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21 回邀1922中介商

1921回邀1922中介商

阿尔卡特对陈太忠的话并没有做出任何的回应,不过,贝拉和葛瑞丝试镜都通过了,只是没有像一开始答应的那样,签一份长期意向的合同。

这个原因,阿尔卡特的人没有过多解释,只是说要看两人的表现,陈太忠也没搭理这个碴儿,心说不着急,我不看你说了什么,要看你做了什么一你要不识趣的话,哥们儿要让你明白什么叫得不偿失!

事实上,就这个没有明确答复,已经让陈家人很恼怒了,你求人都没个求人的态度,等回头我得空了,慢慢地拿捏你!

埃布尔听说此事后,还专程来找过他,也是和稀泥的意思一至于他是否得了别人的委托或者授意,那就不得而知了,反正话说得很有诚意。

“法国人就是这点不好,太要面子”。硝客先生的表情,很是有点痛心疾首,丝毫没有觉得自己是法国人似的。

“而且,阿尔卡特公司也是个大公司不是?他们就是想保持那一点无谓的尊严,后面贝拉她俩的事情交给我了,要是阿尔卡特不用她们了,我帮着联系几个公司,保证收入不差于给阿尔卡特干”其实模特最合适做的,还是女性奢侈品的广告,相信我吧。”

“他们要面子,所以我的面子就无所谓了?”陈太忠听得就是一声冷笑,“阿尔卡特是大公司这不假,不过它的员工”有十三亿那么多吗?。

“埃布尔,这不关你的事儿,你愿意帮着安排贝拉和葛瑞丝,我很感激,而且,以后我也不会少麻烦你,但是我不希望你再在这件事情上劝说我,他们不值得你付出这些

这家伙真的很无耻,埃布尔一时有点全身乏力的感觉了,你既要阻止我的劝说,又敲定了我“愿意帮着安排。所以“你很感激”以后还“不会少麻烦我。”却偏偏不肯答应我。

不过,这一切反应,随着井部长那边传来的消息,变得清晰了起来。

一开始,陈太忠并没有就邀请的事情给井部长打电话,他认为这个。电话由科齐萨来打比较合适,反正黄老板那边必然是招呼过了的不存在什备突然袭击之类的说航

可是科齐萨部长认为,自己先发一个邀请函才算比较正式的诚意一陈太忠认为丫看惯了《佐罗》之类的武侠片。觉得在决斗之前先扔一只白手套出来,会比较仲士吧?

可是偏偏地,这大使馆不配合,于是,在驻欧办寄送出邀请函之后,陈主任不得不打个电话给井部长,意思是说”领导啊,那个啥,老科给你发邀请函了,请你来法国玩儿一趟。

“嗯,这件事,我听黄总说过了”井部长对上他的时候,还是比较客气的,“不过小陈,我最近没时间出去,就算出去也不会去法国。

“所以,还请你转告科齐萨先生一声,想谈我们很欢迎,但是希望他们能来中国”我一定会尽地主之谊的,相信科齐萨部长也清楚,中国人民是很热情好客的

这话的重点,是在于“出去也不会去法国”陈太忠耸然听得明白,他一时间就有点不明白,难道井部长对此事有抵触的心思?

搁下电话好半天之后,他才琢磨出点味道来,未必是老井有抵触,十有八九啊,是阿尔卡特的介入,引起一些利益集团的不满了。

他越来越会琢磨类似的事情了,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说穿了无非“利害”两字“法国人想抢占中国市场,必然会伤及那些既得利益的团体。

现在中国的通信市场两级分化得很厉害,,简单说吧,低端市场和部分准高端市场,有国货和进口货相拼,又有行货和水货之分,大打价格战,利润空间并不是很大。

而高端市场则不同了,死死地由那么几家外国品牌把持着,虽然几家之间争得也是你死我活,但是打的不是价格战,还有相当的利润空间在里面。

如此一来,当又一个通信业巨头强势挤进这市场,会遭到什么样的抵触,那也是不言而喻的,而井部长此举,多半就是有意避嫌同时也不无暗示的意思:阿尔卡特你来谈是可以的,但是你也不要抱太多不切实际的幻想!

这是老成持重之举啊,陈太忠认为确实是这样,不过”老科才去了中国没多久,再去的话,是不是有点勤快了?

不管那么多了,陈主任拿定主意,又等两天,估计那快递已经差不多到了中国的时候,才又上一趟文化和通信部,将井部长的决定通知了科齐萨。

“这是很正常的,我能理解”科部长非常通情达理,他笑着点点头,“正好我也有点想念北京的老朋友了。如果井部长向我发出访问邀请的话,我非常乐意再去一趟”哦,对了,陈,听说你们今年的国庆,会有阅兵?”

不得不说,科齐萨现在比大多数法国人更了解中国,最起码一些大事上他的信息非常准确,居然能关注到中国的大阅兵。

“会有阅兵的”陈太忠笑着点头,却是不肯再接这话,开什么玩笑,你想去天安门城楼观礼的话,那真的是超出哥们儿的能力了,再说”二洒道天安门城楼上出现外国人。意味着什么吗。…一

科齐萨也知道,这个问题问陈主任,是注定得不到答案的,于是笑着摇摇头,“我已经有点迫不及待了”希望部长先生的邀请能快点到来,不要让我等得太久了。”

“我会尽快联系他”陈太忠微笑着点头,这就是他拖两天才来的原因,等邀请函递交到井部长手上的时候,老井肯定要有一个回应,私下打电话联系是非正式的,是双方用来做前期沟通工作的,正式的邀请函一到,信息产业部那里必然会有一个正式的回复。

而陈家人就是想着那边的邀请函到手的话,肯定要打电话再跟自己核实一下,科齐萨愿意不愿意再访中国。有这两天的拖延,自己将井部长的答复转述给老科,那就意味着他能很快捷、很高效地联系井部长。

这是一件长脸的事情,而且同时能卖弄一下他在国内的办事能力,做为涉外机构的办事人员,在国内有影响力,才能让他在外事活动中,掌握足够的话语权,也更容易赢得别人的尊重所以说学会把握时机,是很重要的。

就像听到了他的想法一样,由于安排的是航空加急快递,他在第二天一大早,就接到了驻京办张主任的电话。“太忠,这个邀请函。我送到信息产业部了”说实话,我也真服了你了,这种文件你居然没有专人送。”

“呵时。这不是正好有张主任关照吗?”陈太忠干笑一声,也懒得跟他打嘴皮子官司咱俩都是卫华市长的人,就不客气了,于是直奔主题而去,“井部长怎么说?”

“我哪儿见得着部长?”张主任在电话那边笑,“都是你,害得我被小毛孩子追着问,这邀请函是哪儿来的,回来你得请客啊”说正经的,我看他们的意思。话传到井部长那里,也就是今天的事儿。”

别说,他说的一点都没错,还就是今天。上午九点来钟,搁给北京也就是下午五点左右,井部长将电话打了过来。

做部长的有涵养,不会问这邀请函为什么是由凤凰驻京办送来的,他关心的是,小陈,邀请函我收到了,以你的了解,是我回个电话表示感谢比较好,还是邀请他在合适的时候来访问合适一斟”

“他说了,不介意今年第二次访华”陈太忠听得就笑,他跟老井只见过一面,但是两人基本上没啥交集,又有黄汉祥做纽带,他自然也就能放得开一点,“呵呵,他还想在大阅兵之前就赶到中国,不过我觉得他上天安门有点困难。”

“哈哈”井部长也笑一笑,笑声听干巴巴的不甚真诚,对于阅兵这种事情,他是半点能力皆无,自然不会在意这是否是个暗示,甚至,他连接口的兴趣都没有。

事实上,这么多年的领导当下来,他早养成了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良好的工作习惯,“那成,我知道了”小陈在国内有事儿没有,有需要尽管说,大家都不见外的,啊?”

最后一句话有点亲热的意思了,不过要是从另外一个角度考虑,井部长隐隐也有把整个圈子拉进来的意思,未必是舍命陪君子那种支持了一可是不管怎么说,这毕竟也是副部长的示好不是?

跟他试探清楚情况,井部长就知道该怎么回答科齐萨了,说不得一个电话打给文化和通信副部长。两人做了简单而热情的交流之后,井部长向老科同学发出了正式的邀请,并且表示已经发出了邀请函,而科部长愉快地接受了邀请。

这就是日后广为人念叨的“科齐萨两年五去中国”以后的是是非非,这里暂且不表,不过显然,副部长先生目前紧紧地靠在了中国这棵树上,做为一个政客,他有自己的政治需求。

以后的事情暂且不提,科齐萨先生撂了电话之后,又打电话给阿尔卡特的董事长,意思是说他已经确定,信息产业部的领导在短期内是不可能来法国了,人家反到要约我去中国转一转,你看”贵公司有没有意向跟我同往?

对谬加先生来说,这不算是个好消息。主场作战的优势肯定要大于客场作战,他甚至都已经想到了,等中国的井先生来到法国之后,公司该如何找媒体配合一下,再找其他团体游说一下,争取谈下一个有利于阿尔卡特的意向。

然而,接到这个电话之后,所有的设想都要改变了,这让老缪有点生气,说不得指示一下亚太区的相关人等:我说,你们尽快准备一下资料,同时联系中国有限公司。这次是那个谁要毒中国,是的,你没有听错,信息产业部的人不来了!

亚太区的人一听是这个结果,登时就炸锅了,他们并不知道,科齐萨已经跟自家老大说过了,要么我去要么人家来董事长也没必要跟自己的员工交待这么细不是?

于是在大家眼里,就认为这多少算是个变故,所以,在准备资料的同时,就有人琢磨,是不是凤凰市的那今年轻人歪嘴了?

不管怎么说,阿尔卡特既然要在中国跟信息产业部谈,那相对就要被动点,在准备相关工作时也需要越发地周全些,而陈太忠也因此成为了一个破网二复的因素,以前众个因素是不存在的但是现在,却卜忽略了。

这次,就是阿尔卡特的人主动找上驻欧办了,而且不但有亚太区的投资顾问安迪,还有亚太区的技术总监勒法弗瑞。

不过遗憾的是,陈主任去英国了,驻欧办里只有袁瑟和刘园林在。

咙章中间商

安东尼决定到格勒诺布尔市去洗钱,陈太忠一直觉得这个地方他似乎有所耳闻,后来在跟埃布尔的谈话中,他才猛地想起来,驻欧办开张的时候,似乎有个叫达诺的法国胖子,据说就是来自那个地方。

于是,他就借着谈达诺此人,想巧妙地探听一下格勒诺布尔那里的情况,是不是像安东尼说的那样无法无天。

埃布尔不知道他的真实目的,随便说了两句,蒋地想了起来,“哈。你不是想搞一个友好城市吧?这样的话,我到是能帮着你撮合一下,不过这件事最后还是要找达诺,那里的人比较强调“我们的秩序”地方势力比较强大。”

他知道,陈太忠撮合凤凰市跟英国三个城市结成了友好城市心说你在法国不是还没有类似的友好城市吗?当然,巴黎你是不用指望的,那么格勒诺布尔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了,那里可是欧洲硅谷呢,而且又是著名的旅游胜地,绝对配得上你凤凰了。

陈太忠却是被他这个建议吓了一跳,心说安东尼要带着何军虎去格勒诺布尔,好继续在那个三不管的地带敲诈勒索,哥们儿我躲避还来不及,还专门凑上去?

搁在以前,他是不会在乎这点事情的,可这不是最近陈主任大局感变强了吗?为了防人调查,连大使馆都积极地同驻欧办划清界限了,他当然也要有样学样,远离那些可能带来麻烦的地方。

“友好城市啊,这个我需要考虑一下”他笑着摇摇头,见老埃还要张嘴说话,他索性转移了话题,“这件事情暂时放一下,哦,你要是不说,我差一点忘了,已经来了巴黎,居然很久没有去看尼克了,嗯,我想我需要去一趟英虱”

巴黎和伯明翰很近吗?埃布尔很想这么问一句,不过,想一想此人是来自一个国土面积等于整个欧洲的国家,嘴巴动一动,终于没问出来,只是笑着点点头,“哦,也是。”

陈太忠去英国,一来就是远离法国,彻底撇清自己的意思,二来也是想找尼克问一问,看看能不能再通过议员先生,影响一下沃达丰的战略构思。

令他感到意外的是,在尼克的办公室里,他居然遇到了两个同是黄皮肤黑眼睛的华人,尼克议员很热情地介绍,“陈,这是你的香港同胞,金德利实业的董事长,杜大卫先生。”

那杜大卫年纪不大,约莫就是三十出头,瘦高身材骨架却极大,衣着讲究,看人的眼光很有点冷漠,当他听说眼前的年轻人是“中国驻外官员”之后,眼里也散出一点淡淡的傲气。

他看陈太忠的眼光不太客气,陈家人自然也不会买他的账,总算是当着尼克,他也没做出什么冷漠的举动,微笑着点点头之后,冲尼克笑一笑,“看来你很忙,那么我出去转一转,等你不忙了,我再来找你。”

“哦,需要我帮你安排两个小妞吗?”议员先生听得就笑,也不避讳那杜大卫,就这么直接说了,不过显然,他也知道什么当讲什么不当讲,“晚上一起吃饭吧,找一家中餐馆”你送我那两件礼物,我很喜欢,呵呵。”

“你千万不要试图拉拢腐蚀我”陈太忠漫不经心地笑一笑,转身出去了,心里却有点发恨,你这家伙嘴巴上还真是没把门的。

晚饭是在一家中餐馆里吃的,除了尼克和他的跟班,那杜大卫和翻论也在场,陈太忠倒也不好多说什么,就是随意聊一聊最近在巴黎的见闻。“那边事情多,我来看看你,就该回去了。”

尼克却是对他客气得很。那杜总看得有点奇怪,说不得就要问问陈主任在巴黎主要是负责什么,议员先生一听就笑了,“陈是凤凰市驻欧洲办事处的主任,杜先生应该多跟他打打交道,他认识很多厉害的人呢。”

“凤凰市,驻欧洲办事处?”杜大卫听得嘴角抽*动一下,这东西怎么听怎么像个闹剧,不过,既然尼克如此推崇此人,恐怕也非是无因吧,说不得勉力笑一笑,“那期待以后能跟陈主任好好合作一下”

酒饭完毕之后,陈太忠就跟着尼克走了,议员先生在车上就笑了起来,敢情他用陈太忠送的那个海洛因茶杯,很成功地阴了自己的对手一把一在一个达官贵人云集的酒会上,出现了大量的海洛因,又被他安排的人戳穿,会引起怎样的轰动。那也就不用赘述了。

“遗憾啊,不能用第二次”尼克长长地叹口气,他实在太喜欢这种阴人的手段了,然而,同样的事情第二次发生的话,那他就太愚蠢了。

“只要你肯帮忙,类似的手段我还有”陈太忠听得就笑,“对了,这次找你来,是问点事情,沃达丰现在跟法国人谈到哪一步了?”

“你在法国,跟科齐萨关系又好,还问我这个?”尼克听到这个芯,有是有点莫名其妙,不讨“当他弄明白对方是想介对德国公司收购案的时候,一时就沉默了。

这沉默就直到进了他的别墅。撵开两个妖艳女子之后,两人坐进他的书房,他才缓缓开口,“这件事真的不好操作,我正在关键的时候”哦,或者,你该找一找香港合记,那可也是中国人公司,在奥运捷的归属上,他们有一定的话语权

香港合记,陈太忠当然是知道的,这是华人圈里相当有影响力的富商家族,甚至凤凰宵家跟他们相比,都有不小的差距,不过很遗憾,陈家人不认识这个家族的人。

“他们啊,那就算了”。他遗憾地摇摇头,这不仅仅是他不认识合记的问题,关键是人家就是玩资产运作起家的,就算再不了解这家族,做为招商办的副主任,道听途说的事情也进入他耳朵不少。

玩资产运作的商人,重的就是收益,自己这么个小小的处级干部找过去,要人家响应国家号召顾全大局的话,那真的是自取其辱,而且,合记的家族跟上面的关系不错,要找合记也是有关部门的事情,跟他不搭界的。

而且陈太忠最终的目标,是德国的鼻内斯曼,跟奥运捷的关系也不大,想到这个,他悻悻地摇摇头,岔开了话题,“对了,我记得你不怎么跟华人来往的,这个杜大卫怎么回事啊?”

香港人又不是你大陆人!尼克心里是这么想的,却是不敢这么说,闻言耸耸肩膀,“因为你的缘故,我已经改变了自己的习惯”这个杜大卫原来是北京人,也是想找我牵线。”

合着这金德利做的也是招商引资的买卖,不过,却也是玩资产运作的,比如说,他们曾经成功地撮合了一家新加坡公司同大陆一家企业的联姻,交易额达到一千万新元。

一千万新元合人民币五千多万,这家公司占了百分之三十五的股份,而金德利出资两千万占了百分之十八的股份,国内那家企业还保留了百分之四十七的股份,算是第一大股东。

不过,两年之后金德利转手出售自己的股权给外资公司,卖了四千万,结果新加坡企业成为控股企业,用了不到一个亿,控股了已经发集到价值两亿的厂子。

这是一个简单的三赢的例子,当然,最开心的肯定是新加坡人,最不开心的,当是控股了的国内企业,而这金德利不但得了红利,投资也在不到两年内翻拜

其实,这就是中介商人和外资联手吞并国内企业惯用的手段。不过,国内企业是不是真的不开心,那就不好说了国资的话,领导开心就行了;要是民营企业,只要能保证人家的经营权,人家也会乐意戴个外资的帽子。

“原来是这么个。人啊”。陈太忠心里对杜大卫的印象,越发地恶劣了一点,不过显然,能撮合了这种买卖的主儿,背后肯定也有相当的背景,最起码,三年前是九六年,那时候能拿出两千万的主儿,不多。

第二天一早,他接到了驻欧办的电话,说是有阿尔卡特的人找来了,原本他还想着就回去呢,接了这个电话,反倒是不肯回去了。

不过阿尔卡特的人也真的大能,英国公司这边居然找上门来了,“陈主任,我们董事长缪加先生想见您一面,董事长三天后要去外地,您什么时候能回去?”

他要去外地,关我什么事儿呢?陈太忠最烦的就是这种话,合着你觉得自己有身份,就要我去迁就你的时间,没搞错吧,你以为你是我的领导?

所以他就不想离开,说不得含糊其辞一句,“哦,我在英国还有点私人事情要办,具体时间”我也说不太准,真的非常抱歉。”

可是他就偏偏忘了,身边还跟着一个尼克呢,议员先生一听,马上自告奋勇了,“哦,天哪,陈,你在英国有事居然不肯跟我说,你还当我是你的朋友吗?好吧,英国这里的事情交给我吧,我想缪加先生一定有急事找你。”

跨国大公司的影响力,就在这里了,以英国议员的放浪和不羁,居然会替法国公司的董事长着想,由此也可见资本的魅力,到底有多么强大了。

问题是”沃达丰的事儿,你帮不上忙不是?陈太忠听得哭笑不得,转头膘他一眼,心说我找个借口你都要多事?“哦,尼克,请恕我直言,我要办的是私人的事情,你帮不上忙的

不过,既然有了这家伙在一边惹厌,陈家人想拖三天似乎也不太可能,于是他假巴意思地出去转一圈,还关了手机,终于,在第二天他回转法国”这就算有面子了不是?

他却是没想到,这稀里糊涂地一转,却让尼克越发地肯定了他的身余”陈果然是负有神秘使命的家”

当然,陈太忠并不知道这些,不过他回到驻欧办,还没说怎么安排跟缪加先生的会面,却是袁练喜不滋滋地告诉他一个消息,“头儿,我爱人的签证办下来了,马上就能来了”

又是七千字,强力召唤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