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43 接风宴

1943接风宴

从黄汉祥办公室出来,时间就不早了。陈太忠打个电话联系马扒雅。马主播表示自己在忙,“一会儿就闲下了,时了,南宫说了,想给你接风呢。”

“那成,估计又是晚上十点吧?”陈太忠知道这帮人的作息时间,心说我正好先去找一下小董董,享受几个小时温馨的二人世界。

不成想,马小雅告诉他,接风就是六点半,还是去他的别墅,陈太忠挂了电话之后,又打个。电话,想跟唐亦董商量一下,不成想小董莹告诉他,这两天荆紫菱在那儿住着呢,不方便。

“我就不知道,回来以后居然这么多事儿”陈太忠自打回来到现在。约莫就是两个小时,其中有一个半小时在打电话剩下半个时。是关了手机跟黄汉祥说事呢。

看看时间不早了,他开着从邵国立处借来的奥迫车,一溜烟来到了里乱七八糟来的人太多,不但得有留言板,还不敢挂在门口。

合着是张馨前两天来过一次,发现屋里尘土太多,打扫了一番,北京风沙原本就大,再加上凯瑟琳和伊丽莎白走了,马小雅陪着何雨朦在欧洲玩了好一阵,房间居然没人照顾了。

“张馨是把这儿当成家了吗?”陈太忠嘀咕一句,抬手擦去留言板上的字,却是不知道为什么,心里有点怪怪的,

南宫毛毛和阴京华是六点半准时到的,不过据说于总和苏总那些人有事,要晚一点过来,两人来的时候直接叫了外卖的车跟看来的,加上马小雅,四个人就开吃了。

陈太忠心里一直有点小疑惑,就是关于华书记和曹局长的恩怨,酒桌上自然就提起来了,他不先跟曹局长吃饭,那也是因为心里分了远近的缘故。

“哦,听说那家伙明年要干副市长了”。南宫听他问起来,满不在乎地回答,“五十二岁的副市长,老华说,那家伙应该还能再上一步。所以就关心一下,对了,这事儿到底是怎么回事?”

五十二岁,杜和平也是五十二岁啊,陈太忠听到这话,居然有一点点走神,想一想拍胸脯赌咒发誓自己没问题的杜市长,再想一想为了救儿子,随随便便就能拿出一百万美元的曹局长,他真是有点无语

合着这姓曹的还能再上一步?

“哦,他儿子在外再留学,花天酒地,被人盯上了”。他到不怕说这些,南宫毛毛这帮人最分得清楚轻重了,人家就是吃这碗饭的。

再说,他跟曹局长在今天之前连面前没见过一次,当然没必要为一个贪官保密,“听说是勒索一百万美元,反正现在人放出来了,还在我那儿住了两天,然后回来了。”

他没说这一百万给了没有,南宫毛毛自然也不会问,而是谈起了另一个话题,“唉,现在的年轻人,就不知道收敛一点,就我知道的,八月份就三个副市长因为这种事儿栽了“外面盯着这些主儿的人也多了”陈太忠笑一笑,心说我不管蒙勇会不会干下去,该造势的还是得适当造一下势,他不想蒙勇因为正义感过剩被抓住,更想以这种消息,警醒国内某些人就是小蒙的话,你们挥霍民脂民膏的时候,稍微忌惮一点吧。

而南宫毛毛这个圈子,散播消息的能力绝对是一等一的,所以他就要细说一下,“就像这次吧,我也不知道老曹怎么运作才放出来人的,但是我能确定。他不敢通过组织渠道求助。

“那是”。阴京华听得点点头,接着端起酒杯跟陈太忠碰一下,轻啜一口发话了,“搁给我也不敢声张。太忠你说,,现在的人怎么这么会钻空子呢?。

“呵呵,总有报应的嘛”南宫毛毛轻笑一声,倒不怎么以为然,要说也怪,他其实接触的贪官不少。在这件事情上,居然能用“报应”俩字儿来点评,可见事不关己的时候,一般人心里还是愿意分清好坏的。

所以,下一玄北京人利索的嘴皮子功夫,就在他身上体现出来了。“弄俩钱儿没错,但是恨不得嚷嚷得全世界都知道,那就是错了,还是年轻不懂事儿啊

说到这里,他侧头着一眼陈太忠,“太忠,看来你跟那家伙处得不错?”

“就是扯两句淡,人家说都是中国人,找到我门上了,我总不能不管吧?”陈太忠很随意地笑笑。“那家伙也在北京呢,还请我坐一坐。说是有事儿商量呢,我琢磨着,怎么也得先看看南宫的意思不是?所

“太忠做事就是地道”。南宫毛毛伸个大拇指出来,随即就去摸手机。“你们吃,我给老华打个真话。看他是个什么意思。”

看着他离开,阴京华侧头看一眼陈太忠,将声音放得略略低了一点。“太忠你在欧洲。见过一个叫杜大卫的人没有?”

“嗯?”陈太忠听得一皱眉,讶异地看他一眼,接着又点点头,“这个家伙我有印象,北京口音,还上门找我,似乎是想搞个通讯厂子。”

“嗯”阴京华也不动声色地点点头,“那家伙对你很有点意见。好像是你坏了他的什么事儿。”

“这才是胡说八道”陈太忠听得哼一声,有心解释两句吧,却也懒得为这种人多费口舌,“这家伙什么来头。怎么你都认识?”

“通地集团副总的侄子”阴京华笑一笑,“通地集团现在是升格了。不归信产部管了,成中央直属企业了,你知道吧?”

“这个集团”我还真没听说过”陈太忠皱着眉头仔细想一想,还是搞不清楚是什么名堂,说不得摇摇头。“很有名吗?”

“以前不算太有名,将来会很有名”。阴京华笑一笑,将他了解的东西一一道来。

九八年是电信大发展的年代。也是政府上网年,这通地集团原本就是部属企业,不算小了,但是为了追求产业上规模,上面决定扩张该企业。

扩张最好的办法,那就是收编现有的国营企业,部里的企业不少,但是显然这收购是要有针对性的,要充分考虑企业效益、企业负担以及企业分布。

换句话说就是,好的企业就要了。不好的企业,但是能辐射周边市场的,也可以考虑,当然,好企业扎堆的地方,就要优中选优了。

可以肯定的是,这收编不是单方面就能解决的,圈名单很容易,但是跟地方政府、地方邮电管理局协调。关于人员安置、土地配备这些东西的谈判,都是要时间的,所以。现在通地集团虽然已经急速膨胀了起来,但那只是纸面上的业绩,下面很多手续都没理顺。

不过这通地集团虽然是央企了,却是跟信产部还有扯不断的关系。像杜大卫的叔叔,就是信产部出来的,在部里也还有点影响力。

通讯厂子什么的,阴京华没说,他的嘻在南宫的圈子里都算严的,但是不用他说,陈太忠也能想到。这姓杜的十有八九是想借着通地集团整合各地公司的机会,上下其手地发一笔至于说具体怎么操作,陈太忠也没兴趣去琢磨,反正就是那么几招不是?“看来我罪过大了啊”。他听的就笑。心说姓杜的你想赚钱却把我推到前面,都是什么玩意儿嘛,他才待再了解一下情况,却是南宫毛毛拿着手机回来了。

“老华看这个曹振京,也有点拿不准南宫一坐下就发话了,“这家伙省里有人,不过跟老华的关系一般,非常地一般,而且这人很霸道。

“霸道?我看他也就那么回事”陈太忠很不屑笑一笑,“要不要我帮老华把他弄下来?”

“暂时也用不着,换一个上去,还指不定不如他呢”南宫毛毛笑着摇摇头,“而且这个。副市长是会比较快扶正的,知道是什么意思吧”啧,我不是说你怕他,我是说啊,他不是还找你有事儿吗?”

“扯淡不是?我跟他能有什么事儿?。陈太忠笑着摇摇头,“既然是这么回事,那我就不跟他来往了。扶正就怎么样?副省级的干部,我得罪了也不止一两个了

一边摇头,他一边就扯开了话题。转头看一看阴京华,“老阴,你刚才跟我说的事儿,从哪儿得的消息啊?”

“井部长找卓总聊的时候,我正好在边上呆着呢,就顺耳那么一听。阴京华听得就笑,“反正你都回来了,去看看黄总不就知道了?”

可是下午去黄汉祥那儿,他没跟我说起来叶,陈太忠皱皱眉头,心说这都是哪儿跟哪儿嘛,难道老黄认为这件事情不大?

他正皱着眉头琢磨呢,门铃响起。却是于总到了,不多时,苏文馨两姐妹也来了。

这下人基本就算是全了,大家吃喝完了,大概就是八点钟的模样的。苏总提议大家打一打一万的小麻将怡情,陈太忠的手机又响了,电话里黄汉祥醉醺醺地发话了,“在家不?在我就过去喝两瓶”

凌晨更新,晚上还有两更。召唤九月的保底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