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23 所谓诚意1924让步

1923所谓诚意1924让步

不止是袁落的夫人要到了,四个保洁工也要跟看来了,之所以耽搁这么久,主要还是因为这四个女孩儿的签证有点麻烦,不是留学也不是劳工一驻欧办在法国都还没有登记注册。

无非就是两个持了公务护照的中国人,祖了两层楼房,这就是驻欧办在普通巴黎人眼中的印象,反正只要不涉及经营类的业务,倒也没那么多人去管你。

原本,科齐萨是想帮着陈太忠搞个特设的涉外政府机构,至不济也要弄个社会团体之类的,不过陈主任觉得“特设”这词儿容易让人想到“特务”而社会团体什么的,未免就淡化了政府味道,他又不想受到什么旁人的审查和监督,心说就这么稀里马虎下去算了。

尤其是他这里整天莺歌燕舞的,往来的非富即贵,开张的时候还有科齐萨、尼克等一干欧洲头面人物出现,做个简单的联络处可不就完了,费那么大劲儿做什么?

可是,就在从国内招来这四个保洁工的时候,就遇到了点儿麻烦,大家签证不知道该签个什么缘由,到现在为止,那四个女孩儿来也是用的旅游签证大不了到时候工资在国内发,还省了把个人所得税交在法国这儿了。

关于这一点,科齐萨部长倒是担保了。只要人来了,总要帮她们找到留下的借口,甚至连埃布尔都敢拍胸脯保证,人来了的话,就算部长不管我也包了,由此可见,法国人也是相当懂得变通之道的。

反正,就这么磨磨蹭蹭的,保洁工的事儿就耽误到现在了,如今可好。跟着袁落的夫人一起来了。倒也算热闹。

陈太忠正不想去见缪加呢,就跟袁练商量,这新来的人该怎么安置,又该怎么调派没办法,驻欧办一帮大老爷们儿,猛地来四个,娇滴滴的小姑娘,容易惹是非不是?

其实,陈主任主要是不想上门去见阿尔卡特的董事长,他也承认,就世俗社会的眼光里,缪加的地位,不知道比他强出多少,但是他就是不想上门去见人,当然,老谬要是能确定,阿尔卡特的投资就是落地凤凰了,那他上门一趟也无所谓。

然而,阿尔卡特的办事效率,远远超过陈主任的想像,他中午回来的,下午的时候,安迫和勒法弗瑞就出现在了驻欧办。

“哦,陈主任你怎么招呼不打一声就走了呢?”安迪变得热情了许多,然而陈主任却是走回桌去写划了起来。“稍微等一下,我要出个方

这可不是他有意搞什么学习时间,而是确实在核实方案,以前驻欧办里光制定了员工守则岗位职责保密制度什么的,现在却是要搞一个。同事配合工作时的注意事项。

现在搞的这个,一个是用来限制女孩儿们过于活跃,引发不必要的麻烦,另一个也算是,,袁主任变相写给爱人的保证书,陈主任不过是审核一下。

当然,既然有两个外国人等着,又是让他不太痛快的那种客人,那么拖延一点时间也是必然的了,约莫等了五分钟,他才抬起头来,不动声色地安话了,“我这儿是驻欧办,肯定不能只呆在法国”嗯,二位找我什么事儿?”

“陈主任为我们公司所做的一切,我们非常感激”安迫笑吟吟地回答他,“中国公司的职员已经拜访了信息产业部的井部长,前一段时间语言上有些冒犯,请您不要介意。”

“哦,有吗?”陈太忠看他一眼,不芶言笑地摇摇头,心说这帮人效率还真高,这么短时间居然就找到了井部长,不过,对方道歉的方向,并不是他所计较的,所以他并不以为然,“朋友之间因为立场不同而起争执,这是很正常的事情,我不认为你需要道歉。”

“这位是我们亚太区的技术总监勒法弗瑞先生”可怜的安迫,直到现在才有机会把总监介绍给对方,“他才从香港回来。”

“哦”陈太忠笑着点点头,从桌后走出来,同勒法弗瑞再次握一握手,心说你才从香港回来,那关我什么事儿呢?“哦,原来是总监先生,您有什么技术上的建议吗?”

“技术方面,你可以提出你的方案”总监木呆呆地回答,而且这答案似乎有点不着边调,然而事实上,是他误会了陈太忠的身份,“我确认,我们有优秀的团队管理经验,和研发、解决问题的能力,能对未来的市场和技术做出精准的判断。这些都可以交流的。”

哪儿凉快你去哪儿玩吧,陈太忠都想翻白眼了,哥们儿只负责牵线介绍,不负责具体谈判,你是笑话我没有大学文凭吗?想到这个,说不得他侧头看一眼安迪,“安迪先生,总监先生的意思是?”

“我们愿意同贵国政府分享、交流这些经验”安迫笑着点点头,心里却是在暗暗嘀咕,这个技术总监果然是传说中的书呆子。连话说不囫囵。

可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亚太区有头有脸的人物基本上都在亚洲呆着呢,要不然也轮不到投资顾问来谈这个问题,还好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勒法弗瑞先生来了,这就是诚意,“还请陈主任转达一下我们的诚意。”

“哦,这个好说”陈太忠(岫出个笑脸来,不讨也只是微微的那,“我们凤股、所以设立这个驻欧州办事处,目的就是促进同世界的交流与合作,坦诚的交流,就是合作的基石”

勒法弗瑞先生听得微微点头,安迪在一边看着却是恼火,你点个什么头啊,投资顾问已经领教过了家人忽悠人的水平,知道任由这厮发挥下去的话,没准整个下午都要浪费掉了。

说不得,他捡个空子咳嗽一声,“陈主任,那两位美丽的小姐,,葛瑞丝和贝拉,她们的经纪人在已经谈妥了新的合同,我想,这也是我们诚意的一部分

“新的合同?”陈太忠讶异地打量他两眼,实则是在扫视这厮是否夹带了记录影音的设备,在确定了没有那些东西之后,他才皮笑肉不笑地哼一声,“哦,这确实是个不错的消息,我很愿意恭喜她们一下,但是,这跟我有什么关系呢?””。安迪见他不想认账了,心里自是难免郁闷,声音也就略略地大了一点,“陈主任,我们对你是非常有诚意的

“你们的诚意?”陈太忠收回打量勒法弗瑞的目光总监身上也没夹带什么,不屑地看安迪一眼,“如果不是阿尔卡特中国公司联系上了井部长,恐怕你们的诚意还需耍很久才能体现出来吧?”

安迪听得登时就是老脸一红,这话太尖酸了,但却是事实,若不是中国公司传来了消息,大家就算很重视陈,但是缪加董事长的面。也不是那么好见的。

其实,井部长在同阿尔卡特中国公司的通话中,并没有提及陈太忠,他只是很直接地表示一想谈?可以。但是我仰慕贵国的副部长科齐萨先生很久了,你们先跟他联系一下,咱们再谈其他事情。

这话的态度就相当明显了,人家信息产业部在意的不是阿尔卡特而是科齐萨,可就算科部长也只是被井部长所“仰慕”而并不是见过面!

还需要别的什么解释吗?不需要了!真相**裸地摆在面前,这是科齐萨在中国的人脉起到作用了,而其中关键的一环,便是那凤凰市驻欧办年轻的中国人!

意识到这个问题之后,亚太区的人都没敢实话告诉缪加先生,而是马上找了公共关系服务部,要他们无论如何也要延长那两个女模特的合同一哪怕是这笔费用由亚太区来支付。

当然,陈太忠真正的影响力一确切说是阿尔卡特人眼中的“真正影响力。”也被汇报到了董事长那里,所以。缪加先生才有兴趣见陈太忠一面。

是的,缪加先生不是一般人想见就见得到的,他去“五常。之类的大国访问,对方都起码要出个副部长来接待,或者与其身份相符的大公司的董事长或总裁,一般小一点的国家,都得副总理、总理之类的出面接待。

科齐萨这样的副部长能一个电话把他找过去,那也是因为阿尔卡特的总部在巴黎,而总裁又不在,涉及到中国攻略这种大事,董事长才前往的一换个,别的事情,他真的未必就买账。

“那是下面的人不了解情况”安迫咳嗽一声,老着面皮解释,“而且您也知道,阿尔卡特是个很大的公司,机构比较多,权力的细化导致了繁琐的手续”说实话,我很想耸助那两个可爱漂亮的女孩儿,但是非常遗憾,这不在我的权力范围之内

“你来这里,就走向我解释你的不得已吗?”陈太忠听得有点腻歪了,于是笑着打断了他的话,“我还以为你是来通知我,阿尔卡特打算在凤凰市投资建厂了呢

咄章让步

“这家伙真的太不知道好歹了”走出驻欧办之后,勒法弗瑞狠狠地哼了一声,他虽然不太擅长跟人沟通。却也听出了陈太忠的意思

想要让我帮你们说话吗?好吧,先在凤凰投资一个工厂再说吧。

总监先生很是为此气愤,我们已经给了你那两个小情人优涯的合同,难道不是诚意吗?结果你倒是又提出了新的条件,做人可不兴这么狮子大张嘴的。

事实上,安迪与人沟通的能力,比他强一点也有限,不过,投资顾问的思维还是很缜密的,他非常清楚,驻欧办主任的要求也算不得很离谱,双方在接触伊始,谈的话题就是关于阿尔卡特在中国增设分厂的事宜。

然而,他很清楚地看清了事情的本质。“这个人是个麻烦,接触越多,他提的条件越多,这是一个欲望没有止境的人

他这话一点不假,但是却有意无意地忽略了一点,若不是阿尔卡特试图耍小聪明,事情原本不至于发展到这一步,不过勒法弗瑞对此倒是有不同的见解,“但是其实,他的要求并不算高,难道不是吗?”

“对你来说,或者是如此吧。”安边气,心说你眼里全是大单,关于一个小厂的投资,你当然用不着斤斤计较,“还是让缪加先生拿主意好了

董事长听到这样的回答,犹豫一下,“既然他忙得走不开,那我去看他一下,也是无所谓的”。他不会觉得这个决定有失身份,正经是他很好奇,这今年轻人到底的底与,居然忙得顾不上来看自只。

缪加先生来的时候,甚至没有提前通知驻欧办的人,来的也只有三辆车,以他的地位,足算得上是轻车简从了。

那俩法国门卫本来是比较惫懒的,可听说来的是阿尔卡特的董事长,也禁不住面色微微一变,忙不迭拿起呼叫器向刘园林报告。

陈太忠正在接凯瑟琳的电话,听到这消息,也只得放下电话,跟着袁穆一起,双双迎了出去,人家董事长都主动上门了,不出门迎一下的话,也实在说不过去。

缪加先生的个子并不高,人也长得精瘦,两只眼睛炯炯有神却又灵活异常,一看就是不容易打交道的精明之辈。

他可没有在门外等着迎接,陈太忠和袁练走到门口的时候,董事长刚刚走上台阶,通过勒法弗瑞的介绍,他笑嘻嘻地冲陈太忠伸出手,“哦,陈先生。听说你事情多,那我就过来了,因为明天我就要动身赶往美国了。”

“美国吗?”陈太忠笑一笑,却也没接话,他刚才接的就是美国来的电话,凯瑟琳飞回去了,说是有些事情要处理。

跟能做主的人在一起,想谈一点东西其实真的很简单,随便聊了两句之后,缪加先生就拍板做主了,可以考虑在凤凰建一个工厂,不低于两百万美元的投资。

陈太忠当然不会满足这少少的一点钱。一千多万够干个什么?可是董事长说的很明白我说的是不低于,至于说到底能建多大的厂子,那也得看具体的条件不是?

说穿了,这就是两百万买个平安,买个支持,缪加先生就差实话实说了,陈先生琢磨一下,心说连宵瑞远耶鲁大学的同学王泰信,都把厂子设在素波而不是凤凰,哥们儿也不能强人所难不是?

于是,这件事就算这么揭过了,其实只是个面子问题,至于葛瑞丝和贝拉两个女孩,人家董事长根本提都没提谈这种事儿,降低谈话的档次不是?

接着,就是缪加先生请教中国方面的态度了,陈太忠喜欢痛快人,说不得也痛痛快快地回答,“你们想打开局面,就是两点:一是要给科齐萨先生足够的尊敬,二就是要体现出足够的诚意,要放眼于未来。”

这简直跟副部长提的要求一模一样嘛。董事长先生觉得自己此来,应该有更多的收获才对,说不得直接发问了,“怎么才算足够的诚意?”

“你们亚太区的职员找到了我,他们的工作态度值得称赞”陈太忠不动声色地回答,然而下一句,他的话锋就来了一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但是这一点不够。”

一边说,他一边端起桌上的茶杯轻啜一口,“我无意中同科齐萨先生谈起了此事,由于他的坚持,所以我才跟国内做了沟通,于是,你们有了这次非常正式的机会”

他并没有回答董事长先生的问题,只是讲述了一下事情的缘由,但同时却是又真正地回答了这个问有我和科齐萨的交情没有副部长在中国的影响力,没有我积极地沟通,你们想谈的话,还得再想办法努力呢。

这种情况,你还要问我,如何才能表示出你们的诚意”好吧,这就是我的答案。

缪加先生执掌阿尔卡特这么大一个公司的董事会,这点东西一听就明白了,略一思索之后笑着点点头,“那真是太感谢你了,对了,以后在巴黎有什么事情,你可以直接来找我。”

“不用谢”陈太忠笑着摇摇头,“我们工作的性质,本来就是为国际交流穿针引线”事实上,我觉得阿尔卡特是受了中法关系的影响,迟迟打不开中国市场,真的有一点冤枉。”

这可不是他的实话,陈家人对阿尔卡特并没有多么好的印象。只是他的工作性质决定了他不得不说一些漂亮话,而且缪加先生表现得很有风度也很有担当,他做为国家干部,也不能一点表面工作都不注意吧?

是这样的吗?缪加先生不动声色地看他一眼,笑着点点头,“你这么想,我很欣慰,看来科齐萨先生拥有很强的人格魅力。”

这是跟陈家人上一句相差仿佛的扯淡话,不过却也是集示出了董事长不输于陈家人的语言艺术,好吧我们听你的,去找科齐萨商量好了,对了,在合适的时候,你也可以把我们的尊重转述给副部长。

谈话至此,就告一段落了,陈太忠眼见还不到五点,心说这会儿邀请人家共进晚餐似乎有点早,正犹豫呢,缪加起身告辞了,说是要准备出行美国的事宜。

“等您不忙的时候,希望能有时间来参加我这里的酒会”陈太忠将他送出门去,笑着相约,“我这里总是很热闹的。”

“我听说了”缪加笑着跟他道别,还连连点头,“那么就这么说定了,我期待你的请柬。”

只是,这二位相互离开彼此视野的时候,脸不约而同地沉了下来,缪加看一眼坐在自己身侧的勒法弗瑞,“这个人,你们接触的时候要小心,他有远超他的年龄的成熟。”

“我听说,他同罗纳普朗克耸司,也有不错的交情”勒法弗瑞前所未有地跟董事长同乘一车,真的是太荣幸

“你们能找到这个人,已经是前所未有的成功了”缪加在来之前,已经将陈太忠的事迹摸得差不多起码他的职员知道的,他都知道了,“看来,我们还是忽略了科齐萨先生在中国的影响力

“科齐萨受到中国国家主席接见,也是这个人撮合的”勒法弗瑞还真是不会说话,居然会强调这一点,“厉害的是这个陈主任。”

你知道什么?缘加侧头看他一眼,却是懒得再说什么了,搞技术的就是搞技术的,对政治一点都不敏感一科齐萨在中国人眼里,绝对不是一个副部长那么简单,

“老家伙厉害啊”。陈太忠见车行得远了,也是一声感慨,在缪加身上,他感觉到极强的气场,带给人的压力不差于副省级别的领导,这也就是他了,换个处级干部来,能不能坐得那么镇定,还真是不好说了。

饶是如此,他还是把这件事的经过讲给了对方,这就是人家的水平一在官场摸爬滚打了三年,他其实已经不习惯向人解释了。

一边说着,他一边俏着袁主任转身向大门走去,却听到身后有人叫他,“陈主任,这是送客人去了?”

嗯?陈太忠一听这话就有点头大,现在在巴黎,他还真是有点头疼听到别人说汉语,尤其是京腔的这哥们儿好不容易才跟有关部门撇清的。

当他转头看去的时候,心里这份郁闷一点也没减少,来的到不是有关部门的人,却也是他不待见的主儿,两人才在英国分别了香港金德利公司的老总杜大卫。

杜总坐在一辆标致车的后座上,笑着冲他招一招手,接着车就靠了过来,前面副驾驶位置上跑下一今年轻人,弯腰跑到后面为他打开了车门。

气派挺足的嘛,你也要学一下领导做派?陈太忠看他这样子,心里越发地有点不顺畅了,于是不动声色地点点头,“原来是杜总,你不是在英国的吗?”

“我是满欧洲转悠呢”。杜大卫见他脸上没表情,也收起了那份笑容,不过说话倒还算热情,“想起来你在这儿有个招商办,就来看看,认认门儿。”

“哦,欢迎”陈太忠点点头,遗憾的是,他的脸上却是半点欢迎的样子也看不出来,当然,人家找上门儿了,他也不能推出去不是?说不得伸手跟他握一握,又向袁瑟介绍一下双方来历。

袁主任看出来了,陈主任不待见此人。不过,听说人家是香港公司的老总,说话又是一具的京腔儿,他也不敢怠慢,有些人陈主任惹得起,他的小肩膀却是扛不谷涛谷参赞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

所以,驻欧办俩主任,一个尚算热情,一个却是冷淡得很,只是,这种怪异看到杜大卫眼里,却认为这是对方有意如此这点小把戏还能瞒过我?不过就是一个。红脸一个白脸嘛。

然而,他也没兴趣计较这些,走进驻欧办之后,他左右打量一下大厅,点点头,“房子还可以,不过这个摆设,就有点简陋了。”

他想的是对方说点什么,自己就能说我帮你布置一下之类的,不成想陈太忠知道他的底细,不想跟他多打交道,闻言也是淡淡地一笑,“公家的地方,差不多就行了,摆设再好也不是我的。”

“跟外国人打交道,还是注意一点好,他们可是很看重实力的”。杜大卫不缺乏跟政府官员打交道的经验,这话说得熨帖无比。

事实上,他还想说公家的钱不花白不花,可是,见到陈主任一副兴趣缺缺的模样,也就懒得再说什么,跟着走进了主任办公室。

袁孙见状,主动冲一杯茶给杜总,不过,跟着杜总进来的那二位,可就没这招待了副处级干部冲茶,一般人享受不到这种待遇。

杜大卫坐下之后也不说话了,而是看着陈太忠,等了半天,见对方也是看着自己不语,才淡淡一笑,“陈主任不问我为什么来吗?”

“你都说了,来认认门儿啊”陈太忠见他发话了,索性从茶几上拿起一份杂志翻了起来,漫不经心地回答,“要是没吃饭,晚上在这儿吃吧”,不过要喝白酒啊。”

他这态度,搞得杜大卫也不清楚这人到底是怎么回事杜总想不到人家打算灌他呢,于是笑着摇摇头,“这个再说吧,对了,我听说陈主任你跟阿尔卡特公司关系不错?”

“就那么回事吧”陈太忠不冷不热地回答他,心里却是咯噔一下,这厮认出缪加来了吗?“怎么,有事儿吗?”

“也没啥大事儿,就是手上有个项目,想跟阿尔卡特谈一下合作”杜大卫微微一笑,“在英国我跟沃达丰谈了,看看阿尔卡特能不能给个更好的条件。

“网跟阿尔卡特谈崩了,你看见再开的客人就是”。陈太忠放下手里的杂志,侧头看他一眼,“我倒是能介绍其他公司给你,说说你的项目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