弄死他1914放了他

弄死他1914放了他

陈太忠其实一点都不想沾手这些事儿。他从来都不是一个正义感过剩的主儿,说起他当年跨洋追辑左暖,那也只不过因为她卷了科委的钱走,要不然他十有**也是会无动于衷。

更何况,这次何军虎身后涉及的案子。还是惊动了国内最顶尖的人物?所以他一接到安东尼电话的第一个印象,那就是麻烦了!

不过,人已经捉住了,再说什么也晚了,陈太忠不喜欢麻烦,却不代表他怕麻烦,他没心思找这种人的碴儿,可是抓到了再放,那也是不可能的。

再说了,他算是已经涉及此事了,谁敢保证有关部门没有偷偷地盯着此人?知道安东尼抓了何军虎,结果听了他的话又放了,那等他回国之后,没准就要面对一些不太愉快的场吧,就算这个可能性很但是谁能保证不会生呢?

事实上,上面这个可能,不过是陈家人为自己出手管闲事找的一个理由一哥们儿从来不是好人。也从不做好事,这么做只是为了自保!

他一向崇尚武力,自打上一辈子起,正义感残存得就不多,而今生每次做好事做到泪流满面,又让他分外反感自己这种明辨是非的能力:你都是国家干部了,不能讲小市民眼中的是非,要有大局感,要讲的是大是大非!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在痛恨正义感存在的同时,他却又有些珍惜这仅剩不多的一点点,隐隐就舍不得胡乱浪费了这总是人性所在,哥们儿做官也好,锻炼情商也罢,搞到最后一点人味儿都没有的话,也不是正道。

既然找到了干涉的借口,下一步就是要请示领导了,陈太忠脑中浮现出的,肯定不是凤凰市的一干领导,甚至天南省的领导都不沾边,他琢磨的是我该找黄汉祥还是该找蒙艺?

想了一下,他还是拨通了黄汉祥的电话,蒙老板做人实在太正统了,还是黄总好,做事不但懂得变通,而且有什么话都能说,不矫情!从本质上讲,陈家人喜欢跟痛快人打交道。

巴黎的三点出头,搁在北京就是接近夜里十一点了,那边好半天才接起电话来,不耐烦地问了,“这么晚了,我说太忠,有要紧事儿?”

黄汉祥的声音听恼火,估计是都要睡了,他这人有两个明显的特点,一个是爱喝酒,一个是注重养生一虽然这俩习惯有点冲突。

到了他这个位置,爱喝酒不是问题,跟谁喝才是问题,所以黄总一般中午很少喝多,到是晚上能微微地放浪形骸一下,不过,由于年岁大了他又要强调养生,所以一般来说,黄总晚上喝好之后,总是泡进浴缸就迷糊了,等别人帮着洗完按完,他正好舒舒服服地进入深层睡眠。

而陈太忠这个电话,正是他都已经享受按摩完了,正要呼呼大睡的时候,被人打断了睡眠,心里高兴得起来才怪,总算是他知道。小陈的惹事儿能力真的是前无古人,这保不定是又有什么事儿了,于是才按着性子,不耐烦地问了。

“何军虎”这是个。什么人?”黄总不可能阿猫阿狗都听说过,从眼光高低的角度上讲,陈太忠注意到的人,能放在黄汉祥眼里的。真的不是很多。

不过,当黄总听明白了何军虎的由来之后,登时就清醒了不少,“我说你吃撑着了,他愿意在巴黎呆着,你就由他呆着嘛”他又不是去驻欧办挑衅你去了

“可是,国家兴亡匹夫有责,他们是走私犯啊”陈太忠下意识地回一自嘴,紧接着就现了不妥,说不得苦笑一声,“问题是,我朋友已经把他抓住了,就算我想躲,,能吗?。

“那你让人弄死他就完了嘛,多大点儿事?”黄汉祥很不满意地回他一句,接着又哼一声,“算了,我先了解一下这人是怎么回事吧

弄死他就完了?

陈太忠听着电话里传来的忙音,一时觉得自己有点幻视幻听了,不过下一剪他就反应了过来:这个何军虎,估计影响力有限吧?

看一看官场的布局,就想得到这种可能性是真实存在的,在普通机关里,也就是一把手厉害。尤其是行局一把手更是一手遮天,其他人的影响几乎是可以忽略不计的。

别说,他还真猜对了,东南那一起案子,除了相关的官员和势力,只说那些走私分子的话,黄汉祥的眼里也只有邪和一人这还是因为此人身后势力的缘故,要说其他人,不要说什么个把核心人物,所有人绑在一起也不够他看的。

想明白了这一点,陈太忠的心情登时好转了不少,说不得收拾心情出去了,下午他还有事,讷瑞皮埃尔说要带他去索邦大学走一走。

这个邀请,大抵还走出自于科齐萨的缘故,老科是文化部的副部长,所以,当陈太忠表示,想同巴黎的高等院校打一打交道的时候,讷瑞自告奋勇说可以帮他熟悉一下环境。

不过,要命的是,这索邦系有四个大学,两人先去的是巴黎第四大学,用金年轻人的话来说一这里才是真正的老索邦。

在校园里随便走一走,又拍几张照片,从未节的科委副垂任有异样的感妥,只是。当他听川“海第一大学比第四大学人多的时候,就强烈要求再去第一大学转一转。

遗憾的是,讷瑞先生跟几个英国朋友约好了,要谈一点生意上的事情,还热情地问他去不去,陈太忠琢磨一下,最终是婉言拒绝了一你们谈生意,我跟着过去干什么?驻欧办还有事等着我呢。

反正。不知不觉之间,半个下午就这么稀里糊涂地过去了,等到晚上,就又要举办酒会了,这次来的是阿尔卡特公司的人,通过埃布尔表示想跟陈主任谈一谈在天南设立分厂的事宜。

刘园林是第一次接触这样的酒会,虽然心里难免好奇,到也没什么别的感觉,里里外外地忙碌着,不过袁瑟的感触就多很多了,“陈主任一来,这驻欧办好像就活了一样,一直忙个不停,他不在的时候,六点就可以关大门了。”

“我听说,不是有天南人在这里住宿吗?小刘同学笑嘻嘻地问了,“袁主任您说得”有点夸张了吧?”

“你个小娃娃知道什么?”袁主任笑着指点他,“别的我就不说了。我就问你一句话,投资商上门谈投资的例子,你听说过多少?”

“这例子不少啊,资源类或者行业并购类的比较多一点”刘园林还真菲说出个,名堂来,他虽然是文科生,可是性子比较跳脱,又在皇城根儿读了六年大学,眼界也是有一些的,“不过,像天南这种地方,核心竞争力是差了一点。

“我没让你拿北京人的眼光看问题”袁主任略略不满地哼一声,年轻人不要太好高鹜远哦,“没有资源优势和行业优势,别人主动上门谈投资,”还是外资,这绝对是天南第一例。”

“这个倒是”刘园林见领导不高兴了,忙不迭笑着点头,他没事爱贫个嘴,但是正经事情还是分得清楚的,“袁头儿,你说他们怎么就这么买老板的面子呢?”

其实,袁瑟并没有生他的气小刘是陈主任带来的人,这是其一,最关键的是,袁主任从对方的身上,看到了自己当年的影子,不谙世事灵动跳脱,偏偏还有点恃才傲物,一时间就生出了点帮扶一把的心思小子,社会比你想像中的复杂得多。

“估计跟那全部长科齐萨有关吧”袁主任沉吟一下,做出了如此分析,不过下一玄,他又摇摇头,“法国人近年在中国展得不是很好,也许……是阿尔卡特要调整中国政策?”

“嗯?”刘园林就算再忙,听到这话也禁不住愣一愣,“他们调整中国政策,找上陈头儿,”效果会好吗?”

“呵呵”袁瑟听得笑一笑,大有深意地看他一眼,“很奇怪?你睁大眼睛慢慢地看吧,陈主任的本事,可不是你想像得到的。”

七点钟的时候,晚会正式开始,来的人其实不是很多,驻欧办这边只是三个人,埃布尔带了三个朋友,阿尔卡特一方来了三个人,满打满算十个人。

不过,纵然只有十个,人,热闹也不减多少,甚至,在宴会还没结束的时候,陈主任已经同阿尔卡特的人争得不可开交了。

阿尔卡特公司的人此次前来,确实是其调整亚太地区业务的一次试探,他们通过科齐萨,了解到了陈太忠有搭上一号的线儿能力,所以先来传一传话:嗯,我们有把亚太区总部迁到中国的计划,不过,中国政府方面,似乎不够热情啊。

至于说去天南投资的事情,那就都是枝节末梢了,当然,如果事情顺利的话,适当在天南搞个这样那样的厂子,也不是什么难事。

旧旧章放了他

要是阿尔卡特的人说点别的,陈太忠也就认了,不过,说起中国政府对法国企业不够支持,而且还是那副“我们应该享受照顾”的腔调,陈主任就有点恼了。

“你们为什么没有受到照顾,这个不该抱怨中国政府吧”他反唇相讥,“德国人为什么就能获得中国的支持?请原谅我的直率,我想,如果你们把军舰和幻影刃刀卖给中国大陆而不是台湾的话,相信结果是相反的吧?”

“但是那是政府行为,您不会认为,这跟我们公司有关吧?”说话的是亚太区政策研究室的投资顾问安迫,一个瘦高的法国人,花白的头,言语做派带一点传统的法国人的骄傲,腰杆始终停得笔直,陈太忠始终怀疑此人会过早地腰肌劳损。

“我认为是怎样的并不重要,关键是我们的人民是怎么认为的”陈家人笑着摇头,笑容中却暗藏着犀利的还击,“我相信,大多数中国人并不知道阿尔卡特是飞机制造商还是电信设备制造商,您认为呢?”

“这是因为贵国政府没有给我们宣传的机会”安迫的脸上有一丝怒气一闪而过,他原本还想说得更激烈一点,不过想一想自己的使命,终于按下心头的怒火,仔细解释起来。

“必年”羽4年我们就在中国组建了公司,而到现在五年了,居然有百分之九十九以上的中国人没听说过这个公司,这跟我们公司的形象不符”悔年的时候,正是法中关系跌到冰点的时候,我们选择这个,州绷二、中国。难道怀不能汝明我们的诚意。”“百分之百的中国人不愿意看到内战爆,我想你根本没有意识到,到底是谁错在先”陈太忠哼一声,谈判这种事儿,大家在初期总是要虚张声势的,所以他不介意表现得强硬一点虽然今天大家只是聊天,根本算不上谈判。

当然,这也就是他了,换个别人虽然也能表达出意思,但绝对不会这么不客气,没办法,陈大仙人的底气是别人比不来的。

“好了,大家只是随便聊一聊的嘛”这个节骨眼上,埃布尔不得不出面打圆场了,“我想,你们双方已经表达出了自己的立场,接下来,我们就要尝试相互理解了。”

“好吧”安迫先微笑着点点头,他今天是来沟通的,可不是来吵架的,而且面前这个陈看起来,并不是只会唯唯诺诺的官员,他有必要缓和一下气氛。

不过,说起来阿尔卡特也真的觉得有点冤屈,尤其是现在中国的通讯市场面临爆性增长的时候,他们居然不能打开更多的市场。

像诺基亚、摩托罗拉在中国的手机市场,已经牢牢地把持住了前两名的位置,还有西门子、爱立信、飞利浦、松下、三星等品牌,而阿尔卡特居然不见踪迹。

撇开手机市场不谈,在通信接入和交换设备方面,阿尔卡特也无法进入,倒是中国本土的“巨大中华”以及烽火等公司已经开始力了,他们非常担心,这样展下去,最终会丢掉整个中国市场。

像摩托罗拉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原本它是独占鳌头的,却由于在中国移动通信基站建设时有意刁难了一下,被诺基亚抢得先机,现在在手机市场上就被诺基亚压着打。

没办法,基站的设备多为诺基亚的,那摩托罗拉的手机信号匹配程度,就赶不上诺基亚,在用户使用印象里,就是“诺基亚信号好”一

其实两者的差距并没有那么大,这就是“一步迟步步迟”的真实写照。

而阿尔卡特还瞄着中国的%呢,欧洲这边的殆有多疯狂,大家都看到了,所以,现在法国人真的是坐不住了。必须要拿出一个应对方案了。

接下来的时间,安迫的态度就软化了很多,不过,陈太忠自家知道自家的事情,心说我虽然认识井部长,其实也就是一面之交,你跟我说这么大的事儿,我做不了主啊。

于是,他就开始笑嘻嘻地东扯西扯,为了彻底打消对方的侥幸心理,他甚至连在天南投资的事情都不谈实上,这里还存在一个。问题,阿尔卡特的人一直在强调是舟“天南省”投资,而不是说“凤凰市”那么就是说,他们的选应该是素波市。

这是很好理解的,像这种通讯行业的外国厂商,在中国已经建立了不少分公司,但是大多数都是在经济达地区、沿海地区或者电子行业集中的地区。

阿尔卡特能在天南这个内陆而经济欠达的省份设厂,已经是殊为不易了,指望人家不去省会去下面的地级市,也不太现实。

可是,他这云山雾罩的谈话,反倒是让阿尔卡特的人心里觉得,此人是能做主的人,所以才不轻易许诺,说不得又扯出了科齐萨。“科齐萨部长去北京,受到了贵国政府的热情接待,所以我们认为,只要双方有诚意,没有什么不能谈的。”

是啊,老科同学还管着通信呢,陈太忠笑着点点头,“是的,只要有诚意,什么都可以谈,您如果只是这个要求的话,我到是能把这句话反应回去,”

他嘴上说的反应,却未必是反应到信产部之类的什么地方一反应凤凤凰市也不错嘛,让老段或者老章一级一级地向上反应法国人的话,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陈家人正调戏人调戏得开心,门卫又领着两个人进来了,一个是经参处的二秘梁天希,另一个却是没见过的陌生人。

“陈主任,埃布尔先生。”梁天希笑嘻嘻地冲在座的诸个打个招呼,转头冲陈太忠招一招手,“有点小事打扰一下,请你出来一下好吗?”

“不能在这儿说吗?”陈太忠眉头皱一皱,不知道怎么回事,他死活见不得梁二秘这盛气凌人的架势,“你看到了,我现在有客人。”

“使馆谷参赞找你,有点事情想了解一下”梁天希也知道这家伙脾气不好,到是没介意这种态度,只是将身边的人介绍了一下。

谷参赞年约四十许,中等身材,看上去笑眯眯的样子,不过不知道为什么,总给人一点油滑和冷厉矛盾地结合在一起的感觉。

参赞啊,陈太忠听到来的这位不是经参处的人,就不能再无动手衷了,说不得冲大家歉意地笑一笑。顺手夹起两个酒杯递了过去,“好吧,边喝边谈。”

谷参赞脸上的笑容微微地滞了一下,才接过了酒杯,梁天希见他接了。也伸手接过酒杯,三个人人手一杯酒,向大厅的角落里走去。

“自我介绍一下,参赞谷涛,负责科技文化”谷参赞笑眯眯地伸出手,跟陈太忠握一握,旋即脸色微微一沉,“听说陈主任今天办了一件大事?”

“我每天办的都是千,“陈太忠听众话。马卜就猜出对方的来意了。于旧扯一下,算是个皮笑肉不笑的表情,“不过,在领导们眼里,就都是一些不起眼的小事了

“何军虎现在在哪里?。见他如此冥顽不化,谷涛也不再东拉西扯,开门见山地问了,语气非耸严厉,“你知道你犯了什么样的错误吗?。

“我不认识什么何军虎”。陈太忠脸一沉,他原本就是翻脸比翻书快的主儿,见对方居然敢给自己使脸子,登时就是一声冷哼,“我犯了什么错误,麻烦你向凤凰市举报吧”话不投机,失陪了!”

他才要转身离开,梁天希一把拽住了他,苦笑一声,“陈主任,这个谷参赞,,嗯,是比较关心国家安全嘛,你知道啦。”

“那关我什么事儿呢?”陈太忠转头怒视着谷涛,抬手一指,“我现在宣布,你是不受凤凰市驻欧办欢迎的,下次敢再来,我直接让门卫打你出去!”

“什么?”谷参赞也听说这家伙不好惹了,不过他想的是自己还有别的身份,那种身份是一般政府官员不愿意招惹的,听他居然敢如此说话,也是禁不住大怒,“你知道我是谁吗?”

“你算个什么玩意儿,也配让我知道?”陈太忠抬手就想戳对方的胸口,转头看一看远处的客人,终于强行按下心中的火气,“现在有外国人在,别的我不说了,你给我滚!”

“好好,你很好”。谷参赞气得笑了起来,侧头看一眼梁天希,梁,你是证人,证明这家伙一点都不配合我的工作。”

“收起你那套吧,吓唬谁呢?”陈太忠冷笑一声,搁给别的官员,听说被有关部门惦记上的话。怕是要寝食不安了,不过他可是例外。

就算撇开他曾经的仙人身份不谈,只说他在北京接触的那些人,也知道有关部门对普通干部,还真的没什么太大的约束力,没错,大家都不想跟这种人打交道,但是明确表示出不配合的话,只要自身背景扎实,对方肯定也一点招都没有。

有关部门不是没有干黑活儿的主儿,事实上还不少,但是要随便找个理由,就想对普通干部下绊子,那是不现实的这也是对现存体制的挑战,没人会允许这种人和事存在。

当然,他若是一个普通小干部,那被欺负也就被欺负了,然而他身后还站着黄汉祥,站着蒙艺,甚至站着黄老,既然有通天的渠道他何必买对方面子?

谷参赞真是被气得不轻,不过,他也是久在官场的,眼见这厮吃透了自己奈何不了丫挺的,于是就放弃了那套强硬姿态,下一刻,笑容再次浮现在他的脸上,“这么说吧。今天你给黄汉祥打了一个电话,是吧?”

“没错”陈太忠点点头,只是,他既然不喜此人了,就直接将不满挂在了脸上,“这是我们私人的交情,你管得着吗?”

“我说,你好好说话不行吗?就算我刚才态度不太好,我道歉总可以了吧?”谷参赞也是能屈能伸的主儿,知道对付这种人该用什么招儿一他也不是没听说过太子党。

虽然眼前这位肯定不是太子党,但是人家跟太子党一样,也是有着不可轻侮的背景,所以他就要拿出公事公办的架势了,“黄汉祥替你打听了点事儿,这事儿正好找到我的领导了

“哦”陈太忠重重地点点头,紧接着笑容浮现在他脸上,是那种非常灿烂的笑容,“找到你领导”这关我什么事儿?是黄二伯找到你的领导了,又不是我找他

谷涛不跟他斗这个嘴一因为这没有任何意义,所以只是自顾自地说话,“何军虎在别人手上很不合适,我希望你提供他现在所在的地点,”或者你直接释放了他,也行。”

“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陈太忠笑着摇摇头,不过,想到有些人居然是放了比抓了好,他的心情又低落了一点,一时也就没了难为对方的意思,说不得哼一声,“放了他”切。我知道你是代表谁吗?。

说完这话,他转身就走回去了,梁天希一愣,就想跑上前拽他回来,却被谷涛伸手拦住了,谷参赞摇摇头,低声话,“算了,我们走吧,”他怀疑我,也有怀疑我的道理。”

东南这起案子,波及范围极大,涉及的官员和势力也极多,谷涛自然知道人家这理由是站得住脚的,由此引申开去,甚至陈主任这不友好的态度,在上面人眼里都是可以谅解的。想到这个,他真是有点恨得牙痒,“这混蛋,到是会找制高点。”

谷参赞心情不好,陈太忠的心情也未必能好到哪儿去,这个结果是早在他意料之中的,因为不管黄汉祥还是支光明,都说过邢机跑了会比抓住好,可纵然如此,他心里还是有点失这就是所谓的大局感吗?哥们儿有点不习惯啊。

他甚至很想马上给黄汉祥打个电话,不过算一算时间,北京这会儿正是凌晨四点,啧,等天亮再说吧,”

(又是七千字,还是召唤月票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