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48 新目标1949两可

1948新目标1949两可

阴京华不愧是吃消息饭的,也不过才一个小时就知道加油站的事情了一事实上北京城原本就是个对各类消息异常敏感的地方,所以,他就打个电话过来问一下,“太忠,这事儿就这么完了吧,这次小杜的人丢得挺大的。”

“呵呵,这可是他自找的,我最烦背后阴人的,给我上眼药?。陈太忠听得哼一声,“黄二伯都说我是“宰相肚量陈太忠。了,我怎么也得对得起他的夸奖不是?”

“哈哈”。听到“宰相肚量陈太忠”七个字,邵国立和韦明河同时笑了起来,他俩都是去过天南不止一次的主儿,尤其是韦明河,更是知道知道陈家人的种种事迹,听到这种评价,真的是再也忍不住了。

“黄二伯?。齐晋生再眼神问一下徐卫东:是那个凤凰的黄吗?徐总不动声色地微微点头,细微至几不可见:没错,就是那个黄。

“你少扯吧,黄总说了,你是正义感过剩,见不得他卖国营厂子”阴京华在电话那边笑,这种感觉他俩昨天就有,“行了,这件事到此为止吧,我找人跟他说一声。不要在阿尔卡特谈判的事情上作梗,行吧?”

“喂喂,阴总,这不是一码事儿”陈太忠一听,心说你都知道我在意什么了,反到拿法国人说事?“他刁难得越狠越好,为咱国家争利益。那是好事儿

刁难得狠了,怕是黄汉祥都坐不住了吧?他一边说,心里一边暗笑。这事儿虽然是他发起的,但是显然,老黄是得了上面的人的意思。或者是一号或者是办,要极力促成此事。

所以他当然不会在意这件事,反到是恶人先告状了,“主要吧,这姓杜说要我等着。要给我好看。我这人皮糙肉厚的,经得起,可是”黄二伯的面子掉不起不是?”

“我靠,菜军儿刚才说这话了吗?”齐晋生悄悄问一句徐卫东,徐总皱着眉头琢磨一下,摇摇头,“好像”没有吧?他当时要是敢这么说,我就抄家伙收拾他了。

“我印象中也没有”。齐老二点点头,轻声嘀咕着,“那丫挺的一开始就被胖揍,说了两句也是硬撑的话。哪敢这么炸刺儿?”

他俩能确定,可是现场那么乱,像这种吹牛皮找场子的话,其他人谁还能记得杜大卫说了没有?倒是有人记得杜总当时没有跪地求饶,多少算有点骨气。

所以,阴京华一听这话,也有点不辨真假。于是苦笑一声,“那成。我让他打别的厂子主意,这总成了吧?嗯,他没胆子动你,就算他姥爷活着,想动黄家的人也得掂量一下。”

话说到这个地步,再说下去也就没什么意思了,两人随便扯两句挂了电话,陈太忠觉得有点意兴索然,事实上他还没想好是不是再找杜大卫的麻烦,临走撂下的话也是为了恶心对方一大抵还是随心随性地行事的意思。

反正,他被这个电话扫了一点兴。就没兴趣说刚才的事情了,正好听到齐老二问韦明河,“韦处。怎么听说这菜军儿以前惹过你?。

真比当年底蕴的话,韦家在这帮人里算挑头的,所以他这话问得不算离谱,凭那姓杜的,敢惹你韦家的人?

“那时候有同学被大孩子逼着从家里偷烟出来孝敬”韦明河不好意思地笑一笑,“有一次我帮同学,结果被人揍了,其中有没有他我不记得了,不过卫东说有他,那就是有了。”

这下,齐老二总算知道为什么今天这么多人踩杜红军了,合着都是冤有头债有主的,他正琢磨呢,就听那年轻的处长发问了,“老邵,你昨天找我有事儿,是吧?”

邵国立找他也没别的事儿,就是最近跟韦明河接触得多一点听说韦处正跟太忠琢磨着去欧洲的股市折腾一番,登时就心动了。

要是一般的小活儿。他绝对不会在意,混到他这个地步,没有自己来钱的渠道,那才叫跌份儿,要说起素仿那档子事儿来,也是被邵红星忽悠进去的,他觉得那地方能赚俩。当地又有人脉,心说这总算是做实体了吧?于是才插那么一枉子。

可是一听韦处说,人家打算去外国股市兴风作浪去了,邵国立就心动了,跟他一起玩的主儿,有玩国外上市的,可是外国股市审核严规矩多,大家又不便抛头露面,就算圈了钱回来,花的时候还得跟董事会交待,那多不自在啊?

可是在国外炒股就不一样了。不但赚了能随便花,而且这事儿说出来。也是倍儿有面子的哥们儿这钱,是实打实从外国股民手里赚来的!

所以就算知道有风险,他也愿意掺乎一下,于是就打听一下里面的路数和风险系数什么的,遗憾的是。韦明河说了,你别先琢磨是赔是赚。太忠说了,不带别人玩儿!

你这么做不是朋友之道啊!邵国立本来有五分心思玩一玩,结果就被搞到七分了,眼见陈太忠回来了,就想打问一下这个事儿。

陈太忠一听是这种事,脑子也有点大,犹豫一下发问了,“老邵,我是不跟那些基金打交道的,咱玩的就是自家兄弟手上一点私房钱,你要扯上别的,那咱就不说这事儿了。”

“明白”九泛不明白吗。明河都跟我说了,基金那此家伙们。都是肇心洞,又阴得很,我也不喜欢”。邵国立笑着点头,“我也就能搞化八方,现在就是搞不懂。这些东西赔赚,是个什么样的概率?”

严格来说,那些基金背后,不是没有邵总这些人的影子,但是他们对基金的态度,就是稳坐抽头,根本不带出面的,赢了我要拿钱赔了的话”,麻痹的你得给我一个交待。

这也就是说,黄汉祥不让陈太忠接触基金,防的就是邵国立这种人。当然,区区一个邵总,陈太忠搞的定,但是再加上方方面面的利益共同体,那可是比对付邵国立一个人麻烦多了没错,那些人可能没邵总能量大,但是架不住人家是一损俱损一荣俱荣的利益共同体。

而邵国立眼下的态度,就是想拿他自己的钱玩儿,不过陈太忠听的有点奇怪,他知道七八方就是七八个亿的意思,一时就愣了一下,“有这么多?”

他这问题,是针对冉前素仿那个项目去的,素仿那边你说死说活不过打算扔三个亿,还不是一次性支付,现在就能搞出七八方出来了?

“现在财政政策宽松了一点,我手头就宽松一点了”邵国立笑着风吹草动马上就有对策出来。

反正政策总是一级一级传达的;等到普通小市民和农民能切实感受到财政政策变化的时候,他们已经赚得差不多盘满钵满了。

“而且,房地产这东西来钱不够快。”看看人家邵总的口气,九九年底,房地产升温的势头已经不可阻挡了,明眼人都能看出来,不过没多少人能想到,几年之后的房地产市场,会逐渐变得狂热乃至于不可

喻。

邵国立知道房地产迟早要成为暴利产业,这是日后一个长久的政策。但是暴利时代何时到来,他却把握不准,就觉得跟着陈太忠到外国股市试试水也不错起码钱来得快不是?

“赔倒不至于,可是不敢保证赚啊陈太忠听他说完,也对这家伙的胃口咋舌不已,这才三个月不到,这家伙能动的钱就又多了这么多。不过,没准还有别人的钱呢,这厮不跟我说就走了,“反正有机会了。我提前跟你联系。”

“算我一个吧,不过我没钱,就五六吨”。齐老二听得也有点热乎。他见陈太忠看自己一眼,说不的笑着解释,“其他钱都套着呢

“你就是一财迷”。邵国立笑着摇摇头,显然,他这是在暗示,齐老二身家不止这么一点,不过是胆子不够大而已,不过,陈太忠没心思理会这个暗示,因为就在同时,他又接了一个电话。

“这是又有事情了?”韦明河看到他脸上神情有点古怪,禁不住出声相问。

“你们谁知道天南首富林海潮的根底?。陈太忠笑一下,若无其事地将手机放在桌上,刚刚打来电话的是沙洲市交通局局长曹振京。

合着曹局长一直想跟他商量的,就是怎么收拾林海潮一下,只是现在沙洲有事,曹局长出来时间不短了,必须回去了,所以就打个电话,将意思表达一下,希望两人得空的时候坐一坐,好好地商量一下此事。

林海潮是张州人,但是在沙洲玩的也极好,前文说过,张州的蝶发往沙洲方向,用的车皮都是海潮集团的,其能力就可见一斑了。

林总肯定是什么地方恶了曹振京了,所以曹局长才打这个脑筋,难的的是,老曹居然能知道他陈家人和海潮集团发生过不愉快,可见天下无难事,怕的就是有心人。

母庸置疑的是,曹振京说的收拾那位,肯定不是简单意义上的收拾。别的不说,只说林海潮脑门上顶着“天南首富”四个字儿,就很能说明问题了。

曹局长这是送一场富贵给陈太忠当然,也可以说两边合力对付此人,人家老曹也不可能白忙乎不是?

此口章两可

说句良心话,陈太忠是真的看不顺眼林海潮,虽然气已经出了,但是心里还有点疙瘩这也正常。大家都知道,家人的心胸一向不怎么。

不过。提这建议的是曹振京,这让他心里又有点腻歪,陈家人不怎么恨贪官,他一向认为,有能力的贪官,比尸位素餐不作为的清官要强一当然,前提是你贪的不能超过你创造的效益。

然而,这曹局长不但贪,做事也不太讲究,起码外界对丫的评价就是霸道,而陈太忠也亲身体会到了。那家伙行事确实不算低调贪不要紧,你低调点关起门来发财,又贪还高调,这不是找着连累你的战友吗?

所以他也见不得曹振京!要这两看中不得不选一帮忙的话一为什么要帮忙呢?谁的忙我也不想帮。

不过他倒由此想事儿。就是谁跟他说起过,林海潮似乎在京城有背景,说不得就开口问一问。想着这几个保不齐就知道。

“嗯?”这几位相互交换个眼神。接着就齐齐地笑了起来,陈太忠正被笑得莫名其妙,韦处长开口发话了。“我说太忠,这种问题,应该是我们问你吧?”“可是我不知道嘛”陈太日08姗旬书晒讥芥伞心,点恼火了。悻悻地撇一撇嘴。“我要是知道,还用得着闷糊:。

“那你问人问得也不对”邵国立毫不留情地反唇相讥,“北京这边消息是多,但是这种事下面打听不到,上面更不好打听,而且,你放着现成的人不去问,问我们?”

“现成的人?”陈太忠下意识地轻声重复一边,才觉得抓着点线索了,徐卫东就笑着补充,“你也不想一想,天南是谁的地盘啊?。

“啧,那倒是”。陈太忠笑着点点头,心说怪不得人家都怪怪地看我。这事儿我该问老黄啊,省内首富多少也算号人物了,就算不是体制内的,可是黄二伯肯定清楚那家伙的路数的不说,老黄连“宰相肚量陈太忠”这话都能知道。

哥们儿这也算是当局者迷了,想明白这一点,他讪讪地笑一笑,心里琢磨,这个问题需要不需要问一问老黄呢?

不过很遗憾,接下来的几天里,黄汉祥再没有去他的小窝里呆过。到是后来何保华说起来,笑着品评了一句,“太忠你纠集几个小毛孩子打群架,这事儿太不着调了。”

合着黄汉祥听说此事之后,很有点哭笑不愕,这都是什么年月了还搞这一套?“陈太忠这小子,走到哪儿折腾劲儿都挺大的。”

陈太忠为什么要找何保华呢?有两个原因,一个是氧化铝的项目要奠基了,范如霜请他和何院长观礼。另一个原因就是,他想在凤凰弄个,大项目出来。

按说,他应该早一点就回素波了,不过他一直惦记着再偷会一下唐亦董,就多呆了一天,结果没等到唐亦董,反到是是凯瑟琳和伊丽莎白从瑞士回来了。

于是,当天晚上他的别墅里又是一场乱战,普林斯耸司美艳的女老板自打被他开发出来之后,或许是熟的太晚的缘故,战斗力直线上升,比自己的女保镖也不遑多让,陈家人费事三个小时才搞定这二位,不成想马小雅又推门进来了,,

一番漏*点过后,四个。人躺在**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陈太忠猛地想起,“凯瑟琳,你说从曼内斯曼弄了资料来以后,能不能搞这么一个企业出来,就生产这些东西呢?”

“这可不是一蹴而就的事情。”凯瑟琳对这个行当还是有相当认识的,“这个行业需要很强的基础工业做支持,同时还需要大批量的专业技术人才,,耸然,钱也不会少了

“钱倒是好说。”陈太忠想到了黄汉祥的承诺。只要我能搞到足够大的项目,就给我介绍大投资商。再说了,哥们儿也可以想办法弄钱嘛。至于说专业技术人才,“我回头问问何院长,看他有什么好建议没有。”

所以,他就找到何保华了,何院长一听他这问题,犹豫一下方始发话。

“你要搞这个”也不是不可以。甚至都未必需要那么多钱,不过呢。想要拥有自己的技术,开发出属于自己的产品”这就不光是钱的问题了,现在国内市场里,别人家的底蕴,你十来八年内追不上。”

总之就是,现在国内市场是被几大企业掌握着,其中有一家是民企。何保华建议陈太忠学一学这家。走这个代理加路子,这样崛起比较方便一点,至于说底蕴,那赶超也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慢慢地来,先闯市场。

其实这个工业控制自动化加仪器仪表的安装,固然需要大批的基层技术人才,但是更需要的是顶尖的人才,面对各个项目不同的需求。设计出不同的工控配套方案和整体流程,那绝对不是一般人搞得出来的。

何院长表示,这一方面他能有限的帮上一点忙,他手底下专家多,不过有一点是他的人都爱莫能助的,那就是整体的整合和管理能力。

这一点,非常考验专家们对市场上现有产品的认识和熟悉程度,有些东西闭门造车是不行的,哪怕你理论知识再丰富比如说相关的零部件、电路匹配,对使用环境的要求等等,,

“上仪的董事长,是我清华的师兄行院长也给不出太多的建议。“可是你搞这么个东西,就算他看在我面子上愿意帮忙,也不好跟公司交待不是?”

这才叫乘兴而来扫兴而去,陈太忠得了这个回答,灰溜溜地回去了。他对做新市场兴趣不大,这需要费心费力地去打通各种路子哥们儿的事儿已经够多的了,别再自己给自己找事儿了。

反正,在北京呆了四五天,他基本上没做什么事儿,还忙得要命,等赶回素波的时候,第二天就是党校开课。

开课定在周六,所以陈太忠在素波居然碰上了从凤凰回来度周末的许纯良,正好高云风也在。听说陈家人回来了。就撺掇着大家一起坐一坐,陈主任这一去欧洲就不见人影儿了,好不容易回来还是因为开学不得不回,这机会一定要抓紧了。陈太忠本来是想单人前往的,不过想一想北京别墅干净敞亮的样子。没的心里一软,就给张馨打个电话。张经理一听自然是没口子地答应了,还要他前去接她。

“你的本儿还没力、下来?。陈太忠听得有点奇怪,张沛林可是答应了。她学下本就给她配车的,“那个智海电脑还真是欠收拾

“配了一辆车,富康”。张馨听他这么关心自己,柔柔地笑了起来。“不过跟你出去的话,我就不开车了,别人看见,不好,你要不方便我自己打车去好了。”

“有什么不方便的?”陈太忠轻笑一声发动汽车,心里却是不无感慨。最难消受美人恩啊。

张馨今天穿了一身月白色的连衣裙。越发显得身材颀长,肌肤胜雪。陈家人看得有些把持不住,在车上就手眼温存一番,等车停在万豪酒店张经理下车的时候,双颊微带潮红,也不知看呆了多少人。

高云风带着一个。小姑娘,已经在包间等着了,许纯良来得略略地晚了一点,却是带着许久不见的李英瑞,正好三男三女,倒也登对。

高公子最近又做了点事情,搞了再个外国的代理,不过这家伙也不好好地做市场,直接交给下面人的去搞了,总算还好,下面人的争气。就这半个来月,已经拿下了七十多万的单子,这点钱他未必看得上,但这是正经事儿不是?说不得就要卖弄一下。

许纯良也不打断他的话,等他说完了,才说起科委那边的事情来,电动助力车厂在十一前第五万辆车铁定下线,科委大厦的电子版施工资料也开始搞了。

说着说着,就说到了从招商办离开的秦连成,许主任喘嘘几句,笑着问陈太忠,“听说你在法国,还能把手伸到正林去?真厉害啊。”

“嗜,不是那么回事”陈太忠笑着摇摇头,将他遇到的事情说了一遍,“我就是觉得吧,那人挺顺眼。秦市长网到那地方,也需要帮手不是?”

“秦市长让他去你那儿,也有这么一层意思”许纯良听得微微一笑。很明显大有深意的那种,“要不他怎么会联系你?”

高云风本待说一个副术长,会算计又能怎么样?他现在还是比较爱听官场中的八卦,不过,自打他老爹荣升副省长之后,他的眼光就放不到那些相对太低的层面了。

不过,想一想人家许主任的老姿都是省里第三号人物了,可纯良还这么半遮半掩的,他又觉得这话有点说不出口,于是笑一笑,“那是怎么回事?”

敢情,这杜和平确实是被匿名举报信连累到了,而且举报他的人,十有八九跟葛市长有点关系,不过这些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杜市长这人有点死脑筋。

既然此人比较执拗,脾气也不是很好,又没有够份量的人说情,许绍辉、秦连成肯定就懒得搭理他了,心说大浪淘沙,能下去就下去一个。空出的位子可不愁没人争。

然而,正林那儿本土的势力有点强,这杜和平也是正林人,却偏偏跟葛市长顶成那样,秦市长琢磨一下,觉得这人不加以利用一下,也就可惜了。

出于这种考虑,他才安排陈太忠给帮着联系一下出国,心说老杜要是脑瓜够用的话,就知道该跟小陈处好关系,从里面觅得自救的良机。

秦市长绝对不会贸然出手搭救这个。人,他有许绍辉撑腰,倒是不怕惹人,但是影响他出手最重要的因素是杜和平的口碑:杜市长太拗了,又有主见,本地人又是老市长,我出手帮了他,他会因为感激而一门心思跟我走吗?

所以这个人管不管都行,要管的话也得先磨一磨他的性子,而陈太忠走出名脾气暴躁的老杜要是知道痛改前非,那就得想办法跟陈处好关系。

当然,若是这人想不到这一点,那就是寡妇死了儿子没得救了,对自己政治生命不珍惜的主儿,秦连成绝对没有兴趣伸手去管。

说穿了,他就是要借此考校一下杜和平的政治敏感性,而且不忘交待一下陈太忠,给老杜一个适中的态度,他深信小陈在这种事情上,还是会买自己的账的。

这些事情,许纯良不是全知道,但是他说出来杜和平此人的口碑,又说秦连成就算不理会这家伙,卢、家也未必就过不了这一关当然,百分之九十的可能性走过不了,就算杜市长的心性高洁得有如白纸一般。但是他屁股底下那个个子太诱人了。

可陈太忠一听,隐隐就反应过来了。自己这次八成又是被秦市长利用了,好死不死的是,他还把自己的人情搭进去了,“我说这老主任做事”怎么就不跟我交个底儿呢?”

“上礼拜他跟我说了,说你挺卓忙的”许纯良很正式地解释一下。表情也很认真,“老秦说了,关键时候。还是太忠办事实诚。”那不是废话吗?陈太忠咧嘴想笑一下,却是没什么心情一我做事实诚,那是因为我真想帮老秦。所以我都不跟你父子俩联系,硬把人情安到他头上,早知道老秦一开始把人派过去还有这种心思,哥们儿还真必”

我就管不管呢?下一刻,他就陷入了沉思里,好像不管也不对”不过,你就不能先跟我言语一声吗?

其实,他能想到秦连成为什么不说明白,可心里总是有点说不出的感觉”,

又是七千字,呆在十八纹丝不动了,很强烈地召唤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