赶不上。”

“那是”刘赛听得就笑,他只当对方指的是姚健康一事呢,说不的点点头,“不过太忠你还年轻,还有那么一点希望,我才是没指望了。

吃完早餐,就七点四十五了,三个人走进陈太忠所住的房间,还没聊两句呢,就有人敲门,开门一看,省委的司机来了。

“陈主任您好”那司机也不管其他两位,而是冲陈太忠笑着点点头,“老板说,您有空的时候,尽快给他打个电话。”

这老板并不是蒙书记,那帕里管蒙艺叫老板,下面人管那处长叫老板。手握生杀大权的,那就是老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