邀请的问题1910少了

官仙 1909邀请的问题1910少了

有问题?陈太忠啥都怕,就是不怕问题,闻言微微一笑,“那无所谓了,他们想公费考察那是他们的事情,咱就确定一点,凤凰市的商业考察免费,其他地市和社会团体的考察,咱可以帮着联系,但是要收费,咱们是凤凰驻欧办,又不是天南驻欧办。”

出国考察是要花费宝贵的外汇的,这年头可不比十年后,美元多到令世界瞩目,签证也不是很方便。所以一般的地市和社会团体的考察,不是有充足理由的话。有个,邀请总是要好一点。

举个例子说吧,陈太忠很牛了,五月份出国来巴黎,还是让埃布尔发了一个邀请函以正视听,官场里面学问和道道儿,真的挺多的。

尤其是公费却是私人游的那种,为了避免人抓住把柄,有个邀请就更为必要了。所以陈家人认为,光靠邀请人出国考察,驻欧办也能赚取相当的钱财。

有人说了,谁还没仁瓜俩枣的亲戚朋友?离了驻欧办,别人还就找不到邀请函,出不了国了?想靠这个收费,这是穷疯了吗?

这么想的人不能说不对,但是他们却忽略了一个问题,驻欧办是凤凰市政府的派出机构,是政府机构!

对于大多数公费出国的主儿来说,出点引介费真的不是问题,问题是越名正言顺越好,在外国找个华人开的公司??还是仁瓜俩枣的摊那种。这种邀请的名义,怎么及得上政府派出机构所引介的邀请书权威?

这是一个不需要答案的问题,任何一个有基础智商的人就明白。

陈家人敢琢磨收费,也是因为这至关重要的一环,而且,想从驻欧办得到邀请的单位是如此地多,天南省每个地市都有??从这一点上,也侧面证实了大家对大义名分的重视,到了什么样的程度!

甚至,其中有不少单位,自己都已经敲定了邀请,却还想从驻欧办这边过一道??各位领导,这是凤凰市驻欧办帮我们联系的,可不是我们自己想出国哦。

像这种情况的主儿,更不会在乎多花两个钱了,陈太忠将大家这种心态看得明明白白的,自然要像别人来考察科委时一般,开口要钱了。

“这也是没法子的事情”看到袁主任目瞪口呆地看着自己?驻欧办大主任心里暗骂此人脑筋僵化。嘴上却是不得不解释一下。

“这个,收费的好处很多啊。第一,能把驻欧办的费用打出一部分来。咱们压力就小了不少,我说老袁你不用皱眉头,创收又不需要你考虑,你当然没什么压力,”

“这些政府机关”袁主任看起来有话要说。

“这些政府”这些兄弟单位,给咱们造成了一些压力,我知道”陈太忠打断了他的话,笑着摇摇头,“虽然咱只是凤凰的派出机构。可是也不能看着其他单位有需求而坐视不管,山头主义还是不要太严重的好,老袁。说起大局感来,我只会比你强!”

“我不是反对收费”袁主任似乎还有话要说。

“收费只是一个。门槛,这就是我要说的第二点了”陈太忠手一摆。很霸道地制止了他的发言,“只要是真心渴望走出国门,想学习先进经验的领导,他也不会在乎这点钱吧?”

“所以呢,有诚心的。咱就帮了,没钱的”咳,我是说那些没诚心的。咱也不用管了”说到这里,他笑嘻嘻地一摊双手,“兄弟单位的忙要帮,但是咱不能忘了本职工作不是

“这是我要说的第三点你看,既省得得罪人,又能减轻咱的工作压力。要知道,咱是凤凰驻欧办,不能太不务正业了”说到这里,陈家人就放慢了说话的速度,听起来是要多语重心长有多语重心长了。

“能尽量减少咱们不被这些琐事打扰,就能保证咱们的工作效率,从而对得起市里领导的关心,对得起市里财政的支持,也对得起凤凰市四百万父老乡亲的期待。”

看到袁瑟张个嘴巴,愣愣地呆在那里,陈太忠不禁暗暗得意?怎么样,见识到了吧?这才叫叫良好的大局观,要不然,为什么你是副职我是正职呢,,咱俩的差距就是这么大。

又等了好半天,袁主任才轻声问一句,“头儿,您说完了吧?”

“我”我肯定没说完嘛。”陈太忠又觉得自己受了轻视了,话都说得这么明白了,我就不知道你还忌讳什么。“不过,剩下的那些很浅显了,你应该都能领会得到,你要是觉得有什么不理解的,趁着我有时间,尽管问!”

“这些政府机关”袁主任还是那句话,不过后面的话,却是颇出陈主任的意料,“收费就收费了,我想说的是,咱不能乱收费。”

“袁主任,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陈太忠的眉头刷地就皱了起来,我都说得这么明白了,你还说我乱收费?我说袁琢,我是挺欣赏你。而且看在晓艳的面子上,我也不会为难你,但是,你居然敢这么跟我说话?

“那个。”袁主任见他皱眉,一时也不知道该怎么说的好,索性心一横。“公家的钱咱随便收。但是私人的钱,收了没准出问题。”

说到这里,他停顿

厂,看看自只的领导,陈弄任却是笑眯眯地点点头,“仙孵甘※那是,不过私人的话,谁傻了往这儿塞钱,你不还是废话吗?

“有些人想通过咱们介绍。获得学术交流的邀请”袁瑟说的确实是一种可能。这年头学术上是有大能人物,能直接获得别人的邀请。但是也有不少人是需要微微操作一下,才能出现在某些学术交流会上。

对这两种人来说,收费的话,人家基本上就不会考虑驻欧办了,也有侮辱之嫌,不过这年头,能占据在金字塔顶上的只是一小撮人,更多的人就算没命操作,也很难弄到这么一张学术交流的邀请函。

这些人里有那些埋头做学问期待厚积薄发的,也有呼朋引伴拉关系走门路以期火爆的,更有一种人。愿意花钱来炒作自己,从而达到吸引眼球博取名声,这种人是不会介意花一点小钱,弄个邀请函什么的为自己涂脂抹粉。

毕竟是个酒香也怕巷子深的年代一当然,这并不是说打出名声的酒就一定是好酒,大半还是跟宣传和师承有些关系,更有那工业酒精伪作佳酿,无非是比较考校人的脸皮厚度。

陈太忠对此也略知一二,因为凤凰大学外国语分院的寰铮院长都说了。要是这边有西方文学或者历史交流会的话,希望能帮着弄一两个名额回来。

然而,他以为自己听明白了,不成想袁瑟的话头猛地一收,“这种情况收不收钱那可以酌情考虑,但是有些社会团体和企业的考察,咱们最好不要接,,这个,里面太容易出问题了。”

“嗯?为什么?”陈太忠这次是真的奇怪了。

“省外办的裘主任,是才上任的”袁练来到驻欧办之后,做了大量的准备工作,他可不比陈太忠那么忙琰,手上就这么一份工作可做。

出于对本职工作负责的态度。袁主任对很多现象做了分析,所以无论深度和广度上,都积攒了不少的认识,“前一任的卞主任,可就是因为这种事情才被撤职的。”

“这件事我听纯良说过,是这个卞主任玩忽职守,让偷渡的人利用了”陈太忠点点头,这件事他还真的知道一点,不过,也仅仅是这么一点了,许纯良跟他关系好不假,但是这种糗事是绝对不会说太多的。

“就是这种事”袁施重重地点头,对这件事情,他了解得比陈主任还多。“卞主任不认真审核个。人情况登记表,这一点他是有错的。但是发邀请函的,肯定也会有责任的,”

敢情,这卞主任的下马,主要原因就是擅自乱发普通公务护照。那年头出国考察的“工业团商务团”等考察团极多,就有人借着这个机会冒名顶替,偷渡出去。

审核不细致,导致考察团出去的人和回来的人数不符,而这个现象居然没有引起省外办的关注。这都不仅仅是严重失职的问题了。

不过,很多人看在眼里也只当不知道了。其中,涉外处的副处长阮志网一跟陈太忠争驻欧办主任的那位,也知道此事,可是一想这都是卞老板的意思,处长也是揣着明白装糊涂,那我也只能闷头不管了。

让阮志网最后痛下决心的告发的缘故,是某省一个外办主任因为类似事情被双开了,下面也好几个跟着倒霉的

那件事之所以闹大,是因为偷渡的那几位一下飞机,就要求“政治避难”要知道。他们持的是公务护照而不是普通护照!

这个问题就严重了,事实上。那几位要避难的,不过是普通的小市民和农民,也是冒名顶替才飞出去的,但是人家持的是公务护照,只冲着这个。人家就有理由提出“政治避难”的请求。

旧旧章少了

这几位到底经历了什么样的事情,才选择了“政治避难”而不是悄然失踪,那已经是不耳考了,不过毫无疑问的是,此事造成了极其严重的政治影响

就算国内说他们是偷渡分子,人家外国人也得相信不是?

什么时候,天南外事办也来这么一出,我可就麻烦大了,阮处长发现不妥了,而他本人也是在涉外处,真是想解释都无从张嘴

他确实不负责这一块,想置喙也没那个资格,但是别人肯听他的解释吗?

就算人家肯听他的解释,但是有一点他是解释不了的:你在涉外处这么些年白干了?这种不正常的事情,你就没有发现点征兆?

思来想去,阮志网意识到了,卞老板本来就是走钢丝呢,却偏偏跟许绍辉走得还不近,一旦出事,别说许省长不会保他,我这被殃及的路人。最好的结果也就是被边缘化一??甚至不排除被甩出来当替罪羊。

于是,他当机立断做出了决定,也顾不上越级不越级什么的了,主动跑到许省长那儿汇报情况:那个啥啥省外事办的事件,可能在咱天南重演!

阮志网为了力证自己不是有意诋毁领导。甚至将近几年的例子举了不少出来??这些都走出去就失踪的,许省长您要是不信,可以随便去了解啊。

许绍辉暗暗了解一下,果然是如此,才决定下手搞掉卞主任的,不过,阮志网在这件事里虽然立功了,但是还是不受许省长待见。

面有二,其一是阮处长举报的是自家领导。这个尔四头杜太犯忌讳了;其二就是他早不举报晚不举报,看在眼里这么多年了?偏偏在某省出事后才说

这证明他的举报只是为了保住自己的位子,跟党性啦正义感啦什么的无关。

所以,后来阮处长不但理所应当地被波及到了,更是被冷藏了一段时间,这并不是许省长卸磨杀驴不认账,实在是”绍辉省长真的无法对此人产生太多的好感一虽然他的确借着此事,树立起了威信。

当然,这些也都是一些题外话,袁猛简单地说了几句,就指出了他最为担心的地方。“咱们代为联系的邀请函,万一落到那些别有用心的人手里。那责任可就大了

“啧,还真是这样啊”。陈太忠听得也禁不住咋舌,涉外无小事,若是捅出这样的漏子,他就算将偷渡的那几位再悄悄抓回国内,也是免不了干系。

可是,想着自己的收费大计,为此就要受到极大的影响,他心里这份郁闷也是可想而知的,“看来。促进民间交流的事情,是要暂时缓一缓了。”

“是啊,现在问题的关键,就是咱上面没有指导工作的领导”。袁落深以为然地点点头。他现在唯陈主任马首是瞻。自然不会怕说一些实情一正经是这么做,才能使得上下同心,“要是有领导分担一部分的责任,驻欧办的步子,就能迈得更大一点

驻欧办是段卫华一手抓的。不过段市长早早就表态了,他是充分放权一??其实也是不好插手,那么。大市长都放权了,谁还会指导工作?景静砾吗?那玩笑可是开大了。

“等做出点成绩。自然有领导耍琢磨着分管了”说起这个,陈太忠可是有经验,他被人摘桃子也不是一次两次了,不现在想起来。没有分管领导固然是非常自在,却也有不便利之处

起码万一发生什么事儿,是少了一方可以跟自己相互推谭和扯皮的对象。

“咱先把政府机关的收费搞起来,老袁你制定个标准吧,门槛费的标准,其他费用另算”他略略摇一摇头,努力将这些负面情绪从自己脑中赶走,嘴上却是没停,“比如说处级干部一个一千,厅级一个一万,嗯,我说的是欧元。”

“这个。是要细化一下,有时候一张邀请函就能来很多人”袁孙点点头。却是对他的吩咐没感到什么意外,跟了这样的领导,对再古怪的指示也要习惯,他早做好这个心理准备了。

甚至,袁主任还能哥提出一些建议来,“处级和厅级就这样的标准吧。不过科级的,不能太低了,我的想法是”三千?”

这逻辑听起来有点乱,科级的收费比处级还高,不过陈太忠听得明白,科级的领导,往往是手握实权的,而且。现在出国考察的干部,级别普遍偏高小科长之类的还真的不太多。

你既然很想出来,那我就要多收一点钱了??这就是袁瑟的逻辑,反正有资格惦记出国的科级干部。也不会怕多出一点钱。

你还真是我的好帮手,陈主任看袁主任一眼,心里是切切实实地感受到了一把手的好处,自己随口一个吩咐,人家老袁就引申着考虑到不少细节,这固然跟袁猛思维敏捷有关,更重要的是人家想跟紧领导哪怕是很不靠谱的指示。

念及此处,他心里又生出点微微的感慨:怪不得乔小树时不时地抱怨丫是副职,这一把手的滋味。就是不一样啊。

不过,做领导的职责之一,就是要鸡蛋里挑骨头,好显得自己领导能力强。陈主任笑着点点头,“你的建议不错,不过考虑到一些偏僻县区的机关,我觉得科级”两千就差不多了吧?不要给当地财政造成太大的负担

“还是太忠主任想得周到”袁孙笑着点点头,心里却是有点不以为然,两千欧元能造成多大负担?别小看那些偏远县区的局长们,越是偏远的地方,花起公款来越是肆无忌惮,两千欧元不过万把块,也就是人家十天的饭钱

还是没接待任务的那种。

当然,陈主任的指示也有一定的道理,不管怎么说,处级一千尚可。厅级一万就有点欺负人了一人家厅级领导还在乎你个邀请?

当然,厅级领导不在乎,大约还是具体的事情是下面人办了,为了让领导考察顺利,回来之后能心情畅快地运用考察到的知识,将全部精力投入到无限地为人民服务当中去,下面人处理这点小费用也不算多大的事儿。

可是说句良心话”跟科级干部要三千欧元,却也真的是有点多了。

毕竟驻欧办是个政府派出机构。主要工作任务是牵针引线,适当收取点费用来补贴开销并不当紧。可是耍收得多了,难免会惹人怨恨或者嫉妒,那样就没意思了。

袁孙这么说,本来也就是抛砖引玉的意思,领导不怕多挣,他就支持多挣一??出了事陈主任绝对会扛,不过领导有新指示,他就坚决服从。

两个人这么交流一阵,以后广为人称赞的凤凰驻欧办“协调补充费。正式出台。没错,就是协调补充费。

帮别人引介不能收引介费,那么搞不成体统,也就泛“7沾的名义收点钱??撇开门槛费不说,帮你们穿针乙忧,叹俑问题、电话费之类的费用,你们也得意思一下吧?

至于广为人称赞。那也是实情,由于一开始,驻欧办的正副主任就注意到了省外办的案例,两人虽然大肆搜刮协调补充费,费用略略有点高,但是审核却是很严格,也非常讲原则。

所谓的“没有规矩不成方圆”就是这个道理,驻欧办的门槛费真的不算低。可是人家讲究的是宁缺母滥,而政府中人是最认可这种形式的一??你们别笑,我们出国是要交点钱,但是这本身就是一种承认。你们小老百姓到是想交钱呢,凤凰驻欧办会收你的钱吗?还是去旅游公司被人盘录去吧。

这规矩定完。两人又将刘园林叫进来,宣传了一下会议精神,袁主任猛地又想起一件事来,“这个事情,是不是该向段市长请示一下?”

“现在是十七点,北京时间就是零点半。明天再打吧”陈太忠笑着点点头,心说老段那儿还不是一句话的事儿?

他想的确实不错。不过,当段卫华听说驻欧办打算收协调补充费的时候,也是愣了一下,才咳嗽一声发话,“你这个顾忌,也不能说没有道理”嗯。这个钱直接交到市里,由这边开票就行了,回头适当收你一点管理费。”

“还是当领导好啊”陈太忠放下电话之后,悻悻地向袁接抱怨,哥们儿硬着头皮得罪人,老段你倒好,嘴皮子上下碰一碰,就刮了一层皮走。

袁主任可是没有抱怨的心思,他心里还真的挺震惊的,段市长居然没有斥陈主任,不斥也就算了,还要市里出面,”收这个钱。

这就意味着,这件事凤凰市是持大力支持的态度

这可是真不简单。那得顶住多少同级地市施加来的压力?

他心里不解,意,坐在那里琢磨,陈主任见自己的副手似乎有心事,略略问了两句,知道他的想法后。禁不住笑一笑。

“你这才是看三国替古人担忧,卫隼市长做事,你尽管放心好了”说到这里,他微微迟疑一下,就反应过来了,“呵呵,这也是咱驻欧办的业绩嘛,帮兄弟地市牵线,这是有事迹还有收入”你想到过没有。咱这个。驻欧办开张,市里承受了多大压力?”

最后一句话,有若夜空里划过的一道闪电,袁瑟登时恍然大悟。他原本也不是笨人。一句话脱口而出,“恶人咱当了,业绩归市里了”

“哈哈”陈太忠听得就大笑了起来,站起身拍拍他的肩头,“好了。不要那么多怪话,是咱们的业绩通过市里体现出来了,是好事儿。我琢磨的是,他们会抽咱们多少钱。”

他站起身出去了,袁瑟也往外走,见到刘园林在门口站着,冲他招一招手,“来,跟我到办公室,我教你怎么给人打电话”

袁主任打了两个,电话做示范之后,就将通知那些兄弟单位交费的任务交给了小刘同学,这叫物尽其用,没办法,谁要驻欧办就这么一个小兵。

事实上。刘园林也只是个实习生,还没占了驻欧办仅剩的那个位置。不过此人是陈主任从国内带来的,身份比那些留学生自是要正式一点。

小刘倒是干劲挺足的,陈太忠出去转悠了一趟,回来之后袁主任就将成绩汇报了上来。

“青旺的农业局赵局长说了,出协调费是很正常的,毕竟咱们驻欧办先要维持下去。才能帮大家协调各种事务,他是想考察一下法国的农业建设。要是能到欧洲其他产粮大国看一看。再加点费用也无所谓。”

“啧”陈太忠听得登时就是一砸嘴,左手握成拳头,狠狠砸一下右手,眉毛也竖了起来,“少了。要得少了!”

“是少了,问题是小刘已经打了那么多电话出去了”袁瑟郁闷地点点头。看起来像要哭的样子,“行情都已经传出去了,而且”

“青旺粮食局局长也有意来一趟,跟赵局长一起来,他们知道,法国非常重视粮食安全和粮食保障机制,说这也是个取经的好机会”说到这里,袁主任是要多郁闷有多郁闷了。

小刘同学在一边听着,终于有点忍受不住了,咳嗽一声轻声发问,“头儿。他们是想让法国农业部发出邀请,这个事儿不太好操作吧,”

“农业部”陈太忠沉吟一下,缓缓地摇摇头,“这个,小刘你跟他说。找个粮食公司就行了。耍找农业部也成,不过”啧,那个费用太高。咱驻欧办有责任提示一下兄弟单位。以青旺市现在的财政状况。最好还是不要惦记这个了。”

“好的,趁现在他们没下班,我去打电话”刘园林笑着点点头转身离开,心说陈头儿的脸皮真厚,明明是想多要钱,非要标榜自己是为对方着想……

不过下一刻,另一个。念头不可遏制地从他脑中冒了出来:头儿真搞得住法国的农业部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