门难进1906脸难看

1905门难进1906脸难看

听到司机的话,陈太忠转身就走进了卧室,拨通电话之后,那帕里在那边发问了,“老支要去经贸委了吧,你去不去?”

“我正打算去呢,反正呆着也没事。陈太忠听得愣一下,“怎么。那处有什么吩咐?”

“呸,什么吩咐?”那处长笑着啐他一口,“我说你去也好,老板说经贸委的高主任你见过,双方沟通起来应该也方便。”

“嗯?”陈太忠听得又是一愣神,“你这话好像有所指,意思是说,,我要不去的话,沟通就会有问题?”

“也不是有问题”那帕里沉吟一下,放低声音嘀咕一句,“老支要过来谈买楼,我刚才网通知了高主任,不过老板不让我多说,也不知道是想低调处理,还是想看一看老高的人品。”

估计二者兼而有之吧,陈太忠听明白了,并且做出了如此的判断,支光明毕竟是才被撇清干系的走私贩子。除了该清楚的人,其他人知道了也没啥意思,倒不如不知道了。

至于说高主任的人品,老高是天南省委组织部长邓健东引见过的,想来平常时候,蒙书记多少是要念着点旧情,未必合适出手试探,眼下借此机会,考校一下此人的为人和办事能力。倒也是正常的。

不过,这也是你碧空第一秘想看看自己的电话管用不管用吧?陈太忠不无恶意地猜测,可是你就不替我想一想,万一要给了老高难堪,哥们儿回了天南,怎么面对邓健东?

其实说句良心话,他还是凤凰的市管干部,压根都没面对邓健东的资格,不过这并不妨碍他考虑到这一点,可见陈家人越来越会从利害关系的角度考虑问题了。

然而,陈太忠终究是胆大妄为之辈,既然老那有这个意思,就成全他一下吧,至于说高主任那儿应对的当与工作不利就该挨批的嘛。我管你是谁的人呢?都看后台的话,大家都不要做事,只比背景就完了。

反正就算再坏也不过吃点排头。蒙老板再强大,也不可能因为这种事就撤了姓高的吧?

就这么胡乱琢磨着,他坐着省委的车来到了经贸委。

大院门口也是有门卫的,不过门卫一见这车的牌子,问都不问就放行了,陈太忠冲着刘寡微微一笑。“刘厅,人家经贸委这门儿,比你们劳动厅的门儿好进啊。”

“院儿里不止经贸委,还有其他单位呢。”刘寥也没当这是调侃。而是一本正经地解释,“有过省财委和财政厅、省供销总社的还借这个地儿办过公,现在这里面还有些遗留部门呢。”

这院子里的单位确实很有几个,别的不说,只说省委的奥迫车在楼前停下来,旁边居然有人过来收费,可见这英雄见得多了,也就走路人待遇了。

不过司机怎么可能交这个钱?钱能报销,但是他丢不起这个人,说不得指一指车牌,“麻烦老哥你看看这车的牌子,你觉得跟我收费合适吗?”

那位走到车前看一看,皱着眉头琢磨一下,大大方方地冲司机一笑。“算了,既然省委的牌子。这次给你个面子。”

“我最烦这些玩意儿了”支光明一边下车一边嘀咕,“正经当领导的,尾巴都夹得紧,你说你一个打杂的,倒是觉得自己是院长了一大院院长。”

三个人有说有笑地往正楼内走。不成想楼门口还有还坐着俩工作人员。伸手拦住了他们,“喂,找谁的?”

“找高波高主任”支光明虽是外地口音,可这做派着实不凡,陈太忠和刘塞的模样,一看也是有身份的主儿,不过,那年纪大一点的主儿皱皱眉头,还是发问了,“你们找高主任有什么事儿?”

“谈一谈世纪星的事儿”支光明大手一摆,一盒硬盒中华烟甩了过去,“麻烦你给汇报一下,就说是陆海光明集团的。”

一盒硬中华也三十多呢。这个真度登时就好了不少,拿起手边电话打了出去,连拨几个号码,才搁下电话笑一笑,“高主任正开会呢,办公室王主任有空,您几位先去二楼?”

一边说,他一边侧头看一眼。年轻的那位站起身,带着他们三个就直接上二楼了。

王主任长得瘦瘦小小的,白净的脸上架着一副树脂眼镜,一看就是那种小白脸类型的,年纪也不大。三十岁左右的模样,见他们三人进来。身子坐在那里一动不动,漫不经心地玩弄着手中的钢笔,冲着他们笑着点点头,“你们坐。”

陈太忠三人交换一下眼神,心说这家伙的谱儿摆得挺大啊,可是,人家虽然有点不礼貌,可这点小事。让人怎么计较?

刘害想发火了,心说一个小小的办公室主任,顶天了也就是个处级。看你这年纪没准还只是一个副主任,就想跟我这副厅摆谱?

不过,看到陈太忠都没说话的意思。而是默默地坐下了,他也不吭声坐下了,我得让小陈看到,我刘家人是有涵养的。

王主任却是没觉得自己做得有什么不妥,不过就是个商人,你钱再多也是商人,还是来谈世纪星的事儿的,我对你太客气,岂不是容易丧失立场?

这三位都是有气度的主儿,看起来都不含糊,不过他也没在意。敢来谈世纪星的,还能没两把刷子?就算是骗子,也得摆出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出来才对。

总算是他在机关里呆得久了。还有一点点谨慎,于是笑吟吟地发问了,“几个对世纪星这栋楼,不知道了解多少?”

支光明看一看陈太忠,发现他没什么反应,于是轻咳一声,“具体情况我们也不是很了解,只是听说这栋楼有意出售,就过来谈一谈。”

这今年轻人才是集做主的!王主任立马就做出了判断,不过他还有一个问题,也是必须问的,于是笑着点头。“这个消息,不知道是谁通知你们的?”

“省委综合处的那处长”刘害哼一声发言了小子,听见没有?碧空省第一秘哦,“所以我们来找高主任谈一谈。”

“那处长?”王主任听得就是一惊,他不知道别人也就罢了,怎么可能不知道那帕里?说不得眼珠一转,笑吟吟地看着陈太忠,“不知道这位先生怎么称呼?”

“哦,我是跟看来凑数的”陈太忠才不带鸟他,心说对上别的地方也就算了,我非要看看你这里到底是怎么回事老那打过招呼的。

嗯?两个外地的”一个本省的?王主任的眼珠转一转,这今年轻人的普通话讲得不错,但还是瞒不过他的耳朵,此人是带了外地口音的。

想着这两个外地人,多半是仗着这个本地人狐假虎威,他又将注意力转移到了刘寨的身上,微微一笑。“既然那处长介绍的,那应该跟高主任打过招呼了吧。”

“当然打过招呼了”刘寥心里这个气,还真没办法说了,“我们来的时候就要约见高主任的,不过,听说高主任正在开会?”

高主任是在开会,但是显然你们没跟他打过招呼,王主任心里明白的很,高老板就是蒙书记的人。那处长真要打了电话,领导怎么可能不交待下来?

这一点却是他误会了,想那支光明是昨天匆匆地飞过来的,晚上见了蒙书记以后,敲定了扔八千万进来。而考察一事,更是夜里敲定的,今天早晨上班前,那大秘才打个电话给高主任,淡淡地通知一下。陆海会有人来商谈购买世纪星的事宜。

高主任知道陆海会有人来了。可是不知道人家会在一个小时之后就来一那处长没必要通知他这么细。堂堂省委书记的大秘,将事情说清楚就行了,莫不成陈太忠等人要出去先逛逛商场,也通知他高波?

不过,王主任不知道不是?于是冷冷一笑,面有得色地发问了,“哦,那处长打过电话了?我可是没接到领导的通知呢。”

刘害登时语塞,他哪里知道那帕里是今天早晨才打的电话?于是沉着脸一哼,小那打电话没有,你打个电话问问高主任不就知道了?”

“哦,高主任正开会呢”王主任骨噜噜地转着,脸上的微笑也颇值得人玩味儿,“领导事情多得很。有什么事儿,跟我说也是一样的。”

处理这种事情,他已经手熟得很了,心说就算你能跟那帕里有点交情。估计也是打过去电话,人家认的那种,却还不值得那处长专门打电话给高主任官场里行事上的这些细微差别,就意味着关系上的巨大差距。

“哦,我们想拿一份世纪星的资料,要是可能的话,还想请你们派人。带我们到现场看一看”最好是参加过前期建设的人”支光明不动声色地发话了,陆海省虽然是经济发达,却也存在着这样那样的大官僚,他不缺乏跟大大小小的领导打交道的经验。

不过,眼前这厮个头实在太小了。不值得他认真去对待,所以他不谈交易一就算跟高主任在一起,他也不会就具体价格计较太多,八千万那是蒙老板拍板的,经贸委要得高的话,他会砍价,要得低了”抬价就更是简单的事儿了。

鹅章脸难看

“想要世纪星的资料?那可是有点不太方便”王主任笑吟吟地看着支光明,眼睛珠子骨噜噜地转着,只看这神情,大家就想得到他的意思了:这资料哪里有那么方便给你的?你多少,也得嗯嗯,那啥一下吧?

当然,他没说这话,但是眼睛珠子转一转,就能**裸表达出这种意思来,也算得上一代奇才了,可见这官场真是人才辈出的地方。

而且,人家嘴上说得还挺冠冕堂皇的,“这东西涉及了一些商业机密。虽然我们是政府机关”但是做事不会那么僵化,造成国有资产流失的话,谁也承担不起这个责任。”

他这话说得是不错,但是看那脸上的笑容,就只差着从嗓子眼里伸出一只手了拿钱来什么都好说。我们做事”真的不僵化。

“能让我们先见一见高主任吗?”支光明是挑通眉眼的主儿,也不缺乏跟政府官员打交道的经验。一见这家伙的架势,就知道是个死要钱的家伙。

当然,这么大一个。项目,有人有垂涎之心是再正常不过的了,可是”麻痹的老子是给你们送钱的,你还要回扣,天底下有这么不讲理的事儿吗?

所以他打算无视此人了,楼买过来就是他的了,跟经贸委不存在更多的纠缠就算有纠缠,也不是这个小小的办公室主任能做主的,他自然无须买此人的仗。

说实话,就算是那种赚钱的买卖,他都不愿意跟类似的人打太多的交道,跟太贪的人交往多了,不但赚不到什么钱,而且,太容易伤人伤己了。

殊不知,他这也是想得左了,想这些纪星的交易,其实是一锤子的买卖,交易完就拉到,此时不张嘴。可真就没张嘴的时候了。

在王主任看来,这帮人明显地不太强势,又是这么大的项目若是他真能按捺得住心里的贪念,那才叫咄咄怪事。

“高主任啊”他在开会,等一会儿散会了,我去请示一下”他笑着摇摇头,眼见对方不怎么搭理自己,心中这份郁闷也是相当地难耐。心说你们等着,我帮你请示”你们慢慢地等着啊。

妙的是,他甚至都能把这份郁闷,明明白白地写到脸上,到得最后,他兀自不忘提示一句,“不过,高主任是负责大事决断的,具体事宜,,还得我们下面的这些人张罗。”

啧,你还没完了,陈太忠听得真的恼火了,说不得狠狠地瞪他一眼:小子,你要是在我的科委敢这么做,我不让你在门口跪足一个月,我都不姓陈。

“咦?你这么看我,是行么意思?”王主任见他这副表情,登时也恼了,你再大也不过就是一个外地人。不过,他脸上还是笑嘻嘻的,“你要是觉得我的工作效率不够高。可以让那处长给高主任打个电话嘛”领导一重视,我这儿的效率,肯定马上就上去了。”

这还是他不敢把陈太忠得罪死,不过,…”尸的那份恼怒也嘉展现得一览亢遗!小子。你要是没有甩的门路的话,那就等着我慢慢地收拾你吧。

陈大忠见到的吃拿卡要的主儿不算少,可是敢这么**裸地张口,却又油滑无比之辈,他还是第一次遇到,这林子大了,还真是什么鸟都有啊。

搁在往常,以陈家人的性子,真的就抬手打电话给那帕里了,不过。既然来之前那处长都特意打过招呼了,他也只能“讪讪地”一笑,只当没听懂这话了。

“唉聪明”刘赛在他身边叹口气,轻声嘀咕一句,刘厅现在连怨恨这人的心思都没有了,此人的做派,无非是眼下的大环境使然。

什么叫一茬不如一茬?这就走了!以前的老辈人里,这种人不多,可是现在的年轻干部里,这种油腔滑调又贪婪无比的主儿,实在是太多了。让人想计较都计较不过来。

不过他的评论,也确实精确,这王主任真的是实实在在的小聪明。成大事者岂能耐不住这点寂寞?遗憾的是,还是那句话”大环境。

王主任却是没想到,自己已经撞正大板了,见陈太忠退缩了,反倒是笑嘻嘻地跟这三位有一搭没一搭地瞎聊着。

这家伙是真的能说,在不停地试探对方的来头之际,也时不时地暗示一下,自己的经济条件不太好,比如经贸委规矩真的多,像我想把自己的爱人调进来都不行,她现在还在工厂呢,一个月三百多……唉

大约是在九点半左右,王主任的门被推开了,一个四十岁左右黑瘦的男人探头进来,小王,通知你一下。老板说了,要是有陆海的人来谈事儿,你把人领过去啊。”

“啊?”王主任手上一直在玩弄的钢笔,啪嗒一声掉在桌面上,略略错愕一下之后,他站起身笑着兵点头。“成,卢处您放心。”

那个卢处长见他这副模样,奇怪的看他一眼,又扫陈太忠等人一眼。也没多想,关上门就离开了。

“哈,敢情老板散会了”王主任的脸上堆起了笑容,那是要多热情有多热情了,也不再往座位上坐了,绕过桌子就走了过来,“我还说帮您几位传话呢,看来是用不着了。我给几位带路,对了”您几位还有什么吩咐吗?”

陈太忠还是忍不住了,淡淡地哼一声,“没啥吩咐的,反正经贸委规矩多,我们听你说了半天了,心里明白着呢。”

“我说兄弟,说半天话了,我也没冒犯您吧?”王主任眼一瞪,挺委屈的样子,“我觉得几位等着发闷,咱随便聊了聊,我要说了什么不合适的话,您直说”

要不说是小聪明呢,这家伙还真占了点理,他所做的一切,将其动机展现到淋漓尽致了。但是确实正如他所说的,他真的没说什么过分的话一这一点,就算有人拿了录音机现场录音,也抓不住他任何把柄。

眼下也是如此。他知道这帮人来头不小了没准真是那处长的关系,可是没敲定对方来头到底有多大之前,他这说话也是不卑不亢,真真正正的小聪明。

陈太忠连搭理他的心情都没有。看他一眼淡淡地一笑说句实话。就算他想计较,也真没什么可计较的地方,人家多少需求都是**裸地暗示出来的,却偏偏没把柄可抓,哥们儿我见过无耻的,但是无耻到您这种不露痕迹的境界的,还真是少。

王主任犹豫一下,硬着头皮带路了。脸上还是挂着那副笑容,不过他心里是怎么想的,那就不得而知了。

高主任的办公室在三楼,楼梯口惯例是站着小姑娘挡驾的,当然。听说这三个是主任点名要见的主儿,小姑娘打个电话,不多时有房间门开,一个三十岁左右的年轻人走了出来。

这位是高主任的秘书,出来接人的。王主任一看,心里这不妙的感觉越发地明显了,也不顾对方看了自己一眼,笑嘻嘻地跟着往进走一

他不能让这几个人背后说自己的坏话啊。

结果,一进主任办耸室,他就觉得头皮有点发麻,敢情刚才通知自己的卢处长也在屋里坐着呢一啧,流年不利啊。

卢处长见到陈太忠:人,脸上到是没什么表情,可是他心里的不痛快肯定大了去了,麻痹的,刚才陆海的人就在你办公室坐着,你小子连句话都没有,成,算你狠啊。

“小卢你去吧”高主任抬手让他走。又冲这三位笑着微微点头。“不知道哪位是支总?那处长给我打过电话了”咦”你不是……你不是那谁吗?”

“呵呵”陈太忠轻笑一声,冲他点点头,“天南一别,高主任这是越来越精神了,我都有点不敢认了。”

高主任原本是坐在那里的,听到他直承天南一别,登时就站了起来。“哈,陈主任你这就见外了,我是老啦,比不得你年轻有为。”

两人就是在蒙艺家碰过一次头,吃过一次饭,当时饭桌上的主角是蒙书记和邓部长,不过这俩只带了眼睛和耳朵,憋闷了一顿饭呢,相互看着眼熟是很正常的事儿。

高波面对支光明的时候,还敢大喇喇地坐着,但是面对陈太忠却是不敢这么搞了,这年轻人曾经在蒙艺家吃过饭还是小事,前一阵人家来省科技厅作报告,蒙老板还到场捧凰科委就是蒙书记一手捧起来的典型啊。

“那处长太过分了”高主任一边笑,一边就绕过桌子走了出来,“也不告诉我一声。太忠你跟看来了”这是跟我打埋伏呢。”

“呵呵,我本来没想来,后来一想。好久没见高主任,有点想您了。就跟看来看看”陈太忠一边笑,一边走上前跟对方握手。

王圭任脸上的笑容终于不见,脸色那是耍多难看有多难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