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56 砸饭碗1957怪事多

1956砸饭碗1957怪事多

“。这都是什么玩意儿”陈太忠一听王浩波的解释,禁不住脏话出口,抬手就想摸电话,不成想王书记冲他笑着摆一摆手。

“算了,人家跟你说的时候。也没什么恶意”。王浩波倒是将此事看得很透彻,“也无非是想提醒你一下,收钱不要收太狠”当然。他肯定不敢直说。只能暗示你:陈主任你的口碑已经是这样了

“切,他要真的敢当我的面这么说,我饶不了他”。陈太忠不屑地哼一声。沉吟片刻之后,又是苦笑一声,“唉,你说现在的人,诋毁领导真的是不遗余力”仇富仇官。这个动向值得咱们警惧啊。”

最初的震怒过后。他才反应过来,王浩波说得一点都没错,他确实没办法叫真,不过这并不能让他的心情变得更好,所以隔壁的涂阳人就跟着倒霉了。

鲁经理的意思很明确,每年向建福公司支付十万管理费,如果需要技术上或者法理上的支持,建福公司有责任出头当然,因此产生的费用,那就是另算了。

吕鹏自是不许,两人商量来商量去,将管理费敲到了二十万,而且规定。所有的票据都要从建福公司一来是冲抵建福的成本,二来也是防着那边打着建福的旗号乱来。

当然,做为交换。吕经理也做了一些让步,比如说管理费不需要年初冤交,而是按季度交付,以减轻对方的负担等等。可是这商谈结果报到陈太忠这儿,陈主任一听是这样,冷哼一声斥吕鹏,“老吕我不是说你,合着我对付夏言冰不需要成本?那么大的涂阳市,才收二十万,你让我怎么跟厅里的这些领导交待?人家又会怎么看我?”

“可乏他说,确实没钱。公司草创,正起步呢。”吕鹏苦笑着解释。“我也是想着,咱要不答应,人家还不是一样能搞?要不,您给我一个底线?”

“他能搞?笑话了,光电业局就难死他。而且它那儿很多设备设施是归水利厅的”陈太忠毫不介意地挥一挥手,“告诉他,第一年便宜一点,一百万,”

“咱们还有查账的权力,查出问题,有权随时终止合同,以后都耍按年利润的百分之三十收取管理费,咱不管他净利润是多少,当然,他可以不答应

吕鹏领了指示,出去继续谈。王浩波听得冷哼一声,“这新上的姓鲁的还真不是个玩意儿,十万”打发要饭的呢?”

“人家不是找国俊厅长了吗?”这次,轮到陈太忠笑了,这次初次谈判,不过是摸一摸对方的海底,只不过对方的嘴张得太大了,吕鹏又不明里面的底细,生恐谈不成。才被人忽悠了,却也是试探出了对方的野心。

反正凭良心说,他认为自己提的要求不高,凤凰都能卖出四百万的电。涂阳差得了吗?“好了王老哥,这恶人我做了,张国俊找到你的话,你全推到我身上就完了

鲁经理那边登时就坐蜡了,这年头最让人难受的买卖,就是那种可做可不做的,不做吧可惜,做了又赚不了多少钱,不过陈主任和王书记哪里会计较他的感受?没我们的支持,你想赚这个钱?做梦去吧。

当天晚上,鲁经理在锦江大酒店请客。两位领导倒是都赏光了,却是没有跟他谈话的兴趣,而是自顾自地说笑我们给你脸了,是你不要,怪得谁来?

不过,那二位身份也确实就差一点,直到最后,王浩波才有意无意地说了一句,小鲁,陈主任难得回来一次,你这边的进度可是耍跟上。”

表面上看,陈太忠跟建福没有任何的关系,最多也不过是说吕鹏的哥哥吕强是其好友,然而在座的都是明白人,有些话也不怕说。

所以,陈太忠这事儿办得就算挺漂亮的了,他心情也好了不少,可是第二天,刘晓莉和随遇而安处,都传来了不怎么好的消息。

两人对湘香的采访顺利得很,去甄宫正那儿,就被西城法院的人挡驾了。再去东湖区采访那副大队长,结果差一点被打出来,一个写手加一个野鸡报纸的记者,想抹黑人民警察?

总算是徐老师及时搬出了素波日报的主编,刘晓,莉也扯出了田立平的大旗“田立平书记亲口表扬过我报道真实,无愧于人民赋予报纸的舆论监督的使命

一听这位是被精神病过,最后成功地揭开了“戒毒中心贩毒。的重大黑幕的记者,那边倒是收敛了一些,“你们找的人不在,不过我也要奉劝你好好地想一想,做为记者,,你应该站在党的立场上说话,还是站在人民的立场上说话?。

于是,这二位只得灰溜溜地离开了,随遇而安不甘心,冷冷一哼,“党什么时候和人民对立起来了?哼,这个标题就不错,回去写去。

要说徐老师,那是真有文采的,又憋了一肚子气,两个小时就搞定了一篇两千五百字的杂文一这已经远远超出了报社对他的更新要求。

拿着稿子,他自己找到了主编的办公室。两人关系很熟了,倒也是有什么说什么,结果主编一看他的稿子,苦笑着摇头,“这个东西,实在不合适发

“署名是我,反正我这张臭嘴脑…江人了。”徐老师也货得众稿子能不能发不好说,丹甲的。于是就试图做通这个工作,“出什么责任,让他们找我来。”

他可是不怕对方找上门,陈太忠能把刘晓莉捞出来,自然也能护得他周全,有这么个,机会,他当然要写得犀利一点。

“你的取证,有问题,而且人物也还都是实名,”这个必须改”主编说起这些,那是一套一套的,“这样吧,《天南商报》要是能登了,你这篇稿子才能上”我这也是为你好,到时候追究起责任来,你可以说是看了商报的新闻。”

杂文评论的取证确实是这样的,你必须得有可靠的消息来源,尤其是随遇而安一向笔锋犀利,那么,他既做采访者又做评论者,就有点、过分了。

是的,容忍这样的杂文上报纸,报社本身都要担负一定的责任,这也是媒体中的潜规则。你自己发掘一点新闻中规中矩地评论没问题,要是想对一些敏感事件大肆褒贬,那么先要有翔实的事件报导,你才能哇啦哇啦地说话。大部分的媒体,对相关红线特别敏感,没有人规定必须这么做,但是大家都知道,这么做才能将风险最小化。

你既负责取证又负责抨击,那权力也太大了一点,一个人就能引导舆论走向了我说,你真当自己是中视《热点访谈》的吗?

随遇而安被他这么一说,也没辙了,徐老师还以不事权贵而自矜,自是不好说拿陈太忠说话一其实他写些有偿杂文,主编也是清楚的,大家老朋友,谁不知道谁啊?

刘晓莉也写了报道了,她是正经的报导,说是有这么个事情,浓墨重彩都在湘香身上,意思是说这么好的人,怎么就得了这样的一个判决呢?而且,她对法院宣判的依据,表示出了质疑本本分分的一篇稿子。

可是就这么一篇稿子,搞得老总又亲自登门了,“我说小刘,这稿子延后发,你看怎么样?”

“我想现在发”刘晓荷坚持,其实,她也知道老板的为难之处。涉及公检法司的稿子,一般都是特别敏感的,整个报社,也只有她署名的稿子,才有可能上报。

就算别人挖掘了素材回来,都要跟她共同署名,否则的话,老板就不可能批,更别说大家也都知道刘记者身后有人,现在名头又大,对大家来说,能跟刘姐共同署名,都是非常荣幸的事儿。

什么叫名人的影响力?这就走了,刘晓荷为此是受了大罪的,能走到眼下这一步总算还值,当然,她也懂得饮水思源,又知道保护自己的资源,所以对陈太忠的要求,一般都会满足。

就算眼下这种大气候。她也打算跟老板好好地谈一谈,“我知道,马上要五十年大庆了,但是这篇报道对我来说很垂要,能通融一下吗?”

“你都知道要大庆了,还耍我怎么说啊?”老板急得都快哭了。报道本身就够敏感了,你偏偏还捡这么个时候,“你知道我最近开了多少会?接了多少通知吗?这样吧,过了国庆。行不行?我给你排到头版上去。”

“过了国庆,估计就不赶趟儿了”刘晓荷叹口气,她知道陈太忠现在基本就在国外飘着呢,这事眼下办不了的话,将来就难免再生出波折来。“这是一个对我很重要的人安排的,出了问题的话,我会负责的。”

出了问题你负责?你有人罩着可能没事。但是我的报纸有问题了啊。老板苦着脸犹豫半天,“那”你也得改一改再发,想一想两年前《青年都市》被封半年的原因,那只是没有跟着大家发同一篇稿子。”

他也实在没辙了,就要她强调一下,这个“某著名主持人”坚定地表示要上诉,并且相信真善美最终能得到尊重侧重点不同的话,风险要小一点,硬着头皮找夹缝儿上吧。

刘晓荷也为难啊,跟徐老师联系一下,知道自己今天发稿很重要,不得不改了稿子,送到主编那里,主编苦着脸看她,“老板说了,不能登,,他网跟你谈完,就接了一个电话,说是敢登的话,后果自负。”

这就是大队长那边使上劲儿了,你刘晓荷不是牛吗?不肯买账吗?行,我不找你,我找那怕我的去,这总可以了吧?

老板还真的憷这威胁。商报以前不是没报道过类似的事情。自打某记者被当事人按着灌了两瓶白酒之后,类似的报道真的就少了。

你可以揭露行业不正之风,别太犀利,也别太独家了,公检法司也能报道,但是要对事,避免针对人,像今天打电话的这位就说,“你这是打算砸人饭碗吗?没了饭碗的人,情绪容易激动啊。”

老板跟主编下了死命令,要顶住刘晓莉的压力,交待完此事后,他也觉得自己出尔反尔有点无颜见人,又不想开罪自己的王牌,索性关了手机直接溜号了,谁都不知道他去哪儿了

事情到了这一步,刘晓菲跳脚也没用了,毕竟她只是记者不是老板,说不得打个,电话通知陈太忠一声,“这个”事情被我办砸了。你看现在该怎么样?”

“砸他的饭碗?”陈太忠一听就恼了。不被报道就砸不了你的饭碗了?真是给脸不要,我本来打算晚些时候再收拾你的,

“:,既然他不想要饭碗了,那直说嘛六“…

砸个副大队长的饭碗,找田立平倒是一个选择,但是哥们儿总麻烦人家,那不是得领情吗?老田指不定现在心里就挺烦我了呢。

找田书记出头,那也容易引起别人一些不必要的联想毕竟这些界上从不缺少阴谋论者,不过还好,陈家人做事,从来不缺乏变通的能力。

我本来打算用正规手段对付你的,你丫居然使出这么一招来,那也就别怪哥们儿做事不讲究了,天底下不讲理的,可不止是你一个人啊。

叹章怪事多

当天晚上,那大队长在家睡觉,睡到半夜猛地被屋子里的怪味儿惊醒。禁不住抽一抽鼻子,“这,这是什么味儿啊?”

他的爱人也被他惊醒了,闻到屋里的气味,不禁大惊失色,“坏了,液化气跑气了,老头子快去关了阀门”她的话没说完呢。“嗵”地一声,厨房传来一声巨响,家里发生爆炸了,总算还好,爆炸的威力不是很大,也就是厨房玻璃被炸没了。连带着又掉了几块儿窗台的砖头下去。

火嘎哗录录地烧了起来,眨眼间厨房就火光冲天了,要知道?一般人家里。食用油什么的,都搁在厨房的。

这边忙着救火呢,邻居们也都被惊醒了,知道别人家走水了,赶紧往门外跑,跑到楼底下之后。冲他家指指点点的。

有人无意中低头。发现脚底下有点怪异。说不得仔细一看,“我靠。谁家的钱啊,这么多?”

这大队长住的定老婆单位的房子,要说他平日里也没做了什么好事。这种心性的主儿,能跟邻居处得开心才怪就说年初的时候。素波难得地下一场雪,几个,孩子打雪仗,不小心碰了他的车划了一道,邻里邻居的,家长都被讹了一千块钱出来。

看到满地的钱,别人也不敢动,人家那是刑警大队长呢,这钱会是别人家的吗?不可能啊,只能他家的,大家都琢磨着。这话计是把钱藏到厨房了,结果一爆炸,咣地撒到楼下了。

不多时”旧的赶到了,于是这消息立马就传开了,一场火灾,炸出来差不多二十万的现金,你说你家这么多钱是哪儿来的呢?

陈太忠原本是打算自费出这口气的,他的须弥戒里人民币不多,几百万也有的,花上十万搞掉个大队长,那也值了。

不成想他进家之后,四处扫一眼,就发现衣柜顶上一个鞋盒子里,满满当当全是钱。他将鞋盒子拿到厨房窗口防护栏伸出的那一截上面,还非常“好心地”将其中几扎捆钱的封条扯掉,接着就是人为纵火了。

是的,放火不是目的,把家里的钱显摆出来,才是陈太忠要做的。眼见现场闹得沸沸扬扬的。他笑着转身。一个万里闲庭就奔回军分区招待所了。

第二天一上班,那副大队长就被组织上叫去谈心了,不多时,湘香就知道了这个消息,主动打电话给刘晓箱,“晓荷姐,那个人出事儿了,”

昨天陈太忠说要砸掉此人的饭碗,今天就出了这样的事情,两个人实在不能不往此人身上考虑,不过此事有点过于灵异,所以大家就直奔主题聊了起来。

这次可就不是私人恩怨了。而是涉及到了警察形象的问题,等刘晓,莉赶到警察局的时候,不止是她来了,还有两家媒体在那里等着呢。

警方的回答依旧是正在调查中,无可奉告,可是刘记者就开始白活了。说是这个,大队长素来品行不端,我最近采访的一件事情,恰恰就跟他有关”

听她在那儿白活,负责接待的警察急得抓耳挠腮,却偏偏又不敢出声制止,只能将她们撵到大厅了事那倒了霉的大队长敢找《天南商报》老板的麻烦,都不敢找刘记者,别人自然更不会多事。

那俩记者却是对她的消息欢迎之至,自古同行走冤家,有人愿意分享信息自然不错,不成想两人越听越心惊。心说要按社会影响来讲的话。刘姐说的这件事,似乎更具有新闻的轰动性啊。

讲到最后,刘晓菲甚至从包里拿出了修改过的稿子,随便晃一下就装了回去她还没有大公无私到让大家细看的程度,“看,稿子我都写了的。不过我们老板没担当,不让现在发,说是得过一阵。”

都是搞媒体的,谁也知道是怎么回事,刘晓莉算是民办报纸里一等一强势的记者了,她坦承老板怕事,反倒是证明了她的话的可靠性。

她的话音网落,身后传来一个声音,“刘晓荷,我们来晚了,你能不能把你的话再说一遍?”

大家转头一看。身后又多了几拨人。发问的是素波电视台《今日素波》的栏目主播粱施,田甜调到省台之后。梁觎接手了这个栏目一至于说湘香,那时她网解决了编制,还在四下寻找上镜的机会呢。

按说,粱主播是不会出现在现场的,现场有现场的采访人,当然,特殊情况下是可以例外的,而眼下她的出现,多少还是让人感到意外。

可是刘晓荷知道湘香的出处。她这次的风头也出得差不多了?就再没有复述,只是微微地一笑,“话我都跟他俩说了,这儿看来不怎么欢迎我,正好我还约了点别的

陈太忠只是想制造舆论出来,刘记者非常清楚这一点,稿子是不是由她发的并不重要,眼下她的目的已经达到了,再留在现场,不能说毫无疑义,也可以说意义不是很大了。

当然,大家都是搞新闻的。自然知道,眼下众人不过是在收集素材,能不能发该怎么发,那都是要由上级来决定的但是毫无疑问的是。既然这么多同行在关注了。万一被别人抢先发了,这个意义重大的报道,就要跟自己擦身而过了。

不过跟刘晓荷昨天遇到的问题一样,下面的愿望再强烈,上面还是要考虑服从大局,于是,各家媒体的负责人就纷纷地打电话给主管部门请示。

主动请示这种事,在媒体中并不是特别常见,事事请示的话,有些擦边球就没法打了,上面也不好装聋作哑了。不利于媒体发展一反正真正的敏感事件,样稿要送审的。

然而,是个人就知道现在是什么样的敏感时期,刘晓菲算相当不含糊的主儿了,不是也卡住不让发了吗?所以大家都觉得稳妥一点的好。

于是,在不久之后,田立平也得了消息,一时间大为光火,我说你们有没有点脑子,这个东西现在能发吗?

今天早上,他已经从某些渠道,得知宝兰分局刑警队某副大队长家里失火,下了一场钞票雨,不过,那是宝兰分局或者宝兰区政法委头疼的事情,了不得再加上市局局长孙正平,反正是跟他一点关系没有。

当然,他可以借此事发难,再趁此整顿一下班子都是可以的,不过。孙局长对他尊敬有加,两人虽然不是一个派系的,但是他是老书记,孙正平是新局长,警察局那边他如臂使指用得很方便,这种关系能维系下去也不错,光会打击异己不会和光同尘,那是做不好领导的。

可是再加上另一个区的法院系统,这事情的发展,他就无法坐视了,两件事一重叠,目标就直指他田家人?这素波市的公检法司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再细细地一了解,田书记也郁闷了,长着这件事又是刘晓荷弄出来的,我说”怎么陈太忠一回来。你就跳腾得这么厉害呢?

老田知道陈某卢、回来,还是从女儿最近的行踪上得知的,老妻小心提醒过他,说是有一天半夜给女儿住的地方打电话,那边没人接

田书记知道,自家的女儿跟陈太忠有点不清不楚,姓陈那小子啥不敢干?都敢直接带了女孩子给自己介?还被女儿撞个正着。

不过他也知道,自己的女儿身体有什么问题,心说反正甜儿走过敏体质,弄不出来人命官司算了,谁还没年经过呢?过一阵收收心也就完了。

想到甜儿,田立平就反应过来了,她以前就是素波台的嘛,看看她能不能跟湘香做个思想工作,把这事儿压下去就算了,好端端地折腾什么呢?

田甜最近跟陈太忠厮混在一起,当然知道这其中的因果,于是只能苦笑了。“这件事,本来就是湘香找到了陈太忠,刘晓荷不过是被他撺掇出来的

“这家伙难道不能跟我说一声吗?”田立平一听,越发地恼怒了,你小子要是不认识我,或者说跟我说不上话也算,你让我办什么事儿我没办了?结果你现在给我闹这么一出来,这是有心要我的好看吗?

“他说不好意思总麻烦低。田甜说的可是陈太忠的原话,而且她也支持这话,我总给老爹找事,并不是一个好习惯。

“是啊小事儿不好意思麻烦我,现在麻烦大了不是?”田书记气得狠狠地一拍桌子,“你跟他说。这个盖子要捂”这件事情我会给他一个交待的

这个电话才放下,又有电话进来了。却是祖宝玉市长打来的,祖市长分管科教文卫,跟广电口儿沾边,也接到了类似的消息,“田书记。听说你那儿最近,,有点事情?”

“你们就都不要让我消停吧”田立平气得都快骂娘了,他知道祖宝玉跟陈太忠的关系,说话自然不见外,“又是陈太忠弄出来的,宝玉市长,你可千万得给我卡住了啊,弄出来事,也不是我一个人的麻烦,,那家伙的折腾劲儿。不用我跟你细讲吧?。

“可是,你得给他一个说法吧?”没错,祖宝玉这个电话打过来,也是想捂盖子,”

陈太忠听到田甜传来的话。愣了半天之后,笑了,合着我不想求田立平。就轮到他反过来求我了,可当时我要是求他的话,那就是我领人家的人情了。

可见这官场中的主客易位强弱转换,也不存在个定数,大致还是要看谁能撑到最后,谁的手段更多一点吧?

当然,这个转换最关键的所在,还是他所主张的事情占理了?于是他笑一笑,“好了我知道了,让你老爹尽快处理吧,我帮着做一做工作。关键是要把这口气出了,啧,你看看他手底下都是些什么人吧。害得我又得领人情了

昨天更了八千字,居然掉到第十九了。不能更越多票越少不是?