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27 夜宴1928大人物们

1927夜宴1928大人物们

凯瑟琳这次回美国,不但是告诉家人。她做成了一单买卖,同时还有一点,就是联系一些资金来,以准备插手可能发生的超级大收购。

不过,她游说的过程不是很理想,主要是大环境有点不对劲儿,虽然那些游资已经从金融风暴中抽身出来了。但是现在又有个卖点,那就是经济全球化。

从今年开始,大公司的并购屡屡出现,更有愈演愈烈的架势,这是一个风向,欧洲经济也有复苏的迹象一所以,那些手里有钱的主儿。不会答应什么长期拆借,这是大气候决定的,跟凯瑟琳的游说能力。

可饶是如此,她也敲定了一些资金。“有保证的,大概就是六七个,亿。不过到时候,突破十亿问题不大。再多就要看具体情况了

同时,凯瑟琳幕欧洲还有一件事情要办,那就是去昭公司的瑞士总部一趟,过两天,临河织业的几个领导和有色总局的两三个实权干部会组成一个考察团,去昭公司考察这是她的普林斯公司发出的邀请。

按道理说,这种规模的项目。直到大功告成了才来考察的主儿,都不是特别顶事的,里面有实权人物这一点不假,但是也没谁就能实权到推翻组织的决定最多不过能制造一点不和谐音符罢了。

这样的人物,凯瑟琳已经派出公司的高级管理人员陪同了,她是没有来的必要的,不过,既然来欧洲会情郎来了,那么顺路去一趟苏黎世。倒也是正常了。

不过,考察团去瑞士还有两天时间。所以凯瑟琳还有兴趣在法国停留一下,“陈主任,亨利古诺可是答应我了,如果我来法国的话,他会做一个热情的主人,你陪我去见他吧?”

她这番话也不是突发奇想,事实上,肯尼迪家族在法国的影响力很一般,当然,这跟上一个凯瑟琳肯尼迪没有丝毫的关系虽然她和她先后两任男友三个人都死在了法国。

这主要还是因为法国人一向喜欢标榜自由、独立什么的,不太买美国人的账,凯瑟琳此来,公私兼顾之余顺便拓展一下影响力,那也是应有之意,大家族从不缺乏那些明争暗斗,肯尼迪家的坏女孩儿也不能免俗。

所以,饭后略作休息,陈太忠就被她扯着去见亨利古诺,古诺先生正在办公室忙碌,听说凯瑟琳米切尔来访,愣了半天之后才反应过来,忙不迭地迎了出去,“真是的,明明是肯尼迪,非要叫个米切尔”什么习惯嘛。”

亨利正在计划发起一个爱国运动,跟凯瑟琳谈了两句之后,猛地就想起上一个凯瑟琳肯尼迫的丈夫,一个什么什么的英国勋爵,二战时是死在法国战场的,少不得又聊了两句这个,不过,这个凯瑟琳对此话题不怎么感兴趣。

她不感兴趣不要紧,古诺先生可是知道,自家的老板对她挺感兴趣一大家不要误会,事实上,科齐萨部长对豪门和各种大人物一向都很感兴趣,上次没见到凯瑟琳的遗憾,能使得他在驻欧办里念叨起来,足以证明他的某些心态了。

科齐萨一听凯瑟琳来了,登时就挺激动,“我想,我需要搞一个酒会。来欢迎可爱的凯瑟琳”听说她非常地迷人?亨利,你问了她住在哪里吗?”

当听说凯瑟琳住在旺多姆酒店。副部长先生很痛快地拿定了主意,“好吧,那里环境很不错,就在那里欢迎我们美丽的客人就行了,,对了,陈一定也要去哦。”

当晚,科齐萨在旺多姆酒店的行政楼层包了一个厅,为漂亮的美国客人接风,他这边出席的人不但有古诺、埃布尔等,还有刚刚回到巴黎的阿尔卡特的总裁伯纳德。

陈太忠本来有点不想来,要考虑影响我跟凯瑟琳公然出双入对的实在不太好,不过想一想借此能结识不少人,也就硬着头皮来了。

反正他为教委等人提供的服务。只是驻欧办的正常业务,他可没有全程陪同钱自坚主任的义务,开展别的业务是很正常的,再说了,大家都是正处,他也不能那么掉价不是?

既然决定参加了,又想到凯瑟琳很在意宾客的质量和数量,他琢磨半天,打个电话给爱德华,罗纳普朗克的执行董事一听说是她来了,几乎在一瞬间就做出了决定。

“好吧,我一定前往”嗯,陈,你邀请了安多瓦没有?还是邀请一下吧,你知道,只有他才能对付了那个讨厌的亨利古诺。”

我倒是忘了,这俩还是冤家呢。陈太忠又联系几个人,罗纳普朗克的执行副总裁安多瓦能来,但是克劳迪娅不在,讷瑞皮埃尔也荣幸地接受了陈家人的邀请。

于是,当天晚上的酒宴就比较壮观了,到场的男男女女几乎有差不多三十号人,妙的是,阿尔卡特的总裁伯纳德将农业部农业、食品及地区总管理局的局长邦尼特也请来了。

邦尼特先生对陈太忠很感兴趣。他今天本来是有点事情不想来的。怎奈架不住伯纳德再三地恳求,说是这关系到阿尔卡特在中国的发展。才好奇地过来看一看,到底是什么样的人,能让多年的好友放下身段。主动来求自己。

凯瑟瑕米切尔是很美化”纹点毋庸胃疑。不讨,并不是所有南人都是丑了美瓒个小幼路的。局长先生在大部分时间里,还是将注意力放到了陈太忠身上。

科齐萨部长在一开始,确实被凯瑟琳的美艳眩晕了,眼神也是色迷迷的,不过他今天是带了女伴的。就是那个模特伊莎贝拉,小模特在他身前时不时地晃一圈,就足以提醒他某些事情了。

事实上,这还是该归咎到凯瑟琳长得太漂亮的缘故,尤其是她还有一个显赫的家世虽然她只是一个私生女,但是她的身上,流着的是肯尼迪家族的血液,这一点不需耍怀疑。

这种有地位的漂亮女人,最是容易自起成功男人的征服欲望,科齐萨早就听说此女美艳惊人,为了抵御对方的诱惑,他特地将自己的情人带了来,不成想还是有点无力抗拒。

陈太忠知道这家伙好色,特地分出了一半注意力来默默地观察此人。不过也正是因为如此,他居然在鼎沸喧嚣的人声中,听到了亨利古诺微弱的声音您应该学会控制自己的欲望,她并不适合您,我认为在这个场合,陈太忠更值得您重视。”

“这是当然的,虽然亨利你的建议听起来,总是有一点不近人情。”科齐萨笑着点点头,端着酒杯四下扫视一眼,就看到了正在同爱德华侃侃而谈的陈太忠。

爱德华是很想跟凯瑟琳接近的。但是偏偏还想摆出一副“我不稀罕”的样子,眼见凯瑟琳身边挤满了人。他就端了酒杯到陈主任身边。大声地谈笑,以示自己并不像别人一般。非常在乎肯尼迪家的女孩儿。

不过,谈笑归谈笑,他的注意力却还是关注着全场,有意思的是,与他热烈交谈的年轻中国人,也是心不在焉事实上,这种状态出现在这种场合,并无可指责。

所以,爱德华第一时间发现了科齐萨的动向,禁不住厌恶地皱一下眉头,“这个古诺,真是一只讨厌的苍蝇,怎么我在哪儿他就往哪儿跑?真的很有教育他的冲动

一边说,执行董事一边扭转了身子。“不过算了,看在凯瑟琳的份上。我忍了”做一个伸士总是要付出代价的,包括对苍蝇容忍,但是请相信我,不会有下一次的。”

爱德华厌恶地离开了,科齐萨却是一脸笑容地走了过来,“哦,太忠。听说缪加先生对你很重视,我都有点嫉妒了”好吧,为了我们的友情,我认为应该干掉这一杯酒。”

科齐萨当然不会嫉妒,因为他已经知道了。这今年轻的黄种人在阿尔卡特公司面前,一而再再而三的强调他这个副部长的作用,说实话。他真的很感激这今年轻人。

正是因为如此,他今天才邀请了阿尔卡特的总裁伯纳德来参加这个,酒会,一来巩固一下双方合作的基石。另一方面也是想介绍一下陈太忠给总裁认识。

他真的很兴奋,中国人卖给他的这一个面子,其实并不仅仅限于阿尔卡特公司本身,此事的意义非常地重大,甚至,成为商业上的破冰之举也不为过。

法国公司在中国是有些企业的。比如说罗纳普朗克这几年就建立了一些分公司,但那多是地方政府为了拉动地方经济,想法设法求爷爷告奶奶不辞辛苦地拉到的。

这些公司赚钱了没有?赚了!但是若论影响力,并没有一个真正拿的出手的品牌,用句通俗的话来说。那就是几年前军售的影响,真的是太严重了。

咄章夫人物们

科齐萨兴奋,伯纳德的兴奋也不次于他,中国市场终于出现缝隙了。阿尔卡特有机会进入了,不过。同副部长不同的是,总裁先生在兴奋之余,也免不了些许的忐忑一中方要我们拿出足够的诚意,但是。什么才是足够的诚意呢?

所以,他对今天的酒会也很重视。因为听下面人说,凤凰那个驻欧办要农业部发了一个邀请函,一时间他真有点后悔回来得晚了,巴黎大区的管理局,级别还是不太够啊。要是我在的话,直接就找总局的伯纳德局长了。

不过邀请函已经发出去了,也不可能在再追回来了事实上,总裁先生并不知道,在半天之前,追回来是完全可能的,因为那邀请函从大使馆转到了驻欧办。

所以,伯纳德就邀请了自己的老友共同并来,不管怎么说,这种场合也是结识人的地方,而且已知能来的大人物,就有科齐萨和他本人,无论如何不算辱没了邦尼特。

事实上,罗纳普朗克的执行副总裁安多瓦和执行董事爱德华,那也是数得上号的人物,而且有些人像皮埃尔家族的讷瑞,虽然不是什么大人物,可身后的皮埃尔家族也不可轻侮。

科齐萨笑吟吟地同陈太忠聊了一阵,然后走掉了,他才一走开。安多瓦端个杯子过来了,遗憾的是陈家人网跟副部长先生碰了杯,说不得从侍者的托盘处又拿一杯酒起来。

酒是啤酒,这种场合,就算他想装逼地喝白酒,也得考虑别人的感觉不是?酒会的主角是科齐萨和凯瑟琳。不是他陈家人,那么还是不要太特立独行的好。

“哦,你的美丽的女市长呢?”安多瓦笑吟吟地发问了,这家伙还真的惦记上吴言了

工凰市,哦,她就像你们城市的名幸样沫人,一一我听鹏什懵朱生说。他的文化和通信部邀请了几位中国客人,陈。需要我向你们的市长发一张正式的邀请函吗?”

“哈哈”陈太忠干笑两声,心里在腹诽,嘴上说得到是很热情,“我想,凤凰市的分公司成立的时候。您应该有机会再见到她”

“哦,你太让我失望了”安多瓦听得翻一翻白眼,和夸张地耸耸肩膀,“难道她负责的不是你的驻欧办吗?我可听说,中国的副市长跟法国的一样,有责任戈小分的。”

“她所分管的部门,好吧,坦白的说,现在在场的人里,大约是邦尼特先生比较跟她对口”陈太忠轻啜一口杯中的啤酒,笑眯眯地回答。“安多瓦,这是政府事务,本来属于国家机密的,一般人我都不告诉他,,不过,谁要我们这么熟悉呢?”

两人说到管理局长,说不得齐齐侧头看一眼邦尼特,邦尼特正在跟阿尔斯通的法国非执行董事长比尔热聊天,不过却也感受到了这两道目光,说不得侧头看一眼,笑着点头。远远地举杯示意。

又聊了两句之后,艾多瓦见死活打听不到吴言更多的消息,只能略带一点悻悻地离开,然后就见伯纳德伴着安迫走了过来,“哈,陈主任。看起来你很忙碌的样子。”

阿尔卡特的总裁等着跟他私聊很久了,直到现在才发现机会,也顾不得别人怪异的目光,以较快的步伐走了过来。

陈太忠对他的到来没感觉到意外。无非是阿尔卡特的心思不死,想多套一点消息出来,不过,他还有别的合适说的消息可以奉告的吗?显然是没有了。

他的应对还算热情,而伯纳德先生也知道眼前的年轻人不但能量惊人。而且脾气也不是很好,所以两人很愉快地聊了聊天气什么的,又交换了一下对欧元汇率的看法一不得不承认,这一刻陈家人有点后悔,自己没有足够的金融知识了。

总之,聊得时间不算长却是还算愉快,最后,总裁先生热情地邀请他。在适当的时候,去阿尔卡特公司坐一坐,“大家都在巴黎,缪加先生已经去过你那里了。”

就在这个时候,邦尼特先生慢悠悠地走了过来,他先同自己的老友打个招呼,随后又跟陈太忠碰一下杯。“哦,陈,很高兴见到你,我一直觉得,巴黎大区的管理局的邀请函,有点草率了。”

这是伯纳德先生来之前就请他说的一句话,局长先生曾经认为,实在有点小题大做的嫌疑,不过经过这一段时间的观察,他已经确定,这今年轻人,或者真有让伯纳德如此重视的能力。

酒会的主角,当然是艳光四射的凯瑟琳。但是如果不是被美色冲昏头脑的话,一般人都会通过交谈的对象。来判断到底那些人才是酒会中真正的核心这样的社交场合,抓不住真正的核心,真的有点白来一趟的感觉。

邦尼特就是以此断定了陈太忠的重要性,尤为奇妙的是,当刚才他同比尔热先生在交谈,见到陈和安多瓦看向自己,他随便笑一笑举一举杯,居然引起了非执行姿事长的关注,“哦,邦尼特局长,您跟那个中国人很熟吗?”

这个问题引起了局长的好寺。说不得两人又聊一阵,他才知道,合着比尔热也知道陈太忠此人,只是尚未谋面罢了。

这可太令人惊讶了,要知道阿尔斯通也是世界五百强的公司,虽然比尔热只是法国公司董事长,还是不负责管理只负责监督的“非执行”的这种,可是能让此人耳闻,并且留下深刻印象的人,那身份绝对简单不了。

不过,董事长对邦尼特局长的问题,只做了含含糊糊的回答,大意就是说,我今天主要是来捧米切尔小姐的场的,这个陈嘛”听说他跟凯瑟琳的关系不错。

事实上,这是比尔热不欲让局长大人知道得更多,阿尔斯通和昭公司可是有合作的,两家的电力部门更是在上一个月合并了,这是比尔热今天来捧场的真正原因。

董事长先生知道,凯瑟琳在中国打开了局面,第一个单子虽然不算大,但也不小了,那合同的金额。足以让昭在今年全球的销售额上增加接近半个。百分点。

对这个女孩儿能做出这样的成绩,他是有点好奇的,再加上他也很想借这个机会认识一下她,说不的就同昭微微地了解了一下。

不过,昭那边不告诉他太多东西,只跟他说凯瑟琳小姐在中国拥有很强的实力要知道有色这一块,从来都是西门子的天下,能抢下这样的单子,足以说明问题了。

可是,比集热是个肯动脑子的人,见到今天凯瑟琳居然邀请了一个。中国人,两人关系看起来还很不简单,说不愕缠着伊丽莎白聊了一阵,又很惊讶地发现,两人竟然是昂热的老乡,略略地问一问,就知道那个。陈是凯瑟琳小姐极要好的朋友和合作伙伴。

能泄露出这一点,不得不说小伊莎有点不懂深浅,不过,这也实在怪不得她,她知道陈太忠最忌惮的,是让人知道他跟两女的私情一凯瑟琳也不止一次抱怨过,说政客们都是这样,但是抱怨归抱怨,这并不妨碍她

既然不能拿私情说事,那么伊丽莎白肯定就要强调一下,双方是“合作伙伴”了,可是,董事长先生知道凯瑟琳才拿下了什么样的单子。心里对陈太忠的重视,一下就飙升到了满值中国的合作伙伴吗?

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情。那也无需赘述了,是的,会用眼角余光观察整个酒会的,并不止邦尼特局长,比尔热先生也发现了陈太忠虽然只是站在那里,但是各个大人物都是排队一般,主动上前攀谈。

他甚至发现了跟自己攀谈的局长大人,也是将注意力放在此人身上的,不过,比尔热现在要公关的主要对象,还是放在了凯瑟琳身上,所以才暂时放过了陈太忠。

至于他跟局长吹嘘的“听说过此人”到也未必全是假的,凯瑟琳在中国是得了贵人扶持的,无非是以前他不知道这贵人是谁,今天知道了。就这么简单。

邦尼特局长往陈太忠身前一站,不走了,伯纳德总裁就知道,自己的老友也对此人产生了兴趣,眼见一时半会儿地说不出个长短,所以站了一阵之后。笑着点点头离开了。

所谓酒会就是这样,这有助于大家的交际,却不是攀交情的最好时候。大多情况下只起个纽带作用,至于认识之后,怎么巩固双方的交情。那就看各人的手段了。

不过,陈太忠对邦尼特的兴致不是很大,毕竟他只是为了收点门槛费,才把青旺的活儿接过来的,又不是他凤凰的事情。

虽然吴言负责的农林水,跟邦尼特局长有很强的关联,可是,就在向农业部要申请的时候,陈主任大致了解了一下法国农业部的情况,发现从里面能得到的东西并不多一这也是他惦记着自家小白的仕途,原本是想挖掘出来点好东西的。

在这一点上,青旺农业局和粮食局了解到的消息一点不假,法国农业部是真的很重视农业生产和粮食安全也正因为重视,所以只合适考察,却不合适做别的。

由于这个重视,所以法国人将良种之类的技术藏得很好。坚决不让别人分享他们的成果,你们觉得法国小麦不错?那么来买吧,不过种子是不卖的。

又由于这个重视,法国的农产品质量普遍高一点当然要说远超过了别的国家也未必,但是他们卖出产品的价格,却是比质量更要强一些。

由于卖价高,所以他们就越发的注意不让技术流传出去,这是一个。无解的死循环,说这种情况,陈太忠觉得。自己能帮吴言做的事情,实在不是很多。

当然,陈家人现在的谈话技巧远非昔日可比,纵然对邦尼特局长不感冒,他还是笑吟吟地跟对方攀谈着,半点情绪不带泄露出来的。

倒是安多瓦见两人在一起说话,没过多久就又走了过来,“邦尼特先生,陈主任是个很不错的人,非常乐于助人。”

“哦”邦尼特局长点点头。有点不摸头脑,心说你跟说这个做什么?不过,能得到罗纳普朗克执行副总裁这样评价的主儿,总是有其独到之处的。

陈太忠却是知道,这厮还惦记着吴言呢,说不得又聊了两句,转身走开。

这次是他主动找人了,见到爱德华站在那里又跟亨利古诺掐起来了。他走上前将爱德华扯住,低声发问了,“你们跟德国的赫斯特谈得怎么样了?”

“也许成,也许不成,谁知道呢?”爱德华一听他问这个问题,声音登时低了下来,不过也不肯好好地回答他这个问题,“如果你明天能再举办酒会,我就考虑可以悄悄地告诉你。”

见这个出名乖戾的家伙,居然被那个中国人拽走,而且还笑嘻嘻地说着什么,一旁的人看向陈太忠的眼神,越发地好奇了起来。

两人正在瞎扯,音乐声响起。却是已经到了跳舞的时候,众目睽睽之下,晚会的核心人物冲他微微的点点头,那意思很明显:太忠,来陪我跳舞啊。

凯瑟琳不这么表示还好,她这微微的一点头,几乎将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引到了陈太忠身上,各种眼神佛综复杂,有艳羡的,有嫉妒的,有厌恶的,更有那好奇的:我靠,这是谁家的傻小子啊?居然能得到如许美艳的佳人的青睐?

陈太忠犹豫一下,这个风头似乎出不得,哥们儿不能太高调啊,于是他看一眼科齐萨,微微一扬下巴,顺便轻轻鼓两下掌:老科,你先跳吧。

科齐萨肯定是当仁不让了,原本这个酒会,就是以他的名义欢迎凯瑟琳的,虽然这似乎有点逆了美艳佳人的意,但是谁也不能说他做得不对。

当然,第二支舞曲。陈太忠是无论如何躲不过去了,两人翩翩起步之后,凯瑟琳将嘴巴贴到他的耳朵处,轻声嘀咕一句,“今天,你的风头似乎比我还足啊。”

刚才她一直跟陈太忠离得挺远。不过,在酒会上东张西望是女士的特权,所以,她自然注意到了一些东西。

第十七了,风笑又是七千字。谢谢大家安持,不过,还是坚持要月票”以前没这么差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