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11 小事1912小事

官仙 1911小事1912小事?

这个问题不止是刘园林存疑,袁楼也有点不放心,虽然他知道自家领导很有一点能量,“主任,农业部那儿??,好打交道吗?”

你倒是眼界高,居然直接就是瞄着多赚??,陈太忠笑一笑,无所谓地摇摇头,“他要真肯花钱,就算没办法我也帮他想出办法来,不是还有“中国人民的老朋友,吗?实在不行,英国农业部的邀请也行吧?”

“这倒是,实在不行,就用农业部下属的司发出邀请也算,那也是农业部不是?”袁练笑着点点头,他也不是个食古不化的,自然想得到变通的法子,“不过就是不知道。法国的部委跟咱中国一样不,下面有没有司?。

“就算没司,也有其他机构不是?”陈太忠笑着反问一句,心里却是舒爽无比,我这个副手选得真不错。不但外语行业务精,官场上的轻重也识得,更是会别出心裁地做出点变知道,这样的跳脱,在官场中人身上实在太难看到了。

两人正这么聊着呢,冷不丁陈太忠身边的座机响起,来电话的居然是陈洁,小陈。听说你的驻欧办搞得不错啊,居然要向兄弟单位收费。这是忙得不可开交了吧?。

“市里给下了创收任务,回头还要考评呢”陈太忠轻笑一声?段卫华敢收钱,他就敢把责任推到市里,这也是被收了管理费之后,唯一一点方便的地方了,反正陈洁不可能找段卫华对质去不是?

而且这话不算特别假,收费也确实涉及到了业绩考评的问题,做为全国独一无二的地级市的驻外办。想要证明市里的决策是正确的,那必须表现出驻欧办的重要性来。

兄弟单位的认可,就是其中一个很重要的环节,而这收费,正是兄弟单位表现出认可的最直接方式一??人家把钱都打过来了,驻欧办的重要性,那还用怀疑吗?

所以,陈太忠不怕撒这样的谎,左右是死无对证的事情。

“而且,我这边也有一些编外员工要养活,市里不管的”。他苦笑一声,这年头做戏也是会上瘾的嘛,不过下一刻,他就找到了应对陈省长的法子,“我还正想邀请您来法国看一看呢,,法国文化部副部长的邀请,您看行吗?”

“哦,那我该出多少钱啊?省部级的干部。好像你那儿还没开出价码吧?。陈洁听他这么识趣儿,心里挺高兴的,可是嘴上却不肯饶人一??我想给你做个媒人,你居然不给面子,我可不能就这么简单地放

“您要能在驻欧办坐镇。我宁可给您钱”。陈太忠干笑一声,比说漂亮话他怕谁?“不过说实话??,呵呵,就是怕我把经费全拿出来。也不值得您在我这儿坐镇一天。”

“你这家伙越来越油嘴滑舌了”陈洁听得越发地高兴了,对于入了她的眼的干部,不出大意外的话。她不会轻易改变态度,斥责他一句之后,她想到了自己打电话的本意。“通德教委想去一趟欧州,你看,”适当照顾一下吧,我也没想到你这儿压力这么大。”

她一开始还琢磨着让陈太忠免单呢,可是说到“你看”的时候,终于改变了主意,心说小陈既然想着让法国文化部发文邀请我,我就不合适给他太大的压力了,要不也不是个做领导的样子,毕竟驻欧办是个挺花钱的地方。

“通德教委?。陈太忠听得情不自禁地磕绊一下,“我还真不知道您跟那儿熟,成,我给他们打个五折,您看行吗?”

陈洁跟通德教委可没什么关系。不过前文说过,通德市委的李书记跟陈省长是一系的,而那教委主任又是李书记的嫡系,他原本是想着出国转转,再带上李书记的女儿女婿一家,不成想接到通知说要收费,就随便跟领导说了两拜

“这个陈就是胆大妄为”李书记倒也没在意,反手给陈省长打个电话,问一下通德校园网的事情,结果陈省长说今年的重点是素波校园网和凤凰校园网,通德要往后放一放。结果不知不觉地就说到了陈太忠。于是他就将凤凰驻欧办搞收费的一套告诉了陈省长。

这也是李书记跟陈省长熟,又知道陈省长挺赏识陈主任,说话不怎么见外我看他这死要钱的样子,更合适搞国企,哈哈。”

陈洁一听这话,就想起了做媒不成的旧恨,放下电话之后,又想着驻欧办成立之后自己也没关注过。说不得就打个真话过来,听起来是问罪的意思,其实从某个角度上看。这不也算是变相地关心吗?

当然,副省长专门打个电话给正处待遇一??还是越洋的这种,别的不说,只冲这个行为,还不值得将那几万的单免了?

不过小陈既然还是那么一如既往地胡搅蛮缠,又是很体贴地想到了要法国文化部发函邀请自己,陈省长当然也就大人大量了,沉吟一下回答,“算了”八折也行,你看着办吧,省得你去文化部协调的时候。抱怨经费不足

这话简单明了,陈太忠一听就懂了。领导这是给自己面子的同时,也下了任务了:我对法国文化部的邀请,很感兴趣哦,说不得笑一笑,“今年是中法文化年,我保证在年内。促成领导的法国之行。”

这话…几广了点弹性的。现在是八月“年内成行的话怀有四个多略,孙大忠找科齐萨帮忙的话,应当是用不了这么长时间的,不过,陈洁那儿就不好说了,她是副省长。想要出国转一转不难,但是找对时间成行,同时又想碰一碰科齐萨,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反正这年头办事,话最好都不要说死,为了巴结领导,搞得自己紧紧张张的,实在没什么意思,万一事不谐还可以将责任推到领导不能成行的缘故上,陈太忠不这么说才怪。

陈洁一听这家伙说话咬文嚼字,就知道这小子又打着什么主意呢,不过还是那句话,他敢“保证成行”。她自然就不会在意其他了,于是。又调侃了他两句关于保洁工的事情。就挂了电话。

听说他接的是陈洁的电话,袁瑟一开始就很乖觉地走了出去,等他搁了电话之后,袁主任才又走了回来,:卜心地看他一眼,“陈省长也要来?。

“嗯”陈太忠漫不经心地点点头,“通德教委那边,让小刘告诉他们一平,看在陈省长面子上八折优惠,下不为例。”

“这可是太给他们面子了”袁办很不满意地嘀咕一句,所谓的公道自在人心,自家老板很得陈洁赏识,他是略知一二的,可是驻欧办开张的时候,陈省长连一点反应都没有,这也真的有点那啥”就算你忙得电话都顾不上打,吩咐人写个贺卡发个传真,总不是很难吧?

其实,大家都在体制内混,袁主任当然也清楚陈省长是怎么考虑的。没错,在驻欧办发展起来之前不要贸然表示支持,那是老成持重之举。可是你多少意思一下,也是领导的关怀不是?谁又能说你就犯了错误呢?

陈太忠却是没管那么多,他懒洋洋地打个哈欠,“好了,不说这个,了。王伟新已经答应,送你爱人过来团聚了,费用由市教委负担,最近咱这儿还有什么新动向吗?”

“其他的没有了,天南同乡会来过一回,两个台湾老兵,想委托咱寻找一下国内的亲属”袁瑟笑着回答。“这个找人,,咱要不要收费?”

“收个登记费就行了”陈主任这名堂还真多,随口就出个新类别。“咱要照顾海外侨胞的情绪,不过一分不收也不合适,咱又不是慈善机构”说明白了,是有些毛病不能惯,总不能让他们认为,咱是欠着他们的吧?”

“那是”。袁主任深以为然地点点头,通过这个吩咐,他对自家领导的品性又认清不少。陈主任并不是一个贪财的人,但是貌似”官本位主义比较严重,帮台胞找亲人还要收费。

不过,他到是喜欢这样的领导。不是见了外国人或者轿胞什么的。就要矮一头,跟着这样的领导干。开心啊

没人喜欢低人一头,反正只是少少的一个登记费,谁还能说什么?

两人正聊着呢,听到外面隐约传来了吵闹声,陈太忠走出来一看,结果发现是自家的法国门卫在跟一男一女两个中年华人争执。

陈主任站在那里不动,袁瑟却是已经走了过去,皱着眉头用法语发问了,“怎么回事?”

“他俩没有预约,就要进去。”法国门卫个头不算高,跟袁主任身高相仿,不过长得却是粗壮,估摸能比袁主任重一半,站在那里瓮声瓮气地回答,“他们甚至不知道头儿的名字,我当然要问一问他们。”

“问。也要态度好一点”。袁经皱皱眉头发话了,在今天之前。他是不敢跟门卫这么说话的,因为他听说这门卫是个什么叫做居伊的人的邻居,而居伊似乎跟陈主任有点关系。

不过,今天掌握到领导为人处事的脉搏之后,袁主任就敢放胆呵斥了一就算你是白皮肤,总是拿着凤凰人给的薪水,谁让你这么折腾来着姆

说完这句,他也懒得理会这厮。转头看一眼那夫妇俩,用汉语发问了,“你们找过来,有什么事儿需要帮忙?”

旧口章事?

“我们被人偷了”男人见袁瑟一副领导的样子,赶忙低声下气地解释,他说话带一点口音,“机票和钱包都没了,到大使馆求助了,那边要落实情况才肯处理,不过我们着急回去”您这儿是政府机关吧?方便借我们点儿钱吗?”

“什么?。袁猛听得就是眉头一皱。他来巴黎也有一段日子了,知道这儿的小偷的实多,自家领导似乎还捉过小偷,也警告过自己当?心。

不过,袁主任可不是初出茅庐的小伙子了,他总觉得对面这俩人,有骗子的嫌疑

这种人他在凤凰见多了,说什么找女儿或者老婆丢了之类的话,利用人们的同情心骗取钱财。

“既然大使馆出面了,你们安心等着吧”。他不想再说什么,合着你觉得我们比大使馆还牛吗?“抱歉了。这儿是凤凰市驻欧洲办事处,跟你们海角省无关的

“我可以打电话,让别人证实我的身份”虽然明知道对方就是婉拒了,可是眼看着袁练说话温文尔雅的。也能直言那法国人,这位觉的事情似乎还有转机,“我打借条还不成吗?”

“你打电话?。袁主任听得笑一笑。那笑容里就带了一点不屑,心说你要借钱怎么还不得万把块?为了这钱,在国内安排

”泣,多简单的事儿。”你该跟大使馆纹么说

??“大使馆有大使馆那边的程序。人家不听我的”这位着急得直皱眉头,“绕云市知道我陶大军的人不少”您通融一下吧?”

“行了,让他打电话”。陈太忠站在那儿听了很久了,听说这家伙居然敢号称绕云市知道他的人不少。说不得发句话,转身走了回去。

他在绕云市还是有几个朋友的。绕云科委的大主任孙凯华来凤凰考察过,还有绕云市委副书记张广厚的弟弟张永贵,也从科委的高速公路应急站上获益。

不多时,袁办走了过来,证明此人打过去电话之后,那边说了,陶大军确实是个小有实力的商人,做中药材买卖的,若不是丫连卡都丢了,那边就直接汇钱过来了。

“你等我打个电话”陈太忠自然也不会相信对方的一面之词,说不得跟张永贵联系一下,让张总帮忙找个跟陶大军熟悉的人,回个电话给这个号码。

张永贵一听是他打来的,那是相当地热情,还说自己网从北京回到绕云,交通部老部长都说了,想见一见凤凰科委的小陈

一来是感谢陈主任撮合了双方在海角高速公路上的合作,二来就是,他的老部下高胜利高副省长也很推崇这今年轻人。

两人客气两句之后,约好回头在北京坐一坐,旋即就说起了陶大军的事儿,张永贵没口子地答应了,约莫二十分钟左右,就有人将电话打了过来,这位是绕云工商局某分局副局长,认识张永贵也知道陶大军,受托打来这个电话证实。

陶大军过来接个电话,随便聊两句。那边就确定这确实是陶总本人。陈太忠扬一扬下巴,“条子不用打了,这事儿走公家账也麻烦,回头把借的钱还给凤凰市科委的张爱国。”

这就是陈主任的霸气和底气了,在他想来,既然知根知底儿了,这点钱打个。条子还不够刷碜的呢。反正他也不怕对方不还。

可是陶大军就感动到不行了,见识过大使馆的办事程序,再看看驻欧办这反应速度,不由得他不服气,所以他执意要打条子,见袁孙坚决不答应,那只能退而求其次了,“我去凤凰市还钱的时候,一定去市政府给您这单个送个锦旗。”

袁主任倒也没把他这承诺放在心上,送这夫妻俩走了之后,转头去找陈主任,发现领导正心不在焉地上网,鼠标乱点,却是什么都看不到心上的样子。

见他进来,陈太忠松开鼠标,去端桌上的茶杯,轻啜两口才叹口气。“老袁,你说咱这驻欧办。怎么整天都是这种小事儿?”

“小事儿才能体现效率,这也是咱比大使馆强的地方,刚才这个还说要到凤凰送锦旗呢”袁练笑一笑。嘴巴向外努一努,“这法国门卫”脾气挺大的嘛

“嗯,你刚才做得不错。以后的多提醒他们”。陈太忠不动声色地点点头,心说这雇了外国人,有好处也有不好的地方,外国人终究不如中国人听话,可是,对那些崇洋崇到骨子里的主儿,有俩外国门卫也能少去很多事情。

“这是您在呢,您不在的时候。他们更不老实,一个爱喝酒,一个,爱撩拨女孩儿”袁孙心说我这算是说小话了,不过那俩确实不怎么听话。“不过,听说他们是居伊的朋友,我也懒得跟他们计较。”

“啧,这可不行”陈太忠一听“撩拨女孩儿”五个字,就想到了即将来驻欧办的保洁工,眉头也禁不住皱了起来,这还得了?“得想个法子

他懒得解释这两个人不得不留的缘故,老袁你自己琢磨去吧,“居伊的朋友,就很大吗?这么清闲的活儿。一年三万美元很不少了

居伊不算什么?袁猛心里正开心呢,却不防陈太忠伸手去拿电话,“我跟安东尼联系一下,请他过来吃饭”你跟他处好关系,那俩要是还不老实,让安东尼收拾他瑕??。

安东尼正好闲得无聊,听说中国的陈邀请自己吃午饭,还说从国内带来了些礼物,于是带了四个保镖,兴冲冲地赶了过来。

这次就是彻彻底底的中餐了,不过安东尼吃得很开心,酒足饭饱之后。几个人坐在沙发上聊天,陈太忠努努嘴,刘园林搬出了一套景德镇瓷器,还有两盒茅台。

安东尼对那茅台是印象深亥了,一见就是眼睛一亮,“哈,这个东西好,陈,下次给我多带一点,我出钱买。”

“回头我再给你弄点甜甜的也能醉人的酒吧”。陈太忠笑着摇摇头。心说下次就是曲阳黄了,你要啥我就给你啥,那多没面子?

一边想,他一边又拿起景德镇的瓷器。细细地解释,“这才是真正的好东西”喏,看到了吧?能看见外面的光线,再听听这声音

“哈,怪不得中国叫瓷器呢。”安东尼用过瓷器,不过景德镇瓷器的白、明、薄、脆,岂是一般瓷器比的了的?“这个我也要,,很多。”

“这个东西是限制出口的”。陈太忠很郑重地摇摇头,旋即微微摇头一笑,“不过看情况吧,谁叫我看着你投缘呢?”

“可以”通过一些特殊的渠道”安东尼不知道陈在忽悠自己,反倒是眼珠转一转,做出了牺事实上他直怀疑陈夭忠并非单纯的官员,“呵呵,吼“小西定卖得起价钱。”

你也就是个。土棍了,就算真的想走私,也不该当着这么多人说吧?陈太忠听得颇有点无语,说不得耸一耸肩膀,“你说的是走私吗?哦。我宁可去搞特许专卖证,我是个很正直的人,而且,我们国家目前正在严打走私。”

其实,他心里还是有点别的想法,所以才画蛇添足地加了最后一句。将来他万一用得上安东尼走私的话。这也算留了一个活话不是?

听到他这话,安东尼若有所思的点点头,却是没再说别的。

两个法国门卫也是坐在一起吃饭的,见他俩聊得高兴,上午被刮斥的那位就算了,没被斥的那位一??也就是袁办嘴里说比较好色的。笑嘻嘻地发话了。“老板,这瓷器真的不错,可以捎给我们一份吗?”

“我到是觉得那个酒不错”另一位是嗜酒的,自然不需要跟这位一样,琢磨着拿上精美的瓷器去讨好美女。

“你俩可以出去了”陈太忠正琢磨怎么警告一下这二位呢,闻言脸微微一沉,“想要礼物好说,但是”只有认真工作的员工,才能得到奖励。”

这二个对陈老板还是有点惧怕的。见状只能站起身,悻悻地出去了。陈太忠哼一声,看一眼安东尼。“有些人”你不能对他太好。”

“那是,绝对的权威很有必要”尊敬的唐也郑重地点点头,旋即伸手在脖子上一发需要警告他俩一下吗?”

安东尼想得明白,陈结交的人非富即?那些卑贱的模特除外,所以,他想跟对方打好交道,那就只能发挥他自身的优势,所以并不介意这么问一局。

“哦,我想暂时不需要吧?”陈太忠笑着摇一摇头。旋即又抬手指一指袁猛,“不过,我不在的时候,若是我的副手遇到小麻烦的话,还请尊敬的唐安东知??…”

“哦,这个是没有问题的”安东尼笑着点点头,小眼中一丝狡黠一掠而过,“可是,我想他们都喜欢喝这伞,,这个茅台。”

“总不会让你白忙的,这个规矩我懂”陈太忠笑着点点头,旋即伸个懒腰打个哈欠,“哦,我有点瞌睡了,”

安东尼见状,自然是要告辞的,不过,就在他离开之后两个小时,又将电话打了过来,“哦,陈,我有一件礼物送给你,我想,你会喜欢的。”

“哈,你太客气了”陈太忠打着哈欠回答他,不过,当他听说这个礼物是什么的时候,登时就愣在了那里,“什么,你抓住了何军虎?”

何军虎此人,他是听说过的,最近东南那一起案子影响实在太大了。其中有些人,是相当有名气的,这何军虎便是其中之一。

此人是邪松走私集团的核心人物。也是潜逃出国了,只是,这些人基本上都拥有外国护照,反正在一些小国搞个国籍什么的并不难一还不影响他们的中国国籍。

何军虎手上拿的就是太平洋小国帕劳的护照,不过他不在那儿住,现在就满世界游玩,不但是放松心情,也有逃避通辑的意思。

安东尼听陈太忠中午说了“正在严打走私”猛地就想起,最近听说有这么个。人在唐人街出没一??尊敬的唐在巴黎混得并不算太好,他手下的小混混也不敢欺负太牛的主儿,但是欺负华人是没啥问题。

要说这何军虎航是该出事,他在国内不会说自己是走私的,但是既然跑出国了,就要宣扬一下自己的无辜,“我走私只是从垄断企业手里抢了口饭吃,又没欺负老百姓。正经是我捐了不少钱出来,造福当地人民。”

他欺负没欺负老百姓,这就是仁看见仁智看见智的问题了,关键是他这么宣传,无非是想让争取舆论支持,博得别人的同情

我冤得慌啊。

他要不说这话,那是啥事儿都没有,可是一嚷嚷,好死不死地,这话就传到安东尼耳朵里去了,于是尊敬的唐知道了有这么个。人。

中午听陈太忠说完,他一时没把握此人走了没有,所以没接话,回去之后就派人去找此人,他想的是落实了以后,跟陈联系一下,也算是个人情不是?

不成想,他派的人干这一行当不太专业,而何军虎警慢心又很强。居然就发现了异常,何同学见势不妙就想溜走,结果安东尼的人心说不过就是个华人嘛,抓住他先,抓错人不怕,就怕唐安东尼要人,交不出人就惨了,,

安东尼接到消息之后,也不能说自己的小弟做愕不对不是?哭笑不的地斥了一顿手下人不够警惕之后。就打个电话给陈太忠。

巴黎的混混,办事效率还真高啊”陈主任听得颇有一点无语,只是,这种事儿他也拿不定主意。说不得苦笑一声,“真的谢谢你的热情了,我会有精美的礼物奉送”不过。我需要向我的老板请示一下,这件事到底该怎么处理。”

撂下芒话,他轻叹一口气,哥们儿才说,驻欧办净是小事儿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