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25 来客1930齐至

1925来客1930齐至

“头儿,你好像对这个人有意见?”袁瑟送走杜大卫之后,回来笑着问陈太忠杜总最终还是没在驻欧办吃饭,说是跟别人有约会。

“那就是个大忽悠”陈太忠头都不带扭一下,一边心不在焉地在电脑上玩着“纸牌接龙”一边信口回答,“沃达丰是运营商,不生产通信设备,他去英国,找马可尼倒是还算靠谱一点。”

原本他就有点好奇,到底是什么样的事情,能在沃达丰和阿尔卡特之间挑选合作者这两者关系很近。但是经营的种类,却是有从天到地那么遥远,一个是制造商一个是运营商。

所以,他才有了那么一个问题,他甚至略带期待地想像了一下,若是真能找出两者的共同点来,那他还有机会通过阿尔卡特向沃达丰施加压力。

遗憾的是,杜大卫的答案,就跟陈太忠听到的往事一样,此人在国内找到了一个缺少资金的上家一严格一点说,那并不是一个厂家,只是原电子部的某个研究所下属的公司。

这其实是国字号的企业,该研究所在通信领域的产品研发能力,也算得上走出类拔萃,怎奈生产工艺不行,管理不行,销集能力更是跟不上去,现在就已经到了举步维艰的地步。

既然是这种情况了,现在又是市场经济的社会,那研究所就想将这一块录离出去推向市场,正好,这个情况让杜大卫了解到了。

由于这公司本身就像于市区。如果拿来做房地产开发,也有七八千万的价值,再加上公司本身的技术储备,算个一亿二、三的不为多,可是想搞房地产的开发的主儿,谁还会在意什么通信技术?就算在意,也没人有推广产品的能力。

而杜大卫认为自己有推广产品的能力,这地能卖多少钱到是其次的事情所以他就想拉个公司注资进也可以投入一部分资金,算是背书吧,因为他在信息产业都有人。

退一万步讲,就算产品销售不出去,至不济这地搞房地产也能赚两个。绝对不是亏本的买卖,所以他才信心满满地来找投资商地产也是他嘴里的卖点之一,否则陈太忠不可能知道。

可是陈主任一听这路数就毛了。根本就不想跟此人多说半句:你让沃达丰去中国搞房地产?好吧”兄弟你厉害。我陪不起不行吗?

其实,陈大忠都猜到了,这家伙又想借着此事炒一把了,他甚至怀疑。就算那个公司能够借此起死回生并且大赚特赚,恐怕杜大卫都会毫不犹豫地出手所占的股份。

这不仅涉及到了经营理念的问题,更是涉及到前期运作中的种种可能的承诺得已的或者是不得已的承诺,杜大卫或者算是小有办法的主儿,但是在阿尔卡特或者沃达丰这样的庞然大物面前,根本不算什么。他想翻悔就要面对可能严重后果。

哪怕杜总在京城有背景,都无济于事,一等洋人二等官,这话说死,了的,就算强如黄汉祥之流的老牌太子党。也绝对不愿意对抗类似这样的国外大资金。

就算再是太子,硬不过一号吧?人家动一动别人,黄总就得在家里呆一阵,而中国政府是注重国际影响的,偏偏地,那些商业巨头们,有通过本国政府施加压力的渠道和能力。

所以,最终的结果十有八九是妥协,差别或者只是在股份出售的价格上,仅此而已,不过以陈太忠对杜大卫的了解,他并不相信一个崇尚搞“资本运作”的家伙,会有心思做实体去,赚惯了轻松的大钱,谁会脚踏实地地去搞实体?那太累人了。

杜总也没想到,尼克会将他过去的底子泄露出来,他找议员先生,也是为了游说,所以当然要将自己的一些业绩展示出来,证明自己值得支持。

而尼克却不认为搞资本运作就有什么《资本论》在第一卷就说明白了,“资本来到世间,从头到脚。每个毛孔都滴着血和肮脏的东西。”

所以他当然也不怕将此事原原本本讲给陈太忠来听,至于杜大卫找他的真实目的,议员先生到是没有提。因为,咳咳,陈没有问嘛。

所以,杜大卫根本不知道,他才一开口,人家陈主任就已经知道了结果,而且居然很不客气地反问了一句,“沃达丰也做通信产品的生产?”

“他们会定制一些产品,贴牌嘛”杜总想不到这一点上被人好了一军,说不得尴尬地笑一笑,“主要是国内通信市场,不对外国运营商开放,他们可以借此抢占一个桥头堡”这是一个经营策略的问题。

“哦”陈太忠微微一笑,也没再说什么,不过他脸上不以为然的表情,已经明明白白地写出了他要说的话一你丫就扯淡吧。

也正是因为这个。表情,没过多久,杜大卫就找个借口羞愧而走,袁主任微微地挽留了一下,怎奈杜总实在有点没脸呆着,陈太忠也没兴趣送出去。

“也不知道这家伙是什么背景?”袁瑟知道领导的话不假,可是杜大卫那副看起来很有底气的样子,让他多少还是有点忐忑。

“管他什么背景呢?没准就是一个骗子。”陈太忠哼一声,有心再说一句老袁你对他那么客气做什么,不过必川节谷姓参赞,他也就懒得再说了隶袁身板不行,“讣门

不过陈家人心里是真的不怕。想当年他只是个小科长的时候。就敢收拾范晓军的小舅子杨斌一别说背景大遇上那些不争气的主儿。这所谓的背景也未必就那么好用。

袁燕的妻子所乘坐的航班,于第二天下午四点抵达巴黎戴高乐机场。同行的还有四名保洁工,陈太忠只说袁主任去接就行了,不成想中午时分刘园林接到一个典话,汇报了过来,“大使馆请您下午三点过去一趟,说是有事情找。”

“哦,你去吧”陈太忠手一挥,就将任务发派给了小刘,“就说我要接机呢”对了,他们要是跟你呲牙咧嘴,你也别客气,出了事有我兜着。”

刘园林只是个实习生,不像袁瑟有正式的职务,怕他们何来?正经是”要是有人对着学生刁难,陈家人就能借机发难了。

今天巴黎的天气不太好,航班降落时晚了一点,直到下午五点,一行人才从机场疼出来,陈太忠看着打头的那位,有点傻眼”这不是教委主任钱自坚吗?

敢情,教委来的可不止是袁好的夫人李冬梅,还有四男三女七个人。其中三个是教委领导,大家都说马上要开学了,抓住这个机会来欧洲玩一玩。顺便考察一下。

这就是公款旅游了,居然把玩放在了考察前面,不过,教委的人也不怕这么说,因为这钱不是教委出的,是承建校园网的某公司友情赞助一领导们这段时间辛苦了,眼下趁着还有点时间,去欧州休闲一下吧。

该公司还想揽下所有的费用呢,不过教委肯定不会答应,那样可就有点那啥的嫌疑了,得了,你们把来回机票买了就行了。

凭良心说,这真的不算吃拿卡耍;这公司能承揽到校园网的活儿,光搞定凤凰市的领导是没用的,人家省里有人呢,而眼下的殷勤,也不过是想跟当地现管的部门处好关系而已。

别的不说,在工程验收和款项支付上,凤凰教委拥有一定的发言权。识趣的人都知道阎王好见小鬼难缠的道理,该意思就意思一下,大几百万的单子,花个十来万买个平安也正常了。

可是就算他们想给,教委的人也得敢要不是?于是就是往返机票的钱而已,其他的一些费用,教委内部自己就解决了。

袁孙也听说有人要陪着爱人过来。还以为是教委领导照顾冬梅没出过门,有人会跟看来蹭着玩一玩,却是没想到一下来了七个,一时也有点傻眼一陈主任借来的九座商务车坐不下这么多人。

结果还是临时打了一个车,才挤下了那么多人,开出租的法国小伙看着几个中国美女直吹口哨,不过非常遗憾,挤进出租车的,全是大老。

李冬梅其实也算美女一如果只看脸蛋的话,浓眉大眼皮肤白哲,一笑俩酒涡,以袁大才子当年的眼光,看得上的人自然不会差了。

不过她的个。子略微低了一点点,大概就是一米五五、五六的模样,再加上人到中年,发福是必然的。体重看起来倒有一百斤冒头了。实实在在的珠圆玉润。

她跟袁孙这一米七七的瘦高个儿。委实有点不搭调,某个无良领导心里暗暗评价自己下属的家庭,啧”她有点危机感,其实也挺正常的哈。

凤凰教委的人来,自然是要住在驻欧办的,钱自坚这也不是第一次出国了,不过走进驻欧办的时候。还是长长地感慨一声,“嗜,还是有个自家的地方好,这一进来,就感觉回家了,,让人放心。”

这是大实话,人在异国他乡游荡,身边要是有知根知底儿的人,那确实不一样,更何况这人还是陈太忠这种强势人物,在国外都不吃亏的主儿。

吼章齐至

教委一帮人一进驻欧办,就挺不见外地四下走看,虽然大家都是体制里的人,不过。这儿就是个接待联络点,大家此来又是放松来的。不需要太注意那些东西。

不过那四个女孩儿就不行了。这里可是她们工作的场所,陈太忠吩咐一句,小刘你先把他们带到宿舍安排了”然后带她们到我办公室。”

驻欧办十二间房间,楼下六间办公,楼上六间是客房,这办公室除了正副主任各一间,还有两间是留给工作人员办公用的,剩下两间一为资料室一为宿舍。

这宿舍早就说好是给女孩儿们留着的,刘园林是占了一间客房在睡觉。有客人来的话,他就只能是睡他办公室的沙发了。

眼下是八月底了,天气尚未真正凉爽下来,四今年轻活泼的女孩穿的也是花枝招展的既然走出国了。谁也要打扮一下不是?

刘园林早就听说要来的保洁工年薪五万,都是一等一的漂亮女孩,不过当他真的看到四个真人的时候。还是禁不住愣了一下,随即将目光转移开,竟是不敢正视这四个女孩。

还是年轻啊,陈太忠心里好笑。别看小刘平日里飞扬跳脱,见了美女竟然腼腆到不敢正视,真是有意思。

四个女孩儿随身带着的包包并不大,大件行李都走了托运,目前还没取回来,所以安置起来也很方便。大约是十分钟,四个人确定了自己的床心认了下洗年间什么的,就叉回到了陈夭忠的办公次※

“坐吧”陈主任笑眯眯地招呼四个女孩儿坐下,自己在办公桌后的大班椅上居高临下,“员工守则这些,想必你们在国内都学习过了,最近又出了一点新的规则,回头到了时差过来,你们学习一下。”

“关于你们的换班,我安排一下”陈主任不想管这种小事,但是袁穆正跟陪着夫人呢,而刘园林又没啥名义,也只能他出面了,“你俩一个班”你俩一个班,在这儿也没太多规矩,我就强调四个字,服从和团结,”

服从,那当然就是服从各种规章制度,不要以为自己年轻就有犯错误的机会,团结二字也很简单,三个女人一台戏,四个小女孩住在一起。保不齐就要生出这样那样的事情来,所以陈主任很高瞻远瞩地指出了这一点。

“飞机上睡了一会儿,我不困”看看,年轻人就是沉不住气。主任的话还没说完呢,就有人搭话了,是张主任的外甥女林巧云,“陈主任您能先把新规则发给我们看看吗?”

我晕,这女孩儿不是个省油的灯啊,陈太忠立马就做出了判断。可是人家这反应算是工作态度端正一只是表达的方式和时机有点问题,他肯定没办法叫真。

这下我的驻欧办怕是太平不了啦,他觉得有点头大,不过脸上却是没表现出什么,看一眼站在一边的刘园林,不动声色地吩咐,“小刘你把新规则拿过来,一人一份心,”

“我跟您去拿吧”得,有眼色的不止一个,另一个叫齐玉莹的女孩站了起来,这女孩肤色微黑,眼睛却是极大,陈太忠有印象,这小齐好像是市人防办齐主任的女儿。

刘园林下意识地看陈太忠一眼。慌不迭摇一摇头,“几张纸,我自己去拿就成了”说完头也不回地就走了。

陈太忠听了这话,笑眯眯扫她一眼,又看一眼林巧云,心里就明白了,这小齐和小林不是一个班的。这是想争,”领班的位子?

网说了要团结,可不能由着她们折腾。陈主任下意识地做出了决定。“你们以后的工作,主要是由小刘来安排,他解决不了的,找袁主任,,你们可不能因为他挣得少就小看他啊。”

这话带了几分玩笑在里面,陈家人已经想好了。对这四个女孩儿。只严加管理严防死守是不合适的,毕竟小娃娃们背井离乡也不容易,正经是要营造一个大家庭的环境出来。

人嘛,总得慢慢调教不是?有些东西一时半会儿是说不清楚的,这是我的直属手下,想当初哥们儿网进官场的时候,可不也是两眼一抹黑?

一眨眼,刘园林拿了几张纸回来,陈主任大手一挥,“好了,你们拿着慢慢看”想休息的回宿舍休息去,不想休息的,出去熟悉一下环境。”

他这就算撵人走了,不过,最先走出去的却也是他,安置完这四个,女娃娃,钱主任可是还在外面呢。他一直躲在里面不合适。

结果刘园林兜屁股就追了出来。“头儿,我还有情况向您汇报!”

陈太忠听得放慢了脚步,这才想起来,下午小刘没去接机,却也没在办公室窝着,而是去了一趟大使馆。“嗯,大使馆那边说什么了?”

“也没说啥,就是给了两份儿公函。”刘园林晃一晃手里的两个大信封,“一个是五十年大庆要到了。让咱也配合着搞一下活动,另一个。就是”,法国农业部的邀请函。”

了不得啊,陈太忠听到这话,登时站住了脚,接过两个信封来,心里暗暗惊讶阿尔卡特的办事效率。昨天瓒加来看了我,今天就活动出邀请函来了?

他心里纳闷,少不得就要将这邀请函拿出来看一看,结果一看才明白。其实不是部里发的邀请函,是农业部的农业、食品与地区总管理局下属的巴黎大区管理局发出的。

农业、食品与地区总管理局算是农业部下属的一全部门,权力不除了管农业、食品之外,还管林业、马场等,甚至还负责欧盟共同农业政策以及国际合作什么的。

尤其是这总管理局直接面对的是下面各大区管理局,用中国官场的结构来形容,就是有点垂直管理的意思。大区管理局的权力也很大。

不管怎么说虽然只是巴黎大区的管理局发出的邀请函。但是份量是足够了,而且非常地对口,可见阿尔卡特的公关能力真不是盖的。

遗憾的是,他们发错对象了,直接将邀请函发到了中国驻法大使馆,大使馆看到这邀请函,估计也很有点哭笑不得。才叫陈太忠过去拿。

他在这里琢磨,钱主任却是走了过来,叫得很亲热,“太忠你这是看什么呢?歇一歇吧,这都要六点了,该下班了。”

“没啥,从法国农业部弄了份儿邀请函”陈太忠笑眯眯地冲他扬一扬手里的公文,“青旺的农业局和粮食局想来法国学习一下先进经验。这不是给他们搞了一份儿?”

“行啊太忠”钱自坚笑眯眯的拍拍他的肩膀,又探头看一眼邀请函,“你这都管到青旺去了。不过我说”不能太便宜了他们吧?咱又不是天南驻欧办。”

“老钱你这话太对了”陈太阅读最新董节就洗涧书晒细凹曰况姗齐伞心大渚黄占头。他现在也是正处了一一待遇的众种。所以就咖甘拇面对面对称呼钱主任为老钱了,就像钱主任称他为太忠一样,“我跟他们收费的,没办、法,咱这儿有些开销,没办法从市里走的,得自己筹措一部分。”

“收就收嘛,跟他们讲那么多道理干什么?”钱主任听得就笑,教委和驻欧办虽然不是一全部门的。可都是凤凰市的,能在别的地市面前耀武扬威,他也很有点与有荣焉的兴奋。

“看,咱凤凰市的就不用出这钱”陈太忠很骄傲地扬一扬下巴,下一刻却是一愣,警惧地扭头看一眼对方。“不过,你们该出的费用还得往市里交啊,不能白吃白住。我这儿可不是人民公社”

“行了,你放你的心吧”。钱主任知道这家伙的脾气,笑着点点头。“只有多的没少的,短谁的还短的了你的?”

接下来的事情,那也就不用说了。无非是随便吃点之后,袁瑟带着一夫帮人在巴黎逛一逛,四个女孩在房间里熟悉一下工作环境。

不过,袁主任也没带人逛多久。约莫九点左右就回来了,毕竟是坐了十几个小时的飞机,大家都累了,要早一点休息。

楼上两间套房,袁主任夫妻重逢,肯定是要占一套,另一套则是钱自坚占了,钱主任还客气呢,说是太忠你睡吧,我睡标间就挺好的,陈主任自是不许,笑着摇妇巨绝了。“没事。这房间也紧张,我出去找个地方睡吧,你们一定得休息好

“陈主任这么晚了,还能找到休息的地方?”李冬梅紧紧地靠着自己的丈夫,低声发问了,她其实是个很容易知足的女人,没来之前火光冲天,只是见到丈夫之后,那火气就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

“他?哦,他在巴黎路子野着呢”袁练不以为意地笑着摇摇头,陈主任跟那俩模特厮混在一起,你们就算不来,他也很少在驻欧办过夜一不过这话他只能想一想,说却是说不得的,否则,让冬梅引起不必要的联想,继而怀疑到自己身上,那可就没意思了。

不成想,陈太忠这一走,直到第二天中午才回来。跟他在一起是两个外国美女却不是葛瑞丝和贝拉,虽然这两位的身材,也足以做得了模特。

是凯瑟琳和伊丽莎白来了,陈家人上午是接机去了,又跟着她们到海厄特公园订宾馆那里不但离驻欧办比较近,难得的是旺多姆酒店走出名宽敞的,接着三人又在宾馆里聊了一阵,直到要中午了,陈主任才带着她俩来驻欧办吃午饭。

不过,驻欧办里人并不多,钱主任带着教委的人出去玩儿了,刘园林算是导游,说好中午不回来吃饭了,倒是袁办两口子腻在一起没出去一李冬梅在这里要呆十天,不像钱主任他们,不但只有一周的时间。而且还要转三个国家,争分夺秒地旅游是必须的。

袁主任见到凯瑟琳和伊丽莎白。自然又要小小地惊讶一下,陈太忠倒是不见外,他能将人领来,就有他的一套说法,“这是两个商业合作伙伴,路过欧洲,过来看我一下,顺便商量一点事情。”

这下,是李冬梅憋不住好奇心了。这么漂亮的外国美女,居然是做生意的?尤其是凯瑟琳胸前那颤巍巍的两团,足以让任何黄种女人自惭形秽,“陈主任,,她俩是商人?做什么买卖的?”

“涉及一点跨国公司并购的问题”、陈太忠笑着说一句,转头看一眼袁接,脸色微微一沉,“这个你知道就行了,跟钱主任他们就不要提了。

“这个您放心”袁接笑着点点头。他知道自家领导善于做点出人意料的事情,但是居然能找到这么漂亮的异性合作伙伴。那也是真不容易,,

不过,晚上恐怕又要跟夫人解释了”想到这一点,袁主任顾不得那许多忌讳,硬着头皮发问了,“是哪一起并购?”

陈太忠略带一点严厉地扫他一眼。那意思就很明白了,我说,都说了不让你乱问了,你到是。”啧,唉,真是的,“你觉得会是哪一起?”

“好了,我们还没决定插手不插手呢”。凯瑟琳笑吟吟地插话了,居然说的是中文,“只是联系了一点资金,具体问题还要商量一下。”

袁接恍然大悟地点点头,听到这里他还不知道是哪一起并购,那他也就白混了,不过他心里却是很好奇,这俩女人能联系多少资金回来。

接下来的时间就是吃饭了,酒桌上祝筹交错之际,肯定也要聊一聊。李冬梅虽然是教语文的,可英语没全丢下,反正时而法语、时而汉语或者英语,真的挺热闹。

当袁主任听到凯瑟琳无意中提起的“肯尼迫”三个字的时候,才恍然大悟,敢情这女人,就是科齐萨副部长嘴里说的“肯尼迪家的小女孩。?

要家世有家世,要相貌有相貌,要钱有钱,这样的极品女人,真不知道陈主任是怎么搭上的?一时间,袁主任觉得自家夫人对自己的误会。也是可以理解的了,,

昨天十七,今天就第十八了。不带这么掉的,风笑”强烈召唤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