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41 流言1942回京凌晨还有

1941流言1942回京(凌晨还有)

“你为什么要帮那个姓杜的?”敢在电话里这么问陈太忠,又对类似事情极其敏感的,只有一个人,吴言吴市长。

这是他帮了杜和平之后,接到了青旺的电话,说是考察团大概会在一周左右抵达,想到小白同学也分管农林水,说不得他就打个电话问一问。看她有没有兴趣来农业部考察上次驻欧办开张的时候,他还没跟农业部搭上关系呢。

吴言很干脆地拒绝了,一来是她才去过法国,再去的话实在不合适。二来就是她老爹已经出院了。虽然吴市长想让老爸在北京再住三五个月,等彻底养好了之后再回天南,但是老头子呆不住,一定要回去。

那吴市长就只能把老爸接到家里了,家里有这么个需要照顾的老人。她有时间就要回家多陪一陪。老爸的突然发病,让美艳的女市长发现,一直以来她光注重了官场中的人和事,却是忽略了很多东西。

所以她当然就要拒绝这个建议了,两个人随便聊了几句,陈太忠就说起这件事,结果白市长一听登时大怒。“秦连成不是跟你说了吗”让你不要管?”

“我想管,就这么简单”陈太忠听她这么说话,也恼了,“你这是什么逻辑,合着当了干部,我就不能做点自己喜欢做的事儿了?”

“我不是那个意思,国际长途,咱不吵架”吴言听出他不高兴,忙不迭解释两句,“我是说你根本不明白正林的局面,就听了一家之言随便插手。这不是稳重的行为。”

“我看老杜顺眼嘛,所以我就帮他了”对插手此事陈太忠原本也没有个清楚的认识,只觉得自己这么做并不是大问题,直到跟吴言一斗嘴,才反应过来自己到底是个什么心态。

哥们儿这个官,已经当得很憋屈,很委屈自己了,那么,那些跟哥们儿不相干的事情,要是没兴趣管。那就算了,有兴趣的话管也就管了。“像蒙艺、黄汉祥这些人帮我,可不也就是看我顺眼?”

你倒是没得比了,人家蒙艺是省委书记,吴言想这么说来的,可是想一想万一伤了太忠的心就没意思了,说不得微微一笑,“可是帮你好说啊,你的位置没有杜和平高不是?难度也就小一点。”

“也就差一级嘛,他惠厅我正处”陈太忠不以为意地回答一句,不过这话说出幕,他总觉得哪儿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只是好不容易跟白打个越洋电话,慰藉一下相思之苦,一时也懒得多想,就聊起了别的。

直到挂了电话,细细品味一下。他才反应过来不妥之处,人家蒙艺是中央委员,关照他的时候,他不过是个小科长。

而他自己现在,也不过是个正处待遇罢了,说到底还只是个副处呢。兴之所至,就想关照一个副市长一倒也难怪白市长有点无法接受。

可他到不认为是自己错了。蒙艺帮我是顺手的事情,我帮杜和平也是顺手,这跟级别无关,只是看个。人的能力大小罢了,蒙书记主政天南是很不简单,可是我陈家人撇开作弊的能力不谈,只说现在在官场中的能量,也不是很差劲儿吧?

只不过是一个副处,竟引得一个副厅降低身价着意逢迎,别人看着不理解有点碍眼,只是不明白哥们儿的行情罢了,陈太忠想到这一点,心里竟然生出了几分得意出来。

不管怎么说,当官还是要当个自在,有看着愿意帮忙或者不顺眼的事情,就要表达出自己的想法来。要不然处处受气,这个鸟官还当个。什么劲儿啊?

我乐意帮他终于找到了解释的借口,一时间就觉得理所应当了起来,直到很久之后别人问起来。他都这么说。

第二个问起他来的,居然是袁孙。袁主任的妻子明天要回去了,夫妻俩也没再出去转悠,中午就是在驻欧办吃的饭,酒桌上,他发现杜市长跟陈主任熟惯得离谱,心里就纳闷了。

陈太忠对自己的人还是不错的。接到秦连成的暗示之后,就跟袁巍,打过招呼,说是这个人不宜招惹一我不宜招惹你也不宜招惹,毕竟在外人眼里,咱俩都是凤凰驻欧办的领导,传出什么错误信号就不好了。

见此状况,袁主任当然要在饭后问一下,陈主任含糊回答两句,也不解释那么细,到是,丁嘱他还是跟杜市长保持距离比较好一点一“有些事情你不太合适掺乎”

袁孙当然知道这一点了。说不的就转移了话题,说起自己妻子的事儿来,合着是李冬梅学校的几个老师知道袁大才子去了欧洲,就八卦了起来,说那巴黎是浪漫之都叫”袁科长那么帅气那么有才,又精通法语。没准就闯出一片新天地了。

上面是比较正式的说法。八卦一点的,就暗示李冬梅,听说科委的陈太忠成了驻欧办主任,那个陈主任私生活可是有点那啥啊,你家老袁挺正派的一个人,希望不要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吧,听说巴黎也是时装之都,也就是说,,美女比较多?

李冬梅还是比较信任丈夫的。可是再多的信任也经不起流言蜚语一点点地冲刷不是?正好有问起来袁主任去巴黎这工资是多少,她就强自给自己打气,“估计加上补助。也就一年五千凹曰甩姗旬书晒齐伞巾儿泣右吧,泣点钱在外国真的不经”※

袁孙一年下来应该在七千以上她这是往少里说的,不但是藏拙的意思,也走向大家表示,你们看。这么点钱,他想在巴黎花心,也花心不起来吧?

可偏偏就有人打击她,“你们这问题问的就没意思,袁科长现在是主任了,挣多少钱都要交到家里。人家走出国是工作去了。”

这话说得比较含糊,大致还是不想把同事关系搞僵的意思,不过这年头有傻人吗?谁还听不出来;这是说袁猛在外花天酒地都是公款,你说他挣得少不够花?那一点意思也没有远的地方不说,凤凰市的干部是怎么公款消费的,大家总看得到吧?

更有那八卦的经此一提醒,马上就善意地规劝李冬梅,“李老师你得看紧了他啊,我看报纸上说。那些地方的故女们,还有专门的发票,对的就是中国的干部

似此种种,那真的是太考验人了。袁主任自问搁给自己,也不能冬梅强到哪儿去,说起来也是气愤不已,“这些人实在太下作了。”

“只是无聊嘛”。陈太忠听得就笑。在他印象中,女人多的地方是非总是多,“你要开导一下李老师,她要整天这么一惊一乍的。不懂的配合你的工作,着了急我可是把你送回去了啊。”

“成,您要这么说,我就这么转告她”。袁死心一横点点头,他是必然要跟着领导混的,就算撇开官场的前途不谈,跟着陈主任钱途也不少。别看明面上一年的收入只有七千左右,可是驻欧办是个有创收权力的单位。

眼下的驻欧办。还是处于赔钱状态,靠着财政拨款运作的。但是袁主任早看明白了,只要陈主任掌管着驻欧办,这儿迟早是要赚钱的

不是小钱是大钱。

不过钱这一方面的事情,他是不合适跟妻子说的,一个是驻欧办有保密条款,陈主任做的那些事儿也未必见得了光的,二来就是,李冬梅才是家里管钱的主儿,做为官场中的男人。难免有些这样那样不合适跟家里说的应酬和交际,有点小金库很正常吧?

再说了,他就赚这么一点工资。冬梅都这么沉不住气了,再挣得多一点,岂不是要天下大乱了?

总之,他不能容忍自己的爱人破坏了眼下这个局面,当然就要如此表态,不过,想到老婆未必肯听话,而他又不能因为这种事跟相濡以沫的发妻翻脸,一时又有点犹豫。

“嗯?。陈主任发现他的异样。奇怪地看他一眼,眼见是躲不过了。袁主任终于心一横,“我有个不太成熟的猜测,陈主任您帮着判断一下”

袁孙本不是阴谋论者,不过。正志得意满的时候被冷冻了这么几年。就算再是心胸宽广之辈,考虑问题的时候,脑瓜里也少不了打两个。转。

他怀疑这是那些应聘保洁工不果的人在背地使坏,因为陈主任没招人的时候,冬梅情绪很稳定,也没受到什么骚扰,而名单确定之后,围绕她的流言蜚语登时就增多了。

然而,这只是他的猜测,在没得到证实之前就向陈主任汇报的话,有不稳重的嫌疑,可眼下他就顾不了这么多了,说不得将自己的猜测和盘托出。

“有个。老校工的子弟叫韦妆诗,在学校门口开个小饭店,老师们常去她那心乞饭”袁主任信口举个例子。“听说她有个表妹叫冯宝宝的。条件什么都好,就是没被咱录取上,她很坚定地认为,咱这儿是暗箱操作了,很为她的表妹抱不平啊。”

“冯宝宝”切”陈太忠不由自主地哼一声,他可是记得那个腿都快赶得上大腿粗的女孩儿,“相貌素质都不错,不过”是我把她刷下去的,觉得有内幕的来找我吧

比口章回京

袁孙找陈太忠谈了这么一次话。说起老婆回去是学生要开课了,陈主任才猛地想起,好像我上的党校,它也快开学了啊。前一阵有人跟他说起过,不过最近一段时间事情太多,他就把这事儿放到一边儿了,仔细算一算时间。“坏了,集袁。我得赶紧走了学校要开课了,欧州这边一摊就交给你了啊。”

“不是吧?可是陈省长要来了啊”袁技听得吓一大跳,接待副省长。这可是高难度的活儿,以他以前当科长的经历,别说副省长了,一年见十次市长,也有九次以上是在电视上。

事实上,以陈洁的身份,来了十有八九不会在驻欧办住,而且袁主任也不是胆的人,但是有一点很关键,这驻欧办一旦少了陈主任,事情总是磕磕绊绊的前阵陈主任不在的时候,驻欧办六点就要关门了,似乎大家就在混日子一样,整天无所事事,这真不是假话。

“陈省长来就来呗,你还接待不了?。陈太忠笑一笑,“我是真不能再等了,北京那边儿还有事情等着我呢。”

北京那边不是有事,而是有人等着呢,唐亦董一个人在那里呆了很久。幸亏时不时有小紫菱找她玩一玩。要不还真的有点闷了。

至于说党校开课,那其实还得一个多星期,不过陈主任能这么说不是?于是轻飘飘地丢下一句话就走了。“老袁,我相信你没问题”,

可是这机场走出来的时候,推掉了三拨接机的请求,只是让驻京办的张主任派了辆车来接自己。

但走到了驻京办也不安逸,他前脚网下车。要接机的邵国立后脚就跟着进来了,“我还说过两天再去一趟法国呢,你怎么就回来了?”

“法国那边不是还有人吗?”陈太忠笑着答他,心里却是有点奇怪。“有什么事儿,打个电话不就完了吗?。

“也没啥,最近喜欢上玩马了。听说多维尔的一岁马驹拍卖会挺有名的”。邵国立大大咧咧地回答他,扯着他就往外走,“这地方也能住人?走啦走啦。我给你安排个好地方。”

“你且等一等,里面有人等我呢”陈太忠笑着一闪身,要是没人等。他也不可能来这个地方,“我的进去跟人家聊一阵。”

谁等你呢?邵国立想问来着。不过还是硬生生地压下了那份好奇,“好了,那我在外面等你,快点儿啊。”

里面等陈太忠的沙洲曹局长。他来北京接了儿子,听说陈太忠这两天到,就让人把儿子押了回去,自己在这儿等一等。

陈太忠不想接待这人,不过,他想着自己要是前后反差太大的话。让人怀疑上睚眦啥的就没意思了。正好那曹局长说,还有点事情跟他商量,于是就让此人在驻京办里等着。曹局长跟曹勇亮长得不是很像,小曹白胖白胖的,老曹可是黑瘦。个子也不低。约莫有一米七八左右,在阴暗的大厅坐着,见他进来就站了起来,“是陈主任吧?。

他的手很大很有力,说话也很直率,要不是身上有那么股子官味,看在外人眼里就是一普通工人的模样一反正长相做派一点都没腐败的

道。

粗略地聊了两句,陈太忠对这个人就有了比较直观的感觉,这家伙不简单,但是真是有点基层干部的那种粗放的作风,恐怕,这跟此人是从底层一步步干上来的很有关系。

再说,交通局这种性质的行局,在施工和土地征用中,也不少了跟地方上形形色色的人物打交道,这些单位里出来的领与,身上多少是要带一点痞气的牛冬生不也一样吗?

既然是如此,那么此人在素不相识的情况下,敢贸然相托自己,倒也是正常的了,陈太忠心里做出了判断。就不再耽搁时间,“曹局长找我,不知道有什么事儿?。

“这个,晚上一起坐坐,不知道陈主任方便不?”曹局长笑着回答。眼神有点闪烁,显然是在暗示,有些话不太合适在这里说。

陈主任犹豫一下,网想着该怎么暗示一下,手机响了,来电话的是黄汉祥,小阴说你今天回来了。来我公司一趟吧,有点事情要问你。”

“成啊,我马上就到”。陈太忠笑着回答,“对了黄二伯,又给您搞了一点松露”

正在这时,邵国立等得有点不耐烦,大大咧咧地走进来,“我说太忠,还没说完呢?不行叫上人去希尔顿慢慢地说吧。”

着尔顿不是韦明河的地盘吗?陈太忠看他一眼,苦笑着摇摇头,举起手里的手机,“黄二伯来电话了,要我去他办公室一趟,估计晚饭也都有着落了。”

“啧,你就是忙”邵国立白他一眼,不过,邵总再怎么愕瑟,也不敢在黄总发话以后还拦着人,于是干脆利落地转身离开,“算了,这两天有空你联系我吧。

“站住,给我留辆车”。陈太忠喊一声,转头冲曹局长笑一笑,做个打电话的手势,“晚些时候我再跟你联系,不好意思啊

看着他追了出去,曹局长愣在那里好一阵,才反应过来,合着自己等了半天,就等了这么两句话,还是什么都没说的这种。

“这家伙的行情,还真是不一般啊他低声嘀咕一句,刚才后面进来的那年轻人,说着一口京腔气派不凡,显然是颇有来头的。可是陈主任居然就这么说扔下人走就走了。还说是黄二伯找他,

会是凤凰的黄家吗?唯,想到这里。曹局长不由得到吸一口凉气,心中那点不满意早就被丢到了爪哇国。站在那里呆呆地发起愣来。

黄汉祥找陈太忠,其实没有多大的事,只是想问问驻欧办那边搞得怎么样了,顺便,就是再问一问何军虎的事情了。

陈太忠自然就要把能说的都说一说,除了将自己威胁安东尼那一幕略去,其他的他也不怕说一事实上,就算他不说,恐怕也逃不过某些人的眼睛吧?

“呵呵,有意思”黄汉祥坐在大班椅后面,手指下意识地在大班台上敲打着,嘴角露出一丝嘲讽的笑容。“两千万美元的条子,说打就打了,让他们交点税就死活舍不得

一边说,他一边不以为意地摇摇头。“唉,有些人啊,就是不见棺材不落泪,舒服日子过得久了,就忘记世界上什么人才是最可怕的了

“认真起来的共产党,最可怕”陈太忠笑着回答,也是个凑趣的意思。

“再正确的话,从你嘴里出来。总带了一股子怪味儿”黄汉祥白了他一眼,哭笑不得地摇摇头,“他可不止这么一点钱,慢慢地挤吧,,对

“找个外国的白手套去投资。我不是还负责招商引资吗?”陈太忠说着就笑了起来,“到时候慢慢地把钱洗成我朋友的,这就完了。

“分一半给小雨朦”。黄汉祥冲他抬起敲打桌面的右手,拇指和中指搓一搓,正是点钱的手势”算是保护费”这钱本来应该是国库的。”

“我自己辛苦赚来的,凭什么进国库?”陈太忠哼一声,不满意地撇撇嘴,“三成,不能再多了,谁看着眼红,谁去国外捉去呗,携款潜逃的那么多,找我这奉公守法的算什么好汉?”

“你也算奉公守法的话,天底下就没有奸猾的人了,奉公守法的人能搭上意大利黑手党吗?”黄汉祥将拇指和小指伸出,笑眯眯地做个手势。“涨价了,,我要六成”。

“好吧,五成就五成”。陈太忠也知道老黄在逗自己玩,说不得笑着摇摇头,可是,想到有些人觉得这钱该进国库,他心里还是禁不住有点悻悻。

“金给了小雨朦都无所谓,钱是我弄到的,我想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而且,那些人帮过我什么吗?帮忙”倒是添乱了不少,他们还拦着我要钱呢,看见我要回钱来了,就觉得该是国库的了?”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这话你没听说过?”黄汉祥一点不为他激愤的样子所动,“你整个人都是国家的”算了。跟你小子在一起,我怪话都变多了,我说,你真有心把钱全给了小雨朦?”

问最后一句话的时候,他眼里闪着一点怪异的光芒。

“没问题啊,就是黄二伯你一句话的事儿陈太忠漫不经心地点点头,他何尝将这些黄白之物真正放在眼里了?“等这两千万要完,还能要到的都给了她也无所谓。”

“真是这样的话,你把钱送我大哥那儿吧,他在加拿大呢”。黄汉祥笑一笑,“以往都是我给他送钱呢”啧,不行,等等吧,这钱先别动。你先留在手上吧,千万别拿进国内。”

“不拿回国?。陈太忠听得眼睛张得老大,在他印象中,老黄还是比较爱国的呢,“我说黄二伯,我有招商引资任务,而且驻欧办的开销不小!”

“瞧你那点儿眼界吧”。黄汉祥哼一声,不屑地摇摇头,“完不成就怎么了?我到要看看,谁敢找你的麻烦,谁敢卡着你不让上

“那也不行”陈太忠很坚决的摇摇头,直视着对方,“全给了雨朦没问题,不拿回国不行,我有原则”而且,完不成任务的话,我丢不起那个人。”

“哎呀,我说小子你”黄汉祥气得抬手就要去拍桌子,心说我想交待你点儿事,那是看得起你,你居然跟我来这一套?

可是,这手举在空中,他才想起。面前这小家伙顶自己也不是第一次了,说不得哼一声,悻悻地放下手臂,换了种语重心长的语气,“我跟你说,有些钱在外面比较方便一点,啧,你想引资是吧?我帮你介绍俩成不成?”

这也是黄汉祥对上陈太忠了,黄总在国外也有基业和资金,想上杆子巴结他的人更有的是,他能主动跟小陈这么说,不过是看此人顺眼。又放心罢了,换个人来在这种事儿上顶他的话,那就叫给脸不要。

人和人的缘分真的很奇怪,既然看着顺眼。他就觉得小陈敢这么当面顶我,到时候有人想借他来恶心我的话,那肯定是得逞不了的,现在讲原则的年轻人,又是在体制内的”真的不多了啊。“介绍俩倒是可以”陈太忠点点头,却是又不无警惧地看他一眼。犹豫一下方始开口,“黄二伯。这不是,为什么投资公司准备的吧?”

“我说你还没完了?你给我把钱留着就行了,真是多事”黄汉祥真的受不了啦,重重地一拍桌子,不过下一刻他似乎想到了什么,悄悻地哼一声,“我主动让你警惧的事儿。我会那么办吗?你动动脑子好不好?。

这话就是婉转的解释了,不过陈太忠可不吃这一套,“我说黄二伯。这钱吧,它本来是我的,见过抢钱的。真没见过抢得像您这么理直气壮的

“你黄江祥抬手指一指他。想说点什么,一时竟然是无语了。好半天才哼一声,“跟你这家伙说话,能把我气死,松露留下。你赶紧给我走人!”

“可是,您不是还要介绍俩投资商给我吗?”陈太忠见对方生气了。他反倒是乐了。“我觉得吧,有十来个亿的投资就行了。”

他这本是狮子大张口的意思,不成想黄汉祥哼一声,不耐烦地挥挥手。“你要在凤凰能找到值得投资这么多钱的项目,我就给你介绍”行了行了,你快走吧。”

连着被撵两次,陈太忠自然是站起身走了,在他出门之后,才发现门外大厅刚才空荡荡的沙发上,已经坐了四五拨人在那儿等着了,说不得侧头看两眼,心里却是不无感慨,老黄这得积压了多少工作啊”

码字码得忘了时间,幸亏有人打电话催更新,七千字,凌晨还有一章,预定保底具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